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诗文会》

主要角色
车静芳:旦
谢瑛:小生
沈重:老生
顾子玉:小生
车步青:丑
牛斯文:丑
沈畹娥:旦

《诗文会》张君秋饰车静芳
《诗文会》张君秋饰车静芳
情节
沈重为女沈畹娥择婿,以诗文选取优。顾子玉、车步青、牛斯文三人应召,顾子玉诗才出众,车步青、牛斯文不学无术,车步青暗请妹车静芳代撰,牛斯文让家中寄宿之才子谢瑛代笔。沈重见诗一时竟不能断,约以金榜得中为准。牛斯文又想冒娶车静芳,托车步青说合,车静芳要当面以诗文考之,牛斯文又挟谢瑛出面应付,谢瑛见车静芳慧美,不忍蒙骗,对以歪诗搅散。发榜日,车步青、牛斯文冒充状元至沈家迎亲,被高中而来的顾子玉、谢瑛揭穿。沈重纳顾子玉为婿,又代谢瑛向车静芳提亲,车静芳初疑之,后当面试谢瑛诗才,解除误会,结为百年之好。

根据北京京剧院演出本整理

录入:泠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3.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会诗】

(幕拉开。〖乐声起〗。丫鬟、家院同上,同洒扫、焚香,布置会场。)

沈重   (内白)    嗯哼!

(沈重上。)

沈重   (唱)     归田园隐居在故乡,

             为小女择婿费周章。

             开雅社甄选俊才郎,

             方不负诗书门第香。

     (白)     老夫沈重,曾拜翰林院学士之职。自从告归林下,宦情已断,诗癖尤深。膝下只有一女,年已及筓,既擅女红,兼工文藻,必须选一俊才之士为婿,方称心愿。戚友之中,唯有车、牛、顾三家,俱来求亲,老夫难以甄选,为此结社会诗,选拔真才。正是:

     (念)     为选乘龙婿,不羡万顷田。

     (白)     家院!

家院   (白)     有!

沈重   (白)     今日结社,以会诗文,关系你家小姐终身大事,你要小心侍候了。

家院   (白)     是。

沈重   (白)     会场可曾准备停当?

家院   (白)     俱已停当,请老爷查看。

沈重   (白)     不必查看了。少时车、牛、顾三位公子到来,速报我知。

家院   (白)     遵命!

沈重   (唱)     白酒酿成待好客,

             黄金散尽诗书珍藏。

(沈重下。家院随下。)

车步青  (内白)    飘香,带路!

飘香   (内白)    是。

(车步青、飘香同上。)

车步青  (念)     自幼生长在豪门,有钱有势能通神。吃喝玩乐我全都好,就是不爱念书文。

             诗云子曰瞎胡混,十年寒窗熬煞人。沈家赴考招女婿,妹妹替我作诗文。

             但愿小姐骗到手,那真是,郎才女貌一对新人!

     (白)     我说飘香,刚才在家中嘱咐你的话,都记住了么?

飘香   (白)     不就是——

(飘香拍手。)

飘香   (白)     这点事么?

车步青  (白)     对,就是——

(车步青拍手。)

车步青  (白)     这点事。

飘香   (白)     我早就记下了。

车步青  (白)     事成之后,重重有赏!

飘香   (白)     多谢公子!

车步青  (白)     给我拿着扇子啊——

(车步青学小生。)

车步青  (白)     随我进来!嗯哼!

(家院上。)

家院   (白)     车公子来了。

             飘香,你也来了?

飘香   (白)     来了。

             公子,我去看沈小姐去了。

车步青  (白)     去吧。

(飘香下。)

家院   (白)     车公子,请坐。

(顾子玉、牛斯文同上。)

顾子玉  (唱)     今日庭前花似锦,

牛斯文  (唱)     前来沈府会诗文。

(顾子玉、牛斯文同进门。)

家院   (白)     顾、牛二位公子来了!

(车步青、顾子玉、牛斯文同寒喧。)

家院   (白)     有请老爷!

(沈重上。)

沈重   (白)     啊,三位公子来了!

车步青、
牛斯文、

顾子玉  (同白)    (老伯)(年伯)(老伯)在上,(小侄)(晚生)(学生)拜见!

(车步青、牛斯文、顾子玉同行礼。)

沈重   (白)     三位世兄少礼,请坐。

车步青、
牛斯文、

顾子玉  (同白)    告坐。

沈重   (白)     老夫久仰三位世兄博学多才,后生可畏。古人云:文以会友,友以辅仁。今日喜开雅社,不过是互相取益罢了,望各位座必依号,出必执签。谨守会规的才是。

车步青、
牛斯文、

顾子玉  (同白)    (学生)(晚生)(小侄)聆教!

沈重   (白)     想那夹带,传递么……

(牛斯文惊。)

牛斯文  (白)     啊,年伯,晚生苦读诗书,下笔万言,万万不会作弊。

车步青  (白)     老伯,小侄十载寒窗,学富五车,岂肯传递夹带!

