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门街》【三、四本】

主要角色
李广:武生
徐文炳:小生
徐文亮:小生
洪锦:净
洪母:老旦
史逵:丑
张谷:武丑
牛洪:副净
太白金星:末
傅璧芳:武生
洪锦云:旦
马骜:副净
马院子:丑
酒保:丑
钱氏:旦

情节
三、四本开幕,史洪基之子史逵,与小孟尝李广有隙(原书所载:洪锦与妹锦云误投史宅,史宅欲掠洪锦云,为李广救出,因此怀恨)。听门客万事通之言,计诱李广及徐文炳、徐文亮兄弟二人,往游西湖。以下接演“洪锦舟泊镇江,夜半失物,江都县衙门报捕”、“李广玉皇阁捉妖,太白金星现形,柳星送盔甲”、“洪锦当街卖艺,杀死地棍马骜,犯案收监”、“李广酒楼会饮,结识广明和尚”、“刘彪强抢钱小姐”、“张谷说明来历,试演遁法”、“旅店主暗施毒计,洪夫人堕入江心”、“傅璧芳下山,洪夫人遇救”等情节。

根据《戏考》第二十七册整理

录入:戊戌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9.7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史逵上。)

史逵   (引子)    身居相府,最喜吃着嫖赌。

     (念)     我父当朝首相,在家独霸一方。好骑高头大马,专爱美貌娇娘。

     (白)     在下,史逵。我父史洪基,官居宰相。是我在这杭州居住。只因那日有个洪锦,带着他的妹子,到间壁李广家中求帮,错投到我的府中。是我看他的妹子,长得十分美貌,正要同他结亲,不料李广,来到我家,大闹一场。我母亲就叫他把那女子领了去了。可惜一段美满姻缘,竟被他打散。我心中实在不平。

(四青袍同暗上。)

史逵   (白)     总要想个主意,害了这李广,方洩我心头之恨。

             小子们!

四青袍  (同白)    有。

史逵   (白)     有请万先生。

四青袍  (同白)    请万先生。

(万事通上。)

万事通  (念)     日与公子陪伴,胸中诡计多端。

     (白)     大爷在上,这厢有礼。

史逵   (白)     万先生请坐,请坐。

万事通  (白)     有坐。唤学生出来,有何吩咐?

史逵   (白)     只因李广,打散了我一桩亲事,十分可恼。我要请先生,替我想一个主意,害了这李广才好。

万事通  (白)     学生到有一计在此。

史逵   (白)     有何妙计?

万事通  (白)     此处西湖之上,有一伏魔庵,极其幽雅,后面有一座玉皇阁,阁中常出妖怪,每每伤人。庵内和尚,请了多少法术之人,总不能降了此妖。今日大爷差人,请李广同那徐家的兄弟二人,游玩西湖风景。再用酒将他灌醉,以言语激动于他:叫他住在阁内,自投罗网,前去捉妖,必定为妖物所害。此计如何?

史逵   (白)     好。

             来呀!

(丑院子上。)

丑院子  (白)     有。

史逵   (白)     拿我名帖,去隔壁请李公子,并二位徐公子,明日同到西湖游玩。

丑院子  (白)     遵命。

(丑院子下。)

史逵   (白)     正是:

     (念)     一边设下香饵钓,

万事通  (念)     哪怕鱼儿不上钩!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李广上。)

李广   (引子)    簪缨世胄,仗侠义,性喜交游。

     (念)     侠义英雄志气昂,全身武艺世无双。要把天下英雄访,准备皇家作栋梁。

     (白)     俺,李广。绰号小孟尝,祖居杭州。我父在朝为官,不幸去世。是我练就全身武艺,结交天下英雄,这且不言。只因前月,有一英雄,名叫洪锦,带同他母女,来到杭州寻访于我,不料误投隔壁史府。可恨史逵,见洪锦妹子,十分美丽,他就想成亲。是俺闻知,去至那里,与他大闹一场,将洪锦兄妹领回,就与洪锦结为兄弟。是他母感俺恩情,就将他女儿许配于俺。是他要回淮安,昨日已送他们上船去了。看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去到徐府走走。

(徐文炳、徐文亮同上。)
徐文炳、

徐文亮  (同西皮摇板) 弟兄二人朝前往,

             一同去访小孟尝。

     (同白)    来此已是,待我二人进去。

             呀,李大哥!

