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刀劈三关》

主要角色
雷万春:老生,白三,金踏蹬,黄软靠,黑靴,金刀
郭震:净
万花公主:旦
羌洪:净
雷鸣:小生

《刀劈三关》唐韵笙饰雷万春
《刀劈三关》唐韵笙饰雷万春
情节
唐奸相郭震私通辽主羌洪,羌兵入犯,郭震设计保荐雷万春出守边关,雷万春患病不能成行,命三子代往镇守三关。长子雷振、次子雷胜皆出战阵亡,三子雷鸣被羌洪之女万花公主擒去,逼招驸马不从,三关失守。雷万春闻信大惊,郭震又假传圣旨赐雷万春药酒自裁,雷万春欲自尽,忽悟其奸,于郭府外捕得辽邦下书人,识破郭震计,亲捕郭震,并驰往三关援救,雷万春刀劈三关,力斩莫须龙、莫须虎,擒辽主羌洪。万花公主绑雷鸣城外讨战,雷万春绑羌洪上城楼对答。万花公主无奈,遵父命携辽兵降雷万春。

注释
此剧系由汪笑侬先生的演出本改编而成。先父(唐韵笙)曾于青年时向前辈艺人郭金奎学过汪派的《刀劈三关》,但演出不多。四十年代末,汪派《刀劈三关》几乎绝迹舞台。先父于一九四九年在上海演出期间,根据唐派艺术的特点改编了此剧。
汪笑侬先生原剧由“探子下书”起至“城楼降辽”止,共十八场。先父将原剧中“探子下书”、“金殿降旨”、“雷鸣招亲”等情节删去,该原剧中郭章长亭饯酒下毒为雷万春身得重病,雷鸣投降招亲为坚持不降。全剧共七场,台词、唱腔重新编写,并加重了劈三关的舞蹈和开打。成为唐派艺术的代表剧目。
第二场的西皮流水,第五场的反二黄原板,第六场的西皮流水,第七场的西皮导板、原板唱腔均由先父设计,与汪本演唱完全不同。
全剧场次较为紧凑,雷万春复夺三关连续进行。上场门上劈头关,下场门下场;下场门复上,劈二关,圆场后连劈第三关,擒羌洪,当场转大帐,审羌。
此剧改编后于各地经常演出,一九六零年先父随沈阳京剧院赴北京演出了此剧。

根据《唐韵笙舞台艺术集》整理

录入:rossiwu3505


相关剧本
《刀劈三关》(根据《戏考》第三十六册整理)
《刀劈三关》(根据《汪笑侬戏曲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6.4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八女兵同上。万花公主上。)

万花公主 (念)     跃马旌旗领雄兵,女将沙场显奇能。哪怕唐朝兵将勇,盘枪雾剑鬼神惊!

     (白)     女将,万花公主。我父西辽国王,帐下兵强将勇,四野无不宾服。今有唐朝郭老太师密书到来,相约我父带领人马,夺取唐室天下,郭老太师情愿作为内应,事成之后,平分疆土。为此,我父王命我点动人马,夺取三关。人马俱已齐备,因何不见父王到来?

             众女兵伺候了!

八女兵  (同白)    是!

众番兵  (内同白)   老大王驾到。

八女兵  (同白)    启禀公主:老大王驾到。

万花公主 (白)     有请!

(众番兵、众番将、羌洪同上,羌洪下马,归坐。)

万花公主 (白)     参见父王。

羌洪   (白)     罢了,命我儿点动人马,可曾齐备?

万花公主 (白)     人马俱已齐备,就请父王传旨。

羌洪   (白)     好。

             莫须龙、莫须虎上站。

莫须虎、

莫须龙  (同白)    在!

羌洪   (白)     命你弟兄二人为前战先行,带领本部人马,攻打瓦桥、宜庆二关,不得有误!

莫须虎、

莫须龙  (同白)    得令。带马!

