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奇双会·写状》

主要角色
李桂枝:五旦
赵宠:冠生

《奇双会·写状》俞振飞饰赵宠
《奇双会·写状》俞振飞饰赵宠
情节
李桂枝俟赵宠回衙,诉说情由,恳求援救。赵宠因案系前任所定,已奉京详,无权更改,乃为李桂枝代写辩状,教导李桂枝待明日按院来时,混入鸣冤。

注释
此剧又名《贩马记》,是“吹腔”戏,长期以来,昆、京班中都有这一剧目。俞振飞先生经常演出,已难计数,与梅兰芳、程砚秋两位合演次数尤多。
在《写状》中,必须体现新婚夫妇忧患与同的感情,倘若以玩笑逗趣的态度出之,便落下乘。
剧中唱词,用韵杂乱,因流行已久,姑仍从俗,未予修订。

根据《振飞曲谱》整理

录入:麋鹿先森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68.85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四青袍引赵宠同上。)

赵宠   (引子)    保障一方,最安宁。且喜新授,褒城县令。

     (念)     一行作吏,两袖清风。连日忙碌,只为劝农。

     (白)     下官赵宠,二甲进士出身,蒙圣恩,除授褒城县令。奉上司之命,下乡劝农。且喜公事完毕,不免回衙理事。

             左右!

四青袍  (同白)    有。

赵宠   (白)     打道回衙!

四青袍  (同白)    吓!

(〖六么令〗,〖吹打〗。院子上,迎赵宠。)

赵宠   (白)     看衣更换。

(赵宠下。赵宠更衣完毕上,四青袍同下。〖吹打收〗。)

赵宠   (白)     来!

家院   (白)     有。

赵宠   (白)     有请夫人出堂!

家院   (白)     有请夫人出堂!

(家院下,李桂枝上。)

李桂枝  (引子)    父受含冤事,何日得报明?

赵宠   (白)     吓,夫人。

李桂枝  (白)     相公回来了。

赵宠   (白)     下官回来了。夫人请坐。

李桂枝  (白)     有坐。

(李桂枝哭。)

赵宠   (白)     吓?夫人,想下官下乡劝农回来,夫人就该欢喜才是,怎么掩面悲啼,却是为了何事?

李桂枝  (白)     相公不在衙内,妾身犯了你的大法了。

赵宠   (白)     哟!夫人么,犯了下官的什么大法?

李桂枝  (白)     昨晚三更时分,私将那监禁门开了!

(赵宠惊。)

赵宠   (白)     吖!夫人昨晚三更,私将那监禁门开、开、开了?

李桂枝  (白)     正是。

赵宠   (白)     哆!

(李桂枝哭。)

赵宠   (白)     啊呀且住,想下官不在衙内,这监禁门,岂是胡乱开得的?倘若走漏一名犯人,被上司闻知,我这,喏,小小前程,岂不断送你手?你干出此事,真正的大胆!岂有此理呀!

李桂枝  (白)     相公吓!

     (唱)     进衙来不问个详和细,

             反将言语冲撞人。

赵宠   (白)     吓?怎么倒说我冲撞你!想你也是知书达理之人,这监禁门,岂是胡乱开得的?连下官的考程都不顾了,你讲出此话,怕有些欠通罢?嘿,欠、欠、欠通之极矣吓!

李桂枝  (白)     相公吓!

     (唱)     你父若在监禁内,

             七品郎官做不成!

赵宠   (夹白)    呀!

     (唱)     听妻言,心暗想,

             言语颠倒,说话不明。

     (白)     啊呀且住!方才听夫人言道,我父若在监禁内,这七品郎官做不成。啊呀!这是什么缘故呢?喔,不免上前,问个明白。

(李桂枝哭。)

赵宠   (白)     啊呀呀,我话还未曾问她,她倒又在那里啼哭起来。啊呀,这、这、这……吖,有了!想我与夫人,成婚未久,乃是少年夫妻,不免上前陪个笑脸,也就完了。

             吓夫人,!嗐!夫人吓!

     (唱)     我和你少年夫妻,何妨儿戏,

(李桂枝哭。)

赵宠   (唱)     反在那里哭,举案齐眉永不离。

     (夹白)    吓,夫人吓!

     (唱)     你心中有甚么不平事?

     (白)     来、来、来噱!

     (唱)     向下官说一个详和细。

李桂枝  (白)     妾身纵有满腹含冤,对相公说了,不能与我作主,也是枉然。

赵宠   (白)     夫人有什么满腹含冤,对下官言讲,我能与你分忧解愁。

李桂枝  (白)     吖!相公与我分忧解愁么?

赵宠   (白)     正是。

李桂枝  (白)     嗳!说出口来,犹恐相公要着恼吓。

赵宠   (白)     咳!我何曾恼过吓?

