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风波亭》【全本】(一名:《精忠传》)

主要角色
岳飞:老生
岳云:小生
张宪:小生
王横:净
张保:净
秦桧:净
王氏:旦
周三畏:末
万俟卨:丑
罗汝楫:丑
周夫人:正旦
岳夫人:旦
张夫人:旦
欧阳从善:丑
韩世忠:老生
张浚:老生
刘錡:老生
牛皋:净
冯忠:净
冯孝:净

《风波亭》奚啸伯饰岳飞
《风波亭》奚啸伯饰岳飞
情节
宋徽、钦二帝为金所掳,中原锦绣江山,十失其七。高宗南渡,建都于临安(即今之浙江省杭州),只成偏安之势。汤阴岳武穆(讳飞字鹏举),赤胆忠心,以恢复为己任。统师以来,屡战屡胜。金帅兀术,闻名而丧胆,军中俱以“岳爷爷”呼之。一见岳字旗帜,敌人望风而逃,不敢与抗。武穆又会聚韩世忠、张浚、刘錡三帅,追金兵至朱仙镇,又大败之于金牛岭。山石兀突,金兵无路脱逃,幸为天雷击碎,方得渡岭。兀术几乎自刎,思欲弃汴京而回国。忽一书生揖于马前曰:“太子勿走。自古权臣在内,未有大将能立功于外者。岳少保身且不免。”兀术悟,乃留焉。即遣军师哈迷蚩,假扮卖药者,暗入临安。在西河上遇见奸相秦桧,递蜡丸密书,约以倾陷武穆。其时武穆驻师朱仙镇,正欲指日渡河,酬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之志。不料奸桧假称朝命议和。于一日之中,连发十二道金牌,召武穆回。武穆愤慨泣下,东向再拜曰:“十年之功,费于一旦。”明知奸桧弄权,必遭不测,然既已身许国,生死亦置之度外,不听众将之劝阻,百姓之攀留,慨然挈带马后将王横而行。遇扬子江,谒金上寺高僧道悦禅师,力劝武穆潜身避祸。武穆不以为然,临别赠偈言八句。及至平江路(即今之江南省苏州),锦衣卫指挥冯忠、冯孝,带领校尉二十名,将武穆锁拿。王横忿甚,欲与二冯为难,武穆喝止,王横不敢动手,猝被二冯砍死。遂解武穆至临安,送入狱中。奸桧假传谕旨,命大理寺周三畏勘问。周三畏不肯阿附,挂冠而遁。奸桧改命万俟卨、罗汝楫严刑鞠讯,以“莫须有”三字定谳。且诱至岳云、张宪并锢之。武穆马前将张保为汴梁总兵,弃官至临安,入狱探望。不忍见武穆受屈,撞死阶前。奸桧与长舌妇王氏,定计于偃月堂东窗下,手书小纸付狱,而狱中风波亭,遂为武穆及岳云、张宪归神之所。时南宋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也。

注释
枥老编考至此,不禁涕泗滂沱,手战不能执笔。当金人南下,宋祚南移,武穆独能只手擎天,做中流之砥柱。使十数年中,金人不得逞。武穆之功,旷古所未有也。呜呼!权奸嫉忌,三字沉冤。壮志未伸,将星遽陨。悠悠苍天,能不痛哉!

根据《戏考》第十七册整理

录入:行健轩主人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八将、岳云、张宪、张保、王横、韩世忠、张浚、刘錡、岳飞同上。)

岳飞   (念)     精忠报国秉丹心

韩世忠  (念)     食王爵禄答王恩。

张浚   (念)     南征北讨威名震,

刘錡   (念)     扫灭金兵报朝廷。

岳飞、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同白)    本帅,

岳飞   (白)     姓岳名飞字鹏举。

韩世忠  (白)     韩世忠。

张浚   (白)     张浚。

刘錡   (白)     刘錡。

岳飞   (白)     众位元帅请坐。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同白)    请坐。

岳飞   (白)     众位元帅,那金兵被我等连胜数阵,杀得他兵,却甲丢盔。这几日不见动静,不知那厮怎样对敌?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同白)    那兀术诡计多端,我等还须准备。

岳飞   (白)     全仗众位元帅。

(番将甲上。)

番将甲  (念)     领了狼主命,下书到宋营。

     (白)     门上哪位将军在?

王横   (白)     做什么的?

番将甲  (白)     金邦下书人求见。

王横   (白)     候着。

             启元帅:金营下书人求见。

岳飞   (白)     传。

王横   (白)     元帅唤你,要小心了。

番将甲  (白)     参见岳元帅。

岳飞   (白)     你奉何人所差?

番将甲  (白)     奉我家狼主四太子所差,前来下战书。

岳飞   (白)     呈上来。

(牌子。岳飞看书。)

岳飞   (白)     我这里修书不及,照书行事。

番将甲  (白)     遵命。

(番将甲下。)

岳飞   (白)     众位元帅,今有兀术书信到来:明日约我兵会阵。大家俱要齐心努力,奋勇杀贼。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同白)    我等遵命。

岳飞   (白)     众将官明日五鼓,一同出战者!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四番兵、四下手、八番将、哈迷蚩、金兀术同上。)

金兀术  (西皮摇板)  南北不和起争端,

             交锋对垒在阵前。

             令人下书未见转,

             心中恼恨岳南蛮。

哈迷蚩  (白)     参见狼主。

金兀术  (白)     军师请坐。

哈迷蚩  (白)     谢坐。

金兀术  (白)     我也曾命人与岳飞下战书。这般时候,为何还不见到来?

哈迷蚩  (白)     想必来也。

(番将甲上。)

番将甲  (念)     忙将下书事,报与狼主知。

     (白)     叩见狼主。

金兀术  (白)     罢了。下书之事如何?

番将甲  (白)     那岳飞言道:修书不及,照书行事。

金兀术  (白)     好吓。巴图鲁,一齐迎上前去。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四上手、关铃同上。)

关铃   (白)     俺,关铃。曾与岳公子八拜为交。闻听岳元帅与金兵大战,不免前去助阵。

             众将官,杀上前去!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上手、四马童、樊成同上。)

樊成   (白)     俺,樊成,乃岳元帅麾下统制官,孟邦臣之妻舅是也。闻得金兵在此,与岳元帅交战,不免前去帮助。

             众好汉,催军!

(四龙套、四上手、关铃同上。)

关铃   (白)     来者可是樊小将军?

樊成   (白)     原来是关将军。兴兵何往?

关铃   (白)     闻听人言,岳元帅与金兵大战,特的前来助阵。

樊成   (白)     在下亦为此事而来。

关铃   (白)     好。合兵一处,一同前往。

(众人同下。)

【第五场】

(急急风牌。四下手、二家将、狄雷同上。)

狄雷   (白)     俺,狄雷,官居金门镇先行官。闻听岳元帅与金兵大战,我等正好前去立功来。催趱!

(众人同转场,关铃、樊成、四龙套、四马童、八上手同上。)

狄雷   (白)     二位将军意欲何往?

关铃、

樊成   (同白)    我等要帮助岳元帅征战金兵。

狄雷   (白)     好,某亦为此事而来,就此一同前往。

关铃   (白)     我等本当杀入阵去,不知元帅现在何处?

