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飞虎山》

主要角色
安敬思:小生
李克用:净
周德威:老生
李嗣源:小生
李存信:净
康君利:丑

《飞虎山》德珺如饰安敬思、金秀山饰李克用
《飞虎山》德珺如饰安敬思、金秀山饰李克用
情节
唐末,李克用夜梦飞虎入帐,知为得将之兆,遂出射猎。遇壮士安敬思打虎,李克用大喜,试以武艺,俱各精通,因收为“十三太保”,易名李存孝,且付先行大印。

根据《京剧汇编》第四十六集:何时希藏本整理

录入:代仁杰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89.5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引李克用同上。)

李克用  (引子)    剑气光射高千丈,夜宿貔貅百万郎。

     (念)     白发苍苍领雄兵,众家太保逞奇能。居庸关前收大将,扫尽狼烟定太平。

     (白)     孤,李克用。只因黄巢起兵,将唐主驾逼西秦,程贤弟来到沙陀搬兵,请孤王兴唐勤王,是孤带领众家太保,行在居庸关前,收了周德威,此人文武双全,正好做一臂膀。一路而来,犹如马走平川一般,看天色已晚,且到虎帐安歇。

             来!

四文堂  (同白)    有

李克用  (白)     掌灯伺候!

四文堂  (同白)    啊!

(四文堂同掌灯。起初更鼓。)

李克用  (二黄导板)  听觱篥响一声初更已定,

     (二黄原板)  想起了某当年在朝奉君。

             唐天子掌朝纲风调雨顺,

             有老夫保唐室东荡西除、南战北征。

             得胜回在雅观楼恩赐御筵,

             满朝中文武臣庆贺功勋,

             段文楚他笑孤坐席不正,

             孤一怒将国舅摔死埃尘。

             唐天子要斩孤百官保命,

             将孤王贬至在沙陀为民。

             那黄巢兴人马江山不稳,

             程敬思奉圣命到沙陀搬兵。

             因此上统雄师奔赴王命,

             为国家昼夜里哪得安宁。

             叫人来掌红灯虎帐来进,

             看几部圣贤书解闷散心。

     (白)     回避了!

四文堂  (同白)    啊!

(四文堂同下。起二更鼓。)

李克用  (二黄原板)  前三皇后五帝尧王传舜,

             舜传禹夏商周屡代明君。

(起三更鼓。)

李克用  (二黄原板)  看古书已到了三更时分,

             在虎帐只觉得困睡沉沉。

(李克用入帐睡。起四更鼓。虎形上,扑帐。)

李克用  (内二黄导板) 孤王正在睡朦胧,

(李克用揭帐看。)

李克用  (白)     啊!

     (二黄摇板)  只见飞虎入帐中。

             手执宝剑将虎斩,

(李克用拔剑斩虎形。虎形下。)

李克用  (白)     呀!

     (二黄摇板)  一阵清风影无踪。

(李克用入帐。起五更鼓。四文堂同上。)

四文堂  (同白)    千岁醒来!

李克用  (二黄导板)  适才帐中得一梦,

(李克用出帐。)

李克用  (二黄摇板)  不知此兆吉和凶?

     (白)     来!

四文堂  (同白)    有。

李克用  (白)     传周德威进帐!

四文堂  (同白)    周德威进帐!

周德威  (内白)    嗯嚇!

(周德威上。)

周德威  (念)     斩将擒王如反掌,文韬武略胸中藏。

             儿臣参见父王!

李克用  (白)     罢了,坐下。

周德威  (白)     谢坐!唤儿臣进帐,有何军情议论?

李克用  (白)     昨晚偶得一梦,只见飞虎入帐。不知主何吉凶?

周德威  (白)     此乃大吉之兆。

李克用  (白)     怎见得?

周德威  (白)     想当年文王飞熊入梦,渭水访贤,得了姜尚。请父王传下将令:郊外射猎,或者得遇贤臣良将,亦未可知。

李克用  (白)     好。吩咐众家儿郎,各带本部人马,郊外射猎!

四文堂  (同白)    啊!

