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王宝钏》

主要角色
王宝钏:旦
薛平贵:老生
王允:老生
王夫人:老旦

情节
宰相王允有三女,长王金钏,配兵部尚书苏龙;次王王银钏,配元帅魏虎;三女王宝钏待字。有薛平贵者,身怀绝技,才智过人,但贫困潦倒,乞讨为生。一日为避风雪,误入相府花园,王宝钏见而爱慕之。王允请得圣旨,为王宝钏高搭彩楼,抛球选婿。王孙公子富家少年群集楼下,王宝钏竟将彩球抛与薛平贵。王允欲退此婚事,王宝钏不从。父女反目,击掌绝情。王宝钏毅然离相府,赴寒窑。先是,薛平贵投军,降服红鬃烈马,被封为先锋官。西凉倚代战公主之勇,屡犯边境,朝廷命魏虎挂帅出征,薛平贵奉命从征。王宝钏勉夫立功报国,推迟婚期,亲送薛平贵出发。薛平贵勇冠三军,大败西凉,魏虎有功不赏,反将薛平贵贬往后营养马。薛平贵屡次托人捎回家书银两,俱被魏虎私扣。夫妻音信隔绝一十八年。魏虎不理军机,纵情声色,被代战公主率兵奇袭,全军覆灭。魏虎贪生降敌,献出地理图,引西凉兵杀奔长安。薛平贵仗有红鬃烈马,急驰报警。乘暇回窑探视王宝钏,并与王宝钏定计,借王允过寿之机,请唐王过府祝寿,于席前谏君,揭露魏虎行径。适王银钏从军前跑回,王允无法遮掩。唐王乃挂薛平贵为帅,于中途设伏。代战公主兵到,发觉中计被围,怒斩魏虎,奋战而被薛平贵擒。

注释
王宝钏的故事多年流传在广大民间。在戏曲里,许多剧种有这出戏,或全本或单折。人民所以喜爱此剧者,据我(老舍)猜想,恐怕主要是同情一个丞相之女,竟敢反抗丞相,脱去锦衣绣裙,离开相府,甘于独守寒窑,至十八年之久。
可是,也不怎么全剧里又夹七夹八地掺上许多恰恰与王宝钏性格相反的东西,既希望作娘娘,又甘于与代战公主妥协,共侍一夫。此外,还有什么大雁口吐人言等等荒诞的传说,十分可笑。总之,这部戏里既有正戏,也有“儿戏”,乱七八糟,莫名其妙。因此,我想改编这出戏,突出王宝钏的敢反抗,敢受苦,而删去那些不近情理的枝枝节节。这不简单。我知道自己的才力有限,不敢希望一举成功,只不过是抛砖引玉而已。
假若玉还没有出现,而有人拾到这一块砖,愿意拿它作试验,就请注意:
(一)要试验就按照我的稿本进行排演,切莫为省时间而去拼拼凑凑——一部分按老本子演,一部分采用新本子,或一部分用老词儿,一部分用新词儿。在老本子里,《三击掌》与《探寒窑》等折都很不错,不见得比我写的差。可是呢,在文字上,我写的好吧坏吧,通体有我个人的笔风儿,老本子中的文字总有不大通顺的地方。两掺着演,一定缺乏文字风格的一致,打起字幕来会叫大家不好受。再声明一次:演旧的或演新的都可以,就是切勿新旧两掺!
(二)戏曲观众爱听歌唱。这个本子里有不少唱词,大半是给薛平贵与王宝钏预备下的。为保护演员的嗓子,建议在演完第三折可以休息。休息后两位主角可以换人扮演。三、四折之间,相隔十八年,他二人已都变了样子,薛平贵生了胡须,王宝钏也非复青年。在这里换人,似乎没有什么说不下去的地方。这比各由一人演到底,而删去许多句较好一些。删减词句往往会产生语气上下不接的毛病。
唱词一概未注明板式(如导板、慢板之类),以便导演自由安排。
对于做派也未随时详加说明,这请导演须在字里行间找出戏来。在京剧的《三击掌》、《探寒窑》里,老生、老旦的动作不多,不大活泼。在我编的词儿里,我预备下一些可以做戏耍身段的地方,虽未尽注明,可是细看一看便可发现。
(三)薛平贵应由文武老生扮演,能唱能打。若找不到这样文武双全的人,则应重唱工,切勿重武轻文。在第一、二两折里,他是小生模样,但勿由小生扮演——特别是在京剧里。
(四)全部唱词都是上下句押韵的(叠翠),请保持完整。
(五)有些地方,因求新颖,我没有按照老规矩安排。例如:第二折最后,魏虎探出头来怪笑。这不合乎老规矩,也许碍难照办。我请求导演多费点心思,看到底能够办到与否。实在做不到,就还袭用老套子。若是能够到呢,就多少带出点新鲜劲儿来。不加思索便先摇头,旧框框就很不易突破。
同样的,在词句快慢上,也须依照剧情,作适当安排,不要叫老框框给框住。例如:京剧与河北梆子的《武家坡》里,薛平贵总是慢条斯理的,仿佛回家不回家,找得到找不到王宝钏全无关紧要。及至见了她,还是毫不动心,开始骗她,戏弄她。在这新本子里,我叫他一见到武家坡就动了心,高声急切地呼唤众大嫂……这个薛平贵的念词与动作不能再是慢腾腾的。要紧张急切。
不再多举例子,只要细细咂摸,便会随时找出些新东西来。

