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升平宝筏·北饯》

主要角色
尉迟恭:净
唐僧:老生
徐绩:老生
杜如晦:老生
殷开山:小生
程咬金:丑

情节
唐天子命大唐一十八路总管为唐三藏西天取经饯行。尉迟恭年老功高,乃向唐三藏及众人讲述御果园单鞭救唐王的经过。

注释
《北饯》即《升平宝筏》第四十出。原题:“饯送郊关开觉路”。
《升平宝筏》清张照撰。全十本,共二百四十出。据《西游记》唐三藏西天取经故事改编而成。为清宫承应传奇巨制之一。

根据《侯玉山昆曲谱》整理

录入:五个骆驼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0.9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徐绩、杜如晦、殷开山、程咬金同上。)

徐绩   (念)     七寸潇湘管,

杜如晦  (念)     三分玉兔毫。

殷开山  (念)     落在文臣手,

程咬金  (念)     安帮定圣朝。

徐绩   (白)     某,徐绩。

杜如晦  (白)     杜如晦。

殷开山  (白)     殷开山。

程咬金  (白)     程咬金。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请了。

徐绩   (白)     今有大唐师父往西天竺印度求取大藏真经,奉圣人命,着俺唐家一十八路总管,都在那十里长亭饯行发路。怎么这般时候还不见尉迟老将军到来?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想必就来。

(尉迟恭嗽上。)

尉迟恭  (白)     某,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朔州善阳人也。今有大唐师父往西天竺印度求取大藏真经。奉圣人命,着俺唐家一十八路总管都在那十里长亭饯行发路,须索走遭也。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吓,老将军请了。

尉迟恭  (白)     列位请了。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老将军为何来迟?

尉迟恭  (白)     列位。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老将军。

尉迟恭  (点绛唇)   一来为帝主亲差,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夹白)   二来呢?

尉迟恭  (点绛唇)   二来为老夫年迈,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夹白)   持斋戒。

尉迟恭  (点绛唇)   持斋戒,哎则,则将这香火安排。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请。

     (同点绛唇)  送师父,临郊外。

唐僧   (内白)    阿弥陀佛。

(〖万年欢〗,〖吹打住〗。)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远远望见幢幡宝盖,大唐师父来也。

尉迟恭  (白)     呀!

     (混江龙)   遥望着,幢幡和那宝盖,

             见军民,百姓们多也闹咳咳,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夹白)   军民百姓好不热闹也。

尉迟恭  (混江龙)   引领着一行儿侍从,

             也荡散了满面尘埃,

             坐下马,如同滴溜溜水急,

             俺心里,恁似朔风来。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夹白)   按袱头。

尉迟恭  (混江龙)   俺这里——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混江龙)  挪玉带,

             见师父禅心儿己定。

             师父将慧眼,落得个忙开。

(执事太监擎幢幡宝盖引唐僧同上。)

唐僧   (白)     阿弥陀佛。

     (念)     口吃千家饭,身穿百纳衣。

     (白)     贫僧有何德能。敢劳众公卿远远相送。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尉迟恭  (同白)    不敢。

唐僧   (白)     列位请升界,请。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尉迟恭  (同白)    请。

唐僧   (白)     请问列位尊姓大名?

徐绩   (白)     徐绩。

杜如晦  (白)     杜如晦。

殷开山  (白)     殷开山。

程咬金  (白)     程咬金。

尉迟恭  (白)     唔……

唐僧   (白)     丹墀下不为言者,莫非是尉迟老将军么?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正是。

尉迟恭  (白)     咦,哈哈……不敢啊是不敢。

唐僧   (白)     久闻老将军南征北讨,东荡西驰。边扫六十四处烟尘,擅改一十八家年号,贫僧只是耳闻,今日天色尚早,请老将军细说一遍,贫僧洗耳恭听。

尉迟恭  (白)     师父若不嫌絮烦,待某试说一遍。

唐僧   (白)     愿闻。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请。

尉迟恭  (油葫芦)   十八处都将,年号改,

             某扶立起唐世界。

唐僧   (夹白)    可不杀生害命?

尉迟恭  (油葫芦)   师父道俺杀生害命,

             也罪何该。

             想当日尉迟恭,

             怎想到今日持斋戒,

             今日个谢吾师,

             恁便超度了俺这唐十宰。

             俺这里便整顿了宫袍,

             拂了土垓。

             就在这尘埃地中展脚,

             可便舒腰拜。

             望师父特地请取一个法名来

唐僧   (白)     要贫僧取法名么?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正是。

唐僧   (白)     就取:慧仁,慧义,慧理,慧智,慧信。念你孩儿尉迟宝林……待贫僧取得真经回来,望空中念一声南无……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阿弥陀佛。

     (同天下乐)  救度俺这众生的们,

             可便离了苦海。

尉迟恭  (天下乐)   师父那片虔也么心,

             我可也无挂碍。

             正按着救苦救难得这观自在,

唐僧   (夹白)    参的透。

尉迟恭  (天下乐)   参得透,色即是空,

唐僧   (夹白)    参不透。

尉迟恭  (天下乐)   参不透,空即是色,

             师父那片修行的心,

             某可也有甚么的歹。

唐僧   (白)     久闻得老将军,在南御园,小交锋,单鞭救主。贫僧只有耳闻,不曾目睹。再请老将军试说一遍。

尉迟恭  (白)     师父若不嫌絮烦,待某家手舞足蹈,试说一遍。

唐僧   (白)     如此甚好。

尉迟恭  (白)     师父,此一节不为别的而起。

唐僧   (白)     端为谁来?

