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飞虎山》

主要角色
安敬思:小生
李克用:净
周德威:老生
李嗣源:老生
李存信:净
康君利:丑

《飞虎山》德珺如饰安敬思、金秀山饰李克用
《飞虎山》德珺如饰安敬思、金秀山饰李克用
情节
裨官说部中:相传南唐,晋王义子,十三太保李存孝,系铁石星下凡,原名安敬思。自幼寄养邓员外家,为牧羊飞虎山中。一日,晋王李克用夜梦猛虎入帐,晓令左右详解,咸称主得虎将。李克用遂率领群臣,在荒郊大开围场,亲往围猎。途遇神樵引至飞虎岗中,得遇安敬思,时安敬思方十二龄。李克用令试演诸般武艺,无不精熟。且又力能扛鼎,言语爽朗,毫无小儿畏怯之态。李克用见之大喜,知非凡器。遂收为第十三太保。赐名李存孝。

注释
惟剧情与裨官所载已稍有出入,故较诸正史则更远。吾国旧戏,大都如此,李存孝大约即李存勖之误耳。
此剧尤为朱素云之拿手杰作。神化自然,唱做兼工,迥生反响。

根据《戏考》第四册整理

录入:rossiwu3505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293.7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安敬思上。)

安敬思  (引子)    思亲伤心泪,愁锁两道眉。

     (念)     有母无父奇生养,想起叫人实惨伤。养育多蒙邓员外,每日牧羊在山岗。

             小子安敬思。乃是有父无母,多蒙南庄邓员外,抚养成人。如今年已一十二岁,每日在那山岗牧羊。哦,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将那群羊,赶往南山去者。

     (西皮导板)  安敬思生来命不强,

     (西皮摇板)  朝朝暮暮在山岗。

             遭不幸吾的母命早丧,

             撇下了安敬思来牧羊。

             自那日闲游独龙岗,

             偶遇道人叙衷肠:

             他道我容貌非凡相,

             定是那皇家治国安邦的栋梁。

             闲话虽然如此讲,

             命中注定何须忙。

             将羊赶在南山上,

             怕风怕雨不怕虎狼。

(安敬思下。)

【第二场】

(李克用上,四将、四龙套同上。)

李克用  (念)     山上插宝剑,斩断清水泉。

四将   (同白)    参见父王。

李克用  (白)     人马可齐?

四将   (同白)    俱已齐备。

李克用  (白)     兵发郊外。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土地上。)

土地   (念)     领了玉帝命,搭救铁石星。

     (白)     吾乃当方土地是也。只因铁石星难期已满,不免前去指引于他。

     (念)     一变二变,樵夫出现。

     (白)     远远望见晋王来也。

(李克用、四将、四龙套同上。)

李克用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龙套  (同白)    樵夫挡道。

李克用  (白)     人马列开。

土地   (唱)     我本山中一尊神,

             霎时变做砍樵人。

             少刻晋王来到此,

             引他去见铁石星。

     (白)     砍樵吓,砍樵吓。

李克用  (白)     听那樵夫作歌蹊跷,将他唤下山来。

四龙套  (同白)    樵夫,我家大王唤你。

土地   (白)     参见千岁。

李克用  (白)     在此做甚?

土地   (白)     在此砍樵。

李克用  (白)     樵夫在此砍樵,怎么不怕豺狼虎豹?

土地   (白)     此地无有豺狼虎豹。

李克用  (白)     哪里有?

土地   (白)     前面有座飞虎岗,惯出豺狼虎豹。

李克用  (白)     哦,飞虎岗!

土地   (白)     正是。

李克用  (白)     呵呀,想这“飞虎”二字,正应孤王的梦兆。樵夫将那樵担,放在此地,引孤去到飞虎岗。多把银钱与你。

土地   (白)     愿领千岁前去。

李克用  (白)     带路。

     (西皮摇板)  适才樵夫对我讲:

             前面有座飞虎岗。

             但愿得此去收良将,

             兴唐灭巢在这场。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安敬思上。)

安敬思  (西皮摇板)  高峰叠翠人来往,

             青山绿水心欢畅。

             将身且把山岗上,

             清风拂面百花香。

(安敬思睡。土地引李克用、四将、四龙套同上。土地下。)

李克用  (西皮快板)  昨晚猛虎卧宝帐,

             周德威进帐把梦详。

             他叫孤王撒围场,

             此去必然得栋梁。

             大队人马往前闯,

四龙套  (同白)    樵夫不见。

李克用  (白)     吓!

