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李逵探母》

主要角色
李逵:净
李母:老旦
李鬼:净
刘氏:彩旦
李达:丑

《李逵探母》李金泉饰李母、袁世海饰李逵
《李逵探母》李金泉饰李母、袁世海饰李逵
情节
李逵回沂州欲搬取老母至梁山奉养。宋江放心不下,派朱贵暗中保护。时沂州府出三千贯画影图形捉拿李逵。李逵前往看榜,被朱贵拉至其弟朱富酒店,嘱其务须小心行事。李逵回家途中,经松林,遇李鬼冒李逵之名拦路行劫。李鬼被擒后,佯称家有老母,恳求李逵饶命。李逵见李鬼有孝心,乃赠银一锭,释放回家。是夜,李逵至李鬼家投宿,李鬼竟恩将仇报,欲害李逵未逞,终被杀。李逵回家后,见老母双目失明,生活无靠,对兄李达深表不满。李达贪图赏金,欲带庄主秦太公来家擒李逵归案。李逵见行为可疑,匆忙背母逃至沂岭。其母口渴难忍,李逵往取山泉,不料老母已被猛虎吞食。李逵大怒,深入虎穴,力杀四虎。秦太公带人追至,李逵早已精疲力尽,遂被擒。李云奉命押解李逵往沂州。朱贵闻讯,与梁山诸将于途中拦截,生擒李云,救李逵回山。

注释
本剧是根据《水浒传》编的,自李逵下山起,包括真假李逵、李逵探母、杀四虎、李逵被擒、起解迁救,至朱富说服李云同上梁山止。
剧本生动地描写了农民起义英雄人物的淳朴、勇敢、善良的性格,及反抗地主恶霸的斗争。

根据单行本整理:翁偶虹、袁世海编剧本

录入:爱吃白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74.83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开幕曲〗,〖急急风〗。八兵丁、李云同上。)

李云   (白)     转回班房。

(〖鲍老催〗。八捕快同迎上。)

八捕快  (同白)    参见都头。

李云   (白)     站下。

八捕快  (同白)    太爷传唤,有何吩咐?

李云   (白)     今有上司行文下到来,命本县悬贴榜文,捉拿朝廷重犯,现有榜文在此,展开,尔等观看。

八兵丁  (同白)    遵命!

(八兵丁同展开第一张榜文。)

李云   (白)     这是第一名正犯宋江,乃郓城人氏,有人拿获者,赏钱一万贯!

八捕快  (同白)    哦!拿宋江,一万贯!

(八兵丁同展开第二张榜文。)

李云   (白)     这是第二名从犯戴宗,乃江州两院押狱,有人拿获者,赏钱五千贯!

八捕快  (同白)    哦!拿戴宗,五千贯!

(八兵丁同展开第三张榜文。)

李云   (白)     这是第三名从犯李逵,乃本州沂水县人氏,有人拿获者,赏钱三千贯!

八捕快  (同白)    哦!拿李逵,三千贯!

     (同叫头)   都头!

     (同白)    想那李逵乃本县人氏,拿他容易得很!

李云   (白)     尔等休得夸口,速将榜文,分贴四门,不得有误。

(李云下。)

八捕快  (同白)    遵命!

(〖急急风〗。八捕快、八兵丁同下。)

【第二场】

(〖小钵抽头〗。朱富挑酒担子上。)

朱富   (念)     卖酒作行商,雾豹云龙暗隐藏。喜的是大哥已把梁山上,待等时机到,我也名列忠义堂。

(朱贵上。)

朱贵   (念)     奉密令,回家乡,保护李逵紧提防。

(朱富、朱贵相遇。)

朱富   (白)     啊!大……

(朱贵警惕。)

朱贵   (白)     哦……

(朱贵四望。)

朱富   (白)     大台!您喝酒吗?

朱贵   (白)     正要吃酒。

朱富   (白)     我给您斟上。

(朱富只将空杯递与朱贵,四望无人,低声。)

朱富   (白)     我说大哥,你不在梁山,回家干什么来啦?

朱贵   (白)     这个?

(朱贵四望,低声告诉朱富。)

朱贵   (白)     贤弟有所不知,只因黑旋风李逵,回家探母,宋大哥放心不下,知愚兄也是此地人氏,为此暗差愚兄,随后下山,暗地保护李逵,以防不测。

朱富   (白)     嘿!好个仁义的宋大哥,真叫他想到啦!

朱贵   (白)     怎么?

朱富   (白)     如今风声甚紧,沂水四门,俱都悬挂榜文,出三千贯的赏格,捉拿李逵哪!

朱贵   (白)     哦!

朱富   (白)     大哥,他跟谁一块来嗒?

朱贵   (白)     独自一人,比我还先行一日。

朱富   (白)     怎么𠯩!一个人?比您还先来嗒?哎呀!这个事儿,可有点玄哪!

朱贵   (白)     不妨。想李逵家住百丈村,必从西门经过。待俺去至西门,看个动静,再作道理。

朱富   (白)     哥哥!你要是遇见李逵,务必请到家中,给我们引见引见。

朱贵   (白)     那个自然。

(朱贵欲行。)

朱富   (白)     哥哥,你可也得留点神哪!

朱贵   (白)     晓得!

(朱贵下。朱富四望,拭汗,故作镇静,挑起担子。)

朱富   (白)     好酒啊哦哦……

(朱富下。)

【第三场】

李逵   (内白)    喜煞人也!

(李逵随〖大锣抽头〗上。)

李逵   (笑)     哈哈哈……

     (沽美酒)   兴致致,下山岗;

             回家乡,探望老娘。

(〖抽头〗。李逵走圆场。)

李逵   (沽美酒)   准备着戒酒忍性谨提防。

             长河绿,远山仓,

             伴着俺锦绣般的云碧花黄。

     (白)     多蒙宋大哥,准咱李逵,回家探母。临行之前,再三嘱咐:一路之上,不可饮酒;不要任性;回家之后,接得老母,即刻回山。此番行路,俺定要精精细细、谨慎提防,接得老母转回山寨,方不负大哥关切之意。看沂水不远,俺不免紧行几步!

     (沽美酒)   红叶儿迎风飘荡,

             一路上清秋景象。

(〖钟声〗。)

李逵   (白)     啊!看前面隐隐绰绰,一带红墙,想是那菩提寺。适才钟声响亮,那些个和尚们,又要吃斋了。

(李逵忽然想起幼年的事情。)

李逵   (白)     想俺幼年时节,时常到寺内玩耍。那里果木甚多,有一日,看到树上的梨儿正熟,俺就悄悄的爬上树去,摘取梨儿。不想惊动了老和尚,他手持禅杖,赶俺下树。是俺情急无奈,就将这手中的梨儿,照定那老和尚,说声打!哈哈哈……不偏不歪,正打在他那光葫芦的头上,趁此机会,俺就这么一溜,溜下树来,跑回家中。后来,那老和尚赶到我家,与咱的老娘,百般争吵,咱老娘倒与他说了许多的好话,他才恨恨而去。此时想来,咱这顽皮的性情,不知招惹老娘,生了多少闲气。

(李逵走小圆场。)

李逵   (白)     一路行来,西门还远,少时俺回到家中,见了咱的老娘,咱就问:老娘!你好啊!你想煞孩儿了!咱的老娘,不然是笑着脸儿,颠着身儿,说道:我那好儿子,我那乖儿子!我那黑儿子!你回来了!你想死为娘了!咱的老娘,必然与俺作些个面食食馍馍,我母子二人,坐在一处,是一边说,一边吃,边吃边说,边说边吃。好不快活人也呀哈哈哈……

     (沽美酒)   俺这里紧行几步,

             回家去,见老娘!

(开三幕。众百姓在城门前看榜。)

众百姓  (同沽美酒)  恁强梁宋江、戴宗,

             黑李逵名列榜上。

     (同白)    看呵!

