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白罗衫·游园》

主要角色
徐继祖:小官生
苏夫人:正旦
王小姐:五旦
王国辅:外

情节
徐继祖擢升御史,巡视江南。重臣王国辅设家宴款待。适其生母苏夫人遭难后为王家收留,园中见徐继祖颇似丈夫模样,不禁向其倾诉十八年沉冤。徐继组决心伸冤理枉。

注释
饮宴时外、小生同唱之〖玉芙蓉〗,颇有气氛。〖月儿高〗、〖孝顺歌〗描摹苏夫人和王小姐游园时的心情,及对往事的追述,于叙事中抒情,构成此戏主曲。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酒醒春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6.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王国辅上。)

王国辅  (引子)    园林烂漫花如绣,开宴华堂,骢马须留。

     (念)     千古高情两鬓丝,空山深处采灵芝。不如洗盏开花叙,看取樱桃夏熟时。

     (白)     下官王国辅,今日设宴园中,特请徐按台。

             来!

院子   (白)     有!

王国辅  (白)     徐爷那里,邀过几次了?

院子   (白)     两次了。

王国辅  (白)     再邀!

院子   (白)     是!

(王国辅下,院子下。众人同喝。皂隶、门子同上,徐继祖上。)

徐继祖  (引子)    代天巡狩,乘骢聚,荷君恩有志须酬。

(院子上。)

院子   (白)     有人么?

皂隶   (白)     什么人?

院子   (白)     王老爷邀酒。

皂隶   (白)     请回。

             王老爷邀酒。

门子   (白)     王老爷邀酒三次。

徐继祖  (白)     打道!

门子   (白)     打道!

(〖大开门〗。)

皂隶   (白)     按院老爷到!

院子   (白)     老爷有请!

(王国辅上。)

王国辅  (白)     怎么说?

院子   (白)     按院老爷到!

王国辅  (白)     道有请!

院子   (白)     老爷出迎!

王国辅  (白)     吓,宪公祖!

徐继祖  (白)     老先生!

王国辅  (白)     请!

徐继祖  (白)     请!

(〖曲牌收〗。)

王国辅  (白)     宪公祖,按临敝地,治生尚未请教,多多有罪!

徐继祖  (白)     老先生望隆山斗,晚生特来领教。

王国辅  (白)     岂敢,请!

徐继祖  (白)     请!

王国辅  (白)     恭喜宪公祖,豸冠铁柱,功名不减于延年;白简绣衣,謇萼无分于刁曜。圣天子眷注方新,治生辈共沾雨露。

徐继祖  (白)     老先生亲总六师,请白无惭于张奋;得专九伐,袞冕荷忝于陈骞。朝野俱瞻,华夷仰望。

王国辅  (白)     不敢!

院子   (白)     酒完。

王国辅  (白)     看酒!

院子   (白)     是!

             上酒!

徐继祖、

王国辅  (同玉芙蓉)  霜威凛似秋,

             剑气冲牛斗。

             羡丰神,金茎玉露难俦。

             埋轮揽辔功勋茂,

             洛日补天事业优。

             驱车后,

皂隶   (夹白)    谢!

院子   (夹白)    谢!

徐继祖、

王国辅  (同玉芙蓉)  为观风遍诹,愿恭承善诱,

             庶得免愆尤。

徐继祖  (白)     告辞!

王国辅  (白)     宪公祖,小园虽则荒芜,花草颇觉烂漫,还请宪公祖一游,以增泉石之光。

徐继祖  (白)     久慕名园,实切企仰,只是惭无好句以赠,恐花神笑其不韵耳。

王国辅  (白)     岂敢。

             吩咐开了园门。

院子   (白)     开下了。

王国辅  (白)     宪公祖请!

徐继祖  (白)     老先生请!

     (念)     深感主人多缱绻,

王国辅  (念)     还从曲径玩芳菲。

徐继祖、

王国辅  (同白)    请!