沈重   (白)     是啊,想三位公子俱是君子,老夫也就不必防闲了。且请入坐,待老夫命题。

(车步青、牛斯文、顾子玉同入座。)

沈重   (白)     看庭前牡丹盛开,争艳斗妍,以绿色为奇,想这绿牡丹旧谱不载,乃唐代花师宋仲儒以幻术变易而来也。

     (唱)     如此佳丽实罕见,

             果然一株值万千。

             绿色牡丹为题目,

             各赋一篇为七言。

     (白)     就以“绿牡丹”为题,各赋七言绝句一首。

车步青、
牛斯文、

顾子玉  (同白)    领教。

沈重   (白)     啊,家院,外面伺候三位公子,听候呼唤。

(家院允。)

沈重   (白)     老夫暂且告退!

(沈重下。)
车步青、
牛斯文、

顾子玉  (同白)    (老伯)(年伯)(老师)请便!

(飘香上,拍手。)

车步青  (白)     可不,牛仁兄,方才的题目是什么绿——绿——

牛斯文  (白)     “绿牡丹”为题。

(车步青向外。)

车步青  (白)     啊,“绿牡丹”为题,各赋七——七——

牛斯文  (白)     各赋七言绝句一首,你倒忘怀了?

(车步青向外。)

车步青  (白)     啊,“绿牡丹”为题,各赋七言绝句一首。

(飘香点首下。)

车步青  (白)     哎呀好题目啊!

(车步青入座。)

牛斯文  (白)     本来是好题目呀!

顾子玉  (白)     好幸会也!

     (唱)     开雅社会诗文兴致非浅,

(牛斯文向外张望,抓耳挠腮倾听。)

顾子玉  (唱)     绿牡丹为诗题妙绝文坛。

(书童上,咳嗽,牛斯文惊喜。)

牛斯文  (白)     啊,顾仁兄,想这——

(牛斯文向外。)

牛斯文  (白)     “绿牡丹”为题,各赋七言绝句一首——

(书童点首下。)

牛斯文  (白)     这题真是妙得紧哪!

顾子玉  (白)     妙得紧啊!

     (唱)     今日里比才学各抒己见,

(顾子玉动笔。)

顾子玉  (白)     老学士亲命题优劣判然。

             我这里细排沓文思莫慢,

车步青  (白)     啊,牛仁兄!

(车步青指顾子玉。)

牛斯文  (唱)     别看他先动笔我是后来居上。

(车步青心不在焉,假意附合。)
牛斯文、

车步青  (同笑)    哈哈哈!

(飘香上,拍手。)

车步青  (白)     啊哟!怎么腹内疼痛起来了,我要出恭!

(家院上,递签。车步青出外,飘香交与夹带,下。书童上,咳嗽。)

牛斯文  (白)     啊哟!我的肚子也疼起来了,我也要去出恭!

(家院递签,车步青入,车步青、牛斯文相撞。顾子玉得意。)

顾子玉  (笑)     哦哈哈哈!

(牛斯文吃惊退回。)

牛斯文  (白)     啊顾仁兄,你为何发笑?或非疑心小弟不成?

顾子玉  (白)     啊!

车步青  (白)     要是疑心于我,咱们二人一同前去出恭!

(顾子玉旁若无人。)

顾子玉  (唱)     喜的是佳丽辞,与你们何干?

牛斯文  (白)     本来么,咱们不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哇!

(牛斯文抚腹。)

牛斯文  (白)     哎哟哟,痛得紧!

(牛斯文匆忙走出,向书童取夹带。)

车步青  (念)     定心丸到,眉开眼笑!

(车步青入座。)

牛斯文  (念)     急忙归座,动手来抄。

(牛斯文入座。顾子玉起立。)

顾子玉  (唱)     写下了锦绣辞东床待选,

牛斯文  (白)     呔!你要作什么?

车步青  (白)     可是不许传递!

顾子玉  (笑)     哦哈哈哈!

     (唱)     顾子玉岂是那无耻儿男!

     (白)     小弟已完卷了。

(顾子玉交卷。)
牛斯文、

车步青  (同白)    我也完啦,我也完啦!

(家院收卷。)

家院   (白)     有请老爷!

(沈重持书上。)

沈重   (白)     三位世兄,都已完卷了么?

顾子玉、
牛斯文、

车步青  (同白)    俱已完卷,恭请(老师)(老伯)(年伯)评阅。

沈重   (白)     待老夫看来。

(沈重坐,看卷。)

沈重   (白)     哦哈哈哈,俱是佳作,难分高下,勉强分之,当首推牛世兄第一,车世兄第二,顾世兄么只好屈居第三了。请大家传观。

(顾子玉惊愕,顾子玉、车步青、牛斯文各接卷看。)

车步青  (念)     纷纷——

     (白)     这纷纷什么?待我仔细辨认——这……这……

顾子玉  (念)     不是彭门贵种分,肯随红紫斗芳芬。但凭过雨遥天色,一朵偏宜剪绿云!

(顾子玉背供。)

顾子玉  (白)     好诗,好诗,只是儿女情长,略带脂粉气味。

(顾子玉想。)

顾子玉  (白)     啊,其中必有缘故。

牛斯文  (白)     啊,老伯,诗篇已经评定,令媛的婚事,总该有定了。

(沈重看牛斯文,犹豫。)

沈重   (白)     这个——

牛斯文  (白)     晚生乃是卷首,理当中选!

车步青  (白)     老伯,牛仁兄的八字与小姐不相当,理当选我这个俊才。

牛斯文  (白)     理当选我!

车步青  (白)     理当选我!

沈重   (白)     各位世兄啊!