狄雷   (白)     你我一同杀入阵去,再做道理。

关铃、

樊成   (同白)    好。众将官,杀向前去!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四番兵、四下手、八番将、哈迷蚩、金兀术、四龙套、八将、岳云、张宪、张保、王横、韩世忠、张浚、刘錡、岳飞自两边分上,对阵。)

岳飞   (白)     兀术!本帅兴兵,屡获全胜。劝尔好好呈献降书顺表,饶尔不死!

金兀术  (白)     岳元帅,劝你投顺孤家,吾与你平分宋室疆土。

岳飞   (白)     休出狂言,放马过来!

(岳飞、金兀术同起打。八股荡连环,末场下,岳飞打快枪,金兀术败下,岳飞追下。四番兵、四下手、八番将、哈迷蚩、金兀术同上。)

金兀术  (白)     岳飞来得厉害,我兵抵敌不住。如何是好?

哈迷蚩  (白)     请狼主摆阵擒他如何?

金兀术  (白)     巴图鲁,摆阵上来!

(岳飞引狄雷、樊成同上,同入阵,同钻四门,破阵同下。四番兵、四下手、八番将、哈迷蚩、金兀术同上。)

金兀术  (白)     岳飞兵将,十分骁勇。巴图鲁,收兵!

(四龙套、八将、岳云、张宪、张保、王横、韩世忠、张浚、刘錡、狄雷、樊成、岳飞同上,同追打,四番兵、四下手、八番将、哈迷蚩、金兀术同下。四龙套、八将、岳云、张宪、张保、王横、韩世忠、张浚、刘錡、狄雷、樊成、岳飞同下。)

【第七场】

(四云童、风姨同上。)

风姨   (白)     吾乃风姨是也。今有兀术被难,不免前去搭救便了。

(四番兵、四下手、八番将、哈迷蚩、金兀术同上。)

金兀术  (白)     来此什么所在?

四番兵  (同白)    此地名金牛岭。

金兀术  (白)     宋兵追赶无路,我命休矣!

(山倒。四番兵、四下手、八番将、哈迷蚩、金兀术同入山,同下。)

风姨   (白)     待我变一书生,去见兀术便了。

(风姨下。四龙套、八将、岳云、张宪、张保、王横、韩世忠、张浚、刘錡、狄雷、樊成、岳飞同上。)

岳飞   (白)     看山岭开裂复合,金兵从此逃窜,此乃是天不灭金也。众将官收兵回营。

(四龙套、八将、岳云、张宪、张保、王横、韩世忠、张浚、刘錡、狄雷、樊成、岳飞同下。)

【第八场】

(四番兵、四下手、八番将、哈迷蚩、金兀术同上。)

金兀术  (白)     且住!想孤家带领六十余万人马,被岳飞杀败,只剩得五千兵将,孤还有何面目归国,去见老狼主?不免我自刎了罢!

哈迷蚩  (白)     狼主休得轻生。有道是:军家胜败,古之常理。暂且回国,整顿人马,再来报仇,也还不迟。

(书生上。)

书生   (白)     太子在上,在下有礼。

金兀术  (白)     岂敢。你是何人?

书生   (白)     太子若想调兵复仇,终究无用。与其在锅中添水,何如釜下抽柴?况自古以来,权臣在朝内,大将焉能立功于外?不久岳元帅,自不免也。

金兀术  (白)     多承指教。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书生   (白)     小生之意,不过是应天顺人而已,何必留名?我去也。

(书生下。)

哈迷蚩  (白)     呵哈哈哈!此乃是天遣此人,点醒狼主。不如就在此处安营,待为臣乔装打扮,私入临安,去访秦桧。叫他寻个机会,害了岳飞,何愁天下不得!

金兀术  (白)     此计甚好。就请军师速速前往。待孤家写一书信带去。巴图鲁,安营下寨!

(四番兵、四下手、八番将、哈迷蚩、金兀术同下。)

【第九场】

(王氏上。)

王氏   (西皮原板)  奴心中常把那岳家来恨,

             他父子战金兵屡建功勋。

             倘若是回朝来我等不稳,

             待等候相爷回再定计行。

院子   (内白)    相爷回府。

(秦桧上。)

秦桧   (白)     可恼吓,可恼!

王氏   (白)     今日相爷下得朝来,为何这等烦恼?

秦桧   (白)     夫人有所不知:只因岳飞今日有本到来,已将金兵杀得大败,不久就要成功。倘若班师还朝,我等俱有不便。

王氏   (白)     妾身亦为此愁烦。倘若岳飞还朝,我等全家姓名难保。不如趁早将他兵权撤去,慢慢设法害他性命。

秦桧   (白)     夫人之言正合吾意。近日西湖风景极佳,欲同夫人乘舟游玩,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王氏   (白)     妾身奉陪。

秦桧   (白)     来,车辆伺候,与爷带马!

(秦桧、王氏同下。)

【第十场】

(布景。船上。秦桧、王氏、院子同上。)

秦桧   (白)     上得船来,好一派湖景。

     (西皮原板)  夫妻们乘花船西湖游玩,

             有青山并绿岭湖水连天。

王氏   (西皮原板)  在舟中我这里用目观看,

(哈迷蚩上。)

哈迷蚩  (白)     卖蜡丸!

王氏   (西皮摇板)  又只见哈迷蚩站在岸边。

王氏   (白)     相爷吓,你看岸上那人,好似哈军师的模样。

秦桧   (白)     待我看来。

哈迷蚩  (白)     我进了永安门,这已是西湖。真一派好风景!你看那船中,好似秦桧摸样。待我来试他一试。

             卖蜡丸!

秦桧   (白)     来,叫那岸上卖蜡丸之人过来。

院子   (白)     是。

             那一卖蜡丸之人过来。

哈迷蚩  (白)     来了。

秦桧   (白)     你这蜡丸,是治什么病的?

哈迷蚩  (白)     专能治你的心病。

秦桧   (白)     拿来吾看。

哈迷蚩  (白)     拿去。内中有方。照方试服,一剂即愈。

秦桧   (白)     但不知你要多少钱?

哈迷蚩  (白)     我只要二百钱。

秦桧   (白)     来,与他二百铜钱。

院子   (白)     来来,给你二百铜钱。

哈迷蚩  (白)     大事已成,我不免回去便了。

(哈迷蚩下。)

秦桧   (白)     夫人,你我一同回府去吧。

王氏   (白)     但凭相爷。

(秦桧、王氏同下船。)

王氏   (白)     相爷,但不知那蜡丸之内,写些什么?

秦桧   (白)     两厢退下。

(院子环视,下。秦桧看信。)

秦桧   (白)     乃是金邦四太子亲写书信前来,言到岳飞杀得金兵大败,叫吾设计陷害于他。夫人你道此事,应如何办理?

王氏   (白)     依妾身看来,必须先将岳飞兵权削去。然后调他进京治罪,害他性命。不知相爷意下如何?

秦桧   (白)     待老夫与万、罗二人商议,夫人你且回避了。

(王氏下。)

秦桧   (白)     来,有请万俟卨、罗汝楫。

院子   (白)     有请万、罗二位老爷。

(万俟卨、罗汝楫同上。)

万俟卨  (念)     每日奔走相府。

罗汝楫  (念)     为的妻财子禄。

     (白)     参见相爷。

秦桧   (白)     二位少礼请坐。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谢座。唤我二人进见,有何钧谕?

秦桧   (白)     今有岳飞,杀败金兵,不日就要成功。倘若他得胜还朝,则与老夫诸多不便。老夫意欲削去他的兵权,陷害他性命。不知二位有何高见?

