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举鼎观画》(一名:《双狮图》)

主要角色
徐策:老生
薛蛟:小生
书童:丑

《双狮图》赵松樵饰徐策
《双狮图》赵松樵饰徐策
情节
唐武则天时,薛刚闯祸,满门抄斩。薛刚逃出,占据寒山,积粮招兵,为报复之计。时薛刚兄薛猛,被武三思全家诛戮。有儿薛蛟,尚在襁褓,亦将受戮。薛猛有至友徐策,服官在朝。闻信后,往法场祭之,暗将己儿藏之金斗,换出薛蛟,以留薛门后裔。行刑时徐策子被狂风吹去。迨薛蛟年长,臂力过人,徐策亦拜相。一日徐策往朝堂,薛蛟与书童至门外,将石狮举起戏玩。适徐策回府,见狮易处,问书童,知薛蛟所为,乃唤薛蛟入祖先堂,观薛家被难图。薛蛟莫明其故。徐策为细讲当日冤情,声明薛蛟并非亲生子,实薛门后裔。薛蛟闻言大哭,誓必报仇。徐策乃修书付薛蛟,嘱至寒山助叔报仇。

注释
京剧脚本,初时悉本乱弹。自京津以及皖汴汉越江湖各班,无不翕然宗之。虽腔调或异,而曲本则遵守前规,南北若合一契。自山陕班入京,分得一席地,积渐而盛行于南省。近且江湖班中,亦皆京腔秦腔夹杂演唱,于是乱弹之藩篱尽破,而一戏遂有两脚本矣。如《南天门·曹福登仙》、《汾河湾·仁贵回窑》、《玉堂春》、《蝴蝶梦》、《忠孝图》等,不一而足。才外则辗转相授,口传或误。旋经名伶窜改订定,因此亦不免稍有异同。此剧本已见诸第一册中,因其前数场稍有歧异处,故特再觅得叫天、鸿声两名伶所唱之真本,亟为披露,以饷读者。当亦研究戏学诸君所急欲一观者乎?

根据《戏考》第二十三册整理

录入:行健轩主人


相关剧本
《法场换子》(根据《戏考》第十册整理)
《双狮图》(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徐策跑城》(根据《周信芳演出剧本选集》第二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7.5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薛蛟上。)

薛蛟   (引子)    幼习兵书,论韬略,盖世称奇。

     (念)     甘罗十二,存孝轻年。男儿志量,义勇为先。

     (白)     俺,徐忠。爹爹徐策,大唐驾前为臣,官拜当朝首相。今日上朝未归,是我在书房之中,闷闷不乐。不免将书童唤出,想一玩耍。书童哪里?书童快来!

(书童上。)

书童   (白)     啊哈!

     (念)     闻听叫书童,两腿走如风。人人惧怕我,我怕大相公。

     (白)     大相公在上,书童丢揖。

薛蛟   (白)     人人都道是作揖,你怎说是“丢揖”?

书童   (白)     是你呐,不知道。想我要与人家作上一个揖,人家必定还我一个揖。是两彀本儿。我与你呐,作上一个揖,你可就好有一比:

薛蛟   (白)     比作何来?

书童   (白)     好比长虫吞扁担。

薛蛟   (白)     此话怎讲?

书童   (白)     就是直腰受啦!岂不是“丢揖”吗?

薛蛟   (白)     还是“作揖”。

书童   (白)     “作揖”就“作揖”。我说你呐,把我给挫弄出来,有何屁放?

薛蛟   (白)     嗳,“有何话讲”!

书童   (白)     不错。是“有何话讲”?

薛蛟   (白)     是我今日,在书房之中,闷闷不乐。将你唤将出来,想一顽耍。

书童   (白)     要顽耍?容易!咱们放屁崩土坑玩?

薛蛟   (白)     不好!

书童   (白)     咱们撒溺和泥玩?

薛蛟   (白)     也不好。太不干净。

书童   (白)     上河里掏家雀?

薛蛟   (白)     不好!

书童   (白)     上树上摸泥鳅?

