图标《战潼台》

主要角色
刘高:武生
岳文华:小生
岳彦珍:正生
朱义:丑
朱彪:丑
徐大人:正生
徐夫人:正旦
徐玉环:小旦
徐公子:小生
丫鬟:旦
黑山虎:净

注释
按此剧与《刘高抢亲》之故事,完全相同,均系出于《五代残唐演义》,特内容穿插不同,彼此重点各异,故一并印存,而剧情从略。

根据《国剧大成》第八集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7.3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梁卒、四梁将同上。)
四梁卒、

四梁将  (同白)    哦!

(朱义、朱彪同上。)

朱义   (念)     领了兄王命。

朱彪   (念)     翌州去抬亲。

朱义   (白)     孤家朱义。

朱彪   (白)     小王朱彪。

朱义   (白)     贤侄,今日保你翌州抬亲,花轿可曾齐备?

朱彪   (白)     俱已齐备。

朱义   (白)     众将官,保定花轿,放炮拔营。

四梁卒、

四梁将  (同白)    哦!

(〖牌子〗,〖点绛唇〗。众人同下。)

【第二场】

(徐大人上。)

徐大人  (引子)    有事在心头,不由人,双眉愁皱。

(院子上。)

院子   (念)     忙将花轿事,报与老爷知。

     (白)     老爷不好了!

徐大人  (白)     何事?

院子   (白)     梁王命二千岁带领世子许多人马,前来抬亲。

徐大人  (白)     不好了!

     (唱)     听一言来吃一惊,

             吓得我三魂少二魂。

             后堂快把夫人请,

院子   (白)     有请夫人!

(徐夫人上,丫鬟随上。)

徐夫人  (唱)     老爷缘何放悲声?

徐大人  (白)     哎呀夫人哪!不好了!朱温奸贼命二千岁,带领世子许多人马,前来抬亲。

徐夫人  (白)     不好了!

(徐夫人哭。)

徐夫人  (唱)     听说花轿已到门,

             好比钢刀刺我心。

     (白)     丫鬟,快请小姐、公子。

丫鬟   (白)     有请小姐、公子!(内白)来了。

(徐玉环上。)

徐玉环  (念)     忽听二堂放悲声,

(徐公子上。)

徐公子  (念)     见了爹娘问其情。

徐玉环、

徐公子  (同白)    爹娘为何伤感?

徐夫人  (叫头)    姣儿!

徐玉环  (叫头)    亲娘!

徐大人  (白)     哎,罢了哇!

徐夫人  (唱)     将儿断送枉死城。

     (白)     吾儿有所不知:可恨梁王那贼,命二千岁带领世子花轿许多人马,前来抬你。

徐玉环  (唱)     可恨奸贼太欺心,

             分明逼我丧残生。

             高堂哭别双亲去,

             舍却一命赴幽冥。

徐公子  (白)     且慢!

     (唱)     姐姐不可自轻生,

             还要三思计策行。

丫鬟   (白)     吓!

     (唱)     见老爷哭得如酒醉,

             二堂上哭坏老夫人。

             小姐又要寻自尽,

             不由我秋香裂碎心。

             祸到临头无计救,

     (白)     也罢!

     (唱)     舍身代主报答恩。

     (白)     启禀老爷、夫人:奴婢现有一计,可救小姐。

徐大人、

徐夫人  (同白)    有何妙计,快些说来。

丫鬟   (白)     目下花轿临门,一时难用别计。奴婢蒙老爷、夫人养育之恩,情愿舍身代替小姐前去。到了他处,无非一死。

徐玉环  (白)     奴家只有一死,岂肯连累别人。

丫鬟   (白)     啊,小姐!我秋香还有什么出头之日?你可即速改扮男装,命院公送你至铜台。待你夫妻团圆,日后兴兵报仇,也不枉我秋香一片代主之心吓!

徐玉环  (白)     想我玉环,一人做事一身当,怎好连累与你吓!

丫鬟   (白)     小姐你若执意不从,我秋香留命何用?罢,不免撞死了罢!

(丫鬟碰。徐大人、徐夫人、徐玉环、徐公子同拦。)

徐大人  (白)     且慢。秋香你果然有替主之心?

