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焚烟墩》(一名:《烽火戏诸侯》)

主要角色
申侯:老生
周幽王:净
褒姒:旦

情节
周幽王宠褒姒,褒姒不好笑,周幽王焚烟墩以娱之。烟墩乃供防外患召集诸侯勤王之用。周幽王焚烟墩后,各路诸侯急赴京门,褒姒见之大笑。众诸侯见周幽王与褒姒以此取乐,怏怏而去。后犬戎侵周,周幽王又焚烟墩,众诸侯不至。周幽王离都城,欲逃往鲁国搬兵,行至骊山,遇申侯。申侯责以失政之罪。周幽王哀告求饶,申侯乃纵之去。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集:范叔年藏本整理

录入:张梦溪


相关剧本
《挡幽王》(根据《戏考》第二十四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50.6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周幽王、四太监同上。)

周幽王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历代君王本输流,成者王侯败者休。周世一流不绝后,万民衣冠拜冕旒。

     (白)     寡人,周幽王在位。自登基以来,国泰民安。今因褒姒进得宫来,每日闷闷不乐,面无笑容,不免宣尹球上殿,定下一计。

             内侍,宣尹球上殿。

太监甲  (白)     宣尹球上殿。

(尹球上。)

尹球   (白)     领旨。

             臣尹球见驾。

周幽王  (白)     赐座。

尹球   (白)     谢座。宣臣上殿,有何国事?

周幽王  (白)     今有褒姒娘娘,进得宫来,每日不笑,宣卿上殿,君臣定下一计。

尹球   (白)     臣有一计。

周幽王  (白)     何计?

尹球   (白)     臣想骊山烟墩,乃是先王所立,以备戎寇。今乃太平景象,万岁与娘娘去到骊山饮酒取乐,吩咐内官,将烟墩焚起,各路诸侯见烟墩起火,怕的是国家有难,必然个个回朝保驾,娘娘一见,必然哈哈大笑。

周幽王  (白)     哈哈哈!此计甚好,命卿打扫骊山。

尹球   (白)     领旨。

     (念)     金殿领圣旨,骊山焚烟墩。

(郑伯友上。)

郑伯友  (白)     且慢,郑伯友见驾。

周幽王  (白)     有何本奏?

郑伯友  (白)     臣想烟墩,乃是先王所立,以防戎寇,今无故焚起烟墩,只恐各路诸侯扰乱,失去威信矣。

周幽王  (白)     如今太平年间,又待何妨,不必多奏,下殿。

郑伯友  (白)     领旨。

     (念)     万岁不听臣言语,周室江山一旦倾。

(郑伯友下。)

周幽王  (白)     宣褒娘娘上殿。

太监甲  (白)     宣褒娘娘上殿。

褒姒   (内白)    领旨。

(褒姒上。)

褒姒   (念)     玉叶金枝贵,芙蓉海棠娇。

     (白)     妾妃见驾。

周幽王  (白)     赐座。

褒姒   (白)     谢座。宣妾妃何事?

周幽王  (白)     孤王今日不乐,命尹球在骊山摆宴,与梓童取乐。

褒姒   (白)     领旨。

周幽王  (白)     内侍摆驾骊山。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周幽王、褒姒、四太监、尹球同上,过场,同下。)

【第三场】
(四太监、四宫女、周幽王、褒姒同上。牌子。摆宴。)

太监甲  (白)     上宴。

周幽王  (白)     梓童饮酒。

褒姒   (白)     万岁请!

(牌子。)

周幽王  (白)     内侍,吩咐将各处烟墩焚起。

众人   (同白)    吓。

(周将甲上。)

周将甲  (白)     且住,烟墩焚起,国家有难,回朝保驾,众将官回朝。

(周将甲下。三周将同上。)

三周将  (同白)    且住,烟墩焚起,国家有难,回朝保驾,众将官回朝。

(三周将同下。四周将同上,同碰头。)

周将甲  (白)     众位诸侯请了,烟墩焚起,必是国家有难,急速回朝救驾。

三周将  (同白)    请。

(四周将同走圆场,同下马。)

四周将  (同白)    臣等救驾来迟,万岁恕罪。

周幽王  (白)     卿等回朝作甚?

四周将  (同白)    臣等见烟墩焚四起,想是国家有事,前来救驾。

周幽王  (白)     梓童他们前来救驾。

褒姒   (白)     哦,他们前来救驾的?