(李逵见状惊疑。)

李逵   (沽美酒)   因何事?百姓喧嚷。

     (白)     啊?众百姓因何喧嚷,待俺看来。

(李逵方要挤进人丛,朱贵迎上,朱贵推着李逵,一边走,一边说。)

朱贵   (白)     啊!张大哥!我寻你许久,你在这里作什么?今日一定罚你作个东道,快快随我吃酒去呀!

(朱贵推着李逵急走圆场。闭三幕。)

朱贵   (白)     啊呀!李二哥,你好险哪!

李逵   (白)     唩!我在西门之外,正要看个画图儿,你不容咱讲话,叫了声张大哥,推推搡搡的,推到此处,又说什么好险哪!闹得咱糊里糊涂了!

朱贵   (白)     你晓得什么?哪里是画图儿,分明是赏格榜文。一万贯捉拿宋江!

李逵   (白)     哦!

朱贵   (白)     五千贯,捉拿戴宗!

李逵   (白)     哽!

朱贵   (白)     三千贯,捉拿李逵!

李逵   (白)     啊!

朱贵   (白)     低声些!

李逵   (白)     我不嚷。

朱贵   (白)     你竟自不知,反在那里看什么画图儿。幸喜不曾被公差看见,倘被他们看见,岂不要大祸临身,我怎么不替你担险哪?

李逵   (白)     啊!狗官府欺人太甚了!待我先撕了这画图儿!

朱贵   (白)     他们正拿你不着,你怎么与他们送上去呢?下山之时,宋大哥何等嘱咐于你,你怎么又来莽撞啊?

李逵   (白)     你瞧,我总改不了我这个急脾气!

朱贵   (白)     不必多言,快快随我来。

(朱贵、李逵同走圆场。开三幕,朱富酒店。朱富暗上,看见李逵,故意惊吓李逵。)

朱富   (白)     哈哈,你是李逵!

(李逵因不相识,大惊。)

李逵   (白)     啊!俺不是李逵,咱姓张啊!

朱贵   (白)     哈哈哈……二哥不必如此,这是俺同胞兄弟朱富!

李逵   (白)     你瞧!我又仔细错啦。

朱贵   (白)     还是仔细的好。

李逵   (白)     怎么?你就是朱富贤弟,江湖人称笑面虎。

朱富   (白)     不敢。

李逵   (白)     咱李逵有礼了。

朱富   (白)     还礼,还礼。久闻二哥好膂力!

李逵   (白)     举得起几百斤!

朱富   (白)     好胆量!

李逵   (白)     哽!胆量不小!

朱富   (白)     前者,大闹江州,二哥跳楼劫法场,救了宋大哥。只杀得尸横遍地、血染江红,狗官兵闻名丧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可久仰啦,久仰啦,久仰的了不得啦!哈哈哈……

李逵   (白)     夸奖了,夸奖了!夸奖了啊哈……

朱贵   (白)     请坐。

(李逵、朱贵、朱富分坐。李逵向朱贵。)

李逵   (白)     啊,贤弟!愚兄下山之时,你还与众头领与我饯行,你怎么倒先来了?

朱贵   (白)     是你下山之后,宋大哥还是放心不下,知小弟也是沂水人氏,故而派我随后赶来,暗地保护二哥。

李逵   (白)     怎么?宋大哥派你前来,保护咱李逵的么?

朱贵   (白)     正是。

李逵   (白)     嘿!真是我的好哥哥。

朱贵   (白)     二哥,此去你家中的路径,你还认得么?

李逵   (白)     自己的故乡,怎么能不认得呀!

朱贵   (白)     不是喏,今日比不得昔年,你如今乃是朝廷的重犯,他们在四下捉拿于你,你若从大路而回,倘被公差看见,那还了得!

李逵   (白)     唩!咱李逵出世以来,天不怕,地不怕,小小的公差,哪放在俺的心上!

朱富   (白)     二哥,话可不是那么说,你此番回家探母,必须诸事忍耐,并非二哥胆小,此乃是通权达变!依小弟之见,你必须等到黄昏,抄个小道,绕路而行,是方保无虑。

李逵   (白)     好!咱走小路就是。

朱富   (白)     嘿!哥哥,此时天色尚早,我这儿有上等的好酒,咱们哥们喝会子,给二哥接接风,你瞧好不好?

李逵   (白)     怎么,有酒?讨扰,讨扰!

朱贵   (白)     慢来,慢来。大哥有令,一路之上,不准他吃酒!

李逵   (白)     这个?

朱富   (白)     哥哥,你错啦!宋大哥的将令,不准李二哥在路上吃酒,如今到了咱们家里,若不置酒相待,可显得咱们哥儿们不恭敬啦!

李逵   (白)     着啊!还是朱富贤弟说得爽快,如今来到你家,你不请俺吃酒,你也特不大方了。

朱贵   (白)     如此,少饮才好。

李逵   (白)     对,少喝点。

朱富   (白)     二位哥哥,在这儿说话,我给您烫酒去。

李逵   (白)     有劳了啊哈……

     (西皮散板)  宋大哥嘱咐我谨记心上,

             一路上不敢把酒来尝。

             今日放开沧海量,

(朱富备酒,李逵、朱贵、朱富坐下同饮。)

朱贵   (白)     二哥啊!

     (西皮散板)  久逢知己休放狂。

             接得伯母再饮佳酿。

(李逵、朱贵、朱富同饮酒。〖起初更鼓〗。)

李逵   (白)     啊!

     (西皮散板)  鼓响初更心着慌。

             急忙辞别登程往,

朱贵   (白)     啊二哥!山路行走,提防猛虎,小路行走,谨防强人!

李逵   (白)     贤弟呀!

(〖望家乡〗。)

李逵   (西皮快板)  贤弟言语谨记心旁。

             此一番回家去把老娘探望,

             一路上我定要谨慎提防。

             接得老娘把山岗上,

             方不负宋大哥嘱咐一场。

             辞别了贤弟我就忙把路来上,

朱贵、

朱富   (同白)    小心了!

李逵   (唱)     恨不得插双翅去接老娘!

(李逵下。)

朱贵   (唱)     但愿他接老娘早到山上,

(朱贵下。)

朱富   (唱)     我兄弟暗地里保护提防。

(朱富下。)

【第四场】

李鬼   (内白)    哈!

(〖急急风〗。李鬼掖双斧、持扇上。)

李鬼   (马夫赞)   咱本是,安闲汉,

             家业田园一大遍;

             吃花酒,走勾栏,

             赌博场中充好汉。

             咱性情懒,不种田,

             不识字来不会算,

             到手的银钱似流水,

             花来花去随风散。

             要谋生,也不难,

             腰掖板斧把路断,

             咱的名字叫李鬼,

             假充那黑旋风李逵梁山汉。

     (白)     来此已是松林,里面藏躲!

(李鬼东张西望地藏在松林,下。〖起更鼓〗。李逵上。)

李逵   (西皮散板)  朱贵贤弟对我讲:

             他叫我小路行走谨提防。

             我趁着月明亮忙往前闯!

(李鬼听得林外有人,偷偷摸摸走出来,发现李逵,举斧恫吓。)

李鬼   (白)     呔!

     (西皮散板)  快留下买路银免遭祸殃。

     (叫头)    呔!

     (白)     留下买路金银,放你过去。

李逵   (白)     金银却有,通上尔的名来!

李鬼   (白)     提起某的名姓,吓破尔的心胆!

李逵   (白)     休出狂言,讲!

李鬼   (白)     听了:俺就是二年前,大闹江州,后投梁山,与宋江、戴宗结拜,黑旋风李逵!就是咱哪!

李逵   (白)     嘿嘿!我李逵会摸出他娘的假的来啦!

李鬼   (白)     你快将金银留下,饶你不死!

李逵   (白)     要俺金银,却也不难,俺也要你一件东西!

李鬼   (白)     啊?你要俺何物?

李逵   (白)     就是你项上的狗头!

李鬼   (白)     招家伙吧!

(李鬼与李逵对打,勉强支持几下,即被李逵打倒在地。)

李逵   (叫头)    呔!

     (白)     我把你这瞎眼的狗头!咱就是大闹江州的黑旋风李逵!你竟敢假充咱的名姓,在此胡作非为,哪里容得,呸!我劈了你这囚囊的!

