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门街》【九、十本】

主要角色
范其鸾:外
徐文炳:小生
徐文亮:小生
史锦屏:武旦
李广:武生
楚云:小生
胡逵:副净
桑黛:武生
张谷:武丑
钱塘知县:末
杭州知府:副净
黄贵:丑
丑丫鬟:彩旦
打擂者甲:丑
打擂者乙:丑
范安:末
范保:副
邻人甲:末
邻人乙:丑
郑龙:副净
郑虎:副净
掌柜:外

情节
九、十本开幕,“范安、范保,中途逢侠客”、“张谷二次用乾坤袋,土牢内救出范丞相”、“吕纯阳仙师,命徐文亮下山打擂”、“钦差到任,杭州府、钱塘县出境迎接”、“传齐人证,范丞相亲审命案”、“赌输情急,典押铜钗”、“当铺门前,两捕役擒获巨憨”、“牛洪认供,徐文炳出狱”、“众英雄扬州大聚会”、“奉旨摆擂台,史锦屏耀武”。串演至此,即为终场。

注释
按是剧自沪上大舞台开始,逐渐风行一时。观剧一方面非常欢迎,每逢串演,卖座为之一空。所以有如此魔力者,生旦丑末,无不备具。且文武各尽其能,兼之布景新鲜,电光石火,掩映于眼帘中,如游华阴道上,有不暇转瞬之胜概,不禁矍然欢曰:观止矣。

根据《戏考》第二十七册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23.9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张谷上。)

张谷   (西皮摇板)  招英馆奉了大哥命,

             去到杭州走一程。

     (白)     俺,张谷,绰号半枝梅。奉了大哥之命,去到杭州送信。来此已是镇江地面,不免就此前往。

     (西皮摇板)  迈开大步往前进,

范安、

范保   (内同白)   走吓!

张谷   (西皮摇板)  二人慌张为何情?

(范安、范保同上。张谷推范保倒。)

张谷   (白)     嘿!你怎么走路不张眼睛?往人身上碰吓!

范安   (白)     我二人有心事在怀。壮士休要见怪。

张谷   (白)     你有什么心事?对我说说,我听听,与你分忧解愁。

范安   (白)     壮士有所不知:我名范安,他叫范保,乃是范其鸾范丞相的家将。只因我家相爷,来到镇江,下船私访那刘彪。不料被那贼看破,将我家相爷暴打了一顿,打在土牢。因此我二人跑回,要到城中报官,好搭救我相爷的性命。

张谷   (白)     嗳呀慢着。想这范老丞相此番出京,本是为查办徐二哥的冤狱而来。今日若被这刘彪害死不至紧要,我徐二哥的冤枉,怎生昭雪?我不免前去搭救与他便了。

             我说二位不必着急,你二人就在前面小庙里头等候。待我去救你家相爷,你看如何?

范安   (白)     嗳呀壮士吓!那贼府中人多势重,你一人前去恐难成功。

张谷   (白)     我自有道理,你休得多言。我去也!

(放火彩。张谷下。)

范安   (白)     看此人一转眼就不见了,想是仙家到此。我二人且到庙中等候他便了。

(范安、范保同下。)

【第二场】

(史锦屏上。)

史锦屏  (引子)    独坐绣房,习兵法,武艺无双。

     (念)     性情激烈貌娆娇,不习针黹爱枪刀。打遍天下英雄汉,方显巾帼女英豪。

     (白)     奴家史锦屏。爹爹史洪基,官居首相。奉了圣上旨意,命奴在这扬州城内,摆下百日擂台,要打遍天下的英雄。百日擂满之后,上朝复命交旨。且喜擂台造齐,不免唤出众丫鬟,一同前去。

             众丫鬟走上。

(八丫鬟同上。)

八丫鬟  (同念)    不学闺房刺绣,每日习练刀兵。

     (白)     参见小姐。

史锦屏  (白)     今日擂台造齐,随我一同前往。

八丫鬟  (同白)    遵命。

史锦屏  (西皮摇板)  老爹爹在朝中官居一品,

             奉圣命摆擂台要赌输赢。

             奴虽是闺房女武艺精通,

             论拳棒讲兵法件件都能。

             纵有那大英雄本领出众,

             奴一人也定要把他来擒。

             众丫鬟忙带路一同前进,

             同到那擂台上细看分明。

(史锦屏、八丫鬟同下。)

【第三场】

(徐文亮上。)

徐文亮  (白)     俺,徐文亮。只因那日,同兄长转回杭州,路过丹阳,一时失足,落在江中。多亏吕纯阳将我救去,带到蓬莱岛,教我全身武艺。言道我与史锦屏有姻缘之分,命我前去扬州打擂,沿途访友。不免就此前往。

     (西皮摇板)  只因失足落长江,

             幸遇仙师吕纯阳。

             传授武艺无人挡,

             奉命打擂转回乡。

(徐文亮下。)

【第四场】

(范安、范保同上。)
范安、

范保   (同白)    我二人在此等了多时,怎么还不见那人回来?莫非也被那贼擒住不成?