根据《老舍剧作全集》第四卷整理

录入:酒醒春迟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81.1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折:击掌出府】

(魏虎、吴用、苟才、迟范同上。)

魏虎   (白)     诸位大人请了!

吴用、
苟才、

迟范   (同白)    请了!

魏虎   (白)     今日我的三姨妹宝钏,奉旨彩楼择配,你我同到相府,喝酒吃好东西如何?

吴用   (白)     理当前去贺喜!

魏虎   (白)     贺喜与吃好东西一而二,二而一也!

苟才   (白)     真乃快人快语,不愧为相府的贵婿!

魏虎   (笑)     哈哈哈……

(吴用、苟才、迟范同陪笑。)

迟范   (白)     如此就一同前往,魏大人请!

(魏虎、吴用、苟才、迟范同走圆场。老院子暗上。)

魏虎   (白)     来此已是。

             门上哪位在?

老院子  (白)     原来是二姑老爷,老仆有礼!

吴用   (白)     还有吴用、苟才、迟范,前来贺喜!

老院子  (白)     请暂候。

(老院子转入。)

老院子  (白)     有请相爷!

(王允上。)

王允   (念)     宝钏婚配,盼引贵人来!

     (白)     何事?

老院子  (白)     二姑老爷与吴大人等前来贺喜。

王允   (白)     什么贺喜,分明是要吃要喝来了!

老院子  (白)     有请!

魏虎   (白)     参见岳父!

吴用、
苟才、

迟范   (同白)    参见丞相!三小姐今日奉旨抛球择配,卑职等特来贺喜!

王允   (白)     圣旨明谕,打贫随贫,打富随富,老夫心中甚是不安!

魏虎   (白)     岳父大人洪福齐天,三姨妹聪明绝代,必然锦上添花,层层见喜,大人何必多虑!

王允   (白)     彩楼之下,贫富不齐,万一打中个贫贱之人呢?

魏虎   (白)     莫说相府难容贱婿,就是小婿也不甘要个穷连襟啊!彩球若真被穷汉接去,花几两银子,收回就是!

王允   (白)     此计甚好,哈哈……后堂摆酒,与列位畅饮!

吴用、
苟才、

迟范   (同白)    正要讨扰!

(魏虎、吴用、苟才、迟范同下。)

王允   (白)     家院,宝钏彩楼归来,速报我知!

老院子  (白)     遵命!

(王允下。)

四丫鬟  (内同白)   三小姐回府!

老院子  (白)     三小姐回来了,我去告相爷!

(老院子下。)

王宝钏  (内唱)    那一日在花园闲散逛,

(四丫鬟引王宝钏同上。王宝钏心中喜悦而外表端庄。)

王宝钏  (唱)     偶遇倜傥好薛郎。

             相府中公子王孙来来往往,

             尽是些鸡肠鼠胆酒袋饭囊。

             怎比薛郎身居陋巷,

             却依然心怀大志眉宇轩昂。

             花园赠金略申景仰,

             扶危济困理应当!

             幸喜得彩楼择配机缘天降,

             打贫随贫打富随富自选自择如意郎!

             看那些王孙公子怪模怪样,

             只有他鹤立鸡群风度堂堂!

             彩球高举我的心儿专神儿往,

             不睬别人单选薛郎!

             彩球并不是信手抛放,

             自有那英雄儿女一段情肠!

             进得相府忙把二堂上,

             喜讯报二老爹娘。

(老院子上。)

老院子  (白)     三小姐大喜了,老仆恭贺!

(老院子敬礼。)

王宝钏  (白)     免礼!爹爹现在何处?有劳通禀一声。

老院子  (白)     相爷来了!

(王允上。)

王允   (白)     宝钏在哪里?吾儿在哪里?

王宝钏  (白)     参见爹爹!

王允   (白)     儿呀,彩楼抛球,不知打中哪家王孙公子?

