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刀劈三关》

主要角色
雷万春:老生
郭章:净
万花公主:旦

《刀劈三关》唐韵笙饰雷万春
《刀劈三关》唐韵笙饰雷万春
情节
大刀雷万春,为晚唐僖宗时名将,善使大刀,有万夫不挡之勇。三子亦皆骁勇,长名一振,次名一胜,三名一鸣。均随朝为将。此《劈三关》一剧,系当时奸相郭章,志存篡逆,私通西辽邦,常与书信往来,属其进兵。至是,辽主羌洪来书,约期入犯,郭章遂据以入奏,并保荐雷万春挂帅,带领三子前往征讨。俟下旨。郭章又假意联欢,赴长亭饯送。讵料其暗带毒药酒,冀致雷万春与死命,雷万春不知,误中毒,顿时疾发,不克成行。然雷万春系忠良将,防边心切,立命三子驰往,镇守三道边关,讵知三子虽勇,皆被诈失机,长次子一振、一胜皆阵亡,三子一鸣被擒,逼招驸马,三关俱失。羌洪所恃者女儿万花公主也。讵知雷万春被毒尚轻,不致致命。至是,养息渐愈,忽得报三关失守,三子或亡或降,方忿极,而郭章亦得辽邦信,竟大下辣手,矫旨赐雷万春死。雷万春得旨,正欲拜阙伏毒,忽悟朝廷何以已知?莫非奸人有诈因伤侦伺,乃捕得辽邦下书人与郭府前,拿回拷问,果不出所料,并搜得郭章亲笔书信,遂力疾亲往掩捕郭章。捕到,带回起兵,径往三关救援,一路上势如破竹,连夺三关。劈死番将金生里,又擒得羌洪,令与郭章对质,郭章至是始无词。一面万花公主闻报,亦立将驸马雷一鸣绑出,哀求交换,于是西辽乃平。

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刀劈三关》(根据《唐韵笙舞台艺术集》整理)
《刀劈三关》(根据《汪笑侬戏曲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9.1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报子上。)

报子   (念)     人行千里路,马过万重山。

     (白)     俺,辽邦下书人是也。今奉我国狼主之命,与郭相前去下书。就此马上加鞭。

(报子下。)

【第二场】

(郭章引四手下同上。)

郭章   (引子)    调和鼎鼐,位列三台。

(郭章坐。)

郭章   (念)     身为当朝一品臣,满朝文武谁不尊。

     (白)     老夫郭章,唐室驾前为臣。只因西辽邦,与老夫常有书信来往,欲夺唐室天下,里应外合,这江山岂不是垂手而得。来,

四手下  (同白)    有。

郭章   (白)     伺候了!

(四手下同允。)

报子   (内白)    走吓!

(报子上。)

报子   (白)     来此已是郭相府。门上哪位在?

手下甲  (白)     哪里来的?

报子   (白)     下书人求见相爷。

手下甲  (白)     少站。

             启相爷:下书人求见。

郭章   (白)     传。

手下甲  (白)     下书人,相爷传见。

报子   (白)     是。

             参见相爷。

郭章   (白)     罢了!奉何人所差?

报子   (白)     奉狼主之命,前来下书。相爷请看!

郭章   (白)     呈上来。

(手下呈书。)

郭章   (白)     待老夫拆开观看。

(牌子。)

郭章   (白)     回复你家狼主,修书不及,照书行事。

报子   (白)     遵命。

(报子下。)

郭章   (白)     来!

(四手下同允。)

郭章   (白)     打道上朝。

(众人同下。)

【第三场】

(金殿。四太监、大太监同上。小开门。唐僖宗上。)

唐僖宗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金阙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祥云驾六龙。

     (白)     孤,大唐天子僖宗在位。自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设立朝。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唐僖宗  (白)     展放龙门。

郭章   (内白)    嗯哼!

(郭章上。)

郭章   (念)     手捧假战表,上殿奏当朝。

     (白)     臣,郭章见驾,吾皇万岁!

唐僖宗  (白)     平身。

郭章   (白)     万万岁!