(莫须龙、莫须虎同下。)

羌洪   (白)     我儿听令,命你带领本部人马,攻打草桥关,为父大兵是随后就到。

万花公主 (白)     得令。带马!

(四女兵同带马,四女兵、万花公主同下。)

羌洪   (白)     众平章,攻打三关去者。

(众人同允,领起,同下。)

【第二场】

雷万春  (内白)    搀扶!

(雷万春、雷鸣同上。)

雷万春  (西皮原板)  疾病缠身将一春,

             良药难医忧国心。

             老迈残年逾耳顺,

             一片丹心照覆盆。

(雷万春归坐。)

雷鸣   (白)     爹爹病体近日有所康复,此乃孩儿等之幸也,只是尚未痊愈,万望爹爹多加保重才是!

雷万春  (白)     唉!儿啊,当年天子失政,年余不朝。权臣弄险,克政误国。倘若引起外患,军民必遭兵燹之灾。叫为父怎的不忧,怎的不虑啊!

雷鸣   (白)     虽然如此,只是爹爹年过花甲,理应保重身体才是。

雷万春  (白)     唉!儿啊!

     (西皮慢流水板)我主爷不明宠郭震,

             满朝文武若晨星。

             国乱民忧臣当效命,

             为父岂能掩耳偷生。

             想当年征战把兵领,

             舍死忘生建立功勋。

             渴饮道旁雪,倦来马上困,

             身先士卒闯过了那刀枪剑戟似麻林。

             如今年迈身得病,

             好一似瓦上之霜风前灯。

             儿等要听父的教训,

             保国家全仗你们青年人。

雷鸣   (西皮摇板)  古往今来多教训,

             儿将父言记在心。

             保国安民忠心秉,

(雷振上。)

雷振   (西皮摇板)  圣上传旨到府门。

     (白)     启禀爹爹:圣旨下。

雷万春  (白)     啊?天子荒废国政,久未临朝,如今为何有圣旨到来?莫非有什么军国大事……何人捧旨前来?

雷振   (白)     太师郭震。

雷万春  (白)     哎呀!尤为可疑了!

     (西皮散板)  急忙更衣迎圣命,

(雷万春下,更衣上。郭震上。)

郭震   (西皮散板)  捧旨亲下九龙庭。

             假意殷勤来奉敬,

(郭震进门。)

郭震   (白)     圣旨下。

雷万春  (西皮散板)  叩拜圣命跪埃尘。

(雷万春跪。)

郭震   (白)     皇帝诏曰:“西辽入寇,三关告急。辽兵猖獗,军民慌恐,关隘危在旦夕。诏命雷万春父子,统领五千军兵,镇守三关。战退辽邦,另加升赏。圣旨一到,火速兴兵。”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雷万春  (白)     万万岁!

(雷万春接旨,归坐。)

雷万春  (白)     啊太师,想西辽入寇,必发倾国之众。这样大敌当前,圣上赐我父子五千军兵前去退敌,敌众我寡,恐怕战不能胜。那时节,我父子获罪是小,唯恐有误国家大事。望太师转奏圣上,多赐人马才是。

郭震   (白)     此乃是圣上旨意,老夫我不便多言。想老元戎威名远震,三位少公子能征惯战。那西辽不过是乌合之众,此去必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雷振   (白)     五千人马怎能取胜?啊爹爹,分明是圣上听信谗言,有意陷害你我父子。爹爹何不进宫,申奏朝廷,多赐人马,以免有误国之罪。

雷万春  (白)     太师传诏,为父进宫申奏,恐怕也是无异!

郭震   (白)     嗯,老元戎明鉴。

             啊,少公子,有道是:“将在谋而不在勇,兵在精来哪在多”哇!

雷万春  (白)     太师所言甚是。我父子以身许国,肝脑涂地,在所不惜。但愿边关宁静,四海升平。虽赴汤蹈火,何足惧哉!

雷鸣   (白)     啊爹爹,想三关重镇,非比寻常。爹爹若是带病出征,恐与出兵不利,还望爹爹三思!

雷振   (白)     嗯,是啊!