(徐继祖、王国辅、皂隶、院子同下。〖春日景和〗。苏夫人上。〖曲牌收〗。)

苏夫人  (引子)    啾啾唧唧,割肚牵肠,怎生了得!

(王小姐上。)

王小姐  (引子)    终日里重门静掩,还怕向堂前悲泣。

王小姐  (白)     母亲!

苏夫人  (白)     小姐,我自托身府中,又是十八年矣。虽则蒙小姐另眼相待,情同骨肉,不知我婆婆在家安否,叔叔奉养如何?几次要寄书回去,又无便人,故此终日放心不下。

王小姐  (白)     我见母亲闷闷不乐,已吩咐园丁开了园门,且到亭上散步一回如何?

苏夫人  (白)     如此,小姐请!

王小姐  (白)     母亲请!

苏夫人  (月儿高)   花阴鹤唳,闲庭缀蓓蕾,

王小姐  (月儿高)   看香霭飞芳径,空翠涵春水。

苏夫人  (月儿高)   我怕向深林,闷把栏杆倚,

             我生枉羁人世,死也为怨鬼。

王小姐  (夹白)    母亲亲!

     (月儿高)   且请开怀莫皱眉。

苏夫人  (夹白)    小姐吓!

     (月儿高)   我念到家园意似痴。

(院子上。)

院子   (白)     小姐在哪里?

苏夫人  (白)     为何这等慌张?

院子   (白)     老爷,按院老爷游玩,请小姐、苏夫人快些回避。

王小姐、

苏夫人  (同白)    这便怎么处?

院子   (白)     到太湖石畔那里躲一躲。

苏夫人  (白)     有理。

     (念)     欲遣闷怀芳径步,

王小姐  (念)     不期花里有人来。

(苏夫人、王小姐同下。徐继祖、王国辅同上。〖春日景和〗。)

王国辅  (白)     宪公祖请!

徐继祖  (白)     老先生请!

(〖曲牌收〗。)

徐继祖  (白)     妙吓!昔人云:极目无由赏,闲游不避喧。今日对此名园,不觉形神俱化。

(〖春日景和〗。)

王国辅  (白)     忒过誉了。

徐继祖  (白)     前面什么所在?

王国辅  (白)     名曰江天阁,可以望江,请宪公祖一登。

徐继祖  (白)     请!

     (念)     欲穷千里目,

王国辅  (念)     更上一层楼。

     (白)     看茶!

徐继祖  (白)     请!

(徐继祖、王国辅同下。〖曲牌收〗。苏夫人上。)

苏夫人  (白)     啊呀苦吓!

王小姐  (白)     母亲见了那位官长,为何啼哭起来?

苏夫人  (白)     小姐,方才那位官长呵!

     (孝顺歌)   听声气,看他容貌奇,

             依稀与我夫主一样的。

             追忆子抛离,

             如今有十八纪。

王小姐  (白)     为何不到官府去吿理?

苏夫人  (白)     我一向要到官府去吿理,只因我是女流,不好出乖露丑。今日见此御史若不吿理,终无雪寃之日了㖸!

王小姐  (白)     今日爹爹请他饮酒,怎好去唐突他?

苏夫人  (白)     小姐说你哪里话来?

     (孝顺歌)   他受朝廷爵位,

             况且行道替天,料能除奸宄。

             倘然歼得巨魁,

             何惜微躯碎。

     (夹白)    小姐吓!

     (孝顺歌)   何须畏,拼履危,

             今日一鸣冤,胜似鬼为励。

王小姐  (白)     还是不可去。

苏夫人  (白)     放手,呀啐!

(苏夫人下。)

王小姐  (白)     这便怎么处?

(王小姐下。〖春日景和〗。徐继祖、王国辅同上。)

王国辅  (白)     宪公祖请!

徐继祖  (白)     老先生请!妙吓,又是一洞天了!