     (唱)     三位佳作难评选,

             且喜今岁大比年。

             且等金榜题名后,

             老夫方能践前言。

     (白)     少陪了!

(沈重下。牛斯文、车步青互相埋怨。顾子玉笑。)

顾子玉  (唱)     老学士不防闲真假难辨,

             到将来科场中自分愚贤。

(顾子玉下。)

牛斯文  (白)     这一门亲事算吹啦,好晦气!

(牛斯文出门。)

车步青  (白)     怎么晦气,都怪你这长相!

牛斯文  (白)     这是什么话!俗话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学问是装在肚里的玩意儿,也不会长在脸上呀!

车步青  (白)     唉,咱们哥儿们,谁还不知道谁!你那点学问,怕早已就饭吃了吧!

牛斯文  (白)     哼!考卷在此,总比你强!

车步青  (白)     要论文章呀——

牛斯文  (白)     怎么样?

车步青  (念)     天下文章属三江,三江文章属故乡。故乡文章属舍妹,舍妹跟我学文章。

(牛斯文背供。)

牛斯文  (白)     哎呀,且住!听说他的妹妹是才貌双全,这沈府婚事须等登科再议。想这状元公,哪里还有我的份儿?我不免来个顺水推舟,先诓一个到手,再做道理。

(牛斯文向车步青。)

牛斯文  (白)     车仁兄,你我二人既是仁义兄弟,不必为了一点小事,伤了我们的和气!

车步青  (白)     没什么。

牛斯文  (白)     这么办,干脆,我把沈小姐让给你了,你看我够朋友么?

车步青  (白)     真的?

牛斯文  (白)     君子一言——但有一件,

车步青  (白)     哪一件?

牛斯文  (白)     我的亲事,你也得在意点。

车步青  (白)     就将我妹妹静芳,许配于你,也就是了。

牛斯文  (白)     你也是真的么?

车步青  (白)     我还能骗你么!

(牛斯文怀疑。)

牛斯文  (白)     啊呀,看尊兄这副模样,令妹我可没见过,恐怕也是——靠不住吧!

车步青  (白)     俗话说:一龙生九种,种种不相同。我妹妹可是人有人才,文有文才。这么办,将你的试卷给我,我妹妹一看,就得中意!

牛斯文  (白)     好,就请令妹多多指教!

(牛斯文交诗卷。)

车步青  (白)     不敢,不敢。

牛斯文  (白)     我说,车仁兄,你能做得令妹的主吗?

车步青  (白)     自从我父母去世,家归我管。自古道长兄如父,我说到哪里,做到哪里。你就放心吧。没错!

牛斯文  (白)     一言为定!

车步青  (白)     决不反悔!

牛斯文  (白)     如此,大舅在上,受小弟一拜!

车步青  (白)     唉,太早了!

牛斯文  (白)     那——我就听你的喜信了!

车步青  (白)     好!

牛斯文  (笑)     哈哈哈!

(牛斯文下。车步青犹豫。)

车步青  (唱)     妹妹有才难应付,

             她聪明伶俐不吃亏。

             心生一计假装醉,

             见机行事好说媒。

(车步青进门。)

车步青  (白)     妹妹在哪里?

(飘香上。)

飘香   (白)     公子别嚷,我们小姐生您的气了,说了,不见您!

车步青  (白)     为什么?

飘香   (白)     你冒充斯文,拿小姐的诗,沽名钓誉,小姐不愿意啦!

车步青  (白)     怎么?她倒生气了?我还正要问问她呢!

飘香   (白)     问小姐什么?

车步青  (白)     她不该叫我人前丢丑!

(车步青向内。)

飘香   (白)     丢什么丑?

车步青  (白)     沈老伯一看小姐那首诗,不住讥笑,岂不是教我丢丑?

飘香   (白)     哼,我就不信。您忘了,去年沈老爷寿辰,小姐替您写了一副诗联去祝寿,沈老爷一见,不住嘴地夸奖,今天看见小姐的诗,绝不能讥笑。

车步青  (白)     今儿个也夸奖了。

飘香   (白)     是不是,准得夸奖吧!

车步青  (白)     哼,是这么夸奖的,“嗯!何人作此歪诗,欠通啊欠通!真正岂有此理!”随手一扔,就抛掷案旁了!

飘香   (白)     是真的么?

车步青  (白)     我还骗你!

飘香   (白)     您这是醉言醉语,别往下说了,要让小姐听见,就更生气了。您回房歇息去吧。

(飘香推车步青。)

车静芳  (内白)    飘香!

飘香   (白)     啊,小姐!

车静芳  (白)     你们讲话,我俱已听见了。请我兄长稍坐,我来了。

飘香   (白)     是。

车步青  (白)     可谓公开,这叫激将之法,一激就出来了。

(车静芳上。)

车静芳  (唱)     听兄长与飘香背后言讲,

             沈老伯讥笑我所作诗章。

             莫不是匆忙中有何遗忘——

(车静芳想。)

车静芳  (唱)     为什么说欠通抛掷案旁?

车步青  (白)     唉,哪里是“抛掷案旁”,我说是“不住夸奖”,妹妹你听错啦!

车静芳  (白)     噢,兄长为何又说人前丢丑?

车步青  (白)     嗯,我说的是“险中魁首”!