郭震   (白)     少公子,当今万岁岂不知老元戎久病未愈?怎奈朝中无有良将能胜此任。此战,非老元戎不可……

雷鸣   (白)     我家爹爹身染重病,尚未痊愈,怎能临阵对垒?何不命我弟兄三人分头镇守三关,待等我家爹爹病体痊愈,再来出征。望太师转奏圣上才是。

郭震   (白)     只是三关危在旦夕,军民陷入水火之中。此事干系重大,老夫不能擅自做主,老元戎定夺。

雷万春  (白)     嗳!岂能为我一人,有误国家大事?命你兄长校场点齐军兵,明日候我出征!

雷鸣、

雷振   (同白)    啊!爹爹……

雷万春  (白)     不必多言,去罢——

(雷鸣、雷振同下。)

郭震   (白)     老元戎为国为民,真乃令人钦佩,明日老夫亲到校场,与老元戎饯行。

雷万春  (白)     不敢当。

郭震   (白)     告辞了。

     (西皮散板)  此番出征战必胜,

     (白)     顺轿回府。

(郭震下。)

雷万春  (西皮散板)  何惜一身战敌军。

             可恨辽邦屡犯境,

             稳固金汤为国捐身。

(雷万春下。)

【第三场】

(雷胜上,起霸。)

雷胜   (念)     旌旗映重霄,剑戟放光豪。将士逞威武,齐队列西郊。

     (白)     俺,雷胜。父帅奉旨带病出征,命我点齐五千军兵,候令启程。父帅尚未升帐,待我先传一令。

             众军兵,击鼓升帐。

(发点。四兵士、雷鸣、雷振同上。雷万春上。)

雷万春  (西皮散板)  士气昂扬五千众,

             旌旗招展遮日红。

             我久病懦弱精神懵懂,

(四兵士同喊。)

雷万春  (白)     升帐!

雷胜、
雷鸣、

雷振   (同白)    参见爹爹!

雷万春  (白)     站下!

     (西皮散板)  国家兴衰此战中。

     (念)     虎帐施号令,凌台注勋名。勇贯五千众,胸藏十万兵。

     (白)     西辽入侵,兵犯三关,此番奉旨出征,扫荡外敌。

             众军兵,一要军规严厉;二莫要搔扰黎民;三要奋勇杀敌。行军之道:高防围困,低防水淹,深山防埋伏,绿林防火攻。朝中天子宣,阃外将军令。令出山摇动,严法鬼神惊!

     (西皮散板)  逢山开路运辎重,

             遇水叠桥莫怠工。

             功成奏凯归来日,

             名注凌烟画阁中。

             哪怕辽邦乌合之众,

军兵   (内白)    太师到!

雷胜   (白)     启禀爹爹:太师到。

雷万春  (白)     噢!

     (西皮散板)  只得迎接进帐中。

(雷万春迎,郭震上。雷万春、郭震同进帐,归坐。)

郭震   (白)     老元戎带病出征,此乃国家之幸。老夫备酒与老元戎饯行。

雷万春  (白)     怎敢当此!

郭震   (白)     看酒!

     (西皮散板)  祝你旗开早得胜,

             凯旋庆贺老元戎。

雷万春  (白)     多谢了!

     (西皮小导板) 多谢太师礼太恭,

(击鼓三声。众人同喊。)

雷万春  (西皮散板)  号炮三响整军容。

             拜别就道跨战马,

(雷万春欲上马,晃跌。雷鸣扶。)

雷鸣   (白)     保重了!

雷万春  (西皮散板)  两眼昏花气上涌。

             强打精神再跨金镫,

     (白)     马来!

(雷万春上马。雷胜拦。)

雷胜   (白)     爹爹!

     (西皮散板)  爹爹久病怎交锋。

     (白)     啊,老太师,我父久病未愈,怎能出征?望太师转奏圣上。

郭震   (白)     只是三关无人可保。

雷胜   (白)     我弟兄三人愿代替我父镇守三关。

郭震   (白)     倘有差错呢?

