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戏迷传》

主要角色
伍音:老生扮丑
县官:丑
医生:丑
伍父:老生
伍母:老旦
伍妻:旦
路人:丑

注释
此剧专以模唱诸名伶擅长之腔调,为其佳处,并非专演某朝某人某事之戏。乃旧剧中之推陈出新,别创一格者,故并无情节可考。所可考者,此剧系沪汉间名伶吕月樵所创演。吕月樵以嗓音颇好,善能摹仿诸名伶声口,如谭鑫培、汪桂芬、孙菊仙、朱素云等,且于须生、大面、青衫、小生种种角色,并无不各善其能。然徒抱此兼长,非但无此种夹夹杂杂之戏,可以一试其技,且亦无此项扫边角色可居,因此超越常轨,创编斯剧,籍以自见,洵亦非易事也。然细按此剧,究亦非真真破天荒之创格,实则脱胎于《拾黄金》、《兄妹串戏》等剧之间,而稍异其面目,然拉杂诌唱,不过挖苦世之真戏迷耳。远不若《拾金》只有用意,于世俗有针砭也。第信手拈来,皆成妙谛。其运化之才,亦自不可没。且集各戏中唱白之精华,熔于一炉。看此一剧,胜如听了数十套留声戏片,又如叫了数十个之堂唱,真可谓之无美不备。至唱演之能事,则吕月樵外,我尤佩服恩晓峰。

根据《戏考》第二十册整理

录入:小豆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7.1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伍音上。)

伍音   (引子)    西皮二黄,四平调,梆子昆腔。

     (念)     自幼生来性儿乖,终朝每日看戏台。生旦净末我全会,文武昆京一齐来。

     (白)     在下,姓伍,名音,字六律。一生无所好,专好学唱戏。看今日闲暇无事,不免到庄前庄后,游玩一回便了。

     (西皮原板)  闲来无事不从容,

             睡觉东窗日影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

             四时佳兴与人同。

(路人上。)

路人   (白)     有一位朋友,送了一封信来,也不知道为的什么事情,我也不认识字。那边有位先生,待我请他念念。

             先生,我这里有一封信,请你看看,是什么事情?

(伍音接信,拆看。)

伍音   (白)     这封书信,来得将将凑巧,明日午时三刻,走马换将,那时我叫他先放我家先行陈式,然后再放他侄儿夏侯尚。他将我家先行放出,我用百步穿杨,将他侄儿一箭射死。那夏侯渊,定必与他侄儿报仇。他杀一阵,老夫败一阵,杀到旷野荒郊,无人之处,我用当年关公拖刀之计,将他立劈马下。夏侯渊,我的儿呀!明日不来便罢,倘若来时,中了老夫拖刀之计也!

路人   (白)     你拿过来罢,说了半天,我一句也不懂得。

(路人下。)

伍音   (白)     宋先生,宋国士,本县再赔你十两赃银。呀,他去远了,这个奴才,有兴而来,没兴而返。

(伍音进门。伍妻上。)

伍妻   (念)     奴家生来命儿低,嫁了个丈夫是戏迷。清晨起来唱到晚,不是二黄就是西皮。

     (白)     我说你一天唱到晚,你也没有个厌烦。

(伍音、伍妻对坐。)

伍音   (白)     明公吓!

     (西皮流水板) 休流泪来免悲伤,

             忠孝二字挂心旁。

             同心协力把业创,

             凌烟阁上美名扬。

伍妻   (白)     说着话,他又唱起来了。

             我同你这个日子,过到几多早晚,才是个了手?

(伍妻搬椅旁坐。)

伍音   (白)     丫鬟,掌灯,待老爷观看。

     (二黄慢板)  借灯光我这里观看娇娘,

             我看他容颜美态度安详。

             问娘行因何故,

     (二黄原板)  泪带脸上,

             莫不是嫌吾老难配鸾凰?

             要穿衣锦绣衫任你选样,

             问娘行因何故愁锁双眉,两泪汪汪,细说衷肠,又有何妨。

(伍音伸腿在伍妻膝上,伍妻推。)

伍妻   (白)     你看这是什么样子!

伍音   (白)     你不喜欢这个调调儿,就免了这个调调儿。

(伍子上。)

伍子   (白)     参见爹爹。

伍音   (白)     夫人,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既打沉香,就该去打秋儿。既不打秋儿,就不该打沉香。一样的儿子,你两样看待。这才是:

     (念)     清官难断家务事,有手难打自己儿呀!

(伍父上。)

伍父   (白)     亲戚,你起的早呀!

伍音   (白)     店主东,与吾带马。

     (西皮慢板)  店主东带过了黄骠马,

             不由得秦叔宝两泪如麻。

             提起了此马它的来头大,

             兵部堂王大人相赠与咱。

             遭不幸困至在天堂店下,

             欠你的店饭钱,无奈何只得来卖它。

             摆一摆手儿,你牵去了罢,

     (西皮摇板)  但不知此马落于谁家。

伍妻   (白)     你老人家,不用搭理他,看他有唱够的时候没有!