车静芳  (白)     啊,这还罢了。兄长,那沈老伯召你等前去会诗,真是闲情逸致呀!

车步青  (白)     哎,可惜呀可惜!

车静芳  (白)     可惜什么?

车步青  (白)     可惜妹妹的诗,屈居第二,若中卷首,你那位沈家姐姐,就做了你的嫂子了!

(车静芳一惊。)

车静芳  (白)     此话怎讲?

车步青  (白)     你不知道,沈老伯明为会诗,实乃选婿。我家之诗,若中第一,沈小姐岂不就许配为兄我了吗!

车静芳  (白)     呀!

     (唱)     听兄言不由我花容惊变,

             戏代笔险些儿将人欺瞒。

             沈小姐人品才貌谁不称羡,

             但愿她配才郎不负淑贤。

             想到此不由我暗中祝愿,

             多亏了诗落选谢地谢天!

车步青  (白)     哥哥我在此烦恼,你倒幸灾乐祸起来了!

车静芳  (白)     我幸灾乐祸,有何不可?

车步青  (白)     哼,你不要气我,我也气气你!你平日孤高自许,藐视为兄与我的好友,如今你反屈居亚军,那卷首是我的好友所作,诗篇在此,拿去见识见识吧。

(车步青递诗卷。)

车静芳  (白)     倒要见识见识。

车步青  (白)     哎,这里边还有一桩喜事呢!

(车步青装醉。车静芳看卷念诗。)

车静芳  (念)     纷纷姚魏敢争开,空向慈恩寺里回。雨后卷帘看霁色,却疑苔影上花来。

     (白)     右诗“绿牡丹”,牛斯文作。

(车静芳惊。)

车静芳  (白)     呀!

     (唱)     果然是文情并茂绘影绘形,

             他比我车静芳胜过十分。

             观其诗度其人才情出众,

             牛相公必然是文质彬彬。

             适才间我兄长言语含混,

             似与那牛公子提我婚姻。

     (白)     咳,我怎么想起这些来了,若被旁人知道,岂不耻笑于我呀!况且此诗评为卷首,自然与沈姐姐议亲,又与我何干呢?

     (唱)     想到此不由我羞怯难忍,

             女儿家心中事怎好出唇?

(车静芳作女红。车步青故意呓语。)

车步青  (白)     哎……我妹妹才高貌美,牛兄啊,许配于你好不好?

车静芳  (白)     呀!

     (唱)     忽然间听兄长醉中议论,

             果然是将牛生配我终身。

             男大当婚女当嫁古有明训,

             但不知那牛生是何等之人?

     (白)     哎,车静芳呀车静方,你怎么越发地想入非非了。你好不知羞哇!

     (唱)     酒后的呓语难以凭信,

             我兄长他惯于信口胡云。

             可叹我二爹娘早年丧命,

             到如今终身事无人挂心。

(车步青醒,背供。)

车步青  (白)     看我妹妹这样,这门亲事有希望。待我试试她的心意如何。

             哎呀,打睡呀!酒后多误事,往后这酒可不能再喝了。

             我说妹妹,我忘了一件大事。

车静芳  (白)     什么大事?

车步青  (白)     恭喜妹妹,贺喜妹妹!

车静芳  (唱)     会诗选婿你出名,

             小妹愧为女儿身。

             恭喜之词从何论?

车步青  (白)     不是那个喜,是哥哥我给你说了一门子亲事呀!

车静芳  (白)     呀!

     (唱)     我兄长是个有心之人。

             我不免使巧言将他探问,

             这件事但不知是假是真?

车步青  (白)     哥哥今日说的,全是真的。

车静芳  (唱)     请问此人名和姓?

车步青  (白)     贤妹呀!

     (唱)     就是那牛员外的少爷,我的朋友,当今才子,牛斯文!

(车静芳羞。车步青背供。)

车步青  (白)     有门!

(车步青向车静芳。)

车步青  (白)     我一猜你就乐意!

车静芳  (白)     胡说!

车步青  (白)     要是不乐意,你就别乐!

(车静芳笑。)

车步青  (白)     哈哈!又乐了不是?

车静芳  (白)     啊,兄长,你曾言道,那沈老伯会文选婿,但不知牛相公评为第几?

车步青  (白)     评为第一呀!

车静芳  (白)     这就不对了,他既评为卷首,自当与沈姐姐成亲的才是!

车步青  (白)     这……妹妹哪里知道,我同牛相公友情深厚,他情愿将沈小姐让给我,故此我将妹妹许配他为婚,正所谓两全其美呀!

车静芳  (白)     这越发不对了!

     (唱)     婚姻大事既已定,

             怎肯轻易让他人?

车步青  (白)     贤妹呀!

     (唱)     我二人素日交谊深,

             让个媳妇怎不能?

(车静芳背供。)

车静芳  (白)     哎呀且住!此人既与我兄为伍,恐系纨绔子弟,我必须多加小心才是。

(车静芳向车步青。)

车静芳  (白)     啊,兄长,那相公既愿与小妹成亲,我要当面试他的真才实学。

车步青  (白)     岂有此理,哪有姑娘家面试男子汉大丈夫之理!

车静芳  (白)     如此,婚姻作罢!

车步青  (白)     慢着!还是慎重点好!就依你啦,明儿我找他去!

