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列国传·棋盘会》

主要角色
齐王:净
钟无盐:女净,前额画牡丹花,两边绿球叶,眼画黑眼窝,红嘴,蓝绿脸
田昆:武小生
廉赛花:武旦
楚王:老生
吴英:武净
柳盖:净
焦奎:净
韩士隆:武净
柏忠:武净
白猿:猴

《棋盘会》马祥麟饰钟离春
《棋盘会》马祥麟饰钟离春
情节
春秋时,楚国有一白猿,棋艺非凡,人莫能敌。楚王便假借邀请齐王夫妇与白猿下棋为名,想乘机要挟齐国,进而达到消灭齐国的目的。齐王妻子钟无盐,智勇双全,以智谋赢了白猿,并带领齐国兵将冲出埋伏,击溃了楚兵的追杀,保护齐王返回齐国。

注释
《棋盘会》取材于《列国志传》,清升平署有抄本《棋盘会》,共六出。第一出《无盐点将》、第二出《下棋除猴》、第三出《齐王突围》、第四出《壶公下凡》、第五出《芦苇撇子》、第六出《大战柳盖》。今侯玉山先生所传《棋盘会》,即抄本《棋盘会》的前三出。故事情节、人物、曲牌、唱词等,基本相符。
《棋盘会》之本戏,据传为《列国传》,惜未见传本。

根据《侯玉山昆曲谱》整理

录入:水牌子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9.0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点将】

(田昆上。)

田昆   (点绛唇)   整顿熊罴,刀枪锐利,三军集,谁敢轻敌,到处降书递。

     (念)     军马交驰日色黄,披星戴月渡严疆。君臣迢递来荆楚,回望临淄是故乡。

     (白)     小将田昆是也,国母登台点将,只得在此伺候。正是:

     (念)     令行山岳动,言出鬼神惊。

(廉赛花、四女兵、四大刀手引钟无盐同上。田昆下。)

钟无盐  (北端正好)  没来由离临淄,

             急忙忙,催趱征驹,

             总只是,未定俺东齐。

             楚王何事把人欺,

             未审他行何计。

(〖吹打〗。钟无盐上高台,田昆上。)

田昆   (白)     国母在上,田昆打躬。

钟无盐  (白)     一旁伺立。

     (念)     宝剑霜威纠纠雄,霓旌齐卷海天空。一声长啸貔貅肃,云乌奔腾碧玉骢。

     (白)     哀家乃齐邦钟无盐。自从井底降妖,幸得梨山圣母垂怜,一换容颜,幸去头上三角,喜得邦清国泰。不料楚王设下棋盘大会,邀请吾主前去赴会。我想此去,定有一番波涛也。为此,今日点齐众将,专候吾主起行。

             田昆听令。

田昆   (白)     在。

钟无盐  (白)     吩咐军政司,众将,披挂整齐,擂鼓三通,都到将台听点。

田昆   (白)     呔!众将听者,国母有令,众将披挂整齐,擂鼓三通,都到将台听点。

(众人内同应。〖内擂鼓〗。)

钟无盐  (白)     呀!

     (滚绣球)   鼓渊渊声乍起,

             振戎行东与西。

             振行起三军的刚毅,

             兼能够,整饬了戈戟旌旗。

(田常、田玉同上。)

田常   (白)     俺田常。

田玉   (白)     田玉。

田常、

田玉   (同白)    国母擂鼓聚将,急速上前。

             众将官。

(众人内同应。)
田常、

田玉   (同白)    催马!

(田常、田玉同下。〖内擂鼓〗。)

钟无盐  (白)     呀!

     (滚绣球)   但只见月光寒,杀恶气,

             又听得,惨悲风,战马嘶。

             一个个,握刀张旗,

             那些军和将,也兵法神奇。

(〖擂鼓〗。田能、管和同上。)
田能、

管和   (同白)    俺(田能)(管和)。请了,国母擂鼓聚将,急速上前。

             众将官,催马。

(众人内同应。田能、管和同下。)

钟无盐  (白)     楚王吓楚王!

     (滚绣球)   恁纵有万马千军勇,

             知己知人俺自宜,

             料定幽微。

(田能、管和、田常、田玉同上。)
田能、
管和、
田常、

田玉   (同白)    国母在上,众将打躬。

钟无盐  (白)     两旁侍立。

田能、
管和、
田常、

田玉   (同白)    国母,今日擂鼓聚将,有何差遣?

