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马鞍山》(一名:《伯牙碎琴》;一名:《抚琴访友》)

主要角色
俞伯牙:老生
钟元圃:老生

情节
俞伯牙与钟子期别后,次年中秋往访,途遇钟子期父钟元圃,方知钟子期已死。俞伯牙至墓前哭祭,摔碎瑶琴,以报知音。

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四集整理

录入:痴菊叟


相关剧本
《钟子期听琴》(根据《京剧汇编》第七十四集:张笑侠藏本整理)
《马鞍山》(根据《戏考》第十册整理)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18.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二旗牌、琴童、俞伯牙同上。)

俞伯牙  (引子)    为访名贤,涉水登山。

     (念)     钦奉圣命催贡还,一路之上甚安然。事毕归途思良友,马鞍山前访高贤。

     (白)     下官,俞瑞,字伯牙。乃楚国人氏,在晋国为官,官拜上大夫之职。只因去岁中秋,在马鞍山前催贡,偶遇钟子期贤弟,我二人共谈琴律,甚是相投,与他结为金兰之好。分别之时,赠他黄金二笏,约定今岁中秋仍在马鞍山前相会。今已到期,不免前去走遭。

             左右,看衣巾更换。

琴童   (白)     是。

(琴童与俞伯牙换衣。)

俞伯牙  (白)     两厢退下!

二旗牌  (同白)    是。

(二旗牌同下。)

俞伯牙  (白)     来!

琴童   (白)     有。

俞伯牙  (白)     携了瑶琴,随爷往集贤村去者!

琴童   (白)     是。

俞伯牙  (唱)     我与那钟贤弟相交甚好,

             老伯父老伯母春秋已高。

             约定了中秋节旧地重到,

             因此上辞王驾亲走这遭。

             叫童儿你与我向前引道,

             但愿得此一去早会故交。

(俞伯牙、琴童同下。)

【第二场】

(钟元圃上。)

钟元圃  (唱)     可怜我年古稀子嗣断了,

             到如今每日里珠泪双抛!

     (白)     老汉钟元圃。吾儿钟子期。在集贤村居住。只因去年我儿在马鞍山前砍柴,遇一晋国大夫俞伯牙与我儿共谈琴律,十分相得,结为金兰之好。临别之时,又赠吾儿黄金二笏,作为甘旨之资。不想吾儿回至家中,昼夜攻读,朝思暮想,他、他、他竟自一命而亡了。今乃百日之期,拿些纸钱与他焚化。唉!儿呀!天哪!

     (念)     家藏美玉终何用,膝下无儿一场空!

     (唱)     老年丧子泪难忍,

             抛下了我二老受孤贫!

             这才是黄梅未落青梅落,

             白发人反送了黑发人。

(钟元圃下。)

【第三场】

(琴童、俞伯牙上。)

俞伯牙  (唱)     昨夜晚抚瑶琴内藏悲调,

             寻不到钟贤弟我好心焦。

             一步儿来至在阳关岔道,

             但不知集贤村路在哪条?

     (白)     来此已是阳关岔道,不知哪一条是往集贤村的去路?

(钟元圃内嗽。)

俞伯牙  (白)     那旁有一老丈。等他到此,问个明白便了。

钟元圃  (内白)    儿呀!

(钟元圃上。)

钟元圃  (唱)     曲弯弯走过了溪边小道,

             到坟前与我儿去把纸烧。

俞伯牙  (白)     老丈请了!

钟元圃  (白)     请了!先生敢是失迷路途么?

俞伯牙  (白)     正是。

钟元圃  (白)     但不知问的是哪条道路?

俞伯牙  (白)     集贤村。

钟元圃  (白)     先生请看:上十五里也是集贤村,下十五里也是集贤村。不知问的哪个集贤村?

俞伯牙  (白)     老丈请少待。

钟元圃  (白)     先生请便。

俞伯牙  (白)     哎呀贤弟!此处既有两个集贤村,何不对愚兄说明,叫我哪里去寻?哪里去找?

钟元圃  (白)     先生。你背地沉吟,敢是指路之人说的不明?

俞伯牙  (白)     正是。

钟元圃  (白)     无妨事。老汉在此世居多年,亲朋不少。但不知问的是哪一家?

俞伯牙  (白)     问的是钟家。

钟元圃  (白)     钟家何人?

俞伯牙  (白)     钟子期。

钟元圃  (白)     你怎么讲?

俞伯牙  (白)     钟子期。

钟元圃  (白)     儿呀!

     (唱)     相逢才说一句话,

             不由老汉泪如麻。

     (白)     先生,你来迟了!

俞伯牙  (白)     因何来迟?

钟元圃  (白)     老汉钟元圃。吾儿钟子期。只因去岁中秋在马鞍山前,遇一晋国大夫,叫什么俞——

俞伯牙  (白)     可是那俞伯牙?

钟元圃  (白)     正是那俞伯牙。他二人共谈琴律,甚是相投,结为金兰之好。临行之时,约定今岁中秋,仍在马鞍山相会,并赠吾儿黄金二笏。是吾儿回到家中,白日砍柴,夜晚读书,因此劳碌而亡了!

俞伯牙  (白)     你怎么讲?