(车步青出门。)

车步青  (唱)     妹妹做事真精灵,

             我的如意算盘要落空。

(车步青下。)

车静芳  (唱)     心儿里又惊又喜情不自禁,

             但愿他才貌双全是意中之人。

(车静芳下。)

【第二场:帘试】

(谢瑛执书上。)

谢瑛   (唱)     蓬蒿藏着灵芝草,

             淤泥陷着紫金盆。

             有朝一日春雷震,

             谢瑛壮志凌青云。

(车步青上。)

车步青  (念)     从前古怪事儿少,如今事儿古怪多。女的敢来主科场,男的倒楣受折磨。

(牛斯文上。)

牛斯文  (念)     便宜从来不易得,玫瑰虽好刺儿多。只为娶个花媳妇,啰啰嗦嗦真啰嗦。

车步青  (白)     嗨,我说你找小谢替你到我家就考相亲,只怕他不肯去吧?

牛斯文  (白)     他不肯去得行啊,谁叫他吃我家的饭哪!来此已是书馆。

(牛斯文进门。)

牛斯文  (白)     啊,谢先生!

谢瑛   (白)     二位到此有何见教?

牛斯文  (白)     哦哈……你的好差事又来了。

谢瑛   (白)     敢莫又是——

(谢瑛做抄写状。)

牛斯文  (白)     非也。大相公我今日要相亲了!

谢瑛   (白)     此乃喜事一件,就应速去才是!

牛斯文  (白)     怎奈那位小姐还要当面帘试,故尔烦劳你走一趟。

谢瑛   (白)     哎呀呀!这怎么使得。啊,牛仁兄,谅一女子,未必精通文墨,你大胆前去也就是了。

牛斯文  (白)     嗨,你别隔着门缝瞧人,把人给看扁了,前次会考第二名,正是此女。

车步青  (白)     对啦。就是舍妹。

谢瑛   (白)     既是令妹的闲事,这就越发地不该弄虚作假了。

车步青  (白)     我这当哥哥的说使得就使得,你就去一趟吧。

牛斯文  (白)     难为你帮个忙吧。

谢瑛   (白)     此乃伤天害理之事,我实实不敢从命。

(牛斯文恼怒。)

牛斯文  (白)     我说小谢呀小谢,你忒以的不识抬举了!想你流落此地,落魄客店,是我爸爸看得起你,替你还了债务,来到我家坐馆。告诉你,我是主人,你是伺候主人的,叫你做什么,你得做什么!话已讲明,你倒是去也不去?

车步青  (白)     可不是么,人这个舅老爷倒有成人之美,你怎么这样死心眼哪!

谢瑛   (白)     我实难从命!

牛斯文  (笑)     哈哈!

     (数板)    小谢小谢性太傲,不肯替我走一遭。你若前去还罢了,倘若不去给你个好的瞧——一不打来二不骂,一张状子将你告。告你在我府中做强盗,送你到衙门去从牢。先打板子带手铐,花点银子买你的命一条。看你要走阳关道,还是去走那独木桥?

谢瑛   (唱)     纨袴子弟似恶棍,

             寄人篱下一书生。

             万般无奈暂应允,

             见机行事会钗裙。

     (白)     我去就是。

牛斯文  (白)     谢先生,我谢谢你!

谢瑛   (白)     走吧!

牛斯文  (白)     不成!随我到上房,换两件好衣服再去!

谢瑛   (白)     将就了吧!

牛斯文  (白)     唉!哪里能将就!

             走吧。

(牛斯文、车步青推谢瑛同下。二道幕开。车静芳偕飘香同上。)

车静芳  (唱)     喜盈盈进画堂,

             亲任主考选才郎。

             欲前又踌躇,

             踌躇复彷徨。

             大事难托恐虚妄,

             兄长的纨袴忒荒唐。

             纵有双亲在,

             婚事也须自主张。

             观诗心窃慕,

             无端动柔肠。

             愿今日得遇知心画眉郎。

             锦心绣腹,怀壮志,性温良;

             吟妙句,成佳章。

             凭我这一点,胜似那隔墙频奏凤求凰,

             啊,凤求凰!

(车步青上。)

车步青  (白)     妹妹,我把牛相公请来了。

车静芳  (白)     有请!

车步青  (白)     有请牛相公!

(谢瑛上。)

谢瑛   (念)     何日装假貌似真,满腹怨恨向谁申。

(牛斯文扮书童随上。)

车步青  (白)     我来引见一下。这是牛相公。

             这是舍妹静芳!

车静芳  (白)     日前拜读大作,不胜钦佩,今日光临舍下,还要多多领教!

谢瑛   (白)     岂敢!岂敢!

车静芳  (白)     请坐!

车步青  (白)     我说妹妹,你就出题吧!

车静芳  (白)     吩咐下去,闲人一既不准停留。

(车步青向牛斯文。)

车步青  (白)     听见没有,一概闲人,不许停留!

(牛斯文下。)

谢瑛   (白)     那是自然,就请小姐命题。

车静芳  (白)     还是绿牡丹为题,赋七绝一首。

谢瑛   (白)     领题!

(谢瑛背供。)

谢瑛   (白)     呀!

     (唱)     只见她举止端庄明秀无比,

             怎忍得偷桃换李将她欺。

车静芳  (唱)     只见他风流才俊非凡器宇,

             为什么提笔又放复沉思?