     (西皮快板)  樵夫不见为哪桩?

             儿郎带路把山岗上,

             青山绿水好清凉。

             耳旁忽听风声响,

(虎形上。)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只见猛虎下山岗。

四龙套  (同白)    猛虎来也。

李克用  (白)     弓来。

     (西皮快板)  开弓就把雕翎放,

             学个唐童定辽邦。

(李克用射,虎形下。)

四龙套  (同白)    带箭而逃,老虎不见。有一娃娃在此打睡。

李克用  (白)     此处有一娃娃打睡,不要伤他性命。

四龙套  (同白)    醒来!

安敬思  (西皮导板)  耳旁忽听人喧嚷,

     (西皮摇板)  想是猛虎吃了羊。

(安敬思反身捽下。虎形上。安敬思上,打虎形,虎形死。)

李克用  (白)     娃娃无礼也!

     (西皮二六板) 娃娃做事太莽撞,

             不该将孤的家虎伤。

             那猛虎本是孤王养,

             打死家虎孤要尔抵偿。

安敬思  (白)     住了!

     (西皮二六板) 羊、虎俱是一条命,

             谁是弱来谁是强。

             猛虎既是千岁养,

             不该将我家羊伤。

             打死你虎赔你虎,

             要你赔羊也应当。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娃娃说话有志量,

             亚赛当年的张子房。

             回言便把太保叫,

             你把大话唬儿郎。

李嗣源  (西皮快板)  父王一旁把话讲,

             讲两句大话唬儿郎。

             将身跳过小溪涧,

             父王唤你有话商量。

安敬思  (西皮快板)  我虽不及萧何相,

             前去见他有何妨。

             将身跳过小溪涧,

             千岁有何话商量?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家住哪州并哪庄?

             可有父来可有娘?

安敬思  (西皮快板)  安敬思,启禀上:

             无有父来只有娘。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娃娃把话错来讲,

             孤家言来听端详:

             天无日月少阴阳,

             说什么无父只有娘。

安敬思  (白)     千岁吓!

     (西皮二六板) 千岁屡次问端详,

             提起前情话便长:

             吾母亲自幼未配郎,

             姐妹们玩耍在山岗。

             闲游来在荒郊外,

             八个石人站立在两旁。

             姐妹们抛球闲谈讲,

             要将那石人配我娘。

             归家已是黄昏后,

             只见石人进娘房。

             言语之中将娘戏,

             要与吾母配鸾凰。

             十月怀胎生下我,

             无衣无食来牧羊。

李克用  (西皮快板)  低下头来暗思想,

             原来是铁石星君下天堂。

             你母如今在何处往?

             接她到来,孤王有话商量。

安敬思  (西皮散板)  千岁问起我亲娘,

     (西皮快板)  十一年前早已亡。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娃娃不必泪悲伤,

             哪有人死又还阳!

             你道孤王是哪一个?

             孤就是沙陀国的老大王。

             只为黄巢反边疆,

             因此上领兵保大唐。

             孤有太保十二个,

             一个一个在朝奉君王。

             你若是真心把孤降,

             孤封你太保一十三郎,又待何妨。

安敬思  (西皮快板)  久有此心来归降,

             奈无引见拜君王。

             多蒙千岁恩德广,

             躬身一礼拜父王。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安敬思改为李存孝,

             从今后休离孤的身旁。

安敬思  (西皮快板)  谢过父王改名姓,

             李存孝三字永不忘。

李克用  (西皮快板)  搏虎的武艺果然高,

             但不知韬略强不强?

安敬思  (西皮快板)  打从太极山前过,

             曾与道人叙衷肠:

             十八般武艺件件精,

             三略六韬腹内藏。

李克用  (西皮快板)  李淳风,袁天罡,

             鬼谷,王禅,周文王。

     (白)     众将将那虎皮剥下,与你十三王爷,造身虎皮盔甲,不得违误。

四龙套  (同白)    遵命。

李克用  (白)     众将将孤的龙驹宝马带上来。

(四龙套同允,同带马。安敬思试。)

安敬思  (白)     不称儿骑。

李克用  (白)     周将军,唐营之中,无有存孝的坐骑,如何是好?

周德威  (白)     启父王:天差良将,自有良马。

李克用  (白)     好一个天差良将,必有良马。儿有什么武艺当先?