王宝钏  (白)     打中么……

王允   (白)     是呀,快快说与为父的听啊!

王宝钏  (白)     就是那薛平贵。

王允   (白)     好哇!那谢文桂乃是新科状元哪!儿呀,你是丞相之女,又是状元之妻,享不尽荣华,受不尽富贵,可喜呀,可贺!

王宝钏  (白)     不是谢文桂,是薛平贵呀!

王允   (白)     老夫为官多年,朝中权贵非亲即友,未曾听说过什么薛平贵呀,他是何人?官居何职?

王宝钏  (白)     他么,只是一个人,不是什么官儿!

王允   (白)     他家住哪里?

王宝钏  (白)     城外寒窑。

王允   (白)     呕!那开窑烧砖烧瓦的,也有万贯财主,可惜有财无官,难配丞相之女!

王宝钏  (白)     他住在寒窑之内,爹爹听错了!

王允   (白)     怎么?他住在寒窑之内?那,他岂不是个花郎么?

王宝钏  (白)     他偶遭不幸,困难一时,并非真正的花郎!

王允   (白)     呀啐!花郎还有什么真假之分?相府来往无有白丁,何况花郎!

王宝钏  (白)     爹爹此言分明是背弃前约,失信于天下!

王允   (白)     啊?

王宝钏  (白)     圣谕明言:打贫随贫,打富随富哇!

王允   (白)     此言差矣!

     (唱)     宝钏儿休要太任性,

             缔婚姻终身事岂可看轻!

             儿大姐配苏龙官高禄重,

             儿二姐配魏虎夫贵妻荣。

             儿也是丞相女理当自重,

             万不可配花郎玷辱门庭!

王宝钏  (唱)     奉君命抛彩球并非妄动,

             家晓户喻怎能够变更?

王允   (唱)     父奏本请皇上另赐敕令,

             天下人爱富贵都耻贫穷!

王宝钏  (唱)     君命可改儿心难动,

             信义为本哪怕贫穷!

王允   (冷笑)    呵……

王宝钏  (白)     爹爹为何发笑?

王允   (白)     儿呀,你生长在相府,吃的是珍馐美味,穿的是锦绣衣裳,哪晓得什么是贫穷,只是说说而已。

王宝钏  (白)     爹爹,儿说得出,就作得到!

王允   (白)     休再多言,听为父吩咐!那新科状元谢文桂,才能出众,品貌双全,与吾儿正好是珊瑚玉树,相映生辉。恰好你姐丈魏虎在此,就烦他去为媒,你看如何?

王宝钏  (白)     那薛平贵呢?

王允   (白)     为父自有道理。

             家院!

老院子  (白)     有!

王允   (白)     拿白银十两,找到花郎,换回彩球,快去,快去!

老院子  (白)     遵命!

王宝钏  (白)     且慢!爹爹如此背信弃义,难道不怕天下人耻笑么?

王允   (白)     耻笑我何来呢?

王宝钏  (白)     耻笑爹爹嫌贫爱富!

王允   (白)     并非老父嫌贫爱富,我为的是你呀!

王宝钏  (白)     为儿何来?

王允   (白)     你吃不了那寒窑之苦!

王宝钏  (白)     既怕儿吃不了寒窑之苦,为何不叫平贵迁入相府来住?

王允   (白)     相府么岂是讨饭的出入之地!

王宝钏  (白)     如此说来,爹爹不是为我,为的倒是相府的体面!

王允   (白)     这个……

王宝钏  (白)     老爹爹呀!

     (唱)     自古英雄本无种,

             男儿有志事竟成!

             平贵相貌堂堂人端正,

             风尘暂困锻炼英雄!

王允   (唱)     富贵贫贱皆有种,

             谁见过鱼鳖化蛟龙?

             我劝儿另把亲事定!

王宝钏  (唱)     岂不叫彩楼择配落了空?

王允   (唱)     退婚退婚你必须遵父命!

王宝钏  (唱)     不能不能万不能!

王允   (白)     好!好!好!儿身穿何物?

王宝钏  (白)     锦衣绣裙。

王允   (白)     儿去寒窑,何用锦衣绣裙?

王宝钏  (白)     莫非叫儿脱下来么?

王允   (白)     儿自己斟酌!

王宝钏  (白)     孩儿吉礼,就不该穿件新衣么?

王允   (白)     儿遵父命,金银珠宝,任意挑选,儿不遵父命,休说锦绣衣裳,就是一针一线,也不许拿去!

王宝钏  (白)     爹爹好狠心哪!爹爹无情,孩儿有志!

(王宝钏边说边脱。)

王宝钏  (白)     这衣绣裙,奉还爹爹!