唐僖宗  (白)     上殿有何本奏?

郭章   (白)     今有西辽邦,打来战表,我主龙目御览。

唐僖宗  (白)     待孤看来。

(牌子。)

唐僖宗  (白)     哦呵呀!原来西辽邦打来战表,要与孤王争斗江山。卿家何计安哉?

郭章   (白)     启奏万岁,何不命雷万春挂帅,带领三子,镇守三关,料无妨碍。

唐僖宗  (白)     替孤传旨:宣雷万春上殿。

郭章   (白)     领旨!

             万岁有旨:宣雷万春上殿。

雷万春  (内白)    领旨!

(雷万春上。)

雷万春  (念)     怀揣忠义胆,保主锦江山。

     (白)     臣雷万春见驾,吾皇万岁。

唐僖宗  (白)     卿家平身。

雷万春  (白)     万万岁!宣臣上殿,有何国事议论?

唐僖宗  (白)     今有西辽邦打来战表,要与孤争斗江山,故命卿挂帅,征战西辽。未知卿家意下如何?

雷万春  (白)     食王爵禄,当报王恩。

唐僖宗  (白)     好!就命卿代领三子,并与陈休为随营参谋,平定番邦。得胜回朝,另加升赏。领旨下殿,退班!

(唐僖宗下。)

郭章   (白)     请驾回宫!

雷万春  (白)     臣领旨!

郭章   (白)     将军此番新挂帅印,真乃可喜可贺!

雷万春  (白)     多蒙相爷提拔!

郭章   (白)     请元帅回府点兵,待老夫明日长亭饯行便了!

雷万春  (白)     雷某有何得能?敢劳相爷长亭饯行!

郭章   (白)     岂敢!

雷万春  (白)     明日长亭相见便了。

(雷万春下。)

郭章   (白)     且住!待老夫明日长亭与他饯行之时,带了蒙汗药酒,将他灌醉,再为图谋。雷万春吓,万春吓!管叫你明枪容易躲,这暗箭最难防!

             来!

(四手下同允。)

郭章   (白)     打道回府!

(郭章、四手下同下。)

【第四场】

(雷一振、雷一胜、雷一鸣同上。粉蝶儿牌。雷一振、雷一胜、雷一鸣同起霸。)
雷一振、
雷一胜、

雷一鸣  (同白)    俺——

雷一振  (白)     雷一振。

雷一胜  (白)     雷一胜。

雷一鸣  (白)     雷一鸣。

雷一振  (白)     父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

雷一胜、

雷一鸣  (同白)    请!

(发点。八龙套、四上手、四下手、黑马夫、白马夫、陈休、雷万春同上。雷万春上高台。)

雷万春  (念)     威风凛凛上将台,职受金章拜御街。儿郎个个分左右,雄兵猛将两边排。

     (白)     老夫,雷万春。只因西辽打来战表,要与我主争斗江山。圣上挂我为帅,征战西辽。

             众家儿郎!

雷一振、
雷一胜、

雷一鸣  (同白)    有!

雷万春  (白)     人马可齐?

雷一振、
雷一胜、

雷一鸣  (同白)    俱已齐备。

雷万春  (白)     三关去者!

(报子上。)

报子   (白)     郭相到。

雷万春  (白)     有请。

(四手下抬酒同上,郭章上。)

雷万春  (白)     相爷,本帅有何得能,敢劳相爷长亭饯行?

郭章   (白)     岂敢!将酒摆下。

雷万春  (西皮原板)  我主爷坐江山风调雨顺,

             全凭着文武臣扶保乾坤。

             请相爷且宽心来把酒饮!

     (白)     哎呀!

     (西皮原板)  头又晕眼又花所为何情?

郭章   (白)     吓,元帅,为何这等模样?

雷万春  (白)     相爷有所不知,霎时头晕眼花,不知是何缘故?

郭章   (白)     既然如此,元帅不去也罢。

雷万春  (白)     若不出兵,岂不是违背圣命?

郭章   (白)     圣上降罪,老夫与你担待。

雷万春  (白)     多谢相爷。一振听令!

