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双狮图》(一名:《举鼎观画》;一名:《薛蛟颁兵》)

主要角色
徐策:老生
薛蛟:小生
书童:丑

《双狮图》赵松樵饰徐策
《双狮图》赵松樵饰徐策
情节
唐武则天时,薛刚闯祸,满门抄斩。薛刚逃出,占据寒山,积粮招兵,为报复之计。时薛刚兄薛猛,被武三思全家诛戮。有儿薛蛟,尚在襁褓,亦将受戮。薛猛有至友徐策,服官在朝。闻信后,往法场祭之,暗将己儿藏之金斗,换出薛蛟,以留薛门后裔。行刑时徐策子被狂风吹去。迨薛蛟年长,臂力过人,徐策亦拜相。一日徐策往朝堂,薛蛟与书童至门外,将石狮举起戏玩。适徐策回府,见狮易处,问书童,知薛蛟所为,乃唤薛蛟入祖先堂,观薛家被难图。薛蛟莫明其故。徐策为细讲当日冤情,声明薛蛟并非亲生子,实薛门后裔。薛蛟闻言大哭,誓必报仇。徐策乃修书付薛蛟,嘱至寒山助叔报仇。

注释
剧中白口至“家院磨墨伺候”,接唱一段,全神贯注疾徐高下,最难得中。前往春桂,听到刘鸿声唱,最为出色。其后《跑城》,乃徐策子回来,做工首推三麻子。

根据《戏考》第一册整理

录入:door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45.4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书童上。)

书童   (念)     书童书童,气概威风。人人怕我,

     (笑)     哈哈!

     (念)     我还怕相公。

     (白)     咱家相府书童便是,今日相爷不在府中,不免请相公出来,同到府前玩耍玩耍,岂不是好。

             有请相公。

(薛蛟上。)

薛蛟   (二黄原板)  忽听书童来相请,

             快步如梭到前厅。

     (白)     书童,请我出堂何事?

书童   (白)     相公。

薛蛟   (白)     唔。

书童   (白)     今日相爷不在府中,我们到府门外玩耍玩耍可好?

薛蛟   (白)     如此带路。

薛蛟   (二黄原板)  豪杰开言笑开怀,

             不觉来到府门外。

书童   (白)     相公。

薛蛟   (白)     做什么?

书童   (白)     你看这一对玉石狮子,哪一个举得起它,就是个状元。

薛蛟   (白)     哪个先举?

书童   (白)     若论年纪,就该书童先举。

薛蛟   (白)     就让你先举。

书童   (白)     慢些,待我把这些余气吐完了,洒洒架子。哎呀,这狮子好像生了根一般,你来。

薛蛟   (白)     你且让开。

书童   (白)     下边听着,府门外有玉狮一对,有人高高举起,低低放下,万官能做,万马能骑。

薛蛟   (白)     来也。

     (二黄原板)  向前来举起石狮子,

             双手轮舞显奇能。

(内开道声。)

书童   (白)     快放下。相爷回府,完了完了。

(薛蛟下。)

书童   (白)     吓,两个狮子,放在一堆了真真淘气。

(书童下。家院引徐策同上。)

徐策   (笑)     呵呵呵。

     (念)     朝罢归相府,名高镇帝邦。又只见玉狮子,搬在一旁。

     (白)     吓。府门外狮子为何蹲在一处?这就奇了。

             来。

家院   (白)     有。

徐策   (白)     传书童。

家院   (白)     相爷传书童。

(书童上。)

书童   (白)     来了。相爷在上,书童叩头。

徐策   (白)     我且问你,府门外有何人到过?相公可曾出府?

书童   (白)     没有人到此处,相公也没有。

徐策   (白)     府门外石狮子,为何搬在一处?

书童   (白)     这,这个……

徐策   (白)     讲。

书童   (白)     不瞒你老人家,这是小人搬在一处的。

徐策   (白)     噢,是你。

书童   (白)     不敢。

徐策   (白)     依然分为两处。

书童   (白)     这事极容易。

(书童分。)

书童   (白)     启相爷:今日力气用尽了,明日分开罢。

徐策   (白)     胡说,请相公出来。

书童   (白)     是。

             有请相公。

(薛蛟上。)

薛蛟   (白)     书童,做什么?

书童   (白)     相爷唤你。他若问你可曾出府,你只说没有。

薛蛟   (白)     是。

             爹爹在上,孩儿拜揖。

徐策   (白)     罢了,儿吓,为父的上朝,你可曾到府外玩耍么?

(书童做手势。)

徐策   (白)     唔,你在此做什么。

书童   (白)     小人一时发了鸡爪疯。

徐策   (白)     唔,还不退下。

书童   (白)     是。

(书童下。)

徐策   (白)     儿吓,府门外石狮子为何搬在一处,是何人搬的?

薛蛟   (白)     启禀爹爹:孩儿与书童,在府门外玩耍,见爹爹未曾回府,是孩儿搬在一处。

徐策   (白)     为父的不信,你可依然分开。

薛蛟   (白)     孩儿借道。

     (二黄原板)  爹爹在上传下令,

             豪杰一时胆气生。

             用力举起石狮子,

             放下两边见分明。

徐策   (笑)     哈哈哈!

     (二黄散板)  这才是父是英雄儿好汉,

             强将手下无弱兵。

     (白)     儿吓,随父到祖先堂上。

薛蛟   (白)     是。

(徐策、薛蛟同走圆场。)

徐策   (白)     儿吓,拜过祖先。

薛蛟   (白)     是。爹爹,祖先堂上,为何挂这幅图画,是何道理?