安敬思  (白)     件件精通。

李克用  (白)     将孤的九九八十一斤的定唐宝刀抬上来。

(四龙套同允,同抬刀。安敬思试。)

安敬思  (白)     不称儿手。

李克用  (白)     将孤的丈八蛇矛抬上来。

四龙套  (同白)    遵命。

(四龙套同抬枪。安敬思试。)

安敬思  (白)     不称儿手。

李克用  (白)     周将军,唐营之中,无有存孝的兵刃,如何是好?

周德威  (白)     天赐良将,兵刃自然有的。

安敬思  (白)     儿臣有一兵器,现在土地祠内。

李克用  (白)     快快取来,

安敬思  (白)     遵命。

(安敬思下。)

李克用  (白)     周将军,想孤收了存孝,可胜得过那黄巢?

周德威  (白)     胜得过那黄巢。

(安敬思取杵上。)

李克用  (白)     前去看来。

李嗣源  (白)     待儿臣看来。

(李嗣源看。)

李嗣源  (白)     不认识。

李克用  (白)     唔,身为大将,连兵器都不认识。

康君利  (白)     我倒认识。

李克用  (白)     你既认识,前去看来。

康君利  (白)     这个是药店里大块的鸡爪黄连。

李克用  (白)     滚开些罢!

             待孤看了。呵呵,连孤也不认得。

             周将军,此物何名?

周德威  (白)     启父王:此乃“笔眼神抓”,又名“混唐杵”。

李克用  (白)     儿可会耍?

周德威  (白)     不会。

安敬思  (白)     儿臣使得。

李克用  (白)     耍来为父的观看。

安敬思  (白)     是。

(安敬思耍,下。)

李克用  (白)     周将军,孤家有意,将先锋大印,交与存孝执掌,你的意下如何?

周德威  (白)     尤恐众将不服。

李克用  (白)     依你之见?

周德威  (白)     依儿之见,就在此地百步之外,立一标竿。标竿上面,红袍一件。有人将红袍射下,先锋大印付他执掌。

李克用  (白)     听孤令下:

     (西皮散板)  坐在山岗传令号,

             大小众将听根苗:

             你们哪个的武艺好,

             个个前来射红袍。

李嗣源  (白)     遵命。

     (西皮散板)  父王山岗传令号,

             百步之外射红袍。

             弓箭搭上珠红扣,

(李嗣源射。)

李嗣源  (西皮散板)  三箭之中中二条。

(李嗣源下。李存信上。)

李存信  (西皮散板)  父王山岗把令传,

             百步竿上射红袍。

             挽弓搭上雕翎箭,

(李存信射。)

李存信  (西皮散板)  三箭一箭都不着。

(李存信下。康君利上。)

康君利  (西皮快板)  父王山岗传令号,

             这旁来了将英豪。

             开弓就把雕翎放,

(康君利射。)

康君利  (西皮散板)  三箭之中无一条。

李克用  (西皮散板)  斗大的金钱射不着,

             还在唐营称英豪。

             不念昔日把唐保,

             一捆四十定不饶。

(康君利下。安敬思上。)

安敬思  (西皮快板)  校场来了李存孝,

             争名夺利在今朝。

             下得马来上箭道,

(安敬思射。)

安敬思  (西皮散板)  射中红心箭三条。

     (白)     下面听者:谁敢前来与你王爷比箭!

周德威  (白)     周德威来也!

     (西皮散板)  存孝休要夸口讲,

             俺的武艺比你强。

             开弓就把雕翎放,

李克用  (西皮散板)  周德威休要惩刚强。

             存孝本是小儿郎,

             不看存孝看父王。

安敬思  (白)     启父王:儿意欲射断柳梢,坠落红袍。

李克用  (白)     儿吓,你若射不中,就不要射。

安敬思  (白)     儿臣能够。

李克用  (白)     射不中。

安敬思  (西皮散板)  适才我对父王道,

             射断柳梢坠红袍。

(安敬思射袍。)

李克用  (笑)     哈哈哈!

     (西皮导板)  儿射得中来射得妙,

     (西皮快板)  箭箭不差半分毫。

             慢说众将不如你,

             儿比孤王还要高。

             将酒宴摆在麒麟道,

             父子们饮一个醉酕醄。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4068 ┊ 字数:4372 ┊ 最后更新:2013年08月25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