李鬼   (白)     哎呀!好汉爷爷!留头讲话!留头讲话呀!

李逵   (白)     讲!

李鬼   (白)     是!是!是!好汉爷爷!

(李鬼假作喘息,思索,编谎。)

李逵   (白)     讲!

李鬼   (白)     是!是!是。实不相瞒,我家中还有八十岁的老母……

(李逵心中一动。)

李逵   (白)     哦!你有八十岁的老母?

李鬼   (白)     我的老母,都八十多岁啦!

李逵   (白)     你往下讲来。

李鬼   (白)     是。只因家中贫寒,无力奉养,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不想今日就撞着好汉爷爷,我虽一死,是罪有应得。只是我那八十多岁的老母,依靠何人,岂不要冻饿而死?望求好汉爷爷,开一线之恩,饶恕我这条性命,慢说我感恩不尽,就是我那白发的老母,也感你的大恩,大德呀……

(李鬼哭。李逵被李鬼的假言假语感动。)

李逵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听罢言来心不忍,

             却原来他是个孝顺之人。

             为娘亲作强人在松林藏隐,

             咱李逵不顾生死回家也为老娘亲。

             母子之情是天性,

             他为母,我探娘,这骨肉情肠就不差半毫分。

             自思自想心自问,

             板斧怎能杀这孝顺之人。

     (白)     不要哭,你且起来。

李鬼   (白)     多谢好汉爷爷。

(李鬼立起。)

李逵   (白)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李鬼   (白)     你问我呀?我,我叫李鬼。

李逵   (白)     这小子!假充字号啊!

             吓,你当真有个老母?

李鬼   (白)     我哪敢冤您哪?我妈,都八十多岁啦。

李逵   (白)     也罢,念你是个孝子,俺不杀你,也就是了。

李鬼   (白)     多谢好汉爷爷。

(李鬼欲行。)

李逵   (白)     回来!

李鬼   (白)     是。

李逵   (白)     从今以后,你不可再充咱的名姓,当强盗了,

李鬼   (白)     是,是,是。我再也不敢了!

(李鬼欲行。)

李逵   (白)     回来!你这样的汉子,何不作些生理,奉养娘亲呢?

李鬼   (白)     这个?不瞒您说,我是个穷小子,作买卖,哪有本钱哪?

李逵   (白)     哦!无有钱?

(李逵想。)

李逵   (白)     你且少待。

(李逵解下包袱,取出一锭银子。李鬼看见,意甚垂涎。)

李逵   (白)     这里有纹银一锭,带回家去,作些个生意,也好奉养你的老母,去吧!

(李鬼欲接银,又不敢接。)

李鬼   (白)     您的银子,我不敢要啊!

李逵   (白)     唩呀!

(李逵付银与李鬼。)

李逵   (念)     赠你银两孝娘亲,从今以后学好人。

(李鬼接银。)

李鬼   (念)     手接银两忙谢恩,拿回家去——我奉娘亲。

李逵   (念)     只要你真心孝娘亲,你母我娘俱不分。

     (白)     再会了。

(李逵下。)

李鬼   (白)     请!

(李鬼见李逵已去远,望着李逵后影。)

李鬼   (白)     呸!你才有个八十岁的老妈哪!这个傻狗日的!我说什么,他信什么。

(李鬼摸脖子。)

李鬼   (白)     可真玄哪!我的脑袋,差点没叫他给搬了家!

(李鬼又看见银子。)

李鬼   (白)     可也没算白来,闹了他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有咧!我先回家,打点酒,买点肉,吃饱啦,喝足啦,有什么话,再说。

(李鬼一边说一边走。)

李鬼   (白)     哎!到啦!

             我说家里嗒!家里嗒!

刘氏   (内白)    啊哈!

(刘氏上。)

刘氏   (字字双)   丈夫出门一夜晚,找饭,

             惊醒奴家睁睡眼,呼唤。

(刘氏开门,看见李鬼。)

刘氏   (字字双)   呦!当家嗒!

             劫来的银子有若干?我看!

李鬼   (字字双)   咳!差点你我好夫妻,拆散!拆散!

(李鬼气愤愤地把银子放在桌上。)

刘氏   (白)     呦!大清早晨嗒,你怎么说这丧气话呀?

李鬼   (白)     丧气?我差点回不来啦,倒楣透啦!

(刘氏看见桌上的银子。)

刘氏   (白)     你说你倒楣,怎么又弄来一锭银子呀?

李鬼   (白)     别提啦,我在松林子里,遇上个孤行大汉,正要劫他的银子,谁知道,这小子可真厉害!三下子,两下子,就把我给打趴下啦!

刘氏   (白)     你呀!饭桶吗!

李鬼   (白)     饭桶?你知道他是谁?

刘氏   (白)     我知道他是谁呀?

李鬼   (白)     他就是黑旋风李逵。我这个假嗒,哪儿干得过他这个真嗒呀?

刘氏   (白)     打不过,你不会跑吗?

李鬼   (白)     跑?我也得跑得了啊?那小子踩着我,举起斧子就砍!

刘氏   (白)     呦!砍着没有?

李鬼   (白)     费话,要是叫他砍着,我还回的来吗?

刘氏   (白)     那么,你怎么着哪?

李鬼   (白)     我呀!我急中生智,咧着嘴就这么一哭。

刘氏   (白)     你哭什么呀?

李鬼   (白)     我哭,我家里还有——

刘氏   (白)     噢!家里还有我哪。

李鬼   (白)     你别招说啦?我哭,我家里还有个老妈哪!

刘氏   (白)     你妈早死啦,家里就剩下我啦!

李鬼   (白)     你别捣乱啦,我要不说我有老妈,他还能饶我哪!

刘氏   (白)     他又怎么着哪?

李鬼   (白)     他听说我有个老妈,嘴里也不知道嘟嘟囔囔的说了些什么?给了我一锭银子,叫我改行作小买卖。你说倒楣不倒楣?

刘氏   (白)     你这是先忧后喜,碰上了这么一个大傻瓜!

李鬼   (白)     可不是傻狗日嗒吗!

刘氏   (白)     得啦,一场大祸,你算躲过去啦,我得好好的给你压压惊。你拿这锭银子,多打点酒,买点肉,咱们痛痛快快的喝一阵子。

李鬼   (白)     对,对,对。你快作饭,我去打酒买肉,吃饱了,喝足了,睡他个觉。等到晚上,我早点到松林,等那倒楣的孤行客,我拿他们出出气!

刘氏   (白)     对!你打酒去吧!我给你作饭。呦!没柴禾啦,我找点柴禾去!

李鬼   (白)     我打酒去!

(刘氏、李鬼自两边分下。)

李逵   (内白)    走啊!

(〖水底鱼〗。李逵上。)

李逵   (白)     嘿!行了一夜,失迷路途,腹中饥饿得紧,此处又无酒店,这……便怎么处?

(刘氏抱柴禾上。)

李逵   (白)     啊!大嫂!

(刘氏抬头望见李逵,惊惧欲走。)

李逵   (白)     大嫂慢行。俺乃行路之人,腹中饥饿,愿奉几钱纹银,请大嫂与俺备些酒饭。

刘氏   (白)     啊,这——饭倒凑合,酒可没有。

李逵   (白)     无酒不妨,就请前面带路。

刘氏   (白)     是,您随我来。

(刘氏引李逵入门。)

李逵   (白)     啊,大嫂,快与俺作三升米饭,十个大馒首!

刘氏   (白)     是啦。我给您预备去。

(刘氏出门,自语。)

刘氏   (白)     我的妈呀,好大的饭量!

(刘氏自语时,李鬼提酒肉上。)

李鬼   (白)     家里嗒,你说谁好大的饭量?

刘氏   (白)     咳!你不是买酒去啦吗?我碰上个黑大汉,他叫我作饭,他要吃十个大馒头,还要三升饭,你说少见不少见。

李鬼   (白)     怎么着?

(李鬼惊。)

李鬼   (白)     来了个黑大汉?