钟无盐  (白)     今有楚王在望江楼设摆棋盘大会,邀请吾主前去赴会。我想此去,干系非小,倘遇风波颠险,皆赖尔等之力也。

田能、
管和、
田常、

田玉   (同白)    臣等仗国母威灵,敢不竭忠尽力,以报主上、国母殊恩。

钟无盐  (白)     好!帐下听我道来。

     (叨叨令)   凭着他重重的罗网奇,

             俺如今到此也难回避。

             往棋盘会去,怎好推干系,

             恨无知荆楚未审怀何意。

             兀的不恨杀人也么哥,

             兀的不恼杀人也么哥。

             告诸臣,应须提起精忠义。

田昆   (白)     国母,兵扎何处?与儿臣说,也好准备。

廉赛花  (白)     国母,想那小小楚国,何足惧哉。

钟无盐  (白)     虽然如此,也要提防一二。

田能、
管和、
田常、

田玉   (同白)    国母,量他有百万之众,臣等自能杀也。

钟无盐  (白)     好!今日登台点将,原为此事。

             田昆听令。

田昆   (白)     在。

钟无盐  (白)     命你带领本部人马,随主公到望江楼下,守好鞍马器械。一等动手,送来接应。违反者斩!

田昆   (白)     得令。

钟无盐  (白)     廉赛花听令。

廉赛花  (白)     在。

钟无盐  (白)     命你保护主公赴会。会中有诈,急忙保护主公下楼,不得有误。

廉赛花  (白)     得令。

钟无盐  (白)     田常、田玉听令。

田常、

田玉   (同白)    在。

钟无盐  (白)     命你二人带领五百人马,在望江楼西北埋伏,等会中有诈,急忙杀来,不得有误。

田常、

田玉   (同白)    得令。

钟无盐  (白)     田能、管和听令。

田能、

管和   (同白)    在。

钟无盐  (白)     命你二人带领五百弓箭手,在丹凤岭埋伏,专候楚国追兵,以便接应。

田能、

管和   (同白)    得令。

钟无盐  (白)     安排已定,尔等小心伺候。分列两旁,听我道来。

     (上小楼)   这的是交相为倚,

             兵家深奇。

             这其间自有藏机,

             运用帷幄莫待狐疑。

             正与奇,细与微,

             相为卒励,

             到头来须知道,有功应记。

(〖工尺上〗。)

齐王   (内白)    驾到。

田能、
管和、
田常、

田玉   (同白)    主公驾到。

钟无盐  (白)     随我接驾。

(四太监引齐王同上。)

齐王   (白)     御妻。

钟无盐  (白)     我等接驾。

齐王   (白)     平身。

(齐王归大座。〖吹打住〗。)

齐王   (白)     御妻,人马怎生调遣?

钟无盐  (白)     人马俱已点齐,请吾主起驾。

齐王   (白)     这等,田昆听令。

田昆   (白)     在。

齐王   (白)     吩咐大队人马兵发楚国。

田昆   (白)     得令。

             众将官,兵发楚国。

(田能、管和、田常、田玉同应。众人同上马。)
田能、
管和、
田常、

田玉   (尾声)    动三军举义旗,

             日光寒驱万骑。

             这一番去赴棋盘会,

             管教那楚国郊原定有兵刀起。

(众人同领下。)

【第二场:诈会】

(吴英上,起霸。)

吴英   (念)     今日江楼会两君,

(柳盖上。)

柳盖   (念)     故将棋会漫敷陈。

(焦奎上。)

焦奎   (念)     欲知楚国神威震,

(韩士隆、柏忠同上。)
韩士隆、

柏忠   (同念)    今日席前宾主分。

吴英   (白)     俺吴英。

柳盖   (白)     柳盖。

焦奎   (白)     焦奎。

韩士隆  (白)     韩式隆。

柏忠   (白)     柏忠。

吴英   (白)     列位将军请了。

柳盖、
焦奎、
韩士隆、

柏忠   (同白)    请了。

吴英   (白)     今有咱家主公,在望江楼上设下棋盘大会,请齐王夫妇饮宴,咱家主公迎接他君臣去了。

柳盖   (白)     吓呀!列位将军!少时齐王夫妇到来,你我一起动手便了。

吴英、
柳盖、
焦奎、
韩士隆、

柏忠   (同白)    正是:

     (念)     江楼设摆棋盘会,安排香饵钓金鳌。

(吴英、柳盖、焦奎、韩士隆、柏忠同下。〖工尺上〗。四太监引楚王同上,四女兵引齐王同上,楚王、齐王同见,四女兵、齐王同下。廉赛花耍刀花上,进城,下。钟无盐上,与楚王见,钟无盐、楚王同下,田昆带兵同上,同走圆场,同翻下。齐王、钟无盐、楚王、廉赛花、田昆同上。)

楚王   (白)     不知皇兄皇嫂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齐王   (白)     好说,敝处东齐,足贱德薄。

钟无盐  (白)     治国无能,贻笑邻邦。

楚王   (白)     小王设宴在望江楼上,请皇兄、皇嫂登楼畅饮,请。

齐王、

钟无盐  (同白)    请。

(众人同上楼。〖工尺上〗。楚王、齐王、钟无盐互相敬酒。)

钟无盐  (白)     闻知贵国有一白猿,善能着棋。

楚王   (白)     我国有一白猿,虽为畜类,小王封他为宰相了。

齐王   (白)     畜类封为宰相,哈哈……倒也可笑。

钟无盐  (白)     渴求一见。

楚王   (白)     命柳盖上楼。

(柳盖上楼。)

柳盖   (白)     来了!

             参见主公。

楚王   (白)     见过国王、国母。

柳盖   (白)     吓,国王、国母。

齐王、

钟无盐  (同白)    将军免礼。

柳盖   (白)     吓!有何差遣?

楚王   (白)     命丞相来见。

柳盖   (白)     呔!丞相上楼来!

(白猿上。〖上猴儿〗。)

钟无盐  (白)     呀!看这猴头生得诡计多端,少时与他着棋,若输与他,起不被他邦耻笑于我!我自有道理。

             我奉梨山老母之命,值日公曹速降。

(公曹上。)

公曹   (白)     来也!

             有何法旨?

钟无盐  (白)     少时我与猴头着棋,命你取些酸果抛下,混乱一番,不得有误!

公曹   (白)     领法旨。

钟无盐  (白)     丞相请过来。

(白猿应。)

钟无盐  (白)     闻得你善能着棋……

(白猿叫。)

钟无盐  (白)     敢与哀家下?

柳盖   (白)     国母今日着棋,须要赌下礼物才是。

钟无盐  (白)     赌何礼物?

柳盖   (白)     我国丞相输了,黄金千两,年年进贡,岁岁称臣,国母输了也是照样。

钟无盐  (白)     将军不要如此,俺要输了,我国即为下邦就是。

柳盖   (白)     好!既如此,摆下棋盘。

钟无盐  (白)     丞相请。

     (醉扶归)   两国相争分棋式,

             一番车马皆围绕。

             忙将士相安排着,

             炮打当头将军定。

齐王   (夹白)    丞相输了!

(齐王、廉赛花同暗下。)

钟无盐  (醉扶归)   今日里士马卧槽,

             管教你奔走无处逃,奔走无处逃。

     (白)     丞相输了。

柳盖   (白)     请国母再下一盘。

钟无盐  (白)     一盘为定,何必再下。

柳盖   (白)     众将官放箭!

钟无盐  (白)     看剑!

(钟无盐杀死白猿。)

钟无盐  (白)     哎呀不好!楼下乱箭齐发,侍女们舍命跳楼。

(钟无盐、侍女同下,众楚兵同追下。廉赛花引齐王同出城,同下。钟无盐上,钟无盐、田昆同开打,同下,众齐兵、众楚兵同上,同开打,众楚兵追众齐兵同下。)

【第三场:败齐】

(廉赛花引齐王同上。)

齐王   (白)     哎……好也呀是好也!

     (新水令)   行行渐到楚荒郊。

(〖内呐喊声〗。)

齐王   (白)     呀。

     (新水令)   听军声观来之鸟,[1]

             悲风天日惨,

             杀气阵云高。

     (白)     适才寡人在望江楼上饮宴,望见火炮连天,自忖不能走脱,若非赛花保驾,险些一命而亡。呀!看看杀出重围来也。

     (新水令)   途路迢遥,

             想归来,齐疆杳。

(焦奎上。)

焦奎   (白)     呔!齐王哪里走!