伍音   (白)     住口!

     (西皮摇板)  你口似沙糖心如刀,

             不该叫骂小英豪。

             有朝犯在我三郎手,

             这钢刀之下不恕饶。

(伍音推伍父,伍父倒地。伍母上。)

伍母   (白)     你这个奴才,真真的大胆!

(伍音看,拉伍母。)

伍音   (白)     嗳呀,妈妈呀,今当大比之年,跟随我家二东人进京赴试,夜宿旅店。我家二东人,得了一梦,甚是不祥,急速回转家来,方知大东人去世。二东人就在灵前伴宿一夜,今早起来,忽然来了两个公差,将二东人锁到公堂。我就随到衙前打听。那县太爷言道:二东人因奸寡嫂不从,杀伤人命。屈打成招,问成死罪。那时我在堂口喊冤,好一个清如水、明如镜的太爷,限我三天之内,寻找大夫人的人头,有了人头,二东人有救。吾想这人头,吾往哪里去找?因此回来,与妈妈商议,将我的女儿一刀杀死,也好搭救我那二东人的性命呐!

     (二黄摇板)  二东人他待我恩德非浅,

             我受他点水恩当报涌泉。

             我这里用钢刀将头割断,

             生、生、生、生和死,自刎刀残。

(伍音夺刀,跑下。)

伍母   (白)     这个奴才,他跑了,不知何处去了。

伍父   (白)     咱们去找他,拉他回来罢。

(伍母、伍父同下。)

【第二场】

(急急风牌。伍音上。)

伍音   (白)     哎,哎哎哎,我的妻氏儿呀!

(伍音脱鞋,顶。)

伍音   (白)     我心中有事呀。咳,我心中有事呀!

     (二黄摇板)  恼恨贼子理不端,

             擅抢民妻为哪般?

             捽开大步往前趱,

(三锣。伍音翻跟斗。)

伍音   (二黄摇板)  不由我来到贼子的府门前。

(伍父上。)

伍父   (白)     我找了半天,也没有看见你,你敢情在这儿,又唱起《打棍出箱》来啦!别唱啦,跟我回去罢。

伍音   (白)     老丈呀!

     (二黄原板)  老丈休得胆怕惊,

             细听卑人说分明:

             休把我当做了妖魔论,

             我本是屈死一枉魂。

伍父   (二黄摇板)  他那里叫一声张别古,

             吓得我年迈人好不糊涂。

     (白)     你走罢。

伍音   (二黄摇板)  忙将树枝摇摆动,

             抓一把沙土扬灰尘。

             我与你一无仇二无怨恨,

             叩求老丈把冤伸。

伍父   (白)     得啦,别唱啦,回去罢。

伍音   (西皮摇板)  耳边厢又听得火炮声震,

             那重耳放火烧山林。

             东山不进西山隐,

(伍音随伍父同转场。伍妻、伍母同上,开门。)

伍音   (白)     呀!

     (西皮摇板)  因何故你嫂嫂不来开门?

伍母   (白)     这个奴才回来了。

伍父   (白)     我看他这个戏瘾是真大,只怕是中了魔了。倒不如请位先生,给他治治。

伍母   (白)     好,快去与他请一位医生来。

(伍父下。)

伍母   (白)     你这个奴才,我看你怎生得了!

(伍父拉医生同上。)

伍父   (白)     先生来了。

伍母   (白)     请先生看看,他是哪一经中了病了?

医生   (白)     待我来看看。

伍音   (二黄摇板)  适才间在郊外闲游散闷,

             偶遇见一官长暗放雕翎。

             对着胸膛射一箭,

             险些儿丧了命残生。

             猛然睁开昏花眼,

             我面前站定对头人。

             放箭官长就是你,

             你、你、你、你不该放雕翎,射我的前心。

医生   (白)     喝,他这个病,可是真不轻呀,我先诊诊脉再说。

伍音   (白)     吉太医,你看老夫,得的是什么病症?

医生   (白)     你这个病,倒好治,只要有人拿出一万两银子,你到上海,办上一分行头,邀请些著名的唱戏的,你起上一个戏班子,管保就好了。

岳父   (白)     请先生开个方子罢。

医生   (白)     拿笔砚来,待我给他开一个方子:

             这病要重用牡丹皮:这牡丹,可是要“金牡丹”,不要“白牡丹”;再用一样防风:这风要“九阵风”,不要“五阵风”;再用点括蒌:这楼,要“杨小楼”,可不要“樊春楼”;再用点橘红:这红,要“月月红”,不要“元元红”;再用点常山:这山,要“何月山”,不要“郎德山”;再用点甘菊花:要“红菊花”,不要“白菊花”;再用点甘草:要“芙蓉草”,不要“灵芝草”;再用点冬青:要“贵俊卿”,不要“盖俊卿”;再用点连翘:要“吕月樵”,不要“张菊樵”;再用点菎麻子,要“三麻子”,不要“麻穆子”。好啦,再加半盅童便,可是要“麒麟童”的童便才好;再加点灯心做引子:这灯心,要“七盏灯”的,不要“万盏灯”的。来来,你把这一剂药,用点小香水,给他煎好了,用个玻璃翠的杯子盛起来,给他吃了,听他的肚子里头,咕噜噜噜的一声雷响,管保病就好了。

伍父   (白)     先生你这方子,叫什么汤头呀?

