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疯僧扫秦》(《风波亭》【后本】)

主要角色
疯僧:丑
秦桧:净
住持:外

《疯僧扫秦》陶波饰疯僧
《疯僧扫秦》陶波饰疯僧
情节
宋奸相秦桧,害死岳武穆之后,在万花楼上,被忠魂缠绕。因许愿,至灵隐寺,虔修斋醺,为忏悔之地。秦桧与妻王氏亲身拈香,见寺壁上提诗一首,第一句即夫妻于东窗下,定诬武穆之计,写在炉灰内者,非常秘密,忽然泄露与此,甚为诧异。追问住持,云系疯僧所写。唤至面前,则一蓬头垢面,浑身污秽之和尚,左手执一扫帚,右手执一吹火筒。问答间,语语含有针锋,刺入奸相夫妇之心肺,不禁毛骨悚然。秦桧命从人催下庭介,用乱棒以制起死命。王氏空为旁观者讥评,劝秦桧暂时释放。回府后,再命家将何立来寺锁拿,而疯僧放内只留柬贴一个,人已不知去向矣,盖疯僧者,地藏菩萨之化身也。

根据《戏考》第十五册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12.8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住持上。)

住持   (念)     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白)     贫僧,乃灵隐寺住持便是。今有秦丞相到此拈香,只得在此伺候。

(四青袍引秦桧同上。)

秦桧   (出队子牌)  三公之位,自小登科占大魁,

             只因前日梦惊疑,

             使我心中如醉痴,

             灵隐寺修斋,虔诚忏悔。

住持   (白)     贫僧迎接相爷。

秦桧   (白)     罢了。经典可曾诵完?

住持   (白)     诵完了。请相爷大殿拈香。

秦桧   (白)     引道!

(牌子。众人同走圆场。)

秦桧   (白)     第一炷香:愿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第二炷香:愿秦桧夫妇,百年偕老;这第三炷香:愿……

青袍   (同白)    喝!

秦桧   (白)     退下!

(四青袍同下。)

秦桧   (白)     哎呀佛爷啊!愿岳家父子早登仙界!

(朝天子牌。秦桧下跪,站起。曲牌收。)

住持   (白)     请相爷各处随喜随喜。

秦桧   (白)     引道!

(秦桧、住持同走圆场。)

秦桧   (白)     这是什么所在?

住持   (白)     香积厨。

秦桧   (白)     倒也洁净。壁上有诗,待我看来:

     (念)     缚虎容易纵虎难,无言终日倚栏杆。男儿两眼凄惶泪,流入襟怀透胆寒。

     (白)     好奇怪!这诗是我与夫人在东窗下做的,何人写在此?

             和尚,这诗何人写的?

住持   (白)     是个远方和尚写的。

秦桧   (白)     如今可在?

住持   (白)     在。

秦桧   (白)     唤他前来。

住持   (白)     是。启相爷:此僧有些疯癫,恐冒犯相爷。

秦桧   (白)     不计较他。快快唤来。

住持   (白)     是!

疯僧   (内白)    谁唤我?

住持   (白)     秦丞相唤你!

疯僧   (内白)    俺忙哩!

住持   (白)     忙什么?

疯僧   (内白)    烧火忙。

住持   (白)     搬下烟子快来!

疯僧   (内白)    俺又忙哩。

住持   (白)     又是忙什么?

疯僧   (内白)    忙念佛。

住持   (白)     念的什么佛?

疯僧   (内白)    我念的佛,普天下世人多不省的。

住持   (白)     你念来我听。

疯僧   (内白)    南无阿弥陀佛。

住持   (白)     三岁孩童,多会念的。你快来!

疯僧   (内白)    俺来也!

(疯僧上。)

疯僧   (引子)    偈波罗蜜,波罗蜜,一口砂糖一口蜜。

             河里洗澡睡在寺里,黄牛儿可不羞煞你!