薛蛟   (白)     越发地胡说了!你我倒不如去到府门外,顽耍顽耍。

书童   (白)     相爷回来,何人担待?

薛蛟   (白)     有我担待!

书童   (白)     有你能担待,我可就不怕啦!

薛蛟   (白)     如此,书童带路!

书童   (白)     咋!

薛蛟   (二黄慢板)  秦甘罗一十二身为相品,

             三国中周公瑾少年领兵。

             似这等大英雄少年英俊,

             到如今传天下青史留名。

             我的父在朝中官居一品,

             我定要立功勋力学古人。

             叫书童你与我忙把路引,

             来到了府门外细看分明。

书童   (白)     到了,到了。你呐看这府门外,豁亮不豁亮?

薛蛟   (白)     我且问你,这府门外,一对玉石狮子,是哪里来的?

书童   (白)     这可是小孩儿没有娘——提起来话儿长。这是外国进贡给万岁爷的,万岁爷因为咱们相爷在朝有功,可就赐给咱们相爷啦。因此就设列在府门以外。

薛蛟   (白)     但不知重有多少?

书童   (白)     要问有多重?这一个,重五百斤。

薛蛟   (白)     这一个呢?

书童   (白)     五百斤零四两。

薛蛟   (白)     为何多了四两?

书童   (白)     这个裆里,有一段香肠,两个燻鸡蛋。他多着三件,所以重四两。

薛蛟   (白)     我看这对狮子,倒想起一辈古人来了。要学古人举鼎的故事。

书童   (白)     要学举鼎?好的很!谁为举子,谁作考试官呐?

薛蛟   (白)     自然你的举子,我做考试官。

书童   (白)     好。那么着,就请你传令吧。

薛蛟   (白)     呔!下面听者:府门以外,有玉石金球毬一对。若有人举得起,放得下,高官任作,骏马任骑!

书童   (白)     咱领法旨。

(书童推狮。)

书童   (白)     回大相公的话,它的力气大,拿我不动!

薛蛟   (白)     敢么是你拿它不起?

书童   (白)     对啦!正是我拿它不起。

薛蛟   (白)     无用的奴才!你来作考试官,我来当举子。

书童   (白)     呔!下面听者:府门外,有玉石金毬一对。若有人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高官任作,红头骡子,谁爱骑谁骑!

薛蛟   (白)     俺,来也!

     (二黄摇板)  昔日有个伍子胥,

             临潼会上美名题。

             双手举鼎无人敌,

             各国不敢逞凶威。

             我今运动千钧力,

(薛蛟脱褶子,举双狮子。)

薛蛟   (二黄摇板)  要学古人把名题!

(薛蛟三笑。内喊声。)

书童   (白)     了不得啦!相爷回来了!

(薛蛟放狮子跑下,书童随下。四青袍、家院同上,徐策上。)

徐策   (二黄原板)  朝罢了圣主爷转回府门,

             见狮子并一处所为何情?

     (白)     家院,今日何人值日?

家院   (白)     今日门官告假,书童代管。

徐策   (白)     唤书童。

家院   (白)     书童走上!

(书童上。)

书童   (白)     忽听相爷来呼唤,必定狮子犯了案。

             参见相爷!

徐策   (白)     今日可是你值日么?

书童   (白)     今日门官告假,小子代管。

徐策   (白)     我且问你:府门外玉石狮子一对,缘何并在一处?

书童   (白)     相爷有所不知:今早起相爷上了朝啦,是小子在府门外,看见满地灰土,是我拿了一把笤帚,我要打扫打扫府门口儿。不料我不留神,随手东一笤帚,西一笤帚,可就把两个狮子,扫到一处了。

徐策   (白)     哦?是你并在一处的么?

书童   (白)     正是。

徐策   (白)     好。与我仍分两边。

书童   (白)     咋!

(书童推狮子,做听话式。)

书童   (白)     启禀相爷,狮子它说了话啦!

徐策   (白)     狮子还会讲话?它讲些什么?

书童   (白)     它说:狮子分雌雄,每日列西东。今日到一处,分开万不能。

徐策   (白)     胡说!来,掌嘴!

