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春草闯堂》

主要角色
春草:花旦
胡进:丑
李伴月:旦
薛玫庭:小生
李仲钦:老生

《春草闯堂》刘长瑜饰春草
《春草闯堂》刘长瑜饰春草
情节
三月时节,相府千金李伴月偕丫鬟春草,至华山还愿,遇吏部尚书之子吴独,率豪奴拦路调戏,幸得薛玫庭解救,主婢铭感,拜谢归去。继而吴独因恶念未遂,怒杀民女。薛玫庭见状,愤而挥剑斩之,为民除害,并随守备王喜,自首府衙。尚书夫人痛子丧身,威逼西安知府胡进,将薛玫庭立毙杖下。春草闻讯,匆匆闯进公堂,阻拦刑杖,又急中生智,冒认薛玫庭乃相国爱婿,以解其危。胡进欲与小姐质对,春草无奈,只得同往。李伴月闻报,虽有救薛玫庭之意,但碍于礼教,不愿认婿。春草以大义相救,李伴月始应允。憨丫鬟秋花假扮小姐,与知府隔帘相见,不料被胡进识破。真小姐卷帘而出,以权认亲,始敷衍过关。胡进深信不疑,乃修书进京,向宰相报喜,邀功讨赏。时已势成骑虎,李伴月乃携二婢赶赴京城,拜见老父。宰相李仲钦得知详情,暗中修书,命知府将薛玫庭处死,送人头进京。春草与李伴月设计诓书,改去紧要二字,一反原意。胡进接书,欣喜若狂,为薛玫庭披红挂彩,亲自送往。一路之上,鸣锣击鼓,招摇呐喊,轰动一时。百官云集相府道贺,李仲钦啼笑皆非,唯有认假作真。在喜乐声中,李伴月、薛玫庭完成花烛。

注释
范钧宏、邹忆青据同名莆仙戏改编。中国京剧院1962年演出。

根据中国京剧院演出本整理

录入:爱吃白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44.1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吴独   (内白)    小子们!登山去者!

四家丁  (内同白)   啊!

(吴独率四家丁、丑院子同上,同亮相,同下。)

李伴月  (内白)    春草!

春草   (内白)    小姐。

李伴月  (内白)    带路下山。

春草   (内白)    是啦!

(春草、李伴月同上。)

李伴月  (唱)     处深闺习诗礼芳华自遣,

             出相府还愿来初上华山。

             喜见这好春光——又惊又羡,

             问春草可也是心目豁然?

             一路上清风扑面百花吐艳,

             观不尽姹紫嫣红景色万千,

春草   (唱)     望白云朵朵出岫青山半,

             看柳丝团团飞絮舞翩跹。

             隔花枝又听得黄莺轻啭,

李伴月  (唱)     恰好似解人意劝我留连。

             这才是阳春三月几曾见——

(春草、李伴月同沉浸在大自然景色之中。)
春草、

李伴月  (同唱)    只觉得人随蝶舞天地宽。

春草   (白)     啊,小姐,一对蝴蝶儿。

(春草以扇扑蝶,左右旋转,李伴月亦不觉随后。吴独率四家丁同上,发现李伴月,示意四家丁退后,自己跟踪。春草恰好扑蝶在手,转过身来,正与吴独碰面。春草一惊,缩手。)

吴独   (笑)     哈哈!

李伴月  (白)     春草我们快走!

吴独   (白)     哦,你就是相国府的丫鬟春草啊,不用说,这位就是相国千金李伴月李小姐啦。哎呀,这才是有缘千里来相见,无缘对面不相逢。来来来,小生吴独这厢有礼。

李伴月  (白)     素不相识,何必多礼。

吴独   (白)     小姐说哪里话来。小生吴独乃是当今吏部尚书之子,令尊与家父同在京城为官,咱俩又都留居在这西安府,门当户对,天作之合。前者我母杨夫人请了媒人,去到府上求亲,却不料碰了小姐一个大钉子。今日狭路相逢,可算天缘凑巧,小生当面求亲,我想小姐你……

(吴独凑上。)

吴独   (白)     料无推辞的了。

春草   (白)     怎么着?青天白日,你敢调戏相府的千金?看我们告诉相爷,要你的狗命!

李伴月  (白)     春草,我们快走。

吴独   (白)     走?路是我的,走不了!

(四家丁同拦路。)

四家丁  (同白)    不许走!

春草   (白)     啊,你要干什么?

(吴独嬉皮笑脸。)

吴独   (白)     不干什么,一来与小姐当面求亲,二来要与她亲热亲热……

(春草大呼。)

春草   (白)     有强盗啦……

薛玫庭  (内白)    狂徒大胆!

(薛玫庭上,推开四家丁。)

薛玫庭  (白)     呔!吴独,青天白日,为何调戏良家妇女?

吴独   (白)     嗬,调戏良家妇女?请问尊姓大名?

薛玫庭  (白)     俺乃西安薛玫庭。

(吴独一惊。)

吴独   (白)     哦,你就是尚侠好武,不求功名的薛玫庭?不错,西安府有这么一号,失敬失敬。

             家丁们,与我打!

薛玫庭  (白)     呸!

(薛玫庭三拳二足,打走四家丁。)

吴独   (白)     咱们走着瞧!

(吴独逃下。)

薛玫庭  (白)     哪里走!

(薛玫庭欲追。李伴月向春草示意。)

春草   (白)     公子留步,公子请留步!

薛玫庭  (白)     大姐唤我做甚?

春草   (白)     我叫春草,这是李相国的千金:我家小姐。适才多蒙相助,要不说个谢字,可叫我们怎么心安哪?

薛玫庭  (白)     些须小事,何足挂齿?

春草   (白)     别说是小事,我们还有大事相求呢。

薛玫庭  (白)     大姐有话请讲。

春草   (白)     是我主仆,到此朝山还愿,府中人役,俱在山下等候。那吴独虽被公子打走,只怕他未必甘心,万一下山之时,他再来纠缠,那可怎么好呢?

薛玫庭  (白)     听大姐之言,敢是要小生护送一程?

春草   (白)     公子,这使得吗?

薛玫庭  (白)     使得的。

春草   (白)     小姐,这使得吗?

(李伴月轻声。)

李伴月  (白)     使得的。

(春草学李伴月口吻。)

春草   (白)     使得的——那您还不给人家道个谢。

李伴月  (白)     这……多谢公子。

(李伴月施礼。)

薛玫庭  (白)     岂敢!

(薛玫庭还礼。)

     (唱)     浪迹天涯伴书剑,

             遇不平岂能袖手观?

李伴月  (白)     呀!

(李伴月背唱。)

李伴月  (唱)     光明磊落具肝胆,

             英气夺人眉宇间,

             酬大恩我只有心香一瓣——

(李伴月、春草、薛玫庭同下山,同走圆场。车夫迎上,李伴月乘车。)

李伴月  (唱)     前途珍重不尽言。

(李伴月略顾盼,下。春草、车夫同下。)

薛玫庭  (白)     呀!

     (唱)     一声珍重人不见,

             眼前不尽是青山。

张老、

张玉莲  (内同白)   救命哪!

薛玫庭  (白)     啊?

(薛玫庭循声回望。)

薛玫庭  (唱)     山脚下又何来救命声喊?

(张老、张玉莲同逃上,吴独率四家丁同追上。)

张老   (白)     哎呀救命哪!

薛玫庭  (白)     啊?吴独,你又来做甚?

(吴独怕。)

吴独   (白)     哎呀,又是他!

             啊,薛公子,你听我说,这老头儿欠了我五十两银子,赖债不还,想以他女儿抵债。此乃天经地义之事,你就少管闲事吧。

张老   (白)     啊啊吴公子,我老儿何曾欠你银两?

(吴独推张老。)

吴独   (白)     狗奴才,你不想活啦?

             家丁们,与我……

(薛玫庭挺身。)

薛玫庭  (白)     你想怎样?

吴独   (白)     哼!薛玫庭,你可不要得寸进尺。瞧见没有,刚才少爷我是赤手空拳,如今少爷手里有了这个啦!

(吴独指剑。)

吴独   (白)     你少管闲事。

             小子们,与我抢!

(四家丁同抢张玉莲,薛玫庭挥拳阻拦。吴独乘机扑向张玉莲,张玉莲抵抗,吴独拔剑杀死张玉莲。张老悲痛。)

张老   (白)     啊,我与你拼了!

(张老上前拼命。吴独举剑欲杀张老,薛玫庭夺剑,杀死吴独。)

家丁甲  (白)     好啊,你敢杀死我家公子,等着吧!

(四家丁同急下。)

张老   (白)     哎呀公子,祸事不小,你赶快逃命去吧!

薛玫庭  (白)     这……唉!俺若逃走,定然连累老伯。大丈夫敢做敢当,待俺自首公堂。

张老   (白)     使不得……

(四家丁领二班头、王喜同急上。)

家丁甲  (白)     凶手都在这儿哪。把他们锁了。

(二班头同抖锁链向前。)

薛玫庭  (白)     且慢!此事乃我一人所为,与他无干。

王喜   (白)     人命关天,请公子委屈一时。

(薛玫庭上锁。)

薛玫庭  (白)     请!

(王喜对四家丁。)

王喜   (白)     你等押解公子,速奔府衙,待俺去到吴府禀报诰命夫人知道。

(众人同下。)

【第二场】

(春草上。)

春草   (唱)     我小姐回府来悄悄言讲,

             命春草买金线刺绣诗章。

             分明是华山事铭刻心上,

             薛公子抱不平惩治强梁。

             患难中逢知己神驰意往——

(二班头、众衙役押薛玫庭同上,过场,同下。春草惊望。)

春草   (白)     啊?

     (唱)     薛公子为什么绑赴公堂?

(王喜急上。春草迎。)

春草   (白)     王守备。

王喜   (白)     啊!原来是春草。

春草   (白)     请问王守备,薛公子身犯何罪?

王喜   (白)     事关紧急,不问也罢。

春草   (白)     一定要问。

王喜   (白)     只因为吴独强抢民女,薛公子路见不平,一时失手,把吴独打死!

春草   (白)     哦,吴独死了吗?

             谢天谢地,大快人心。

王喜   (白)     唉,话虽如此,只怕薛公子也难免一死。

春草   (白)     此话怎讲?

王喜   (白)     适才我到吴府禀报,诰命夫人命我传话知府:即刻升堂,等待夫人到此,要将薛公子立毙杖下。

(春草大惊呆立。)

春草   (白)     啊!

王喜   (白)     事不关己,何必惊慌。公务要紧,改日再会……

(王喜欲。下)

春草   (白)     王守备,你别走……

王喜   (白)     改日再会,改日再会……

(王喜下。)

春草   (白)     嗨,你别走,你别走!哎呀,且住!薛公子此去,必难幸免,我不免回到府去,报与小姐,设法搭救于他便了。

(春草欲下。)

春草   (白)     哎呀不好,适才王守备言道,那杨夫人传话,命胡知府即刻升堂,只待夫人驾到,便要将公子立毙杖下。我若回得府去,公子岂不死于公堂了吗?……也罢,人命关天,顾不得许多,待我闯进府衙,看看究竟,再作道理。正是:

     (念)     急来竟难抱佛脚,看我春草闯公堂。

(春草急下。)

【第三场】

(王喜上,击堂鼓。四衙役引胡进同上,胡进入座。)

胡进   (白)     唗!胆大王喜。为何擅击堂鼓?

王喜   (白)     只因本府出了命案,特请大人升堂审问。

胡进   (白)     哼!管他什么命案,如此惊天动地!老爷午觉未醒,有事明天再办!

(胡进欲下。)

王喜   (白)     哎呀,大人!这条命案非比寻常,乃是吏部尚书之子吴独被人打死啦。

(胡进惊。)

胡进   (白)     啊?吴尚书公子吴独,被……人打死?

王喜   (白)     正是。

胡进   (白)     啊?正是。吴公子被人打死,你可曾禀报诰命夫人知晓?

王喜   (白)     也曾禀报诰命夫人,诰命夫人稍时就到。

(胡进慌。)

胡进   (白)     哦,杨夫人她……稍时就到?

杨夫人  (内白)    杨夫人到!

王喜   (白)     杨夫人到!

