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马鞍山》(一名:《抚琴访友》;一名:《伯牙摔琴》)

主要角色
俞伯牙:老生
钟元甫:老生

情节
今按剧中事实,为晋臣上大夫俞伯牙出使楚,行经马鞍山,停舟抚琴,为樵者钟子期闻而叹赏。俞伯牙琴弦忽中断,知必有知音者窃听。令童子出探,乃得钟子期,二人遂订金石交。明年俞伯牙使事毕,归经故道,携琴入山访钟子期。途遇钟父,不谓钟子期已死。俞伯牙闻之,悲怆欲绝。乃临钟子期坟,对冢抚琴,唏嘘凭吊。适有渔樵二,闻而窃笑。俞伯牙感知音之不再,益忉怛伤怀,遂碎琴墓前,终身誓不复鼓。奉钟父而终养焉。

注释
考《荀子》载: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听之。伯牙志在高山,子期曰:善哉巍巍乎,如高山,少还之间;志在流水,子期曰:善哉洋洋乎,若流水。伯牙以为知音,遂订交。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此剧即本此数语,以事实附体之而成。始有昆曲,继由昆腔翻为京剧。惟强冠伯牙以姓俞,则足见编剧者之无识矣。按伯牙为周楚人,庄列诸书,皆称其曾学琴于成连先生。三年不成,成连引之东海绝壑间,闻波涛移情,乃成水仙操遂擅名云云。初未尝有称其为姓俞者,虽编剧不能不附会,然强加以姓,则正不必。此剧多仅演后本访友一出。盖其精神,本在墓前鼓琴一假也。常见真小桂芬演此颇佳。

根据《戏考》第十册整理

录入:碣石调 幽兰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58.4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俞伯牙引童儿同上。)

俞伯牙  (引子)    好访名贤,顾不得,涉水登山。

     (念)     春去夏来速转寒,分别不觉又一年。撇乡只因访故友,哪怕涉水与登山。

     (白)     下官姓俞名瑞字伯牙,乃鲁国人氏,在晋国为官,官拜上大夫之职。只因去岁催贡而归,闲游马鞍山前,偶遇樵夫种子期贤弟。我二人共谈琴律,彼此相投,故而结为金兰之好。分别之时,赠他黄金二笏,约定今秋还在马鞍山前相会。来到此处,不见贤弟到来,不免我去到集贤村访他便了。

             童儿,

(童儿允。)

俞伯牙  (白)     携定瑶琴,随我到集贤村去者。

童儿   (白)     遵命!

俞伯牙  (二黄原板)  我二人在山前相逢甚好,

             钟贤弟不到来所为哪条?

             莫不是在家中奉养二老,

             因此上与朋友失信今朝?

             叫童儿你与我向前引道,

             但愿得集贤村访见故交。

(童儿引俞伯牙同下。)

【第二场】

(钟元甫上。)

钟元甫  (二黄原板)  屋漏更遭连夜雨,

             行船偏遇打头风。

     (白)     老汉钟元甫。所生一儿,名叫子期。只因去岁在马鞍山前砍樵,偶遇晋国大夫俞伯牙。他二人共谈琴律,情投意合,结为金兰之好。临别之时,又赠吾儿黄金二笏。约定今秋还在马鞍山前相会。我儿回得家来,白日砍柴,夜晚攻书,朝思暮想,偶得病症而亡。今乃百日之期,老汉备得纸钱,去到坟前烧化,以表父子之情。正是:

     (念)     家有万贯终何用,老来无子落场空。

     (二黄原板)  老眼昏花路难寻,

             耳听得树林内百鸟喧声。

             乌鸦也有反哺意,

             羊羔也有跪乳情。

             黄梅未落青梅解,

             白发人反送儿黑发身。

(钟元甫下。)

【第三场】

(俞伯牙、童儿同上。)

俞伯牙  (二黄摇板)  昨晚间抚瑶琴内藏悲调,

             抚不着钟子期所为哪条?

             将身儿来至在双阳岔道,

             但不知集贤村路走哪条?

     (白)     且住,来此双阳岔道,但不知哪条道路,可通集贤村?那旁有一老丈,等他到来,问个明白。

(钟元甫上。)

钟元甫  (二黄摇板)  断香烟绝后代此罪非小,

             可叹我年迈人无有下梢。

俞伯牙  (白)     老丈请了!

钟元甫  (白)     客官请了!敢是迷失路径?

俞伯牙  (白)     正是。

钟元甫  (白)     问的何处?

俞伯牙  (白)     请问老丈,此地可有一集贤村么?

钟元甫  (白)     客官你来看,东十里也是集贤村,西十里也是集贤村,但未知问的哪个集贤村?

俞伯牙  (白)     老丈你且少待。

             哎吓,贤弟,既有两个集贤村,为何不对愚兄说明,叫我哪里去问?

钟元甫  (白)     客官背地沉吟,敢是指路不明?

俞伯牙  (白)     正是。

钟元甫  (白)     老汉居住有数年,无有不是亲朋。但不知问的哪一家?

俞伯牙  (白)     拜访钟子期贤弟。

钟元甫  (白)     你待怎讲?

俞伯牙  (白)     钟子期!

钟元甫  (二黄摇板)  听说提起子期话,

             不由老汉泪如麻。

             我儿常说俞伯牙,

             不知是他不是他?

     (白)     客官你来迟了。

俞伯牙  (白)     怎么来迟了?

钟元甫  (白)     客官有所不知:老汉钟元甫,亡儿子期,只因去岁在马鞍山前砍樵,偶遇着晋国大夫俞什么……

俞伯牙  (白)     敢是俞伯牙?