雷一振  (白)     在!

雷万春  (白)     把守头关。

雷一振  (白)     得令!带马!

(四龙套引雷一振同下。)

雷万春  (白)     一胜听令!

雷一胜  (白)     在!

雷万春  (白)     把守二关。

雷一胜  (白)     得令!带马!

(四龙套引雷一胜同下。)

雷万春  (白)     一鸣听令!

雷一鸣  (白)     在!

雷万春  (白)     把守三关。

雷一鸣  (白)     得令!带马!

(四龙套引雷一鸣同下。)

郭章   (白)     元帅且请回府养息去罢。

雷万春  (白)     如此,告辞了。

     (西皮摇板)  叫人来搀我回府门,

             但愿病恙早离身。

(四龙套搀雷万春同下。)

郭章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老儿中了我的计,

             不死也要脱层皮。

     (白)     来!打道回府。

(四龙套引郭章同下。)

【第五场】

(四下手、金生里、银生里自下场门同上。八龙套、四下手、万花公主、羌洪同上。点绛唇牌。羌洪坐高台。)

羌洪   (念)     孤家兴兵谁敢挡?要夺唐室锦家邦。

万花公主 (念)     冲锋对垒无人挡,全凭法宝把人伤。

羌洪   (白)     孤家,西辽王羌洪是也。

万花公主 (白)     咱家,万花公主是也。

金生里、

银生里  (同白)    臣,金生里,银生里,参见狼主。

羌洪   (白)     站立两厢。

金生里、

银生里  (同白)    喳。

羌洪   (白)     只因郭章丞相,句串孤家,夺取唐室天下。金生里听令!

金生里  (白)     在!

羌洪   (白)     命你带领三千人马,攻打头关。

金生里  (白)     得令,带马!

(四龙套引金生里同下。)

羌洪   (白)     银生里听令!

银生里  (白)     在!

羌洪   (白)     命你带领三千人马,攻打二关。

银生里  (白)     得令,带马!

(四龙套引银生里同下。)

羌洪   (白)     万花公主听令!

万花公主 (白)     在!

羌洪   (白)     命你带领三千人马,攻打三关,孤家随后就到。

万花公主 (白)     得令,带马!

(四手下、万花公主同下。)

羌洪   (白)     吧嘟噜,兵发三关!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雷一振、四下手、金生里同上,会阵。)

雷一振  (白)     来将通名!

金生里  (白)     某金生里。来将吓!

雷一振  (白)     你老爷雷一振。休走看枪!

(雷一振、金生里同开打,雷一振死,四下手、金生里同进城,同下。)

【第七场】

(银生里、雷一胜同上,会阵。)

雷一胜  (白)     来将通名!

银生里  (白)     某银生里。来将吓!

雷一胜  (白)     雷一胜!

(雷一胜、银生里同开打,雷一胜死,银生里抢关进城下。)

【第八场】

(四上手、雷一鸣、四下手、万花公主同上,会阵。雷一鸣、万花公主同开打,众人同下。四下手、万花公主同上。)

万花公主 (白)     小将来得厉害,绊马索伺候。

雷一鸣  (内白)    哪里走!

(雷一鸣上,被拴,众人同下。)

【第九场】

(下场门拉城。吹打。四龙套、番将、羌洪同进城,同挖门。万花公主上。)

万花公主 (白)     启奏父王:拴住小将。

羌洪   (白)     将小将绑进帐来!

万花公主 (白)     将小将绑进帐来。

(四下手押雷一鸣同上。)

羌洪   (白)     呔!见了孤家,为何不跪?

雷一鸣  (白)     住了!我乃天朝大将,岂肯跪你番奴?要条开刀,何必多言?

羌洪   (白)     推出斩了!

(四下手押雷一鸣同下。)

万花公主 (白)     刀下留人!

             启禀父王:我见小将相貌堂堂,孩儿有意……

羌洪   (白)     怎么样?

万花公主 (白)     父王何不认他为驸马?

羌洪   (白)     这个丫鬟,真正不怕害羞!你去讲来!