     (笑)     哈哈哈哈哈。

周幽王  (白)     众卿,并非戎寇造反,乃是寡人与娘娘饮酒取乐,你们各自回国保守汛地。

四周将  (同白)    领旨。

(四周将同走圆场,同出。)

周将甲  (白)     众位诸侯,吾等见烟墩焚起,只道时国中有难,谁知他君妃在此取乐,我等到做了有兴而来……

三周将  (同白)    无兴而归,各自收兵。

(四周将同下。)

周幽王  (白)     摆驾。

(周幽王、褒姒、四太监、四宫女同下楼,同走圆场,同挖门上。周幽王归大座。)

太监甲  (念)     忙将申侯事,启奏万岁知。

     (白)     申侯有本进京。

周幽王  (白)     呈上来。

(牌子。)

周幽王  (白)     大胆申侯,竟敢骂孤无道。

             梓童,何计除之?

褒姒   (白)     即命虢石父带领三千人马拿申侯进京问罪。

周幽王  (白)     言之有理。

             内侍,命虢石父带领三千人马,捉拿申侯进京问罪。

太监甲  (白)     领旨。

(太监甲下。)

周幽王  (白)     回宫。

(众人同下。)

【第四场】

(虢石父上,起霸。)

虢石父  (念)     奉王旨意出都城,帐下儿郎杀气生。带领三千铁骑将,捉拿惊天动地人。

     (白)     俺,虢石父,奉幽王旨意捉拿申侯进京问罪。

             众将官,起兵前往。

(虢石父下。)

【第五场】

(四下手,孛丁上。)

孛丁   (念)     武的武来蛮的蛮,卷毛狮子过潼关。长枪挠钩藤牌手,要夺周室锦江山。

     (白)     孤——西戎国先锋孛丁是也,只因幽王焚起烟墩,戏耍各路诸侯,趁此机会夺他城池。

             西戎兵,起兵前往。

(虢石父上。会阵。)

孛丁   (白)     通名受死。

虢石父  (白)     虢石父。来将何人?

孛丁   (白)     西戎兵先锋孛丁。

虢石父  (白)     西戎兵,何故造反?

孛丁   (白)     幽王无道,你就归降了吧,如若不然,刀下作鬼。

虢石父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虢石父、孛丁同起打,虢石父败下。)

孛丁   (白)     杀上京都。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发点。四龙套同上,同站门,申侯上。点绛唇牌。申侯归大坐。)

申侯   (念)     可恨幽王乱国政,听信谗言贬亲生。今日兴动人和马,杀上镐京见昏君。

     (白)     本爵——申侯。周室为臣,幽王无道,将吾妹谪贬,太子被废,本爵奏本,谁知昏王反命虢石父领兵拿我,被西戎孛丁杀死,趁此机会兴动人马,杀了褒姒,好保太子登基,再杀孛丁,以除外患,今乃黄道吉日。

             众将官兴兵,京都去者。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七场】

(周幽王、褒姒同上。)

周幽王  (唱)     恨申侯他道孤君妃无道,

             拿进京孤把他万剐千刀。

(内侍上。)

内侍   (白)     启奏万岁,西戎孛丁,杀了虢石父,围困京城。

周幽王  (白)     再探!

(内侍下。)

周幽王  (白)     不好了!

     (唱)     听说是西戎国反了孛丁,

     (白)     梓童吓!

     (唱)     杀进城吾君妃何处安身?

     (白)     有何妙计?

褒姒   (白)     不要忧虑,快将骊山烟墩焚起,各路诸侯必来救驾。

周幽王  (白)     好,摆驾骊山。

     (唱)     内侍摆驾骊山来进,

             二次里到骊山焚起烟墩。

             内侍焚起烟墩。

(内侍允。四周将自两边分上。)

周将甲  (白)     众位,烟墩焚起,快去救驾。

周将丙  (同白)    且住,前番烟墩焚起,吾等前来救驾,却是他君妃取乐,又点烟墩,还怕是取乐。

三周将  (同白)    依你之见?

周将丙  (白)     各自回国保守汛地。

三周将  (同白)    言之有理,保守汛地去者。

(四周将自两边分下。)

周幽王  (白)     吓,怎么还不见诸侯到来?

(内侍上。)

内侍   (白)     启万岁,各路诸侯回朝救驾,恐怕依然是万岁娘娘在此饮酒取乐,各自回国保守汛地去了。

周幽王  (白)     完了。

     (唱)     内侍摆驾骊宫进,

             快宣那郑伯友抵挡贼兵。

内侍   (白)     宣郑伯友进宫。

(郑伯友上。)

郑伯友  (唱)     忽听内侍宣一声,

             尊万岁哪个发来的兵?