(四文堂同下。)

李克用  (白)     正是:

     (念)     夜梦飞虎入帐中,

周德威  (念)     郊外射猎访英雄。

(李克用、周德威同下。)

【第二场】

(安敬思上。)

安敬思  (引子)    思亲泣流泪,愁锁皱双眉。

     (念)     小子生来命不强,自幼无父只有娘。多蒙员外恩抚养,每日南山去牧羊。

     (白)     小子、安敬思,自幼有母无父,不幸母又早亡。多蒙南村邓员外,将我抚养成人。看今日天气晴和,不免往南山牧羊便了。

(羊形暗上。)

安敬思  (西皮导板)  安敬思生来命不强,

     (西皮慢板)  朝朝暮暮在山岗。

             遭不幸我母命早丧,

             撇下了安敬思无奈何来牧羊。

             那一日牧羊飞虎岗上,

             偶遇道长叙衷肠。

             他道我生来真贵相,

     (西皮快板)  后来必定是皇家栋梁。

             虽然话是这样讲,

             富贵由命何在忙?

             将羊赶在南山岗,

     (西皮摇板)  怕风怕雨不怕虎狼。

(安敬思赶羊形,同下。)

【第三场】

(四文堂、四大铠、周德威、李存信、李嗣源、康君利引李克用同上。)

李克用  (念)     旌旗遮日月,战鼓震乾坤。

周德威、
李存信、
李嗣源、

康君利  (同白)    参见父王!

李克用  (白)     人马可曾齐备?

周德威、
李存信、
李嗣源、

康君利  (同白)    俱已齐备。

李克用  (白)     兵发郊外!

周德威、
李存信、
李嗣源、

康君利  (同白)    啊!

(风入松牌后半段。众人同下。)

【第四场】

(土地上。)

土地   (念)     白云本是无根物,反被清风引出来。

     (白)     吾乃当方土地是也。今有铁石星君,命中要与李晋王见面。我奉玉帝勅旨,变作樵夫模样,等李晋王到来,引他去到飞虎岗父子见面。一变两变——

(土地换装。)

土地   (白)     樵夫出现。远远望见李晋王人马来也。

(四文堂、四大铠、周德威、李存信、李嗣源、康君利引李克用同上。)

李克用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来在山口。

李克用  (白)     人马列开。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啊!

李克用  (白)     看山岗之上有一樵夫,听他讲些什么?

土地   (樵歌)    我本山中一尊神,

             霎时变做砍樵人。

             待等晋王来到此,

             领他去见铁石星。

     (白)     砍樵噢,砍樵噢!

李克用  (白)     将他唤了下来!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樵夫近前回话!

土地   (白)     来了!

             叩见千岁!

李克用  (白)     你在此砍柴,难道不怕豺狼虎豹么?

土地   (白)     此处并无豺狼虎豹。

李克用  (白)     哪里有?

土地   (白)     前面有座飞虎岗,那里惯出豺狼虎豹。

李克用  (白)     噢,飞虎岗?

土地   (白)     正是。

李克用  (白)     应孤梦兆也。樵夫!

土地   (白)     有。

李克用  (白)     引孤前去!

土地   (白)     是。

李克用  (白)     带路!

     (西皮快板)  樵夫把话对我讲,

             他言道前面有座飞虎岗。

             但愿此去收良将,

     (西皮散板)  收得良将保大唐。

(众人同下。)

【第五场】

(羊形上,安敬思上。)

安敬思  (西皮快板)  清晨起来雀噪嚷,

             青山绿水紫气扬。

             将羊赶在南山放,

(安敬思上山。)

安敬思  (西皮摇板)  苍松翠柏百花香。

(安敬思睡。土地引四文堂、四大铠、周德威、李存信、李嗣源、康君利、李克用同上。)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夜梦飞虎入宝帐,

             周德威进帐说端详。

             他教孤王行围场,

             去到郊外访栋梁。

             大队人马朝前往,

(众人同走圆场。土地暗下。)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樵夫不见。

李克用  (白)     啊!

     (西皮快板)  樵夫不见为哪桩?

             下得马来山岗上,

(李克用下马,上山。)

李克用  (西皮快板)  青山绿水好清凉。

             耳边听得风声响,

             想必大虫下山岗。

(虎形上。)

李克用  (白)     弓箭伺候!

     (西皮摇板)  开弓便把雕翎放,

             只见猛虎赶群羊。

(虎形扑羊形,同下。)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猛虎吃羊。

李克用  (白)     将娃娃唤醒!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娃娃醒来!

安敬思  (西皮导板)  耳边厢又听得人声喧嚷,

(安敬思醒。)
四文堂、

四大铠  (同白)    猛虎吃羊。

安敬思  (白)     啊!

     (西皮摇板)  大胆猛虎吃咱羊。

             手持大棍忙赶上!

