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挡幽王》(一名:《焚烟墩》)

主要角色
申伯侯:老生
周幽王:净
大将:副净

情节
依据剧本述说,周幽王为犬戎所逼,弃镐京出走,欲投鲁国,为恢复之计。道经骊山,被申侯领兵拦阻,屡数幽王昏愤之事,声色俱厉,且命军卒将幽王捉拿,以泄私愤。幽王不敢与争,再三央告,始得放行。

注释
按《东周列国志》说部,幽王宠信褒姒,废申后,黜太子宜臼,无端举烽火征兵,以博褒姒之一笑。国舅申侯,欲昭雪申后、太子之冤,上疏直谏,适触幽王之怒,命虢石父兴师,讨申侯之罪,申侯侦知之,自虑无力抵抗,乃求助于犬戎,借兵以伐周。犬戎主自将而来,申侯节制不住,攻破镐京,诸侯曾受幽王之戏弄,勤王之兵,无有至者。郑桓公保护幽王出奔,犬戎主追及于骊山之下,遂弑幽王,而桓公亦战死。说部所载,与正史上无甚差别,较之剧本,大不相同,编排者必欲如此之改头换面,实不知其有何用意。然是剧以须生唱工为重头,苟其声调高亢,则趣味不在事实之中。枥老前在北京,曾见程长庚演唱,颇有余音缭绕之逸致。近今沪上各舞台,凡有名誉之艺员,大约均非擅长于是剧者,所以未之有见。

根据《戏考》第二十四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焚烟墩》(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集:范叔年藏本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大吹场,四龙套、四大铠、二将、申伯侯同上。)

申伯侯  (引子)    统领雄兵,满腹经纶,声明振,神鬼皆惊,独把边疆镇。

     (念)     列国纷纷起战征,不分昼夜动刀兵。分茅列土强争胜,共图霸业立功勋。

     (白)     本爵,申伯侯,周室驾前为臣,坐守申国。只因秦楚,累累交兵,打从吾国过境。人马纷纷,扰乱百姓。幸喜两国,近已解和,吾国免受骚扰。看帅字旗,无风自动,定有军情。

             左右,伺候了。

(探子上。)

探子   (白)     启千岁:今有周天子,因戎狄犯境,点起烟墩,各国并不接应。周王已逃出皇城,看堪来到骊山来了。

申伯侯  (白)     再探!

(探子下。)

申伯侯  (白)     且住,适才探马报到:戎狄犯境,周王焚起烟墩,各国诸侯,道他又是与那妃子,饮酒取乐,均不发兵,以至天子蒙尘在外。本当领兵前往,怎奈昏王无道,贪恋酒色,酷害黎民;将吾妹子,贬出昭阳,打入冷宫,十分可恼。吾不免去到骊山,等候昏王到来,历数其罪,以表忠心。

             众将官,听吾令下:

     (西皮导板)  适才探马一声禀,

     (西皮原板)  周天子他本是酒色昏君。

             宠褒姒不善笑烟墩火引,

             惹动了众诸侯带兵来临。

             哪知道君与妃闲把酒饮,

             只落得有兴来没兴回程。

             到如今有戎狄前来犯境,

             那周王无计奈又焚烟墩。

             众诸侯只道是又把酒饮,

             因此上一个个均不发兵。

             那昏王在国中候兵不应,

             无奈何他只得逃出了皇城。

             叫人来与爷把路引,

     (西皮摇板)  去到骊山等候昏君。

(众人同下。)

【第二场】

(二马童、大将、周幽王同上。)

周幽王  (西皮摇板)  打开玉笼出彩凤,

             折断金锁走蛟龙。

     (白)     孤,周幽王。可恨戎狄,带兵犯上,兵困都城。是孤家焚起烟墩,指望众诸侯,前来相救。谁想他们,俱按兵不发。孤家万分无奈,连夜逃出皇城,意欲到鲁国求救。看前面,已是骊山地面,乃申伯所管,不免催马前往。

     (西皮摇板)  孤王催马往前走,

             心中恼恨各路诸侯。

             墩台火起不来救,

             险些儿性命难保留。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二将、申伯侯同上。)

申伯侯  (西皮摇板)  旌旗不住空飘扬,

             统领人马出朝堂。

             人来带路骊山上,

(众人同转场,申伯侯下马。)

申伯侯  (西皮摇板)  昏王到此报端详。

(申伯侯下。)

周幽王  (内西皮导板) 君臣们急忙往前闯,

(二马童、大将、周幽王同上。)

周幽王  (西皮原板)  在马上好叫孤怒满胸膛。

             恨只恨小戎狄发来兵将,

             他要夺孤王的锦绣家邦。

             实指望焚烟墩调来战将,

             各国中发人马好救孤王。

             又谁知众诸侯袖手观望,

             倒叫那戎狄兵大肆猖狂。

             孤一身无辅弼难以抵挡,

             因此上离都城且把身藏。

             叫人来忙带路一齐前往,

     (白)     吓!

     (西皮摇板)  又只见山坡上旌旗飘扬。

     (白)     来,看前面旌旗招展,是何人的旗号?

大将   (白)     启万岁:那帅旗之上,写的是“申”字。

周幽王  (白)     哦哈哈呀,原来是申伯在此。此人性情耿直,颇有忠心。前番他也谏过孤家,孤将他赶出朝门,又将他妹子申后,打入冷宫。今日见面,倒觉得有些惭愧。但事已至此,只好向前见过。正是:

     (念)     忠言虽逆耳,只好暂听从。

     (西皮摇板)  忽听申伯在山上,

             倒叫孤家着了忙。

             忍气吞声向前闯,

             看他怎样对待孤王。

龙套   (同白)    启千岁:周王驾到!