             你好痴,趱金银;打首饰,与汝妻,

             自己死后,四块板儿一领席,这便是落得的!

     (白)     南无大慈大悲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

住持   (白)     看你垢面疯痴,怎么了?

疯僧   (白)     咳!师父!

     (粉蝶儿牌)  休笑俺垢面疯痴,

             恁可也参不透我的本来主意。

             我笑那世人痴,

             不解我的禅机。

住持   (白)     看你鬓发蓬松!

疯僧   (粉蝶儿牌)  休笑俺发蓬松,

住持   (白)     挂这织袋何用?

疯僧   (白)     挂着这破织袋。

住持   (白)     袋内什么东西?

疯僧   (粉蝶儿牌)  这里面倒包,包藏着天地。

住持   (白)     手中拿的是什么?

疯僧   (粉蝶儿牌)  我拿着这吹火筒,

             却离了这香积橱。

     (白)     他哪知我是地藏王化身哩!

     (粉蝶儿牌)  今日个泄天机,

             故来临凡世。

住持   (白)     你经忏也不看些。

疯僧   (醉春风牌)  我不会看经忏,

             在恁那法堂中,

             我只理会打打的勤劳,

             在恁那山寺里。

住持   (白)     你看你今日涂,明日涂,涂出事来了!

疯僧   (白)     涂出什么事来?

住持   (白)     秦丞相唤你。

疯僧   (白)     可是那奸臣秦桧?

住持   (白)     唔!秦丞相!

疯僧   (白)     我正要去见他。

住持   (白)     疯僧唤到。

秦桧   (白)     唤过来。

住持   (白)     是!

(住持下。)

秦桧   (白)     呸!我道怎么样一个疯僧,原来是个腌臜和尚。

疯僧   (白)     我道怎样一个丞相,原来是个奸臣秦桧。

秦桧   (白)     唔!你怎么道我的名?

疯僧   (白)     你的名,我不道,谁道?

秦桧   (白)     你认得我是谁?

疯僧   (白)     你么,

     (醉春风牌)  恁是个上瞒天子下欺臣,我单道着你,你!

秦桧   (白)     好个腌臜和尚。

疯僧   (醉春风牌)  休笑俺污秽,我这肚皮中倒干净似你,你!

秦桧   (白)     我来问你的原由?

疯僧   (醉春风牌)  恁来问我的原由,我对伊家说破,

             看他怎生的将俺来支对?

秦桧   (白)     我且问你,这壁上的诗,可是你写的?

疯僧   (白)     是你做的,是我写的。

秦桧   (白)     为何“胆”字能小?

疯僧   (白)     我的胆小,出了家;你的胆大,就弄出事来哩!

秦桧   (白)     唔!你可知我的来意?

疯僧   (白)     我怎么不知!

     (迎仙客牌)  恁主意我先知,则恁那梦境恶。

             故来到,故来到俺这山寺里。

秦桧   (白)     我拜当阳求忏悔!

疯僧   (迎仙客牌)  恁来这里拜俺的当阳,求忏悔,

             恁则待要灭罪消释。

秦桧   (白)     南无观世音菩萨。

疯僧   (白)     咳!

     (迎仙客牌)  哪里是念彼观音力,

     (石榴花牌)  太师着俺说个因依,

             俺与恁须仔细话个真实。

             恁可也悔当初错听了恁能大贤妻,

             她也曾屡屡的便诱你,恁却也依随,恁在那东窗下不解我的西来意。

             只见他葫芦提无语,将俺支对,

             恁那谗言谮语,恁便将心昧,恁可以立起一统儿价正直碑。

     (斗鹌鹑牌)  恁待要结媾金邦哩,

             也只是肥家,

     (白)     咳!

     (斗鹌鹑牌)  哪里肯为国?

             恁如今事要前思,吓哈!

             免劳免劳得这后悔。

秦桧   (白)     悔什么?

疯僧   (白)     秦桧!你下阶来!

秦桧   (白)     做什么?