医生   (白)     我这汤头,叫做“赵如泉”。

伍父   (白)     怎么叫做“赵如泉”呐?

医生   (白)     他吃了我的药,他一定照旧如初的痊愈了。

伍音   (白)     呀呀呸!

     (西皮摇板)  提起个儿的爹娘掌儿的嘴,

             活活气死我年迈人。

             恨不得追了奴才的命,

(伍音打医生。)

伍音   (西皮摇板)  陈门中何用你这败家的子孙!

(伍音推医生,踢出门。)

医生   (白)     发兵不发兵,但凭于你,为何将咱家踢出宫外?正是:

     (念)     一脚成仇恨,点点记在心。

(医生下。)

伍母   (白)     看这奴才,叫我也无法治他。我不免送了他忤逆不孝,当官治他的罪名便了。

伍父   (白)     你母亲要送你见官呐。

伍音   (白)     要见君,好呀,走呀!

     (二黄摇板)  好好要你们送的什么信,

             要见君大家一路行。

(伍音拉伍母、伍父同下。)

【第三场】

(四差役、县官同上。)

县官   (数板)    昨晚一梦甚是凶,梦见寿星老儿,骑着苍蝇。左手抓住苍蝇翅,右手抓住苍蝇鬃。天上看,满天星;地下看,一个坑;门前看,有一棵松;松上看,落着个鹰;屋里看,点着灯;墙上看,定着钉;钉上看,挂着弓;桌子上看,摆着个钟;钟旁边看,放着一本经。忽然天上起了大风:刮散了满天星,刮平了地下的坑,刮倒了门前的松,刮飞了松上的鹰,刮灭了屋里的灯,刮掉了墙上的钉,刮落了钉上的弓,刮歪了桌子上的钟,刮翻了钟旁边的经。这叫做:经翻、钟歪、弓落、钉掉、灯灭、鹰飞、松倒、星散、坑平,一场空!

     (念)     大官也是官,小官也是官。不论大小官,全是为弄钱。

     (白)     我,本县县太爷的便是。今日三、六、九日,放告之期。

             来呀,放告牌抬出去。

四差役  (同白)    是。

(伍母上。)

伍母   (白)     冤枉。

四差役  (同白)    启老爷:外面有人喊冤。

县官   (白)     带进来。

(四差役引伍母跪。)

县官   (白)     老太太,你有什么冤枉,一一诉来。

伍母   (白)     启太爷:吾有一子,是个戏迷,终日气我,甚是不孝,因此送他忤逆。请太爷惩治于他。

县官   (白)     是啦,你交给我,你先下去罢。

(伍母下。)

县官   (白)     来,把戏迷与我带上来!

伍音   (内白)    来也!

(伍音上。)

伍音   (西皮摇板)  跳龙潭入虎穴逃灾避祸,

             又谁知中牟县又入网罗。

             怒冲冲打从这滴水檐过,

             看陈宫他把我怎样发落!

县官   (白)     胆大戏迷,见了本县,为何不跪?

伍音   (白)     俺上跪天子,下跪诸侯,岂肯跪你小小县令?

县官   (白)     你欺吾官卑职小?来,请过圣命。

(伍音跪。)

伍音   (白)     臣潘洪见驾,吾主万岁!

县官   (白)     你是怎样陷害杨家父子,从实招来!你可知本御史的厉害?

伍音   (白)     老爷容禀。

伍音   (西皮二六板) 老爷在上容奴禀,

             细听潘氏说分明:

             年遭荒旱难度命,

             夫妻二人把巧计生。

             行至中途古庙进,

             谁知庙内有妖精。

             到如今真假难凭信,

             望求老爷断分明。

县官   (白)     你唱了一大段,吾倒不懂,是怎么回事情?

伍音   (吹腔)    二状不把别人告,

             告的是娘舅李太公。

             他每天三次我家走,

             调唆我公婆两双亲。

             二双亲终日打来终日里骂,

             打骂奴家改嫁别人。

县官   (白)     你这个戏迷,我真缠不清你,我可要退堂啦。

     (南笛儿牌)  打三梆子退大堂,

伍音   (南笛儿牌)  谢老爷,做主张,

             今日才得儿夫郎。

             手挽手儿把堂下,

(伍音拉县官。)

伍音   (南笛儿牌)  我同你到新世界里去白相。

(伍音拉县官同下。)
(完)


浏览次数:16681 ┊ 字数:4807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