申伯侯  (内白)    众将官,将旗门列开!

     (内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喧嚷,

(申伯侯上,坐高台。)

申伯侯  (西皮原板)  骊山下又来了小周王。

             睁开了杀人眼朝下望,

             又只见他君臣狼狈仓皇。

             这一朝人王主成何模样,

             问君王驾到此所为哪桩?

周幽王  (西皮原板)  他那里故意儿把话来讲,

             倒叫孤一时间面带彷徨。

             走向前施一礼把言奉上,

             尊一声申伯侯细听端详:

             都只为小戎狄他国犯上,

             逼得孤逃性命无处躲藏。

申伯侯  (西皮原板)  你道那小戎狄兴兵犯上,

             就应该调诸侯齐动刀枪。

周幽王  (西皮原板)  孤也曾焚烟墩调选兵将,

             又谁知众诸侯他不救孤王。

申伯侯  (西皮原板)  说什么众诸侯不来救你,

     (西皮快板)  这也是你当初做事全非:

             曾记得你那年得了褒姒,

             你因她不善笑设计胡为。

             那时间你命人把烟墩焚起,

             众诸侯率甲兵前去对敌。

             到台下来观看并无一骑,

             乃是你同褒姒饮酒欢娱。

             只落得一个个垂头丧气,

             各诸侯也只好携鼓卷旗。

             那褒姒她那时笑容可掬,

             乐得你小昏王颠倒昏迷。

             到如今你又将烟墩焚起,

             众诸侯他岂肯再把兵提?

周幽王  (西皮摇板)  那时间是孤家太无理,

             到如今好叫孤无有话提。

     (白)     已往之事,提他则甚?

申伯侯  (白)     我且问你,你意欲何往?

周幽王  (白)     孤想鲁国,与孤乃是弟兄之国,孤意欲到那里搬兵,杀退戎狄,孤再回国复位。

申伯侯  (白)     你这昏王,既经出了朝廷,只恐你不能归国了!

周幽王  (白)     怎见得?

申伯侯  (白)     你且听道:自盘古以至三皇,传位于尧舜,天下大治。为君之道,必以道德安邦,以仁义定国。爱民如子,厚待朝臣,去谗远色,威服四夷。夏禹商汤,即是明灯。彼等亡天下之君,皆以荒淫酒色,酷害忠良。夏桀王宠爱妹嬉,造下酒池、肉林,屈害忠臣,关龙逢因谏君而死,成汤放桀于南巢;商王传流四百年,以至殷纣,也是荒淫无度,宠爱妲己,造虿盆、炮烙之惨刑,忠臣梅柏、赵启,俱遭荼毒,比干丞相,挖心而亡。后来武王伐纣,那纣王,只落得焚死在摘星楼。你这昏王,不知遵循祖宗训诏,竟敢任意荒淫。要想闯过此界,只怕你不能得够了!

     (西皮快板)  自古帝王定家邦,

             全仗仁义布朝堂。

             道德休明政治讲,

             圣神文武定边疆。

             朝廷专重忠良将,

             惠爱黎民在四方。

             前朝亡国有榜样,

             皆只为贪酒色屈害忠良!

周幽王  (西皮快板)  这些话儿休言讲,

             细听孤王说端详:

             你妹子本是昭阳院,

             难道说你不看在亲戚情肠?

申伯侯  (白)     呀呀呀呸!

     (西皮快板)  说什么看在了亲戚情肠,

             提起了亲戚事我怒满胸膛。

             我妹子为正宫身犯何罪,

             打入了冷宫中所为哪桩?

             宠爱那淫褒姒昭阳来掌,

             宠妾灭妻罪非常。

周幽王  (西皮快板)  孤把好言对你讲,

             反把孤王骂一场。

             你今不把孤来放,

             欺君压上骂名扬。

申伯侯  (西皮快板)  昏王说话不思想,

             申伯侯本是大忠良。

             事到头来想一想,

             你本是人面兽心肠。

             叫人来将昏王一齐来绑,

             管叫你君臣们无有下场!

周幽王  (西皮快板)  孤王一言错来讲,

             惹得申伯怒满膛。

             无奈何向前去把好言讲,

(周幽王哭,洒头。)

周幽王  (哭)     申伯侯,国舅呀!

     (西皮摇板)  你不看孤家看先王。

申伯侯  (西皮摇板)  一见昏王泪涟涟,

             倒叫某家心痛酸。

             叫人来将旌旗一字排展,

             且放他君臣们逃过骊山。

(众人排旗,一字站。)

周幽王  (西皮摇板)  一见申伯侯开恩典,

             好叫孤家喜心间。

             人来与孤朝前趱,

             去往鲁国把兵搬。

(周幽王、大将、二马童同下。)

众人   (同白)    幽王君臣逃走!

申伯侯  (白)     带马回朝!

(众人同允。)

申伯侯  (西皮快板)  忽听众将一声报,

             周王君臣把命逃。

             可恨褒姒太奸巧,

             昏王恋色乱当朝。

             废了正宫太无道,

             听信谗言败坏律条。

             本当将他来拿到,

             臣欺天子罪难逃。

             今日将他来放了,

             免得各国笑吾曹。

             叫人来收兵卷旗号,

     (西皮摇板)  会同了众诸侯同整周朝。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5815 ┊ 字数:3487 ┊ 最后更新:2002年12月12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