李桂枝  (白)     相公是不恼的?

赵宠   (白)     下官是不恼的吓。

李桂枝  (白)     如此……

赵宠   (白)     讲!

(李桂枝哭。)

赵宠   (白)     嗐!嗐!嗐!恼了!恼了!

李桂枝  (白)     相公你说过不恼的吓。

赵宠   (白)     只要夫人不哭,下官么,就不恼;如今夫人要哭,下官么,喏,恼了!

李桂枝  (白)     如此我不哭就是。

赵宠   (白)     是吓,不要啼哭,慢慢讲来。

李桂枝  (白)     咳!相公——

(李桂枝哭。)

李桂枝  (白)     吓!

赵宠   (白)     忒!她倒又哭了。

李桂枝  (唱)     一言诉不尽心中苦,

赵宠   (夹白)    不要啼哭,夫人请坐。

李桂枝  (唱)     提起我的苦来,啊呀相公吓,

赵宠   (夹白)    夫人。

李桂枝  (唱)     苦煞人。

赵宠   (夹白)    不要啼哭,慢慢讲来。

李桂枝  (唱)     家住在汉中府褒城县,

             林右里居住马头村。

赵宠   (白)     慢来,慢来!想下官下乡劝农时节,先过林右里,后过马头村,这就是夫人的旧家么?

李桂枝  (白)     正是妾身的本处。

赵宠   (白)     如此说来,夫人也是下官的……

李桂枝  (白)     什么?

赵宠   (白)     子民了!

李桂枝  (白)     休得取笑!

赵宠   (白)     子民了!哈哈哈!

李桂枝  (唱)     爹爹名字叫李奇……

赵宠   (白)     慢来!想夫人姓刘,怎么令尊倒姓起李来了?

李桂枝  (白)     我本姓李吓。

赵宠   (白)     那姓刘的呢?

李桂枝  (白)     乃是我的义父。

赵宠   (白)     原来如此。令堂何氏?

李桂枝  (唱)     生母王氏早归阴。

赵宠   (夹白)    生有几个儿女?

李桂枝  (唱)     所生下一男和一女,

赵宠   (夹白)    叫何名字?

李桂枝  (唱)     保童与我姐弟二人。

赵宠   (夹白)    家中可有人照看?

李桂枝  (唱)     奈家下无人照看儿和女,

             后娶继母杨氏三春。

赵宠   (夹白)    令尊作何生理?

李桂枝  (唱)     我爹爹西凉贩马四川货卖,

             回家来不见——

赵宠   (夹白)    不见了什么?

李桂枝  (唱)     二娇生。

赵宠   (夹白)    就该盘问才是。

李桂枝  (唱)     问春华,她说是害病死,

赵宠   (夹白)    问杨氏?

李桂枝  (唱)     问杨氏又说是破指疯。

赵宠   (白)     且慢!想一个人得了两样的病症,这分明是假的了!

李桂枝  (白)     原是假的。

赵宠   (白)     难道就罢了不成?

李桂枝  (白)     相公吓!

     (唱)     拷打春华,悬梁自尽,

             我爹爹失却了主意,

             错叫田旺落下尸灵。

赵宠   (白)     哎呀呀!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将尸灵落在外人之手。这是令尊大人,大大的失了主意了!

李桂枝  (白)     原是我爹爹失了主意了。

赵宠   (白)     以后便怎样?

李桂枝  (白)     相公吓!

     (唱)     我继母败人伦,她与那田……

赵宠   (白)     噤声!

(李桂枝、赵宠同出门,两望,同进门。)

赵宠   (白)     田什么?

李桂枝  (唱)     她与那田望有私情。

赵宠   (夹白)    岂有此理!

李桂枝  (唱)     一纸谎状当官告,

             胡老爷受贿用非刑。

赵宠   (夹白)    上公堂便怎样?

李桂枝  (唱)     上公堂先打四十板,啊呀爹爹吓!

             无情的夹棍怎受刑?

赵宠   (夹白)    就是打死了也不该招承吓!

李桂枝  (唱)     我爹爹受不过五刑拷打,

             只得当堂画招承。

赵宠   (夹白)    画了招承,就完了!

李桂枝  (唱)     望求相公相怜悯,

             一重恩当报九重恩!

赵宠   (白)     夫人请起。

(李桂枝哭。)

赵宠   (白)     呀!

     (唱)     听妻言罢,我心中苦,𠮾她,

             她与我赵宠一般相同。

             她被继母赶出了门外,

             我也被那晚娘逐出了门庭。

李桂枝  (白)     听相公之言,也是被晚娘赶出来的?

赵宠   (白)     正是。

李桂枝  (白)     如此说来,天生一对……

赵宠   (白)     地成一双。

赵宠、

李桂枝  (同白)    吓!啊呀(夫人)(相公)吓!