徐策   (白)     儿吓,这不是我家祖先,乃是薛家的祖先。

薛蛟   (白)     薛家的祖先,为何挂在我家堂上。

徐策   (白)     只因他全家被奸党所害,做了刀头之鬼,故此为父不忍,悬挂家中。

薛蛟   (白)     爹爹,那上面白袍将军,他是何人?

徐策   (白)     他乃唐朝有功之臣,名唤薛仁贵,跨海征东,有十大功劳,圣上封他为平辽王之职。

薛蛟   (白)     爹爹,那黑汉是谁?

徐策   (白)     你再也不要提起他来。他乃薛丁山之子,名唤薛刚,只因圣上大放花灯,他酒醉出府,闯下泼天大祸,打死太子,惊崩圣驾,奸臣张天佐,与他世代结仇,一本默奏上殿,可怜他满门诛戮。

薛蛟   (白)     哎,可惨吓可惨。爹爹下面有一小小孩童,他是何人?

徐策   (白)     他乃薛猛之子,名叫薛蛟。周岁未满,也在法场受刑。

薛蛟   (白)     这等说,岂不是连根都除了。

徐策   (白)     此子还未曾死。

薛蛟   (白)     为怎么?

徐策   (白)     朝中有一契友,心中不忍,他将自己亲生儿子去到法场换了出来。

薛蛟   (白)     爹爹,此子有多大年纪了?

徐策   (白)     此子么,也有儿般长,儿般大。

薛蛟   (白)     这等说,此子无志。

徐策   (白)     怎见得无志?

薛蛟   (白)     有这大年纪,怎么不去报仇?

徐策   (白)     咳,唗!你自己海深冤仇,不能报得,反说别人么?

薛蛟   (白)     我家有甚冤仇?

徐策   (白)     为父的吃了几杯闷酒,说话之间,有些前言不对后语,改日说罢。

(薛蛟跪,哭。)

薛蛟   (白)     哎呀,爹爹吓,我家有海深冤仇,望爹爹与孩儿说明。如若不然,孩儿就死尘埃。

徐策   (白)     我儿吓!

     (二黄原板)  孩儿不必泪双流,

             细听为父说从头:

             那白袍将军非是别一个,

             是你高祖名仁贵,跨海征东把兵投。

             圣上见他功劳大,

             并肩一字封王侯。

             这一位名唤薛丁山,

             乃是你二世宗祖亲。

             征西有功于朝廷,

             圣上亲封西辽王。

             只因你三叔闯下祸,

             张天佐与薛家世代结冤仇。

             奸贼上殿奏一本。

             可怜他满门受非刑。

             你父阳和为总督,

             也在法场丧残生。

             我舍自己亲生子,

             换出我儿后代根。

             蛟儿非是徐门后,

             乃是薛家后代根。

薛蛟   (二黄原板)  听说不是徐门后,

             唬得我魂不在身。

             不报冤仇誓不休!

徐策   (白)     哈哈哈,儿吓,你要报仇,倒也不难。你有一婶娘,现在卧龙山,招兵买马,积草囤粮,你且在后堂饱餐,待为父修书一封,与你前去,发兵报仇便了。

薛蛟   (白)     孩儿知道。

(薛蛟下。)

徐策   (白)     家院磨墨伺候。

     (二黄原板)  墨浓笔饱诉衷肠,

             止不住双泪涌胸膛。

(徐策写。)

徐策   (二黄原板)  拜上多拜上,

             拜上卧龙纪鸾英:

             来人非是别一个,

             薛猛之子名薛蛟。

             一封书信写完了,

(薛蛟上。)

徐策   (白)     儿吓,

     (二黄原板)  一路行去要当心。

薛蛟   (二黄原板)  向前来拜别我的父,

(薛蛟哭。)

薛蛟   (白)     哎,爹爹吓!

     (二黄原板)  一心打马往前行。

徐策   (白)     儿吓,回来。

薛蛟   (白)     爹爹何事?

徐策   (白)     你今前去卧龙山婶娘那里,搬兵报仇,报仇之后,回来我若还在世,亲眼看见,也不枉为父一片热心。我若不在,你可手拿几张纸钱,走到为父坟前,大哭一场,多拜几拜,儿吓,难道为父当真受了你的不成,也等那旁人叹息几句。

(徐策哭。)

徐策   (白)     吾儿吓!

薛蛟   (白)     哎呀,爹爹这等说,孩儿不去了。

徐策   (白)     你怎的不去?

薛蛟   (白)     待爹爹百年以后再去。

(徐策笑。)

徐策   (白)     儿吓,为父的还不老,你只管前去。

薛蛟   (白)     孩儿不去。

徐策   (白)     唔,你再说不去,我就打。

薛蛟   (白)     打死孩儿也不去。

徐策   (白)     好没来由。吓,若是我的亲生金斗孩儿,叫他往东,他就在东,叫他往西,他就在西。吓,这等看起来,好不气死我也。

薛蛟   (白)     爹爹不必如此,孩儿愿去。

徐策   (白)     你是怎讲?

薛蛟   (白)     孩儿愿去。

徐策   (白)     哈哈哈,好吓!

薛蛟   (二黄原板)  拜别爹爹上了马,

     (白)     哎呀,爹吓!

     (二黄原板)  去到卧龙把兵搬。

徐策   (白)     徐蛟儿吓。

薛蛟   (二黄原板)  小豪杰打马上阳关,

             要把冤仇一旦伸!

(薛蛟下。)

徐策   (白)     儿吓,你真去了!哎,我的儿吓!

(徐策哭。)

徐策   (二黄原板)  一见蛟儿去登程,

             好似钢刀刺我心。

             将身便把内堂进,

             见了夫人说分明。

(徐策下。)
(完)


浏览次数:19493 ┊ 字数:3513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3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