胡进   (白)     出迎,出迎!

王喜   (白)     大人出迎。

(杨夫人、二婢女同急上,胡进恭迎,杨夫人不理,径自到胡进座位上坐下,二婢女分左右侍立。)

胡进   (白)     卑职西安府知府胡进参见诰命夫人。

杨夫人  (白)     胡知府,你做的好官!

(胡进惊恐。)

胡进   (白)     卑职是……个好官。

杨夫人  (白)     呔!你身为知府,不修吏治,狂徒逞凶,我儿丧命。你……好在哪里?好在哪里?

胡进   (白)     卑职好……在过而能改呀!

杨夫人  (白)     哼!今日若不严惩凶犯,小心你的冠戴!

胡进   (白)     哦!是是是。夫人暂息雷霆之怒,似这等目无法纪之徒,卑职定当严惩。稍时带上堂来,问个明白,定与公子报仇。

杨夫人  (白)     呸!凶犯罪迹昭彰,你还审他作甚?

胡进   (白)     依夫人之见……

(杨夫人厉声。)

杨夫人  (白)     将他立毙杖下。

胡进   (白)     这……

杨夫人  (白)     啊?

胡进   (白)     是是是。夫人既然如此,稍时将那凶犯带上堂来,一棍两棍,报销了事,就说是抗供拒审,误毙杖下,谅上司也不致追根穷究。夫人你如何?

杨夫人  (白)     哼,你为吴府出力,上司怪罪,自有吏部尚书担代。你还怕着谁来?

胡进   (白)     哦,是是是。

杨夫人  (白)     哼!还不与我——

(杨夫人拍惊堂木。)

杨夫人  (白)     带凶犯!

胡进   (白)     是是是,带凶犯,带凶犯!

(胡进目视公案,欲言又止。)

胡进   (白)     啊!夫人,卑……职审案,这……夫人,啊……这……

(胡进意在座位。杨夫人明白。)

杨夫人  (白)     哼!

(杨夫人起身。)

胡进   (白)     王喜,快快与夫人设座。

(衙役甲设座,杨夫人换座。)

胡进   (白)     夫人,卑职有罪了。升堂!

(胡进施礼,入座。)

胡进   (白)     来,将薛玫庭押上堂来!

王喜   (白)     将薛玫庭押上堂来。

(二班头押薛玫庭同上。)

薛玫庭  (白)     学生薛玫庭拜见大人。

胡进   (白)     唗,胆大薛玫庭,吴府公子可是被你打死?

薛玫庭  (白)     正是。

胡进   (白)     你为何将他打死?

(杨夫人厉声。)

杨夫人  (白)     胡知府!

胡进   (白)     哦哦哦,是是是。薛玫庭目无王法,胆比天大,杀人抵命!

             来,立毙杖下。

薛玫庭  (白)     且慢!上得堂来,不容分说,擅自施刑,是何道理?

胡进   (白)     这……

杨夫人  (白)     打死我儿,就该偿命。

             来,拖下去打!

薛玫庭  (冷笑)    哈哈哈……

     (唱)     你夫妻纵逆子西安为患,

             除大害免株连投案堂前。

             好笑尔不自责发威乱喊,

             难道说公堂上你是理刑官?

杨夫人  (白)     这……呸!

     (唱)     普天下亲民官吏部任免,

             本夫人审凶犯谁敢多言?

     (白)     胡知府!

胡进   (白)     在!

杨夫人  (唱)     休容他絮叨叨——

胡进   (白)     来呀!

     (唱)     打他个皮开肉绽——

(二班头拥薛玫庭同下。春草急上,遥喊。)

春草   (白)     慢着!

(胡进、杨夫人、王喜、四衙役同惊异,春草闯进。)

春草   (唱)     请夫人休动刑——

胡进   (白)     你是何人?

春草   (白)     我是我呀!

胡进   (白)     轰了出去,把薛玫庭立毙杖下。

春草   (唱)     我是李府的丫鬟。

胡进   (白)     哼,管你什么李府张府,小小丫鬟,擅闯公堂,与我轰了出去!

春草   (白)     我乃李相国府中千金小姐的贴身丫鬟春草。

胡进   (白)     什么?你是李相国府中的丫鬟春草?

(胡进和气。)

胡进   (白)     啊,春草,既是相国丫鬟,不在府上陪伴小姐,到此做甚?

春草   (白)     听说大人是个清官,春草特来瞧您审案。

(杨夫人厉声。)

杨夫人  (白)     哼,小小丫鬟,懂什么审案?

             胡知府,休要管她!

胡进   (白)     是呀,小小丫鬟,懂什么审案,又怎能擅自阻刑?

             来,将薛玫庭——

春草   (白)     慢着!休道我小小丫鬟不懂审案、擅自阻刑,实不相瞒,我乃奉命而来。

胡进   (白)     奉命?

(胡进轻声。)

胡进   (白)     奉哪个之命?

春草   (白)     小姐。

胡进   (白)     小姐叫你来?

春草   (白)     小姐叫我来。

胡进   (白)     你不是撒谎?

春草   (白)     撒谎?实对你说吧,小姐吩咐我来,是瞧您审案公不公呀明不明。也好向老相爷复命。

胡进   (白)     哦,这个……本府审案自然是公而又公呀明而又明。

春草   (白)     既是公而又公,明而又明,请教大人:未问口供,先动大刑,这可算得公呀?

胡进   (白)     这……

春草   (白)     这可算得明呀?

胡进   (白)     这……哎,你也太心急了。

(胡进装模作样。)

胡进   (白)     来,薛玫庭停刑,带上堂来,本府仔细……

杨夫人  (白)     且慢,薛玫庭打死我儿,亲口招认,还审他做甚?

胡进   (白)     是啊,薛公子打死吴公子,已然亲口招认,还审他做甚?问他何来?

杨夫人  (白)     你要与我吴府报仇!

胡进   (白)     是,定与吴府报仇!

杨夫人  (白)     你快将凶犯立毙杖下。

胡进   (白)     是,定将凶犯立毙杖下。

(胡进抽火签。)

胡进   (白)     来。

春草   (白)     慢着,胡大人,你做的是朝廷的官哪还是吴府的官?

(胡进结舌。)

胡进   (白)     我,我做的是,是……“父母官”!

春草   (白)     既然做的是父母官,为什么不与百姓作主?

胡进   (白)     吴公子被薛玫庭打死,本府按律而断,岂不是与百姓作主?

春草   (白)     吴独被薛玫庭打死,你就要替他吴府作主,那吴独强抢民女,仗势行凶,打死人命,你怎么不替百姓申冤哪?

胡进   (白)     哎,哪有此事啊?

王喜   (白)     哎,大人,确有此事啊!

胡进   (白)     多口!

(杨夫人向春草。)

杨夫人  (白)     唗,吴府公子岂能与民女相提并论,你这小小丫鬟,还能管这天大的事儿不成!

春草   (白)     有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虽是个小小丫鬟,一根小刺儿也会挑剔。想那吴独,平日在这西安府,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儿,你这做父母的,谅必心明眼亮;你这做父母官的,也不是又瞎又聋。只许他打死人,不许人打死他。难道这光天化日之下,一点公道是非都没有了吗?

(杨夫人气恼。)

杨夫人  (白)     唗!大胆贱婢竟敢尊卑不分,冲撞诰命夫人!若再多言,定要将你乱棍打出。

             胡知府,快快与我动刑!

胡进   (白)     是是是。

(胡进大声。)

胡进   (白)     来呀!

(春草急阻。)

春草   (白)     胡知府,你到底要不要你这顶乌纱帽?

(胡进摸。)

胡进   (白)     这是怎么话说呀?

春草   (白)     老实告诉你吧,薛公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相爷不与你善罢甘休!

胡进   (白)     这个……

杨夫人  (白)     什么这个那个,你岂不知,我家老爷与相国是同乡共里,同窗共读,同朝为官。我家之子何异他家之儿?即使相国在此,也断无袒护凶犯之理。

胡进   (白)     着啊,二位大人是乡谊、世谊加僚谊,那薛玫庭岂不是该死该死真该死?李相国与薛玫庭非亲非故,谅他也决不会袒护这杀人的凶犯。

春草   (白)     啊,你说公子与相爷非亲非故?

(春草设计。)

春草   (白)     哼!非亲非故,小姐干吗让我来呀?

胡进   (白)     啊?莫非你们两家沾亲带故?

杨夫人  (白)     沾亲带故,何足为奇。世上谁无瓜葛,只怕难以尽管。

胡进   (白)     是呀,远亲近邻多得很,认也认不完呀。

春草   (白)     哼!只怕不那么简单!

杨夫人  (白)     哼,小小丫鬟如此厉害,薛玫庭不死,除非一件。

春草   (白)     哪一件?

杨夫人  (白)     除非他是相国之子。

春草   (白)     嘿嘿,不是公子,也与公子差不了多少!

杨夫人  (白)     他是何人?

春草   (白)     是……

胡进   (白)     他是哪个?

春草   (白)     这……

杨夫人  (白)     胡知府——

胡进   (白)     左右,传话下去,动起大刑,将薛玫庭……

春草   (白)     你当真要打?

胡进   (白)     自然要打。

春草   (白)     你可知道他……是……

杨夫人  (白)     是哪个?

春草   (白)     是……

胡进   (白)     是哪个?还不与我讲!

(胡进拍惊堂木。)

春草   (白)     是姑爷!

(胡进、杨夫人、王喜、四衙役同失色,胡进跌坐。)

胡进   (白)     是姑爷……是姑爷……

春草   (唱)     薛公子相府东床,

             与小姐订姻缘未拜花堂;

             老相爷千挑万选才选上,

             早晚必中状元郎。

             今日里公子把华山上,

             路见不平把人伤,

             我小姐闻报心难放,

             小春草奉命闯公堂。

             公子仗义应嘉奖,

             吴独作恶死也应当。

             慢说你敢施刑杖,

             只要你动一动、伤一伤、恼怒了老丞相,管叫你摘掉乌纱,脱去红袍,交出金印,罢职丢官无下场。

             话已说完不多讲,

             任凭尊便,你要细思量。

胡进   (白)     哎呀!

     (唱)     怪不得薛玫庭公然顶撞,

             怪不得小春草临阵不慌。

             尚书府、宰相家两难违抗——

杨夫人  (白)     唉!

     (唱)     小贱婢分明是信口雌黄。

     (白)     胡知府,相府千金,并无夫婿,休信谎言。

胡进   (白)     啊!

春草   (白)     诰命夫人与相府有通家之好;岂有不知之理?

胡进   (白)     是啊!

春草   (白)     春草丫鬟终日陪侍小姐左右,岂能不如外人?

胡进   (白)     是啊!

杨夫人  (白)     速速严惩凶犯!

胡进   (白)     这……

春草   (白)     快将公子放还。

胡进   (白)     这……

杨夫人  (白)     胡知府,你听这小丫头的话,还是听我诰命夫人的话?

胡进   (白)     自然是听夫人的话。

春草   (白)     胡知府,你听夫人的话,还是听老相爷的话?

胡进   (白)     自然是听相爷的话。

杨夫人  (白)     真真气煞我也,丫鬟们,与我打这贱人!

(二婢女同向前,春草逼迎。)

春草   (白)     哼哼,春草在相国小姐的跟前还没有尝过挨打的滋味儿,今日承蒙尚书夫人雅爱,我倒要领教领教!

(二婢女同迟疑。)

胡进   (白)     哎呀!不要打,不要打!

(胡进急出位。)

胡进   (念)     公堂之上开了战,急忙下位来相劝,来相劝。

     (白)     夫人息怒,夫人息怒!

(胡进打躬。)

杨夫人  (白)     哼!

胡进   (白)     春草你也少说一句罢……

春草   (白)     嗯!

胡进   (白)     唉!

     (念)     哪里是吏部尚书、丞相府,分明是两座大山压在堂前。

(胡进拭汗。)

胡进   (念)     回头便把王喜唤——

王喜   (白)     大人!

(胡进轻声。)

胡进   (白)     你看,这……

(胡进指杨夫人、春草。王喜轻声。)

王喜   (白)     大人,薛玫庭若真是相府东床,你还怕她——

(王喜暗指杨夫人。)

王喜   (白)     干什么?