     (同唱)    天生一对苦夫妻,啊呀(夫人)(相公)吓!

             看来你我一般同。

赵宠   (唱)     世上有此狠心妇,

     (夹白)    𠲔

     (唱)     万剐凌迟方称心!

李桂枝  (白)     啊呀相公吓!快快搭救我爹爹才好啊!

赵宠   (白)     吓夫人请起!不免将令尊招详,取来一看,便知明白。

(家院上。)

李桂枝  (白)     是。

赵宠   (白)     来!

家院   (白)     有。

赵宠   (白)     去至刑房,将李奇招详取来!

家院   (白)     遵命。

赵宠   (白)     夫人请坐。

李桂枝  (白)     有坐。

家院   (白)     招详呈上。

赵宠   (白)     退下。

家院   (白)     是。

(家院下。)

赵宠   (白)     吓夫人,令尊招详在此,夫人请看。

李桂枝  (白)     劳烦相公,念与我听。

赵宠   (白)     待下官与你念来。犯人一名李奇……

(李桂枝哭。)

赵宠   (白)     嗳!不要啼哭,待下官来念吓。

李桂枝  (白)     是。

赵宠   (白)     犯人一名李奇,因奸不成,逼死仆女春华,问成死罪,秋后处……

李桂枝  (白)     相公为何不往下念?

赵宠   (白)     非是下官不往下念,我念出口来,只怕夫人你,你要哭吓!

李桂枝  (白)     嗳!我不哭便是。你快快念来,快快念来!

赵宠   (白)     啊呀夫人吓!令尊大人,秋后就要处决了!

李桂枝  (白)     噢!我爹爹秋后就要处决了!

赵宠   (白)     是吓,要处决了!

李桂枝  (白)     啊呀爹……

(李桂枝晕倒。)

赵宠   (白)     吓夫人醒来!夫人苏醒!

(李桂枝哭。)

赵宠   (白)     喔唷!险些又是一条人命哪!

李桂枝  (白)     哎呀相公吓!快快搭救我爹爹吓!

赵宠   (白)     吓夫人,此乃是前任问官断定,教下官么,也是无计奈何。

李桂枝  (白)     如此说来,我爹爹就无生路了么?

赵宠   (白)     这个……

(李桂枝哭。)

赵宠   (白)     夫人不必啼哭,想令尊大人,还有脱身之路吓。

李桂枝  (白)     怎么,我爹爹还有脱身之路?

赵宠   (白)     想明日新按台大人,在褒城县下马,夫人何不写一辩状,前去申诉,倘能救出令尊,是亦未可知。

李桂枝  (白)     好是好,只是无人写状吓。

赵宠   (白)     噢!这写状么……

李桂枝  (白)     嗯!

赵宠   (白)     下官会写吓。

李桂枝  (白)     噢,相公还会写状么?

赵宠   (白)     嗳!想下官身为七品县令,连张辩状都不会写,怎么判断民情——哪——我升堂理事吓?

李桂枝  (白)     如此烦劳相公,与我写一辩状如何?

赵宠   (白)     喔,夫人要下官与你写状么?

李桂枝  (白)     正是。

赵宠   (白)     如此,要夫人依我一件。

李桂枝  (白)     哪一件?

赵宠   (白)     要夫人与下官磨墨。

李桂枝  (白)     喔,磨墨?

赵宠   (白)     磨墨啊!

李桂枝  (白)     使得。

赵宠   (白)     好!如此夫人……

李桂枝  (白)     相公。

赵宠   (白)     与下官……

李桂枝  (白)     什么?

赵宠   (白)     磨墨吓!哈哈哈!

(〖雅笛起〗。)

李桂枝  (夹白)    快快写吖!

赵宠   (夹白)    来,文房四宝伺候。

(家院端文房四宝及状纸上,放下,下。赵宠理笔。)

赵宠   (唱)     听妻言,怒满怀,

             有甚么含冤诉上来。

             上写着告状人李……

李桂枝  (白)     写吓!

赵宠   (唱)     唔李……

李桂枝  (白)     快写吓!

赵宠   (唱)     唔李……

李桂枝  (白)     哎!我说你不会写嘎!

赵宠   (白)     嗳!我说我会写嘎!

李桂枝  (白)     啐!

赵宠   (白)     哈哈哈!夫人,非是下官不会写状,但不知夫人的名字叫什么?下官么,倒未曾领教过吓。

李桂枝  (白)     我吓?我是没有名字的。

赵宠   (白)     哎!想人生天地之间,哪有没有名字的道理吓!你叫什么?

李桂枝  (白)     敢是这状上要用么?

赵宠   (白)     是吓!这状上要用的吓。

李桂枝  (白)     哎!你就糊里糊涂的写上一个,也就是了。

赵宠   (白)     嗳!想按院大人那里,法律森严,我若糊里糊涂写上一个,还像一张状么?你叫什么名字?你要与我说!

