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太平》(一名:《花云带箭》;一名:《太平城》)

主要角色
花云:老生
陈友谅:净
朱文信:小生
孙氏:旦
大夫人:旦
花安:丑
陈友杰:副净
手下:丑

《战太平》谭富英饰花云
《战太平》谭富英饰花云
情节
元末天下纷争,群雄四起,各据一方。花云从朱文信据守皖之太平城,旋为江西陈友谅所困。陈兵方攻夺采石矶要隘。花云见敌兵势大,众寡不敌,拟暂坚守,暗出乞援,且逆料彼兵劳师远出,利在速战,若令顿兵坚城之下,则师久必老,待其师老气衰而击之,当可转危为安。孰意朱文信不从,定欲令其出战,以挫其锋。花云不得已,乃出临阵,究为所败。花云愤朱文信不从己言,知难支持,遂回家令妻自尽,以免被辱,并令其妾负子装疯逃出,以全其后。既将家事摒挡讫,于是乃与朱文信共出死战,卒为所擒。迨既被缚,朱文信询花云见陈友谅时作如何态度,花云嘱其万不可作乞怜语,“大丈夫须宁死不屈”云云。孰意朱文信犹豫不决,迨见陈友谅,竟伏地乞降,而花云则强立不跪。讵陈友谅见之,于花云则深爱其才,降座劝降;于朱文信则反讥诮数语,立加诛杀。花云见朱文信被害,益大骂不绝口,虽陈友谅再三以爵位相羁縻,而卒不为动。陈友谅见理劝不从,乃以威吓,令将花云缚置高竿,命乱箭射之。花云至此,乃心生一计,伪称愿降。陈友谅大喜,急命释缚优待,孰料花云既下竿,突然夺刀乱杀,拟侥幸夺出,别寻生路,以图再举报复。然卒不能如愿,至力竭,乃自刎而死,然其尸犹屹立不动,至陈友谅拜祭后始倒地焉。或谓此花云,即《梵王宫》中私誓订婚之花云,此即应其誓言也。

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录入:杨落雪


相关剧本
《战太平》(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八集:苏连汉藏本整理)
《战太平》(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七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05.3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大夫人、孙氏同上。)
大夫人、

孙氏   (同念)    夫受皇家禄,妻沾雨露恩。

四龙套  (内同白)   老爷回府。

(水底鱼牌。四龙套、花云同上。四龙套同下。)

花云   (白)     可恼呀,可恼!

大夫人、

孙氏   (同白)    今日老爷回府,为何这样烦恼?

花云   (白)     夫人有所不知,今有陈友谅,欲夺采石矶头。圣上命俺出兵,前去攻打,你道恼是不恼?

大夫人、

孙氏   (同白)    食王爵禄,当报国恩,何言“烦恼”二字?

花云   (白)     如此就请夫人,替我点动人马,待我到后堂披挂。

大夫人、

孙氏   (同白)    我等遵命。

(花云下。)
大夫人、

孙氏   (同二黄导板) 我这里在二堂忙传将令,

     (同二黄正板) 叫一声众将官细听分明:

             陈友谅提兵将前来犯境,

             万岁爷命老爷前去出征。

             劝尔等一个个争先睹胜,

             退后者犯军令插耳游营。

             耳边厢又听得金甲声震,

     (同二黄摇板) 候老爷披挂讫即刻发兵。

花云   (内二黄导板) 头戴着紫金盔威风凛凛,

(花云上。)

花云   (二黄摇板)  为大将临阵时哪顾得残生!