刘氏   (白)     不错,在咱们屋里哪。

李鬼   (白)     别忙!我问问你:他个儿比我猛?

刘氏   (白)     啊。比你还胖哪。

李鬼   (白)     脸比我黑?

刘氏   (白)     胡子比你还长哪?

李鬼   (白)     他腰里掖着——

刘氏   (白)     两把斧子!

李鬼   (白)     哎呦!八成李逵来了吧?

(刘氏大惊。)

刘氏   (白)     呦!我怎么把李逵让到咱家里来啦?

李鬼   (白)     别忙!我偷着瞧瞧!

(李鬼蹑手蹑脚,戳破窗户一看。)

李鬼   (白)     可不是他吗!

(刘氏失声叫出。)

刘氏   (白)     哎呦!这可怎么好啊!

(李逵闻声一惊,轻轻走到门前,看见李鬼、刘氏,窃窃私语,顿生疑心,隐在门后,窃听究竟。)

李鬼   (白)     哎呀!我在松林里头,跟他说我有个老娘,如今他到了咱家里,我没有老娘,他哪能善罢甘休啊?嘿!

(李鬼顿生歹心。)

李鬼   (白)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家里嗒!刚才他给我银子的时候,我可瞧见啦,他那银子可多着哪!

(李鬼把脚一跺。)

李鬼   (白)     一不作,二不休!我这儿有包蒙汗药。

(李鬼一边说,一边由怀里掏出药包。)

李鬼   (白)     你下在酒里头,把他迷倒,再把他杀喽。他那银子可就都是咱们的啦!

刘氏   (白)     对!咱们可就发了财啦!

李鬼   (白)     咱们有了银子,进城找你爹,采个地方,开个赌场,比干这个可强多啦!

(李逵听李鬼、刘氏说话时,几番要动手,勉强忍耐,自言自语。)

李逵   (白)     好个坏了良心的囚囊的!

李鬼   (白)     你快去作饭,我进去假意跟他周旋周旋。

刘氏   (白)     就那么办,你可得留点神!

(刘氏下。李鬼假意装作才回家的情形,一边向屋内走,一边说。)

李鬼   (白)     家里嗒!饭熟了没有?我回来啦!我回来啦!

(李鬼才走进去,被李逵劈头揪着。)

李逵   (白)     哈哈!

     (西皮散板)  松林怎样对我讲?

             你道家中有老娘。

             事到如今俱是谎,

             恩将仇报你坏了心肠!

             忍无可忍我杀孽障!

(李逵杀死李鬼,刘氏提酒壶上,见状大惊,慌忙逃下。)

李逵   (白)     便宜了你这婆娘!

(李逵望着李鬼尸首。)

李逵   (西皮散板)  咱李逵怎能饶你这作恶的豺狼!

     (白)     杀了这厮,方消俺心头之恨!哎呀!临行之时,宋大哥再三嘱咐,叫俺遇事忍耐,偏偏遇见了这个囚囊的!咱忍!咱忍?咱忍,就他娘的忍耐不着了!哎呀且住!不要因此,坏了咱的大事,快快寻找路径,回家接娘便了!

(〖撤锣〗。李逵下。)

【第五场】

(李母双目已瞎上。)

李母   (二黄摇板)  老天爷他把我心肝割断,

     (念)     长子大不贤,次子离家园。老身虽有子,依然受饥寒。

     (二黄慢板)  最可叹李逵儿再不回还。

             他虽性鲁莽心却良善,

             在娘前行孝道温暖难言。

     (二黄原板)  到如今只剩下长子一线,

             他却是忤逆子怙恶不悛。

             若有那李逵儿在膝前陪伴,

             未亡人怎能够受此熬煎。

             想至此不由我肝肠痛断,

             哭坏了两眼也是枉然。

     (白)     李逵!李逵!我那难得见的铁牛儿啊……

(李母哭。李达上。)

李达   (念)     李达无时运,骰子也变心。

     (白)     真他妈的!昨晚上耍了一夜,又输了个净光净。大丈夫绝不甘心,回家找点破烂,当俩钱。今晚上再捞捞梢!

(李达进门,李母正哭。)

李母   (白)     李逵儿啊……

李达   (白)     哈哈!怨不得我又输了哪!敢情你在家里竟嚎丧啊!昨晚上,眼瞧着我要吃个通儿,盆子里的那个骰子,滴溜溜这们一转,给我个六,不就穿皮袄啦吗?不用说,你又咧着嘴哭来着,那个骰子立刻就变了么啦!来了个眼猴,我不但没吃通,还得赔个通。输得我是少屁股没毛,要照你这们嚎丧,我几儿才发的了財哪!你就是我妈吧!你也不能这们妨我呀!我问问你,你嚎丧什么?你嚎丧什么?

李母   (白)     为娘,思念你兄弟李逵,一阵伤心,因而落泪。

李达   (白)     你瞧唩!你瞧唩!不缺你吃的,不短你穿的,你又想起李逵来啦!不提李逵,心平气和,提起李逵,两眼冒火。想当年他在家乡,打伤人命,逃到江州,又劫夺了法场,官府行文,原籍搜捕,我要不投靠秦太公,上下打点,就得吃官司。他如今是犯了法的人,这辈子不用想回来啦!你就死了心吧!

李母   (白)     咳!再也不能相见的铁牛儿哪……

(李母哭。)

李达   (白)     又哭?又哭?你怎么这么惦记他?你惦记他,找她养活你去,别吃累着我!

李母   (白)     你兄弟二人,俱是为娘的骨肉,他不在家中,你赡养为娘,也是分内之事啊!

李达   (白)     可谁又不管你来嗒?你瞧,吃的,喝的,穿的,住的,哪一样也没短你的。像我这样的孝子,可也就罢啦吧?

李母   (白)     你待怎讲?

李达   (白)     敢说我是个大孝子!

李母   (白)     呸!我把你这个说谎的奴才呀!

     (二黄原板)  说此话全不怕良心责难,

             哪里有行孝心在娘跟前。

             一冬何曾三日暖,

             三天断了两日餐!

             豺狼比你还良善,

             猪狗不吃你心肝。

             恨不得把奴才两腿打断!

(李母欲打,李达拦。)

李达   (白)     怎么着?吃我喝我,你还要打我?今个我也没工夫跟你算账,趁早给我找点东西,变卖俩钱,我捞捞本去!

李母   (白)     呸!

     (二黄原板)  四壁空,除非是卖我换钱。

李达   (白)     你瞧!说得够多可怜哪!

(李达忽然改变态度。)

李达   (白)     妈!您别生气,好歹给我找点东西,我捞捞本去,我要是赢了钱,大鱼大肉大虾米,我好好的孝顺孝顺您。

李母   (白)     我把你这有眼无珠的奴才,家中四壁皆空,你就看不见么?

李达   (白)     我不信,李达的家里就这们穷?我自己找找去。

(李达寻找。)

李达   (白)     真他妈的,不用说针头线脑,连个草茨儿也没有啦!

(李达把脚一跺。)

李达   (白)     嘿!没别嗒,把脸一拉,再找徐大哥借俩钱去。

(李达下。)

李母   (白)     李达!李达!为娘还饿着呢!

(李母呼唤许久,无人应声。)

李母   (白)     好个畜生!他竟自抛我而去了啊!

     (二黄散板)  李达这样不孝顺,

             想起李逵更伤心。

             告苍天留我残生一命,

             等候那铁牛儿转回家门。

     (白)     李逵儿啊……

(李母哭,下。)

【第六场】

(李达上。)

李达   (白)     徐大哥,徐大哥!您再借我俩钱啊!

(李达看门已锁。)

李达   (白)     呦!锁着门哪,真他吗的倒楣!

(李达转身往庄外走。刘氏上,慌忙撞着李达。)

李达   (白)     哈!回来!你这个女人,慌慌张张的往庄子里就跑,怎不瞧着人,差点撞了我个跟头!

刘氏   (白)     哎呦!我心里有急事,我跟您打听打听,这儿是不是秦太公的庄子?

李达   (白)     是啊,你找谁呀?