疯僧   (白)     看上面是什么?

秦桧   (白)     是天。

疯僧   (白)     却又来!

     (斗鹌鹑牌)  却不道湛湛青天不可欺,

             如今人都理会的。

秦桧   (白)     啊哈哈哈!左右与我拿下!

疯僧   (斗鹌鹑牌)  恁在这里吓鬼瞒神哩,

             恁做的事事,做的来藏头嗳尾。

秦桧   (白)     你手中拿的什么东西?

疯僧   (白)     是扫帚。

秦桧   (白)     要它何用?

疯僧   (念)     昔日边上扫烟尘,今日殿上扫奸臣。

秦桧   (白)     唔!那个呢?

疯僧   (白)     是火筒。

秦桧   (白)     又要它何用?

疯僧   (白)     要它私通外国。

秦桧   (白)     何不放下来?

疯僧   (白)     放不得。

秦桧   (白)     为何?

疯僧   (白)     放下来它就要弄权哩!

秦桧   (白)     我是君子人。

疯僧   (白)     咳!

     (红绣鞋牌)  君子人只怕当权倚势,

             俺待说着呵害得他一家儿,恰便似烟灭灰飞。

             恁待要节外生枝,

             可便落什么便宜。

             俺为甚不在那厨房中放?

             放常则在我这手中持。

             哎呀!火筒儿啊!这其间引狼烟,

             倾了他的社稷。

(住持上。)

秦桧   (白)     和尚你平日可有功?

疯僧   (白)     有功的多被你杀了!

秦桧   (白)     功课!

疯僧   (白)     有。

秦桧   (白)     在哪里?

疯僧   (白)     在这袋里。

秦桧   (白)     取来。

住持   (白)     吓!

疯僧   (白)     取去。

住持   (白)     功课有了。

(住持呈上。)

秦桧   (白)     为何能皱?

疯僧   (白)     在蜡丸内取出,怎么不皱?

秦桧   (念)     “久闻丞相理乾坤,占断朝纲第一人。都领群臣朝北阙,堂中埋没老元勋。

             闭门杀害忠良将,塞上欺君枉万民。贤相一心归正道,路上行人口”……

     (白)     唔!怎么诗不全?

疯僧   (白)     若遇施全,你就该死了!

秦桧   (白)     左右!若遇施全,与我拿下。

疯僧   (白)     还有!

秦桧   (白)     在哪里?

疯僧   (白)     横着看去。

秦桧   (白)     诗怎么横着看?

疯僧   (白)     你的事,怎么横行呢!

秦桧   (白)     唔。

     (念)     “久占都堂,闭塞贤路”。

     (白)     唗!你敢悔弄我朝中的宰相么?

疯僧   (白)     嘚!秦桧!

     (十二月牌)  卖弄恁那朝中得宰相职,

             恁可也懊恼我这阇黎。

             俺这里明明得这取出,

             他那里暗暗得这观窥。

     (白)     咳!

     (十二月牌)  休笑俺疯魔和尚,会嘴!

             恁可也干净似你养堂食。

     (尧民歌牌)  呀!这的是坐而不觉,

             立而得这饥。

秦桧   (白)     讲了半日,想是他肚中饥了,和尚!赏他一份斋。

住持   (白)     是!

(住持端馒头。)

住持   (白)     相爷赏你一份斋。

疯僧   (白)     我不吃!

(疯僧倒馒头。)

住持   (白)     倾坏了!

秦桧   (白)     再赏他一份斋。

住持   (白)     是!

(住持端馒头。)

住持   (白)     又赏你一份。

疯僧   (白)     我不吃!

(疯僧倒馒头。)

住持   (白)     又倾了。

秦桧   (白)     你不吃罢了,为何连坏我两个?

疯僧   (白)     呔!秦桧!我坏了两个,你就发恼;亏你害了他三个哩!

     (尧民歌牌)  两头白面做来的,

             坏了恁那两个有谁得这知?