雷鸣   (白)     甘当军令!

郭震   (白)     噢,这……

雷振   (白)     嘚,你住了!子继父职有何不可?你这样强迫我父出兵是何道理?

雷万春  (白)     嗯!此乃是圣命,怎道太师强迫!奴才,靠后。

郭震   (白)     啊,老元戎,若实难出征,就命三位少公子代理军情镇守三关,也未为不可。

雷万春  (白)     唯恐圣上降罪。

雷振   (白)     就请太师担待了吧!

郭震   (白)     嗯好好好!老夫担待,如此就请老元戎传令。

雷万春  (白)     既然如此,命你弟兄三人,分兵镇守三关。只宜坚守,不可出战。如有军情及时报我知道。

雷鸣、
雷胜、

雷振   (同白)    得令!

             带马!

(雷鸣、雷胜、雷振同下。)

郭震   (白)     老元戎,你要好好将养,老夫告辞了!

雷万春  (白)     恕不远送!

郭震   (西皮散板)  休养几日再把兵统,

     (白)     回府!

(郭震下。)

雷万春  (西皮散板)  但愿得靖边疆国富民丰。

(雷万春下。转场。莫须龙、雷胜同上,起打,雷胜死,莫须龙下。莫须虎、雷振同上,起打,雷振死,莫须虎下。)

【第四场】

万花公主 (内西皮导板) 旌旗招展遮日影,

(八女兵、万花公主同上。)

万花公主 (西皮流水板) 人马好似虎啸声。

             将士冲杀威风凛,

             献出城池免交锋!

雷鸣   (内西皮导板) 军鼓号炮连声震,

(四兵士、雷鸣同上。)

雷鸣   (西皮散板)  辽兵列队要攻城。

             滚木礌石安排定,

             以逸待劳等救兵。

万花公主 (西皮散板)  我国人马威风凛,

             三关已然夺二城。

             你国二将俱丧命,

             羊入虎口你怎逃生!

雷鸣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我本当与兄长报仇雪恨,

     (白)     哎呀不可!

     (西皮散板)  嘱咐坚守莫出征。

             含悲忍痛遵父命,

万花公主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闭城不出你是胆小的人。

             齐队攻打休迟顿,

     (白)     众女兵,一齐攻城啊!

雷鸣   (白)     呀!

     (西皮散板)  孤城难守无救兵。

             背城一战拼性命,

     (白)     众军兵!迎战者!

(雷鸣、万花公主同会战,开打。)

万花公主 (西皮流水板) 交锋阵前看分明:

             眉清目秀多端正,

             银枪摆动似风云。

             气宇超群令人敬,

             略施小计把他擒。

(万花公主擒雷鸣。)

万花公主 (白)     绑好了!

(羌洪、众番兵同迎上。)

万花公主 (白)     禀父王:夺了草桥关,擒住唐将。

羌洪   (白)     一同进关!

(众人同挖门。众番兵带雷鸣同下。)

万花公主 (白)     禀父王:孩儿夺了草桥关,擒住唐将一员,请父王发落。

羌洪   (白)     怎么,擒住唐将?

             我说来呀,把他推出去给我杀了!

万花公主 (白)     嗳,慢着慢着,我说父王,这员唐将可杀不得!

羌洪   (白)     啊?怎么就杀不得哪?

万花公主 (白)     适才在两军阵前,我看他武艺超群,相貌堂堂,您要是把他杀了,哎哟,那不是可惜了吗!

羌洪   (白)     噢!我儿有爱将之癖啊!

             我说来呀,把那员唐将给我放了吧!

万花公主 (白)     嗳,慢着,父王,他也放不得!

羌洪   (白)     哎哟!杀也杀不得,放也放不得,那依你可又怎么办呢?

万花公主 (白)     嗯——我说父王:你看前面还有许多的关隘阻拦,您何不劝他归降,作一个引路的先锋,岂不是对咱们进军有益吗!