刘氏   (白)     我找我爹。

李达   (白)     他姓什么?

刘氏   (白)     他姓刘,在这儿当厨子。

李达   (白)     哦!刘师傅啊?你找他有什么事啊?

刘氏   (白)     我丈夫李鬼,叫李逵给杀啦!

李达   (白)     啊?李逵?

刘氏   (白)     我找我爹,讬讬秦太公,到衙门告状,也好给我丈夫报仇啊!

李达   (白)     李逵?你别胡说啦!他是个犯了法的人,哪敢回沂水县呀?你呀,你认错人啦?

刘氏   (白)     千真万确,就是李逵。

李达   (白)     李逵?

刘氏   (白)     李逵。

李达   (白)     他什么长象?

刘氏   (白)     大高个,黑脸膛,腰里掖着两把斧子,不是李逵是谁呀?

李达   (白)     哦,哦,哦,你找你爹去吧。

刘氏   (白)     他在哪儿哪?

李达   (白)     在大厨房哪。

刘氏   (白)     往哪边走?

李达   (白)     你往东。

刘氏   (白)     我刚从东边来。

李达   (白)     往西——

刘氏   (白)     往西,还往哪儿?

李达   (白)     你打听不就得了吗!反正厨子在厨房哪!

(刘氏下。李达自言自语。)

李达   (白)     嘿!你说这个巧啊!刚在家里说着李逵,李逵就回来啦!想他乃是个犯法之人,如今又杀了一条人命,要是叫官人逮着,二罪归一,是非死不可呀!不但他非死不可,我这个隐藏重犯,知情不报,我也活不了啊!李逵呀李逵!咱们俩哪儿是亲兄弟,简直是冤家痞吗?不成,我趁早打主意,趁早打主意!

(李达思索。)

李达   (白)     哎!想起来啦,闻听人说,沂水四门,悬挂榜文,出三千贯的赏格,捉拿李逵。我要是把他拿着,献与当官,三千贯到了我手,我岂不发了财啦吗!

(李达思索。)

李达   (白)     哎,不成,不成,想李逵力大无穷,我哪儿拿得着他呀!况且秦太公身为里正,总得禀告太公,才能动手。有咧:我先回家瞧瞧,李逵要是没回来,算我财虚。他要是真回来,我先拿好话把他稳住,然后禀告太公,多派庄丁,将他捉拿。请下赏格,便是二一添作五,我还落他一千五百贯哪!对!我就是这个主意。正是:

     (念)     只要李达发了财,哪管李逵掉脑袋!

(李达下。)

【第七场】

(〖五击头〗。李逵上。)

李逵   (念)     一路行来静悄悄,斜阳老树鸟归巢。几间茅屋破欲倒,李逵的家园好萧条。

(李逵进屋。)

李逵   (念)     不敢高呼我低叫,

     (白)     老娘!老娘!老娘!

             啊?

     (念)     老娘不应好心焦!蹑脚蹑足四下找,

(李逵声略高。)

李逵   (白)     老娘!

(李母闻呼,以为是李达又回来了,怒冲冲由里面骂出来。)

李母   (内白)    好奴才!

(李母上。)

李母   (念)     狠心的奴才把娘抛!

     (白)     李达呀!李达!我把你这不孝的畜生啊!

(李逵急忙赶过去。)

李逵   (白)     妈!我是李逵,我是您儿子铁牛儿回来啦!

(李母惊喜过望。)

李母   (白)     啊?铁牛儿!铁牛儿!

(李母扑过去,李逵扶着李母。李母因为眼睛瞎了,乱摸李逵。李母忽然摸到李逵的胡子,顿生疑惑。因为李逵离家时,还没有胡子。)

李母   (白)     啊?我那铁牛儿,哪有胡须,你是何人?前来骗我呀!

李逵   (白)     妈!我是您的儿子李逵。您想想:我离开您有好几年了啦,我的胡子,也就长出来啦!您瞧瞧我的模样儿,一点也没变哪!

(李母急待一看,但双目失明,已看不见。)

李母   (白)     啊!啊……

李逵   (白)     哎呦!我妈的眼睛,看不见喽!

(李母急待问明李逵,李逵急待证明自己,李母、李逵都特别着急。李逵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李逵   (白)     妈!您想想:我五岁的时候,上树摘枣儿,摔了个大窟窿,您摸摸,这儿不是还有个大疤瘌哪吗?

(李母也想起有那么一回事。)

李母   (白)     啊!啊!

李逵   (白)     您摸摸!您摸摸!

(李逵导引李母之手。)

李逵   (白)     在这儿哪!在这儿哪!

(李母摸着,已有些相信。李逵把小时候的事情,一连串都想起来。)

李逵   (白)     妈!您再想想:我小时候,竟招您生气,气得您不吃饭,我哄着您,我给您唱。唱什么……

(李逵学唱童歌。)

李逵   (童歌)    打花巴掌嗒,正月正,

             老太太要看莲花灯。

             烧着香儿捻着捻儿,

             牡丹牡丹花……

(李逵唱到此处,李母已完全相信真是李逵回来了,悲极喜极,抱着李逵,大叫。)

李母   (白)     哎呀儿啊!

     (西皮导板)  铁牛孩儿回家转,

     (反西皮二六板)泪虽干今日里又涟涟。

             自从娇儿你离家园,

             为娘时刻挂在心间。

             哪一天不哭你几百遍,

             哪一夜不哭儿到五更天。

             哭来哭去哭坏了眼!

             海水流干我的泪也不干。

     (西皮二六板) 到如今儿对面我看也看不见,

             眼泪流干才转回家园。

     (白)     儿啊!

     (西皮二六板) 这几载谁为你作茶作饭?

     (西皮快板)  哪一个为你缝缝裢裢?

             哪一个经管你冷和暖?

             哪一个好心田,劝我儿,改变性情,常进良言。

             只说母子难相见!铁牛儿啊!

             虽然我看不见也喜在心间。

李逵   (白)     老娘啊!

     (西皮散板)  老娘不必珠泪降,

             细听孩儿说端详。

             都只为儿的性情粗卤把祸闯,

     (西皮流水板) 因此上逃往江州把身藏。

             结交了众弟兄待儿的恩义广,

             好比那同胞手足我们虎踞在一方。

             老娘亲想孩儿终日里哭把那双眼俱哭坏,

             儿想娘,两眼望穿,娘亲挂在儿胸膛。

             今日里回家来接娘把富贵享,

             愿老娘福寿绵长快乐安康。

李母   (白)     儿啊!

     (西皮散板)  要说的话儿说不尽,

             忍住了伤心泪再问详情。

     (白)     儿啊!你兄长言道:你在江州劫了法场,罪犯朝廷,可有此事?

李逵   (白)     这个?想是兄长误听传言,孩儿并无此事。

李母   (白)     哦!又是这奴才撒谎!既无此事,谢天谢地。

李逵   (白)     老娘请放宽心。

李母   (白)     这几载,你在何处安身呢?

李逵   (白)     这几年,孩儿结交了许多弟兄,他们待我,情同手足一般,别提多好啦!

李母   (白)     他们作何生理?

李逵   (白)     这个?

(李逵不敢说出梁山。)

李逵   (白)     啊!老娘,我告诉您说:您的儿子作了官了!

李母   (白)     哦!你作了官了?

李逵   (白)     作了官了。

李母   (白)     你在何处为官?

李逵   (白)     儿在山上为官。

李母   (白)     哦!山上为官,官居几品?

李逵   (白)     这几品?

(李逵忽然想起沂水西门的榜文,自己在第三名,脱口说出。)

李逵   (白)     第三名。

李母   (白)     哦,第三名。你吃多少钱粮哪?

(李逵顺序想到榜文上的赏格。)

李逵   (白)     三千贯。

李母   (白)     哦,三千贯。好啊!我儿不作官就不作官,作了官,就是第三名,吃三千贯的钱粮,为娘要吃杯安乐茶饭了啊,哈……

李逵   (白)     可不是吗?我特意接您享福来啦。

(李母忽然想到李逵的亲事。)

李母   (白)     啊,铁牛儿,你过来,我问你。

李逵   (白)     您问什么?

