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潼台》(一名:《刘高抢亲》)

主要角色
刘智远:武生
岳彦真:末
岳存训:小生
朱文杰:丑
朱温:净

情节
唐昭宗初即位,沧州节度使王铎,入京朝贺。归途为汴梁节度使朱温所劫,欲聘其女为媳。然王铎之女,已许字于同台节度使岳彦真之子岳存训。畏朱温之强,勉强应允。朱温命其弟朱义,子友珍,同至沧州抢亲。王铎暗遣使者,通信于同台。岳彦真父子,商议要截于牛路。帐下裨将刘智远,自请为先锋,尽力抵御,保全此城。从此刘智远为同台诸将士所钦敬,名重一时云。

注释
是剧出于《五代残唐演义》,改头换面,随意编排。案刘智远,小字寄奴,即五代时之汉高祖,既得天下,始改名为暠(音缟字上声),演义均称“刘高”,实依惯传讹之弊。战潼台一事,正史上无此明文。王铎系僖宗时之宰相,中和元年二月,同平章事。二年正月,为诸道行营都统。若沧州节度使,无从查考。惟朱温曾为同华(今陕西同州华州)节度使。可知小说家,恒多臆造。不足尽信也。

根据《戏考》第二十七册整理

录入:心欤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5.6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岳彦真上。)

岳彦真  (西皮摇板)  旌旗不住空中摆,

             本镇坐守在潼台。

             将身且坐室帐外,

             三、六、九日把兵排。

(岳存训上。)

岳存训  (念)     且将抢亲事,进帐说端的。

     (白)     参见爹爹。

岳彦真  (白)     我儿少礼,一旁坐下。

岳存训  (白)     多谢爹爹。

岳彦真  (白)     我儿进帐,有何军情?

岳存训  (白)     可恨朱温,霸占了孩儿的亲事。孩儿意欲在中途路上前去抢亲,不知爹爹意下如何?

岳彦真  (白)     我儿前去,无人保护,为父放心不下。

岳存训  (白)     我营中有一火头军,名唤刘高,此人颇有胆量。若命此人前去,保定孩儿,料然无事。

岳彦真  (白)     我儿将他唤进帐来,待为父看过。

岳存训  (白)     遵命。

             刘高进帐!

刘智远  (内白)    来也!

(刘智远上。)

刘智远  (念)     君子生平志不平,掌中无剑怎杀人?伸手要取天边月,只恨足下不生云。

     (白)     俺,姓刘名高字智远,乃延安人氏。在总爷营中,当了一名火头军。闻听总爷呼唤,不知为了何事?待吾进帐,问个明白。

             报,刘高告进,参见总爷!

             吓,少爷!

岳彦真、

岳存训  (同白)    罢了。

刘智远  (白)     唤小人进帐,有何吩咐?

岳彦真  (白)     你家少爷,要在中途抢亲,无人保护。今欲命你前去,你可有此胆量?

刘智远  (白)     小人有此胆量。

岳彦真  (白)     既然如此,就命你前去,一路之上,须要小心在意。倘若抢得亲回,本镇定有重赏。

刘智远  (白)     多谢总爷提拔。

岳彦真  (白)     只是一件。

刘智远  (白)     哪一件?

岳彦真  (白)     此番前去,万万不可杀人。

刘智远  (白)     这……

(岳存训摇手。)

刘智远  (白)     遵命。

(岳彦真下。)

刘智远  (白)     但不知少爷几时起程?

岳存训  (白)     此事不可迟延,即刻起程。与爷带马!

     (西皮摇板)  帐中奉了爹爹命,

             去至中途要抢亲。

             刘高与爷把马顺,

             但愿此去把功成。

(岳存训、刘智远同下。)

【第二场】

(四下手、二英雄、四青袍随轿同上,朱文杰上。)

朱文杰  (西皮摇板)  老爷出世谁不怕,

             一路之上把人杀。

     (白)     俺,大将军有八面的威风,我是小将军,只有四面威风。俺,朱文杰,奉了吾叔父之命,前去抢亲。且喜亲事到手。

             众将官,人马就此缓缓而行。

     (西皮导板)  小将军奉命出宝帐,

     (西皮原板)  带领着大小众儿郎。

             未曾出营大炮响,

             刀枪剑戟赛秋霜。

             此一番奉命把亲抢,

             他那里见了我如见虎狼。

             他把我请至在二堂上,

             满汉筵席摆列在中央。

             干鲜果品一齐上,

             珍馐美味让我先尝。

             头一碗上的是——

     (西皮二六板) 榴丸子,

             二一碗上的是炒蟹黄;

             三一碗上的是米粉肉,

             四一碗上的是炝大肠;

             五一碗上的是炸鱼片,

             六一碗上的是羊肚汤;

             这烧黄二酒就足了我的量,

     (西皮摇板)  那一旁来了送死郎。

(刘智远、岳存训同上,同起打。朱文杰、四下手、二英雄、四青袍同败下。刘智远、岳存训同追下。)

【第三场】

(水底鱼牌。刘智远上。)

刘智远  (白)     且住!想我临行之时,总爷叫道:此番抢亲,不许杀人。我若不杀人,这亲事焉能到手?

(岳存训上。)

岳存训  (白)     刘高,亲事不能到手,如何是好?