羌洪   (白)     对呀!那他要是不肯投降,又怎么办呢?

万花公主 (白)     他要是不降吗?那您就跟他说呀!

羌洪   (白)     我?我跟他说什么呀?

万花公主 (白)     这,父王您附耳上来。

(万花公主耳语。)

羌洪   (白)     哈哈哈哈……孩子,你的心意我早就猜着了,咱们要是招他为东床驸马,我谅他也不能不愿意。好了,把他带上来,我问问他。

             来呀,把擒来的小将给我带进来!

(番兵甲带雷鸣同上。)

雷鸣   (西皮散板)  阵前失利被贼擒,

             任他把我怎样行。

羌洪   (白)     这一小将,你今日被擒,若肯归顺孤家,少不得封侯之位。

雷鸣   (白)     番贼呀,贼!若要俺归降,却也不难。除非是日从西起,海水倒流!

羌洪   (白)     小将军息怒,听孤家慢慢对你言讲。你二位兄长俱已死在我军之手,这也是各为其主。你若归顺孤家,你来看,我愿将我儿万花公主许配与你,招你为东床驸马,随孤一同回国,同享荣华富贵。孤家之言你可要再思啊,再想!

雷鸣   (笑)     哈哈哈哈!

     (念)     堂堂明辅将,殉国美名扬。宁做刀头鬼,岂肯把敌降。

羌洪   (西皮散板)  良言难劝烈性汉,

万花公主 (西皮散板)  将他囚禁再明谈。

(万花公主与羌洪耳语。)

羌洪   (白)     好吧,就依我儿。

             来呀!将他押下去!

(番兵甲带雷鸣同下。)

万花公主 (白)     我说父王:这员唐将就是雷老元戎之子。他的性情如此刚强,可真是个好样的!

羌洪   (白)     是啊!将门出虎子呀!可是他不肯归降,如何是好啊?

万花公主 (白)     只好将他暂押帐下,咱们慢慢地归劝于他,天长日久,他也就会答应的。

羌洪   (白)     就依我儿。我虽然夺了他三关,只是前面仍有重兵,我军又缺粮饷。待为父修下书信一封,禀报郭老太师,要他筹备粮饷内地接应,等他音信到来,再乘胜追击!

万花公主 (白)     父王高见。

羌洪   (白)     现将人马拨与我儿一半,城外扎营。众将官,好好把守!

(众人同允,同下。)

【第五场】

(家将乙扶雷万春同上。)

雷万春  (二黄摇板)  未出兵得下了冤孽病状,

             这才是为国家昼夜奔忙。

             只觉得身无力心神不爽,

(家将乙扶雷万春归坐。)

雷万春  (二黄摇板)  心记挂三关上众家儿郎。

(家将甲急上。)

家将甲  (白)     启禀老元戎:大事不好!

雷万春  (白)     何事惊慌?

家将甲  (白)     大公子丧命!

雷万春  (白)     啊!

家将甲  (白)     二公子阵亡!

雷万春  (白)     噢!

家将甲  (白)     三公子被擒!

雷万春  (白)     这……

(雷万春昏厥。)

二家将  (同白)    老元戎醒来!

雷万春  (西皮小导板) 听说是二姣儿军前命丧,

(雷万春醒,推开二家将。)

雷万春  (三叫头)   雷胜!雷振!唉!儿呀!

     (西皮散板)  好似钢刀刺胸膛。

             可怜我三个子二子命丧,

     (哭)     我的儿啊!

     (西皮散板)  雷鸣儿被贼擒身陷辽邦。

     (叫头)    且住!

     (白)     适才家将报道:长子次子军前丧命,三子雷鸣被困辽邦,如今失守三关,军民陷于水火之中,其罪在我的身上,也罢!我不免即刻出征,与辽邦决一死战!

郭震   (内白)    圣旨下!

家将甲  (白)     禀元戎:圣旨下。

雷万春  (白)     接旨!