李母   (白)     你娶了媳妇无有啊?

李逵   (白)     嗐!您问这个干吗呀?怪害臊嗒!

李母   (白)     唩,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害什么羞啊!来,告诉为娘,告诉为娘。

李逵   (白)     好!我告诉您。

(李逵附在李母耳旁,低声。)

李逵   (白)     您听𠯩!我呀?还没哪?

李母   (白)     呃,你年纪已大,理当早日成婚,为娘也好抱孙孙哪!

李逵   (白)     妈!别忙,慢慢来。

李母   (白)     快着些!

李逵   (白)     慢慢来。

李母   (白)     快着些,快着些!

(李逵陪笑。)

李逵   (笑)     啊哈哈……

(李逵忽然想起李达。)

李逵   (白)     啊!孩儿回家半日,为何不见俺的兄长呢?

(李母长叹一声。)

李母   (白)     咳!再休提起那不孝的奴才,他今在秦家庄上,当个长工,又好赌钱,一日两,两日三,常不回家,为娘时常挨饥受饿,真是个不孝的畜生啊!

李逵   (白)     老娘!不必生气,想俺家哥哥,与那些狗财主们当长工,就如同牛马的一般,这也难怪于他。少时等他回来,与他些银两,作些个生意,也就是了。

李母   (白)     你对他这般情义,真教他活活的愧死!

(李达上,先假向李母殷勤。)

李达   (白)     妈!

李母   (白)     好奴才!你还回来么?

李达   (白)     妈!您别生气,我给您做饭来啦!

李逵   (白)     哦!兄长回来了,小弟有礼,小弟有礼。

李达   (白)     呦!你真回来啦?

李逵   (白)     啊?莫非兄长先知道了?

(李达信口说谎。)

李达   (白)     哪儿啊!他是这么回事——自你走后,我天天念叨你,昨晚上,我得了个梦,梦见你回来啦!不想你真回来啦。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你等着,我给你打酒买肉去,咱们俩喝会子!

(李达欲行。)

李逵   (白)     且慢。老母已然饥饿,还是快快作些饭食,与老母充饥要紧。

李达   (白)     咳!老太太老糊涂啦,自从你走后,我也没欠了她几顿儿啊。刚才我还给她送饭来啦哪!这会她又饿啦!你等着,我就手给她老人家买俩面食食馍馍;不是跟作饭一样吗?兄弟,你可别走,我跟你还有要紧的话说哪!你可别走!你可别走!

(李达边说,边走,即下。)

李逵   (白)     兄长!兄长!你不要忙,俺有银两在此。

李母   (白)     哎呀儿啊!这数载之间,他何尝尽孝,况且在为娘面前,时常说你的坏话,你不要信他的花言巧语!

李逵   (白)     这个!

(李逵思索。)

李逵   (白)     哎呀且住,看兄长变脸变色,言语支吾,莫非有什么歹意不成?哦,哦,想起来了,下山之时,宋大哥再三嘱咐,叫俺见母之后,即刻回山,此地焉能久留!

(李逵转向李母。)

李逵   (白)     哎呀娘啊!天色不早,快快随儿享福去吧!

李母   (白)     好,你我是怎样行走?

李逵   (白)     待孩儿背负老娘,前村再雇车马。

李母   (白)     等那畜生回来,与他说明,免得他大惊小怪。

李逵   (白)     哎呀娘啊!此去路途遥远,千万不可耽搁,待我与他多留些银两。

(李逵取出银子,放在桌上。)

李逵   (白)     母亲看仔细,待孩儿背负便了!

(李逵背李母急下。李达引秦太公、小院子、众庄丁同上。)

秦太公  (白)     李达,你今日出首你的兄弟,真乃是大义灭亲,待老夫拿着李逵,定有重赏。

李达   (白)     我先谢谢您。

小院子  (白)     已到门首。

李达   (白)     拿李逵!

(李达、秦太公、小院子、众庄丁同入内搜寻。)

小院子  (白)     一个人也没有!

秦太公  (白)     待我看来!

(秦太公四下侦察。李达与秦太公同时看见李逵留下的银子。李达要拿,秦太公止。)

秦太公  (白)     放下!

(秦太公将银拿起。)

秦太公  (冷笑)    嘿嘿嘿……

     (白)     这就是李逵的脏银。他今藏在何处?啊?

(李达有些惊怕。)

李达   (白)     他……也许没回来?

秦太公  (白)     呸!方才你明明言道,李逵已然回到家中,如今又用言语支吾与我,是何道理?

李达   (白)     庄主爷,您别生气,大概他把我妈接走啦!我妈是个瞎子,他们走不了多远,赶紧顺路追起,准得追得上!

秦太公  (白)     好!快快顺路追赶!

(众人同追下。)

【第八场】

(李逵背李母上,慌忙不辨路径,忽见沂岭横路,即登沂岭,下。秦太公、李达、小院子、众庄丁同追上。)

小院子  (白)     追到沂岭,踪迹不见。

秦太公  (白)     上山搜拿。

(小院子看天色已黑。)

小院子  (白)     慢着,庄主爷,天可是黑啦!这沂岭之上,惯出猛虎,咱们要是上了山,逮不着李逵,那不是喂了老虎啦吗?

秦太公  (白)     难道就罢了不成!

李达   (白)     您别着急。他上了这座山,就算跑不了啦!想这沂岭,只有此路一条,可以出入。他走不出去,还得打这儿出来。咱们在山口一围,哪怕李逵飞上天去!

秦太公  (白)     好!速速告与官府,多派兵丁,围了此山。

             庄丁们,围着了!

(秦太公下。众庄丁同围山口,同下。开二道幕,沂岭夜景。)

李母   (内二黄导板) 恍惚间来至在高山峻岭,

(李逵搀李母同上。)

李母   (二黄散板)  这道路崎岖实难行。

(〖风声〗。)

李母   (二黄散板)  秋风儿吹得我阵阵寒冷,

李逵   (白)     哎呀!老娘身体寒冷,快披上孩儿的衣衫。

(李逵脱衣与李母披在身上。)

李逵   (白)     啊!老娘!此时你可暖和些呀?

李母   (白)     为娘不冷,提防你受了风寒。

李逵   (白)     母亲放心,孩儿生来铜筋铁骨,纵然受些风寒,也算不了什么。老娘的身体要紧。

李母   (白)     好个孝顺的孩儿啊!

     (二黄散板)  儿孝心感动我遍体皆温。

     (白)     啊,铁牛儿,行了许久,我们来在什么地方了?

李逵   (白)     慌忙之中,上了高山,想是沂岭。

李母   (白)     哦!沂岭——山高风劲,怪不得如此寒冷。

李逵   (白)     啊,老娘,我们在这沂岭之上,将息一晚,明日下山,取路济州,绕过郓城县,走过青龙山,渡过芦荻港,上了金沙滩,就到了我们那里。那时,咱就大喊一声,说道:哈!兄弟们,咱李逵的老娘接到了。你看:那穿袍的,摇扇的,披铠的,佩剑的。就似蜜蜂儿一般,涌下山来。把老娘围在当中,这个喊伯母;那个叫大娘。这个来搀,那个来扶,把老娘接将进去。少不得今日酒,明日宴,欢天喜地,热闹一场。老娘你是何等儿不喜,哪些儿不乐呀!哈……

李母   (笑)     哈哈哈……

李逵   (白)     只是一件,我们那里,常常厮杀,有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偏偏与我们作对!

李母   (白)     这个?

李逵   (白)     老娘,你千万不必骇怕!我们众家哥弟,一个个如龙似虎。他们是来一阵,败一阵;来一回,败一回,他纵有万马千军,也杀他个落花流水!

李母   (白)     啊?你讲了半日,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李逵   (白)     这个?老娘不必追问,到了那里,自然就明白了。

李母   (白)     啊?你既接为娘前去享福,为何吞吞吐吐,不肯实言?

李逵   (白)     这个?