(张谷自桌上翻跟头下。)

张谷   (白)     你二人在此讲些什么?

范安   (白)     我二人不曾讲什么。请问壮士,吾家相爷怎么样了?

(张谷取袋。放火彩。范其鸾上。)
范安、

范保   (同白)    嗳呀相爷吓!

范其鸾  (白)     吾是怎生到此?

范安、

范保   (同白)    只因这位壮士,闻听相爷被刘贼加害,壮士就前去打救相爷,叫我二人在此等候。

范其鸾  (白)     原来如此。

             请问壮士高名上姓?

张谷   (白)     在下张谷,绰号半枝梅。

范其鸾  (白)     莫非你是神仙下界?怎么竟将老朽救出?

张谷   (白)     吾受仙人传授,有此乾坤宝袋。无论有多少人,俱能装入袋内。

范其鸾  (白)     请问恩人仙乡何处?老朽改日要登门叩谢。

张谷   (白)     在下与小孟尝李广皆是结拜的兄弟。吾要到杭州与他家中送信。吾去也!

(放火彩。张谷下。)

范其鸾  (白)     此人如同神仙一般,想是剑侠一流人物。

             范安、范保速速回船去者。

(范其鸾、范安、范保同下。)

【第五场】

(杭州知府、钱塘知县同上。)

杭州知府 (白)     朝中派了范老丞相来在钱塘审讯案件,不免前去迎接。钱塘县!

钱塘知县 (白)     在。

杭州知府 (白)     一同迎接。

钱塘知县 (白)     遵命。

(杭州知府、钱塘知县同下。)

【第六场】

(四龙套、四校尉、四刽子手、中军、范安、范保、范其鸾同上。杭州知府、钱塘知县同迎上。)
杭州知府、

钱塘知县 (同白)    (杭州府)(钱塘县)迎接老相爷。

范安、

范保   (同白)    察院伺候。

(四龙套、四校尉、四刽子手、中军、范安、范保、范其鸾同入城,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校尉、四刽子手、中军、范安、范保、范其鸾同上。范其鸾升堂。)
杭州知府、

钱塘知县 (同白)    (杭州府)(钱塘县)参见相爷。

门子   (白)     起,免,打恭。

(四龙套同喊。)

范其鸾  (白)     老夫奉命而来,特为审问徐文炳一案。速将原、被人犯一齐提到。

杭州知府 (白)     遵命。

             带徐文炳!

(禁卒押徐文炳同上。)

徐文炳  (白)     叩见老相爷。

范其鸾  (白)     你既在学的生员,为何逼杀梅氏?要从实招来!

徐文炳  (白)     生员自幼读书,焉敢持刀杀人?望大人明察呀!

范其鸾  (白)     你既不曾杀人,为何自行招出?今日尚敢翻案么!

徐文炳  (白)     嗳呀大人吓!生员那日为母有病,去至街坊兑换参苓,路过黄氏家门。正逢梅氏倾倒面水,将生员衣衫泼湿。梅氏过意不去,将生员请到她家中,代生员烘烤衣衫。当时与梅氏也不过说了三两句闲言,衣衫烘好,生员即同梅氏作别归家。次日即经本县将生员拿到,严刑审讯,说生员因奸杀死梅氏。生员再三申诉,只是县官不容,屈打承招。望求大人开恩拯救吓!

范其鸾  (白)     既然如此,这摺扇是从哪里而来?

徐文炳  (白)     这扇子是生员当日遗失在梅氏的案上。

范其鸾  (白)     看此人乃是少年书生,懦弱无力,焉能持刀杀人?

             来,将徐文炳带下去。

(禁卒押徐文炳同下。)

范其鸾  (白)     带黄贵。

(黄贵上。)

黄贵   (白)     叩见大人。

范其鸾  (白)     你妻子究竟被何人所杀,要从实招来。

黄贵   (白)     小人妻子实系徐文炳因奸所杀。现有扇子为凭。

范其鸾  (白)     住口!你那日既不在家中,定是有意卖奸。此事定是卖奸不遂,你嫁祸于人。看来就该掌嘴!