李桂枝  (白)     我姓李呀!

赵宠   (白)     瞎!我晓得你姓李。你到底叫什么名字?你要与我讲!

李桂枝  (白)     我叫……

赵宠   (白)     什么?

李桂枝  (白)     桂……

赵宠   (白)     吓?

李桂枝  (白)     枝……

赵宠   (白)     吓?

李桂枝  (白)     哎!桂枝嘎!

赵宠   (白)     哎!桂枝嘎!哈哈哈!

(〖雅笛起〗。)[1]

李桂枝  (夹白)    啐。快快写嘎!

(赵宠理笔。)

赵宠   (唱)     上写着李桂枝二十一岁,

             林右里居住马头村。

     (白)     令弟何名?

李桂枝  (白)     名叫保童。

赵宠   (白)     作何生理?

李桂枝  (白)     也是苦读诗书。

赵宠   (白)     咳!只是苦煞那书生——

     (唱)     小保童与桂枝赶出门外,

             父受含冤在狱中。

             若得按台超生命,

             结草衔环答报恩。

     (白)     状已写好,夫人请看。

李桂枝  (白)     有劳相公。

赵宠   (白)     好说。

李桂枝  (白)     吓,相公,这状纸写得倒是不错,只是无用的吓!

赵宠   (白)     吓!怎说无用吓?

李桂枝  (白)     想按台大人那里,人役颇多,我是女流之辈,挨挤不上,也是枉然。

赵宠   (白)     是吓!夫人倒虑得极是。吖,有了!明日新按院大人在此下马,下官也要前去禀见,夫人何不扮作下官的随从模样,混了进去,也就是了。

李桂枝  (白)     此计甚好。

赵宠   (白)     如此夫人请!

李桂枝  (白)     相公请!

赵宠   (白)     正是:

     (念)     一张状纸到按前,

李桂枝  (念)     拨开云雾见青天。

赵宠   (念)     若得大人超生命,

李桂枝  (白)     吓,相公!

赵宠   (白)     夫人!

李桂枝  (念)     那赵氏孤儿冤报冤!

赵宠   (白)     好吓!好个赵氏孤儿冤报冤!吓,夫人请转!夫人请转!

李桂枝  (白)     相公何事?

赵宠   (白)     我想这张状纸……

李桂枝  (白)     敢莫是写错了?

赵宠   (白)     是吓,一定写错了。

李桂枝  (白)     在哪里?相公请看。

赵宠   (白)     哎,桂枝嘎!哈哈哈!

李桂枝  (白)     啐!相公请转!相公请转!

赵宠   (白)     夫人何事?

李桂枝  (白)     我想这张状纸,到底是无用的吓!

赵宠   (白)     怎说又是无用了?

李桂枝  (白)     想我不会告状,岂不是无用?

赵宠   (白)     喔,夫人连告状都不会?

李桂枝  (白)     不会吓。

赵宠   (白)     来、来、来,待下官教导与你。

李桂枝  (白)     有劳相公教导与我。

赵宠   (白)     啊呀呀!我家夫人,连告状都不会。吓,夫人,明日见了按台大人,将这状纸,高高举起,你就抢前几步,要高声的喊叫。你说,啊呀爷爷冤枉吓!

李桂枝  (白)     来!带去收监,明日早堂听审!

赵宠   (白)     岂有此理!吓呀呀,我倒被她作弄了。

(李桂枝哭。)

赵宠   (白)     吓夫人,不要啼哭,明日么,就要与令尊大人申冤了吓!哈哈哈!

(赵宠、李桂枝同下。)
(完)

——————————
1. ^ 下面一段,现在演出时,为精炼起见,一般已不用。附录于此。插在赵宠“哎!桂枝嘎!哈哈哈!”之后,〖雅笛〗后接唱“上写着李桂枝……”之前。

赵宠   (白)     吓夫人,我倒想起一椿心事来了。

李桂枝  (白)     想起什么心事?

赵宠   (白)     着吓!有道是八月中秋,秋风吹动桂花香吓!香是香,只是有些儿不贵。

李桂枝  (白)     哪些儿不贵?

赵宠   (白)     想夫人命犯乖张,这些儿不贵。

李桂枝  (白)     吓,相公有口说旁人,无口说自身。可记得那年到我家来投亲的时节,你是哪等光景吖?

赵宠   (白)     吓夫人,你在说哪一个吓?

李桂枝  (白)     我说的是你吓!

赵宠   (白)     喔,我吓,哈哈,彼此。

李桂枝  (白)     一样。

赵宠   (白)     彼此。

李桂枝  (白)     一样。

赵宠   (白)     一样吖,哈哈哈……



浏览次数:191 ┊ 字数:5946 ┊ 最后更新:2020-09-26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