李广   (白)     愚兄正要访你二人,不料二位贤弟倒来了。请坐。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请坐。吓,李大哥,看今日天气清和,你我何不到西湖游玩一回?

李广   (白)     愚兄奉陪。

(丑院子上。)

丑院子  (白)     来此已是,门上有人么?

(院子上。)

院子   (白)     何事?

丑院子  (白)     有一名帖,我们大爷,请你们大爷到西湖饮酒。

院子   (白)     候着。

             启公子:史公子遣人,请公子西湖饮酒。

李广   (白)     唤他进来。

院子   (白)     我家公子唤你。

丑院子  (白)     叩见李大爷。

李广   (白)     我且问你:你家公子,今日所请的都是什么人?

丑院子  (白)     就是公子,同徐家二位公子。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还有我弟兄二人么?

丑院子  (白)     正是。

李广、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你对你家主人言道:我等随后即到。

丑院子  (白)     是。

(丑院子下。)

李广   (白)     二位贤弟,想那史逵,我与他夙无来往。今日相邀,不知为了何事?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想是他因洪锦兄之事,改过自新,今日与我等陪礼,也未可知。

李广   (白)     既然如此,你我就一同前往。

     (西皮摇板)  三人一同去赴宴,

徐文炳、

徐文亮  (同西皮摇板) 去到西湖走一番。

(李广、徐文炳、徐文亮同下。)

【第三场】

(牛洪引四光棍同上。)

牛洪   (念)     自幼生来胆大,专做水中生涯。

     (白)     俺,牛洪,绰号黑夜鼠。专在水面上,盗窃过往行船。看天色不早。

             伙计们,走到江岸,寻些买卖去呀!

四光棍  (同白)    走!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水手引洪母、洪锦云、洪锦同上。)

洪锦   (白)     船家,开船呐!

(〖吹牌子〗。)

四水手  (同白)    来此已是镇江,将船停了。

洪锦   (白)     此地已是镇江。船家,上岸打些酒来,我要痛饮一回。

(水手甲下船,持酒上船。)

水手甲  (白)     酒到。

洪锦   (白)     母亲妹子,饮上一杯。

洪母   (白)     来到镇江,倒是一个热闹所在。

     (西皮原板)  有老身坐舟中推窗观望,

             不想我今日里又到镇江。

             只听得两岸上人声喧嚷,

             抬头见半钩月掩迎船舱。

     (白)     天已不早,安眠了罢。

洪锦   (白)     我也困倦了。

(洪锦、洪母、洪锦云、四水手同睡。牛洪领四光棍同上,烧闷香,偷箱笼,下船跑。四水手同起。)

四水手  (同白)    舱门怎么开了?嗳呀,不好了,有贼了。

             洪公子醒来!

洪锦   (白)     何事惊慌?

四水手  (同白)    船上失了盗了!

洪锦   (白)     待我看来。不好了!

洪母   (白)     嗳呀儿吓,你我行囊,均被贼人偷盗,如何是好?

洪锦   (白)     事到如今,母亲不必着急,且请下船,同至店房。待孩儿到县中报案便了。

洪母   (白)     咳,这是从哪里说起!

(众人同下。)

【第五场】

(四皂役、县官上。)

县官   (念)     做官不在大小,只要赚钱就好。

(洪锦上。)

洪锦   (白)     冤枉!

皂役甲  (白)     有人喊冤。

县官   (白)     叫他进来。

皂役甲  (白)     叫你进去。

县官   (白)     你有什么冤枉?