书童   (白)     回相爷的话:狮子是我家大相公并在一处的。

徐策   (白)     是你家大相公并在一处的么?

书童   (白)     是。

徐策   (白)     唤你家大相公前来见我。

书童   (白)     有请大相公!

(薛蛟上。)

薛蛟   (念)     正在府门抛绣球,爹爹回来没兴头。

书童   (念)     有兴头,没兴头,相爷回来问根由。

     (白)     不好了,狮子犯了案啦!相爷叫你呐!

薛蛟   (白)     你就说我不在书房。

书童   (白)     哦。大相公说啦,他不在书房。

徐策   (白)     胡说!打嘴!

书童   (白)     本来不像话嘛!大相公,

(薛蛟上。)

薛蛟   (白)     何事吓?

书童   (白)     不行!搪塞不过。你只管上前去见他,看我眼色行事便了。

薛蛟   (白)     爹爹在上,孩儿叩见!

徐策   (白)     罢了。一旁坐下。

薛蛟   (白)     谢坐。爹爹唤孩儿出来,有何训教?

徐策   (白)     为父今日下得朝来,见府门外,玉石狮子一对,缘何并在一处?

薛蛟   (白)     只因爹爹今日上朝未回,孩儿在书房……

(书童歪嘴,徐策看。)

徐策   (白)     这做什么?

书童   (白)     抽歪嘴疯呐!

徐策   (白)     就该掌嘴!

(书童退。)

徐策   (白)     我儿讲来。

薛蛟   (白)     孩儿在书房之中闷闷不乐,到府门口顽耍……

家院   (白)     书童摆手!

徐策   (白)     这又做什么?

书童   (白)     抽指甲疯呐!

徐策   (白)     打手!

书童   (白)     好啦!

徐策   (白)     还不滚了下去!

书童   (白)     是!我也管不了啦!

(书童下。)

徐策   (白)     我儿慢慢讲来。

薛蛟   (白)     孩儿要到府门顽耍。见府门以外,有玉石狮子一对。孩儿想起一辈古人来了。

徐策   (白)     哪一辈古人?

薛蛟   (白)     想起伍子胥举鼎的故事,因此将狮子举起。不料爹爹下朝回来,孩儿一时分之不及,故尔并在一处。望祈爹爹饶恕。

徐策   (白)     是我儿并在一处的么?

薛蛟   (白)     正是。

徐策   (白)     为父的不信。

薛蛟   (白)     孩儿还能仍分两边。

徐策   (白)     如此当面试来,要小心了。

薛蛟   (白)     儿遵命。

     (二黄摇板)  堂前领了爹爹命,

             要把狮子两离分。

             二次举鼎威风凛,

(薛蛟举狮子,分左右,拉式。)

薛蛟   (二黄摇板)  项羽乌骓岂算能?

徐策   (笑)     吓,哈哈哈哈哈!

     (二黄散板)  这父是英雄儿好汉,

             强将手下无弱兵。

             张泰贼就是儿对头到,

             薛家有出了报仇人!

徐策   (白)     吾儿自从长大成人,还未曾拜过祖先。今日随为父前去一祭。

薛蛟   (白)     孩儿遵命。

徐策   (白)     家院,打扫祖先堂。附耳上来……

(家院下。)

徐策   (白)     儿吓,随为父的来呀!哈哈哈哈!

(徐策、薛蛟同下。书童上,双手拿狮子。)

书童   (白)     我单不信,我就拿不动你啦!

(书童下。)

【第二场】

(家院上,打扫。)

家院   (白)     请相爷。

(徐策引薛蛟同上,徐策拜。)

徐策   (白)     我儿向前拜过,要多拜上几拜。

(薛蛟拜,坐。院子献茶,薛蛟看画图。)

薛蛟   (白)     吓,爹爹,想我家世代文职官员,为何悬挂这武将的真容?

徐策   (白)     我儿哪里知道。只因有一家忠良,被朝中奸臣陷害。全家论斩,后辈无人。为父与他家交厚,不忍他断绝香烟,故尔与他代祭祖先。

薛蛟   (白)     原来如此。吓,爹爹。这头一排,有一员小将:头戴炼银盔,身穿白铠甲,跨下白龙战马,手持方天画戟,威风凛凛。他是何人?