周幽王  (唱)     西戎反了贼孛丁,

             卿家快去退贼兵。

郑伯友  (白)     万岁!

     (唱)     臣也曾在金殿奏过一本,

             大不该在骊山火焚烟墩。

周幽王  (唱)     孤不该在金殿阻他谏本,

褒姒   (白)     万岁屈他一膝。

周幽王  (白)     罢!

     (唱)     没奈何孤下膝搭救寡人。

郑伯友  (唱)     尊万岁休得要施礼太甚,

             待为臣领人马抵挡贼兵。

(郑伯友下。)

周幽王  (唱)     但愿得此一去旗开得胜,

             灭反贼扫狼烟孤才放心。

(内冲头。郑伯友上。)

郑伯友  (唱)     杀一阵来败一阵,

             一人怎挡数万兵。

周幽王  (白)     胜负如何?

郑伯友  (白)     败阵而回。

周幽王  (白)     如何是好?

郑伯友  (白)     臣保万岁娘娘杀出重围。

周幽王  (白)     带马。

(周幽王、褒姒同下。孛丁上,郑伯友杀,郑伯友杀孛丁败下。孛丁上。)

孛丁   (白)     弓箭伺候。

(郑伯友上,带箭下。)

孛丁   (白)     追!

(众人同下。)

【第八场】

(周幽王、褒姒同上。郑伯友上,拔箭,死。周幽王、褒姒同下。)

申侯   (内西皮导板) 周幽王他无道难逃吾手,

(四上手、申侯同上。)

申侯   (唱)     先帝爷他封吾申地为侯。

             周幽王废太子贬了申后,

             因此上领人马扎住山头。

             将人马埋伏在三岔路口,

             等昏王他到来细问根由。

     (白)     大路埋伏,小路放起烟火,昏王到此,速报吾知。

四上手  (同白)    吓。

(申侯下。)

周幽王  (内西皮导板) 只杀得气冲天如同白昼,

(褒姒、周幽王同上。)

褒姒   (白)     万岁怎么样了?

周幽王  (白)     唉!

     (唱)     遭不幸尸堆山血水倒流。

             千层浪反身转慈航搭救,

             王虽然得活命龙落孤洲。

             皆因是孤有错说不出口,

             独只为你进宫起祸根由。

             悔不该听奸臣谗言启奏,

             悔不该把朝事一旦抛丢;

             悔不该废太子又贬申侯,

             悔不该与国舅结下冤仇;

             悔不该在骊山取乐饮酒,

             悔不该焚烟墩戏耍诸侯。

             看起来孤的命哎呀,只怕是要送在你手。

褒姒   (白)     万岁命丧在我手,待我死了罢。

周幽王  (白)     还舍不得吓。

     (唱)     劝梓童休伤悲且免忧愁。

             被西戎杀的孤无处逃走,

             三岔路口迷了路不能相投。

     (白)     梓童失迷路途,待孤探路。

褒姒   (白)     小心了。

周幽王  (白)     晓得了。

     (唱)     这一阵杀的孤魂飞胆丧,

             西戎兵一个个四路埋藏。

             又只见杏黄旗空中飘荡,

             倘若是遇仇敌孤命残伤。

(周幽王看。)

周幽王  (唱)     上写着是申侯要除无道,

             拿住了周幽王定斩不饶。

四上手  (同白)    启爷,幽王到。

申侯   (内西皮导板) 听说是周幽王君妃来到,

(申侯上。)

申侯   (唱)     正要他到此来细问根苗。

             权作了痴呆汉佯装不晓,

             是何方反贼兵身穿龙袍。

周幽王  (白)     贤侯!

     (唱)     尊贤侯你那里未必不晓,

             孤就是周幽王逃难荒郊。

             皆因是孤无道命运不好,

             看起来孤倒运还是孤八字不高。

申侯   (唱)     你既是周幽王八字不小,

             你就该在宫中快乐逍遥。

             这是你人背时命运不好,

             看起来天有眼报应在今朝。

周幽王  (唱)     尊贤侯你心下不必计较,

             孤有言你那里细听根苗:

             望贤侯保孤回重重相报,

             孤封你世代公侯与孤王同掌九朝。

申侯   (唱)     听他言不知羞令人可笑,

             我正要保你回同掌九朝。

             回朝去与奸妃把酒色贪好,

             你还把朝纲事一旦丢抛。

     (白)     那土台之上坐一女子身穿大红,怀抱婴儿,他是何人?