洪锦   (白)     我名洪锦。随同母亲妹子去往淮安,来在镇江。夜晚舟中被盗,将行李尽行偷去。这有失单一纸呈上,请太爷速速拿人,追寻衣物。

县官   (白)     自从我到任以来,并无人报过盗案。你今日这单子上,失了这许多物件,莫非你要讹诈本县不成?

洪锦   (白)     这个官儿,说话真真的奇怪。

             启禀太爷:想俺洪锦,也是宦门子弟,深知礼义,焉能讹诈县官?实实被贼人盗去衣物。望求太爷,拿获盗贼,感恩不尽!

县官   (白)     你叫我替你拿人,你将这贼的名姓说出,或者你将贼人带上堂来,我也好与你责办呢!

洪锦   (白)     咿,天下竟有如此的糊涂官儿!我若是知道此贼的名姓,将他拿住,我又何必叫你与我责办?真道岂有此理!

县官   (白)     你这人,真真胆大!竟敢在公堂之上,同我质辩。

             来,与我赶了出去!

(四皂役同扯洪锦,被洪锦打倒。)

皂役甲  (白)     启太爷:此人失了物件,既来报案,太爷理当与他拿人才是。

县官   (白)     如此说来,是应当本县与他拿人的?

             那一汉子,你暂且回去,待本县差人,代你捉拿盗贼就是。退堂!

洪锦   (白)     呸!我把你个囚攮的,世间之上,竟有如此糊涂官员!嘿,也是我洪锦,时运所感,偏偏遇着这等人,待我且回店房便了!

(洪锦下。)

【第六场】

(四青袍、丑院子、史逵、万事通同上。)

史逵   (白)     来此已是西湖,一同到伏魔庵去者。

             到了。怎样这般时候,还不见李、徐诸人到来?

万事通  (白)     想必来也!

(李广、徐文炳、徐文亮同上。)

李广   (唱)     出离了涌金门用目观望,

             有桃红和柳绿山色湖光。

徐文炳、

徐文亮  (同唱)    树林茂修竹幽真堪游赏,

             来至在伏魔庵勒住丝缰。

李广   (白)     来此已是,我等下马进去。

史逵   (白)     来了,来了,三位请坐!

李广、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请坐。史兄相召,不知有何见谕?

史逵   (白)     今日一来请三位游玩美景,二来前月冒渎尊颜,特来陪礼。

李广   (白)     我等乃是道谊之交,何言陪礼。

史逵   (白)     将酒宴摆下。

             三位仁兄,请酒!

李广、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请!

史逵   (白)     闻听仁兄,武艺出众,天下驰名,真真令人可羡!

李广   (白)     岂敢。

史逵   (白)     今日得与三位畅饮,可谓三生有幸。你我今日,作竟夜之游,你看如何?

万事通  (白)     慢来,慢来,此事断断不可。

史逵   (白)     万先生,为何拦阻吓?

万事通  (白)     只因此处,有一玉皇阁,阁内出了妖精,夜间常常害人。我等何必在此冒险吓?

李广   (白)     想这清平世界,朗朗乾坤,哪里有什么妖怪?就有妖怪,俺李广何惧!

万事通  (白)     妖精要吃人的,不可儿戏呀!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既然如此,我等还是要早些回去的为是。

史逵   (白)     我倒不知此处有妖怪,早知如此我们也就不来了。

李广   (白)     你等胆量,未免也就太小了!俺李广不才,偏要试试这妖怪的厉害也!

     (唱)     说什么妖怪把人伤,

             在筵前怒恼我小孟尝。

             我一人要把妖精挡,

             管叫它宝剑下一命身亡。

     (白)     众位不必拦阻,俺李广一人,就在玉皇阁上安歇。你等在此等候,俺今晚定要除此妖魔!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李大哥,我等还是回去的好。

李广   (白)     俺若不捉此妖怪,誓不进城!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大哥既不进城,我等焉能回去?