             恁便屈杀了他三人,待推着谁?

             痴也么痴,其间造化机。

秦桧   (白)     这是馒首。

疯僧   (白)     这不是馒首。

秦桧   (白)     敢是馋馅?

疯僧   (白)     也不是。

秦桧   (白)     是什么?

疯僧   (白)     呐!

     (尧民歌牌)  这的是岳家肚皮中腌臜气!

秦桧   (白)     这里不好讲话,随我到冷泉亭上来讲。

疯僧   (白)     冷泉亭不好,倒是风波亭上好……行事哩!

秦桧   (白)     和尚,我看你伶牙利齿,有甚本事?

疯僧   (白)     我会呼风唤雨。

秦桧   (白)     风雨在天上,如何唤得来?

疯僧   (白)     唤得来,还要退得去。

秦桧   (白)     如此我要一阵大风。

疯僧   (白)     有,有,有!如来佛助弟子一阵大风!

秦桧   (白)     好大风。收了收了!

疯僧   (白)     收收收。

秦桧   (白)     我要一阵大雨。

疯僧   (白)     有!有!有!东海龙君,助奸臣秦桧一阵大雨!

秦桧   (白)     好大雨。收了收了!

疯僧   (白)     收收收。

秦桧   (白)     我想这风雨在天上,如何来得能骤?

疯僧   (白)     连发十二道金牌召来的,怎么不骤?

秦桧   (笑)     吓哈哈哈哈!

疯僧   (快活三牌)  风来时雨便起,云过处电光辉,

             把他拿住风来握住雨不淋漓。

秦桧   (白)     好大风啊!

疯僧   (白)     这不是风。

秦桧   (白)     是什么?

疯僧   (白)     是朱仙镇上,那些黎民的怨气!

秦桧   (白)     好大雨啊!

疯僧   (白)     这不是雨。

秦桧   (白)     是什么?

疯僧   (白)     呐!

     (快活三牌)  这的是屈杀了岳家父子天垂泪!

     (朝天子牌)  太师爷俺与恁便说知,

             说着恁那就里。

             俺只索要忍辱波罗蜜,

             恁可也悔当初屈杀了他三人,可也无着无对。

             到如今悔后迟,

             他在阴司下便等你,在阎王殿前去告你。

秦桧   (白)     告我什么?

疯僧   (白)     他告你私造下十座牢房。

秦桧   (白)     哪十座?

疯僧   (白)     “雷霆施号令,星斗焕文章”。

秦桧   (白)     他在哪一号?

疯僧   (白)     他在“章”字号等你哩!

秦桧   (白)     哎呀!佛爷佛爷!

疯僧   (朝天子牌)  这的是恁自早下落得这道旁州例。

秦桧   (白)     和尚,如今要免六道轮回之苦,可免的过去么?

疯僧   (白)     你随我出了家,削了发,就可免了。

秦桧   (白)     我要出家,怕没有高僧剃度;况灵隐寺小,怎藏得我下?

疯僧   (白)     灵隐寺虽小,佛力最大哩。

秦桧   (白)     方才这八句诗如何讲?

疯僧   (白)     方才这八句诗,

     (煞尾)    做一个哑谜儿与恁猜。

秦桧   (白)     横头上八个字?

疯僧   (白)     横头上八个字,

     (煞尾)    做一张闷弓儿在恁那心上射。

     (白)     有一日东窗事犯,

     (煞尾)    才知我的西来意。

     (白)     那时节捶着胸,跌着脚,嗨!秦桧!

     (煞尾)    恁可也慢慢的悔!

     (白)     俺去也!

(疯僧下。)

秦桧   (白)     哎呀!被这疯僧一番言语,说的毛骨悚然,回去与夫人商议便了。

             来,打道!

(四青袍同上,同引道。)

秦桧   (念)     疯僧一席话,使我魂魄飞!

(秦桧、四青袍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047 ┊ 字数:4784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9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