万花公主 (白)     来!将小将招回来。

(雷一鸣上。)

雷一鸣  (白)     呔!要杀便杀,三番两次叫你老爷好不耐烦!

万花公主 (白)     那一小将,我来问你,你还是愿意死还是愿活呢?

雷一鸣  (白)     愿死怎说?

万花公主 (白)     你若愿死,一刀将你杀了!

雷一鸣  (白)     愿活呢?

万花公主 (白)     你若愿活就好办,我父王言道:你若归降我邦,把奴家终身许配与你,招为东床驸马,岂不两全其美。你看好是不好?

雷一鸣  (白)     要俺归降,却也不难,要依俺三件大事!

万花公主 (白)     不知哪三件?这头一件?

雷一鸣  (白)     这头一件,我国三关,归还与我。

万花公主 (白)     第二件呢?

雷一鸣  (白)     只要你降我,不能我降你。

万花公主 (白)     第三件呢?

雷一鸣  (白)     第三件,要你父亲自下得位来,与俺松绑。方可应允。

万花公主 (白)     待我与我父王商议商议。

雷一鸣  (白)     快去商议。

万花公主 (白)     启禀父王,那小将言道:要他归降,却也不难,必需依他三件大事!

羌洪   (白)     哪三件呢?

万花公主 (白)     这头一件,将三关归还与他。

羌洪   (白)     那是不能退还。第二件呢?

万花公主 (白)     只要咱们降他,不能他降咱们。

羌洪   (白)     越发的不能依他。第三件,你不用说,孤家我明白了!

万花公主 (白)     爹明白什么?

羌洪   (白)     那是你欢喜的事情。

万花公主 (白)     什么欢喜的事情?

羌洪   (白)     拜罢天地,即入洞房。对与不对?

万花公主 (白)     不是的!第三件,要你亲自下位与他松绑。

羌洪   (白)     他乃何人?孤家与他松绑,那是万万不要依他!

万花公主 (白)     得了!模模糊糊,答应也就完了。

羌洪   (白)     这是不能够答应。

万花公主 (白)     待我替你松绑。

(万花公主与雷一鸣松绑。)

万花公主 (白)     上前见过父王。

雷一鸣  (白)     多谢父王不斩之恩!

羌洪   (白)     后帐摆宴,与驸马压惊。

雷一鸣  (白)     多谢父王!公主请。

万花公主 (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报子上。)

报子   (念)     奉了狼主命,二次投书文。

     (白)     来此已是相府。门上哪位在?

(家院上。)

家院   (白)     哪里来的?

报子   (白)     下书人求见相爷。

院子   (白)     候着!

             有请相爷!

(郭章上。)

郭章   (白)     何事?

院子   (白)     下书人求见。

郭章   (白)     传!

院子   (白)     相爷唤你!

报子   (白)     是。

             叩见相爷!

郭章   (白)     罢了。奉了何人所差?

报子   (白)     奉我传那狼主所差,有书呈上。

郭章   (白)     下面伺候。

报子   (白)     是。

(报子下。)

郭章   (白)     番邦有书到来,待我拆开观看。

(牌子。)

郭章   (白)     原来是三关已破,雷万春二子阵前丧命,三子归顺番邦,番王有书信到来,叫老夫做一内应。不免带了药酒,假传圣旨一道,叫那雷万春服毒而死!唐室天下,岂不垂手可得!

             传下书人。

家院   (白)     下书人的!

(报子上。)

报子   (白)     参见相爷!

郭章   (白)     回去对你主言道:修书不及,照书行事。

报子   (白)     遵命!

(报子下。四龙套同上。)

郭章   (白)     来!带了药酒,打道帅府!

(四龙套同允。郭章、四龙套同下。)

【第十一场】

(雷万春上。)

雷万春  (西皮摇板)  未出兵得下了孽病症,

             心又惊肉又跳坐卧不宁。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头关已失,大公子阵前丧命。

(报子下。)

雷万春  (白)     吓!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二关已失,二公子阵前丧命。

(报子下。)

雷万春  (白)     吓!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三关已失,三公子被擒。

(报子下。)

雷万春  (白)     哎呀!