谢瑛   (唱)     我本当上前去诉明原委!

             那狂徒似阎罗定然不依。

车静芳  (唱)     莫不是对题目无有兴趣?

             见此情倒叫我顿生猜疑。

(车静芳向车步青。)

车静芳  (白)     啊,兄长,这位牛相公的文思为什么这充慢哪?

车步青  (白)     别忙,慢工出巧匠!

(车步青向谢瑛。)

车步青  (白)     我说谢——啊,谢谢你。牛仁兄,你倒是麻利点呀!

(谢瑛急。)

谢瑛   (白)     唉!

     (唱)     车步青一声声催逼严厉,

             我这里坐针毡难以安席。

             事到此我心上忽生一计,

             倒不如题歪诗破此骗局。

(牛斯文自下场门上,偷觑暗听。)

车静芳  (白)     飘香!

飘香   (白)     有!

车静芳  (白)     点一炷香,香尽之后,不见诗作,你就与我抢卷!

飘香   (白)     是!

(飘香点香。牛斯文急溜走。)

牛斯文  (白)     我说老爷子,你就快点写吧!

车静芳  (白)     何人在此,轰了出去!

(飘香向牛斯文。)

飘香   (白)     出去!出去!鬼头鬼脑的,一定有毛病!

谢瑛   (唱)     霎时间歪诗已题毕,

车静芳  (唱)     真才子显才华挥毫如飞!

谢瑛   (白)     交卷!

(谢瑛摔卷,急下。)

牛斯文  (内白)    你到哪里去呀?你怎么不说话呀?

(车步青向车静芳。)

车步青  (白)     妹妹,我来念给你听,一定是——

(车步青伸拇指。牛斯文上,偷听。)

车步青  (念)     绿色牡丹真奇怪,非红非紫非黄白。借问此花何所似?乌龟背上长青苔。

(牛斯文暗急。)

牛斯文  (白)     我的老天爷,他鬼附体啦,怎么胡说八道起来啦?

车静芳  (白)     兄长呀!

     (唱)     可笑他无才学自讨无趣,

             市井徒充斯文来把人欺。

             多亏我亲主考监场面试,

             那狂徒装腔作势写歪诗,他枉费心机逃之夭夭出门去。

             回头来向兄长责以大义,

             你不该当儿戏乱把婚提。

车步青  (白)     唉!妹妹,他上次作的诗,可不错呀!

车静芳  (唱)     那诗篇必然是名流代替,

             他沽名钓誉,风雅自居。

车步青  (白)     他家有万贯家财,是缙绅之子啊!

车静芳  (唱)     纵然他是缙绅子,

             为富不仁空把人欺,招摇撞骗,无耻之极!

车步青  (白)     你瞧他长得多俊,可不像个骗子手呀!

车静芳  (唱)     绣花枕头裹败絮,

             又似那乌鸦披着凤凰衣!

车步青  (白)     他是我的莫逆之交,仁义兄弟呀!

车静芳  (唱)     说什么莫逆之交,仁义兄弟,

             分明是朋比为奸,暗用心机。

             全不念二老双亲遗言嘱咐你,

             招狂徒,欺胞妹,昧天理,哪有手足之义,你枉戴儒巾着儒衣!

车步青  (白)     唉!妹妹,你不必唠叨哥哥我了,我是好心变成驴肝肺,这一辈子我也不给你张罗主儿啦!

车静芳  (唱)     从此议婚不用你,

             我自觅知音找归依。

             一旦于归离家去,

             不用你的妆奁和嫁衣!

(车静芳忿忿下。)

车步青  (唱)     小谢做事真泄气,

             叫我心中干着急!

(车步青出,见牛斯文。)

车步青  (白)     这件事都得怪你,谁叫你找了这样一个替身,伤了我们兄妹感情,你看糟不糟!

牛斯文  (白)     哎,咱们哥儿们有话好说,不必伤了和气。依我年垭,今日之事,全赖谢瑛一人,他中诚心破坏咱们的亲事。待我回家去,扣下他的行囊,把他赶了出去,活活饿死他个穷书生!唉,这件事情真扫兴。

车步青  (白)     你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牛斯文、

车步青  (同白)    唉!

(车步青、牛斯文自两边分下。)

谢瑛   (内唱)    心中恼恨牛斯文,

(谢瑛上。)

谢瑛   (唱)     不该逼我去相亲。

             街头徘徊神不定,

(顾子玉上。)

顾子玉  (唱)     见谢兄因何故独自沉吟?

     (白)     啊,谢仁兄,天到这般时候,为何不回馆舍,独自一人在此沉吟呀?

谢瑛   (白)     唉,一言难尽!

     (唱)     只因沈府牡丹颂,

             代笔中了第一名。

顾子玉  (白)     哎呀呀,那卷首是你的大作,那就难怪了。今日为何这样穿戴?

谢瑛   (白)     可恨牛斯文二次逼我,代他到车家相亲。我看车小姐才貌双全,岂忍害她终身,故意写下歪诗,把车牛两家婚姻拆散。这牛家么,我是再也回不去了!

顾子玉  (白)     你做得好,做得痛快,大丈夫成在四方,岂恋升斗之粟,暂且请到舍下小住,今当大比之年,像我正好一同赴考,不知意下如何?