周幽王  (白)     那就是褒姒娘娘,怀抱婴儿是孤的爱子名叫伯服。

             吓梓童,上前去端端正正见上一礼,他保你我君妃回朝也未可知。

褒姒   (白)     是。

             申侯万福!

申侯   (白)     好个褒娘娘正宫国母!

     (唱)     恨奸妃不行善又不行好,

             无端的害吾妹天理自昭。

             每日里与昏王酒色欢好,

             你可知申正宫他与我一母同胞。

褒姒   (唱)     申国母待小奴恩高义好,

             我岂肯将她人一旦丢抛。

             望贤侯看薄面把君妃来保,

             早烧香晚点灯答报恩高。

申侯   (唱)     我自然保他回看你金面,

             为什么废太子上欺青天。

             叫人来准备了麻绳铁链,

             不认君不认妃捆到军前。

             拿住了周幽王大功来献,

             若有人违将领斩罪无宽。

周幽王  (白)     贤侯。

     (唱)     你那里要我命不敢强辩,

             哭干了黄河水难保命还。

             依然是申国母独掌正院,

             我和你郎舅情结的什么仇冤。

申侯   (白)     昏王!

     (唱)     一条罪初登基把民女挑选,

             二条罪老王薨作乐喧天;

             三条罪贬国母宫闱混乱,

             四条罪听谗言灭忠宠奸;

             五条罪命石父兴兵发难,

             六条罪听奸妃诡计多端;

             七条罪废太子纲常大变,

             八条罪把朝纲抛在一边;

             九条罪在骊山君妃饮宴,

             十条罪焚烟墩戏弄群贤。

             你为君十条罪人心涣散,

             死九泉见先王有何话言。

周幽王  (白)     申侯!

     (唱)     大不该在骊山作乐饮宴,

             大不该焚烟墩戏弄群贤。

             你本是大丈夫英雄好汉,

             杀了我无用人算什么能员。

褒姒   (唱)     听他言不由我心中好惨,

             作一朝人王主这样凄惨。

             眼见得君妃们不能回转,

     (哭头)    万岁吓!

     (唱)     我、我和你就死在燃眉之间。

     (哭头)    万岁吓!

申侯   (白)     吓!

     (唱)     又见他君妃哭得好惨,

             杀君王犹如那弑父一般。

             叫三军放开路容他逃散,

             落一个忠义名万古流传。

周幽王  (白)     梓童,此乃一字长蛇阵,有放你我君妃之意,走了罢。

     (唱)     孤回朝有一日登了大宝,

             捉住了这申侯万剐千刀。

(周幽王,褒姒同下。)

四上手  (同白)    幽王逃走。

申侯   (白)     带马。

     (唱)     非是吾让开路叫他逃散,

             到前面遇戎兵难逃命还。

             叫三军你与爷忙往前躜,

             作一个假人情顺水推船。

(申侯、四上手同下。)

【第九场】

(孛丁、众将同上。)

孛丁   (白)     某孛丁。挡住三岔路口,杀上前去。

(众人同走圆场。周幽王、褒姒同上。)
周幽王、

褒姒   (同白)    哎呀!

(孛丁杀周幽王、褒姒,周幽王、褒姒同死。)

众将   (同白)    君妃已死。

孛丁   (白)     杀进京城。

(孛丁、众将同下。)

【第十场】

(四将引郑掘突同上。)

郑掘突  (白)     俺,郑国世子掘突。我爹爹命丧戎兵之手,领了母亲之命,与父报仇。

             杀上前去!

(孛丁、众将同上,同会阵。)

孛丁   (白)     来将通名。

郑掘突  (白)     听道!我父郑伯友,俺乃郑国世子掘突。

孛丁   (白)     前来作甚?

郑掘突  (白)     替父报仇。

孛丁   (白)     放马过来。

(郑掘突杀死孛丁。)

四将   (同白)    戎兵已灭。

郑掘突  (白)     收兵回国。

(申侯、四上手同上。)

郑掘突  (白)     哪里人马?

四上手  (同白)    申侯人马。

郑掘突  (白)     人马列开。

             参见申伯父。

申侯   (白)     谁臣之子,哪家之后?

郑掘突  (白)     吾父郑伯友,小侄掘突。

申侯   (白)     原来是掘突贤侄,幽王君妃呢?

郑掘突  (白)     被戎兵踹为泥浆了。

申侯   (白)     西戎兵将呢?

郑掘突  (白)     被小将斩尽杀绝。

申侯   (白)     好回朝保幼主登基,自有封赏,吩咐人马回朝。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10 ┊ 字数:5747 ┊ 最后更新:2012年05月0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