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太平》

主要角色
花云:老生
孙夫人:旦
陈友谅:净
朱文逊:小生
花安:丑
郜夫人:旦

《战太平》于世文饰花云
《战太平》于世文饰花云
情节
花云辅朱元璋侄朱文逊驻守太平城。北汉王陈友谅来攻,花云奋勇抗御。不幸采石矶被陈部陈友杰偷袭,太平城因遭围困。花云突围,朱文逊眷恋家眷,贻误戎机,君臣被执。朱文逊屈降,反被陈友谅杀掉;花云志坚,陈友谅敬之,屡劝不降,乃缚高杆,扣弦威胁。花云挣脱绑索,力杀多人,终因箭创颇重,乃自刎死。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八集:苏连汉藏本整理

录入:合意


相关剧本
《战太平》(根据《戏考》第十三册整理)
《战太平》(根据《京剧丛刊》第十七集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1.9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引朱文逊同上。)

朱文逊  (引子)    钦奉王旨意,镇守采石矶。

     (念)     我本金枝玉叶根,特遣阃外做将军。虽非九重金阙地,皇恩加锡藩爵增。

     (白)     小王,朱文逊。奉了叔王旨意,同花云将军镇守太平城一带等处。只因陈友谅兴兵前来夺取城池,为此与花将军商议破敌之策。

             内侍,宣花将军进宫!

太监甲  (白)     领旨!

(太监甲向内。)

太监甲  (白)     花将军进宫啊!

花云   (内白)    领旨!

(花云上。)

花云   (念)     奉命守要城,日夜哪得宁?

     (白)     臣,花云见驾,愿千岁千千岁!

朱文逊  (白)     将军平身,赐坐!

花云   (白)     谢坐。宣臣进宫,有何国事议论?

朱文逊  (白)     将军哪!陈友谅兴兵前来,当如何破敌,特请将军商议!

花云   (白)     待臣回府,点动人马,把守闸子口,再命人守住矶头。臣带兵抵贼,主公打本去到金陵,请兵救应,何惧逆贼不退?

朱文逊  (白)     既然如此,将军回府披挂,守住要地,小王打本去至金陵便了。

花云   (白)     领旨!

朱文逊  (白)     正是:

     (念)     太平本是将军定,

花云   (念)     还须将军定太平。

(花云下。朱文逊、四太监同下。)

【第二场】

(郜夫人、孙夫人同上。)

郜夫人  (念)     夫受皇家爵,

孙夫人  (念)     妻沾雨露恩。

(四文堂引花云同上,四文堂同下。花云进门。)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老爷!

花云   (白)     夫人!请坐!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有坐。

(花安暗上。)

花云   (白)     可恼啊可恼!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啊!老爷今日回府,为何如此烦恼?

花云   (白)     夫人有所不知,只因陈友谅兴兵前来,小千岁命我领兵抵贼。可恨贼寇,无端又起风波,你道恼是不恼?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既是千岁有命,老爷请至将房披挂,待妾等点动人马,与老爷壮行。

花云   (白)     有劳二位夫人!正是:

     (念)     青龙背上屯军马,

郜夫人、

孙夫人  (同念)    白虎当头休扎营。

(花云下。)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花安,

花安   (白)     在。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传令众将,大堂伺候!

花安   (白)     得令!

(花安向内。)

花安   (白)     下面听者:夫人有令,众将大堂伺候!

四龙套、

四大铠  (内同白)   啊!

郜夫人、

孙夫人  (同唱)    替夫君传将令士卒齐整!

(四龙套、四大铠自两边分上。)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参见夫人!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站立两厢!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孙夫人  (唱)     五营兵四哨将听令施行。

郜夫人  (唱)     陈友谅众贼寇抢州夺郡,

孙夫人  (唱)     伤人命劫财帛扰乱乾坤。

郜夫人  (唱)     元帅爷遵奉了千岁命令,

孙夫人  (唱)     镇闸口守矶头防贼攻城。

郜夫人  (唱)     必须要齐奋勇努力杀进,

孙夫人  (唱)     畏惧贼退后者插箭游营。

郜夫人  (唱)     功成日官加职妻封子荫,

孙夫人  (唱)     传后人振家声显耀门庭。

郜夫人  (唱)     自古道食君禄捐身舍命,

孙夫人  (唱)     五凤楼标名姓图画麒麟。

花云   (内唱)    受君恩当报答臣把忠尽!