(齐王慌下,廉赛花、焦奎同战。焦奎败下,廉赛花追下。齐王上。)

齐王   (驻马听)   急走忙逃,急走忙逃,

             怎顾荒原低与高。

             惊惶非小。

             这兵马骤相交,

             俺则见,两国尽待把兵鏖。

(〖内呐喊声〗。)

齐王   (白)     呀!

     (驻马听)   又只见,旗靡辙乱征云绕,

             两相争逞英豪,

             这其间,怎把那敌兵扫!

吴英   (内白)    齐王哪里走!

(吴英上,齐王慌下,廉赛花、吴英同战,吴英败下,廉赛花追下。齐王上。)

齐王   (白)     啊呀!

     (沉醉东风)  是将军追来气豪,

             催战马突阵咆啸。

             好一个赛花幼女猛,

             猛可也敌阵云高,

             又只见两骑相交,

             恶狠狠耀月枪刀。

             震着山,把地摇。

     (夹白)    杀!

     (沉醉东风)  窣地里,惊回也那飞鸟。

(齐王下,廉赛花、楚将同开打下。〖水底鱼〗。田常、田玉带大刀同上。)

田常   (白)     俺田常。

田玉   (白)     田玉。奉国母之命,带领人马在望江楼西北埋伏,以为接应。

             众将官!

众齐兵  (同白)    有!

田玉   (白)     就此埋伏!

众齐兵  (同白)    吓!

(〖水底鱼〗。田常、田玉同下。齐王上。)

齐王   (雁儿落)   眼见那楚兵追,有几遭,

             好叫俺道途间惊非小。

             纵有女将军胆略高,

             挡不得楚兵重围绕。

             呀!你看那杀气贯青宵,

             一会价无计把兵消。

             俺这里马如眠人将倦,

             他那里雄纠纠恶似枭。

             今朝,一煞时流落在他乡道,

             迢遥,怎能够众齐军救这遭,众齐军救这遭!

(齐王下。吴英、焦奎、柏忠追廉赛花同上,同开打,廉赛花败下。田常、田玉带众齐兵同上,接战,同败下,众人同追下。〖水底鱼〗。田能、管和带四弓箭手同上。)

管和   (白)     俺管和。

田能   (白)     田能。奉国母之命,带领五百弓箭手,在丹凤岭埋伏,专候楚国追兵,以便接应。就此埋伏者。

(〖水底鱼〗。田能、管和、四弓箭手同下。齐王上。)

齐王   (挂玉钩)   俺这是,急急抽身紧勒骠紧趭,[2]

             纵有那征𩣵駣,

             怎顾那湿透襟衫汗似浇,

             好叫俺,尽自把愁肠绞。

             此番事恐难逃,

             反被那邻邦笑。

             俺怎免洒泪征袍,

             俺怎惯奔走荒郊。

(〖内呐喊声〗。)

齐王   (殿前欢)   猛听得喊声高,

             这一回分明吓破胆魂消。

             怎将这,剿敌的捷音告,

             俺可也惊非小,

             则索要奔走荒郊。

             这的是魂消,

             这的是魂消。

             苦只苦两国交兵,

             则看那军士无辜也那餐刀。

(众楚兵、众齐兵同开战,众楚将同败下。齐王、田常、田玉、田能、管和同上。)
田常、
田玉、
田能、

管和   (同白)    楚国大败。

齐王   (白)     国母哪里去了?

田常、
田玉、
田能、

管和   (同白)    吾主不必忧虑,有大将田昆护驾,料也无妨。请主公按辔缓行,且道前途候便了。

齐王   (白)     众将言之有里,回銮。

(田常、田玉、田能、管和同应。)

齐王   (煞尾)    江楼赴宴遭围套,

             两国相争把兵交。

             这一回,虎斗龙争无定屈挠,

             从今后,整顿军威图报早。

(众人同下。)
(完)

——————————
1. ^ 原文此处作“hōng lái zhī biáo”,根据《怡志楼曲谱》补全。

2. ^ 原文此处作“jǐn jiào”,根据上下文补全。


浏览次数:363 ┊ 字数:5526 ┊ 最后更新:2021-07-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