钟元圃  (白)     他竟自一病而亡了!

俞伯牙  (白)     哎呀!

(俞伯牙昏倒。)

钟元圃  (白)     此位是谁?

琴童   (白)     此位就是俞伯牙大夫。

钟元圃  (白)     此位就是俞伯牙大夫?

琴童   (白)     正是。

钟元圃  (白)     大人醒来!

俞伯牙  (唱)     听说是钟贤弟一命丧了!

     (三叫头)   子期!贤弟!好兄弟呀!

     (唱)     不由我俞伯牙好不心焦。

             他的父即我父向前拜倒,

钟元圃  (唱)     问先生行此礼所谓哪条?

俞伯牙  (唱)     我就是俞伯牙老丈不晓,

             请把他临终话细说根苗。

钟元圃  (唱)     我的儿临终时亦曾言道:

             埋在那马鞍山候驾来瞧。

俞伯牙  (唱)     既如此望老丈前边引道!

(众人同走圆场。)

钟元圃  (唱)     这就是新坟墓上插纸标。

俞伯牙  (三叫头)   子期!贤弟!好兄弟呀!

     (唱)     见坟台不由我双膝跪倒,

             叫不醒唤不应旧日故交。

俞伯牙  (白)     老伯,那旁有一土台,老伯在那里坐候片时,待侄男一祭。

钟元圃  (白)     老汉奉陪。

俞伯牙  (白)     童儿,将瑶琴携了!

琴童   (白)     是。

(渔夫、樵夫同上。)

樵夫   (念)     山中樵夫多自在,

渔夫   (念)     江上渔翁乐逍遥。

樵夫   (白)     嘿,他们那里做什么?

渔夫   (白)     咱们去听听。

俞伯牙  (白)     贤弟呀!

渔夫、

樵夫   (同白)    敢是咸的!

俞伯牙  (白)     愚兄千里而来,未曾带得祭礼,只用瑶琴吊祭了!正是:

     (念)     可叹知音渺茫去,

     (白)     哎呀!

     (念)     贤弟留作土一丘。

     (唱)     自去岁中秋节相逢交好,

             今日里见坟台不见故交。

             来时喜去时悲愁云渺渺,

             又只见秋风起黄叶飘飘。

             为贤弟我不愿再享荣耀,

             为贤弟我不要玉带紫袍;

             为贤弟二双亲少尽孝道,

             为贤弟千里程空走这遭。

             叹贤弟狠心肠抛兄去了,

(俞伯牙抚琴。)
渔夫、

樵夫   (同笑)    哈哈哈……

(渔夫、樵夫同下。)

俞伯牙  (唱)     那一旁因何故笑走渔樵?

     (白)     老伯!他二人为何发笑而去?

钟元圃  (白)     他乃山野之人,不谙音律,故而发笑而去!

俞伯牙  (白)     不好了!

     (唱)     听说是笑走了渔樵二老,

             倒叫我俞伯牙心内发焦。

             我只得将瑶琴摔碎不要!

(俞伯牙摔琴。)

钟元圃  (唱)     摔碎此琴为哪条?

俞伯牙  (念)     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向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

     (白)     老伯!

     (念)     再会知音难上难!

     (唱)     问老伯住何处告侄知道,

钟元圃  (唱)     家住在集贤村倒也逍遥。

俞伯牙  (白)     看黄金!

(琴童取金。)

俞伯牙  (唱)     这黄金与老伯甘旨奉老,

             春秋季买纸钱与侄代烧。

             辞伯父别子期扬长去了,

(俞伯牙去而复转。)

俞伯牙  (唱)     再与伯父说根苗。

俞伯牙  (白)     老伯,我此番回到任所,多则半月,少则十天,差人迎接你二老同享荣华,那时千万不要推辞。

钟元圃  (白)     哎呀先生!这两句话漫说我二老感你的大恩,就是我那去世孩儿也感恩非浅!

俞伯牙  (白)     告辞了!

     (唱)     相逢未久今别了,

钟元圃  (唱)     异姓兄弟胜同胞。

     (白)     儿呀!

俞伯牙  (白)     伯牙在,

钟元圃  (白)     子期死!

俞伯牙  (唱)     可叹贤弟下世早!

     (白)     贤弟呀!

钟元圃  (白)     我的儿啊!

俞伯牙  (唱)     再与老伯说根苗。

     (白)     老伯!从今以后不要思他!

钟元圃  (白)     我不思他!

俞伯牙  (白)     也不要想他!

钟元圃  (白)     我不想他!

俞伯牙  (白)     子期即我。

钟元圃  (白)     不敢!

俞伯牙  (白)     我即子期。

钟元圃  (白)     越发不敢!

俞伯牙  (白)     告辞了!

     (三叫头)   子期!贤弟!我那兄弟呀!

(俞伯牙、琴童同下。)

钟元圃  (三叫头)   伯牙!先生!儿呀!

     (唱)     俞伯牙谢知音瑶琴碎了!

             他二人可算得生死故交。

             将身且奔羊肠道,

             回家去与老妻细说根苗。

(钟元圃下。)
(完)


浏览次数:6728 ┊ 字数:3063 ┊ 最后更新:2005年06月28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