史逵   (白)     李兄既有此豪气,小弟也要在此奉陪。

李广   (白)     老道哪里?

(道士上。)

道士   (白)     叩见公子。

李广   (白)     玉皇阁今在何处?带我前去。

道士   (白)     那阁上有妖怪,公子是去不得的。

李广   (白)     休要多言,带路!

(道士引李广同下。)

史逵   (白)     我等同至后面,等候李兄便了。请!

(史逵、徐文炳、徐文亮、万事通、四青袍、丑院子同下。)

【第七场】

(道士引李广同下。〖牌子〗。)

李广   (白)     退下!

(道士下。)

李广   (白)     看这玉皇阁上,倒也宽敞干净。待我打睡一时,再作道理。

     (二黄原板)  瞧楼上打过了二更鼓响,

             来在了玉皇阁自己思量。

             杭州城谁不知英雄李广,

             今日里我定要把妖来降。

(〖内打三更鼓〗。李广睡。柳仙上。)

柳仙   (白)     胆大李广,你为何占了我安身之处?休走,看叉!

(李广持剑砍。)

李广   (白)     妖怪休得无礼,看剑!

(李广、柳仙对打。李广倒。放烟火。柳仙下。太白金星上。)

太白金星 (白)     星君休得动怒,俺在此。

李广   (白)     你是何人?敢是妖怪所化?休走看剑!

太白金星 (白)     吾非妖怪,乃太白金星是也。

李广   (白)     原来是太白星君,李广不知,多多有罪。请问星君,方才那妖怪,往哪里去了?

太白金星 (白)     方才所见,并非妖怪,乃是吕纯阳遣他的弟子柳仙,前来与星君送盔甲来的。

             柳仙走上。

(柳仙捧盔甲上。)

太白金星 (白)     此乃是星君的盔甲,日后定建大功,扶保大明天下。这有画图一卷,若遇英雄剑客等,只要图上有形者,即可与他结为兄弟。如史、刘两家,每每设奸计害你,须要留心,日后就要在他二人身上立功。吾去也!

(太白金星手扑,李广睡。太白金星下。徐文炳、徐文亮、史逵、万事通同上。)

史逵   (白)     天已明了,为何不见李兄动静?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你我同去看来。

             他还在此酣睡。

             李大哥醒来!

李广   (二黄导板)  太白星他对我细说一遍,

     (二黄摇板)  又只见盔和甲摆在面前。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大哥可曾遇着妖怪?

李广   (白)     哪里有什么妖怪,乃是吕纯阳差柳仙与吾送来盔甲,以备日后征战。二位贤弟请看。

史逵   (白)     李兄真是胆大福大。今日得了盔甲,又除了此处妖怪,令人佩服!

李广   (白)     以后到要请你打听,哪里若有妖怪,举荐几处。俺也可以多得几副盔甲。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我等回去罢。

李广   (白)     史兄,如有妖怪之处,还望留神。昨日叨扰,多谢了!

     (西皮摇板)  辞别二位忙上马,

             诡计怎能害某家。

(李广、徐文炳、徐文亮同下。)

史逵   (西皮摇板)  画虎不成反类犬,

万事通  (西皮摇板)  倒叫我二人无有话言。

(史逵、万事通同下。)

【第八场】

(洪母、洪锦云同上。)

洪母   (唱)     母子们困至在招商店,

             不知何日回家园?

(洪锦上。)

洪锦   (念)     英雄被困运不通,谁知到处遇灾星。

     (白)     参见母亲!

洪母   (白)     罢了,一旁坐下。

洪锦   (白)     谢母亲!

洪母   (白)     你我母子,遭困店房,如何是好?