谢瑛   (白)     这——

顾子玉  (白)     同窗兄弟,不必客气。

谢瑛   (白)     多谢贤弟!正是:

     (念)     斗米折腰深所恨,

顾子玉  (念)     谢兄今人胜古人。

(顾子玉、谢瑛同下。)

【第三场:辨真】

(沈重上。)

沈重   (唱)     为娇女举文会东床待选,

             婚姻事系终身斟酌再三。

             我也曾约定了金榜凭断,

             但不知此一科谁中魁元?

(家院甲上。)

家院甲  (白)     启禀老爷:牛相公中了状元,前来求见。

沈重   (白)     有请!

家院甲  (白)     有请!

(牛斯文扮状元上,拜揖。家院乙上。)

家院乙  (白)     启禀老爷:车相公中了状元,前来求见。

沈重   (白)     哦!也有请!

(车步青扮状元上,拜沈重。沈重半信半疑。)

沈重   (白)     哦,二位世兄,同科高中,可喜可贺,请坐!

牛斯文、

车步青  (同白)    告坐。

沈重   (白)     但不知二位世兄,中的几榜?

车步青、

牛斯文  (同白)    我中的是头名状元!

沈重   (白)     啊,一科之中哪里来的两名状元?

车步青、

牛斯文  (同白)    我是真的,我是真的!报条在此,老伯请看!

(车步青、牛斯文同递报条。)

沈重   (白)     好!既然如此,且喜三位一同在此,正好复试,以辨真伪,伪者送官查办!

(牛斯文、车步青同惊。)
牛斯文、

车步青  (同白)    今日来得匆忙,改日再考吧!

沈重   (白)     老夫主意已定,就请各位依号入位。

顾子玉  (白)     此番复试,望祈老伯严于监督。

沈重   (白)     那是自然。

             家院,吩咐下去,前后门户,重重把守,一概不准进出!

(众人内同应。)

牛斯文  (白)     啊,老伯,小侄未带笔砚。

沈重   (白)     此处尽有!

车步青  (白)     小侄告便。

沈重   (白)     廊下设有净桶。

车步青、

牛斯文  (同白)    啊!

(车步青、牛斯文同惊慌万状。)

谢瑛   (内白)    状元公到!

沈重   (白)     迎进来。

(顾子玉、谢瑛同上。)

沈重   (白)     顾贤契,你中的也是状元公?

顾子玉  (白)     门生中的榜眼,全录在此,老师请看。

(沈重看。)

沈重   (白)     报条虽不为具,全录岂是假的,待我看来!

             “状元谢瑛,榜眼顾子玉”,这榜上怎么无有这两个奴才的名字呀!

家院甲  (白)     启禀老爷:车、牛两个假状元钻狗洞逃走了。

沈重   (笑)     哈哈哈!

     (唱)     不肖之子原形现,

             老夫方悔未防闲。

谢瑛   (白)     啊,沈老先生,学生此来,一为解疑,二为道歉来了。

沈重   (白)     此话从何说起?

谢瑛   (白)     老先生呀!

     (唱)     前辈会文高贤选,

             学生代笔草诗篇。

             令媛终身险遭骗,

             负荆请罪到堂前!

沈重   (唱)     如今事儿已分辨,

             休存芥蒂在心间。

谢瑛   (白)     多谢老先生!

(沈重看顾子玉、谢瑛。)

沈重   (白)     状元公,请进来!

谢瑛   (白)     老先生有何见教?

沈重   (唱)     顾生品学人称羡,

             愿许小女结良缘。

     (白)     就烦状元公作媒,料无推托!

谢瑛   (白)     理当效劳!

沈重   (白)     多谢状元公!

谢瑛   (白)     顾贤弟请过来!

顾子玉  (白)     谢仁兄有何见教?

谢瑛   (白)     贤弟金榜高中,沈老先生愿将小姐许配终身,愚兄作伐,不知意下如何?

顾子玉  (白)     仁兄作主,小弟焉敢不从!

谢瑛   (白)     贤弟不正为此事而来么?

     (笑)     哈哈哈!

顾子玉  (白)     你呢?

     (笑)     哈哈哈!

谢瑛   (白)     我的事儿,全仗贤弟!

顾子玉  (白)     仁兄放心,包在小弟身上!

谢瑛   (白)     啊,老先生,顾贤弟已将婚事应允。

             贤弟,快快拜见岳父!

顾子玉  (白)     岳父在上,小婿大礼参拜!

沈重   (白)     贤婿少礼。

     (笑)     哈哈哈!

顾子玉  (白)     啊,岳父请过来!

沈重   (白)     贤婿有何话讲?

顾子玉  (白)     前次会诗之时,车步青的诗卷,乃是他妹静芳代笔。听说此女不但文才出众,而且品貌非凡。岳父与车家乃系世交,就请代为主婚,将车小姐许与谢仁兄,岂非一对美满姻缘!

沈重   (白)     正合我意。

(沈重对谢瑛。)

沈重   (白)     状元公之事,小婿已然对我说明,事有凑巧,车小姐正在舍下。就请贤婿与状元公回避,待我请她出来商议就是。

谢瑛   (白)     多谢老先生!

(谢瑛、顾子玉同下。)

沈重   (白)     家院。请二位小姐出堂!

家院甲  (白)     有请二位小姐!

沈畹娥、

车静芳  (内同白)   来了!