王国辅  (白)     太过奖了。

徐继祖  (白)     这又是什么所在?

王国辅  (白)     这是叙香亭。

徐继祖  (白)     那呢?

王国辅  (白)     那是清辉阁。

徐继祖  (白)     一发幽雅。

(〖曲牌收〗。苏夫人上。)

苏夫人  (白)     啊呀爷爷,冤枉吓!

王国辅  (白)     狗才狗才,好不小心!

(王国辅下。)

徐继祖  (白)     带来亭子上来!

皂隶   (白)     吓!

             妇人当面。

苏夫人  (白)     爷爷,冤枉吓!

徐继祖  (白)     你这妇人,有何冤枉,从实说上来!

苏夫人  (白)     爷爷听禀!

     (孝顺歌)   我是儒门裔宦室妻,

             夫君当日遭祸奇。

徐继祖  (白)     你丈夫叫甚名字?

苏夫人  (白)     我丈夫姓苏名云,进士出身,前任兰溪县知县。

徐继祖  (白)     原来是位夫人,请起!

苏夫人  (白)     多谢爷爷!

徐继祖  (白)     苏公遭甚奇祸?

苏夫人  (白)     爷爷吓!

     (孝顺歌)   只为赴任到兰溪,江心遇强队,

             把我丈夫呵登时立毙。

             又逼我成婚,

             亏煞他贤弟——

徐继祖  (白)     哪个什么贤弟?

苏夫人  (白)     其时正在危急之际,亏他兄弟徐熊,哄醉强徒,将奴放出后门,才得脱离虎口㖸!

徐继祖  (白)     此事有几年了?

苏夫人  (白)     啊呀爷爷吓!

     (孝顺歌)   有十八载沉冤,怨气弥天地。

             祈天使将明镜持,

             若得获凶徒,我命甘捐弃。

徐继祖  (白)     夫人请回,待本院回衙,与你细查便了!

苏夫人  (白)     多谢爷爷!

     (念)     幸亏清廉吏,得雪覆盆冤。

(苏夫人下。)

徐继祖  (白)     请王老爷!

门子   (白)     王老爷有请!

(王国辅上。)

王国辅  (白)     吓宪公祖,治生多多有罪了!

徐继祖  (白)     岂敢!老先生,那苏夫人为何在此?

王国辅  (白)     吖,有个缘故。治生当日,生一小女,要唤个乳娘,有人领她进来的。后来晓得她是好人家儿女,落难到此,就不叫她乳娘,合宅都称她苏夫人,所以在此。

徐继祖  (白)     原来如此。下官未到任时,就闻知此事,知识那苏老先生遭此惨祸,实为可怜!

王国辅  (白)     便是。今日薄设水酒,聊以表情,不道有此一番唐突,治生多多有罪!

徐继祖  (白)     老先生说哪里话?下官蒙圣恩重委,原为伸冤理枉,这样事正该与她昭雪,老先生何言有罪?

王国辅  (白)     足见宪公祖凤裁,可敬吓可羡!

院子   (白)     小桌已完。

徐继祖  (白)     告辞!

王国辅  (白)     不消。

王国辅  (白)     简慢。

徐继祖  (白)     吩咐侍候。

门子   (白)     各役侍候!

(〖大开门〗。)

徐继祖  (白)     请!

(徐继祖下。〖曲牌收〗。)

院子   (白)     老爷辛苦了!

王国辅  (白)     狗才狗才,哪个放苏夫人出来叫喊?

院子   (白)     这是园丁之故,与我们无干。

王国辅  (白)     如此把园丁跪着,将我名帖,到徐按台那里请罪。

院子   (白)     吓!

王国辅  (白)     放肆的狗才!

(王国辅下。)

院子   (白)     这是哪里说起?与园丁算账!

(院子下。)
(完)


浏览次数:221 ┊ 字数:3566 ┊ 最后更新:2021-09-1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