(花云上。)

花云   (唱)     扫烟尘开疆土定主乾坤。

             古至今多少人不惜性命,

             君依礼臣尽忠哪顾宗亲。

郜夫人  (白)     看酒!

     (唱)     与老爷得胜酒开怀畅饮,

孙夫人  (唱)     愿此去旗开展马到成功。

花云   (唱)     接过了得胜酒心中自忖,

             转身来祭虚空过往尊神。

             若能够扫逆贼苍生之幸,

             方显得安邦将盖国俊英。

(花云下。四龙套、四大铠随同下。)

郜夫人  (唱)     见老爷出府门威风凛凛,

孙夫人  (唱)     得胜时满炉香答谢天神。

(郜夫人、孙夫人同下。)

【第三场】

(陈友杰上。)

陈友杰  (念)     两眼明星朗朗,熊腰虎背昂昂。单人匹马渡长江,个个闻名胆丧!

     (白)     俺,陈友杰。兄王发兵,在此伺候。

(发点。四军士、四将官、军师引陈友谅同上。点绛唇牌。)

陈友杰  (白)     参见兄王!

陈友谅  (白)     御弟少礼,请坐!

陈友杰  (白)     谢坐!

陈友谅  (念)     幼年举子中皇榜,汉阳兴兵到武昌。药酒毒死徐寿辉,孤称一字北汉王。

     (白)     孤,陈友谅。自汉阳起义以来,抢州夺郡,无所不克。朱元璋在金陵已登大宝,是孤心怀不忿,为此兴兵夺取金陵。前面已是太平城。

             大元帅!

陈友杰  (白)     兄王!

陈友谅  (白)     你同先行先抢太平城,孤同军师大兵随后。

陈友杰  (白)     得令!

             马来!

(军士甲带马,陈友杰上马。四军士、陈友杰同下。)

陈友谅  (白)     众将官!

四将官  (同白)    有。

陈友谅  (白)     人马缓缓而行!

四将官  (同白)    啊!

(牌子。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军士、陈友杰同上。)

陈友杰  (白)     俺,陈友杰。奉了兄王之命,攻打采石矶。

             众将官,杀上前去!

四军士  (同白)    啊!

(众人同走圆场。四龙套、四大铠引花云同上,会阵。)

花云   (唱)     二马冲锋在沙场,

             气得花云怒满膛。

             无知贼子敢犯上,

             狐群狗党一扫光。

陈友杰  (白)     啊!

     (唱)     花云小儿休逞强,

             某家言来听端详。

             劝你早把城池让,

             不然尸首两分张!

花云   (白)     呸!

     (唱)     贼子言语忒无状,

陈友杰  (唱)     违拗某家命不长。

花云   (唱)     金枪叫尔狗命丧,

             翻江搅海战一场。

(花云、陈友杰同起打,陈友杰、四军士同败下,四龙套、四大铠同下,花云耍下场下。)

【第五场】

(四军士、陈英豹同上。)

陈英豹  (白)     俺,陈英豹。元帅出兵未归,在此伺候。

(陈友杰、四军士同败上。)

陈英豹  (白)     参见元帅,胜负如何?

陈友杰  (白)     大败而回,采石矶不能得破,如何是好?

陈英豹  (白)     元帅,当年朱蛮如何取得采石矶?

陈友杰  (白)     乃是常遇春见船上有桅,桅上有斗,将身藏在斗内,纵上矶头呵!

(牌子。)

陈英豹  (白)     元帅何不学他一学?

陈友杰  (白)     好,准备船只伺候!

陈英豹  (白)     得令!

(陈英豹下。)

陈友杰  (白)     众将官,采石矶去者!