     (西皮导板)  听报道二娇儿阵前丧命!

     (叫头)    一振!吾儿!吓,儿吓吓!

     (西皮摇板)  好似钢刀刺在心。

             可叹你二人把忠尽,

             怎不叫人痛在心!

郭章   (内白)    圣旨下!

雷万春  (白)     香案接旨。

(吹打。四龙套、郭章同上。)

郭章   (白)     圣旨到,下跪!

雷万春  (白)     万岁!

郭章   (白)     皇帝诏曰:今有雷万春三子一鸣,归顺番邦,有盗卖社稷之意,龙颜大怒,赐你药酒一瓶,命你服毒而亡。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雷万春  (白)     万万岁!

郭章   (白)     老夫告辞了。

(郭章下。)

雷万春  (白)     啊呀且住!适才圣旨到来,道我三子归顺番邦,有盗卖社稷之意,赐我药酒一瓶,叫我服毒而亡,我若不死,岂不违抗圣命,

             马童,看酒来!

             正是:

     (念)     父子本是忠良将,南征北剿扶君王。龙颜一怒把命丧,汗马功劳一旦忘!

     (反二黄原板) 见药酒不由我魂飞魄荡,

             霎时哭一阵好不悲伤。

             恨只恨西邦兴兵犯上,

             要夺我主锦绣家邦。

             蒙圣恩挂帅印把贼扫荡,

             不料想得重病难赴疆场。

             可怜我三个子二子命丧,

             大将难免阵前亡!

             蒙圣恩赐药酒皇恩浩荡,我的儿吓!

             可叹我忠良臣无有下场。

             父子们在朝中功高德广,

             汗马功劳付与汪洋。

             恨三子大不该番邦来降,

             蒙君背父为哪桩?

             恨三子不由我先思后想,

(雷万春想。)

雷万春  (反二黄散板) 霎时间想起了大事一桩。

     (白)     且住!想我二子阵前丧命,三子降顺番邦,圣上如何知道?想是老贼暗害与我。马童,去到郭相府,若有面生可疑之人,抓来见我。

马童甲  (白)     遵命!

(马童下。)

雷万春  (叫头)    郭章吓!郭章!

     (白)     无有此事,还则罢了!若有此事,定不与你甘休!

马童甲  (内白)    走吓!

(马童甲上。)

马童甲  (白)     小人拿住番邦奸细。

雷万春  (白)     带上来!

(马童甲押报子同上。)

马童甲  (白)     奸细带到!

雷万春  (白)     呔!何方奸细?擅敢前来窥探!

报子   (白)     哎呀元帅!小人不是奸细,元帅不必多疑。

雷万春  (白)     两旁搜来!

(马童甲搜报子。)

马童甲  (白)     启元帅:身旁搜出一封书信。

雷万春  (白)     待我看来。

(牌子。)

雷万春  (白)     来,押下去。

(马童甲押报子下。)

雷万春  (白)     且住!原来奸贼勾通番邦,暗害与我。不免去到相府,与老贼辩理。马童,带路郭府。

(雷万春下。)

【第十二场】

(郭章上。)

郭章   (念)     老鸦叫,心惊跳,眼又动来心又跳,想老夫,祸来到。

(雷万春、二马童同上。)

雷万春  (白)     来,绑了!

(马童甲绑雷万春。)

郭章   (白)     唗!大胆雷万春!为何将老夫绑起来了?

雷万春  (白)     我把你这老贼,竟敢勾通番邦!

郭章   (白)     你说我勾通番邦,有何为证?

雷万春  (白)     现有你的亲笔在此,你且看来!

(郭章看书信。)

雷万春  (白)     绑下去!

(马童甲绑雷万春同下。)

雷万春  (白)     马童传令下去:大小将官,全身披挂,整貔貅,随本帅三关去者!

(马童乙允,雷万春、马童乙同下。)

【第十三场】

(八龙套、二马童、雷万春同上。)

二马童  (同白)    来到头关。

雷万春  (白)     人马列开!

