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四声猿·骂曹》

主要角色
祢衡:老生
判官:净
曹操:副
二鬼卒:杂
四女乐:旦
天史:小生

情节
祢衡在阴司劫数已满,将为仙,阎罗殿判官令其重演当年击鼓骂曹之事,其间曹操不时为自己辩解。骂完后,曹操继续收监,祢衡则奉召升天。

注释
此剧为昆剧老生的重要剧目,其中一套完整的北曲〖点绛唇〗,曲子较多,演唱时有一定的难度。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无水亦佳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2.6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判官、鬼卒甲同上。)

判官   (念)     俺这里算子忒明白,善恶到头撒不来。就是那少债的会躲,也躲不得几时,却从来没有不还的债。

(鬼卒乙上。)

判官   (白)     俺,姓蔡名幽,字能平,别号火球道人。平生善断持公,在五殿阎罗天子殿下,做一个洒落的好判官。当日祢衡先生与曹操对讦那一桩公案,是俺掌管。向来祢先生气概超群,才学出众,凡一应文书皆着他起草,待以上宾。昨日晚衙,殿主对咱说,上帝所用一伙修文郎,并皆迁次别用。今拟召刑满应补之人,祢先生亦在其内。他如今不久要上天去了,俺待要请他出来,把当日打鼓骂曹之事演说一番,留在阴司做个千古美谈,有何不可。

             鬼卒,请祢先生。

鬼卒甲  (白)     祢先生有请。

(祢衡嗽上。)

祢衡   (念)     挝鼓掀槌骂未休,无端枉害恨悠悠。不平正气将为出,留与人间作话头。

     (白)     吓,判翁大人请了。

判官   (白)     请了。请坐。

祢衡   (白)     有坐。大人见召,有何台谕?

判官   (白)     请先生到来非为别事,想当日打鼓骂曹,实为天下奇事。今日再请先生,权做旧日的模样,演述那骂座的光景,了此夙愿。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祢衡   (白)     这,有何不可。只是一件,当日骂座之时,那曹瞒罪恶,尚未有如此之多,倘骂将来,恐冷淡寂寥。今日要骂,须直骂到铜雀台分香卖履,方得个痛快人心。

判官   (白)     先生见教得极是。

祢衡   (白)     吓,判翁大人。

判官   (白)     祢先生。

祢衡   (白)     你一向谦厚,不肯坐观。但当日骂座之时,那曹瞒原有宾客在座,今日权仗大人,为曹瞒之宾,坐而观之,方成体统。

判官   (白)     如此妙极。

             鬼卒,带曹操。

(祢衡暗下。)

鬼卒甲  (白)     曹操走动。

(曹操上。)

曹操   (白)     曹操当面。啊呀判爷饶命吓!

判官   (白)     曹操,今日要你扮做当日丞相模样,与祢先生演述昔日打鼓骂曹的故事。你若是做得那等小心畏惧,藏过了那些狠恶的模样,嘿嘿,鬼卒,赏他一百铁鞭!

曹操   (白)     是是是,判爷吩咐敢不遵命。

判官   (白)     带去更衣。

(鬼卒甲带曹操同下。)

判官   (白)     吩咐起乐。

鬼卒乙  (白)     起乐!

(〖春日景和〗。曹操上。〖曲牌〗收。)

曹操   (白)     大人请。

判官   (白)     丞相请。

(〖傍妆台〗。定席。〖曲牌〗收。)

曹操   (白)     吓,大人,我们下有一鼓吏,名唤祢衡,可要叫他出来挝鼓侑酒如何?

判官   (白)     使得。

曹操   (白)     来,唤祢衡。

鬼卒乙  (白)     丞相唤祢衡。

祢衡   (内白)    来也!

(祢衡上。)

祢衡   (点绛唇)   俺本是避乱辞家,遨游许下,登楼罢,回首天涯,不想道屈身躯扒出他们胯。

曹操   (白)     狂生,你既为鼓吏,自有本等服色,怎不换来。

祢衡   (白)     俺就换来也。

判官   (白)     丞相请。

曹操   (白)     大人请。

祢衡   (白)     呀!

     (混江龙)   他那里开筵下榻,

             叫俺操槌按板把鼓来挝,

             正好俺借槌来打落,

             又合着鸣鼓攻他。

             嘚,曹操!