众军士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六场】

(场设采石矶头。四龙套、胡虎同上。)

胡虎   (白)     俺,胡虎。奉了元帅将令,把守采石矶头。

             众将官,小心把守!

四龙套  (同白)    啊!

(胡虎登城。水手甲摇船、陈英豹同上,攻,败下。水手乙摇船、陈友杰同上,攻,不成,攻,陈友杰扯住胡虎枪头,趁势登矶头。陈友杰、胡虎同拉下,陈英豹、四军士同上,同登矶头,同下。)
(陈友杰、胡虎同拉上,同起打。陈英豹、四军士同上,助战,杀胡虎死。)

陈英豹  (白)     得了采石矶头。

陈友杰  (白)     迎接主公进城!

(吹打。四军士、四将官、军师引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陈友谅、军师、四军士、四将官进城同下。)

陈友杰  (白)     先行听令!

陈英豹  (白)     在。

陈友杰  (白)     前去喊叫,就说大元帅陈友杰保定北汉王夺了采石矶,叫那花云出马受死!

陈英豹  (白)     得令!

(陈英豹向内。)

陈英豹  (白)     呔:大元帅陈友杰保定北汉王夺了采石矶,叫那花云出马受死!

花云   (内白)    俺来也!

(花云上,起打,花云败下,陈友杰、陈英豹、四军士同追下。)

【第七场】

(朱文逊、花云自两边分上。)

朱文逊  (白)     将军,采石矶已破,如何是好?

花云   (白)     千岁不必惊慌,随为臣杀出重围,去到金陵求救。

朱文逊  (白)     卿家,只是小王还有家眷呀!

花云   (白)     哎呀千岁呀!事到如今,还顾得什么家眷哪?

朱文逊  (白)     住了!你无有家眷,难道小王也无家眷不成?小王要保护家眷去了!

(朱文逊下。)

花云   (白)     小千岁!呀呸!你为君的有家眷,难道我为臣的就无有家眷么?俺也回去保护家眷去了!

(花云下。)

【第八场】

(郜夫人、孙夫人抱婴儿同上。)

郜夫人  (念)     老爷去出兵,

孙夫人  (念)     未见转回程。

(花安上。)

花安   (白)     爹爹回来了。

(花云上,下马进门。郜夫人、孙夫人同迎。)

花云   (白)     夫人!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老爷!

花云   (白)     哎呀!

(花云昏。)

郜夫人  (唱)     见老爷吓得人魂飞天外,

(四军士、陈英豹、陈友杰自两边分上,同抄下。)

孙夫人  (唱)     急得我姐妹们如痴似呆。

(朱文逊上。)

朱文逊  (白)     有人么?

(花安出门。)

花安   (白)     参见千岁!

朱文逊  (白)     花安,你爹爹可在府中?

花安   (白)     现在府中。

朱文逊  (白)     对你爹爹去说,那贼大炮一响,吓死皇老太太,姜氏夫人坠楼而亡,叫你爹爹快快出马。

花安   (白)     是。

(朱文逊下。花安进门。)

花安   (白)     启禀爹爹:适才干岁言道,那贼大炮一响,吓死皇老太太,姜氏夫人坠楼而亡。叫爹爹快快出马。

花云   (白)     啊!

(花云一惊,倒。)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喂呀!

郜夫人  (唱)     灾来无处去躲避,

(四军士、陈英豹、陈友杰同上,过场,同下。)

孙夫人  (唱)     命犯迍邅怎支持?

(朱文逊上。)

朱文逊  (白)     有人么?

(花安出门。)

花安   (白)     参见千岁!

朱文逊  (白)     花安,你爹爹可曾出马?

花安   (白)     尚未出马。

朱文逊  (白)     哦哦是了!想是你爹爹有投顺北汉王之意。小王有宝剑一口,叫你爹爹将小王龙头割下,归降那贼去吧!

(朱文逊拔剑,掷地,下。花安拾剑进门。)

花安   (白)     哎呀爹爹!千岁言道,爹爹不肯出马,想是有投顺北汉王之意。留有宝剑在此,叫爹爹将他人头割下,归顺那贼去吧!

花云   (白)     哎呀!