(郭震捧圣旨上。)

郭震   (白)     雷万春跪听宣读。

雷万春  (白)     万岁!

郭震   (白)     “皇帝诏曰:今有雷万春擅离职守,失守三关,你子雷鸣归降外邦,丧师辱国。朕赐你药酒一瓶,自毒身死。”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雷万春  (白)     万万岁!

(家将甲扶雷万春站起,家将乙接旨。)

郭震   (白)     此乃圣命难违,老夫也无法挽救。顺轿回府!

(郭震下。)

雷万春  (白)     且住!圣上有旨,道我擅离职守,失了三关,三子雷鸣归降辽邦。赐下药酒一瓶,命我服毒身死!天哪!天!想我雷万春为国家屡战疆场,昼夜勤劳,谁想如今落得这样结果!正是:

     (念)     屡战疆场数十秋,赤胆忠心保龙楼。龙颜无恩赐药酒,汗马功劳不到头……

(雷万春哭。)

雷万春  (反二黄原板) 观药酒不由人珠泪双降,

             这才是为唐室无有下场。

             数十年我也曾东杀西挡,

             舍性命保国家平靖边疆。

             雷胜儿在军前为国身丧,

             雷振儿战敌军命丧沙场。

             可怜我三个子二子命丧,

             二子命丧!我的儿啊!

             这才是瓦罐不离井口破,

             大将难免阵头亡!

             为国家历尽了狂风巨浪,

             谁怜我老残驱病入膏肓!

             悲切切服药酒自毒身丧,

             服毒命丧,

             忽然想起事一桩。

             休得要中奸计做事孟浪,

     (白)     噢!

     (反二黄原板) 莫非是郭震贼内有隐藏?

     (白)     且住!如今郭震掌权,万岁不理朝政。我虽然失了三关,尚可容我立功赎罪,我儿雷鸣素行忠孝,他焉能归降辽邦?事有可疑……哦哦,是了!久闻郭震与西辽暗有来往,有谋夺江山之意,莫非他借此由,要陷害于我?倘有此事,我老迈残年死不足惜,这大唐江山岂不断送奸贼之手?嗯……不可不防。

             将药酒搭了下去!家将!

二家将  (同白)    有。

雷万春  (白)     命你二人去到郭震府外,暗地寻查。出入若有面目可疑之人,绑来见我!

二家将  (同白)    遵命!

(二家将同下。)

雷万春  (白)     郭震哪!奸贼!若无此事还则罢了,倘有此事,我岂肯与你善罢甘休!

(二家将绑奸细同上。)

二家将  (同白)    启禀老元戎:在郭震府外拿住面目可疑之人!

雷万春  (白)     噢!绑上来!

(二家将同推奸细上。)

雷万春  (白)     你是何人?到此何事?

奸细   (白)     我乃是郭老太师的宾客,你……你们不要错抓好人哪!

雷万春  (白)     哼!看你惊慌失色,言语支吾,定有虚诈。

             家将,身上搜来!

(二家将同搜。)

二家将  (同白)    现有书信一封,老元戎请看。

雷万春  (白)     拿来我看。

(雷万春看信。)

雷万春  (白)     噢!果然不出我所料,将他押了下去!

(家将甲押奸细同下,家将甲上。)

雷万春  (白)     郭震!老贼!叛国投敌岂能容得。

             家将,随我过府捉拿!

(二家将、雷万春同下。)

【第六场】

(郭震上。)

郭震   (念)     大事安排定,机密少人知。

(郭震归坐。急急风牌。雷万春、二家将同上。)

郭震   (白)     啊?老元戎……

雷万春  (白)     绑了!

(二家将同绑郭震。)

郭震   (白)     为何将老夫绑起?

雷万春  (白)     你私通辽邦,谋篡社稷,还不按实招来!

郭震   (白)     何出此言,你有何为证?

雷万春  (白)     现有你反书为证。

郭震   (白)     拿来我看!

雷万春  (白)     老贼,你抬头观看!

(牌子。)

雷万春  (白)     绑回府去!