             俺这骂,一句句锋芒飞剑戟。

(祢衡击鼓。)

祢衡   (混江龙)   这鼓,一声声霹雳捲风沙。

(祢衡划皮。)

祢衡   (混江龙)   这皮是恁身儿上躯壳。

(祢衡击槌。)

祢衡   (混江龙)   这槌,是恁嘴儿上獠牙。

(祢衡划鼓钉。)

祢衡   (混江龙)   这钉孔儿,是恁心窝里毛窍,

(祢衡击鼓身。)

祢衡   (混江龙)   这板杖儿,是恁肘儿下肋巴。

(祢衡击鼓二下。)

祢衡   (混江龙)   两头蒙,总打得恁泼皮穿。

             俺一时间也酬不尽恁亏心大,

             且从头数起,

             嘚,曹操!

             恁洗耳听咱。

(祢衡打第一段鼓。)

曹操   (白)     狂生,我教你打鼓,怎么指东划西,将人比畜?我这里铜锤铁杖好不厉害,仔细你那舌头和那牙齿。

判官   (白)     这生果然无礼。

祢衡   (白)     嘚,曹操!

     (油葫芦)   第一来逼献帝迁都又将伏后来杀,

             使郗虑去拿。

             嗳,可怜那九重天子,

             救不得一浑家。

             帝道后少不得恁先行,

             咱也只在目下。

             更有那两个儿,

             又不是别树上花。

             都总是姓刘的亲骨血,

             在宫中长大,

             却怎生把那龙雏凤种做一瓮鲊鱼虾。

     (夹白)    那董贵人呵!

     (天下乐)   是汉天子第二位嗳美娇娃,

             她该什么刑罚?

             恁差也不差?

             她肚子里又怀着两三月小娃娃,

             恁便既杀了她娘,

             又连着胞搭,

             把那娘儿们两口砍做血虾蟆。

(祢衡打第二段鼓。)

曹操   (白)     狂生,自古风吹草动,人要害虎,虎也要害人。那伏后与董承等,谋图害俺,故有此举。纵不然是俺先怀歹意,去害他们的么?

判官   (白)     丞相说得是。

祢衡   (白)     嘚,曹操!你把汉天子呵!

     (哪吒令)   他若讨吃么,恁与他几块歪喇,

             他若讨穿么,恁与他几匹檾麻。

             他有时传旨么,

             叫鬼来与拿。

             是石人也动心,

             是石人也动心。

             纵痴人也害怕,

             羊也咬人家。

     (鹊踏枝)   袁公那两家,

             也不留片甲,

             刘琮那一答,

             又逼他来献纳。

     (夹白)    孙权呵!

     (鹊踏枝)   几遍几乎,

     (夹白)    玄德呵!

     (鹊踏枝)   两边价抢他的妈妈,

             是处儿城空战马,

             递年来尸满啼鸦。

(祢衡打第三段鼓。)

曹操   (白)     大人,那时天下乱纷纷,非是曹操一人耳。

判官   (白)     俺阴司都有案卷。

祢衡   (白)     嘚,曹操!

     (寄生草)   仗威风只自假,

             进官爵不由他。

             一个女孩儿竟坐在中宫驾,

             骑中郎直做到侯王霸。

             铜雀台直把那云烟架,

             僭车旗直按到朝廷胯。

             恁当时险夺玉皇尊,

             到如今还使得阎罗怕。

(祢衡打第四段鼓。)

判官   (白)     嘚!打鼓的,你且停了鼓。

(祢衡下。)

判官   (白)     闻得丞相府中,有班女乐,何不唤出来侑酒如何?

曹操   (白)     哟,这是往事,如今哪里还有?

判官   (白)     你唤自然就有。

曹操   (白)     是。

             来,唤女乐。

鬼卒甲  (白)     女乐们走动。

(四女乐同上。)

四女乐  (同白)    来了。

     (同念)    当日无情落花去,今朝相识燕归来。

     (同白)    女乐们叩头。

曹操   (白)     起来。你们自造一个小令儿,好生歌唱。

四女乐  (同白)    是。

     (同悠悠曲)  那里一个大鹈鹕呀,

             一个抵都,呀一个抵都,

             变一个花猪抵打都、打抵都。

             唱鹧鸪呀一个抵都、呀呀一个抵都。

             唱得好时犹自可呀一个抵都、呀一个抵都,

             不好之时抵打都、打抵都,

             唤王屠呀一个抵都、呀呀一个抵都。

曹操   (白)     什么王屠?

四女乐  (同白)    王屠杀猪。

曹操   (白)     㕶。斟酒。

四女乐  (同白)    是!