万俟卨  (白)     这有何难?相爷假传圣旨一道,命人前去。叫他在朱仙镇养马,暂且停战。再发一道圣旨,就说现在与金人讲和已成,叫他回兵,进京加封官爵。他若来时便罢,他若不来,就发金牌催调前来。哪怕他飞上天去!

秦桧   (白)     此计甚好。

             来,请王大人。

院子   (白)     有请王大人。

(王大人上。)

王大人  (白)     参见丞相。

秦桧   (白)     现有圣旨一道,叫岳飞暂且息兵,班师回朱仙镇屯田养马。特等秋收粮足,再议发兵。

王大人  (白)     遵命。

(王大人下。)

秦桧   (白)     请沈大人进见。

院子   (白)     有请沈大人。

(沈大人上。)

沈大人  (白)     参见丞相。

秦桧   (白)     这有圣旨一道,去到岳飞营中,就说现与金人议和已成,叫他回京加官受爵,不得违误。

沈大人  (白)     遵命。

(沈大人下。)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下官告退。

秦桧   (白)     有事再来相请。

(万俟卨、罗汝楫同下。)

秦桧   (白)     岳飞呀,岳飞!管叫你明枪容易躲,这暗箭最难防!

(秦桧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四将、韩世忠、张浚、刘錡、岳云、张宪、张保、王横、岳飞同上。)

岳飞   (念)     雄师直捣黄龙府,扫灭金囚答圣朝!

     (白)     众位元帅!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同白)    元帅!

岳飞   (白)     我营缺少粮草,也曾到京中催取。缘何不见到来?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同白)    想是路途阻隔。

王大人  (内白)    圣旨下!

岳飞   (白)     一同接旨!

(吹打。四大铠、王大人同上。)

王大人  (白)     圣旨下,跪!

岳飞   (白)     万岁!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岳云、
张宪、
张保、

王横   (同白)    万万岁!

王大人  (白)     听宣读诏曰:命岳飞暂且息兵,在朱仙镇屯田养马。待等秋禾成熟,再议发兵,望诏谢恩!

岳飞、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岳云、
张宪、
张保、

王横   (同白)    万万岁!

岳飞   (白)     王大人,今奉圣命远道而来,后堂摆宴,与大人接风。

王大人  (白)     朝命在身,不能久停。告辞了!

(吹打。王大人、四大铠同下。)

岳飞   (白)     众位元帅,今奉圣命,我等自当遵旨。

韩世忠  (白)     想大元帅以十万之众,破金兵百万。成功就在目前,若要退兵朱仙镇,岂不把一段大功,沉于海底?

岳飞   (白)     有道是君命召,不俟驾而行;倘若贪功立业,岂不是违抗圣旨?

             张保听令!

张保   (白)     在!

岳飞   (白)     吾蒙圣恩,赐我空头劄付,现有濠梁总兵一缺,就命你前去受职。

张保   (白)     启元帅:小人生性卤莽,不知做官道理,情愿伺候元帅鞍前马后。

岳飞   (白)     想人生在世,必须图个出身,方是男子汉大丈夫。你只要尽心报国,即是作官的道理,不必推辞。你携带家眷,即刻上任去罢。

张保   (白)     如此小人叩辞了。

(张保下。)

岳飞   (白)     王横听令!我亦欲叫你做个总兵,你意如何?

王横   (白)     启元帅:小人乃是一个粗人,只晓得侍奉元帅,哪里能够做官?小人实实不愿。

岳飞   (白)     你既不愿,我也就不勉强了。

             岳云、张宪听令!方今奸臣专权,专主议和,无用兵之志。命你二人暂且归家,探望你的母亲。闲暇无事,务要教习你兄弟些武艺。为父有言,你且听了!

岳飞   (西皮摇板)  本欲平金奏凯还,

             怎奈奸臣暗弄权。

             命你暂且回家转,

             探望儿母驾可安。

张宪、

岳云   (同西皮摇板) 辞别爹爹跨走战,

             披星带月回家园。

(张宪、岳云同下。)

沈大人  (内白)    圣旨下!

岳飞、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岳云、

张宪   (同白)    一同接旨。

(四校尉、沈大人同上。)

沈大人  (白)     圣旨下,跪。

岳飞、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岳云、

张宪   (同白)    万岁!

沈大人  (白)     听宣读诏曰:命岳飞在朱仙镇屯田养马,众家元帅节度,均各回本汎。望诏谢恩!

岳飞   (白)     万万岁!

             沈大人奉命而来,请到后堂饮宴。

沈大人  (白)     朝命在身,不敢多停。告辞了。

(四校尉、沈大人同下。)

刘錡   (白)     大元帅,刻下金兵锐气已消,损兵折将,狼狈不堪,不如趁此机会,鼓舞用命,恢复中原,在此一举。

岳飞   (白)     既奉圣旨,焉能违抗?

刘錡   (白)     自古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岳飞   (白)     众位元帅,有所不知,只因本帅因枪挑小梁王,逃命归乡。时值年荒岁乱,盗贼四起,那时有洞庭湖杨么,差王佐来聘为帅,本帅虽然未去,却结交了王佐,故有这段断臂恩情。那时我母,恐我一时失足,将本帅背上刺了“精忠报国”四字,所以一生只图尽忠,纵有奸臣弄权,本帅断不在意。倘若违旨,我这忠在哪里?众位不必多言,就请告归本汎去罢!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同白)    如此我等告辞了。

             来,带马。

(韩世忠、张浚、刘錡同上马。)
韩世忠、
张浚、

刘錡   (同白)    咳!

(韩世忠、张浚、刘錡同下。)

岳飞   (白)     众位元帅已去,我等也要准备拔营。

校尉   (内同白)   金牌到!

岳飞   (白)     出营迎接!

(四校尉各持金牌同上。)

四校尉  (同白)    圣上有旨:着岳飞速速进京,分功受赏。

岳飞   (白)     谢圣上!

(四校尉同下。)

岳飞   (白)     吓,方才连接二道圣旨,叫我屯田养马,怎么又有金牌调我进京,这是何原故?

四校尉  (内同白)   金牌到!

岳飞   (白)     出营迎接!

(四校尉各持金牌同上。)

四校尉  (同白)    圣上有旨:着岳飞速速进京,分功受赏。

岳飞   (白)     谢圣上!

(四校尉同下。)

岳飞   (白)     吓!方才连接二道圣旨,叫我屯田养马,怎么又有金牌调我进京?这是何原故?

四校尉  (内同白)   金牌到!

岳飞   (白)     出营迎接!

(四校尉各持金牌同上。)

四校尉  (同白)    圣上有旨:命岳飞速速进京。

岳飞   (白)     谢圣上!

(四校尉同下。)

岳飞   (白)     列位贤弟,圣上命我进京,怎敢违抗圣旨?但奸臣在朝专权,此去吉凶未卜,且将大军不动,本帅单身面圣,情愿独任扫北之事;倘圣上不听,必有疏虞。众弟兄们务要协力同心,为国报仇雪耻。我岳飞纵死九泉,也无恨也!

四校尉  (内同白)   金牌到!

岳飞   (白)     出营迎接!

(四校尉各持金牌同上。)

四校尉  (同白)    岳飞速速进京,再若迟延,即是抗旨!

岳飞   (白)     谢圣上!