钟元甫  (白)     不错,俞伯牙!他二人共谈琴律,彼此相投,结为金兰之好;临行之时,赠他黄金二笏,约定今秋还在马鞍山前相会。我儿回到家来,白日砍樵,夜晚读书,心思过度,偶得病症而亡了!

俞伯牙  (白)     你才怎讲?

钟元甫  (白)     一命亡了!

俞伯牙  (叫头)    贤弟!子期!哎贤弟吓!

钟元甫  (白)     吓,此位何人?

童儿   (白)     此乃是晋国上大夫俞大人便是。

俞伯牙  (二黄导板)  听说是钟贤弟把命丧了,

(俞伯牙晕。)

钟元甫  (白)     哎呀大人醒来,大人醒来!

(俞伯牙醒。)

俞伯牙  (叫头)    贤弟!子期!哎呀贤弟吓!

     (二黄摇板)  我腹内好一似万把钢刀。

             他的父即我父双膝跪倒,

钟元甫  (二黄摇板)  问答人施一礼所为哪条?

俞伯牙  (二黄摇板)  我就是俞伯牙伯父不晓,

             贤弟死留何言细说根苗。

钟元甫  (二黄摇板)  我的儿临死前亦曾言道:

             埋至在马鞍山候驾来瞧。

俞伯牙  (二黄摇板)  既如此老伯父向前引道,

钟元甫  (白)     随我来。

     (二黄摇板)  这就是新坟台不孝儿曹。

俞伯牙  (叫头)    贤弟!子期!哎呀贤弟吓……

     (二黄导板)  见坟台不由人双膝跪倒,

     (叫头)    贤弟!子期!哎呀贤弟吓……

     (二黄摇板)  我心中好一似走马断桥。

             哭一声钟贤弟何方去了?

             可怜我万水千山空走一遭。

     (白)     吓伯父,侄儿在此一祭。

钟元甫  (白)     老汉代谢。

             儿吓,俞大人前来祭奠与你吓!

俞伯牙  (白)     童儿,将瑶琴摆在坟前。

(童儿允,摆琴。)

俞伯牙  (白)     正是:

     (念)     来此空枉费,人情赴东流。只因渺茫去,存留土一丘。

     (二黄慢三眼) 想去岁在山前论琴交好,

             曾结拜如同那一母同胞。

     (二黄快三眼) 分别时约定了今秋来到,

             因此上辞王驾来走一遭。

             兄为你二双亲不能尽孝,

             兄为你不愿穿平带蟒袍。

             钟贤弟在阴曹你可知晓?

             有几代古圣贤细听根苗:

             孔圣人哭颜回皆因丧早,

             齐景公哭吴婴君臣相交;

             鲁公子哭下惠朋友至好,

             羊角哀亦哭过左伯桃。

             前辈的古圣贤也能比到,

             俞伯牙哭子期皆因是,想去岁闲游在马鞍山道,谈谈讲讲,论论琴调。

             哭一声钟贤弟何方去了!

(渔夫、樵夫同上。)

渔夫   (念)     六月炉边炼铁,数九江上渔翁。

樵夫   (念)     非是不知寒暑,生涯落在其中。

渔夫、

樵夫   (同白)    请了请了,你我无事,看此人讲些什么。

(俞伯牙抚琴。)
渔夫、

樵夫   (同白)    看此人对着坟前,不知弄什么。你我好笑吓,哈哈哈……

(渔夫、樵夫同下。)

俞伯牙  (白)     伯父,他二人为何发笑而去?

钟元甫  (白)     他二人不晓琴律,故而发笑而去。

俞伯牙  (二黄摇板)  听说是二渔樵琴律不晓,

             不由我俞伯牙心似火烧。

             我只得将瑶琴摔碎不要,

(俞伯牙摔琴。)

钟元甫  (二黄摇板)  问大人摔此琴所为哪条?

俞伯牙  (念)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再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

     (三叫头)   贤弟!子期!贤弟吓!

     (念)     要想知音难上难了!

     (二黄摇板)  问伯父贤弟死家有何靠?

钟元甫  (二黄摇板)  祖居在集贤村家业萧条。

俞伯牙  (二黄摇板)  叫童儿取黄金伯父养老,

             与贤弟春秋祭买纸烧化。

钟元甫  (白)     哎呀大人,慢说小老儿,就是亡儿子期,亦感恩非浅。

俞伯牙  (二黄摇板)  辞伯父,别子期,扬长就道,

             可叹他年迈人无有下梢。

     (白)     吓伯父,侄到家去,差人迎接伯父伯母,那时不要推辞。

     (二黄摇板)  相逢不久分别早,

钟元甫  (二黄摇板)  他二人结拜如同胞。

俞伯牙  (二黄摇板)  伯牙在,

钟元甫  (二黄摇板)  子期死呀……

(俞伯牙、钟元甫同哭。)

俞伯牙  (二黄摇板)  再与伯父说根苗。

     (白)     伯父,侄儿走后,不要想他了。

钟元甫  (白)     吾不想他。

俞伯牙  (白)     子期是我。

钟元甫  (白)     不敢。

俞伯牙  (白)     我是子期。告辞了!

     (叫头)    贤弟!子期!哎呀贤弟吓……

(俞伯牙下。)

钟元甫  (白)     送大人。

     (哭)     子期儿吓!

     (二黄摇板)  似这等金兰友世间少有,

             回家去与妈妈细说根苗。

     (白)     儿吓……

(钟元甫下。)
(完)


浏览次数:18414 ┊ 字数:3410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6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