(安敬思赶下,赶虎形同上,打死虎形。)

李克用  (白)     娃娃无礼!

     (西皮二六板) 娃娃做事太莽撞,

             你不该把孤的家虎伤。

             猛虎本是孤王养,

             打死了猛虎要你抵偿。

安敬思  (白)     住口!

     (西皮二六板) 虎命羊命俱一样,

             说什么懦弱论什么刚强?

             你的家虎吃咱羊,

             豪杰打死又何妨?

             打死了你虎赔你虎,

             叫你赔羊也应当!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娃娃说话有志量,

             亚赛过当年楚霸王。

             回头便对太保讲,

             说几句大话吓儿郎。

李嗣源  (白)     遵命!

     (西皮快板)  父王山岗将令降,

             命我大话吓儿郎。

             将身跳过小溪涧,

(李嗣源作跳过溪涧,拍安敬思肩,安敬思作身段。)

李嗣源  (西皮快板)  他的武艺果然强。

             父王山头把话讲,

             叫你前去作商量。

安敬思  (西皮快板)  俺亦不犯萧何律,

             前去见他又何妨!

             翻身跳过小溪涧,

(安敬思跳过溪涧。)

安敬思  (西皮快板)  千岁有何话商量?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哪里生来哪里养?

             可有父来可有娘?

安敬思  (西皮快板)  千岁爷不必问其详,

             自幼无父只有娘。

李克用  (西皮快板)  人生天地按阴阳,

             哪有个无父只有娘?

安敬思  (西皮快板)  千岁爷若问我的娘,

             提起事儿话也长——

             我母自幼闺门长,

             姐妹们闲游在山岗,

             行走来在荒郊外,

             见几个石人站立两旁。

             姐妹抛篮作戏耍,

             要将石人许配我的娘。

             回家来不觉黄昏后,

             只见石人进娘房。

             十月怀胎将我养,

             无衣无食来牧羊。

李克用  (西皮快板)  你母今日何处往?

             叫她前来作商量。

安敬思  (西皮散板)  千岁爷休提起我的娘,

     (西皮快板)  十一年前早已亡。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娃娃休要泪悲伤,

             哪有个人死又还阳?

             孤有太保十二个,

             个个在朝伴孤王。

             你若真心把孤降,

             孤封你太保十三郎。

安敬思  (西皮快板)  早有此心来归降,

             无人引荐拜君王。

             多蒙千岁恩抚养,

             躬身施礼拜父王。

李克用  (西皮快板)  改名就叫李存孝,

             从今后不离孤身旁。

安敬思  (西皮快板)  多蒙父王改名姓,

             存孝二字永不忘。

李克用  (西皮快板)  打虎的武艺孤见过,

             不知你韬略强不强?

安敬思  (西皮快板)  那一日打从山前往,

             偶遇道长叙衷肠。

             十八般武艺俱学好,

             文韬武略胸中藏。

李克用  (西皮快板)  周军师说话不虚谎,

             亚赛当年张子房。

             李淳风,袁天罡,

             鬼谷子王禅,孤好比周文王。

     (白)     来!

四文堂  (同白)    有。

李克用  (白)     将虎皮剥下,造成虎皮盔甲,与你十三王爷穿戴。

四文堂  (同白)    啊!

(四文堂抬虎形同下,同上。)

李克用  (白)     将暴烈乌骓马牵上来!

(文堂甲下,牵马上。安敬思作按马。)

安敬思  (白)     马力不佳,不称儿骑,

李克用  (白)     牵了下去。

(文堂甲牵马下,上。)

李克用  (白)     军师,我营无有存孝的坐骑,如何是好?

周德威  (白)     天生良将,必有良马。

李克用  (白)     好,好一个“天生良将,必有良马”。

             来!

四文堂  (同白)    有。

李克用  (白)     将大太保的丈八蛇矛抬上来!

四文堂  (同白)    啊!

(二文堂同下,抬枪同上。安敬思舞枪。)

安敬思  (白)     不称儿手。

李克用  (白)     也罢!将孤家九九八十一斤定唐宝刀抬上来!

(二文堂抬枪同下,抬刀同上。安敬思舞刀,舞毕,二文堂抬刀同下。)

安敬思  (白)     也不称儿手。

李克用  (白)     如此说来,唐营中无有儿的兵刃了。

安敬思  (白)     儿臣自有兵刃。

李克用  (白)     现在何处?