洪锦   (白)     待孩儿去至街坊走走,倘若遇着三朋四友,也未可知。

洪母   (白)     我儿要早去早回。

(洪母、洪锦云同下。)

洪锦   (白)     待我到大街之上走走。

     (唱)     出得店门用目望,

             只见街前闹嚷嚷。

     (白)     且住!想我洪锦,时运不至,困顿在此,无有银钱度日。不免在这街头卖艺,耍上一套拳,讨得几百铜钱,也好糊口。

(四百姓同暗上。)

洪锦   (白)     吓,列位请了!俺姓洪,乃是沧州人氏。只因我母子兄妹三人,欲往淮安,不料在舟中被盗,衣物尽行失去,困在店房,缺少银钱。今在此地,打上几套拳,请列位帮助帮助。待某现丑了!

(洪锦打拳。四百姓同喝彩,同助钱。)

洪锦   (白)     多谢列位,待某再敬上一套。

(马院子引马骜同上,马骜看。)

马骜   (白)     呔!大胆凶徒,既然卖艺,难道还不知这里的规矩?一不送礼,二不挂号,竟敢在此胡为,你可知道你马大爷的厉害?

洪锦   (白)     俺卖俺的艺,并不干你甚事,你为何在此拦阻?

(四百姓同退下。)

洪锦   (白)     是何道理?

马骜   (白)     俺姓马名骜,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我这靴尖一动,管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洪锦   (白)     你休得胡言。你招打!

(马骜拔剑砍,洪锦夺剑杀马骜死。)

马院子  (白)     你竟敢将我家大爷杀死,你是何人?

洪锦   (白)     好汉做事好汉当,岂能连累旁人。走,到官任罪!

马院子  (白)     真不含糊,是好汉子!走走!

(马院子拉洪锦同下。)

【第九场】

(张谷上。)

张谷   (西皮摇板)  山上奉了师父命,

             杭州去访孟尝君。

     (白)     俺,张谷,绰号半枝梅。自幼曾拜东方老祖为师,练就全身武艺,并学会五遁三除,隐身藏形法术。今奉师父之命,叫我下山,投访小孟尝李广。路过镇江,打救钱小姐性命。又赐我乾坤宝袋一个。看天色不早,就此前往,

     (西皮摇板)  习就五遁隐身法,

             去到镇江救娇娃。

(张谷下。)

【第十场】

(李广、徐文炳、徐文亮同上。)

李广   (西皮摇板)  三人来在镇江口,

徐文炳、

徐文亮  (同西皮摇板) 抬头只见江天楼。

李广   (白)     江天一览楼。好一座酒楼,你我前去,沽饮几杯。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请!

李广   (白)     酒保!

(酒保上。)

酒保   (念)     隔壁三家醉,开坛十里香。

     (白)     三位敢么是吃酒的吗?

李广   (白)     正是。

酒保   (白)     请到楼上坐。

(李广、徐文炳、徐文亮、酒保同上楼。)

李广   (白)     取好酒。

酒保   (白)     是。

             伙计们,好酒一壶!

             酒到。

李广   (白)     二位贤弟请!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大哥请!

(广明上。)

广明   (白)     酒保,酒保!

(酒保上。)

酒保   (白)     大师父敢是吃酒么?

广明   (白)     正是吃酒的。

酒保   (白)     楼上坐。

(广明、酒保同上。)

广明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好酒一壶。

             酒到。

(李广看广明。)

李广   (白)     二位贤弟,看此和尚,倒有些英雄气概。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只是卤莽些。

(李广、徐文炳、徐文亮同看广明。)

广明   (白)     吠,洒家在此饮酒,你等三人,看俺则甚?

李广   (白)     你吃你的酒,俺吃俺的酒,两不相干,你何出此言?

广明   (白)     洒家饮酒,就不许人来看我。若再看我,定将你的眼睛挖下来泡酒喝!

李广   (白)     这倒可笑!你不看我,怎知我来看你?

广明   (白)     胆大狂徒,小小年纪,就敢如此无礼!你招打!

(李广扯广明臂。)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你这个和尚,妄自逞能,你可知天下英雄不少?

广明   (白)     洒家倒不知道有什么英雄,就有英雄,也不在洒家的眼内。除非是杭州李广,还可以算个英雄!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你既知李广,你可曾见过此人?