胡进   (白)     不错,有理。薛玫庭若是相府东床,我还怕她——

(胡进不觉指向杨夫人。)

杨夫人  (白)     啊,你敢?

(胡进陪笑。)

胡进   (白)     不敢,不敢。

     (念)     做官的哪个不想往高攀,夫人暂请回府转——

杨夫人  (白)     啊?你当真要偏袒凶犯不成?

胡进   (白)     人命关天,怎敢偏袒;只是此事涉及李老丞相,下官不得不谨慎从事啊!

杨夫人  (冷笑)    哼哼哼!

     (念)     提防吏部罢尔的官!

     (白)     回府!

(胡进送出。)

胡进   (白)     送夫人!

(杨夫人拂袖怒下,二婢女同随下。)

胡进   (白)     春草姑娘,你看此事本府我办的可妥当呀?

春草   (白)     多谢大人主持公道,春草替小姐道谢了。

胡进   (白)     岂敢,岂敢。

春草   (白)     如今杨夫人已去,就该将薛公子——我们姑爷,当堂释放,春草也好向小姐复命哪!

胡进   (白)     哦!你还要我将凶犯,不,姑爷,当场释放?嘿!薛公子若果然是相府东床,岂止当堂释放,我还要当面赔礼。只是就凭你这三言两语吗……

(春草有恃无恐。)

春草   (白)     不信你就再问哪!

胡进   (白)     是啊,我原是要问哪!

春草   (白)     你就问呗。

胡进   (白)     问谁呀?

春草   (白)     问我呀。

胡进   (白)     问你?不不,我要去问小姐。

(春草大惊。)

春草   (白)     啊?问小姐?

胡进   (白)     烦劳春草与我同行。

春草   (白)     小姐不见。

胡进   (白)     若为别事,小姐不见;为了姑爷,焉能不见?

春草   (白)     春草不敢。

胡进   (白)     若为别事,可以不敢;若为姑爷,有何不敢?

春草   (白)     大人你……

胡进   (白)     啊,这样支支吾吾,莫非姑爷是假不成?

春草   (白)     呸!别的有假,这姑爷还有什么假的不成?

胡进   (白)     既然如此,你就与我辛苦一趟吧!

(春草无可奈何。)

春草   (白)     哎!

胡进   (白)     走啊?

春草   (白)     走吧!

胡进   (白)     唉!走哇!

     (唱)     叫王喜备大轿衙前伺候——

王喜   (白)     大人退堂。

(王喜下,四衙役自两边分下。)

胡进   (白)     春草,随我来!

(胡进下。春草心事重重。)

春草   (白)     唉,这怎么办哪?

     (唱)     又喜又恨又发愁。

             喜公子免遭毒手,

             恨知府追问不休,

             愁的是冒认姑爷回府怎开口,

             看起来小春草——

王喜   (内白)    春草,大人上轿了,快来呀!

春草   (白)     哎,来啦!

     (唱)     祸事临头。

(春草踌躇不前。)

春草   (白)     哎,我来啦!

(春草慢腾腾地走下。)

【第四场】

二轿夫  (内同白)   起轿了!

(二轿夫同抬轿、胡进在轿中上。)

胡进   (白)     春草……

春草   (内白)    哎!

胡进   (白)     你快些来呀!

(春草上,眉头紧蹙,满怀心事,踌躇不前。胡进焦急。)

胡进   (白)     春草,怎么还不来呀?

(春草有气无力。)

春草   (白)     我呀,跟不上啦!

胡进   (白)     唉,春草,此案关系非小,早去早把事了;别慢慢腾腾,快跑。快跑,快跑!

春草   (白)     走都走不动了,还跑啦!嫌我慢,你就先去吧!

(胡进慌。)

胡进   (白)     那如何使得?那如何使得!

(胡进自语。)

胡进   (白)     嘿,急惊风偏遇着个慢郎中!

             轿夫们,慢慢抬,等着她。

二轿夫  (同白)    是。

(春草无可奈何,走近轿旁。)

胡进   (白)     春草!

春草   (白)     跟上啦。

胡进   (白)     辛苦了!受累了!

             轿夫们,就请春草前行,你等随后。

二轿夫  (同白)    是。

(二轿夫同抬轿让路。)

春草   (白)     哦,让我前面走?你们可别嫌慢。

胡进   (白)     不嫌,不嫌。

春草   (白)     那么,就走吧!

(春草迟迟移步,二轿夫同缓缓而行。胡进不动声色,故意激将。)

胡进   (白)     轿夫们,你们看哪,春草到底是相府丫鬟,娇生惯养,走起路来,这么扭扭捏捏,多么好看哪。

(春草不愿听。)

春草   (白)     啊?

(春草赌气地大步向前。胡进暗笑。)

胡进   (白)     快抬,快抬。

(春草前行,轿子随后;春草紧走一段之后,前事涌上心头,思念重重,突然后退,抚脚,作痛状。轿子停不住,胡进从轿内摔出,春草蹲地。)

胡进   (白)     哎呀,摔坏了,摔坏了,你们这是怎么抬的?

             唉,春草姑娘,你怎么歇起来了?

春草   (白)     嘻!真是吃肉的不知道养猪的艰难;坐轿的哪晓得走路的辛苦!

胡进   (白)     好了,好了,本府我也跌出来了。这个轿,我也不坐了,我和你一同走路,你看可好?

春草   (白)     你愿意走就走呗。

胡进   (白)     春草姑娘。

春草   (白)     大人……你。

(胡进、春草四目相对,各怀心事,啼笑皆非。)
胡进、

春草   (同白)    哎!

胡进   (唱)     流年不利逢大案,

             利害逼人往高攀。

             愿疏吏部亲宰辅,

             知府无奈小丫鬟。

春草   (唱)     弥天大谎急人难,

             气走夫人瞒过官。

             顾了前来难顾后,

             得挨延时且挨延。

胡进   (唱)     叫声春草莫挨延,

春草   (唱)     尊声大人要耐烦。

胡进   (唱)     老爷心中急似箭,

春草   (唱)     春草两腿软如绵。

胡进   (唱)     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春草   (唱)     他肚子里打的是什么算盘?

(胡进背供。)

胡进   (白)     小刁钻,真难办,

春草   (白)     老油滑,太难缠!

胡进、

春草   (同白)    我看(她)(他)……

(胡进、春草四目相视,半晌。)

胡进   (唱)     她又象真来又似假,

春草   (唱)     他又是老练又颟顸。

胡进   (念)     不见小姐难定案,

春草   (念)     见了小姐难过关,

     (唱)     心纷纷——

胡进   (唱)     意乱乱,

             老爷遭了难,

春草   (唱)     我才遭了难,

             丫鬟真可怜——

(春草坐下。)

胡进   (唱)     我才算得真可怜。

(胡进蹲下。静场片刻。)

二轿夫  (同白)    老爷,咱们该走了!

胡进   (白)     春草,走啊!

春草   (白)     要走你们走吧,我要歇一歇。

胡进   (白)     还要歇上多久?

春草   (白)     多则一天,少则半夜。

(胡进起身。)

胡进   (白)     哎呀,你简直是成心与老爷捣乱哪!

(胡进见空轿。)

胡进   (白)     有了,轿儿空在这儿,你上得轿去,把你抬到相府,你看好不好呀?

春草   (白)     这……

胡进   (白)     你就请吧。

春草   (白)     不行,我不坐。

胡进   (白)     却是为何?

春草   (白)     谁不知道这顶轿子是知府大人所坐,我一个小小丫鬟坐在里面,若被行人看见,都知道我是个假的,传扬出去,岂不被人笑话吗?

胡进   (白)     不妨,只要你将这轿帘一放,稳稳当当,坐在里面,喏,你这个小丫鬟,就变成了大老爷!行人百姓,也就被你蒙过去了。

春草   (白)     哦,只要这轿帘儿一放,我这个小丫鬟就变成了大老爷,行人们就被我蒙过去了……

(春草背供。)

春草   (白)     咦!要是到了相府,把那湘帘儿一放,丫头变成个小姐,不是把他也蒙过去了吗?

胡进   (白)     啊?你要蒙哪个?

春草   (白)     坐在轿子进相府,我要蒙小姐。

胡进   (白)     既然如此,你就请吧!

春草   (白)     好,这一来我可有了计啦!

胡进   (白)     啊,什么计?

春草   (白)     哎,我说,这就不着急啦!

胡进   (白)     请上轿吧!

(春草眉飞色舞。)

春草   (白)     伺候了!

     (唱)     一路上害得我愁眉不展,

             一句话提醒了春草丫鬟。

             知府要把小姐见,

             看我蒙过这糊涂官。

             请知府暂屈尊听我传唤——

(二轿夫同抬轿。)

胡进   (白)     是,春草姑娘请上轿。

(胡进掀轿帘。)

春草   (唱)     轻移步上轿来——

     (白)     胡大人!

胡进   (白)     在!

春草   (唱)     引道向前……

胡进   (白)     鸣锣开道啊!

(胡进、春草、二轿夫同走圆场。)

胡进   (念)     为保乌纱帽,一心往高攀。哪怕旁人论长短,不痴不聋难做官。

春草   (念)     今朝好体面,知府作跟班。但求救得薛公子,混过一关是一关。

二轿夫  (同白)    上坡了!下坡了!

胡进   (白)     到了,到了!住轿,住轿!

(二轿夫同停轿,胡进恭敬地掀帘。)

胡进   (白)     请春草下轿。

(春草出轿。)

春草   (白)     各位辛苦,少陪啦!

(春草欲下。胡进急拦。)

胡进   (白)     哎,春草姑娘,春草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先进去了?

春草   (白)     哦,不叫我先进去;那么,您就请吧!

胡进   (白)     哎,堂堂相府,怎敢撞入?我是要你与我一同去见小姐。

春草   (白)     哦,要我与你一同去见小姐?

胡进   (白)     是啊,若不同见小姐,无私有弊。

春草   (白)     什么无私有弊,堂堂相府千金小姐,有客求见,哪有不去通报之理?哼,官居知府,竟然不知礼仪:竟想乱闯相府,冲犯我家小姐。好,好,就一同进去……

胡进   (白)     就烦春草姑娘先去禀明。

春草   (白)     那么,你就在府门外等一等吧。

(春草欲下。)

胡进   (白)     啊,春草姑娘,要快着些。

春草   (白)     快着点,那可保不定,我们小姐每次会客,总得放下湘帘,点上檀香,更衣啰,换裙啰,梳头啰,抹粉啰,画眉毛啰,点胭脂啰……

(胡进不耐烦。)

胡进   (白)     嗨,嗨……

春草   (白)     没个一时三刻的,哪儿就办完了?你再着急也没用。踏踏实实地在那儿等着,实在不耐烦啦,对不起,您就请吧!

(春草下。)

胡进   (白)     唉!

     (念)     礼下于人有所求,屈尊一时不为羞。

(胡进、二轿夫同下。)

【第五场】

(李伴月上。)

李伴月  (唱)     自归来总不忘华山道上,

             似一缕别离情袭入心房。

             感君子援弱质胸怀坦荡,

             绣一幅华山画题咏诗章。

             命春草选金线悄悄前往——

(秋花捧茶具上,李伴月未觉。)

李伴月  (白)     春草——怎么还不回来,也不知往哪里去了?

(秋花闪出。)

秋花   (白)     小姐。

李伴月  (白)     啊,春草……

秋花   (白)     不是春草,是秋花。

     (傻笑)    嘻嘻……

李伴月  (白)     傻丫头!

秋花   (白)     小姐请茶。

(李伴月喝茶。)

李伴月  (唱)     叫秋花卷湘帘召唤春光。

(秋花卷帘,春草上。)

春草   (念)     哄得知府听传唤,打动小姐且从权。

(春草入,故作惊慌。)

春草   (白)     小姐,小姐!

李伴月  (白)     何事惊慌?

春草   (白)     可了不得啦,西安府出了人命,那吴独在华山被人打死啦!

李伴月  (白)     死丫头,我道是哪个,也值得如此惊慌!

春草   (白)     吏部尚书的独生儿子被人打死,还不算大事吗?