丫鬟   (白)     奴婢真心替主。

徐大人  (白)     好!从今以后,把你认作义女看待。

丫鬟   (白)     只恐奴婢福薄。

徐夫人  (白)     不必推辞,过来拜见爹爹。

丫鬟   (白)     如此爹娘请上,受孩儿一拜。

     (唱)     多蒙爹娘恩义重,

             粉身碎骨报恩情。

徐大人  (白)     吾儿不必多礼。

徐夫人  (唱)     用手搀起节义人。

丫鬟   (白)     姐姐,哥哥,我有一礼。

徐玉环、

徐公子  (同白)    贤妹何须大礼行。

院子   (白)     启爷:二千岁、世子到。

徐大人  (白)     夫人快与义女改妆。

(徐夫人、徐玉环、徐公子、丫鬟同下。)

徐大人  (白)     开门迎接。

(〖内吹打〗。朱义、朱彪同上。)

朱义   (白)     老姻台请上,受我一拜。

徐大人  (白)     下官也有一拜。

朱彪   (白)     岳父请上,受小婿一拜。

徐大人  (白)     世子少礼。请坐。

朱义、

朱彪   (同白)    有坐。

徐大人  (白)     不知千岁、世子二位驾到,有失远迎,望乞恕罪。

朱义、

朱彪   (同白)    岂敢。造次宝关。

朱彪   (白)     多多有罪,望乞海涵。

徐大人  (白)     岂敢。

院子   (白)     启爷:宴齐。

徐大人  (白)     看宴。

朱义   (白)     又来叨扰。

(〖内作乐〗。徐大人安坐。)

徐大人  (白)     二千岁、世子请!

朱义、

朱彪   (同白)    请!

徐大人  (唱)     帅府堂前摆筵宴,

             千岁、世子请听言:

             愧无美味来敬献,

             望乞二位要海涵。

朱义   (唱)     多蒙姻台酒和宴,

             珍馐百味样样鲜。

             山中走兽云中雁,

             陆地猪羊海底鲜。

             满筵荤素数不尽,

             却少孤的口头鲜。

     (白)     老姻台,你请我吃酒,少了两样。

徐大人  (白)     哪两样?

朱义   (白)     谁人不晓我朱义最好吃的是螃蟹煮冬瓜,田螺蒸咸虾,天下哪个不知?你如今少了这两样口味,犹如无有请我一般。

徐大人  (白)     下官早已预备下了。

朱义   (白)     为何不拿来?

徐大人  (白)     人来,将二千岁那两样美味献上来。

院子   (白)     是。

(院子端菜。)

朱义   (白)     着哇!有了这两样,就好了。拿酒来。

朱彪   (白)     叔王不要多饮了。

朱义   (白)     如今有了我这心上的菜,正好吃酒,为什么倒叫我少吃?我偏要多吃些。

朱彪   (白)     莫非忘了花轿之事了?

朱义   (白)     蠢才。田螺已有辣椒,又要说忘了花椒。快拿酒来。

朱彪   (白)     哎,花轿。不是花椒。

朱义   (白)     哦,花轿哇。我只管吃酒,却忘了正事。

             人来,将这两样美味,带回府去,待我办了公事,慢慢再吃。

四梁卒  (同白)    哦。

朱义   (白)     姻台。花轿已到许久,请令嫒快快梳妆上轿。

徐大人  (白)     院子,请小姐梳妆上轿。

院子   (白)     请小姐梳妆上轿。

(〖内吹打〗。四梁卒同搀扶丫鬟上轿,同下。)
朱义、

朱彪   (同白)    告辞了!

(朱义、朱彪同下。)

徐大人  (白)     你看花轿已去。

             夫人快来!

(徐夫人、徐玉环、徐公子同上。)

徐夫人  (白)     老爷何事?

徐大人  (白)     花轿已经出城,快与女儿改妆起来。

徐夫人  (白)     晓得。

(徐玉环改男妆。)

徐大人  (白)     老院!

院子   (白)     在。

徐大人  (白)     你保小姐前到铜台去。一路之上,须要小心。

院子   (白)     是。

徐玉环  (白)     爹娘请上,受孩儿一拜!

徐大人  (叫头)    姣儿!

徐玉环  (叫头)    爹爹!

徐夫人  (叫头)    玉环!

徐玉环  (叫头)    亲娘!

(徐大人、徐夫人、徐玉环同哭。院子、徐玉环同下。)

徐夫人  (哭)     哎,我那姣儿吓!