(四校尉同下。)

牛皋   (白)     元帅若要进京,必须细细商议而行。

岳飞   (白)     此乃君命,有何商议?牛皋、施全二位贤弟,就将这兵符帅印,交与你二人执掌。此乃大事,需要守我营中法度,不可纵兵扰民。我与你等结义一番,且莫坏了我一生的名誉。安排已定,就此起程便了。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老汉、老婆同上。)

老汉   (念)     家有千石粮,

老婆   (念)     前仓和后仓。

     (白)     姥姥,只因金兵造反,杀到我们镇上。多亏岳元帅,领兵杀退金贼,我等才能平安度日;若非岳元帅,我等早做了刀头之鬼。闻听京中连发十二道金牌,调岳元帅进京,加官受赏。我想大功正在告成之时,圣上降旨,罢兵议和,分明是朝中奸臣弄权,恐怕岳元帅立功,与他们有碍,哪里还有什么加官受爵之理?倘若岳元帅,被那些奸臣暗算,岂不是伤了天理?我意欲邀请镇上各黎民,头顶香盘,一齐跪在道旁,苦口相劝,总求岳元帅不要进京才好。但不知姥姥意下如何?

老汉   (白)     此事甚好!

(二小童暗上。)

老婆   (白)     何不就命人前去,知会大家?

老汉   (白)     来,命你二人去至东西二码头,约请各绅商同到大街等候,快去快去!

二小童  (同白)    是。

(二小童同下。)

老汉   (白)     他二人此去,大家想必一齐即到,你我二老,一同迎上前去。正是:

     (念)     惟恐忠良落圈套,劝他切莫进京城。

(众百姓同上。)

众百姓  (同白)    请了。

老汉   (白)     诸位请了。岳元帅执意要进京城,我等在此头顶香盘,跪在街上,一齐劝阻,请他千万莫要进京,才好。

众百姓  (同白)    好,大家一同迎上前去。

     (同吹腔)   都只为金兵来犯境,

             害得我等好苦情。

             多蒙了元帅把兵进,

             杀退金兵才得太平。

             这朝中奸臣专权政,

             恐怕忠良遇祸星。

             头顶着香盘鲜花献,

             单等元帅到来临。

     (同白)    我等就跪在此地。远远望见,岳元帅来也!

岳飞   (内西皮导板) 扬鞭催马往都城,

(四马童、王横同上,岳飞上。)

岳飞   (西皮摇板)  又只见诸父老跪在埃尘。

(四马童同下。)

众百姓  (同白)    朱仙镇众百姓叩见元帅!

岳飞   (白)     想我岳飞有何德能,敢劳阁镇绅民相送?

(众百姓同哭。)

众百姓  (同白)    哎呀元帅呀!想我等蒙元帅厚恩,扫荡金兵,保全我等性命,不啻再造父母。闻听元帅意欲进京,我等前来拦阻。万望元帅,莫要进京为是!

岳飞   (白)     列位说哪里话来?只因金兵,被某杀得大败,看看就要成功,不料朝廷降旨,叫我退兵朱仙镇,屯田养马;后又发来一十二道金牌,命我火速进京,加官进爵。我若不去,岂不是违背朝廷?我这忠在哪里?

众百姓  (同白)    现今奸臣当道,元帅进京,倘有差池,那时悔之晚矣!

岳飞   (白)     想我岳飞,忠心报国,哪管什么奸臣弄权?列公休得拦阻。

老汉   (白)     元帅忠心耿耿,我等岂敢多言?只是元帅,还要三思。谨呈水酒一杯,岳元帅禄位高升,福寿绵长。

岳飞   (白)     叨扰了!

     (西皮二六板) 诸父老休得要纷纷争论,

             细听我岳飞说分明:

             都只为金兵来犯此境,

             残害百姓涂炭生灵。

             奉圣命领兵剿灭贼等,

             调动了众节度与贼大交兵。

             那金兵败至在金牛岭,

             杀得他尸如山,血成海,兀术无处把身存。

             十二道金牌调我把京进,

             那钦使他言道:为的是到都城,分功受赏把官升。

             我若不把京都来进,

             违抗了朝廷命即算是不忠臣。

             我岳飞为国家忠心耿耿,

             哪怕那专权秉政狗奸臣!

             话已讲明列位请,

(众百姓同哭。)

众百姓  (同白)    送元帅!

岳飞   (西皮摇板)  后会有期再叙乡情!

(岳飞下。众百姓同下。)

【第十三场】

(院子、二皂役、瓜州驿官同上。)

瓜州驿官 (白)     下官,瓜州驿官是也。今有岳元帅进京,打此境过,不免在此伺候。

(岳飞、四马童、王横同上。)

岳飞   (西皮摇板)  不分昼夜往前进,

             一马来在瓜州城。

瓜州驿官 (白)     瓜州驿官,迎接元帅。

岳飞   (白)     某到此地,可有船只?

瓜州驿官 (白)     启禀元帅:扬子江中风狂浪大,今日天色已晚,请元帅暂住驿馆。明日风平浪静,再备船只,送元帅过江便了。

岳飞   (白)     好,带路驿馆。

瓜州驿官 (白)     是。

(众人同走圆场,同下。)

【第十四场】

(岳飞上。)

岳飞   (白)     想我岳飞,与金兵交战,杀得那兀术,弃甲丢盔,卷旗偃鼓,望风而逃。本当趁此机会,直抵黄龙,恢复中原,答报朝廷,岂料奸权一意主和,圣上连发十二道金牌,调我进京,未知是何原故。思想起来,好不烦闷人也。

     (西皮原板)  岳鹏举在驿馆自思自想,

             想起了征战事好不凄伤。

             恨金兵累次里兴兵犯上,

             遵圣命统大兵对敌刀枪。

             那兀术败至在金牛岭上,

             听说是我兵到他个个隐藏。

             金牌到要调我进京受赏,

             一霎时身体倦倒卧在床。

(岳飞睡。二青衣同上,二犬形同上,同跪,同下。怪兽上,扑,下。)

岳飞   (西皮导板)  适才朦胧将睡定,

(岳飞醒,看。)

岳飞   (白)     呵!

     (西皮摇板)  醒来时只觉得遍体汗淋。

     (白)     且住,适才睡梦之间,见有二人,赤膊而立,又有二犬,相对而言。是我正在猜疑之际,只见扬子江中,狂风大作,出了一怪:似龙无角,似鱼无鳃,将我扑倒,因此惊醒,这是什么原故?待我听听谯楼几鼓?

(起三更鼓。)

岳飞   (白)     天正三鼓,正是应梦之时,但不知主何吉凶?想那日韩世忠,对我言道:“金山寺有个和尚,法名道悦,能知过去未来之事。”我为何不去访他一访?

             来,

(王横上。)

王横   (白)     在。

岳飞   (白)     随同我去到金山寺中走走。

(岳飞、王横同下。)

【第十五场】

(道悦上。)

道悦   (西皮摇板)  岳元帅为国家忠心秉正,

             怎奈这宋朝中出了奸臣。

             暗用下牢笼计害他性命,

             我一心要渡他身入空门。

             倘若是他能够受我指引,

             我同他到深山养性修真。

(岳飞、王横同上。)

岳飞   (西皮摇板)  迈步且把山门进,

             又听得禅堂念经文。

道悦   (念)     苦海茫茫未有崖,东君何必恋尘埃?不如早觅回头岸,免却风波一旦灾!

