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幻化》(一名:《叹骷髅》)

主要角色
庄周:老生
老人:外

情节
庄周闲步田间,见骷髅一堆,无人葬埋,不胜叹息。骷髅乃乘庄周入睡,向庄周历述死后之乐与生前之苦,最后庄周反被骷髅说服,出家修道。

根据《国剧大成》第一集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7.6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庄周上。)

庄周   (一江风牌)  晓风凉,旭日遮晴障,

             信步荒芜上。

     (白)     卑人庄周,乃楚国梦邑人也。不受赵国之聘,隐迹山林,一心悟道。今早出门,来此荒郊游玩。但见乌鸦群噪,白骨成堆嗐!好伤感人也!

     (一江风牌)  见苍松满树枯藤,听鸟语悠扬,

             共噪枝头上。

     (白)     呜呼呀,这是一堆骷髅,为何暴露在此?嗳!

     (一江风牌)  想人生空自忙,空自忙,

     (白)     骷髅哇,骷髅!

     (一江风牌)  你的形容在哪厢?

             这一堆白骨倩谁埋葬?

     (白)     感叹一回,身子有些困倦,不免在柳荫之下,打睡片时,起来再行。正是:

     (念)     残骨尚留芳草地,一番清话有谁知?

(庄周睡。老人上。)

老人   (念)     茫茫不知处,悠悠何所归?生前无人识,死后有谁知?

     (白)     某骷髅是也。方才闻得庄先生之言,甚有训誚之意。不免把生死之事,与他辩论一番。

             庄先生!

(庄周起。)

庄周   (念)     梦里不知身是客,

老人   (白)     先生!

庄周   (念)     谁来耳畔唤先生?

老人   (白)     先生请了。

庄周   (白)     请了。足下何来?

老人   (白)     适闻先生所言,句句真切。如仆者,则无斯患也。

庄周   (白)     如此说来,足下莫非是骷髅么?

老人   (白)     然。

庄周   (白)     正要请教,但不知富不如贵贫不如贱则生不如死,望足下教之。

老人   (白)     既蒙垂问,敢呈所知。夫死者无君于上,无臣于下,无四时之患,无万感之劳,仆今在飘飘渺渺之间,其乐无穷。虽南面帝王之乐,不我过也。

庄周   (白)     如此说来那生不如死了?

老人   (白)     正是。

庄周   (白)     请教。

老人   (白)     先生!

     (宜春令)   生能几,死较长,

             有谁逃无常这桩。

             这腌拶臭胕,

             把幻身躯抛却无真相。

             讨得来富贵皮囊,富贵皮囊,

             只不过王侯尊长。

     (念)     未归三尺土,难保百年坟。

     (宜春令)   悲伤!

             怕提起在生时,有千万魔障,有千万魔障。

庄周   (宜春令)   生堪惜,死最伤,

             万千傀猥扮演演这场。

             似电光石火,

             一灵怎肯归黄壤?

             纵然是再得入身,

             浑不似旧时的形象。

     (白)     正是:

     (念)     败坏不如猪狗相,人生莫作等闲看。

     (宜春令)   堪伤!

             想贤愚贵贱,

             逃不得这般模样。

     (白)     骷髅,我当为汝告过阴司,命汝再转阳世,你意如何?

老人   (白)     先生!

     (念)     我今为鬼已数秋,也无欢乐也无愁。先生叫我还阳去,只恐为人不到头。

庄周   (白)     唯呀是呀!请问足下,在生时作何事业?请道其详。

老人   (白)     言之可伤,恐君不忍闻耳。

庄周   (白)     愿闻。

老人   (白)     先生!

     (解三醒牌)  俺也曾为功名勤劳鞅掌,

             为儿孙积下了万廩千箱。

             俺也曾珠围翠绕在销金帐,

             俺也曾为国家,为国家晓夜思量。

             俺也曾忘餐废寝,

             记不尽千年帐。

庄周   (白)     如此说你倒是个忙人了!

老人   (白)     忙他何用啊?

     (解三醒牌)  尽作了黄粱梦一场,

             顷刻无常!

             问你忙也不忙?

庄周   (白)     你到底是何等样人物呢?

老人   (白)     喏!

     (解三醒牌)  你我同一样,

             你便问我是何人,

             我便问你是谁行?

庄周   (解三醒牌)  听说罢令人惨伤,

             这言词果不荒唐。

             臭皮囊暂且为人样,

             碎纷纷把骨骸包藏。

             凭你经文纬武拜了公侯相,

             少不得死后同登白骨场。

             承你开迷纲,

             怎能够跳出轮回,方免无常?

老人   (白)     先生要免无常二字,我有一偈,你必须牢牢紧记。

庄周   (白)     领教。

老人   (念)     满腹贪生怕死期,死中荣处有谁知?先生要免无常路,除是长桑公子知。

庄周   (白)     承教了。

老人   (尾声)    记真言,还提想,

             模糊醉眼似徉。

     (白)     庄先生!

     (尾声)    这的是生死关头,和你梦一场。

(老人下。庄周睡。)

庄周   (白)     骷髅,骷髅,转来,不要远去,我还有话问你。

(庄周起。)

庄周   (白)     哎呀,奇怪,方才明明与骷髅把生死之事,辩论一番,临别时赠我一偈。他道:“满腹贪生怕死期,死中荣处有谁知?先生要免无常路,除是长桑公子知。”哎呀且住!我想那长桑公子,乃是道德真君,我一时焉能得见?也罢,不免回去撇了妻子,弃却田园,游遍天下,寻访长桑公子便了。正是:

     (念)     百年浑似梦,大梦古今同。

(庄周下。)
(完)


浏览次数:13954 ┊ 字数:1819 ┊ 最后更新:2005年01月1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