李伴月  (白)     哼,那厮倚仗父势,为非作歹,今日一死,大快人心。

秋花   (白)     那个坏东西,早就该死。嘻嘻……

李伴月  (白)     啊,春草,谁人将他打死,胆量倒也不小。

春草   (白)     依我看,不但胆量不小,他还是个为民除害的英雄哪!

李伴月  (白)     唔,可算是个英雄。

春草   (白)     啊,小姐,您可知道这位英雄他是谁呀?

李伴月  (白)     这倒不知。

春草   (白)     就是那薛玫庭,薛公子!

李伴月  (白)     呀!

     (唱)     听罢言来蹙眉尖,

             平地风波起华山。

             问春草二人争端因何故?

             问春草消息未必是讹传?

             问春草公子伤人可脱险?

             快快与我讲一番。

春草   (白)     小姐!

     (唱)     吴独仗势欺良善,

             杀死民女在华山。

             激起公子英雄胆,

             诛凶投案在衙前。

             此事春草亲眼见,

             千真万确不虚传。

(李伴月略放心。)

李伴月  (白)     哦,原来如此,想那吴独杀人于先,薛公子仗义诛凶,投案自首,谅那知府,也未必为难于他。

春草   (白)     哼!小姐想的可倒好,可事情并不是那样啊。是我在路上遇见王守备,听他言道,只因那吴独的母亲杨夫人一闻此信,冲冲大怒,命胡知府立刻升堂,只等诰命夫人驾到,就要与吴独报仇雪恨!

(李伴月惊。)

李伴月  (白)     哎呀!这……便如何是好?

春草   (白)     小姐别着急,听我说呀。是我一闻此言,只怕薛公子性命就在这呼吸之间,来不及回府,我就闯进了公堂。

李伴月  (白)     好,你闯得好!

春草   (白)     好倒是好,可是人家一看我是个小小的丫头,就要把我轰出去!

李伴月  (白)     哎呀,那时你……便怎样啊?

春草   (白)     我呀,我说了个瞎话。

李伴月  (白)     你是怎样讲的?

春草   (白)     我说:我是奉了小姐之命,来看知府审案的。小姐,我只是个瞎话一说呀,可就把他们全镇住啦!

秋花   (白)     春草说谎话了。

(李伴月高兴。)

李伴月  (白)     这句谎话说得好!

春草   (白)     怎么?我“假传圣旨”您不怪我?

李伴月  (白)     事非得已,我岂能怪你。

春草   (白)     唉,虽然您不怪我,可是还没多大用处。

李伴月  (白)     怎么?

春草   (白)     只因杨夫人蛮不讲理,她儿子打死民女之事,一字不提,口口声声要薛公子给她儿子偿命。胡知府不问青红皂白,当堂传话,要将薛公子立毙杖下。

李伴月  (白)     哎呀!春草难道你……就眼看公子死在公堂不成?

春草   (白)     小姐,您别着急呀!适才我在公堂之上,已然拦阻动刑,公子的性命保住啦!

(李伴月松一口气。)

李伴月  (白)     哦,这便才是。但不知你是怎样地阻刑?

春草   (白)     我又撒了个谎。

秋花   (白)     春草又撒谎啦,又撒谎啦,嘻嘻嘻!

(李伴月对秋花。)

李伴月  (白)     休得打搅!

(李伴月向春草。)

李伴月  (白)     你又讲些什么?

春草   (白)     我替李府与公子认上一门亲哪!

李伴月  (白)     好好好!既与公子认亲,胡知府怎敢加害于他。你讲得好!

春草   (白)     这一回“冒认官亲”,您又是不怪罪?

李伴月  (白)     急中生智,我怎能怪你?

春草   (白)     既然您不怪罪,那我们就放心啦。如今胡知府已到府门,要当面与小姐对证哪。

李伴月  (白)     啊,他要对证吗?这也无妨。权且认下,再作道理。

春草   (白)     是啊,认下再说嘛。

李伴月  (白)     啊,春草,你认公子是远亲?

春草   (白)     远亲?要是一杆子打不着的亲戚,杨夫人哪会放在心上呀?

李伴月  (白)     如此说来,是族亲?

春草   (白)     薛公子又不姓李。

李伴月  (白)     那就该认他中表之亲才是呀!

春草   (白)     老夫人娘家又不姓薛,既便是认公子做表兄妹嘛,那还不够至亲呀?

李伴月  (白)     依你看来,怎样才算至亲?

春草   (白)     这个……当然是要嫡嫡亲亲的,才算至亲呀!要不然,我一个丫头,怎么能敌得过人家尚书夫人呢?

李伴月  (白)     可惜薛公子并不姓李,如若不然,认作兄妹倒也使得。

春草   (白)     我们认的可比兄妹还亲呢!

李伴月  (白)     唉,哪有比兄妹更亲的亲戚?

春草   (白)     有啊!

李伴月  (白)     是什么?

春草   (白)     是……小姐,我们可又撒了个大谎……

李伴月  (白)     公堂认亲,原是撒谎。

春草   (白)     您不怪我们吗?

李伴月  (白)     只要救得恩公,小姐决不怪你!

秋花   (白)     慢说小姐不怪,连秋花也不怪。嘻嘻……

春草   (白)     那么,我们可要说啦!

李伴月  (白)     你讲啊!

春草   (白)     我们认的是……

(春草双手比划,含糊不清。)

春草   (白)     唔……

李伴月  (白)     什么?

(春草比划。)

春草   (白)     唔……

李伴月  (白)     这是什么?

春草   (白)     这……姑——爷!

(李伴月大惊。)

李伴月  (白)     啊!

(秋花拍手。)

秋花   (白)     认得好,认得好!嘻嘻……

(李伴月变脸。)

李伴月  (白)     啐!

(春草跪,轻声自语。)

春草   (白)     哼!

李伴月  (唱)     贱人真大胆,

             敢在公堂乱胡言!

             要认亲,远近高低有千万,

             谁叫你疯疯癫癫,谎连篇,冒认姑爷,擅主姻缘,外人耻笑太不堪!

(李伴月转身取家法。)

李伴月  (唱)     怒脑性儿将你打——

秋花   (白)     嘻嘻!小姐说话不算数啦!

(秋花抢过家法。)

李伴月  (白)     啐!

(李伴月向春草。)

李伴月  (唱)     真是个害人的死丫鬟!

(静场片刻。春草委屈嘟囔。)

春草   (白)     为了救人,认一声姑爷,既不费力,又不花钱,有什么要紧?要是春草我呀,别说一声姑爷,就是一千声,一万声,我也敢认!

秋花   (白)     羞不羞,羞不羞,还没到年岁,就认姑爷!

春草   (白)     你——

(春草目视李伴月。)

春草   (白)     小姐!

     (唱)     姑爷二字无半两,

             英雄一命重如山。

             公子生死悬一线,

             小姐何妨且从权。

李伴月  (白)     住口!

     (念)     相爷威望冠朝班,李府从来家教严。

春草   (念)     只要小姐肯出面,过了一关是一关。叫秋花且把小姐扮,放下湘帘,蒙哄那胡涂官。

李伴月  (念)     保存公子另打算,叫我认亲难上难。

春草   (白)     呀!

     (唱)     好话说了千千万,

             难敌一部女儿篇。

             尊小姐,休瞒怨,

             乘势收兵也不难。

             既道春草太大胆,

             由我春草去周旋。

             待春草,到堂前,

             搬倒葫芦摔倒坛。

             薛公子、李小姐,若论瓜葛无半点,

             都是我,小春草,疯疯癫癫癫癫疯疯,胡言乱语谎话连篇。

             杨夫人要你惩凶犯,

             与我李府不相干;

             任你杀来任你打,

             打得他皮开肉绽骨断筋残,看是谁人说可怜?

(春草欲下。李伴月急。)

李伴月  (白)     回来!

春草   (白)     回来就回来。

(春草暗笑。)

李伴月  (唱)     扶危急难当权变,

             又恐爹爹教女严。

             一霎时好叫我犹豫莫断——

春草   (白)     小姐,事情明摆着:要嘛是公子为民除害,落得冤屈而死,要嘛是小姐通权达变,被人误会一时。两件事,谁轻谁重,您还分不出来吗?

李伴月  (白)     这……

秋花   (白)     难道您比我还傻吗?

李伴月  (白)     嗯!

     (唱)     休得要再多言——

(春草紧张。)

春草   (白)     怎么样?

李伴月  (唱)     你——放下湘帘。

(李伴月拂袖而下。)

秋花   (白)     小姐生气啦?

春草   (白)     哎,小姐答应啦!

秋花   (白)     咦,小姐答应啦?嘻嘻,小姐不傻,我傻。

春草   (白)     秋花,你过来……

(春草对秋花耳语,秋花痴笑。)

秋花   (白)     我装不像,我装不像……

春草   (白)     有帘子挡着,只要你别傻笑就行。我请胡知府去啦!

(春草下。)

秋花   (白)     我要装小姐啦,我要装小姐啦……

(秋花心情紧张,入座,装小姐态,装来装去都觉得不像,忍不住嘻嘻而笑。)

春草   (内白)    胡大人随我来!

(秋花益慌。)

秋花   (白)     哎哟,来罗,来罗!

(秋花发现湘帘。)

秋花   (白)     哎哟,帘子还没放呢。

(秋花急放,慌忙入座,要笑,急止。)

秋花   (白)     别笑,别笑!

(秋花绷脸僵坐。春草引胡进同上。)

胡进   (唱)     黄堂太守谒红颜,

             门外等得腰腿酸。

             喜得一声传进见,

             抖抖袖来整整冠。

(胡进手舞足蹈。)

春草   (白)     胡大人,您这是干嘛呀?

胡进   (唱)     得见小姐多体面——

春草   (白)     体面哪?相府的规矩你懂吗?

胡进   (白)     啊?

     (唱)     一句话问得我两眼翻——

春草   (白)     听我告诉你:要见小姐,有三样规矩:一、低下头;二、少说话;三、报门而进,隔帘相见。

胡进   (白)     哦,是是是!

(胡进轻叹。)

胡进   (白)     唉!

     (唱)     相府竟似金銮殿,

             循规蹈矩一二三。

春草   (白)     报门哪!

胡进   (唱)     报门而进轻声喊——

     (白)     报,西安知府胡进告进!

(胡进在春草与胡进对话当中,秋花忍不住笑,听得报门,急忙忍住,僵坐。胡进躬身而前,行抵帘外。春草大声。)

春草   (白)     胡大人站住!

胡进   (白)     是……

(胡进刚要抬头,被春草按下。春草轻声。)

春草   (白)     低头,见礼!

(胡进啼笑皆非。)

胡进   (白)     是。

     (唱)     只见地来不见天。

     (白)     西安知府胡进拜见小姐!

(秋花忍不住。)

秋花   (笑)     嘻嘻嘻!

(秋花急以手捂嘴。胡进欲抬头,春草按下,示意秋花止笑。)

秋花   (白)     免了吧,今日个到我府上来,有什么紧要事呀?嘻嘻……

(胡进自语。)

胡进   (白)     这是什么小姐,怎么这么嘻嘻哈哈的……

(胡进欲抬头,被春草按下,春草索性以身挡住。)

胡进   (白)     启禀小姐:卑职有一事不明,特来求教,望乞小姐,以实相告。

(秋花粗声粗气。)

秋花   (白)     说!

胡进   (白)     是,只因吴公子打死民女张玉莲,有一书生薛玫庭路见不平……

秋花   (白)     对啦对啦,薛玫庭千真万确是我们李府姑爷!小姐……

(秋花见春草示意,忙改口。)

秋花   (白)     啊,啊,小姐,我早就选上他了。你快快回去,将他放了便罢,不然的话,我们写信告诉老相爷,打断你的狗腿,抽断你的筋……

胡进   (白)     咦咦咦……

(春草急掀帘阻止秋花,不防胡进抬头,与秋花打一照面。)

胡进   (白)     嘿,我看见了!

春草   (白)     胆大胡知府!竟敢在小姐面前,一个劲儿地偷瞧,成个什么体统?啊?

(胡进挺起身。)

胡进   (白)     哼,湘帘之内,分明不是小姐!

春草   (白)     你凭什么说她不是小姐?

胡进   (白)     喏!