(徐大人、徐夫人、徐公子同下。)

【第三场】

(四梁卒、四梁将、朱义、朱彪、花轿同上。)

朱义   (白)     贤侄,且喜花轿出城,只恐后有追兵。

朱彪   (白)     叔王保着花轿先行,待侄儿大军断后。

朱义   (白)     有理。

朱义   (白)     众将,保定花轿先行。

四梁卒、

四梁将  (同白)    哦!

(四梁卒、朱义、花轿同下。)

朱彪   (白)     花轿已去,大军断后缓缓而行。

(牌子。四梁将、朱彪同下。)

【第四场】

(四兵卒、岳文华、刘高同上。)

岳文华  (白)     小生岳文华。奉了爹爹之命,带领刘高众将,翌州抢亲。

             刘高!

刘高   (白)     在。

岳文华  (白)     此番抢亲,何为号令?

刘高   (白)     山水为号。

岳文华  (白)     好。依计而行。

             众将埋伏一旁。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梁卒、朱义、花轿同上。刘高暗上。)

刘高   (白)     唗,什么人。快将花轿好好留下,饶尔不死。如若不然,性命难保!

朱义   (白)     瞎眼的,你不认得二千岁朱义,我的兄长就是梁王朱温。这花轿内乃世子的夫人。快些闪开便罢,如若不然,把你的狗名报上来!

刘高   (白)     俺乃山……

朱义   (白)     什么山!招刀。

(刘高、朱义同战。四梁卒保花轿同下。朱义败下,刘高追下。朱彪上,岳文华上,同战。朱彪败下,岳文华追下。)

【第六场】

(岳文华追上,刘高上。)

岳文华  (白)     刘高。

刘高   (白)     在。

岳文华  (白)     花轿不得抢来,是何缘故?

刘高   (白)     少爷,元帅将令,不许小人伤人,如何抢得花轿到手?

岳文华  (白)     刘高,你能抢得花轿到手,杀人者有你少爷做主。

刘高   (白)     得令!

     (唱)     少爷传令把亲抢,

             好似猛虎下山岗。

             遇着一个杀一个,

             遇着二人杀一双。

(四梁卒保花轿同上。刘高杀四梁卒,抢花轿下。)

【第七场】

(朱义、朱彪同上。)

朱义   (白)     贤侄,花轿被他们抢去,如何是好?

朱彪   (白)     追赶!

(朱义、朱彪同下。)

【第八场】

(岳文华上,朱义上,同杀。朱义败下,岳文华追下。)

【第八场】

(四喽卒引黑山虎同上。)

黑山虎  (念)     不朝南来不朝北,独霸狮岭逞雄威。双手抱定金交椅,不杀喽啰单杀贼。

     (白)     孤家,黑山虎。霸占狮岭,官兵不敢侵犯,好不快乐人也。今日山中粮草不敷。

             众喽啰,下山走走!

四喽卒  (同白)    哦!

(〖牌子〗。四喽卒、黑山虎同下。)

【第九场】

(徐玉环扮男子、院子同上。)

徐玉环  (白)     奴家徐玉环。爹娘将我改扮男子,叫院公送我到铜台,不知还有多少路途?

院子   (白)     还有千里之遥。

徐玉环  (白)     小心前往。

(四喽卒、黑山虎同上。)

黑山虎  (白)     呔!好生大胆,挡住孤家去路,该当何罪!

徐玉环  (白)     小生徐通。只为逃难到此,一时回避不及,求大王恕罪!

黑山虎  (白)     且住。看这书生,生得十分伶俐,非比下贱之人。不免带回山去,把女儿招赘与他便了。

             众头目。将这书生带回山去,好生看待,不可难为与他。

四喽卒  (同白)    啊!

(徐玉环、院子同下。)

黑山虎  (白)     众喽啰,前到东路而去。

(黑山虎、四喽卒同下。)

【第十场】

(岳文华、刘高、花轿、四兵卒同上。)

岳文华  (白)     你看后面追兵赶来,如何是好?

刘高   (白)     少爷保定花轿先行,待小人挡他一阵。

岳文华  (白)     须要小心。

(刘高下。)

岳文华  (白)     刘高虽勇,只怕寡不敌众。

             家丁们过来。你们保定花轿先行,待我上前接应。

四兵卒  (同白)    啊。

(四兵卒、花轿同下。岳文华下。朱彪、朱义、四梁卒同上。刘高上,同战。岳文华上,帮战。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兵卒保花轿同上。四喽卒、黑山虎同上。)

黑山虎  (白)     呔,什么人?快将花轿留下。

四兵卒  (同白)    招刀!