刘智远  (白)     嗳呀少爷吓!我家总爷,不许我杀人。若不杀人,这亲事是怎能到手?

岳存训  (白)     刘高,你只管杀人。有你少爷替你担待!

刘智远  (白)     如此,你就闪开了!

(四下手、二英雄、四青袍、朱文杰同上,同起打。刘智远杀朱文杰,夺花轿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朱温同上。)

朱温   (念)     辕门战鼓响,儿郎报端详。

(探子上。)

探子   (白)     少爷被潼台小将杀死,亲事抢了去了!

朱温   (白)     再探。

(探子下。)

朱温   (白)     众将官,杀奔潼台!

(朱温、四龙套同下。)

【第五场】

(岳彦真上。)

岳彦真  (念)     眼观旌旗起,耳听好消息。

(岳存训上。)

岳存训  (白)     参见爹爹!

岳彦真  (白)     我儿回来了?

岳存训  (白)     回来了。

岳彦真  (白)     亲事可曾到手?

岳存训  (白)     花轿已被孩儿抢了来了。

岳彦真  (白)     亲事到手。我儿后堂歇息去罢。

岳存训  (白)     儿遵命。

(岳存训下。探子上。)

探子   (白)     朱温带兵,攻打潼台。

岳彦真  (白)     再探。

(探子下。)

岳彦真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忽听探马报一声,

             倒叫本镇吃一惊。

             朱温人马甚凶勇,

             围困潼台为何情?

(刘智远上。)

刘智远  (白)     叩见总爷。

岳彦真  (白)     罢了。刘高,你此番保得少爷抢亲,可曾杀人?

(岳存训暗上,摇手。)

刘智远  (白)     小人不曾杀人。

岳彦真  (白)     刘高,你若是杀了人,你就说杀了人。本镇也不加罪于你。

刘智远  (白)     这……

(岳存训摇手。)

刘智远  (白)     小人确实不曾杀人。

(岳存训下。)

岳彦真  (白)     你既然不曾杀人,去到后营,烧火喂马去罢!

刘智远  (白)     遵命。

             且住!想我刘高,保得少爷抢亲而回,乃是一场功劳。有功不赏,反叫我后营烧火喂马。嗳呀苍天吓,天!刘高!也不知前世里,怎样得罪了这马王菩萨?我在此吃粮,终无出头之日。不免我进得帐去,辞了口粮,投奔他方去罢!

             启总爷:小人要辞粮。

(岳彦真低头不语。)

刘智远  (白)     吓!启总爷:小人要退伍辞粮。

岳彦真  (白)     胆大刘高,想那朱温,他不发人马,你也不辞粮。今日朱温,带领人马,围困潼台,你就要辞粮。是何道理?

刘智远  (白)     启总爷:小人不才,愿出城会那朱贼!

岳彦真  (白)     你乃小小一名火头军,岂是那朱温的对手?

刘智远  (白)     总爷,你好小量人也!

     (西皮摇板)  总爷你把人小量,

             海水怎能用斗量?

             朱温纵有千员将,

             一人能挡百万郎!

岳彦真  (白)     本镇不曾见过你的武艺,命你去到校场,观看你的刀马如何?

刘智远  (白)     只是小人,无有盔铠。

岳彦真  (白)     赏你半副盔铠,校场去者。

刘智远  (白)     谢总爷!

(刘智远下。)

岳彦真  (西皮摇板)  将身且往校场上,

(岳彦真上桌。)

岳彦真  (西皮摇板)  观看刘高演刀枪。

刘智远  (内西皮导板) 豪杰校场试刀马,

(刘智远上。)

刘智远  (西皮快板)  英雄落魄在天涯。

             头戴盔、身披甲,

             抖擞威风气力加。

             好似蛟龙把海下。

             好似猛虎出山窪。

             跨马提刀我耍一耍,

(刘智远耍刀花。)

刘智远  (西皮快板)  总爷传令就动杀法!

岳彦真  (白)     命你带领五百人马,出城抵挡朱温。

刘智远  (白)     谢总爷!

(刘智远下。)

岳彦真  (西皮摇板)  刘高生来真胆大,

             压赛当年李哪吒。

(岳彦真下。)

【第六场】

(四龙套、二将、朱温同上。四下手、刘智远同上,同对阵,同起打。朱温败下,刘智远追下。)

【第七场】

(四龙套、岳彦真同上。)

岳彦真  (西皮摇板)  刘高带兵到战场,

             他与朱温动刀枪。

             人来带路敞楼上,

             看他二人摆战场。

(二将同上,刘智远上,同起打。二将同落马。朱温上,打败下。刘智远追下。)

岳彦真  (西皮摇板)  刘高生来真英雄,

             好似当年苏保通。

(岳彦真下。)

【第八场】

(四龙套、朱温同上。)

朱温   (白)     那厮杀法厉害。

             众将,收兵!

(朱温、四龙套同下。)

【第九场】

(四龙套、岳彦真同上。探子上。)

探子   (白)     刘将军得胜回营!

岳彦真  (白)     有请!

(吹打。刘智远上,岳彦真拉刘智远对拜谢。)

岳彦真  (白)     好英雄!好将!后帐排宴,与将军贺功!

刘智远  (白)     谢总爷!

(岳彦真、刘智远、四龙套同下。)
(完)


浏览次数:610 ┊ 字数:3507 ┊ 最后更新:2017年04月07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