李母   (白)     想为娘虽然生在乡村,也略略懂些世面,你道你作了官,又不像个作官的口气,难道你还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么?哎呀天哪!想我这苦老婆子,又不曾作了什么歹事,对不住天地良心,长子不孝,倒也罢了;我一生疼爱的是铁牛孩儿,惦念的也是铁牛孩儿。今日盼,明日盼,盼儿回来,谁知你……也叫我伤心哪……

李逵   (白)     哎呀!娘啊!你不必生气,儿对你实说了吧。

李母   (白)     快快讲来。

李逵   (白)     自从孩儿大闹江州,劫了法场,救了公明宋大哥,俺就跟随众家哥弟,上了梁山。

李母   (白)     哦!你……你上了梁山么?

李逵   (白)     正是。

李母   (冷笑)    嚇嚇嚇……

     (白)     如此说来,你……你作了强盗了!

李逵   (白)     哎呀!娘啊。想我们梁山,人人是英雄,个个是好汉。忠义为志,仁义为怀。一不掳贫困之家;二不伤良善之人。恨的是昏聩朝廷,作恶官府;杀的是赃官污吏;恶霸土豪。我们是替天行道,除暴安良,老娘休言那毁谤的言语。

李母   (白)     哦!你们当真这样的仁义么?

李逵   (白)     仁义得很。

李母   (白)     当真是除暴安良,替天行道么?

李逵   (白)     孩儿怎敢欺骗老娘。

李母   (白)     为娘若到梁山呢?

李逵   (白)     清福受享,快乐逍遥。

李母   (白)     怎么讲?

李逵   (白)     清福受享,快乐逍遥。

李母   (白)     好啊!

     (二黄原板)  却原来梁山上这等情况,

             错把那真好汉当作强梁。

             这等豪杰令人尊仰,

             胜过那狗官府作恶的虎狼。

             但愿得随我儿把梁山上,

             那时节,儿心安,娘心欢畅,淡饭粗茶,度过这暮年的时光。

             双目失明反觉明亮!

(〖涧中水响〗。李母听见,忽觉口渴。)

李母   (白)     哎哟!

李逵   (白)     老娘,怎么样了?

李母   (二黄散板)  霎时间口焦渴甚是难当。

李逵   (白)     哎呀!老娘口渴,这便怎么处?

(李逵忽听涧中水响。)

李逵   (白)     哎呀妙啊!月光之下,看得出涧中清泉,老娘在此少等,待孩儿与娘取水!

李母   (白)     你快快取来。

李逵   (白)     儿去去就来!

(李逵下。)

李母   (白)     好一个孝顺的孩儿啊!

     (二黄散板)  未亡人今日里心怀宽畅,

             喜的是铁牛儿志气刚强。

(〖虎声由远而至〗。)

李母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猛听得虎啸声震动山响!

(〖虎声渐近〗。)

李母   (白)     哎呀!

     (二黄散板)  腥风阵阵更心慌!

     (白)     李逵!我儿!快来吧!

(李母随唱随下。虎出现。李母在幕后呼唤李逵,虎闻声,一跃而下。幕后作效果,虎扑食李母。冷场。李逵提石香炉盛水上,边走边说。)

李逵   (白)     老娘请用水!老娘请用水!老娘请用水!

(李逵忽然发现李母不在,大惊。)

李逵   (白)     老娘往哪里去了?

(李逵忽然想到山上有虎,又急又惊,四下呼唤。)

李逵   (白)     老娘!老娘!老娘!老娘……

(李逵一再唤着老娘,走下。〖急急风〗,改〖阴锣〗。暗转,沂岭夜景,换一个角落。冷场。李逵唤着“老娘”上。)

李逵   (白)     老娘!老娘!老娘!

(李逵一边喊,一边找,忽然发现李母的衣衫,被虎撕碎,又发现残余尸骨。)

李逵   (白)     哎呀……

(李逵悲痛万分,手捧尸骨,嚎啕大哭。)

李逵   (西皮散板)  只望接娘把富贵享,

             又谁知中途遭祸殃!

             我哭,哭一声,老娘亲!

             我叫,叫一声,儿的娘!

             啊啊……哦!那苦命的老娘亲,不幸遭惨亡!

             儿那,儿那,儿那再也不能相见的娘啊……

(〖乱锤〗。李逵忽见四处均有残余尸骨。)

李逵   (西皮散板)  忙将尸骨来埋葬!

(起〖哭皇天〗,加〖挫锤〗。李逵用斧掘坑,四下捡起尸骨,埋在坑中,累成土塚,又寻石香炉中剩余清泉,用手掬水,捧向塚前。)

李逵   (白)     老娘!老娘!孩儿与你取水来了!

(李逵哭。〖顶板〗)

李逵   (回龙)    忍不住,心惨伤,悲声放。呼天喊地唤老娘!一阵阵泪洒在胸膛。

(〖虎啸〗。李逵闻虎啸,陡然发怒,拾斧站起。)

李逵   (白)     啊!

     (二黄散板)  听得虎啸我怒火飞扬!

             你与我,有何仇?绝了咱的愿望?

             我不杀这孽畜怎对得萱堂!

             目裂发指山林闯!

(李逵持斧急下。〖急急风〗。暗转,沂岭夜景,换一个角落。李逵上,寻虎,先发现洞内有两只小虎,正吃人腿,急入内,杀死两只小虎。李逵才出洞,雌虎上。)

李逵   (扑灯蛾)   好畜牲!好畜牲哪!

             何仇?何仇?你食俺的娘亲!食俺的娘亲!

             纵然今日我杀了你,

             也湮没了李逵探母心,探母心!

(李逵杀死雌虎,喘息未定,雄虎大叫一声,由崖上扑下来。李逵惊惧,用双斧护着头顶,雄虎由斧刃上扑下,正伤虎腹,落地而死。李逵见雄虎亦死。举斧向天。大叫“老娘”。)

李逵   (白)     哎呀!娘啊!俺虽杀了四虎,也对不住你那在天之灵了啊……

(李逵至此时,已然筋疲力尽,连打哈欠,颓然倒地而睡。〖起五更鼓〗。天色已明。冷场。秦太公、李云、李达、小院子、众庄丁、众捕快同上。)

小院子  (白)     哪儿的血呀?血?这儿还有血!呦!老虎!

(众庄丁、众捕快同发现四虎已死。)
众庄丁、

众捕快  (同白)    虎已死了……

小院子  (白)     死老虎?呦!这儿有两把斧子!

李达   (白)     有斧子!就有李逵!

(小院子看见李逵。)

小院子  (白)     这儿有个人睡觉哪!

李达   (白)     他就是李逵!

李云   (白)     你看得真?

李达   (白)     没错儿,他是我亲兄弟,还能认错了吗?

李云   (白)     好!快快绑了!

(众捕快同捆李逵,李逵惊醒。)

李逵   (白)     啊?你们为何将俺捆了?

李云   (白)     李逵,你乃朝廷重犯,特来拿你!

李逵   (白)     吓!咱不是李逵,咱姓张啊!

李云   (白)     啊?

李达   (白)     呸!你别不害臊啦!当着你亲哥哥,你还说瞎话哪?

秦太公  (白)     着啊!你兄长在此作证,你还想抵赖不成?

李逵   (白)     怎么讲?

秦太公  (白)     你兄长李达出首于你,你还有何话讲?

(李逵大吼。)

李逵   (白)     啊?

     (叫头)    李达呀!李达!

     (白)     你在家中,花言巧语,哄骗于我,却原来人面兽心,暗生毒计,前去出首,难道你就不念骨肉之情?

李达   (白)     我是因公忘私!

李逵   (白)     这手足之义?

李达   (白)     我是大义灭亲!

李逵   (白)     呀呀呸!你……你……你真乃禽兽之辈呀!

(〖风入松〗。李逵跺脚大骂,几番要扑过去,均被众捕快拦着。)

李云   (白)     快快押着走!

(众捕快同拥李逵,众人同下。)

【第九场】

(〖急急风〗。朱贵上。)

朱贵   (白)     不好了!