(众人同下。雷万春、八龙套、二马童同上,劈关进城。四下手、金生里同上。)

金生里  (白)     来将通名!

雷万春  (白)     你老爷大刀雷万春!

(雷万春斩金生里,下。)

【第十四场】

(八龙套、二马童、雷万春同上。)

二马童  (同白)    来到二关。

雷万春  (白)     人马列开,杀进城去。

(雷万春劈关进城。四下手、银生里同上,雷万春斩银生里,下。)

【第十五场】

(八龙套、二马童、雷万春同上,雷万春劈关,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

(四龙套、羌洪同上。报子上。)

报子   (白)     雷万春杀进关来!

羌洪   (白)     不好了!

(雷万春、八龙套、二马童同上。打羌洪,拴羌洪。)

雷万春  (白)     绑下去。吩咐升帐!

(众人同允,同下。)

【第十七场】

(万花公主上。)

万花公主 (西皮摇板)  将身且坐莲花帐,

             且听马童报端详。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公主:大事不好了!

万花公主 (白)     何事惊慌?

报子   (白)     今有雷万春,刀劈三关,二将阵亡,老王被拴。

万花公主 (白)     再探!

(报子下。)

万花公主 (白)     来,请驸马爷。

龙套   (白)     有请驸马爷。

雷一鸣  (内白)    来也!

(雷一鸣上。)

雷一鸣  (白)     参见公主。

万花公主 (白)     来官,将驸马绑了!

雷一鸣  (白)     啊?公主,为何将本宫绑起来了?

万花公主 (白)     只因你爹爹将我父擒去,未知吉凶如何,故此将你绑到城边,候你国将我父放回,再开放与你。

             众将官!兵发三关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八龙套、二马童、雷万春同上,升帐。)

雷万春  (引子)    刀劈三关,杀胡儿,胆战心惊。

     (白)     老夫雷万春,奉命挂帅,征战西辽。可恨郭章,勾通番邦,暗害与我,且喜俱以拿到。

             马童!

(马童甲允。)

雷万春  (白)     将番王绑上来!

马童甲  (白)     番王带到。

(羌洪上。)

雷万春  (白)     见了本帅,为何不跪?

羌洪   (白)     哈哈!你我乃是亲家相称,你不下位迎接,反叫我跪不成?

雷万春  (白)     俺与你素不相识,为何“亲家”二字相称?

羌洪   (白)     你还假装不知?你儿一鸣,现在我邦,以招驸马,你我岂不是亲家吗?

雷万春  (白)     哎呀且住!奴才果有此事,我自有道理。

             我且问你,你愿死愿活?

羌洪   (白)     愿死怎说?

雷万春  (白)     愿死将你碎尸万段!

羌洪   (白)     愿活呢?

雷万春  (白)     愿活,你父女归降与我。

羌洪   (白)     要我归降,必须你亲自松绑。

雷万春  (白)     待我亲自松绑。

羌洪   (白)     有劳亲家。

雷万春  (白)     亲家请坐。

羌洪   (白)     有坐。

雷万春  (白)     吓,亲家,你与郭章老贼,暗通书信害我,可是有的?

羌洪   (白)     啊呀,亲家哪里知道,此事不能怪我。郭相累次书信,勾串与我,夺取唐室天下,故众兴兵到此。

雷万春  (白)     少时郭章带到,与他对质。

羌洪   (白)     与他对质。

雷万春  (白)     来,郭章绑上来!

(马童甲绑郭章同上。)

郭章   (白)     雷万春为何假造书信,诬赖与我?

雷万春  (白)     亲家上前,你二人当面对质!

羌洪   (白)     胆大郭章,屡次书信到来,勾串孤家,残害忠良。事到如今,你还敢强词夺理?

郭章   (白)     你为何一起招出?

羌洪   (白)     他乃我的亲家,如何不招?

郭章   (白)     你们作了亲家,把我害苦!好,件件是实!

雷万春  (白)     马童将老贼绑下去,打入囚车,解往京中,任凭圣上发落。

(马童甲押郭章同下。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元帅:有一女子,关外讨战。

雷万春  (白)     再探!