徐策   (白)     此人姓薛名礼,字表仁贵,乃山西绛州龙门县人氏。此人英雄盖世,武艺超群。保定唐王,跨海征东。有十大汗马功劳,到后来官封平辽王之位。

薛蛟   (白)     平辽王之位?

徐策   (白)     平辽王之位。

薛蛟   (白)     这第二排,有一男一女,身穿大红。他是何人?

徐策   (白)     他乃是仁贵之子,名唤丁山。那旁樊氏梨花。夫妻二人,保定唐王,征西有功。到后来,官封两辽王之职。

薛蛟   (白)     第三排,又有一男一女,有尸无头。他是何人?

徐策   (白)     此乃是丁山之长子,名唤薛猛,那旁就是双刀马氏夫人。他二人镇守阳湖,为奸臣所害,斩首金街。故尔有尸无首。

薛蛟   (白)     那旁有一黑脸大汉,手执大棍,站在一旁发笑。他又是何人呢?

徐策   (白)     黑汉在哪里?黑汉在哪里?好你个大胆的黑汉,惹下滔天大祸,还不逃生?擅敢在此发笑?

薛蛟   (白)     吓,爹爹。见了黑汉,为何这般地动气?

徐策   (白)     那黑汉,乃是丁山之三子,名唤薛刚。他吃酒行凶,打伤了人命。全家被害,俱是他一人所招,叫为父见了,是怎的不恼?是怎的不气?

薛蛟   (白)     本来可气。吓,爹爹。那下面有一婴孩,不知身犯何罪,为何腰铡三节?

徐策   (白)     那小孩童么?虽然是腰铡三节,他并不曾死!

薛蛟   (白)     爹爹为何说起呆话来了?

徐策   (白)     何谓呆话?

薛蛟   (白)     那小孩童,既然腰铡三节,他是怎得不死?

徐策   (白)     我儿有所不知。只因有一家忠良,与他薛门交好,将他自己亲生的儿子,在法场之上替换下来,抱到家中扶养成人。因而此子,他还在。

薛蛟   (白)     但不知此子,有多大年纪?

徐策   (白)     我儿站起来。

(薛蛟站立,坐。)

徐策   (白)     与我儿般长般大。

薛蛟   (白)     但不知他的武艺如何?

徐策   (白)     他的武艺么?他能力举千斤。

薛蛟   (白)     既能力举千斤,他为何不与他父母报仇?

徐策   (白)     常言道得好: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他总然有血海的冤仇,他一人是怎能得报?

薛蛟   (白)     这有何难?爹爹将此子,着人唤他,进得府来,孩儿与他八拜结交,替他代报冤仇。

徐策   (白)     呀呀呸!你自己有血海的冤仇,尚未报得,还要替人家报得什么冤仇?

薛蛟   (白)     孩儿前堂有父,后堂有母。慢说无有冤仇,若有冤仇,孩儿即刻就报。

徐策   (白)     你道你前堂有父,后堂有母。慢说无有冤仇,若有冤仇,即刻就报。可惜你不是我的亲……

薛蛟   (白)     亲什么?

徐策   (白)     嗳唉!为父下得朝来,饮了几杯水酒,言语颠倒。你快快南学攻书去吧。

薛蛟   (白)     爹爹说明此言便罢,如若不然,孩儿就碰死在此地!

徐策   (二黄导板)  未开言不由人珠泪难忍,

     (三叫头)   徐忠,我儿,儿吓儿吓!

徐策   (回龙)    到如今才说明已往原因。

薛蛟   (白)     头一堂呢?

徐策   (二黄原板)  头一堂,儿的曾祖,姓薛名礼字表仁贵。

             保定了唐主爷立下功勋。

薛蛟   (白)     这第二堂,他是孩儿的何人?

徐策   (二黄原板)  第二堂儿祖父丁山元帅,

             樊江关又收了樊氏夫人。

薛蛟   (白)     这有尸无头二人,是儿的什么人?