     (念)     偷天换日放湘帘,不是小姐是丫鬟。几声傻笑难遮掩,狗尾巴花儿充牡丹。

(秋花忍不住,离位。)

秋花   (白)     啊,你敢骂人?

胡进   (白)     好了,好了,亏得本府官场老手,办事认真,如若不然,岂不得罪吴府?待我立即回衙,把那薛玫庭依法论罪,立毙杖下,少陪了!

(胡进欲下。春草急拉。)

春草   (白)     哎呀!胡大人……哎呀,小姐……

李伴月  (内白)    且慢!

(李伴月上。春草喜。)

春草   (白)     胡大人,你听见了吗?我们小姐出来与你说话啦!

胡进   (白)     嗯,莫非又是个假的?

春草   (白)     真假你都分不出来了?

李伴月  (白)     府尊大人请转!

(胡进谛听,仿学。)

胡进   (白)     府尊大人请转……不错,是小姐。

             哎呀,西安知府胡进拜见小姐。

李伴月  (白)     不必多礼。

             秋花,与胡大人看座!

胡进   (白)     谢座。

(秋花搬椅出帘,掩口而笑。)

李伴月  (白)     啊,胡大人!

胡进   (白)     小姐。

李伴月  (白)     贵府来意,我已尽知。想那薛生,锄强扶弱,失手伤人,府尊切勿屈从吴府,徇私妄断。

胡进   (白)     是。下官怎敢徇私妄断,只因官卑职小,杨夫人亲临府衙,下官不得自尊耳。

李伴月  (白)     吴尚书纵子行凶,朝野自有公论;大人上遵国法,下体民情,何惧之有?

胡进   (白)     这个……啊,小姐,吏部铨衡天下百官,区区太守,哪在话下?薛公子若非相府东床,只怕下官无能为力呀!

李伴月  (白)     啊……这……

(春草示意。李伴月仍犹豫。)

胡进   (白)     因此冒昧进府,拜见小姐,但得一言为证,下官自当等因奉此,心照不宣。

(春草解围。)

春草   (白)     胡大人你好不知进退,小姐出面,真想已明,你干嘛死乞白赖地问个没完没了呢?

胡进   (白)     哎呀春草大姐,本府若不得小姐明言,岂是那诰命的对手?

春草   (白)     唉,我家小姐乃是相府千金,婚姻之事已在公堂讲明,如今只要点头示意,何必当面明言哪!

胡进   (白)     哦哦哦!

李伴月  (白)     胡大人,女婢之言甚是!

胡进   (白)     哦,多谢小姐!告辞了……

(胡进连连打躬。)

胡进   (白)     哈哈,想不到我胡进居然能替相府小姐办这一件大事,从今以后,不但前程无虑,而且升官有望,升官有望。哈哈……

             啊,春草大姐,此事多亏你了!

(胡进作揖。)

春草   (白)     胡大人,小姐是真的?

胡进   (白)     千真万确。

春草   (白)     姑爷呢?

胡进   (白)     万确千真。

春草   (白)     杨夫人呢?

胡进   (白)     不在话下。

春草   (白)     薛公子呢?

胡进   (白)     这……

春草   (白)     还不赶快放出来!

胡进   (白)     是,要放,要放,一定放……

(春草、李伴月同暗喜。胡进突觉不妥。)

胡进   (白)     哎呀不妥!方才杨夫人一怒而去,必然修书报与吴尚书知道;倘若吏部公文到来,提解凶犯,那时薛姑爷走了,叫我怎么交待呀?

春草   (白)     你就说是小姐有命呀!

胡进   (白)     哎,实不相瞒,相府小姐只能吓倒诰命夫人,这吏部天官么……哎,有了,吏部天官最怕当朝首相,待我立刻修书,报与老相爷。

(春草、李伴月同惊。)

胡进   (白)     求得亲笔示下,那时节,我就……我就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不怕了!

(春草着急,张口结舌。)

春草   (白)     不……怕!

(胡进随走随说。)

胡进   (白)     是啊,不怕,不怕!

(胡进下。春草颓然若失。)

春草   (白)     糟!

(李伴月又恨又惊。)

李伴月  (白)     春草,还不与我走来!

(春草无精打采。)

春草   (白)     哎!

李伴月  (白)     你可曾听见?

春草   (白)     听见了。

李伴月  (白)     祸事闯大,看你怎样开销?

春草   (白)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俗话说得好:“丑媳妇难免见公婆”。事情做到这儿了,索性过五关斩六将,咱们一同入京,在相爷面前,抢他个原告吧!

李伴月  (白)     爹爹怪罪,那还了得?

春草   (白)     老相爷平日喜欢的是您,何况还有我这个军师保驾呢!

李伴月  (白)     要去你去,我不去。

春草   (白)     哎,您在知府面前,连姑爷都认了,如今可是骑着老虎背,上得去下不来啦!事到如今,干脆一杆子打到底,说不定弄假成真呢!

秋花   (白)     给小姐道喜,嘻嘻……

李伴月  (白)     死丫头!

春草   (白)     傻丫头!

秋花   (白)     坏丫头!

(李伴月、春草、秋花同跑下。)

【第六场】

(四龙套、李仲钦同上。)

李仲钦  (唱)     朝罢归来心烦闷——

             平地无端有奇闻:

             我儿未把婚姻订,

             何来爱婿薛玫庭?

             偏是春草敢作证,

             公堂气走杨夫人。

             吴尚书朝房把罪问,

             老夫有口也难分。

             但愿得我的儿谨守闺训——

(李仲钦、四龙套同走圆场,同到府门,家院迎上。李仲钦下轿,进府,四龙套同下。)

家院   (白)     启相爷:西安府知府胡进,差人求见。

(李仲钦一惊。)

李仲钦  (白)     嘿嘿!

     (唱)     西安府差人到,事出有因。

(李仲钦气哼哼。)

李仲钦  (白)     与我传!

家院   (白)     是。

             王守备进见!

(王喜上。)

王喜   (念)     奉命呈书简,相府好威严,未见相爷面——

(王喜偷看。家院轻声。)

家院   (白)     相爷神色不对,你要多加小心了!

(王喜益慌。)

王喜   (白)     哦,是是是。

     (念)     叫人心胆寒!

(王喜进见,胆怯。)

王喜   (白)     卑职西安府守……守备王喜叩见老相爷。

李仲钦  (白)     免!

王喜   (白)     多谢相爷。

李仲钦  (白)     到此何事?

王喜   (白)     卑……卑职奉胡府台之命,特来与相爷报……报喜。

李仲钦  (白)     啊?老夫何喜之有?

王喜   (白)     胡府台言……言道,相爷有……万千之喜,啊……相爷……

李仲钦  (白)     休得啰嗦,快快讲来!

王喜   (白)     恭喜老相爷,贺喜老相爷,啊……贵……贵婿……

李仲钦  (白)     什么贵婿?

王喜   (白)     贵婿薛玫庭,才……才貌双全,英……英雄盖世!

(李仲钦怒。)

李仲钦  (白)     住口,还有何话讲?

王喜   (白)     无……无有了。啊,相爷,府台有书呈上。

李仲钦  (白)     呈上来。

(李仲钦接。)

李仲钦  (白)     外厢伺候!

王喜   (白)     是是,谢相爷。

(王喜拭汗。)

李仲钦  (白)     哼!听差官之言,只怕此事不假。待老夫拆书一观。

     (念)     “胡进顿首拜相尊,春风送喜表寸心。薛生误伤尚书子,轩然大波动西京。

             卑职仰慕乘龙客,宁愿获罪杨夫人。佳期何日听示下,亲送贵婿进都城。”

     (白)     呀呀呸!

     (唱)     看罢书信骂胡进,

             邀功报喜假当真。

             最可恨春草乱把婿认——

(院子急上。)

院子   (白)     启禀老爷:小人报喜!

李仲钦  (白)     啊?又是什么喜?

院子   (白)     小姐到了。

李仲钦  (白)     嘿嘿!

     (唱)     这才是啼笑皆非双喜临门。

     (白)     快唤她进来!

院子   (白)     是。

             有请小姐!

(春草、李伴月、秋花同上。)

李伴月  (唱)     一自隔帘把婿认,

             半是喜来半耽惊。

             愿爹爹怜爱女从轻责问——

(李伴月踌躇不前。)

春草   (白)     小姐,别怕呀!有诸葛亮给您撑着呢!

李伴月  (唱)     羞怯怯拜膝前叩问安宁。

     (白)     女儿参见爹爹。

李仲钦  (白)     一旁坐下!

李伴月  (白)     孩儿谢坐。

春草   (白)     春草叩头!

李仲钦  (白)     起过一旁!

春草   (白)     谢相爷!

秋花   (白)     老相爷,老没见了,您这胡子又长了。

李仲钦  (白)     顽皮。

(秋花学李仲钦口气。)

秋花   (白)     顽皮。

李仲钦  (白)     还不下去。

秋花   (白)     下去就下去。

(秋花下。)

李仲钦  (白)     女儿到此何事?

李伴月  (白)     这……啊,女儿心中思念爹爹,特来问安。

李仲钦  (白)     哼!我儿倒也孝顺哪!

春草   (白)     可不是吗?小姐在家里,白天不住口地惦记着您,晚上还烧夜香,求老天爷保佑您。如今又千里迢迢地来看望您,这么好的小姐,您可真该好好地疼爱疼爱她呀!

李仲钦  (白)     你这个丫头,怎知道我不疼爱她呢?

春草   (白)     疼爱倒是疼爱,就怕到了紧要关头,您就该变脸啦!

李仲钦  (白)     哼!我早知你这个丫头是个诸葛亮,平日辅佐小姐,行兵布阵,今日前来,敢么是要舌战群儒么?

春草   (白)     奴婢不敢。

             啊,相爷,我们不敢舌战群儒,可是小姐受人欺侮了,我们是告状来啦!

李仲钦  (白)     啊?何人大胆,竟敢欺侮你家小姐?

春草   (白)     就是那吴尚书之子吴独!

李仲钦  (白)     哦,吴独,他不是被那薛玫庭打死了吗?

(春草惊。)

春草   (白)     哟,老相爷,您都知道啦?

李仲钦  (白)     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春草   (白)     您都知道?我们就别说啦!

李仲钦  (白)     春草,我来问你:那薛玫庭与我李府有什么瓜葛?

春草   (白)     这……要说有瓜葛,可又没瓜葛;要说没瓜葛吧,可又有点瓜葛。

李仲钦  (白)     他是小姐的什么人?

春草   (白)     他是小姐的……

李仲钦  (白)     啊?

(李伴月向春草示意。)

春草   (白)     大恩人哪!

李仲钦  (白)     你好乖巧!

春草   (白)     春草不敢。

李仲钦  (白)     你好聪明。

春草   (白)     相爷夸奖!

(李仲钦厉声。)

李仲钦  (白)     哼,你好大胆!

(春草吓得跪下,示意李伴月。)

李伴月  (白)     啊,爹爹……

(李伴月见李仲钦不应,趋前依偎身旁。)

李伴月  (白)     爹爹偌大年纪,莫要气坏了身体;适才春草之言,俱是实情。

李仲钦  (白)     哼!那薛玫庭打死吴独,贱婢公堂阻刑,你当为父不知?

李伴月  (白)     这……

春草   (白)     您既然都知道了,那就好说话了。请问相爷:您可知薛公子为什么要打死吴独呢?

李仲钦  (白)     这个……

春草   (白)     老相爷,您倒是听我说呀!

     (唱)     那一日多亏公子解危困,

             小姐她才能平安返家门。

             不料想吴独贼又杀民女,

             薛公子除强暴大义可钦。

             杨夫人威逼知府洩私愤,

             我这才自闯公堂阻大刑。

             常言道以德报德人尊敬,

             怎能够恩将仇报留骂名。

李仲钦  (白)     这……公堂阻刑,倒也罢了;你为何不顾相府家声、旁人耻笑,擅自公堂认婿,该当何罪?

春草   (白)     哎呀相爷呀!只因杨夫人倚仗吏部势力,定要将薛公子立毙杖下,势在危急,万不得已,才到公堂认下的。

李伴月  (叫头)    爹爹呀!

     (白)     这是女儿闻知杨夫人要将薛公子活活打死,万不得已才叫春草公堂认下的。

(李仲钦气极。)

李仲钦  (白)     呸!