黄贵   (白)     启禀大人:那日小人因有事出外,次日清晨回来叫门不开,因此踢开了门,见妻子被人杀死。扇子一把,系徐文炳之物,因此到县鸣冤。

范其鸾  (白)     吓贵县,此事你就也太大意了。想那徐文炳乃一年少懦弱书生,纵然与梅氏有奸,将她杀死,他怎能不走大门,难道他还能飞墙越壁不成?

钱塘知县 (白)     此事是卑职糊涂。望相爷宽恕。

范其鸾  (白)     人命重案,讲什么宽恕?还不退了下去!

钱塘知县 (白)     咳,完了!

(钱塘知县下。)

范其鸾  (白)     带四邻上来。

(差役押邻人甲、邻人乙同上。)
邻人甲、

邻人乙  (同白)    叩见老大人。

范其鸾  (白)     你等既与黄贵为邻,可知他平日有不睦之人否?

邻人甲  (白)     若问梅氏倒有几分姿色,平日却不轻狂。亦未见有人与她来往。至于黄贵的仇人,小人实实不晓。但巷中有一牛洪甚不安分,每每调戏梅氏,经梅氏两次骂走。那梅氏死后第二日,这牛洪就不知去向了。

范其鸾  (白)     来,将人犯一齐带下去。

(差役押邻人甲、邻人乙同下。)

范其鸾  (白)     唤钱塘县。

四龙套  (同白)    钱塘县!

(钱塘知县上。)

钱塘知县 (白)     叩见相爷。

范其鸾  (白)     方才四邻言道:黄贵邻舍,有一牛洪。限你三日之内,务将此人拿到。如若不然,你可知朝廷王法厉害!

钱塘知县 (白)     遵命。

范其鸾  (白)     掩门!

(四龙套、四校尉、四刽子手、中军、范安、范保、范其鸾同下。)

钱塘知县 (白)     捕快走上。

(二捕役同上。)

二捕役  (同白)    叩见太爷。

钱塘知县 (白)     命你等速速捉拿牛洪到案,三日为限。若无牛洪,不但尔等的性命,就是吾也是难保!

二捕役  (同白)    遵命。

(钱塘知县下。)

捕役甲  (白)     伙计,县太爷叫咱们去拿牛洪。那牛洪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也没有见过,这个人叫我们到哪里去拿?

捕役乙  (白)     咱们把黄贵的四邻叫出来问问看。

(邻人甲、邻人乙同上。)
邻人甲、

邻人乙  (同白)    二位公差,在此做甚呐?

捕役甲  (白)     我正要问你:你们说有一牛洪,但不知此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对我们说说,我们也好去拿他去。

邻人甲  (白)     这牛洪生得身量短小,獐头鼠目,鼻凹眼圆,一见便知。

二捕役  (同白)    有劳了。

(邻人甲、邻人乙同下。)

捕役甲  (白)     这我们就好去拿他去了。咱们先往各乡镇上去访访便了。

(二捕役同下。)

【第八场】

(牛洪上。)

牛洪   (念)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叫门心不惊。

     (白)     吾,牛洪。是那日到黄贵家中,调戏他的妻子梅氏。是她不允,她要喊叫,我一时慌迫,就将她一刀杀死。将她的簪环掠了下来,逃至此地。不料这几日,赌运不佳,输了一个赤手空拳。现尚有一支金钗,不免到当铺当了,再去赌一赌。

(掌柜暗上,坐。)

牛洪   (白)     掌柜的,我这里有支金钗代我当了。

掌柜   (白)     待我给你看过。

             伙计们,这有金钗一支,看能当多少钱?

伙计   (内白)    此钗是铜的,不值钱。

掌柜   (白)     哦,是铜的,你拿了去罢。

牛洪   (白)     分明是金的,你怎么说是铜的?

(二捕役同上。)

捕役乙  (同白)    你看此人,好像是那个……

捕役甲  (白)     禁口!

牛洪   (白)     你要给我当了便罢,如若不然,你可知道俺不是好惹的!

捕役乙  (白)     你敢么是牛大哥么?

牛洪   (白)     何人叫我?

捕役甲  (白)     你黄家的事犯了。

捕役乙  (白)     随我们同走罢。

牛洪   (白)     什么王家李家,我不晓得呀!

捕役甲  (白)     你休得抵赖。随我们去罢!