岳飞   (白)     吓!这僧人果然有些来历。

(小童上。)

小童   (白)     我家师父请元帅禅堂相见。

岳飞   (白)     呵呵,头前引路。

道悦   (白)     元帅光临,山僧有失远迎,望乞恕罪!

岳飞   (白)     岂敢!久闻仙师大名,今日特来奉拜。

道悦   (白)     岂敢!

岳飞   (白)     只因昨晚住宿驿馆,得一梦兆,望求仙师圆解圆解。

道悦   (白)     元帅得何梦兆,请道其详,待山僧圆解。

岳飞   (白)     弟子梦见二人,赤膊而立;又有二黑犬,相对而言。正在猜疑之际,忽见扬子江中,风浪大作,出一怪物,似龙无角,似鱼无鳃,将弟子扑倒,因此梦醒。不知主何吉凶,望仙师见教。

道悦   (白)     元帅,你怎么不解?想这两犬对言,乃是一个监狱的“狱”字;江中风浪,出怪物者,明明是有风波之险;二人赤体旁立,必有同受其祸者,当是遭奸臣相害之兆。元帅此行,恐有牢狱之灾,奸人陷害之事,切要谨慎!

岳飞   (白)     想我岳飞,为国报效,东荡西除,南征北讨,立下多少大功,朝廷自有封赏,焉得有牢狱之灾?

道悦   (白)     元帅岂不闻:“飞鸟尽,良弓藏”?从来患难可同,安乐难共。以山僧相劝,不如隐身林野,寄迹江湖,正是哲人保身之道。

岳飞   (白)     仙师指引,实为善路,但我一身许国,志在恢复中原,虽死无恨!

道悦   (白)     元帅心如铁石,山僧无缘救渡。吾有两句偈语,元帅要牢牢切记。

岳飞   (白)     仙师请讲。

道悦   (念)     岁底不足,提防天哭;奉下两点,将人荼毒。

岳飞   (白)     呵呵,记下了!

     (西皮摇板)  辞别仙师出寺门,

道悦   (白)     送元帅。

岳飞   (西皮摇板)  仙师言说记在心。

(岳飞、王横同下。)

道悦   (西皮摇板)  怀抱精忠报国心,

             将身许国报朝廷。

             此番去把京城进,

             只怕不能转回程。

(道悦下。)

【第十六场】

(秦桧上。)

秦桧   (念)     常把岳飞事,日夜挂心头。

(院子上。)

秦桧   (白)     来,

院子   (白)     有。

秦桧   (白)     传冯忠、冯孝进见。

院子   (白)     冯忠、冯孝进见。

(冯忠、冯孝同上。)
冯忠、

冯孝   (同白)    参见相爷。

秦桧   (白)     命你二人,带领锦衣侍卫,拿了火牌,在途中将岳飞拿问进京,叫大理寺审问,不得有误!

冯忠、

冯孝   (同白)    得令。

(冯忠、冯孝同下。)

秦桧   (白)     正是:

     (念)     一边设下青丝网,哪怕鱼儿不上钩!

(秦桧下。)

【第十七场】

(岳飞、王横同上,同上船。水中出怪扑船。)

岳飞   (白)     王横快快看枪来!

(岳飞刺怪,怪夺枪下。)

岳飞   (白)     哎呀!可惜我沥泉枪,竟被这怪物抢去,水手快快催船!

(岳飞、王横同下。)

【第十八场】

(四侍卫、冯忠、冯孝同上。)
冯忠、

冯孝   (同白)    奉了相爷之命,捉拿岳飞。看那厢好像他来也。

(四马童、王横同上,岳飞上。)
冯忠、

冯孝   (同白)    那厢可是岳飞?前来接旨!

岳飞   (白)     万岁!

冯忠、

冯孝   (同白)    岳飞身受显职,不思报国,反按兵不动,克扣军饷。即拿交大理寺审问。

             来,将他绑了!

王横   (白)     呔!住了!想我随同我家元帅,征战多年,立下多少功劳!朱仙镇上,二百万金兵,被俺元帅,杀得片甲不留!怎么反要拿俺元帅?有我王横在此,哪一个敢来,先吃我一棍!

岳飞   (白)     唗!胆大王横,口出狂言,私打钦差,如同造反朝廷!就该论斩!

(冯忠、冯孝同杀王横。岳飞跌僵尸。)

岳飞   (西皮导板)  一见王横丧了命!

(岳飞起。)

岳飞   (西皮摇板)  再与钦差把话明。

     (白)     二位贵钦差,向我这马后王横,虽然一时糊涂,念他随本帅,出征多年,鞍前马后。今日冒犯贵钦差,死于此地,望乞二位贵钦差,赏他一口棺木,成殓起来,免得尸骸暴露。

冯忠、

冯孝   (同白)    看在你的面上,赏他一口棺木。

             来,将他尸首搭下去!

(四侍卫抬王横同下。)
冯忠、

冯孝   (同白)    来,上了刑具。

(冯忠、冯孝、岳飞同下。)

【第十九场】

(四龙套同上,周三畏上。)

周三畏  (引子)    一片忠心,保宋室,锦绣乾坤。

     (念)     十载寒窗苦,一朝姓字香。诗书传世泽,忠孝答君王。

     (白)     本司,周三畏。宋室驾前为臣,官拜大理寺正卿之职。今奉圣命,审问岳飞。

             来,将岳元帅带上堂来!

衙役   (同白)    带岳元帅!

(禁卒押岳飞同上。)

周三畏  (白)     下面站的敢是岳元帅?

岳飞   (白)     犯官岳飞,有罪,望求大法台从公审问。

周三畏  (白)     来,请过圣命。

(吹打。周三畏下堂,旁坐。)

岳飞   (白)     万岁,万岁,万万岁!

(岳飞跪。)

周三畏  (白)     岳飞,你既官居显爵,为何按兵不动,私通外国?况又克扣军饷。要从实招来!

岳飞   (白)     法台大人,此言差矣。想我岳飞,杀退金兵百万,眼前就要成功;忽奉圣旨,叫我退回朱仙镇,屯田养马,何言按兵不动?何况韩世忠、张浚、刘錡三位元帅可证。

周三畏  (白)     按兵不动,被你说过。那克扣军饷,可是有的?要从实招来。

岳飞   (白)     俺岳飞一生爱惜军士,如同父子,是以人人用命,个个当先。我克了何人之粮,扣了何人之饷?也须有个指实。

周三畏  (白)     现有你手下军官王俊,告帖在此。

岳飞   (白)     想那朱仙镇上,共有一十三座大营,约有三十余万人马,何以独扣王俊一人之饷?望法台大人详察。

周三畏  (白)     来,将元帅暂且请至狱中,要好好看待伺候。

(禁卒押岳飞同下。)

周三畏  (白)     来,转堂。

(吹打。)

周三畏  (白)     有请夫人。

家院   (白)     有请夫人!

(周夫人上。)

周夫人  (念)     夫受皇家眷,妻沾雨露恩。

     (白)     老爷将妾身唤将出来,有何吩咐?

周三畏  (白)     夫人有所不知,今有秦桧,私传圣旨,叫我审问岳飞一案。想岳元帅,为国尽忠,反招此祸,叫我严刑拷打,良心何在?若无口供,又不能上店复命。特请夫人出来,想一妙策,以保两全。

周夫人  (白)     想岳元帅,为国尽心,尚被权臣所害;看起来做官亦无好处,不如弃官逃走,退归山林,你看如何?