(黑山虎杀兵卒,抢花轿。)

黑山虎  (白)     众喽啰,将花轿抬上山寨!

四喽卒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朱义、朱彪、四梁将同上。)

朱义   (白)     贤侄,你看敌贼杀出重围,花轿不见了,如何是好?

朱彪   (白)     叔王。侄儿谅这二贼,非是别处人马,定然是铜台岳彦珍的儿子,带领人马前来抢亲。

朱义   (白)     依我说,你我回去再做道理。

朱彪   (白)     叔王说哪里话来。侄儿一定赶到铜台,将花轿夺回,才肯收兵。

             众将官,追赶!

(四梁将、朱彪同追下。)

朱义   (白)     你看这不知死活的蠢才,定要追赶花轿,他处倘有埋伏,那还了得!哎。孤家不管他的啰嗦事,回去吃我的田螺蒸虾子。

(朱义下。)

【第十三场】

(岳彦珍上。)

岳彦珍  (引子)    闷坐二堂上,专听抢亲事。

(报子上。)

报子   (念)     探听抢亲事,报与帅爷知。

     (白)     启元帅:少爷带领刘高抢亲,刘高杀了梁王许多人马,现在辕门候令。

(岳彦珍气。)

岳彦珍  (白)     传他们进来!

报子   (白)     元帅有令:传少爷、刘高进见。

岳文华、

刘高   (内同白)   得令!

(岳文华、刘高同上。)

岳文华  (白)     孩儿交令。

岳彦珍  (白)     唔,刘高。

刘高   (白)     在。

岳彦珍  (白)     你同少爷抢亲,可曾杀伤人马?

刘高   (白)     这个……

岳彦珍  (白)     花轿呢?

刘高   (白)     不见了。

(岳彦珍打刘高。)

岳彦珍  (介)     唗!

     (唱)     骂声刘高小畜生,

             命你抢亲去行凶。

             倘被梁王知道了,

             兴动人马了不成!

(岳文华、刘高同下。)

岳彦珍  (白)     罢了哇,罢了!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爷:梁王世子带领许多人马,围困铜台要战。

岳彦珍  (白)     晓得了!

(报子下。)

岳彦珍  (唱)     忽听探子一声报,

             倒叫本帅无计较。

             本待开关顺说好,

             又恐贼子不肯饶。

             左难右难想不到,

     (白)     来!

将甲   (白)     有。

岳彦珍  (唱)     快请少爷作计较。

将甲   (白)     有请少爷。

(岳文华上。)

岳文华  (念)     我将抢亲事,时刻挂心中。

     (白)     爹爹有何吩咐?

岳彦珍  (白)     吾儿有所不知,今有梁王的世子带领人马,围困铜台要战。

岳文华  (白)     爹爹,不妨。现有刘高在此,叫他独挡一阵便了。

岳彦珍  (白)     如此传他进帐。

岳文华  (白)     传刘高进帐。

刘高   (内白)    得令!

(刘高上。)

刘高   (白)     元帅有何吩咐?

岳彦珍  (白)     你们做的好事。今有梁王世子带兵要战。

刘高   (白)     待小人匹马单枪,擒他进关。

岳彦珍  (白)     只可善退,不可伤人。

刘高   (白)     得令!

(刘高下。)

岳彦珍  (念)     一时干戈起,连日不太平。

(岳彦珍、岳文华同下。四梁卒、朱彪同上,刘高杀上,同朱彪战。刘高擒朱彪进关下。)

【第十四场】

(岳彦珍上。刘高擒朱彪上,进帐。)

岳彦珍  (白)     快快放下!

(岳彦珍推朱彪坐。)

岳彦珍  (白)     不知世子驾到,多有得罪。

(刘高拔刀斩朱彪头落。岳彦珍惊,打刘高下。)

岳彦珍  (白)     哎呀,不好了!

     (唱)     恼恨刘高敢行凶,

             可怜世子一命倾。

             倘若梁王晓得了,

             从此铜台不太平。

(岳彦珍下。)
(完)


浏览次数:418 ┊ 字数:5600 ┊ 最后更新:2019-09-1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