     (西皮散板)  听说李逵遭罗网,

             不由朱贵心内慌。

             急转回店去商量,

(〖扫头〗。朱富上,朱贵、朱富同见面,同急忙入店。)

朱贵   (白)     哎呀贤弟呀!沂水街头,纷纷言讲,都说李逵在沂岭之上,被获遭擒,因此急忙回店,与你商议,我要拼却性命,设法搭救李逵!

朱富   (白)     慢着!常言说得好,一人难敌众手,好汉架不住人多。你若一人前去,不但救不了李逵,反要饶上自己的性命,那可不成!

朱贵   (白)     我若回山,约请众家哥弟,只怕来不及了!

朱富   (白)     来得及,来得及。我已打探明白,李逵被擒,乃是他哥哥李达出首,已然过了一堂,下在监牢。专等上司回文,解往沂州。趁此机会,你速速回转梁山,约请众家好汉,中途劫救,定能成功!

朱贵   (白)     话虽如此,只是这数日之间,李逵的安全,令人放心不下。

朱富   (白)     不要紧嗒,我与衙中公差,俱都熟识,待我用些银钱,上下打点,每日三餐,我去送饭,暗中照应李逵。

朱贵   (白)     他乃朝廷重犯,只怕难得能够?

朱富   (白)     你怎么啦!有道是: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散;天大的案子,地大的银子,有钱能使鬼推磨,这点事,还能办不到吗?

朱贵   (白)     好,沂水之事,交付于你,我即刻回转梁山!

朱富   (白)     我再往衙中走走!请。

(朱贵、朱富自两边分下。)

【第十场】

(〖泣颜回〗一句,〖九锤半〗。解差拉李逵带刑具同上。众兵丁同拥上,李达随上。李逵见李达,几番狠狠地要扑过去,均被众兵丁用枪格住。李逵恨恨地指着李达,哭娘。众兵丁、解差拥李逵同下。秦太公、李云同随后押下。)

【第十一场】

(黄信、花荣、郑天寿、张顺、杜迁、宋万、阮小五、白胜、朱贵同上,同唱〖小桃红〗。朱富慌忙上。)

朱富   (白)     哥哥,你可回来啦,可把我急坏了!

朱贵   (白)     快快见过众家好汉。

朱富   (白)     众家好汉,我朱富有礼。

黄信、
花荣、
郑天寿、
张顺、
杜迁、
宋万、
阮小五、

白胜   (同白)    我等还礼,李逵之事,怎么坏了?

朱富   (白)     李逵已然起解上路啦!

黄信、
花荣、
郑天寿、
张顺、
杜迁、
宋万、
阮小五、

白胜   (同白)    我等速速赶上!

朱富   (白)     慢着!我已然打探明白,押解李逵者:乃都头李云,此人武艺高强,江湖人称青眼虎。我也曾拜他为师,习学武艺。此去,必从十里堡经过,那里路静人稀,正好动手,待我以贺喜为名,用言语劝解我师傅,若能念在江湖上的义气,放了李逵,岂不是两全其美!

黄信、
花荣、
郑天寿、
张顺、
杜迁、
宋万、
阮小五、

白胜   (同白)    倘若不放呢?

朱富   (白)     那可就说不得啦!众好汉看我摔杯为号,一涌杀出,搭救李逵。可是这么𠯩,我有一事相求列位!

黄信、
花荣、
郑天寿、
张顺、
杜迁、
宋万、
阮小五、

白胜   (同白)    何事?

朱富   (白)     动手之时,千万不可伤害我师傅的性命。一来顾全我们师徒之情;二来把他请到梁山,忠义堂上岂不又添一条英雄好汉。

黄信、
花荣、
郑天寿、
张顺、
杜迁、
宋万、
阮小五、

白胜   (同白)    好!就依贤弟。速速带路!

朱富   (白)     随我来。

(朱富引黄信、花荣、郑天寿、张顺、杜迁、宋万、阮小五、白胜、朱贵同下。)

【第十二场】

(众兵丁、解差、李云、李达、秦太公押李逵上。朱富挑酒担子上,高呼李云。)

朱富   (白)     师傅!师傅!

(李逵看见朱富,脱口说出。)

李逵   (白)     啊——朱……

(朱富机警地转过词锋,示意。)

朱富   (白)     朱——猪头肉?大碗酒?你不用想吃啦!

李逵   (白)     啊——

(李云吩咐众兵丁。)

李云   (白)     押在一旁。

(众兵丁同押过李逵。)

李云   (白)     啊,朱富徒儿,到此何事?

朱富   (白)     我给您道喜来啦,您拿了朝廷重犯,这个脸可露足啦!来,您喝盅喜酒!

李云   (白)     我不吃酒,你是晓得的呀!

朱富   (白)     对啦!您向来不喝酒,我把这个碴儿给忘啦。师傅,您请过来,我跟您有两句要紧的话说。

李云   (白)     你有何话讲?

(朱富低声。)

朱富   (白)     师傅!想那李逵,乃是梁山的好汉,您把他解往沂州,不大合适吧!

李云   (白)     啊?你何出此言?

朱富   (白)     师傅!您别生气,听我跟您说:如今梁山之上,甚是兴隆;好汉英雄,望风而至。师傅也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又无家眷儿女,何必贪那小小的前程,受那官府的恶气。倒不如念在江湖的义气,放了李逵,投奔梁山!

李云   (白)     住了,信口胡言,该当何罪!

朱富   (白)     师傅!好言相劝,执意不听,那可就对不住您喽!

(朱富摔杯。)

朱贵   (内白)    梁山好汉,一齐动手!

(朱贵引黄信、花荣、郑天寿、张顺、杜迁、宋万、阮小五、白胜同上,先与李逵扭开刑具,李逵由众兵丁手中夺过双斧,追李达、秦太公同下,朱富随下。李云与黄信、花荣、郑天寿、张顺、杜迁、宋万、阮小五、白胜、朱贵同起打。)

【第十三场】

(〖乱锤〗。李逵、朱富追李达、秦太公同上。李逵先杀死秦太公,朱富抓住李达。)

李达   (白)     兄弟!兄弟!我错啦!你还饶不了我吗?

李逵   (白)     呀呀呸!

     (念)     只为提防误登山,可怜老娘被虎餐!

             你来看:异姓兄弟救了我!你这同胞的手足就害了咱!

     (白)     我是怎能饶你?

李达   (白)     兄弟!兄弟!咱们俩可都是一个妈养嗒!

李逵   (白)     这个?

(李逵不忍下手。)

朱富   (白)     二哥!你就忘了他出首拿你吗?

李逵   (白)     啊!

(李逵几番要杀,又不忍下手。)

李逵   (白)     兄弟!我下不去手啊……

朱富   (白)     看刀!

(朱富杀死李达。)

李云   (内白)    朱富,哪里走!

(李云上,直奔朱富,李逵恶狠狠地扑打过去,朱富慌忙拉着李逵。黄信、花荣、郑天寿、张顺、杜迁、宋万、阮小五、白胜、朱贵同上,同起打,同擒住李云。朱贵急忙与李云松绑。)

朱贵   (白)     李都头,得罪了!

             二位贤弟,护送回山。

李云   (白)     这个。

(〖乱锤〗。)

李云   (白)     罢!

(阮小五、白胜护送李云同下。朱贵向李逵。)

朱贵   (白)     啊!二哥,你接来的伯母,今在何处?

李逵   (白)     咱的老娘吗……哎呀娘啊……

     (尾声)    遭不幸沂岭遇虎一命亡!

(李逵大哭,黄信、花荣、郑天寿、张顺、杜迁、宋万、朱贵、朱富同哭泣。)

朱贵   (白)     二哥!人死不能复生,二哥不必悲伤,速速回山要紧!

李逵   (白)     罢!回山哪!

李逵、
黄信、
花荣、
郑天寿、
张顺、
杜迁、
宋万、
朱贵、

朱富   (同尾声)   且喜平安回山岗!

(〖急急风〗。众人各亮相。落幕。)
(完)


浏览次数:453 ┊ 字数:2万0901 ┊ 最后更新:2022-12-1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