             撩铠甲且把二堂进,

             有劳夫人点动雄兵。

(大夫人、孙氏同送酒。)
大夫人、

孙氏   (同二黄摇板) 老爷此番必得胜,

             战场之上要小心。

(大夫人、孙氏同下。)

花云   (二黄摇板)  接过夫人得胜酒,

             背转身来谢神灵。

             辞别夫人跨金镫,

             两军阵前会贼人。

(花云下。)

【第二场】

(四龙套、陈友杰同上。)

陈友杰  (白)     俺,陈友杰。奉了兄王之命,攻打采石矶。众将官杀上前去。

(花云上,杀,陈友杰败下,花云下。朱文信上,陈友谅追上,朱文信败下。花云上,败下,陈友谅追下。)

【第三场】

(花云、朱文信同上。)

花云   (白)     嗳呀,千岁呀!那贼杀法厉害,我国兵微将寡,以为臣之见,保定千岁,杀出重围,去到金陵,搬兵求救。

朱文信  (白)     小王还要回去保护家眷。

花云   (白)     嗳呀,千岁呀!事到如今,还讲什么家眷?

朱文信  (白)     你为臣的不论家眷,我为君的不能不保家眷,我要保护家眷去了!

(朱文信下。)

花云   (白)     想你为君的有家眷,我为臣的,难道就无家眷了么?我也要保护家眷去了!

(花云下。)

【第四场】

(花安上,开门。花云上。大夫人、孙氏同上。)
大夫人、

孙氏   (同白)    老爷受惊了。

(四龙套双上,同冲下场。花安开门,看。朱文信上。)

朱文信  (白)     花安,你爹爹可在里面?

花安   (白)     现在里面。

朱文信  (白)     你对你爹爹言讲:大炮一响,吓死皇老太太;贾氏夫人,坠楼已亡。叫你爹爹快快出马!

(朱文信下。)

花安   (白)     启禀爹爹:时才千岁言道:大炮一响,吓死皇老太太,贾氏夫人,坠楼已亡。叫爹爹快快出马!

(花安关门。四龙套同上,同冲下场。花安开门,朱文信上。)

朱文信  (白)     花安,你爹爹可曾出马?

花安   (白)     尚未出马。

朱文信  (白)     哦喝是了,想必是你爹爹,有降顺北汉王之意,现有宝剑一口,叫你爹爹,将小王龙头割下,降顺北汉王去罢!

(朱文信下。花安关门。)

花安   (白)     启爹爹:千岁言道:现有宝剑一口,将千岁龙头割下,降顺北汉王去罢!

花云   (西皮导板)  大炮一响人头落地,

     (西皮摇板)  就是雀鸟也难飞。

大夫人、

孙氏   (同西皮摇板) 叫花安与爷备座骑,

花安   (西皮摇板)  舍不得夫人两分离。

             大夫人请上受一礼,

     (哭)     夫人呀!

     (西皮摇板)  本帅言来听在心:

             怀中姣儿你教训,

             好好保护命残生。

             辞别夫人足踏蹬,

             但愿得此一去奏凯回程!

(花云下。大夫人、孙氏、花安同下。)

【第五场】

(朱文信、花云同上。)

花云   (白)     千岁,你保得好家眷呀!

朱文信  (白)     事到如今,埋怨小王,也是枉然。

花云   (白)     待为臣保定千岁,杀出重围,再作道理。

(陈友杰上,杀。陈友杰败下,花云追下,朱文信下。)

【第六场】

(陈友谅上,四上手同上,设陷坑。花云、朱文信同上,被擒,同下。)

【第七场】

(花安上。)

花安   (白)     看千岁与爹爹,俱被贼人擒去,待我报于母亲知道便了。

(花安下。)

【第八场】

(大夫人、孙氏同上。)
大夫人、

孙氏   (同念)    老爷去出兵,未见信回音。

(花安上。)

花安   (白)     嗳呀,母亲,大事不好了!

大夫人、

孙氏   (同白)    何事惊慌?

花安   (白)     千岁与爹爹,俱被北汉王擒去了!

(大夫人、孙氏同哭。)
大夫人、

孙氏   (同西皮摇板) 听一言来心内惊,

             倒叫三魂去二魂。

             回头便把花安叫,

             快去贼营探分明!