(李伴月惊跪。)

李仲钦  (唱)     贱人竟敢违父训,

             无端得罪杨夫人。

             羞耻二字不自问,

             怎叫老父不痛心?

李伴月  (白)     喂呀爹爹呀!

     (唱)     春草公堂把婿认,

             情急无奈护薛生。

             为什么他人救我忘利害?

             我偏把利害计分明?

             巾帼行径堪自信,

             何曾越礼有私情?

             怎说女儿不孝顺,

     (哭)     爹爹呀……

     (唱)     想起了去世的娘,儿好不伤心!

李仲钦  (白)     唉!

     (唱)     这桩事若声张必留笑柄,

             看起来薛玫庭竟是祸根。

             到此时是与非何必多问,

             取快刀斩乱麻断难因循!

李伴月  (白)     喂呀!

李仲钦  (白)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起来。

李伴月  (白)     是。

(李伴月起身。)

春草   (白)     相爷,我哪?

李仲钦  (白)     你也与我起来!

春草   (白)     多谢相爷。

(春草起身。)

李仲钦  (白)     你们且到后面歇息,为父修书一封,晓谕知府,替薛玫庭说几句好话,也就是了。

春草、

李伴月  (同白)    (真的)(当真)?

李仲钦  (白)     哪个哄你?

(李伴月、春草同喜。)
李伴月、

春草   (同白)    这就好了。

李伴月  (白)     啊,爹爹修书,女儿磨墨可好?

李仲钦  (白)     不消,后面歇息去吧!

春草   (白)     老爷写信,我给您捧砚成吗?

李仲钦  (白)     砚台就在书案之上,何用你捧!还不退下。

(李伴月、春草对看。)

春草   (白)     嗳!小姐,走吧。

(李伴月、春草同出门,春草轻声对李伴月。)

春草   (白)     小姐,这封信怕是有毛病,咱们商量商量去吧!

(李伴月、春草同下。李仲钦匆匆修书毕,封好。)

李仲钦  (白)     王守备进见。

(王喜上。)

王喜   (白)     相爷有何吩咐?

李仲钦  (白)     这有书信一封,命你晓谕胡知府,叫他照书行事,不得有误!

(王喜接信。)

王喜   (白)     是……未知姑爷……

李仲钦  (白)     休得多言,快去!

王喜   (白)     是!

(王喜欲下。)

李仲钦  (白)     回来!

王喜   (白)     在。

李仲钦  (白)     事关机密,贴身带好,不得停留;书信若有旁人观看,提防打断你的狗腿!

王喜   (白)     小人不……敢!

(王喜欲下。)

李仲钦  (白)     再回来!

王喜   (白)     在。

李仲钦  (白)     去到前面,领纹银二十两,以为盘费,去吧!

(李仲钦拂袖下。)

王喜   (白)     多谢相爷。

(王喜出门,随手把信放在胸前。闭二幕。春草上,碰面。)

春草   (白)     王守备,是你呀!

王喜   (白)     哦,春草你也来了!

春草   (白)     不但我来啦!我们小姐也来啦!王守备,你是下书来的?

王喜   (白)     是啊!

春草   (白)     如今又带着信回去啦?

王喜   (白)     不错,你是怎么晓得?

春草   (白)     信里面写的都是我们小姐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啊?

王喜   (白)     如此说来是喜事?

春草   (白)     当然啰!

王喜   (白)     既是喜事,相爷为何总是那么冷冰冰的呀?

春草   (白)     唉,俗话说得好:宰相肚里能撑船,相爷喜在心里,哪能笑在脸上呢?

王喜   (白)     对,听说刘备为人,就是喜怒不形于色,古来帝王宰相,都是这等度量。

春草   (白)     信呢?

王喜   (白)     在这里。

(王喜指胸前。)

春草   (白)     拿出来,给我们小姐看看,也叫她欢喜欢喜,好不好啊?

(王喜面有难色。)

王喜   (白)     这……相爷言道:若叫旁人观看,打断我的狗腿。

(春草漫不经意。)

春草   (白)     那就算了吧!相爷给你盘川了吗?

王喜   (白)     赏银二十两。

春草   (白)     真小气。

王喜   (白)     不少,不少!

春草   (白)     那你什么时候走哪?

王喜   (白)     相爷叫我即刻动身!

春草   (白)     哦?你即刻就走吗……等一等,待我问问小姐,有什么事情没有。

(王喜顾虑。)

王喜   (白)     这……

春草   (白)     有事,给小姐办事;没事,我替你讨个赏,不也好吗?

王喜   (白)     好。待我去到账房,领取盘费,然后就在……

春草   (白)     花园门口等着我!

王喜   (白)     你可要快呀!不见不散!

春草   (白)     慢不了。

(王喜下。)

春草   (白)     嗯,毛病就在信上,可是他又害怕相爷,不肯撒手……

(春草眼珠一转。)

春草   (白)     有了,待我与小姐商议,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春草急下。)

【第七场】

(王喜上。)

王喜   (唱)     相爷传话催我走,

             春草叫我暂停留。

             悄悄地到花园门前等候——

(春草迎上。)

春草   (白)     王守备随我来。

(二幕后,御笔楼。)

春草   (白)     小姐在那儿哪,请上楼吧!

王喜   (白)     是。

(春草前行,王喜随后,同上楼。)

王喜   (唱)     真乃是富丽堂煌好一座高楼。

(王喜看匾额。)

王喜   (白)     御笔楼!

(王喜惊羡。)

王喜   (白)     哎呀春草,这御笔楼:绿珠嵌画壁,白玉砌雕栏,富丽堂煌,真乃世间少有!

春草   (白)     这御笔楼乃是当今万岁爷赐给老相国办理国家大事之处,楼上御赐宝物甚多,并有朝廷制诰,机密公文。有人擅入此楼,一律斩首不贷!

(王喜大惊。)

王喜   (白)     哎呀春草,既有此令,你……为什么不早说,这……这……待我走了吧!

(王喜欲下。)

春草   (白)     哎,别怕,别怕,老爷今天不会上这儿来,就是来了,有小姐担待,也不要紧哪!

(李伴月上,有点紧张。)

李伴月  (白)     王守备来了么?

(王喜急跪。)

王喜   (白)     小姐,小姐有何吩咐?

(王喜起身。)

李伴月  (白)     听了!

     (唱)     都门小驻暂忘归,

             土仪数色托带回。

             寄语乳娘多珍卫,

             春去秋来雁南飞。

             再与我,再与我致意黄堂胡太守,

             千里熏风谢关垂。

(李伴月飘然而下。)

王喜   (白)     是是,记住了,记住了。

(王喜抬头。)

王喜   (白)     哎呀,小姐她……走了,倘若相爷……

春草   (白)     别怕,王守备。这儿有纹银一百两,是我们小姐送给你做路费的。

(王喜喜。)

王喜   (白)     哎呀,小姐好大方,小姐好大方。

春草   (白)     王守备,小姐还托你办点事儿。

王喜   (白)     当得效劳,当得效劳。

春草   (白)     你看——

(春草指桌上。)

春草   (白)     这有个招文袋,有一封信,半斤人参。信交给相府管家,人参交给相府老乳娘。

王喜   (白)     哦哦哦。

春草   (白)     小姐的千金家书,你可带好了。

王喜   (白)     好好好,就与相爷的书信放在一处儿,贴身藏好,万无一失。

春草   (白)     唉!你好糊涂!

王喜   (白)     怎么?

春草   (白)     这么热的天儿,你把书信贴身带好,丢倒是丢不了,这一出汗啦,信可就全湿透哪!

王喜   (白)     这便如何是好?

春草   (白)     依我看哪,你把两封书信,都放在招文袋里,就挂在身旁,人不离袋,袋不离人,岂不是万无一失吗?

王喜   (白)     好主意,好主意!

(王喜自取信放入袋中,正要斜挂身上。春草抢前一步。)

春草   (白)     啊,别忙,小姐还送你们东西啦,这件皮袍子,是上等貂皮的,送给那胡知府,酬谢他这次的功劳。

(王喜急放下袋。)

王喜   (白)     我替胡大人谢赏。

(王喜挟皮袍于右腋,欲取袋。)

春草   (白)     这匹绫罗,是朝廷里的珍品,送与胡奶奶做件袄子穿。

王喜   (白)     代胡夫人谢赏。

(王喜挟绫罗于左腋,欲取袋。)

春草   (白)     这几瓶好酒,是多年的老绍兴,送给你衙门里的同事,让大伙儿喝个痛快!

王喜   (白)     哈哈,好极了,好极了。

(王喜右手拿。)

春草   (白)     这一包蜜饯,是京城有名的特产,分给胡府和你家的小公子、小千金。

王喜   (白)     哎呀,当不起,当不起。

(王喜左手拿。)

王喜   (白)     还有什么无有?

春草   (白)     别忙,等我想想看。

王喜   (白)     好,你慢慢想来……

(王喜正欲取袋。春草突然。)

春草   (白)     哎呀,差点给忘啦,这儿有一面大号的上等菱花镜,是小姐送给你……

王喜   (白)     啊?

春草   (白)     送给你的她。

(春草把镜挂于王喜颈上。王喜不解。)

王喜   (白)     她?她是哪个呀?

春草   (白)     哟,连她都忘啦?她就是你的令夫人呀!

王喜   (白)     哎呀这……小姐也想的太周到了。

春草   (白)     拿得了么?

王喜   (白)     拿得了,拿得了。

     (唱)     手中拿腋下挟胸前还挂,

             今日里好福气饱载还家。

             为什么小姐贤来相爷惹人怕——

(春草手指窗外。)

春草   (白)     嗨,你瞧这是谁呀?

(王喜看春草手指处,见有朝衣朝冠人形出现于窗前。秋花假扮李仲钦。)

王喜   (白)     哎呀!

(王喜惊倒。)

王喜   (唱)     听说是相爷到我腿软身麻。

     (白)     春草救命,春草救……

春草   (白)     哎呀,这可怎么好啊?有了!快跟我到后楼去藏起来,不叫你,可千万别出来,一出来就没命啦!

(王喜慌。)

王喜   (白)     哦,是是是。

(王喜欲下,转身。)

王喜   (白)     我的招文袋!

春草   (白)     别管它啦,我替你藏起来吧!

(春草急推王喜下。李伴月急上。)

春草   (白)     小姐请看。

(李伴月接信。)

李伴月  (白)     待我看来。

     (念)     “来书一幅意重重,称道薛生当世雄。漫讶人传是我婿,老夫不许他乘龙。”

(李伴月惊。)

李伴月  (念)     “首付京都来领赏,升官预宴好酬功。案情重大须明决,休再依违两可中。”

(李伴月惊气交集,半晌。)

李伴月  (白)     爹爹,你好狠的心肠!

春草   (白)     哼!我把它烧啦!

李伴月  (白)     且慢!将书烧毁,王守备如何交差?

春草   (白)     哎呀,这可怎么好啊?小姐,要不然再写一封吧!

李伴月  (白)     手笔不同,又无爹爹图章,使不得。

春草   (白)     哎呀!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春草着急不堪。)

春草   (白)     啊,小姐,您看这封信,能不能改一改呀?

李伴月  (白)     这……待我看来。

(李伴月看。)

李伴月  (念)     “漫讶人传是我婿,老夫不许他乘龙”。

     (白)     老夫不许他乘龙……

春草   (白)     哼!不许,不许!

李伴月  (白)     我倒想起来了,昔日徐茂功曾将李密赦书之中“不赦南牢李世民”的不字,改为“本”字。

春草   (白)     哦,“不”字改成“本”字……“老夫本许他乘龙”,这句话能改,能改……

李伴月  (白)     只是还有一句。

春草   (白)     哪一句呀?

李伴月  (白)     “首付京都来领赏”。

春草   (白)     什么叫“首府”呀?

李伴月  (白)     唉,是“首付”,不是“首府”……

(春草、李伴月同灵机一动。)
春草、

李伴月  (同白)    哎呀,公子有救了!

李伴月  (白)     西安乃是陕西首府。

春草   (白)     胡大人乃是一府之首。

李伴月  (白)     将这“付”字,加上三笔。

春草   (白)     就变成了一个“府”字。

李伴月  (白)     “首府京都来领赏……”

春草   (白)     公子的脑袋就保住啦!