(王宝钏递,王允不接,王宝钏掷地上。)

王允   (白)     宝钏,你大胆!

             家院,把这不孝的丫头轰了出去!

老院子  (白)     哎呀相爷呀!三小姐一时莽撞,还求相爷宽恕!

四丫鬟  (同白)    相爷,我等跪下了!

(四丫鬟同跪。)

王允   (白)     哼,起来!

(四丫鬟同起立。)

王允   (白)     宝钏,我来问你:你与那花郎萍水相逢,为何这样一往情深呢?

王宝钏  (白)     我看他仪表非凡,定是风尘中的俊杰!

王允   (白)     儿在彩楼之上,他在人群之中,怎看得那么清楚呢?

王宝钏  (白)     若看不清,彩球如何打中他呀?

王允   (冷笑)    呵……

     (白)     丫鬟!那花郎可来过相府,见过宝钏?

四丫鬟  (同白)    这个……

王允   (白)     哪个?不说实话,打断尔等的狗腿!

             家院,家法伺候!

王宝钏  (白)     且慢!孩儿之事,与她们何干,那一日儿在花园散闷,偶遇薛郎。

王允   (白)     休再多言,儿不怕脏了嘴,老夫却怕脏了双耳!想老夫身居首相,位列三台,家中会出了这样的丑事!天哪,天既不赐给我个儿,继承家业,又叫女孩私识花郎,败坏家风,我,我死后有何面目去见王门祖宗啊!

王宝钏  (白)     爹爹!孩儿偶遇花郎,并无不端之事,彩楼选配,又系择婿而传,爹爹休得猜疑,任意责斥!

王允   (白)     你,你若肯退婚,老夫不咎既往,你若不孝,难怪老夫无情!

王宝钏  (白)     刀斧在前,儿心不变!

王允   (白)     好贱人!你走,走,走!

王宝钏  (白)     遵命,爹爹受孩儿一拜!

王允   (白)     且慢!儿真的要走?

王宝钏  (白)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王允   (白)     儿来看!为父已然年迈,儿就狠心一走么?

王宝钏  (白)     爹爹无情,怎反说孩儿不孝?爹爹定要退婚,孩儿就碰死在这里!

(王允低声坚决。)

王允   (白)     走!走!走!

王宝钏  (白)     遵命!

(王宝钏走。)

王允   (白)     回来!

王宝钏  (白)     爹爹有话快讲!

王允   (白)     你到寒窑,缺了柴呢?

王宝钏  (白)     自己去砍!

王允   (白)     无有米呢?

王宝钏  (白)     忍饥度日!

王允   (白)     为何不到相府来取?

王宝钏  (白)     相府无有穷亲戚呀!请放宽心。儿一出相府,永不回头!

王允   (白)     我却不信!饥寒交迫,必定回来!

王宝钏  (白)     决不回来!

王允   (白)     空口无凭,你可敢击掌!

王宝钏  (白)     儿愿与爹爹击掌!

王允   (白)     好!好!好!

     (唱)     败家风抗父命应受严惩!

王宝钏  (唱)     塌下来青天双手擎!

(老院子、四丫鬟同劝阻,连说“使不得、“万万使不得”。王允、王宝钏不听,击掌三次。)

王允   (唱)     三击掌保住了家风清正!

王宝钏  (唱)     到后堂见老母叩拜辞行。

王允   (白)     你往哪里去?

王宝钏  (白)     到后堂拜别老母!

王允   (白)     你目中无父,哪还有母?要去寒窑,大门是在那边!

(王允指。)

王宝钏  (白)     不见就罢!

(王宝钏向内跪。)

王宝钏  (唱)     望后堂强把热泪忍,

             儿从此不再是相府的人。

             老娘亲勿为我积忧成病,

             怨只怨老爹爹爱富嫌贫!

             到寒窑甘心受饥寒贫困,

             定不叫淫威拆散有情人!

             拜罢慈恩挺身立稳,

             再叫声爹爹就永离分!

     (白)     爹爹,孩儿拜别了!

王允   (白)     哼!

四丫鬟  (同白)    三小姐,我们舍不得三小姐!

王宝钏  (白)     我,我也舍不得你们呀!替我禀告老母:爹爹不许相见,我只好不辞而别,到寒窑去了!

四丫鬟  (同白)    是!三小姐多多保重!

王宝钏  (唱)     去寒窑并非是山穷水尽,

             抗过了严冬大地回春!

(王宝钏下。)

王允   (白)     好个不知好歹的丫头!去至后堂与客人畅饮,消消恶气便了!