周三畏  (白)     此计甚好。来,改换衣巾。

(吹打。周三畏换衣巾。)

周三畏  (白)     来,唤书吏。

家院   (白)     书吏走上!

(书吏上。)

书吏   (白)     参见大人。

周三畏  (白)     现有印信在此,三日后,你交送礼部。我弃官不做,要回乡井去了。你且莫要走漏消息。

书吏   (白)     遵命。

(书吏下。)

周三畏  (白)     这有官宝一锭,你等各自回乡去罢。带马看车辆伺候。

(周三畏、四龙套同下。)

【第二十场】

(秦桧上。)

秦桧   (念)     审问岳飞事,未见信回音。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丞相:今有大理寺卿周三畏,将印信交送礼部,弃官逃走了!

秦桧   (白)     再探!

(旗牌下。)

秦桧   (白)     竟有这等之事。

             来,请万、罗二位老爷。

院子   (白)     有请万、罗二位老爷!

(万俟卨、罗汝楫同上。)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参见相爷。

秦桧   (白)     二位请坐。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谢坐。

秦桧   (白)     今有周三畏,审问岳飞,无有口供,他竟弃官逃走。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周三畏逃走了!

秦桧   (白)     正是。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但不知大理寺卿何人接补?

秦桧   (白)     就请你二人接任此缺。审问岳飞,务要严刑拷打,方好害他的性命!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既承恩相抬举,岳飞之事,全在我二人身上。

秦桧   (白)     全仗二位。

(秦桧下。)

万俟卨  (白)     正是:

     (念)     禹门三激浪,

罗汝楫  (念)     平地一声雷。

(万俟卨、罗汝楫同下。)

【第二十一场】

(岳飞、狱官同上。)

狱官   (白)     请元帅将刑具下了。

岳飞   (白)     此乃朝廷王法,怎能去得?

狱官   (白)     等到上堂之时,再带也还不迟。

岳飞   (白)     如此多谢恩公了。

狱官   (白)     后面安排酒饭,元帅请至后面。

岳飞   (白)     叨扰了。

(岳飞、狱官同下。)

【第二十二场】

(万俟卨、罗汝楫同上。)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来,吩咐升堂!

院子   (白)     升堂!

(八皂役、八刽手、二禁卒同上。)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带岳飞!

(禁卒甲押岳飞同上。)

岳飞   (白)     吓,那周大人哪里去了?

禁卒甲  (白)     周大人不肯审问此事,他挂冠走了。今日是秦丞相升万俟大人、罗大人,二位审问。

岳飞   (白)     咳,罢了吓,罢了!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胆大岳飞,上得堂来,为何不跪?

岳飞   (白)     我有功于国家,无罪于朝廷,我跪的什么!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来,请过圣命!

(吹打。请圣旨。)

岳飞   (白)     万岁,万万岁!

(岳飞跪。)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岳飞,你怎样私通外国,怎样克扣军饷?一一招来!

岳飞   (白)     我为国尽忠,问心无愧。叫我招什么呀!

万俟卨  (白)     不用刑具,谅你不招。扯下去,重责四十!

(八皂役同打岳飞。)

岳飞   (二黄摇板)  二贼人用刑具将我责打,

             打得两腿鲜血淋。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你要从实招来!人人都说你是个好汉,这小小的杀头罪过,你招了就完了!

岳飞   (白)     你胡说!似这样叛逆之事,你叫我招什么!

万俟卨  (白)     不动大刑,谅你不招。来,铜枷拶伺候!

(八皂役同上枷拶。)

万俟卨  (白)     问他有招无招?

岳飞   (白)     无有招的!

万俟卨  (白)     与我收!

(八皂役同收枷拶。)

岳飞   (二黄导板)  一霎时只觉得三魂飘荡!

     (二黄摇板)  大汗淋身眼无光。

万俟卨  (白)     你快快招来,如若不然,大刑还在后面呢!

岳飞   (白)     二贼吓,二贼!你苦苦将我拷打,我纵一死,定要二贼之命!

万俟卨  (白)     来,将他押下去!

(禁卒甲押岳飞同下。)

万俟卨  (白)     罗大人,你看岳飞,执意不招,如何是好?

罗汝楫  (白)     我倒有一件刑法在此。

万俟卨  (白)     有何妙法?快快讲来。

罗汝楫  (白)     此刑名叫“波蔴问”、“剥皮拷”。用蔴皮揉得粉碎,再用鱼胶熬得稠粘,将蔴皮瞧了鱼胶,贴在身上,用力一扯,连皮带肉,俱与他扯掉。任他是天大好汉,他也难受此刑。

万俟卨  (白)     好好!来,照样速速办来。带岳飞!

(禁卒甲押岳飞同上。)

万俟卨  (白)     岳飞你是怎生私通外国,怎样克扣军饷?速速招来!

岳飞   (白)     想我岳飞,一生立志,将身许国,直捣黄龙。不料圣上,叫吾歇兵养马,又批金牌十二道,调我回来。哪有按兵不动之举?那十三座大营,三十余万人马,若有克扣军饷之事,怎能安然如堵?我岳飞一点忠心,惟天可表!

     (二黄摇板)  枪挑了小梁王逃难回转,

             遇王佐他与我结下金兰。

             受母训保国家忠心赤胆,

             背脊上刺了字常挂心间。

             杀退了金兀术番兵百万,

             这金牌十二道调我回还。

             今日里在法堂遭此大难,

     (哭)     万岁爷吓!

     (二黄摇板)  你苦苦来逼我所为哪般?

万俟卨  (白)     不用大刑,你定不招。来,将他衣衫剥了!剥皮拷伺候!

(禁卒甲押岳飞,脱衣。)

万俟卨  (白)     有招无招?

八皂役  (同白)    不招。

万俟卨  (白)     用刑!

(岳飞带彩翻斜猫。)

万俟卨  (白)     岳飞你若不招,大刑还在后面!

岳飞   (白)     武胜定国军节度使、神武后军都统制、湖北京西路宣抚使、节制河北诸路招讨使、三司太尉开国公岳飞招状:飞,生居河北,长在汤阴。幼日习诗书,壮年掌军马。奋身田野,注籍戎行。斩杨幺于洞庭湖,败兀术于黄天荡。牛头山一战,尸积如山;汴水河相征,血深似海。前番遵旨屯兵,今奉金牌调转。权奸谋害忠良,设计陷我谋反。将臣百般拷打,不敢抱怨朝廷;万种毒刑,岂敢辜负圣主?所供是实!

万俟卨  (白)     叫你招口供,你怎么反叙你的功劳来了?你要快快招来,还有大刑在后!

岳飞   (白)     罢了吓,罢了!想我今日一死,也算为国尽忠,虽死无怨!岳云、张宪,我死之后,你二人不要坏了我一世忠名才好!

(万俟卨、罗汝楫同下位,同跪。)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元帅请起。

岳飞   (白)     二位这是何意呀?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下官看元帅的供词,尽是大功;本当上本,保全元帅,恐秦丞相阻拦,不能呈与圣上。元帅方才言道,有二位公子,何不修书一封,请他到此,上一辩冤的本章。下官二人,也好保全元帅了。

岳飞   (白)     此意甚好。纵然圣上不准,我情愿同两个孩儿,同死于此,方全我父子忠孝之名。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就请元帅修书便了。

(牌子。岳飞写信,交与万俟卨、罗汝楫。)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元帅请到监牢等候,我二人即刻差人送去。

(岳飞下。)

罗汝楫  (白)     万大人,你这是何意见?

