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艳云亭·痴诉》

主要角色
萧惜芬:正旦
诸葛暗:丑
小厮甲:丑
小厮乙:丑

情节
枢密萧凤韶被奸臣王钦若参奏,调征西夏。其女萧惜芬遭迫害,入选制仪司,为虞侯毕泓救出出后,假装疯癫,寻到盲卜人诸葛暗,以求庇护。

注释
正旦、丑主戏。正旦唱〖斗鹌鹑〗北曲一套,曲调悠扬动听,于载歌载舞中表演痴儿情状,独具持色。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许炼师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37.6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诸葛暗上。)

诸葛暗  (六幺令)   昏昏度年,

             终日长街东走西穿。

             生涯只靠课儿钱。

             嚼得着,叫神仙,

             口儿打诨将人骗,

             口儿打诨将人骗。

     (白)     我诸葛暗。自从放走洪秀才,恐怕有啥是非轮到我身上来,不敢出去做生意,等拉屋里吃,吃得筋疲力尽。现在打听打听,勿听见说起载,只好原出去做做生意,摆张桌子在官井头,生意到呒啥。

             二老官!

老官   (内白)    先生!

诸葛暗  (白)     桌子阿摆好拉里哉?

老官   (内白)    摆好仔半日哉!

诸葛暗  (白)     今朝生意好点么,多把两个铜钱俚哉!

(小厮甲、小厮乙同上。)

诸葛暗  (六幺令)   忙寻瓦砖,

             惹得痴儿戏耍来顽。

     (夹白)    痴丫头!

(萧惜芬上。)

萧惜芬  (夹白)    做什么?

诸葛暗  (六幺令)   阴沟爬出灶中眠。

     (夹白)    阿吃糕?微微笑,把头点,

萧惜芬  (夹白)    吃的,拿来㖸!

诸葛暗  (六幺令)   牙儿嚼断难吞咽,

             牙儿嚼断难吞咽。


     (白)     打,打,打!

(小厮甲、小厮乙同下。)

诸葛暗  (白)     㕶笃个星贼种!爹多娘少个格?

萧惜芬  (白)     你们再来玩耍㖸!

诸葛暗  (白)     呸!格星贼种,去仔么极好个哉,哪说是再来玩耍㖸!看你痴丫头痴到哪哼仔歇?

萧惜芬  (白)     先生,你可是诸葛庙中的先生么?

诸葛暗  (白)     正是,倷问俚做做了?

萧惜芬  (白)     我有话吿诉你。

诸葛暗  (白)     有啥个话吿诉我?

萧惜芬  (白)     那些小厮们呵。

诸葛暗  (白)     俚笃哪哼?

萧惜芬  (斗鹌鹑)   他把俺小痴儿终日胡缠,

诸葛暗  (夹白)    道是倷痴个拉,才来替倷缠绕哉!

萧惜芬  (斗鹌鹑)   不住的将咱轻贱。

诸葛暗  (夹白)    阿有爷娘格?

萧惜芬  (斗鹌鹑)   俺也是父母生身,

             怎觑咱是一个豚犬?

诸葛暗  (夹白)    倷个面孔,必定是难看格!

萧惜芬  (斗鹌鹑)   人世上,哪有面目真形?

             落得个无拘无管。

诸葛暗  (夹白)    无拘无管倒是倷痴格好!

萧惜芬  (斗鹌鹑)   小痴儿无求望,无它恋。

诸葛暗  (夹白)    日里哪哼过?

萧惜芬  (斗鹌鹑)   日间来向街头,自有那剩饭残羮,

诸葛暗  (夹白)    夜里呢?

萧惜芬  (斗鹌鹑)   到晚来草地上石枕高眠。

诸葛暗  (白)     石枕高眠,格是㕶叫化个本相,说啥个?㕶痴么痴,𠲔、要存点丫头廉耻。

萧惜芬  (白)     先生吓!