(家将甲押郭震同下。)

雷万春  (白)     家将听令!吩咐大小三军,全身披挂,齐队出征,随我复夺三关!

(四击头。雷万春亮相。转场。莫须龙上,雷万春斩死莫须龙,莫须龙下,雷万春劈头关,下。雷万春自下场门上,莫须虎上,雷万春斩死莫须虎,莫须虎下,雷万春劈二关。雷万春走圆场,连劈三关。羌洪上,雷万春擒羌洪。羌洪下。转场大帐。)

雷万春  (白)     升帐!

(众官兵同上。)

雷万春  (白)     将番王押了上来!

(士兵押羌洪同上。)

雷万春  (白)     唗!胆大番王。我主仁德远布,有何亏负你邦?竟敢兴兵犯界,是何道理!

羌洪   (白)     孤家兴兵占据三关,乃是你国郭老太师的约请,并非孤家的本意呀!

雷万春  (白)     可是那郭震老贼的主谋?

羌洪   (白)     正是那郭老太师的主谋。

雷万春  (白)     哼!我已然查明此事,如今你被俘遭擒,正好当面质对。我来问你:降意如何?

羌洪   (白)     嗯,老将军,虽然你今复夺三关,可是我女尚在城外扎营,尚有精兵数万,战将千员。想老将军兵微将寡,恐难以战胜我军。你若能将孤放回营去,我情愿带领人马回国,咱们两家和好,老将军你意下如何?

雷万春  (笑)     哈哈哈哈哈!

     (白)     你恐吓老夫,难道就放你回去不成!你乃被俘之人,只有帐下请降,写下降书顺表,方能放你回去;如若不降,身首异处,那时节你悔之晚矣!

     (西皮散板)  俘囚竟敢说大话,

             落网之鱼还要挣扎!

             我二子命丧你们刀剑下,

             国仇家恨岂容他!

     (白)     众将官!

     (西皮散板)  将番王绑至在标杆吊打,

羌洪   (白)     唉,慢着慢着!嗯,老将军。你看这请降之事可容孤家思忖思忖?

雷万春  (白)     容你思忖!

     (西皮散板)  请降以免动杀法!

羌洪   (白)     老将军,我若请降之后,你能即刻放孤家回国么?

雷万春  (白)     你献上降书顺表,自然放你回去。

羌洪   (白)     老将军,你可要言而有信哪!

雷万春  (白)     老夫岂肯失信于你!

羌洪   (白)     可否亲自与我松绑?

雷万春  (白)     这有何难,待我亲自与你松绑。

(雷万春与羌洪松绑。)

羌洪   (白)     老将军如此宽宏大度,我情愿写下降书顺表,归顺天朝。

雷万春  (白)     来!文房伺候!

羌洪   (白)     西辽国降表乎!

(牌子。羌洪写,递与雷万春。)

雷万春  (西皮散板)  从此两国干戈罢,

             军民欢腾定邦家。

             罢战息征歇军养马,

(家将甲上。)

家将甲  (白)     启禀老元戎:今有西辽万花公主城外讨战!

雷万春  (西皮散板)  我亲自阵前把话答。

     (白)     将他绑了!

(家将甲绑羌洪。)

羌洪   (白)     唉,老将军,为何又将孤家绑起?

雷万春  (白)     适才报道:你女儿城外讨战。为此暂将你绑到城楼,以作退兵之计,说不得屈尊你了。

羌洪   (白)     噢!是这么回事,此番见了我女,将孤家请降之事与她说明也就是了。

雷万春  (白)     如此甚好!

             众将官,带马城楼!

     (西皮流水板) 刀劈三关威名大,

             杀得辽兵胆战麻。

             番邦女,把城打,

             整齐队伍我会会她。

             旌旗招展把马跨,

(雷万春上马。)

雷万春  (西皮摇板)  城楼会会女姣娃。

(众人同下。)

【第七场】

(万花公主、八女兵同上。)

万花公主 (西皮流水板) 扬鞭催动桃花马,

             来了巾帼女豪家。

             旌旗招展威风大,

             城上儿郎听根芽:

             晓谕主将来搭话,

             若迟延把城池一马踏!