万俟卨  (白)     他方才言道,岳云、张宪。倘若将他害死,他的儿子要与他报仇,那还了得?今日将他的儿子哄骗到此,一齐拿下,岂不是斩草除根,永无后患?

罗汝楫  (白)     此计甚好,未免有些丧天良。

万俟卨  (白)     只要升官发财,哪管他天良不天良!你我去禀丞相知道。

(万俟卨、罗汝楫同转场。)

万俟卨  (白)     有请丞相!

(秦桧上。)

秦桧   (白)     何事?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我二人正在审问岳飞,他言道岳云、张宪二人。是下官想到,如若他二子要替他父伸冤报仇,那还了得?现叫他写了一封书信,叫他二子前来,替他父上辩冤本章。下官意欲将上辩冤状,改为加封官职,特来禀知丞相。

秦桧   (白)     此计甚好,乃是二位的大功。但改书信,无人能写。

万俟卨  (白)     罗汝楫在他帐下久住多日,他专能够模仿他的字迹。

秦桧   (白)     速速改来!

(罗汝楫改信。)

罗汝楫  (白)     书信写好,请丞相观看。

秦桧   (白)     果然的像。来,旗牌进见。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相爷。

秦桧   (白)     现有书信一封,就说奉岳元帅所差,去至汤阴,接他二位少爷进京受爵。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万俟卨、罗汝楫同下。)

秦桧   (白)     正是:

     (念)     斩草除了根,萌芽永不生。

(秦桧下。)

【第二十三场】

(岳夫人、二丫鬟同上。)

岳夫人  (念)     老爷领兵去出征,不知何日得太平。

(旗牌上。)

旗牌   (白)     门上有人么?

家院   (白)     什么人?

旗牌   (白)     下书人求见。

家院   (白)     候着。

             启夫人:有下书人求见。

岳夫人  (白)     叫他进来。

家院   (白)     叫你进去。

旗牌   (白)     参见夫人。现有元帅书信呈上。

岳夫人  (白)     呈上来。原来叫两个孩儿进京加官受爵。候你二位少爷,操演回来,即便前去。

(岳云、张宪同上。)
岳云、

张宪   (同二黄摇板) 操演枪马精神爽,

             见了母亲问安康。

     (同白)    参见母亲。

岳夫人  (白)     你爹爹有书到来,叫你二人进京,加官受爵。

岳云、

张宪   (同白)    但不知我等几时起程?

岳夫人  (白)     即刻随同来差前去就是。

岳云、

张宪   (同白)    如此孩儿拜别了。

     (同二黄摇板) 辞别母亲跨金蹬,

             爹爹台前问安宁。

(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万俟卨、罗汝楫、八皂役、八刽手、二禁卒同上。)

万俟卨  (念)     眉头一皱计千条,

罗汝楫  (念)     舌尖杀人不用刀。

(旗牌、岳云、张宪同上。)
万俟卨、

罗汝楫  (同白)    二位公子到了。一路之上,多受风霜之苦。

岳云、

张宪   (同白)    好说。

万俟卨  (白)     来,绑了!

(八皂役同绑岳云、张宪。)
岳云、

张宪   (同白)    为何将我二人绑了?

万俟卨  (白)     少时见了你父,自然明白。

             将他押入监牢。掩门。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

(岳飞、狱官同上。禁卒押岳云、张宪同上,入监。)
岳云、

张宪   (同白)    参见爹爹!

岳飞   (白)     吓!你二人为何也遭捆绑?

岳云、

张宪   (同白)    只因爹爹有书信,叫孩儿进京受爵;孩儿到此,即被二官长,将孩儿绑至此地。

岳飞   (白)     嗳,分明叫你替为父,上一辩冤的本章,哪里什么加官受爵?呵喝是了!想必又是那二贼的奸计,要害我父子一死。

岳云、

张宪   (同白)    想爹爹有十大汗马功劳,既经奸臣陷害。待孩儿等,去至朱仙镇,搬请众位叔父,带兵前来,灭却奸贼,以报朝廷!

岳飞   (白)     哽!为父为国尽忠,你等出此叛逆之言,岂不叫为父受万代的骂名?为父纵死无怨,还不与我站起来!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张保、家院同上。)

张保   (白)     本镇,张保。我家元帅,被十二道金牌,调进京去,现已半载,杳无音信。我张保做官,也做不来,不若进京打探元帅的消息。

             来,

家院   (白)     有。

张保   (白)     请夫人。

家院   (白)     有请夫人。

(张夫人上。)

张夫人  (念)     夫受皇恩,妻膺奉赠。

     (白)     老爷何事?

张保   (白)     我想元帅进京多日,杳无音信。我不愿为官,要进京打探元帅消息。特与夫人商议。

张夫人  (白)     你我受元帅厚恩,理当如此。但是印信,交与何人?

张保   (白)     我也学一辈古人,挂印而去。来,改换衣巾,与爷带马,车辆伺候!

(张保、张夫人、家院同下。)

【第二十七场】

(岳夫人、丫鬟、家院同上。)

岳夫人  (念)     姣儿进京城,常常挂在心。

(张保、张夫人同上。)

家院   (白)     张大人到。

岳夫人  (白)     有请。

张保、

张夫人  (同白)    参见夫人。

岳夫人  (白)     你不在濠梁为官,到此何事?

张保   (白)     小人是个粗人,这官,是实实做不来。只因盼念元帅,要到京中探听消息。特地先来,请示夫人。

岳夫人  (白)     既然如此,你就前去便了。

张保   (白)     告辞了。

(张保下。)

岳夫人  (白)     后堂摆宴,与张夫人接风。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欧阳从善上。)

欧阳从善 (念)     生在江湖上,惯劫大客商。

     (白)     我,复姓欧阳,名从善。在这江边上做些生意。天气甚好,就此开船。

(张保上。)

张保   (白)     来到江边,怎么无有渡船?那厢有一渔船,待我唤来。

             那一渔船,渡我过去!

欧阳从善 (白)     我是渔船不渡人。

张保   (白)     多与你银钱。

欧阳从善 (白)     多给钱?好,来了。请上船吧。

(张保上船。)

张保   (白)     你摇到江心,怎么不摇了?

欧阳从善 (白)     我有好酒,你喝一盅,好不好?

张保   (白)     我心中有事,不喝了。

欧阳从善 (白)     你只管喝我这酒,不要钱。

张保   (白)     不要钱?我就喝一盅。

(张保喝酒。)

欧阳从善 (白)     你再喝一个“二仙传道”。

张保   (白)     好,我就再喝一盅!

(张保喝酒。)

欧阳从善 (白)     你再喝一个“连中三元”。

张保   (白)     再喝个“三元”……唔噜唔噜噜……

(张保睡。)

欧阳从善 (白)     看他醉了,待我把他绑上。

(欧阳从善绑张保。)

欧阳从善 (白)     我用凉水,再把他的酒力解解。

(欧阳从善泼水,张保醒。)

张保   (白)     吓!你为何将我捆上?

欧阳从善 (白)     我捆起你来,问问你是个做什么的?你要是个好人,我就放了你;你若是个坏人,我就杀了你!

张保   (白)     哎呀,想我张保,辞官不做,指望探听岳元帅的消息,不料遇见此贼,将我杀死;但我不得元帅信息,虽死亦不瞑目!