(沈畹娥上。)

沈畹娥  (唱)     闺中姐妹常相伴,

(车静芳上。)

车静芳  (唱)     春花秋月任留连!

沈畹娥、

车静芳  (同白)    参见(爹爹)(伯父)。

沈重   (白)     罢了,一旁坐下。

沈畹娥  (白)     将女儿唤出,有何训教?

沈重   (白)     儿啊,前者会诗赞婿之时,为父有言在先,金榜为断。门生顾子玉,得中今科榜眼,老夫作主,将你许配顾生了!

车静芳  (白)     恭喜姐姐,贺喜姐姐!

(沈畹娥羞下,车静芳欲随下。)

沈重   (白)     侄女请转!

车静芳  (白)     老伯有何见教?

沈重   (唱)     你父母下世早无人照管,

             每日里居深闺虚度芳年,

             谢状元新科中品学罕见,

             老夫我愿作媒缔结良缘。

车静芳  (唱)     沈老伯恩义重才郎来选,

             怎奈我惊弓鸟心胆俱寒。

             那一日我兄长设计行骗,

             带来了牛斯文卷首诗篇。

             若非我亲主考真假来辨,

             险些儿误终身抱恨终天。

             但不知谢状元能否会见?

沈重   (唱)     事凑巧谢瑛他正在舍间。

车静芳  (白)     久闻谢瑛才华出众,今科状元就是谢瑛么?

沈重   (白)     是啊!老夫与你所选之婿,就是他呀!

     (笑)     哈哈哈!

     (唱)     乘此时你二人见上一面,

     (白)     状元公快来!

(谢瑛上。)

谢瑛   (唱)     见小姐甚惶恐心神不安。

沈重   (白)     来来来,这就是车小姐。这就是状元公。

谢瑛   (白)     小生这厢有礼!

车静芳  (唱)     他那日到我家中来行骗,

             写下了歪诗辱圣贤。

             若非侄女善明辨,

             误儿的终身于等闲。

             事隔不久心犹怨,

             恼恨于他到今天。

             孤芳自赏我情愿,

             决不嫁厚颜无耻的儿男。

谢瑛   (白)     小姐休要怪我,那日之事,不是我自己要来的呀!

车静芳  (唱)     狂徒休得巧言辩,

             蒙哄欺骗难上难。

             前番你把才子扮,

             今日又充假状元。

             两次三番将我骗,

     (白)     老伯呀!

     (唱)     切莫中了他的巧机关!

沈重   (白)     哎呀!越发地使我糊涂了!

谢瑛   (白)     小姐!

     (唱)     提起了先前事令人感叹,

             牛斯文他逼我李戴张冠。

             俺谢瑛怕小姐终身抱怨,

             假意儿写歪诗断却孽缘。

             又谁知到今日真假难辩,

             辜负了我谢瑛一片好心田!

沈重   (白)     原来如此!

(车静芳略思。)

车静芳  (唱)     我这里命一题当面试验,

             请谢君占一绝以释前嫌。

沈重   (白)     这倒也使得。

谢瑛   (白)     就请小姐命题。

车静芳  (白)     还是绿牡丹为题。

谢瑛   (白)     请听了!

     (念)     碧于轻浪翠于烟,如此花容自解怜。仿佛姓名犹可忆,风流错唤李青莲。

沈重   (白)     诗情画意,真佳作也!

车静芳  (唱)     七言诗信口占疑云顿散,

             果然是真名士有此佳篇。

             适才言语多冒犯,

             敬请状元来海涵。

沈重   (笑)     哈哈哈!

     (唱)     贤侄女做事忒谨慎,

             慧眼善能辨假真。

(丫鬟上。)

沈重   (唱)     命丫鬟快与小姐理云鬓,

(车静芳、谢瑛同下。)

沈重   (唱)     安排花烛庆良辰!

(车步青、牛斯文同上。)

车步青  (白)     讲理去,讲理去!

牛斯文  (白)     我帮助你!

(车步青、牛斯文同进。)

车步青  (白)     我说姓沈的,你讲不讲理,给我妹妹成亲,瞒着我这当哥哥的?

牛斯文  (白)     这是你知书达理的老学究干的么?真是不通呀不通!

沈重   (白)     好,你两个自投罗网。

             来人,快快与我拿下了!

众人   (内同白)   哦!

(牛斯文、车步青同惊,同急跪。)

车步青  (白)     别介——我是来认亲的!

牛斯文  (白)     我是来道喜的!

沈重   (白)     这还罢了。

(车步青、牛斯文同起立。)

沈重   (白)     就烦牛世兄权做赞礼!

牛斯文  (白)     遵命!

     (念)     老牛把礼赞,哑吧吃黄连。先扮假才子,后扮新状元。

             如今露了馅,罚做赞礼官。看着干蹬眼,两对美姻缘。

(乐声。谢瑛、顾子玉自上场门同上,沈畹娥、车静芳自下场门同上。)

牛斯文  (念)     先拜天地,后拜高堂,夫妻交拜,送入洞房!

(沈重、谢瑛、顾子玉、沈畹娥、车静芳、车步青、牛斯文同亮相。)
车步青、

牛斯文  (同白)    唉!

(完)


浏览次数:134 ┊ 字数:1万3587 ┊ 最后更新:2020-11-1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