(报子下。)

雷万春  (白)     来,将他绑了!

羌洪   (白)     啊,亲家,你为何将孤家绑起来了?

雷万春  (白)     适才探马报道:你女儿带领人马,城下讨战。今将亲家绑起,暂受一时之苦,无非退兵之计,并无别意。你不要害怕,来,带路上城去者!

     (西皮流水板) 刀劈三关威名大,

             只杀得胡儿胆战麻。

             番邦女子把阵骂,

             我亲自出城会会她。

             未曾出兵先把宝剑挎,

(雷万春挎剑,上城。)

雷万春  (西皮流水板) 会会番邦女娇娃。

万花公主 (内西皮导板) 大队人马到城下,

(四龙套、四下手、万花公主同上。)

万花公主 (西皮摇板)  城上儿郎听名芳:

             不见主帅来答话,

             快快唤他把话答。

八龙套  (同白)    启禀元帅:女将到。

雷万春  (西皮导板)  听说是贤公主兵临城下,

     (西皮摇板)  站城头扶垛口看一看女将娇娃。

             睁开了昏花眼观看城下,

             城楼下跪的是不孝的冤家。

     (快西皮二六板)旌旗不住遮天涯,

             低目留神观看她:

             看此女子不多大,

             年纪不过十七八。

             跨下一骑桃花马,

             手使着绣鸾刀一把。

             我看她,好一似九天仙女月里嫦娥临凡下,

             真个是沉鱼落雁闭月又羞花。

             带领着也不过三千人马,

             一个个盔缨灿烂、甲胄鲜明、刀枪剑戟、明亮亮的斧钺与钩叉。

             我儿在番邦招驸马,

             天配良缘莫非就是她!

             公公儿媳来答话,

             又被番邦耻笑咱。

             快唤头目来答话,

             我与你男女交谈免愧煞。

万花公主 (西皮流水板) 一见爹爹绑城下,

             不由女儿泪如麻。

             含悲忍泪把话答,

             叫声老将听根芽:

             你将我父来放下,

             我将你子放回家。

             走马换将免杀流,

             如答不然动厮杀!

     (白)     老将军,既然我父王被擒住,你子现在城下,你我两下,走马换将。你看如何?

雷万春  (白)     噤声啊!噤声!

     (西皮流水板) 万花女说的是哪里话!

             本帅言来听根芽:

             番邦女子多奸诈,

             走马换将理太差!

             你若是与我动杀法,

             老夫开城动厮杀。

万花公主 (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发,

             骂声无义小冤家。

             咬定牙关将你打,

             活活打死你这小冤家!

(万花公主打雷一鸣。)

雷万春  (白)     住了!

     (西皮摇板)  你也打来我也打,

             你打他来咱打他。

羌洪   (白)     儿啊!你打他儿子,他打你的老子!

万花公主 (白)     呀!

     (西皮摇板)  听一言不由我痛心下,

             心中阵阵似刀扎。

             三尺龙泉出了鞘,

             恨不得一剑将你杀。

雷万春  (白)     宝剑伺候!

     (西皮摇板)  三尺龙泉出了匣,

             开刀先把你来杀!

羌洪   (西皮摇板)  你降了吧降了吧!

             你不降他要杀你爸爸!

万花公主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一见老将怒气发,

             他那里要把我父杀。

             左思右想难坏咱,

             有恐怕连累白发爷。

             掀鞍落蹬下了马,

             一看爹爹情面,饶恕你这小冤家。

             夫妻双双跪城下,

雷万春  (西皮摇板)  在城楼松开了老亲家!

雷一鸣  (白)     参见爹爹。

雷万春  (白)     罢了。

万花公主 (白)     爹爹啊!

羌洪   (白)     儿啊!

(牌子。)

羌洪   (白)     儿啊!见谒你家公爹。

万花公主 (白)     参见公爹。投降来迟,望乞恕罪!

雷万春  (白)     后帐摆宴与亲家压惊。

羌洪   (白)     多谢亲家!

万花公主 (白)     多谢公爹!

雷万春  (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610 ┊ 字数:9622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0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