     (同悠悠曲)  丞相做事太心欺呀,

             一个跷蹊,呀一个跷蹊。

             引得旁人跷打蹊,打跷蹊,

             说是非呀一个跷跷,呀呀一个跷蹊。

             雪隐鹭鸶飞始见呀,一个跷蹊,呀一个跷蹊,

             树藏鹦鹉跷打蹊,打跷蹊,语方知呀一个跷蹊,呀呀一个跷蹊。

曹操   (白)     这都是旧话,提它怎么。

四女乐  (同白)    虽是旧话,倒也切题。

曹操   (白)     斟酒。

四女乐  (同悠悠曲)  抹粉搽脂这一回儿红呀,

             一个冬烘,呀一个冬烘,报恩结怨烘打冬,打冬烘,

             落花风呀一个冬烘,呀呀一个冬烘。

             万事不由人计较呀,一个冬烘,呀一个冬烘,

             算来都是烘打冬,打冬烘,

             一场空呀一个冬烘,呀呀一个冬烘。

判官   (白)     回避了。

(四女乐同下。祢衡暗上。)

曹操   (白)     大人,我倦得紧了,要去睡了。

判官   (白)     你要睡么?

             鬼卒,赏他一百铁鞭!

曹操   (白)     是是是,醒了,醒了。

祢衡   (白)     嘚,曹操,你便倦了。俺的鼓儿、骂儿还不倦哩!

     (六幺令)   恁哄他人口似蜜,

             害贤良只当耍。

             把一个杨德祖立斩在辕门下,

             碜磕磕血洒零落。

             孔先生丹鼎灵砂,月底金蟆,仙观琼花,

             易奇而法,诗正而葩。

             他两个嫌隙与恁只有针尖儿大,

             不过是口唠噪,有甚争差。

             一个为忒聪明,参透了鸡肋话,

             一个是一言不洽,都双双命淹黄沙。

(祢衡打第五段鼓。)

曹操   (白)     吓大人,我曹操其实是冤枉的。

判官   (白)     难道那人的头儿,是自己掉下来的么?

曹操   (白)     是是是。

             祢先生,俺也曾有些好处待你,休埋没了俺。

判官   (白)     祢先生,再骂他几句。

祢衡   (白)     嘚,曹操!

     (煞尾)    恁造铜雀要锁二乔,谁想道梦巫峡,

             羞杀恁靠赤壁火烧一把。

     (夹白)    你临死呵!

     (煞尾)    和那些歪喇们话离别,

             又卖履分香待怎么?

曹操   (白)     祢爷爷饶了我罢。

祢衡   (白)     俺且饶你。

     (煞尾)    争奈我渔阳三弄、鼓槌儿乏。

判官   (白)     把曹操带去收监。

天史   (内白)    玉旨下!

(鬼卒甲带曹操同下,祢衡暗下。〖小开门〗。天史上。祢衡换官服上。〖曲牌〗收。)

天史   (白)     玉旨下跪。

祢衡、

判官   (同白)    圣寿无疆!

天史   (白)     玉帝有旨,案下旧有修文郎,向有迁次别用。拟召劫满应补之人,以备原例。兹尔祢衡,才华盖绝一世,豪气又贯于千秋,禠奸雄之魄于操槌,逞狂士之怀作鼓吏,昔为千古奇人,今作九天仙吏,特授尔符册,擢登录籍,钦哉受旨!

祢衡、

判官   (同白)    圣寿无疆!

天史   (白)     请过玉旨。香案供奉!

(祢衡接旨,鬼卒乙应,下。)

天史   (白)     吓,祢先生。

     (耍孩儿)   挟鸿名懒去投,

             赋鹦哥点不加。

             你文光直透在三台下,

             奇禽瑞兽虽佳兆,倚马雕龙却祸芽。

     (夹白)    吓,祢先生,谁似你先凶后吉。

     (耍孩儿)   这好花样有谁能搨,

             待枣儿甜口,已橄榄酸牙。

(天史下。)

祢衡   (一煞)    向天门渐不遥,我辞地主痛愈加,

             几时再得陪清话。

             风波满眼君为主,

             攩裘马朝天我即家。

     (夹白)    吓判翁大人,下官有句话。

判官   (夹白)    请教。

祢衡   (一煞)    大包容饶了曹瞒罢,

             我想那眼前孽景,尽雨后春花。

判官   (白)     来此已是阴阳交界,下官不能越境相送,就此拜别。

祢衡   (白)     下官也有一拜。

判官   (尾声)    自古道胜读十年书,

祢衡   (尾声)    与君一席话。

判官   (尾声)    提醒人都指鹿作马,

祢衡   (尾声)    方信道曼倩诙谐,也不是耍。

祢衡、

判官   (同笑)    吓哈哈……

     (同白)    请!

(〖节节高〗。祢衡、判官自两边分下。)
(完)


浏览次数:592 ┊ 字数:4197 ┊ 最后更新:2024-03-0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