(王宝钏、老院子、四丫鬟同下。薛平贵捧彩球上。)

薛平贵  (笑)     哈哈哈!

     (唱)     五色彩球天下稀,

             骊珠赵壁不足奇!

             深闺淑女成知己,

             作一个好男子答报贤妻!

王宝钏  (内白)    薛郎慢走!

薛平贵  (白)     啊?

     (唱)     闻唤薛郎心惊喜!

(王宝钏上。)

王宝钏  (唱)     步如飞心如火香汗淋漓!

薛平贵  (白)     原来是三姐,为何这等模样?

王宝钏  (白)     薛郎啊!

     (唱)     丞相无情逐弱女,

             誓不屈服掌三击!

             摘下了满头珠和玉,

             脱去了绣裙与锦衣!

             离开相府无靠无倚,

             去到寒窑借枝栖!

薛平贵  (唱)     牛郎今日会织女,

             说什么暂且借枝栖!

             怕只怕洞房就是寒里,

             没有那鸳鸯锦被供双栖!

王宝钏  (唱)     你无锦绣我无彩礼,

             喜的是郎才女貌两相宜!

薛平贵  (唱)     情投到处春风起,

王宝钏  (唱)     寒窑何碍凤凰栖!

薛平贵  (唱)     手拉手同往寒窑去,

王宝钏  (唱)     昂头阔步一对好夫妻!

(薛平贵看。)

薛平贵  (白)     三姐,三姐,你来看!

王宝钏  (白)     看什么?

薛平贵  (白)     这里贴有告示:南山现有红鬃烈马,伤人无数,如有人降得烈马,高官得作,骏马得骑!三姐呀,我平贵显身手的时机到了。

王宝钏  (白)     莫非薛郎要去降服那烈马么?

薛平贵  (白)     正是!想我平贵,全身武艺,却无人知晓,我要一鸣惊人,大显身手!

王宝钏  (白)     薛郎,你是为作官么?我生在官宦之家,晓得那些官儿怎样嫌贫爱富,作福作威,你不去也罢!

薛平贵  (白)     三姐呀!我不为官职,一为黎民除害,二为叫天下人晓得穷人的本领!三姐,你到寒窑,我去南山,降服了烈马,即刻回来,双喜临门,岂不甚好?

王宝钏  (白)     如此速去速归!啊,薛郎,窑门上锁,我怎得进去呢?

薛平贵  (笑)     哈哈哈!

     (白)     武家坡上,窑门无锁,你自管进去就是!平贵去也!

     (唱)     喜洋洋将彩球双手恭递,

(薛平贵递球。)

薛平贵  (唱)     到南山斗烈马虎遁猿啼!

(薛平贵下。)

王宝钏  (唱)     手捧彩球武家坡去,

             纵然是荒沙苦海也不把头低!

(王宝钏下。)

【第二折:投军别窑】

(四龙套、中军引魏虎同上。)

魏虎   (念)     腾腾杀气帅旗飘,出兵打仗要糟糕!

     (白)     本帅魏虎,王丞相得意门婿。西凉国发来人马,要夺大唐江山。王丞相保我挂帅,即日出兵。圣旨难违,愁得我心惊肉跳!可恨那薛平贵,娶了我小姨宝钏,丞相大怒,我也不甘与他为伍。偏偏他又降服了红鬃烈马,由花郎一跃而为先行官,令人更加恼恨!王丞相嘱告,处处与他为难,嗯,等他到来,先给他个下马威,挫他的锐气,长我的威风,就是这个主意!

             中军!

中军   (白)     在!

魏虎   (白)     先行在哪里?

中军   (白)     元帅尚未点卯。

魏虎   (白)     何时点卯?

中军   (白)     午时三刻。

魏虎   (白)     现在何时?

中军   (白)     午时未到。

魏虎   (白)     本帅既已升帐,就算点卯,等先行来到,就按误卯责罚,打他四十大板,照令执行!

中军   (白)     大兵未动,先打先行,恐于军事不利!

魏虎   (白)     我老丈人嘱告我,见面就打他八十,我今减刑一半,已是宽大为怀;你敢违令,就先打你四十!

中军   (白)     卑职不敢!

魏虎   (白)     他来到就打,不必再问!正是:

     (念)     元帅好威风,专会打先行!

(魏虎、中军、四龙套同下。薛平贵扎靠乘马上。)

薛平贵  (唱)     降服了红鬃马荣任先行,

             战场上男儿显威风!

             忙催战马回窑洞,

             喜事儿说与三姐听!

(薛平贵下马。)

薛平贵  (白)     三姐!三姐!快出来看哪!

(王宝钏在窑内。)

王宝钏  (白)     薛郎,是你么?为何不进来呀?