花安   (白)     我想这太平年间,你是我的母亲,我是你的儿子;这荒乱年间,谁是谁母亲,谁是谁的儿子?你看刀。我也要投降北汉王去了。

(花安下。)

大夫人  (白)     奴才呀!

     (西皮摇板)  一见奴才变了心,

             不由奴家痛伤情。

             怀中姣儿付与你,

             这是他家后代根。

             我今只得寻自尽,

             不如一死命归阴!

(大夫人自尽。)

孙氏   (西皮摇板)  一见大夫人寻自尽,

             好叫奴家泪双淋。

             怀抱姣儿自思忖,

             忽然一计上在心。

             假装疯魔改扮定,

(孙氏脱衣,卸钗环。)

孙氏   (笑)     哈哈,哈哈,呀哈哈,哈哈!

     (西皮摇板)  去到法场走一程。

(孙氏下。)

【第九场】

(四刀斧手押朱文信同上。)

朱文信  (西皮摇板)  不幸入了虎穴境,

             哪料今日被贼擒!

             眼望金陵不能进,

             要想逃生万不能。

(四刀斧手、朱文信同下。)

【第十场】

花云   (内西皮导板) 大英雄失计入罗网,

(四刀斧手押花云同上。)

花云   (西皮原板)  大将难免阵前亡!

             我主爷洪福齐天降,

             刘伯温八卦也平常。

             早知道采石矶被贼抢,

             早就该差能将前去提防。

             将身儿来至在法场上,

             那一旁来了疯婆娘。

(孙氏上。)

孙氏   (西皮紧板)  急急忙忙往前奔,

             法场绑定一将军。

             认得他是儿夫样,

             不由奴家痛在心。

             舍死忘生将他认,

花云   (西皮摇板)  这一足踢在儿地流平!

             你是谁家疯婆女?

(孙氏三笑。)

花云   (西皮紧板)  叫声孙氐听分明:

             你若念在夫妻义,

             去到金陵搬救兵;

             你若不念夫妻意,

             也要抚养小姣生。

             使一个眼色你快逃走,

孙氏   (西皮摇板)  舍命拼生奔金陵!

(孙氏三笑,下。)

花云   (西皮摇板)  法场去了孙氏女,

             我的妻呀!夫妻相逢万不能!

(四刀斧手、花云同下。)

【第十一场】

(吹打。四龙套同上,军师、陈友谅同上,坐帐。陈友杰上。)

陈友杰  (白)     启兄王:擒来二将。

陈友谅  (白)     押上来!

陈友杰  (白)     押上来!

(朱文信、花云同上。)

朱文信  (西皮摇板)  飞鸟入笼难插翅,

花云   (西皮摇板)  虎落平阳被太欺。

朱文信  (白)     卿家,此番进得帐去,还是叫骂得是,还是哀求去的是?

花云   (白)     自然是叫骂得是!

朱文信  (白)     还是哀求去的是!

花云   (白)     千岁呀!

     (西皮紧板)  千岁爷休说懦弱话,

             非是臣子把君压。

             进得帐去高声骂,

             拼着一命染黄沙。

             纵然将你我的头割下,

             落一个骂贼的名儿扬天下!

朱文信  (西皮紧板)  迈步向前跪宝帐,

花云   (白)     懦弱无刚呀!

朱文信  (西皮紧板)  含泪哀求北汉王。

陈友谅  (西皮紧板)  战鼓儿不住咚咚催,

             营中擒来两个贼。

             一个站来一个跪,

             站的是谁来,跪的谁?

朱文信  (西皮紧板)  跪的是皇王第三子,

花云   (西皮紧板)  站的是你老爷叫花云!

陈友谅  (白)     你既是皇三子,你叔父待你如何?

朱文信  (白)     待小王恩重如山。

陈友谅  (白)     既是恩重如山,你这样无义忘恩,贪生怕死之徒,要你何用?来,推出斩了!

花云   (白)     千岁呀!