家将甲  (内白)    老元戎城楼搭话!

雷万春  (内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人马喧哗,

(雷万春上城。)

雷万春  (西皮原板)  站城楼扶垛口看一看女将姣娃。

             睁开了昏花眼观看城下,

             却不见雷鸣儿不孝冤家。

             旌旗招展风飘洒,

     (西皮流水板) 举目留神观看她。

             番邦女,不多大,

             年纪不过二九年华。

             好一似嫦娥临凡下,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跨下了一骑桃花马,

             玲珑铠甲闪光华。

             快唤头目来答话,

             我与你交锋免磕牙!

万花公主 (白)     众女兵!

     (西皮散板)  将雷鸣与我绑至城下,

(八女兵同绑雷鸣至城下。雷鸣跪。)

雷鸣   (白)     爹爹!

雷万春  (白)     奴才!

     (西皮散板)  一见奴才怒气发。

             失城池就该把忠尽,

             雷门中哪有你这贪生怕死的小冤家!

雷鸣   (白)     爹爹呀!

     (西皮散板)  还望爹爹查真假,

             至今未曾归降他。

万花公主 (白)     老将军!

     (西皮散板)  快请我父王城楼答话,

雷万春  (白)     将番王押上城楼!

(家将甲押羌洪同上城楼。)

羌洪   (白)     唉呀儿呀!

     (西皮散板)  休要攻城免厮杀。

万花公主 (白)     老将军!

     (西皮散板)  我父你子换了罢,

     (白)     我说城上的老将军,咱们这仗打不打的先不用说,您先把我父放出城来,我将你子放回,咱们来个走马换将,你意如何哪?

雷万春  (白)     住口!

     (西皮垛板)  劝你马前归顺咱。

             要与老夫动厮杀,

             开城,试试爷的好刀法!

万花公主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老将军说话口气大,

             怎不叫人怒气发!

             手执皮鞭将他打,

(万花公主以鞭打雷鸣。)

雷万春  (白)     看鞭来!

(雷万春揪羌洪。)

雷万春  (西皮散板)  你打他来我打他。

(万花公主惊急。)

万花公主 (白)     好恼!

     (西皮散板)  手使宝剑将他杀,

(行弦。)

万花公主 (白)     喂,我说城上的老将军,你呀,放回我家父王还则罢了,如若不然,我可就要杀他了!

(万花公主举剑,雷万春不睬。)

万花公主 (白)     嗳!我说你听见了没有啊?你要是还不放出我父王,我可真的要杀他了!

雷万春  (白)     你要杀就杀罢,何必这样唠叨!

万花公主 (白)     呀!

     (西皮散板)  若杀他我父王恐难保下。

雷万春  (白)     看剑来!

     (西皮散板)  番邦女子多奸诈,

             老夫面前弄狡猾。

             你杀我儿乃是假,

             老夫的青锋把你父杀!

(雷万春欲杀,羌洪惧。)

羌洪   (白)     唉唷儿啊!

     (西皮散板)  降了罢,降了罢,

             你杀他子他把为父杀!

万花公主 (白)     呀!

     (西皮散板)  父王城楼令传下,

             只得归降保唐家。

             万般无奈下战马,

(万花公主跪降。行弦。)

雷万春  (笑)     哈哈哈哈!

     (西皮小导板) 化干戈为玉帛定邦家。

(尾声。)

雷万春  (白)     开城!

(开城。雷万春、羌洪、众军兵同出城。)

雷万春  (白)     如今干戈已定,罢战息征。

             众将官!擂起得胜鼓,奏凯还朝!

(雷鸣站起,羌洪拉万花公主与雷万春揖,雷万春扶起。众人同亮相。)
(完)


浏览次数:16397 ┊ 字数:10206 ┊ 最后更新:2013年09月1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