薛平贵  (白)     窑门低小,我全身披挂,进不去了哇!

(王宝钏出。)

王宝钏  (白)     呀呀,薛郎你好威风啊,这寒窑容不下你了!

薛平贵  (白)     莫说这小小寒窑,就是那沙场之上,万马千军,旌旗蔽日,也容不下我了呀!

王宝钏  (白)     战场?千军万马?难道你要出征么?

薛平贵  (白)     正是要出征!

王宝钏  (白)     薛郎,你……

薛平贵  (白)     三姐!莫非舍不得我么?

(王宝钏无语。)

薛平贵  (白)     三姐!你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你呀!

王宝钏  (白)     你,你何时起程?

薛平贵  (白)     即刻起程!

王宝钏  (白)     到哪里去?

薛平贵  (白)     兵发西凉!

王宝钏  (白)     何日归来?

薛平贵  (白)     难以预料!

王宝钏  (白)     我,我……

薛平贵  (白)     三姐,你莫非后悔了么?

王宝钏  (白)     薛郎啊!

     (唱)     宝钏作事不后悔,

             得伴薛郎吐气扬眉!

             我不嫌住在寒窑内,

             有郎相伴瓦釜生辉!

             我不贪荣华与富贵,

             逃出相府抗淫威!

             盼只盼男耕女织笑脸相对,

             举案齐眉夫唱妇随!

             哪知道狂风偏入寒窑内,

             吹散了鸳鸯两处飞!

薛平贵  (白)     三姐!

     (唱)     听一言难忍英雄泪,

             青松本当伴寒梅!

             身世寒微谁相慰?

             遇到了三姐才展愁眉!

             你叫我挺起胸膛无惧无畏,

             你叫我壮志凌云不自卑!

     (夹白)    可是呀,我——

     (唱)     我却有志无情将你连累,

             叫三姐孤守寒窑以泪洗面待夫归。

     (白)     也罢!待我脱下战袍,不去了吧!

王宝钏  (白)     怎么?你不去了?

薛平贵  (白)     不去了!

王宝钏  (白)     好哇!这才是知心的薛郎啊!

(〖战马长嘶声〗。)

薛平贵  (白)     战马呀,战马!你愿到战场,我却不去了!

王宝钏  (白)     这个……

     (唱)     战马骄嘶人惭愧,

             报国杀敌最光辉。

             骏马尚希冲锋陷垒,

             宝钏怎肯俯首低眉!

     (白)     薛郎啊!

     (唱)     莫因我儿女情长几点泪,

             耽误你斩将夺旗万里鹏飞!

薛平贵  (白)     三姐!

     (唱)     人比骏马强千倍,

             愿到沙场卫国威!

     (白)     可是呀——

     (唱)     又不忍抛下你无人相卫,

             独守寒窑泪双垂!

王宝钏  (唱)     劝郎赴战心无悔,

             死守寒窑待夫归!

薛平贵  (唱)     十担干柴八斗军米就是安家费,

             柴尽粮绝你怎为炊?

王宝钏  (唱)     到战场出生入死你不气馁,

             难道我受点饥寒就心灰?

薛平贵  (唱)     倘若是十年八载难相会?

王宝钏  (唱)     万水千山我的梦紧随!

薛平贵  (唱)     倘若相府逼你另婚配?

王宝钏  (唱)     海枯石烂志难违。

薛平贵  (白)     好三姐!

     (唱)     盼只盼旗开得胜早日相会,

王宝钏  (唱)     愿只愿功劳簿上平贵夺魁!

(〖炮响三声〗。)

薛平贵  (白)     啊!

     (唱)     三姐的好话永记心内,

             忽听午炮响如雷!

     (白)     三姐!午时已到,就要点卯,三姐请回,得胜归来相会!

王宝钏  (白)     薛郎,我要送你一程!

薛平贵  (白)     我须急速去到大营,不送也罢!

王宝钏  (白)     如此么,扶我上这高坡,我好多看你一会儿!

薛平贵  (白)     来,来,来!

(薛平贵扶王宝钏。)

薛平贵  (白)     站稳了?三姐,多多保重!

王宝钏  (白)     薛郎也要保重!

薛平贵  (白)     三姐,待我再看看你!你不哭?

王宝钏  (白)     我,我眼中无泪!

(王宝钏咬住唇。)

薛平贵  (白)     好!告辞了!

(薛平贵牵马。)

王宝钏  (白)     薛郎转来!

薛平贵  (白)     三姐有话快讲!

王宝钏  (白)     薛郎,你是先行,元帅是何人呢?