(二捕役拉牛洪同下。)

【第九场】

(四龙套、四刽子手、范安、范保、范其鸾同上。)

范其鸾  (西皮摇板)  有黄贵诬告那徐文炳,

             义仆福禄去叩阍。

             圣上差吾来查讯,

             因此来到杭州城。

             昨日细盘问,

             命人去把牛洪擒。

             且把法堂进,

             待等凶徒定罪名。

(钱塘知县上。)

钱塘知县 (白)     启禀老相爷:牛洪已拿到了。

范其鸾  (白)     带上来。

钱塘知县 (白)     将牛洪带上来。

(二捕役押牛洪同上。)

牛洪   (白)     叩见大人!

范其鸾  (白)     胆大牛洪,你是怎生将梅氏杀死,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牛洪   (白)     小人乃是一个良民。梅氏之事,小人一概不知。

范其鸾  (白)     看你这厮,绝非良善之辈。不用大刑,谅你不招。

             来,扯下去打!

(二捕役同打牛洪。)

二捕役  (同白)    一十,二十,三十,四十。

范其鸾  (白)     问他有招无招?

牛洪   (白)     有招。

范其鸾  (白)     一一招来。

牛洪   (白)     大人容禀:小人本是一个贼人,所犯之案,亦不记其数了。只因与梅氏对门居住,看她生得美貌,用言语调戏于她,被梅氏骂了一顿。是小人怀恨在心。那日在门前站立,见黄贵买得酒菜归家,晚间又行出去。是小人动了贪心,夜间带了一把钢刀,扒上楼去。见梅氏手持摺扇,自言自语道:好一个徐公子。小人听得此言,就进入房中要同梅氏求欢。怎奈她执意不允,她就要喊叫。小人一时情急,就将她一刀杀死。将她的头上钗环取下,从房上跳将下来。又恐旁人知道,逃出城去。今日被大人捉拿,也是小人恶贯满盈了。这就是亲口实供。

范其鸾  (白)     你句句俱是实言么?

牛洪   (白)     句句实言。

范其鸾  (白)     来,叫你画供。

(牛洪画供。)

范其鸾  (白)     来,带黄贵。

(差役引黄贵同上。)

差役   (白)     叩见大人。

范其鸾  (白)     大胆黄贵,自行卖奸,反要诬告好人。这有铜簪一支,你可认得?

黄贵   (白)     这是小人妻子的簪子。

范其鸾  (白)     本当将你重责,姑念你妻被杀,从宽饶恕。

             将他赶了出去!

(黄贵下。)

范其鸾  (白)     带徐文炳。

(差役押徐文炳同上。)

徐文炳  (白)     参见老相爷。

范其鸾  (白)     正凶已获,将你的功名复还。下堂去罢。

徐文炳  (白)     多谢恩相。

(徐文炳下。)

范其鸾  (白)     牛洪按律应斩,暂且寄监,秋后处决。

(差役押牛洪下。)

范其鸾  (白)     待老夫将此案口供敍明,回京复命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场】

(李广、楚云、广明、胡逵、桑黛同上。)

李广   (唱)     英雄聚会招英馆,

             仗义疏财把名传。

             结交天下英雄汉,

             练习武艺十八般。

             吾命张谷回家转,

             为何不见转回还?

             心中焦燥常挂念,

             大家一同谈论兵权。

(张谷上。)

张谷   (唱)     一步儿来在招英馆,

             见了大哥把话言。

     (白)     大哥,众位兄台。

李广   (白)     贤弟请坐。

张谷   (白)     有坐。

李广   (白)     愚兄正在此盼念,不知贤弟为何去了许多日期?

张谷   (白)     大哥有所不知:小弟路过镇江地面,偶遇二人慌慌张张。是小弟再三盘问于他,原来是范其鸾范老丞相的家将。他言道他家相爷到刘家庄前私访,刘彪贼子看破,将范丞相暴打一顿,囚在土牢之中。小弟闻言十分可恼。

李广   (白)     你就该前去搭救的才是。

张谷   (白)     谁说不是呐。是小弟去到刘贼府中,将范相藏在了乾坤宝袋之中,救出府来。我可就到了杭州见了伯母,且喜家下大小平安无事。我因为徐二哥官司的事放心不下,就在杭州住了几日。现时徐二哥的冤枉已经昭雪明白,放回家中。所以小弟今日才得回来。

李广   (白)     原来如此。徐贤弟官司已完,谢天谢地。

楚云、
广明、
胡逵、

桑黛   (同白)    当谢天地。

李广   (白)     后面备酒,大家畅饮。

楚云、
广明、
胡逵、
桑黛、

张谷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史洪基上。)

史洪基  (引子)    当朝一品,位列三台。

     (念)     调和鼎鼐燮阴阳,专权乱政在朝堂。暗同刘瑾结为党,要谋大明锦家邦。

(院子暗上。)

史洪基  (白)     吾史洪基,官拜当朝首相。女儿史锦屏,武艺高强。前奉圣命,在扬州摆下百日擂台,要招募天下的英雄,谋篡大明天下。

             来!