徐策   (二黄原板)  有尸无有头,是儿的生身父母,

(薛蛟哭,跪拜。)

徐策   (二黄原板)  他夫妻被奸臣陷害丧生。

薛蛟   (白)     那黑汉是孩儿何人?

徐策   (二黄原板)  那黑汉是儿三叔父,

             都只为,进都城、逛花灯、吃醉酒、打伤人,连累了一家大小,一刀一个,一个一刀,同受苦刑。

薛蛟   (白)     那小孩童,腰铡三节,是谁家的儿子?

徐策   (二黄原板)  腰铡三节是我的亲生儿子,

薛蛟   (白)     但不知仇人是哪一个?

徐策   (二黄摇板)  张泰贼就是儿的对头人!

薛蛟   (二黄摇板)  听一言来怒气生,

             太阳头上冒火星。

             拔剑定要将贼斩,

徐策   (白)     儿往哪里去?

薛蛟   (二黄摇板)  要杀张泰把冤伸。

徐策   (白)     我儿单丝不线,独木不林。你一人怎能报得了冤仇?

薛蛟   (白)     难道就罢了不成么?

徐策   (白)     现在儿三叔父,他夫妻二人,在韩山招兵聚将,屯粮买马。为父修书一封,去到那里搬兵求助,大功可成。

薛蛟   (白)     如此,爹爹修书信。

徐策   (白)     我儿换衣中。

(薛蛟下。)

徐策   (白)     家院,浓墨伺候。

徐策   (二黄顶板)  说明了十七载的冤仇恨,

             血海冤仇要报明。

             老徐策在祖先堂上忙修书信,

             打发姣儿即刻登程。

(起长槌锣鼓。)

徐策   (二黄原板)  未曾提笔珠泪滚,

             拜上韩山三夫人。

             来者并不是别人等,

             他就是薛家后代根。

             他力举千斤威风凛凛,

             可以前去杀仇人。

             望夫人点动了人和马,

             血海冤仇要报清。

             一封书信重重封稳,

(薛蛟上。)

徐策   (二黄摇板)  我儿前去要小心。

薛蛟   (二黄摇板)  用手接过一封信,

             去到韩山搬救兵。

             辞别爹爹出府门,

徐策   (白)     转来。

薛蛟   (二黄摇板)  爹爹有话快些云。

徐策   (白)     我儿此番前去搬兵,不定是三年五载,才能回来。你来看,为父年迈。倘若是我二老下世,你必须要买上几文纸钱,去到坟前烧化。也不枉我二老扶养儿一场吓!

薛蛟   (白)     如此说来,孩儿就不去了!

徐策   (白)     为何不去?

薛蛟   (白)     待等你二老黄金入柜,孩儿再报冤仇,也还不迟。

徐策   (白)     你来看,为父虽然年迈,倒还康健。我儿报仇要紧。

薛蛟   (白)     孩儿是不去了。

徐策   (白)     你当真不去?

薛蛟   (白)     当真不去!

徐策   (白)     你果然不去?

薛蛟   (白)     果然不去!

徐策   (白)     如此为父就要打!

薛蛟   (白)     打死孩儿也是不去的了。

徐策   (白)     嗳唉!徐策呀,徐策,你好没来由!放着你自己亲生的儿子不来扶养,扶养人家的孩子,就是这等的倔强。倘若有我那金斗儿在,他焉敢如此?嗳呀,我那金斗儿吓!

薛蛟   (白)     爹爹不必动怒,孩儿前去就是。

徐策   (白)     好!快快上马去罢!

(薛蛟上马。)

薛蛟   (哭头)    爹爹!我父!嗳呀!

(薛蛟下。)

徐策   (白)     徐忠!薛蛟!嗳嗳嗳!

     (哭洒头)   我的儿吓!

徐策   (二黄摇板)  一见我儿上能行,

             好似开弓放雕翎。

             但愿得到韩山大兵接应,

             冤冤相报杀仇人!

(徐策下。)
(完)


浏览次数:18241 ┊ 字数:6300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30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