(四刀斧手押朱文信同下,斩头,四刀斧手同上。花云抢头。)

花云   (西皮摇板)  哗啦啦大炮一声响,

             血淋淋人头滚一旁!

             先前怎样对你讲?

             一心要降北汉王!

             那贼无有容人量,

             顷刻之间一命亡。

             人头抛在宝帐上,

(花云进帐。)

花云   (西皮摇板)  你是个人面兽心肠!

陈友谅  (西皮摇板)  花云不必逞刚强,

             孤王顺说他投降。

     (白)     花将军。

花云   (白)     北汉王!

陈友谅  (白)     花云。

花云   (白)     陈友谅!

陈友谅  (白)     孤家也不计较与你,想你主乃是放牛牧童之人,出身微贱,孤王乃是两榜进士出身,今日带领人马,前来征战,你若是归顺孤家,少不得定是封侯之位;你若执意不降,孤家将你杀死,你一家妻儿老小,所靠何人?你须要再思呀,再想!

花云   (西皮紧板)  陈友谅他把好言讲,

             背转身来自参详:

             我若是降了陈友谅,

             落下骂名天下扬;

             我若是不降陈友谅,

             顷刻之间一命亡。

             无奈何只得跪宝帐,

     (白)     嗳!

     (西皮紧板)  你老爷愿死不愿降!

陈友杰  (白)     推出斩了!

(四刀斧手押花云同下。)

军师   (白)     刀下留人!

陈友谅  (白)     花将军,你少不得定是封侯之位。

             呀,花将军哪里去了?

陈友杰  (白)     他辱骂兄王,将他推出问斩。

陈友谅  (白)     哽,他辱骂孤家,与你什么相干?

军师   (白)     为臣保得在。

陈友谅  (白)     只是他执意不降,如何是好?

军师   (白)     启大王:有道是大将不怕杀,就怕吓。依为臣之见,法场之上,立一高竿,将花云绑在高竿之上,用弓箭来射,只可开弓,不可放箭,一吓,他就归降了。

陈友谅  (白)     此计甚好!来,打道法场。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花云   (内西皮导板) 大炮一声如雷响,

(四刀斧手押花云同上。)

花云   (西皮紧板)  英雄二次绑法场。

             大胆且把高竿上,

             怒气不熄满胸膛!

(四龙套、军师、陈友杰、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西皮紧板)  催马来在法场口,

             叫声将军听根由:

             你若今日把孤投,

             定然挂印要封侯。

花云   (西皮紧板)  说什么挂印定封侯?

             细听某家说从头:

             你若叫我把你投,

             除非长江水倒流!

陈友谅  (西皮紧板)  将军何必逞刚强,

             孤王言来听端详:

             你若真心把孤降,

             封你一字并肩王。

花云   (白)     呸!

     (西皮紧板)  说什么一字并肩王?

             一臣不保二君王!

             你若叫我来归降,

     (白)     贼呀,贼!

     (西皮紧板)  除非你妹子与我配鸾凰!

(花云夺刀,杀二刀斧手,下桌,杀。众人同下,花云追下。)

【第十三场】

(陈友杰引四弓箭手同上。)

陈友杰  (白)     埋伏了!

(花云上,中箭,下。四弓箭手、陈友杰同下。)

【第十四场】

(花云上。)

花云   (白)     杀败了呀,杀败了!实指望逃往金陵,搬兵求救。不料那贼,暗放乱箭,身受重伤。我主呀,万岁!臣不能保全江山社稷了!

(扑灯蛾牌。陈友杰上,杀,下。)

花云   (白)     我身受重伤,不能征战,不免叩谢圣上爵禄之恩,自刎了罢!

(花云自刎。四龙套、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白)     花云已死,尸身不倒,可称忠勇双全,受孤家一拜。

(花云下。)

陈友谅  (白)     歇兵三日,攻打采石矶头。

(牌子。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335 ┊ 字数:5118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