(李伴月喜。)

李伴月  (白)     快取笔砚过来。

春草   (白)     是啦!

(春草从案上取笔砚。李伴月改书毕。)

李伴月  (白)     春草,你看如何?

春草   (念)     “来书一幅意重重,称道薛生当世雄。漫讶人传是我婿,老夫本许他乘龙。

             首府京都来领赏,升官预宴好酬功。案情重大须明决,休再依违两可中。”

(李伴月喜。)

李伴月  (白)     公子有救了。

春草   (白)     姑爷也认准啦!

李伴月  (白)     啐!

(李伴月下。春草忙将书信封好,放进招文袋,虚下。王喜领满手礼物上。)

春草   (白)     好险啦。

王喜   (白)     相爷走了么?

春草   (白)     相爷已去,你赶快动身吧!

王喜   (白)     是,是!

春草   (白)     回去告诉胡大人:叫他好好照看我们姑爷,别小里小气的,我们相爷可是最讲排场的。

王喜   (白)     记住了,记住了。

(王喜欲下。)

春草   (白)     别忙,这儿还有你那个要命的招文袋哪!

(春草取袋挂于王喜颈前,跑下。王喜拭汗下。)

【第八场】

(胡进、薛玫庭、四衙役、王喜同上。〖锣鼓喧天〗。)

四衙役  (同唱)    冲霄汉——

胡进   (唱)     锣鼓声响冲霄汉,

             相国纳婿动山川。

             全省官员翘首看,

             前遮后拥出长安。

(四衙役同高喊。)

四衙役  (同白)    贵婿进京!

(王喜下。)

薛玫庭  (唱)     一路上听尊府恭维多遍,

             薛玫庭心儿内早已了然。

             才知道天下事尽多荒诞,

             才知道假姑爷如此这般。

             才知道小春草有智有胆,

             才知道李小姐越礼从权。

             怪的是相国垂青眼,

             最可笑这趋炎附势糊涂官。

             倒不如进京了此案,

             免教红颜笑青衫。

             此事权当戏场看,

             且任他摇头摆尾鼓乐喧天。

王喜   (内白)    报!

(王喜上。)

王喜   (白)     启禀大人:陕西省布政司率文武官员,听说贵婿上京前来送行,并有厚礼奉上。

胡进   (白)     快快相请。

薛玫庭  (白)     且慢,趋炎附势,官场恶习。礼物辞去,一概免见。

胡进   (白)     着呀!当初既然不肯出力,何必现在来卖人情,岂有此理?辞掉!辞掉!

王喜   (白)     是!

(王喜下,上。)

王喜   (白)     哎呀大人,布政大人与全省文武各位官员,连称有罪,将礼物飞马送上京城去了。

胡进   (白)     哈!倒被他们抢先了。哼!抢吧,看你们哪个抢得过我大大的头功。春草曾与王喜言讲,说那相爷喜的是讲究;今日所为,定然轰动全国,岂不正合老相爷之意吗?哈哈!鸣锣开道!

(〖鼓乐起〗。胡进唱,四衙役同帮腔。)

胡进   (唱)     今日轰动各州县,各州县!

             朝野举目共称贤,共称贤!

             感谢姑爷伤人命,伤人命!

             助我知府往高攀,往高攀!

(胡进、薛玫庭、四衙役、王喜同行,前导忽停。)

胡进   (白)     前导为何不行?

杨夫人  (内白)    昏官慢走!

(二女婢扶杨夫人同急上。)

杨夫人  (唱)     骂声昏官好大胆!

胡进   (白)     好说,好说!

杨夫人  (唱)     纵容凶犯你作事疯癫。

     (白)     胡知府,你这样敲锣打鼓,要将凶犯送到哪里?

胡进   (白)     喏——

(胡进指匾额。)

胡进   (白)     贵婿上京!

杨夫人  (白)     哼哼!好,我正要同你们到吏部大堂去走一遭!

胡进   (白)     夫人要到吏部衙门,下官却要到相府去拜访老相国呢!

杨夫人  (白)     只怕你去不得!

胡进   (白)     怎么去不得?请你把眼睛睁得大大的;耳朵伸得长长的,看我此去,一日三升!

杨夫人  (白)     吾儿一案,怎么了断?

胡进   (白)     你子打死张玉莲,按律抵偿,事情就这样了结,还要怎样定案?

杨夫人  (白)     哼!说得倒也轻松,你来看——

(杨夫人取文书。)

杨夫人  (白)     此乃吏部文书,要你与凶犯同到大理寺受审!小心你的人头!

胡进   (白)     喂呀,吏部文书,急如星火!你来看——

(胡进取李仲钦信。)

胡进   (白)     喏,我有金牌,收了令箭!

(胡进将杨夫人手中文书夺过,示李仲钦信。杨夫人瞠目。)

杨夫人  (白)     啊?这……

胡进   (白)     此乃李相国的手谕,比圣旨么,只低一级,就凭这一张手谕,薛公子打死一百条、一千条人命,统统不要抵偿!

杨夫人  (白)     大胆!

胡进   (白)     不错,下官本来有胆;我是赵子龙,一身都是胆哪!

     (笑)     哈哈哈!

(四衙役同哗笑。杨夫人气极。)

杨夫人  (白)     呸!好狗官!

     (唱)     徇情理案太偏袒,

             敢将吏部视等闲。

             自古律法有条款,

             依仗相府也枉然。

薛玫庭  (白)     住口!

     (唱)     俺本堂堂男儿汉,

             何曾仗势倚豪权?

             漫道律法有条款,

             与你辩理到金銮。

胡进   (白)     着着着!

     (唱)     姑爷出头露了面,

             胡进更上一层天。

             你纵子行凶罪宽免,

             老老实实站一边。

(杨夫人气得说不出话。)

杨夫人  (白)     你……

胡进   (白)     嘿嘿,谅你也无话可讲!

             左右,与我使劲吹打,大声喊叫!

四衙役  (同白)    贵婿上京!贵婿上京!

(四衙役同吹打高喊,杨夫人颤栗。胡进唱,四衙役同帮腔。)

胡进   (唱)     叨蒙宰相青眼看,青眼看!

             何惧吏部似冰山,似冰山!

             耀武扬威把路赶,把路赶!

             贵婿上京好升官,好升官。

     (白)     后会有期了!哈哈……

(胡进、薛玫庭、四衙役、王喜同下。杨夫人气昏。)

杨夫人  (白)     狗……官!

二婢女  (同白)    夫人,夫……

(二婢女扶杨夫人同下。)

【第九场】

(春草上。)

春草   (念)     相爷手谕真变假,小姐姑爷假当真。

(家院引王喜同上。春草惊喜。)

春草   (白)     王守备你来了!

王喜   (白)     我来了,胡大人也来了,那位姑……

(春草急抢言。)

春草   (白)     我估量你们就该来啦!

             老院公,你到前面照料去吧,我带他去见老相爷。

家院   (白)     好,好,好!

(家院下。春草见家院已去。)

春草   (白)     王守备,你说姑什么?

王喜   (白)     姑爷也来了。

(春草惊。)

春草   (白)     啊!他们在哪儿哪?

王喜   (白)     姑爷一路之上,策马缓行,观看风景,胡大人命我先到相府报喜,他们少时就来拜见相爷。

(春草惊慌失措,不觉自语。)

春草   (白)     哎呀,这可怎么办好啊?

王喜   (白)     啊,你说什么?

春草   (白)     嗳,嗳,我说这可多么好啊!

王喜   (白)     果然是好!胡大人一路而来,贵婿上京已然轰动全国,只差万岁钦赐婚姻!

春草   (白)     哦!就差万岁亲赐婚姻啦!

(春草触机。)

春草   (白)     是啊,只要万岁赐婚,我们相爷可就,可就更有光彩啦!

王喜   (白)     不但相爷光彩、小姐光彩、姑爷光彩,送亲的胡大人光彩,连我这往来报信的也光彩哪!

春草   (白)     你要这个光彩不要?

王喜   (白)     怎么不要啊?

春草   (白)     那你就赶快到徐太师府上报信,只要太师一知道,万岁爷可也就知道啦。

王喜   (白)     好好好,只是相爷那里……

春草   (白)     有我替你说。快去,快去!

王喜   (白)     是是是。

(王喜匆下。)

春草   (白)     嗳,纸里包不住火,今天可要揭盖子啦。

(家院手捧一叠礼单兴匆匆上。)

家院   (白)     春草,春草,小姐何日成亲哪?

春草   (白)     我们哪里知道啊!

家院   (白)     小丫头,贺礼都来了,你还瞒我!

(家院进内。)

春草   (白)     真的,赶快给小姐报信去啦!

(春草匆下。)

家院   (白)     有请相爷!

(李仲钦上。)

李仲钦  (白)     何事?

家院   (白)     启禀相爷:今有十三道御吏,连同各省文武官员,派人送来厚礼,与小姐贺婚。

李仲钦  (白)     啊!

春草   (白)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啊?相爷您替小姐订了亲吗?

李仲钦  (白)     哪有此事?哪有此事?

             速速去至大厅,告知各位大人,小姐并未定亲。

             一概挡驾!

(春草自语。)

春草   (白)     这多不好听啊!

李仲钦  (白)     这……

             家院,速速开了中门,请各位大人花厅饮宴,稍时老夫亲自出堂,见机剖明此事便了。快去。

家院   (白)     是。

(家院出门。春草随出。)

春草   (白)     老院公。你没问问这消息是从哪儿来的吗?

(家院轻声。)

家院   (白)     问过了,他们是从西安府来的。

春草   (白)     哦!

(春草故意大声。)

春草   (白)     是从西安府来的吗?

(李仲钦一惊,急喊家院。)

李仲钦  (白)     回来!

家院   (白)     在。

(李仲钦无话可讲。)

李仲钦  (白)     快去!

(家院摸不着头脑。)

家院   (白)     是。把我给弄糊涂啦!

(家院下。)

李仲钦  (白)     春草,这是什么缘故呀?

春草   (白)     我倒明白了,准是小姐隔帘认亲之后,胡知府传扬出去,弄假成真啦!

李仲钦  (白)     啊?难道这个姑爷竟是薛玫庭?

春草   (白)     除了他还有谁啊?老相爷您不是写信替他说了好话吗?

李仲钦  (白)     哼!说好话,我是要他……

春草   (白)     您是要他来吧?

(李仲钦又急又恼,无言以对,自语。)

李仲钦  (白)     糟!

(春草暗笑。)

春草   (白)     妙!

李仲钦  (唱)     满城风雨传喜讯,

春草   (唱)     一纸回书定乾坤。

李仲钦  (唱)     你怎知薛玫庭——

春草   (唱)     莫非他生了病?

             有道是吉人天相——

李仲钦  (唱)     分明是枉费心。

(李仲钦、春草同背供。)
李仲钦、

春草   (同唱)    怕的是(首级)(姑爷)来时(齐惊震)(他不认)——

(家院急上。)

家院   (白)     相爷,相爷,徐太师领户、礼、兵、刑、工五部大臣前来贺婚,已到府门了。

李仲钦、

春草   (同白)    啊!

(李仲钦惊慌失措,春草喜出望外。李仲钦、春草同背供。)
李仲钦、

春草   (同唱)    (火上浇油急)(锦上添花喜)煞了人!

李仲钦  (白)     动……乐相迎!

(〖音乐声〗,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同上,李仲钦出迎。)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老相国!

李仲钦  (白)     老太师,各位大人!

徐太师  (白)     啊,老相国,令嫒佳期之喜,我等祝贺来迟,还望海涵!

李仲钦  (白)     岂敢,岂敢!只是……只是……

徐太师  (白)     只是什么!只是老相国选得乘龙佳婿,秘而不宣,叫我等手忙脚乱,来不及备办厚礼,这也太不该了啊,哈……

(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同笑。)

李仲钦  (白)     这……老夫居官,素以节俭为重,今日之事,本想草草成礼,不欲对外声张。焉敢惊动老太师与各位大人亲自前来?这厚礼么,老夫不敢,望乞收回!