广明   (白)     见倒未曾见过。

徐文炳、

徐文亮  (同白)    这就是李广。

广明   (白)     你休来哄我,李广是条好汉,哪能是这样书生模样?你招打!

(李广点广明,广明伸臂不动。)

广明   (白)     你当真是李广?

李广   (白)     正是。

广明   (白)     如此我到莽撞了!

(李广拂广明。)

广明   (白)     冒渎尊颜,望乞恕罪!

李广   (白)     岂敢,大家请坐。

广明   (白)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李广   (白)     如蒙见爱,愿结金兰之好。

广明   (白)     如此,待小弟拜过!

李广   (白)     请问法号?

广明   (白)     洒家名叫广明,绰号铁头和尚,乃山西人氏。只因在寺中,打杀人命,因此被师父赶出。

李广   (白)     原来如此。请酒!

(四下手、四英雄背钱小姐同上,同跑下。)

李广   (白)     楼下为何这样喧哗?

             酒保快来!

(酒保上。)

酒保   (白)     什么事呀?

李广   (白)     我且问你,这楼下何事喧哗?

酒保   (白)     是你老人家不知道,待我告诉与你:我们这儿有一刘彪,乃是太监刘瑾的干儿子,人称他为小千岁。此人乃是酒色之徒,擅抢人家的妇女。方才他又带领多人,在河岸上抢了钱家的小姐去了。

广明   (白)     竟有这等事?待洒家赶上前去!

(李广拦。)

李广   (白)     且慢!他那里人多势众,你一人焉能是他们的对手?

广明   (白)     难道就罢了不成?

李广   (白)     你我一同前走,看个明白。

李广、
徐文炳、
徐文亮、

广明   (同白)    请!

(李广、徐文炳、徐文亮、广明同下楼。钱氏上。)

钱氏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奔,

李广   (西皮摇板)  抬头只见一妇人。

     (白)     那一妇人,为何啼哭?

钱氏   (白)     奴家钱氏。不知哪里来了一伙强人,将我女儿抢了去了!

李广   (白)     原来就是钱夫人,我等正要打救你的女儿。

钱氏   (白)     既蒙诸位打救我女儿,就请寒舍一叙。

李广   (白)     头前引路。

(众人同转场。钱院子上。)

钱氏   (白)     请列位厅前待茶。

李广   (白)     夫人请至后面。

(钱氏下。)

李广   (白)     大家必须想一妙计——

(张谷上桌,看。)

李广   (白)     打救钱小姐。

张谷   (白)     要打救钱小姐,非得我老五不可!

李广   (白)     吓,空中何人讲话?你是仙是鬼,速速讲来!

张谷   (白)     我非仙非鬼,我是一人。

李广   (白)     你既是人,在何处讲话呀?

张谷   (白)     我在梁上呐。我下来啦!

(张谷翻跟头下桌。)

李广   (白)     请问壮士,贵姓高名?

张谷   (白)     在下姓张名谷,乃金陵人氏。曾拜东方老祖为师,练就一十八般武艺,还会五遁三除,隐身藏形之术。今奉师父之命,前来寻访李大哥。倘能将小弟做为第五个盟弟,钱小姐之事,全在我一人身上。

李广   (白)     既蒙见爱,情愿结为金兰。

张谷   (白)     如此受小弟一拜。

李广   (白)     大家一拜!但不知贤弟,怎样打救钱小姐?

张谷   (白)     这有何难,我师父曾赐于我乾坤宝袋一个,慢说是钱小姐一人,就是十人百人,也可以装得了。

李广   (白)     既然如此,贤弟要快快前去才好。

张谷   (白)     如此,我就告辞了!

     (西皮摇板)  摇身一摆入土遁,

(放火彩。张谷下。)

李广   (西皮摇板)  红光一道不见了人。

     (白)     看张谷一去,必然成功,你我就在此等候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洪母上。)

洪母   (西皮摇板)  我儿游街未回转,

             倒叫老身挂心间。

(店小二上。)

店小二  (白)     老太太,大事不好啦!