欧阳从善 (白)     嗳呦,我的张大人呐!

(欧阳从善松绑。)

张保   (白)     你为何又将我放开了?

欧阳从善 (白)     嗳呀,我的张大人呐!

张保   (白)     你叫什么名字?

欧阳从善 (白)     我复姓欧阳,名从善。只因朝中奸臣专权,我不图富贵,只求安乐,在这江中做些快活生意。不知道张大人,是岳元帅帐下官员。扉有别的,说得,你拿刀把我杀了就完啦!

张保   (白)     既不杀我,也就承情了。

欧阳从善 (白)     如此待我把船渡过江岸。到了,张大人下船吧。

张保   (白)     这有几两银子,以作船钱。

欧阳从善 (白)     张大人,快快打探忠良信息罢。这钱我是断断不能要的。

张保   (白)     如此你我后会有期。请了。

(张保下,欧阳从善下。)

【第二十九场】

(二乞丐同上。)

乞丐甲  (白)     伙计,你看如今的世界,要做什么官?倒不如我们花子。

(张保暗上。)

乞丐甲  (白)     讨得来,就吃个饱;讨不来,就饿上一顿。睡在此地,十分快活。你看那岳元帅,多大的功劳,做那么大的大官,哪里有我们快活!

张保   (白)     你们在这里讲些什么?

乞丐甲  (白)     我们不曾讲什么。

张保   (白)     你方才说什么岳元帅,不及你们花子。你要与我快快说来,如若不然,我就打死你!

乞丐甲  (白)     将爷,不必动怒,待我讲来。只因秦桧在朝专权,将岳元帅拿到京中问罪;又写了一封假信,把岳公子、张将军,俱骗到京城,一同交到大理寺狱中,不知是怎样受苦。

张保   (白)     原来如此。你将你的衣裳与我脱下来。

乞丐甲  (白)     我的衣服,怎能脱给你?

张保   (白)     咱两家兑换,你看如何?

乞丐甲  (白)     好!当真么?

张保   (白)     将衣服交与你。

乞丐甲  (白)     我就脱给将爷。

(张保、乞丐甲换衣。)

张保   (白)     你闪开了!

(张保下。二乞丐同看。)

乞丐甲  (白)     看这个人,倒也别致。他竟把他的衣服脱了,换我一件破烂衫子。真真的好笑!吓,哈哈哈哈哈……

(二乞丐同下。)

【第三十场】

(张保上。)

张保   (白)     适才听了两花子的言语,是我在街坊,买了些酒肉,不免进得监去,探望我家元帅与二位公子去者。

(禁卒上。)

禁卒   (白)     你是个做什么的?

张保   (白)     老爷有所不知,我是岳元帅帐下兵卒,吃过他的粮,因病回家。今日闻听他在此,特来与他送些吃食。这有点薄礼,送与老爷收下。

禁卒   (白)     且住。想李、王二位相公,曾经吩咐,如有岳家人来,要好生看待。今日大可做个人情。

             你来来,放你进去,切不要大声喊叫。

张保   (白)     我记下了。

禁卒   (白)     随我来。

张保   (白)     那岳元帅他到底在哪里?

禁卒   (白)     你休要嚷吓!

张保   (白)     怎么还看不见呐?

(岳飞、岳云、张宪同上。)

禁卒   (白)     你休吵。到了。

张保   (白)     参见元帅。

岳飞   (白)     张保,你不在濠梁,来此做甚?

张保   (白)     小人因元帅金牌调至京都,杳无音信。是我不愿为官,特地探听元帅消息。是俺先到帅府,见了富人,才来到此。

(狱官暗上。)

张保   (白)     一来与元帅送些酒饭,二来探听元帅的消息,三来要请元帅出去。

岳飞   (白)     张保,你随同我多年,难道还不知我的心迹么?若要我出去,必须有朝廷圣旨。你今既然来看我,莫要辜负了你的好意。把酒饭来,我就领你的情。

张保   (白)     元帅请酒。

岳飞   (白)     张保,你不必多言,快快出去,休要连累我这位倪恩公。

张保   (白)     咋。吓,二位公子,你二人在此。来来来,也饮上一杯。

岳云、

张宪   (同白)    我二人也领你这份人情。

张保   (白)     我家元帅,不肯出去,你二人可以随同我出去吧!

岳云、

张宪   (同白)    为臣尽忠,为子尽孝。我爹爹既不肯出去,我二人怎能出去?你休要多言,你快快走去吧!

张保   (白)     是,小人倒失言了。

             哎呀且住!想我家元帅,与二位公子,忠孝存心,不肯出去。我张保随同元帅多年,蒙元帅格外抬举,不能扶持元帅始终,叫我往哪里前去?难道我反不如那王横么!也罢!待我撞死此地,在阴曹地府,等候元帅罢了!

(张保撞死。)

狱官   (白)     难得吓,难得!

岳飞   (笑)     呵哈哈哈哈哈……

狱官   (白)     元帅见张大人撞死,为何发笑?

岳飞   (白)     是你不知:我今在此,忠、孝、节三字俱有,却少一个“义”字;他今一死,可谓忠、孝、节、义四字俱全。望求恩公,将他的尸首,周全出去,用棺木成殓起来才好。

狱官   (白)     这个自然,元帅不须挂念,全在下官身上。

             来,将尸首抬出狱去,快用棺木成殓起来。

(二禁卒抬张保同下。)

岳飞   (白)     恩公不必在此陪伴,请回家中,免得尊嫂挂念。

狱官   (白)     下官情愿在此陪伴元帅。

(四云童同上,同转场,同下。)

岳飞   (白)     外面什么响亮?

狱官   (白)     待下官看来。原来是天降大雨。

岳飞   (白)     这天降大雨……今日乃是腊月二十八日,果然应了道悦长老之言了。

狱官   (白)     但不知他讲些什么?

岳飞   (白)     恩公哪里知道:是我那日,在金山寺,临别之时,那道悦长老,送我四句偈语,言道:“岁底不足,提防天哭;奉下两点,将人荼毒。”今日是腊月二十八日,岂不是“岁底不足”么?“提防天哭”,偏偏今日大雨,可算得是天哭了;“奉下两点”,分明是个“秦”字,定是秦桧奸臣;“将人荼毒”就要应在我的身上了!

旗牌   (内白)    圣旨下!

岳飞   (白)     圣旨下,我等接旨。来来来,快把岳云、张宪绑了!

岳云、

张宪   (同白)    为何还要上绑?

岳飞   (白)     这犯官接旨,理应上绑。待我自己来与你们绑。

(岳飞绑岳云、张宪。)

岳飞   (白)     待为父也上了绑!

(狱官绑岳飞。众校尉、八刽子手、旗牌同上。)

旗牌   (白)     圣旨下,跪!

(岳飞、岳云、张宪、狱官同跪。)
岳飞、
岳云、

张宪   (同白)    万岁!

旗牌   (白)     听宣读诏曰:岳飞私通外国,有负朝廷,本当斩首,念当日有十大功劳,就在风波亭,三绞毕命!

岳飞   (白)     罢了吓,罢了!想那道悦长老言道“谨防风波”;我道扬子江中,有什么风波之险,不料这监牢中,也有什么“风波亭”!大丈夫视死如归,何足惧哉!

(八刽子手同绞岳飞、岳云、张宪。)

旗牌   (白)     岳家三父子已死,待俺回复丞相便了!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975 ┊ 字数:20061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