徐太师  (白)     岂有此理,老夫已将此事奏明圣上,龙颜大喜,御书匾额,又命王公公备置厚礼,稍时就到。

李仲钦  (白)     哎呀,这……

(李仲钦惊得须冠颤动,勉而起揖。)

李仲钦  (白)     各位,各位……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老相国德高望重,“完子于归”乃国人大喜,万岁自然看重。

李仲钦  (白)     啊,各位……各位,实不相瞒,今日之事,乃是……

王公公  (内白)    王公公到!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哈哈!果然天恩浩荡,相国快快迎接。

李仲钦  (白)     这……

(〖音乐声〗中,众御林军抬匾额引王公公同上,李仲钦身不由己迎出。春草暗上,偷听。)

王公公  (白)     圣旨下,跪听宣读。

(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同跪,李仲钦摇摇曳曳随跪。)

王公公  (白)     皇帝诏曰:“欣闻丞相择得佳婿,朕心大悦。特赐黄金千两,美玉百双,御书‘佳偶天成’,并命即日成婚,钦此。”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李仲钦、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吾皇万岁万万岁!

(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同起身,李仲钦伏地抖颤不起。)

王公公  (白)     啊,老太师,各位大人,咱家来迟了,哈哈……

(王公公、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同笑。)

王公公  (白)     哎,老相国呢?哎呀,相国请起,相国请起。

(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同扶李仲钦站起。)

王公公  (白)     天恩浩荡,相国铭感,一至于此,老相爷德高望重,足见三朝元老之心哪!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笑)    哈哈……

(李仲钦、王公公、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同入座。)

王公公  (白)     我说列位大人,你我今日既来贺婿,咱们大伙儿就该凑个热闹!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王公公吩咐!

王公公  (白)     好!平日各位大人办理的是国家大事,今日可要大才小用了!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哈……

王公公  (白)     我说兵部大人,您哪,就请差人,在这相府门前,站岗放哨!

(兵部大臣应。)

王公公  (白)     户部大人,平日总管钱粮,如今这账房是您的了!

(户部大臣应。)

王公公  (白)     工部大人,亲自差人悬灯结彩,布置花堂!

(工部大臣应。)

王公公  (白)     礼部,礼部……哈……这宾相非您不可啦!

(礼部大臣应。)

王公公  (白)     刑部,刑部……哈哎,今日办喜事,用不着审官司。您哪,陪老太师喝酒吧!

刑部大臣 (白)     好,陪老太师喝酒。

王公公  (白)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老相国,别绷着啦,快把令婿请出来!跟大伙见个礼呀!

李仲钦  (白)     哦,是,是,是!

     (唱)     冷汗津津透重衣,

             今朝方信后悔迟。

王公公、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请出令婿,大家也好贺喜呀!

李仲钦  (唱)     天公若能遂人意,

             从空降下好女婿!

(家院急上。)

家院   (白)     启禀老爷:胡知府求见!

(李仲钦似未闻。)

李仲钦  (白)     啊?

家院   (白)     胡知府求见。

(李仲钦急迫。)

李仲钦  (白)     快……快请相见。

(胡进微醉上。)

胡进   (白)     哈哈,相府好热闹呀!挤满了大小文武官员,都是与小姐贺婚来的!嘻嘻嘻。

(胡进看内。)

胡进   (白)     哎呀,徐太师、王公公他老人家也来了。

(胡进看。)

胡进   (白)     啊,还有五部大臣也都在座。啊?为何单单少了吏部尚书?哦,是了,定是他无有脸前来,休要管他,我且进去!

(胡进揖。)

胡进   (白)     老相国,老太师、王公公各位大人在上,卑职西安府知府胡进有礼!

李仲钦、
王公公、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胡知府免礼。

胡进   (白)     啊……老相国!

李仲钦  (白)     胡知府,你……你来了?

胡进   (白)     我来了。

(李仲钦急拉胡进,旁白。)

李仲钦  (白)     胡知府你……你送来了!

胡进   (白)     是……我……送来了!

(李仲钦惊。)

李仲钦  (白)     呀!你……可是依照老夫书中之意送……送来的?

胡进   (白)     这个自然,卑职焉敢违背老大人之命?

李仲钦  (白)     可有此物?

(李仲钦比头。)

胡进   (白)     正是此物啊。

(胡进比头。)

李仲钦  (白)     你……你是怎么把他送来的?

胡进   (白)     他是大摇大摆走进来的。

(李仲钦抓住胡进。)

李仲钦  (白)     如此说来,他是完完整整的一个人,还是,还是……

胡进   (白)     自然是完完整整,不但未瘦一两,反倒长肉数斤呢!

李仲钦  (怪笑)    嘿嘿……

胡进   (笑)     嘻嘻……

李仲钦  (白)     啊?你莫非吃醉了酒?

胡进   (白)     这……喜酒总是要吃的,只是适可而止。卑职我不曾醉呀!

李仲钦  (白)     老夫的书信可在?

胡进   (白)     在在……

(胡进递。李仲钦略看,不觉浑身抖颤。)

李仲钦  (白)     哼!好,办得好事,办得好事!

(胡进大喜,逢迎。)

胡进   (白)     相爷之事,下官焉敢不尽心出力?一路之上。鞭炮声不断,锣鼓响连天;就是钦差大臣,也不过如此。嘿嘿!到如今举国上下,谁人不知相国选婿,京城内外,哪个不晓小姐成婚?文武百官期贺喜,当今万岁赐御书。喏喏喏,这也是卑职的大功一件哪!

(李仲钦怒极。)

李仲钦  (白)     呸!狗官!

(胡进惊跪。王公公、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同诧异,同起身。)
王公公、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相国,这是为何?

(李仲钦急拉胡进。)

李仲钦  (白)     好知府,不糊涂,会办事,办会事!

(李仲钦对王公公、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

李仲钦  (白)     亏他亲送小婿来京,一路之上殷勤侍候,真是精明能干得很哪!

     (苦笑)    哈哈!

胡进   (干笑)    嘻嘻嘻!

王公公  (白)     你们瞧,老相国挑了个称心的女婿,连乐都不会乐了。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笑)    哈哈……

徐太师  (白)     是啊,胡知府送姑爷来京,功劳不小!

胡进   (白)     夸奖了。

徐太师  (白)     胡知府,快请姑爷上堂相见!

胡进   (白)     是是!我就去请!

(胡进下。)

李仲钦  (白)     不,不消……

(胡进拉薛玫庭同上。胡进乞求。)

胡进   (白)     哎呀,姑爷!快些儿来吧!

             那个白胡须的,才是你的老丈人,快快上前行个大礼——

(胡进推。)

胡进   (白)     快去吧!

薛玫庭  (白)     各位大人在上,晚生薛玫庭……

(李仲钦不由自主。)

李仲钦  (白)     呸,你这个逆……

王公公  (白)     嗳,怎么啦?

李仲钦  (白)     逆……逆婿!你……你竟敢这般时候才来!

王公公  (白)     哎!这有什么要紧!不是来得正好吗?

(薛玫庭对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拱手。)

薛玫庭  (白)     各位大人,晚生薛玫庭在那西安府,只因抱打不平……

(李仲钦急拉。)

李仲钦  (白)     贤婿,贤婿……快来拜见各位大人,这位徐太师,这位……这位……

王公公、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免礼,免礼!果然是一表人才!

薛玫庭  (白)     只是这婚姻之事……

李仲钦  (白)     嗳,来迟一步,又待何妨……

薛玫庭  (白)     今当列位大人面前,晚生有话说明!

李仲钦  (白)     好了,好了!

(李仲钦轻声。)

李仲钦  (白)     大家心照不宣,不要说了!啊,时已不早,贤婿陪同众位大人花厅小坐,待老夫安排妥当,即便成礼!

薛玫庭  (白)     这……

(薛玫庭欲言。)

胡进   (白)     是是是,请请请!

王公公、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姑老爷请!

(王公公、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拥薛玫庭同下。李仲钦舒气,拭汗。)

李仲钦  (白)     春草!

(无人应声。)

李仲钦  (白)     春草!

秋花   (内白)    来了,来了!

(秋花上。)

秋花   (白)     相爷,什么事呀?

李仲钦  (白)     我叫春草。

秋花   (白)     春草秋花不是一样吗?

李仲钦  (白)     不一样,快喊她前来!

(春草暗上。)

秋花   (白)     春草,相爷唤你,没我的事,我还是看热闹去啰!

(秋花下。)

春草   (白)     相爷,这回您不着急了吧?

李仲钦  (白)     贱婢,你做的好事!

(李仲钦欲打。李伴月暗上,见状急拦。)

李伴月  (白)     爹爹休得动怒,此事与春草无干。

(李仲钦厉声。)

李仲钦  (白)     无耻贱人,这回可趁了你的心愿了!

(李伴月正色。)

李伴月  (白)     爹爹!女儿只为搭救公子,才修改书信。难道爹爹以怨报德袖手旁观不成么?

春草   (白)     相爷,如今文武百官俱来领宴,你可是进退两难啦!

李伴月  (白)     待女儿去至大厅,请各位大人评理!

李仲钦  (白)     慢来,慢来……此事不可洩露,儿啊,快快打扮,速成婚礼,如若不然,为父岂不有欺君之罪吗?

李伴月  (白)     爹爹之事,女儿不管!

春草   (白)     小姐不管,我也不管!

李仲钦  (白)     春草,春草!

春草   (白)     做什么?

李仲钦  (白)     哎!

     (唱)     圣命煌煌钦赐婚,

             任他是假也是真。

             佳礼已成催合卺,

             为父只怕罪欺君。

李伴月  (白)     春草!

     (唱)     小春草休再耍调皮过甚,

(春草轻声。)

李伴月  (白)     这婚姻事哪?

李伴月  (唱)     心底事瞒不过——

春草、

李伴月  (同唱)    (我)(你)这诸葛孔明!

(李伴月羞下。)

李仲钦  (白)     哈哈哈,女儿她答应了。

春草   (白)     小姐答应了,姑爷那一关可不好过呢!

李仲钦  (白)     是啊,他若不允如何是好?

春草   (白)     您放心,刚才我到了花厅,已经偷偷地跟姑爷说了……

(李仲钦急问。)

李仲钦  (白)     你是怎么讲的?

春草   (白)     我说“老夫不许他乘龙”啊!

李仲钦  (白)     哎呀,糟了!他是怎么言讲?

春草   (白)     他说,看在小姐的情义,答应了!

李仲钦  (白)     唉,这就好了。姑爷人品出众,文武双全,今日招赘相府,老夫膝前有靠矣!

春草   (白)     相爷您别高兴,人家答应倒是答应了,可是一件……

李仲钦  (白)     哪一件?

春草   (白)     就是不能招赘相府。

李仲钦  (白)     啊?却是为何?

春草   (白)     怕的是“首付京都来领赏”啊!

李仲钦  (白)     哼,若不是招赘相府,老夫我……

春草   (白)     怎么样?

(李仲钦哭丧着脸。)

李仲钦  (白)     我也无有办法呀!

春草   (白)     请相爷传话吧!

李仲钦  (白)     吩咐张灯结彩,吹起鼓乐,请各位大人上堂观礼!

春草   (白)     是。

             相爷有命,张灯结彩,吹起鼓乐,请各位大人上堂观礼!

(春草兴高采烈下。)

春草   (白)     搀扶新人哪!

(〖鼓乐起〗。王公公、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胡进自两边分上,同贺喜。春草扶李伴月同上,薛玫庭穿吉服上,同交拜下。)

李仲钦  (白)     请各位大人花厅领宴。

王公公、
徐太师、
户部大臣、
礼部大臣、
兵部大臣、
刑部大臣、

工部大臣 (同白)    叨扰了!

(王公公、徐太师、户部大臣、礼部大臣、兵部大臣、刑部大臣、工部大臣同下。〖鼓乐止〗。)

胡进   (白)     老大人,乘龙佳婿,入赘相府,这个半子之劳,多亏我……

(李仲钦触动心事,勃然大怒。)

李仲钦  (白)     狗官,与我滚!

(李仲钦一脚踢去,胡进跌倒。李仲钦、胡进四目相对,各自垂头。幕急落。)
(完)


浏览次数:6721 ┊ 字数:3万3474 ┊ 最后更新:2023-03-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