(花云惊,倒。)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老爷醒来!

花云   (唱)     千岁言语真非理,

             把俺只当小儿欺。

             花安与爷带坐骥,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喂呀,老爷呀……

花云   (唱)     二位夫人泪悲啼。

             用手抱过娇儿体,

             父子难免各东西。

             夫人请上受一礼,

             花门只有一脉遗。

             孙氏年轻要靠你,

             大小事情好扶持。

             狠心我把妻儿弃,

             留个美名万古题。

(花云下。)

郜夫人  (唱)     老爷出门发兵去,

孙夫人  (唱)     一人怎将万人敌!

郜夫人  (唱)     花安速往城楼地,

孙夫人  (唱)     探明胜败报端的。

花安   (白)     遵命!

(郜夫人、孙夫人、花安自两边分下。)

【第九场】

(花云、朱文逊自两边分上。)

花云   (白)     千岁,你保的好家眷!

朱文逊  (白)     将军!事到如今,埋怨小王也是无益的了。速作良谋要紧!

花云   (白)     也罢!待为臣保定千岁,杀出重围,再作道理。

陈英豹  (内白)    哪里走!

(陈英豹上,杀花云下,陈英豹追下。朱文逊上,陈英豹、陈友杰同上,同起打,朱文逊下,陈英豹追下。花云上,打陈友杰败下,花云追下。)

【第十场】

(朱文逊上,陈英豹追上,同起打,朱文逊被擒,同下。)

【第十一场】

(四军士、陈友杰同上。)

陈友杰  (白)     看花云杀法骁勇,来,绊马索伺候!

四军士  (同白)    啊!

(四军士同撒绊马索。花云上,起打,被擒。花安暗上,看。)

四军士  (同白)    花云被擒。

陈友杰  (白)     绑回去!

四军士  (同白)    啊!

(四军士、陈友杰绑花云同下。)

花安   (白)     哎呀且住!看我爹爹被贼人擒去,不免报与母亲知道便了!

(花安走圆场。)

花安   (白)     有请母亲!

(郜夫人、孙夫人同上)

郜夫人  (念)     战鼓惊天地,

孙夫人  (念)     叫人魂魄飞。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何事?

花安   (白)     哎呀二位母亲,大事不好了!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何事惊慌?

花安   (白)     我爹爹被贼人擒了去了!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哎呀!

郜夫人  (唱)     听说老爷被贼擒,

孙夫人  (唱)     犹如钢刀刺在心。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儿呀,有何妙计,救我二人才是。

花安   (白)     母亲,你二人如何搭救孩儿才是。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儿呀,你是男子汉,要救为娘的才是。

花安   (白)     呃!太平年间,我是你们的儿子,这样离乱年问,自身难保,谁来顾你?放手!

郜夫人、

孙夫人  (同白)    儿呀,快快搭救为娘啊!

花安   (白)     呃!

     (念)     母子一场黄粱梦,你是何人我是谁?

     (白)     逃命去了!

(花安下。)

郜夫人  (白)     唉!畜生啊!

郜夫人  (唱)     奴才行事蔑天伦,

孙夫人  (唱)     披了人皮怀兽心。

郜夫人  (唱)     贤妹随我后园进,

孙夫人  (唱)     有何妙计向奴明。

郜夫人  (唱)     娇儿要你好扶定,

             花门只有一条根。

             将身上了葵花井,

孙夫人  (白)     哎呀姐姐呀!

     (唱)     你我生死一路行。

郜夫人  (白)     贤妹,那边贼兵来了,

孙夫人  (白)     在哪里?

郜夫人  (白)     罢!

(郜夫人跳井,下。)

孙夫人  (白)     喂呀!

     (唱)     一见姐姐寻自尽,

             撇下孙氏一个人。

             叫声姐姐且相等,

             姐妹同去见阎君。

             娇儿放在尘埃地!

(孙夫人放婴儿于地,欲上吊,婴儿哭。)

孙夫人  (白)     喂呀!

     (唱)     花氏只有一条根。

     (白)     哎呀且住,老爷被擒,姐姐已死,孩儿幼小,我若捐身,何人抚养此子?