     (紫花序)   小痴儿何曾背了纲常典,

             又不与人偷期在濮上言。

             有一日凤管鸾笙把珠帘高卷,

诸葛暗  (夹白)    痴子,倷哭声天拨我听听看。

萧惜芬  (紫花序)   啊呀天吓!天,天不与人行方便,

诸葛暗  (夹白)    再哭一声地,拨我听听。

萧惜芬  (紫花序)   地,地不与人从心愿。

诸葛暗  (白)     格个痴子,教倷哭天就哭天,教倷哭地就哭地,我想倷到痴勿杀格哉!

萧惜芬  (白)     先生,你道俺痴的么?

诸葛暗  (白)     勿是痴倒是癫?

萧惜芬  (柳营曲)   小痴儿也非是癫,

             小痴儿也不是偏。

诸葛暗  (夹白)    勿痴勿偏,啥弄得贼个样式?

萧惜芬  (柳营曲)   小痴儿娇滴滴也是个桃花面,

             小痴儿整齐齐也插着翠花钿。

             先生!

诸葛暗  (夹白)    勿要动!

萧惜芬  (柳营曲)   恁与俺将卦安排,何日有个团圆?

诸葛暗  (白)     格个痴子,想家公想痴哉。我替倷起尽仔八八六十四卦,也呒不倷个好日拉化!

萧惜芬  (白)     先生,你道咱无好日的了么?

诸葛暗  (白)     倷有啥个好日呢?

萧惜芬  (白)     你不晓得俺哩!

     (小沙门)   小痴儿也有个椿萱,

             小痴儿也有个家园。

             小痴儿如珍似宝曾经炼,

             小痴儿度过青年。

             怎说俺没下梢一个孤单?

     (圣药王)   小痴儿桌儿上有美味填,

             小痴儿架儿上有锦绣穿。

             小痴儿脂脂粉粉画容颜,

             小痴儿也曾惜花趁早天,

             小痴儿也曾爱月夜迟眠,

             小痴儿也曾松筠兔管咏涛笺。

诸葛暗  (白)     我想格个痴子拉笃嚼蛆打诨,啥人来起啥课?辰光是模样哉,收落仔居去罢。

             喂,二老官!

老官   (内白)    先生!

诸葛暗  (白)     收仔桌子罢!

萧惜芬  (白)     先生你不要去,俺有说话告诉你!

     (调笑令)   小痴儿与你有些牵,

             小痴儿与你有些缘。

诸葛暗  (夹白)    吓,我替倷有啥个缘来牵?

萧惜芬  (调笑令)   休只管骨都都骂咱不值钱,

             恁与俺卜个先天,判断昭然,有甚寃愆?

             啊呀先生吓!

(〖夺头〗。)

诸葛暗  (夹白)    痴子,倷勿要拉破仔我个衣裳,放手,放手!

萧惜芬  (调笑令)   怎下得铁心肠一片。

诸葛暗  (白)     啐!臭花娘!我替倷起仔课,连我都要痴哉。真所谓:起课,起课,撞着痴婆,半个铜钱没有赚,转去只好认饿。且住,痴子被我一推,勿要跌闷子介?让我叫俚一声:

             喂,痴子,痴丫头。

萧惜芬  (白)     先生。

诸葛暗  (白)     活个来,㕶来,㕶来。

(诸葛暗下。)

萧惜芬  (白)     呀!先生竟自去了!前日记得毕泓放我之时叫我去寻诸葛先生,可解我的大难,今日一见不可当面错过。也罢,不免寻到庙中,将我的始末根由,细说一番,或有解救之策,亦未可知。有理吓有理!

     (煞尾)    忙忙的,将俺无头事儿来分辨,

             又不是女孙膑望回还。

     (夹白)    𠮾

     (煞尾)    他若是解俺的机关,

             俺便一桩桩诉出了胸中怨。

(萧惜芬下。)
(完)


浏览次数:574 ┊ 字数:2240 ┊ 最后更新:2022-01-27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