尉迟恭  (白)     吖哈喏。

     (后庭花)   都只为病秦琼他太厉害,

             皆因是,尉迟恭年老迈。

     (夹白)    嗯!

     (后庭花)   我想那一日相约定,那一日相约定,

             尽都是杜如晦使的计策。

     (白)     老夫闻言听罢。哇呀……

     (后庭花)   怒气可也满胸怀,

             这都是唐家,唐家的十宰,

             那一日,鼓不擂,锣不筛,箭不发,甲怎生披,

             只听得,耳边厢人报来。

             御果园暗计排,

             御果园暗计排。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青哥儿)  可恨他无知,

             无知的波赖。

             见一人倒在,

             倒在尘埃。

唐僧   (白)     倒在尘埃者是谁?那年是何月日?

尉迟恭  (白)     那年五月五日,蕤宾佳节,将那南御园,改为御果园,他弟兄三人要做个金钱插柳会。

唐僧   (白)     哪三人?

尉迟恭  (白)     第一建成。

唐僧   (白)     第二?

尉迟恭  (白)     元吉。

唐僧   (白)     第三?

尉迟恭  (白)     乃是吾主。

唐僧   (白)     阿弥陀佛。

尉迟恭  (白)     绕着那御果园连转三遭,离百步之内,竖一高竿,高竿之上悬挂一枚金钱,他弟兄三人要射那金钱之眼。

唐僧   (白)     哪个当先?

尉迟恭  (白)     先是建成,元吉,先射未中。那时我主,也不慌,也不忙,在飞鱼袋内挽一张鞘不长,靶不短,拽得硬,射得远,背阔弦粗,铜胎铁靶宝雕弓。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好弓也!

尉迟恭  (白)     又在走兽壶中抽一枝,捻一捻转千遭,水银灌杆,叮叮当当百步穿杨枣齿狼牙箭。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好箭也。

尉迟恭  (白)     扭入朱红扣,搭上紫金鈚,左手推靶,右手兜弦。左手推靶似挞檀台,右手兜弦似抱婴孩。弓开如满轮秋月,箭发似一点寒星。箭无不发,发无不中。中无不倒,倒无不死。只听得飕、飕、飕,连射三箭。

唐僧   (白)     可曾射中?

尉迟恭  (白)     正中那金钱的眼儿。

唐僧   (白)     好神箭也。

尉迟恭  (白)     那时吾主扭项回头,看他二人卖弄哪家的武艺。

唐僧   (白)     卖弄哪家武艺?

尉迟恭  (白)     啊呀不好!谁想建成那厮,起了不良之心,他要掣剑来伤吾主。

唐僧   (白)     可曾伤着?

尉迟恭  (白)     不想那剑有些恋鞘,元吉搬弓这样的打——

唐僧   (白)     可曾打中?

尉迟恭  (白)     又被那花枝儿抓住了弓梢。

唐僧   (白)     阿弥陀佛。

     (念)     圣天子百灵相助,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念)    大将军八面威风。

尉迟恭  (白)     不敢吓不敢。

唐僧   (白)     那时老将军在于何处?

尉迟恭  (白)     那时某在澄清涧洗马。吖呵,忽有军师来报。说主公在御果园有难,速去救驾。那时吓得某,人披不及甲,马也备不及鞍,只得骣马单鞭,赶哪——

唐僧   (白)     赶到哪里?

尉迟恭  (白)     赶到御果园。被某厉声高叫,呀呔!你们休伤吾主,是休伤吾主。

唐僧   (白)     那厮见了老将军便怎么样?

尉迟恭  (白)     那建成、元吉,见了某就哈哈,吓慌了。

唐僧   (白)     他见老将军这等威严,也不怕他不慌。

敬德   (白)     有诗为证。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白)    怎道?

尉迟恭  (念)     建成、元吉使双锋,倾刻英雄一梦中。若非敬德鞭在手,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同念)    谁人搭救圣明公。

尉迟恭  (白)     不敢,不敢。那时被某抢上一趷蹬步,走上前,抓住那厮狮蛮带,将他滴溜扑掉下马来。

     (青哥儿)   我脚,脚踹住他胸怀,

             脚踹住他胸怀。

             只教他怎生样的挣扎,

             叵耐寒才,使的计策。

             便把那人杀害,

             怒气可也满胸怀。

             老微臣,忽喇喇一骑马儿赶将过来。

     (白)     被某一鞭。

     (青哥儿)   打碎那厮天灵盖。

唐僧   (白)     这场功劳古今罕有,天色已晚,贫僧趱路去也。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尉迟恭  (同白)    我等再送师父一程。

唐僧   (白)     不消。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尉迟恭  (同煞尾)   百忙里修行大,

             禅性儿分毫不改。

     (同白)    愿师父把金经来取。

唐僧   (白)     阿弥陀佛。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尉迟恭  (同白)    愿师父疾疾而去,早早地归来。

唐僧   (白)     阿弥陀佛。

徐绩、
杜如晦、
殷开山、
程咬金、

尉迟恭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514 ┊ 字数:3886 ┊ 最后更新:2024-02-0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