(孙夫人想。)

孙夫人  (白)     也罢!待我假装疯魔,去至金陵,搬取救兵,也好与我家老爷报仇,待我改扮起来!

     (唱)     青丝抓得乱纷纷,

             黄土抹脸做痴人。

     (三叫头)   姐姐!老爷!喂呀儿呀!

(孙夫人抱婴儿下。)

【第十二场】

(四军士押朱文逊同上。)

朱文逊  (唱)     采石矶拿住了朱文逊,

             回头看不见保驾的人。

             眼望金陵泪难忍,

     (哭头)    叔王啊!

     (唱)     若要相逢梦三更。

(四军士押朱文逊同下。)

【第十三场】

花云   (内唱)    叹英雄失志坠陷阱,

(四军士押花云同上。)

花云   (唱)     止不住珠泪洒衣襟。

             刘伯温枉自掌帅印,

             用兵不到欠思忖。

             既知道采石矶有伤损,

             为什么不发救兵临?

             迈虎步且把大街进,

孙夫人  (内白)    苦哇!

花云   (白)     呀!

     (唱)     那一旁来了疯夫人。

(孙夫人上。)

孙夫人  (白)     走啊!

     (唱)     放开了胆量不顾命,

             装作个疯魔找夫君。

             顾不得生死往前进,

花云   (唱)     这一足踢你在街心。

(花云踢。)

花云   (唱)     你是谁家疯魔女,

             大街上乱撞错认人。

(花云看。)

花云   (白)     哎呀!

     (唱)     原来我妻孙氏女,

             怀内抱的小娇生。

             走上前若待把妻认,

     (白)     呀!

     (唱)     泄露了机关命难存。

             你若是真心救夫命,

             速去金陵搬救兵。

             求圣上早发金鈚令,

             点动了我国狮虎军。

             来将逆贼齐围困,

             救千岁与我脱难星。

             使一个眼色忙逃奔,

             若再迟延活不成。

孙夫人  (白)     呀!

     (唱)     夫妻难舍又难分,

             恐怕相会在鬼门。

     (哭)     喂呀,我的夫啊……

(孙夫人哭下。)

花云   (唱)     大街上去了孙氏女,

     (哭头)    我的妻呀!

     (唱)     夫妻们重逢待来生。

四军士  (同白)    走!

(四军士押花云同下。)

【第十四场】

(四军士、四将官、军师、陈友杰、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引子)    喜得采石矶,谁敢再相持?

(陈英豹上。)

陈英豹  (白)     启主公:花云君臣被擒。

陈友谅  (白)     绑上来!

(陈英豹向内。)

陈英豹  (白)     刀斧手,将花云君臣绑了上来!

(四刀斧手押朱文逊、花云同上。)

朱文逊  (唱)     龙卧沙滩难翻爪,

花云   (唱)     虎落平阳怎脱逃。

朱文逊  (白)     将军!

花云   (白)     千岁!

朱文逊  (白)     你我君臣进帐,哀求的是,叫骂的是?

花云   (白)     自然是叫骂的是。

朱文逊  (白)     还是哀求的是。

花云   (白)     叫骂的是!

朱文逊  (白)     哀求的是!

花云   (白)     千岁呀!

     (唱)     千岁爷休说懦弱话,

             非是为臣把君压。

             你我哀求倒也罢,

             岂肯把志气失与他!

             依臣之见高声骂,

             拚着人头让他杀。

             纵然死在黄泉下,

             落个美名扬天涯。

朱文逊  (唱)     将军休要逞雄威,

             如今的人儿谁怕谁?

             君臣忠良固然美,

四刀斧手 (同白)    走!

朱文逊  (唱)     刽子手提刀把命催。

(四刀斧手押朱文逊、花云同进帐,朱文逊跪。)

朱文逊  (唱)     走向前来屈膝跪,

花云   (白)     千岁,叫骂的是!

朱文逊  (白)     哀求的是。

花云   (白)     唉!懦弱无刚!