薛平贵  (白)     你的二姐丈魏虎。

王宝钏  (白)     是那魏虎么?他,他乃欺软怕硬,势利小人!薛郎,薛郎,你不要去了!

(王宝钏跳下,拉住薛平贵。)

薛平贵  (白)     事到如今,焉能不去。对那魏虎,我自会小心!

(〖炮响三声〗。)

薛平贵  (白)     二遍炮响,三姐放手!

王宝钏  (白)     你要多多的小心!

(王宝钏放手。)

薛平贵  (白)     三姐,多多珍重!

(薛平贵上马,下。王宝钏追送,跌,起。)

王宝钏  (白)     薛郎!薛郎…去远了!

(王宝钏低头回窑,回望。)

王宝钏  (白)     走远了!

(王宝钏转身,顿足,昂首。)

王宝钏  (白)     回窑!

(王宝钏疾下。薛平贵疾上。中军暗上。)

中军   (白)     何人?

薛平贵  (白)     先行薛平贵!

中军   (白)     你已误卯!

薛平贵  (白)     时刻未到,何言误卯?

中军   (白)     元帅有令,重责四十!

薛平贵  (白)     我要面见元帅辩理!

中军   (白)     元帅吩咐,先打后见。

薛平贵  (白)     嗯!

(薛平贵思索。)

薛平贵  (冷笑)    呵……

     (白)     为国忍痛,莫抗帅令!走!

(薛平贵、中军同下。)

中军   (内白)    一十、二十……

(魏虎探头,狂笑。)

魏虎   (笑)     哈……


【第三折:探寒窑】

(老院子、二丫鬟引王夫人、车夫同上。)

王夫人  (唱)     秋深叶落雁声高,

             人愁景惨倍萧条!

             一路不停娘把娇生叫,

             恨不能插翅到寒窑!

             却偏偏坡儿陡路儿小,

             一步低来一步高!

             心急车缓何时到,

             倒不如步行减些心焦!

     (白)     家院!

老院子  (白)     有!

王夫人  (白)     把车儿停住,我们走去吧!

老院子  (白)     哎呀夫人哪!这坡高路小,不好走啊!

王夫人  (白)     你家三姑娘走得,老身也就走得!

(车夫停车,二丫鬟搀王夫人同下,王夫人四望。)

王夫人  (白)     这,这就是武家坡么?

老院子  (白)     正是武家坡!

王夫人  (哭)     宝钏,儿——呀!

     (唱)     我只说长安城外山环水抱,

             春花秋柳乐渔樵,

             哪知道一片荒凉无啼鸟,

             只有这阵阵凄风霜叶飘!

     (白)     王允哪,你这老天杀的!竟把我的掌上明珠赶到这里来了!

             留香!明翠!快点走!快点走!我们一齐喊,高声叫:

             宝钏!三姑娘!你在哪里呀?

(二丫鬟同喊。王夫人疾走欲跌。老院子身段。)

老院子  (白)     来此已是。

(车夫暗下。)

王夫人  (白)     快快叫门!

老院子  (白)     三姑娘!开门来!

王夫人  (白)     你们也叫啊!

二丫鬟  (同白)    三小姐,老夫人来了!

(二道幕开。王宝钏正在纺线。)

王宝钏  (唱)     门外有人连声叫,

             莫不是薛郎的书信到寒窑?

     (白)     哪一个?

老院子  (白)     老夫人到了!

二丫鬟  (同白)    三姑娘快快开门!

王夫人  (白)     为娘在此,儿快开门!

(王宝钏欲收拾一下身旁的东西,怕王夫人嫌乱,又觉得没有必要。欲整整衣衫,也觉得多此一举,就是这样出去,有何不可,昂头,急去开门手微颤。)

王宝钏  (白)     儿来了!

(王宝钏出。)

王夫人  (白)     母亲哪!

(王夫人急跪。)

王夫人  (白)     宝钏!吾儿!儿……

(王夫人哭。王宝钏膝行,抱住王夫人的腿。)

王宝钏  (白)     母亲哪!

(王宝钏哭。)

王夫人  (唱)     你的父心肠狠责儿不孝,

             将亲生如花女弃掷荒郊!

王宝钏  (唱)     谁是谁非自有公道,

             儿在此倒觉得自在自豪!

王夫人  (白)     儿呀,快快起来,叫为娘好好看看你呀!

(二丫鬟同搀起王宝钏。)

二丫鬟  (同白)    拜见三小姐!

老院子  (白)     三小姐,老仆有礼!

王夫人  (白)     呀呀,你们闪开,好叫我细看看三姑娘呀!

老院子、

二丫鬟  (同白)    是!是!

(老院子、二丫鬟同后退。王夫人看。)

王夫人  (白)     儿呀,你,你有了病么!