安敬思  (白)     后山土地祠内。

李克用  (白)     取来我看!

安敬思  (白)     遵命。

(安敬思下。)

李克用  (白)     军师,我看存孝,真乃是一员虎将。

周德威  (白)     可算一员虎将。

(安敬思拿笔捻抓上,放台中。)

安敬思  (白)     启父王:兵刃到。

李克用  (白)     尔等认来!

李嗣源  (白)     儿臣不知。

李克用  (白)     嘿!身为大将,连兵器都不认得。

康君利  (白)     启父王:儿臣认得此物。

李克用  (白)     叫什么?

康君利  (白)     乃是大块儿的鸡爪黄连。

李克用  (白)     呸!待孤看来。

(李克用看。)

李克用  (白)     哎呀,孤也不认得。

             军师,此是何物?

周德威  (白)     此乃“笔捻抓”,又名“混唐槊”,乃禹王治水所遗之物。

李克用  (白)     儿可会耍?

安敬思  (白)     儿臣会耍。

李克用  (白)     耍来我看!

安敬思  (白)     遵命。

(安敬思耍,下。)

李克用  (白)     军师,孤有意将先锋大印,付与存孝执掌,你意如何?

周德威  (白)     恐众将不服。

李克用  (白)     依你之见?

周德威  (白)     百步之外,立一高竿,悬挂金钱,有人射中金钱,方可挂得先锋大印。

李克用  (白)     好。

             众家太保!

周德威、
李存信、
李嗣源、

康君利  (同白)    在。

李克用  (白)     站立两厢,听孤一令!

     (西皮摇板)  坐在山岗传令号,

             大小儿郎听根苗:

             今日收了李存孝,

             众家太保夺红袍。

周德威、
李存信、
李嗣源、

康君利  (同白)    啊!

(老军暗上,作擂鼓势。李嗣源上。)

李嗣源  (西皮摇板)  父王山岗传令号,

             众家太保夺红袍。

             下马开弓箭放了,

(李嗣源射,中二箭。)

李嗣源  (西皮摇板)  三枝中了箭二条。

(李嗣源下。李存信上。)

李存信  (西皮摇板)  军中来了李存信,

             今日必要显奇能。

             翻身下了马能行,

(李存信射,中一箭。)

李存信  (西皮摇板)  三枝中了箭一根。

(李存信下。康君利上。)

康君利  (西皮摇板)  父王命我射红袍,

             今日必要闹糟糕。

             下得马来箭放了,

(康君利与老军诨,射,三箭均不中。)

康君利  (白)     咳嘿!

     (西皮摇板)  三枝箭一枝没射着。

李克用  (白)     唗!

     (西皮摇板)  斗大金钱射不着,

             枉在唐营逞英豪。

             不看兴兵事重要,

             一捆四十定不饶!

(康君利下。)

安敬思  (内西皮导板) 校场来了李存孝,

(安敬思上。)

安敬思  (西皮快板)  争名夺利在今朝。

             开弓便把箭射了,

(安敬思射,中三箭。)

安敬思  (西皮摇板)  射中红心箭三条。

     (白)     呔!唐营大小将官听者:哪一个敢与你十三王爷比箭哪?

周德威  (内白)    住口!

(周德威上。)

周德威  (西皮摇板)  娃娃说话太张狂,

             不由豪杰怒满膛。

             人来看过弓和箭,

李克用  (白)     且慢!

     (西皮摇板)  不看存孝看父王。

             军师大印你执掌,

周德威  (白)     谢父王!

(周德威下。)

李克用  (西皮摇板)  存孝休要逞刚强。

安敬思  (白)     启父王:儿臣一箭上去,能射红袍坠地。

李克用  (白)     我儿不射也罢。

安敬思  (白)     儿臣一定要射!

李克用  (白)     好,射来我看。

安敬思  (白)     遵命。

     (西皮摇板)  休道孩儿年纪小,

             比箭哪放某心梢。

             满满搭上箭一条,

(安敬思射,红袍落地。老军暗下。)

安敬思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西皮摇板)  箭射柳枝坠红袍。

李克用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射得好来射得妙,

             箭箭不差半分毫。

             昔日孤王把唐保,

             沙陀也曾射双雕。

             麒麟阁摆酒筵不分大小,

(李克用下山。)

李克用  (西皮摇板)  父子们吃一个醉酕醄。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086 ┊ 字数:5905 ┊ 最后更新:2016年03月31日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