洪母   (白)     何事惊慌?

店小二  (白)     你的少爷在大街卖艺,遇见我们这里一位土豪,名叫马骜。他二人一时争斗起来,你的少爷把马骜杀死。拿到当官,收监入禁,大约不久就要正法啦!

洪母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听说我儿杀死人,

             不由老身吃一惊。

             回头便把店主人问,

             快想妙计救儿身。

     (白)     店主人呐!我儿遭此大祸,望求你想一妙计,打救吾儿才好!

店小二  (白)     要救你的儿子,这件事可是不容易。依我看来,莫若我同你去到监中,见了你的儿子,商议商议。看有什么法子想想,倒是正理。

洪母   (白)     如此就烦店主人,带我前去。

店小二  (白)     好,我就同你前去。

洪母   (白)     待我到后房,收拾收拾。

(洪母下。)

店小二  (白)     慢着。我想他们自到我的店中,终日赊欠,一文无有。不免将她引到江边,将她推入江内,回来把她的女儿卖了,岂不是大大的一注财?我就是这个主意!

(洪母上。)

洪母   (白)     店主人走吓!

店小二  (白)     走,走,走!

洪母   (西皮摇板)  这才是大祸从天降,

             我儿无故遭祸殃。

(洪母、店小二同下。)

【第十二场】

(二水手、四英雄、傅璧芳同上。)

傅璧芳  (白)     众水手,开船!

(二水手撑船,众人同转场。)

傅璧芳  (白)     俺,傅璧芳,绰号小罗成。在清江青云山为王。吾有两位表兄,一名左龙,一名左虎,俱有万夫不当之勇。只因这江都县知县,乃是一个贪官。吾三人要去打劫他的仓库,以作山寨之用。二位兄长前去打探路径,吾不免就此前往。

             呔,开船呐!

(〖吹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洪母随店小二同上。)

洪母   (西皮摇板)  急忙迈步往前赶,

             不觉来到大江边。

     (白)     店主人,我们怎样来到大江边了?

店小二  (白)     老太太,你不知道,我们这江里,有件奇怪事。

洪母   (白)     什么奇怪事?

店小二  (白)     我们这儿的老鹳,全在江里头飞。你不信,你去看看!

洪母   (白)     在哪里?

(店小二推洪母。)

店小二  (白)     在这儿呐!

(洪母落水,下。)

店小二  (白)     把她推下去啦,我就此回店,将她女儿卖了,正是:

     (念)     世间无好事,就怕遇见好人。

(店小二下。)

【第十四场】

(二水手、四英雄、傅璧芳同上。)

傅璧芳  (西皮摇板)  站立船头来观定,

             只见水中有人形。

     (白)     看水中好像冲来一人。

             水手,快快打捞上来!

(二水手同救洪母。)

傅璧芳  (白)     老妈妈醒来!

洪母   (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唤,

     (唱)     又只见众人在面前.

     (白)     多谢众位老爷打救之恩!

傅璧芳  (白)     那一老妈妈,因何投江欲死?要慢慢讲来。

洪母   (白)     众位老爷容禀!

     (西皮摇板)  母子三人困店房,

             我儿洪锦又把人伤。

             指望到监中把儿望,

             谁知店主人起不良。

傅璧芳  (白)     原来,是洪锦兄之母,小侄不知,多多有罪。

洪母   (白)     请问壮士,高名上姓?

傅璧芳  (白)     在下傅璧芳,人称小罗成。

洪母   (白)     原来是傅大爷!

傅璧芳  (白)     伯母请至后面,待小侄等候二位表兄回船,定要打救洪兄出狱。

洪母   (白)     倘能救了吾儿性命,老身感恩不尽!

傅璧芳  (白)     众水手将船拢岸!

(〖吹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79 ┊ 字数:9537 ┊ 最后更新:2019-04-1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