院子   (白)     有。

史洪基  (白)     唤郑龙、郑虎进见。

院子   (白)     郑龙、郑虎走上。

(郑龙、郑虎同上。)
郑龙、

郑虎   (同念)    我本英雄好汉,身在相府门前。

     (同白)    参见相爷。

史洪基  (白)     罢了。

郑龙、

郑虎   (同白)    唤小人进见,有何吩咐?

史洪基  (白)     你家小姐在扬州摆下百日擂台,今当开擂之期。是我放心不下,命你前去伺候。倘若有能人到来,你二人必须要帮助小姐。

郑龙、

郑虎   (同白)    遵命。

(郑龙、郑虎同下。)

史洪基  (白)     看他二人前去,听候回音便了。

(史洪基下。)

【第十二场】

(李广、张谷、桑黛、楚云、胡逵、广明同上。)

李广   (唱)     豪杰威名天下震,

             一同去看史锦屏。

     (白)     众位贤弟请了。

张谷、
桑黛、
楚云、
胡逵、

广明   (同白)    请了。

李广   (白)     今日史锦屏开擂之期,你我前去一观。

楚云   (白)     小弟此番到了擂台之上,定要将史家丫头打下擂来,叫她知道我楚云之厉害。

李广   (白)     贤弟,史锦屏虽是奸贼之女,为人却与她父大不相同。况且此次摆擂,又是奉命而来。倘若贤弟打她不过,岂不是一世英名尽付流水?

楚云   (白)     大哥说哪里话来。小弟此番前来,原为的是打擂。吾兄为何再三拦阻?

李广   (白)     那史锦屏乃一女流,贤弟就便将她打下擂来,也无有什么体面。倒不如不上台为是。

张谷   (白)     大哥与楚贤弟也不必争论,等到了擂台看事行事便了。

李广   (白)     言之有理。就此前往。

     (唱)     大家一同往前进,

张谷、
桑黛、
楚云、
胡逵、

广明   (同唱)    去到擂台看分明。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四下手、八女兵、史锦屏同上。)

史锦屏  (唱)     将身来在擂台上,

             尊声众位听端详。

(李广、张谷、桑黛、楚云、胡逵、广明同上,四游人同随上。)

史锦屏  (白)     众位听者:奴家史锦屏,乃是当朝首相史洪基之女。奉了圣上旨意,在扬州摆下百日擂台,要挑选天下的英雄,同保大明社稷。若有能人,请上台来,与奴较量一二。

丑丫鬟  (白)     启禀小姐:天气尚早,打擂的还没有来呐。小姐请到后面歇息歇息罢。

史锦屏  (白)     若有打擂的到来,速速通报。

(史锦屏下。二打擂者同上。)

打擂者甲 (白)     走吓!

             来此已是,待你上去先打一回。

打擂者乙 (白)     你先上去。如打不过她,我且上去。

打擂者甲 (白)     待吾先上。

(打擂者甲飞脚上,与丑丫鬟打。丑丫鬟打打擂者甲下。打擂者乙上台,打。丑丫鬟打打擂者下。)

广明   (白)     看这个丑丫头,十分猖獗。待洒家收拾他。

(广明上台,打丑丫鬟倒。)

丑丫鬟  (白)     有请小姐!

(史锦屏上,起打。史锦屏打广明下。胡逵上台,起打。史锦屏打胡逵下。桑黛上台,打对手,扯打。)

四游人  (同白)    天气不好,雨来了!

李广、
张谷、
楚云、
胡逵、

广明   (同白)    雨来了!

(史锦屏托桑黛拳。)

史锦屏  (白)     天降大雨,我等明日再来比试如何?

桑黛   (白)     明日再与你见个高下。

史锦屏  (白)     来者?

桑黛   (白)     君子。

史锦屏  (白)     不来?

桑黛   (白)     不来是小人。请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16 ┊ 字数:7443 ┊ 最后更新:2020-06-0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