朱文逊  (唱)     文逊跪帐愿顺归。

陈友谅  (唱)     辕门鼓响声声催,

             铁锁链扭往内推。

             两个进帐一个跪,

             跪的何人站的谁?

朱文逊  (唱)     跪的小王朱文逊,

花云   (白)     陈友谅!

     (唱)     站的是你老爷将花云!

陈友谅  (白)     知道你是个好的。

朱文逊  (唱)     皇伯肯容归降顺,

             统领人马到金陵。

             杀了皇叔献玉印,

             愿做牵马坠镫人。

陈友谅  (唱)     听罢言来怒上升,

             骂声文逊不是人。

     (白)     朱文逊,你叔王驾下有几个侄男?

朱文逊  (白)     就是小侄一人。

陈友谅  (白)     待你如何?

朱文逊  (白)     待小侄恩重如山。

陈友谅  (白)     却又来!既然待你恩重如山,如今你被孤家擒住,就要降顺,带领人马去刺杀你叔王,若是孤家重用于你,又被别人擒去,岂不也是降顺他人,带领人马来杀孤王,似此贪生怕死之辈,要尔何用?推出斩了!

朱文逊  (白)     哎呀卿家呀!

花云   (白)     千岁!

四刀斧手 (同白)    走!

(四刀斧手推朱文逊同下。斩首,四刀斧手同上,同献头。)

花云   (白)     哎呀千岁呀!

     (唱)     喝令一声推出帐,

             血淋淋人头滚一旁。

             进帐何等对你讲,

             苦苦要降北汉王。

             贼子哪有容人量,

             钢刀之下一命亡!

             首级打进中军帐,

             骂声贼子听端详:

             花爷跳出天罗网,

             要把逆贼一扫光。

陈友谅  (唱)     花云哭得泪汪汪,

             北汉王拍手笑一场。

     (白)     花将军,斩的是朱家的后人,与你花门什么相干?

花云   (白)     呸!

     (唱)     怒气不息站贼帐,

             骂一声友谅听端详:

             是好汉与爷来打仗,

             两下兴兵扎营房。

             一来一往两冲撞,

             看是谁胜与准强?

             背地里施计张罗网,

             真个是人面兽心肠。

陈友谅  (唱)     北汉王撩衣出宝帐,

             我与将军说比方。

     (白)     花将军,你主乃放牛牧童出身,怎比孤家两榜进士出身?你若归顺孤家,孤与你皇兄御弟相称。花将军,你要再思呀再想!哈哈哈……

军师   (白)     着啊!花将军,我主乃是有道明君,你要再思再想啊!

花云   (白)     呀!

     (唱)     陈友谅与我说比方,

             低下头来自思量。

             我本待降顺陈友谅,

             留下了骂名天下扬。

             我若不降陈友谅,

             只恐怕顷刻丧无常。

             我只得假意来归降,

陈友谅  (白)     将军请起!

花云   (白)     呃!

     (唱)     老爷我愿死不愿降。

陈友杰  (白)     呔!

     (唱)     无知花云真倔强,

             斩他首级挂营房。

(四刀斧手押花云同下。)

军师   (白)     刀下留人。

陈友谅  (白)     花将军,还是归降的好。

             啊!花将军哪里去了?

陈友杰  (白)     他辱骂兄王,臣将他斩首了。

陈友谅  (白)     呃!他辱骂孤家,与你何干?

军师   (白)     主公,臣还保得在。

陈友谅  (白)     军师保得在,快放回来!

(军师向内。)

军师   (白)     将花将军放回来!

(四刀斧手押花云同上。)

花云   (白)     要杀便杀,何必多言!

军师   (白)     花将军,主公要将你斩首,是我保你下来的。

陈友谅  (白)     呃!人人说你狗子嘴,再也不错!

(陈友谅向花云。)

陈友谅  (白)     花将军,还是归顺孤家,不失封侯之位。

花云   (白)     陈友谅!你苦苦要老爷归降,老爷便假意归降于你,内穿甲胄,外罩袍服,知道老爷杀尔在哪一日?

陈友谅  (白)     哼!好话说了半天,真是不识好歹,押了下去!

(四刀斧手押花云同下。)

陈友谅  (白)     军师,花云执意不降,如何是好?

军师   (白)     主公,臣有一汁,管叫花云归降。

陈友谅  (白)     军师有何妙计?

军师   (白)     主公可在百步之外,竖一高杆,将花云吊在上面,再命四十名弓箭手,只许开弓,不许放箭。为大将者,不怕杀只怕吓,何愁花云不降?

陈友谅  (白)     此计甚好,照计而行。

     (唱)     花云战将是魁首,

             杀兵数万丧荒丘。

             他骂孤家不回口,

             孤家爱将不记仇。

(众人同下。)

【第十五场】

花云   (内唱)    盖世英雄遭毒手!

(四刀斧手押花云同上。)

花云   (唱)     猛虎跳涧坠深沟。

             我妻搬兵信无有,

             刘伯温八卦算不周。

             我主朝夕饮御酒,

             哪管将帅遭贼囚?

             咬紧牙关等时候,

             箭对咽喉万事休。

陈友谅  (内唱)    孤家兴兵谁敢斗,

(四刀斧手、四军士、四将官、军师、陈友杰、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唱)     只杀得雀鸟把翅收。

             尸首堆塞道路口,

             平地三尺血水流。

             收花云江山得长久,

             好一似铁链锁孤舟。

             下得马来好言讲,

             尊一声将军听从头:

             你保元璋数十秋,

             海样功劳一笔勾。

             将军若是把孤投,

             封你开国猛烈侯。

花云   (唱)     大吼一声冲牛斗,

             叫声友谅听根由:

             我主爷洪福齐天厚,

             尔是草寇似泥鳅。

             要爷归降不能够,

             岂肯与你作马牛?

陈友谅  (唱)     将军休要忒倔强,

             逞强的人儿有损伤。

             霸王强来乌江丧,

             韩信逞强丧未央。

             你今若肯来归降,

             孤家封你三齐王。

花云   (唱)     怒气填胸三千丈,

             骂声匹夫听端详:

             犬巢怎藏龙虎将?

             鸡窝怎能栖凤凰。

             要爷归降是妄想,

     (白)     陈友谅!

     (唱)     除非红日出西方。

陈友谅  (唱)     花云大胆不自量,

             反把恶言伤孤王。

             铜铸铁打金刚将,

             火化烟消顷刻亡。

     (白)     弓箭手!

     (唱)     弹得弓弦当啷响,

             看你归降不归降!

陈友杰  (唱)     主公臂上拍一掌,

             管叫小儿丧无常。

(花云挣脱绑绳,夺刀斧手刀,杀,陈友杰架住,陈友谅、军师同急逃下。陈友杰、花云同起打,陈友杰败下,花云追下。)

【第十六场】

(四弓箭手、陈友杰同上。)

陈友杰  (白)     弓箭伺候!

四弓箭手 (同白)    啊!

(花云上,四弓箭手同放箭。花云带箭下。)

四弓箭手 (同白)    花云中箭而逃。

陈友杰  (白)     紧紧追赶!

四弓箭手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内鼓声。花云带箭上。)

花云   (白)     杀败了哇,杀败了!不想误入罗网,身带重伤,只恐今番性命休矣!

(牌子。)

陈英豹  (内白)    哪里走!

(陈英豹上,起打,花云杀陈英豹。)

花云   (白)     圣上啊圣上,臣力已尽,不能保全江山社稷了!

(花云拜。牌子。花云自刎。四军士、四将官、军师、陈友杰、陈友谅同上。)

四军士  (同白)    花云自刎沙场。

陈友谅  (白)     呜呼呀!可惜一员虎将,不肯归顺,自刎沙场,马上受我一拜。

(陈友谅拜。)

陈友谅  (白)     将花云尸首,搭了下去,抬到高阜埋葬!

四军士  (同白)    啊!

(四军士抬花云同下。)

陈友谅  (白)     众将官,筵宴三日,犒赏三军,攻打金陵!

众人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6291 ┊ 字数:9402 ┊ 最后更新:2013年01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