王宝钏  (白)     孩儿没有生病!

王夫人  (白)     既无有病,为何这样消瘦?

王宝钏  (白)     诸事自己操劳,自然是要瘦一些的。瘦些么,总比那打肿了脸充胖子的好些呀!

王夫人  (白)     儿呀,你还是这样的倔强!

王宝钏  (白)     是呀,不倔强怎敢去斗丞相爹爹呢!啊,母亲,你倒像个病人!

王夫人  (白)     唉!自儿走后,为娘茶思饭想,怎能不病?

(王夫人咳嗽。)

王宝钏  (白)     这里风大,请到窑中坐吧!

王夫人  (白)     为娘正要看看窑中!

(王夫人急往内走。王宝钏拦。)

王宝钏  (白)     但有一件!

王夫人  (白)     哪一件?

王宝钏  (白)     进了窑门,不要说不堪居住、可怜孩儿!

王夫人  (白)     好!不说,一定不说!儿呀,你过于刚强了!

(王宝钏、王夫人、老院子、二丫鬟同入窑,王夫人四下看。)

王夫人  (白)     这,这……

王宝钏  (白)     如何!母亲还是要说!

王夫人  (白)     为娘有话也说不出来了!我,我想哭啊!

     (唱)     泥盆瓦罐与土灶,

             炕上破席仅半条!

             幼时的玩具样样精巧,

             怎能够箪食瓢饮受煎熬!

王宝钏  (白)     母亲哪!

     (唱)     瓦罐清泉解舌燥,

             风吹土灶吐红苗。

             有骨气清汤野菜堪一饱,

             耻看那朱门肉臭野有饿莩!

王夫人  (白)     休再多言,你同我走!

王宝钏  (白)     到哪里去?

王夫人  (白)     同回相府!

王宝钏  (白)     母亲哪!

     (唱)     与爹爹三击掌人所共晓,

             宁饿死寒窑内决不求饶!

老院子  (白)     三小姐,还是回去的好!

王宝钏  (冷笑)    呵……

     (白)     老哥哥,宝钏的双膝不爱下跪呀!

老院子  (白)     是!是!啊,三姑娘,老夫人带来些粮米,请收下吧!

二丫鬟  (同白)    这里有些衣服,也请收下!

王宝钏  (白)     多谢母亲!怎奈相府之物,孩儿不收!

王夫人  (白)     哎呀儿呀!你父出差在外,这是我给你的呀!

王宝钏  (白)     母亲的钱也是爹爹给的呀!

王夫人  (白)     家院,你回去吧!

老院子  (白)     老夫人呢?

王夫人  (白)     三姑娘不肯收下这点东西,我就住在这里,不回去了。

王宝钏  (白)     如此,孩儿收下便是!

(王宝钏假意。)

王夫人  (白)     这才是明理的姑娘!

(王夫人见王宝钏妥协,心生一计。)

王夫人  (白)     啊,儿呀!随为娘到城内再买些日用的东西吧?

王宝钏  (白)     母亲莫非骗我同回相府么?

王夫人  (白)     你太多心了!买些东西,就送儿回来!

王宝钏  (白)     如此,母亲请先行一步,孩儿就来!

王夫人  (白)     儿要快来!

(王夫人、老院子、二丫鬟同出窑,王宝钏将东西都抛出,严闭窑门。)

王宝钏  (白)     母亲,恕不远送了!

王夫人  (白)     哎呀儿呀!为娘尚有千言万语,你怎么关上门了啊!开门!开门!

老院子、

二丫鬟  (同白)    三姑娘开门!

王宝钏  (白)     母亲哪!

     (唱)     老娘亲不必为孩儿烦恼,

             待薛郎经得起万种煎熬!

             慈母恩深难答报,

             只愿一生端正不屈不挠!

     (白)     母亲,请回去吧!

王夫人  (白)     儿呀,开开门,叫为娘再看你一次,即刻就走!

王宝钏  (白)     外面风大,母亲请回!这门儿么是不会再开的了!

王夫人  (白)     唉!这便如何是好?

老院子  (白)     老夫人,回去吧!

(车夫暗上。)

王夫人  (白)     宝钏!吾儿!

     (哭)     我的儿!

(王夫人上车,王夫人、车夫、老院子、二丫鬟同下。王宝钏在门内听,外面已无动静。)

王宝钏  (哭)     母亲哪!

(王宝钏急开动纺车。)

【第四折:武家坡】

(王宝钏提篮上,到坡前去挖野菜。)

王宝钏  (唱)     不怕辛劳不怕贫,

             誓死莫作薄情人!

             谁管它花残柳悴霜侵鬓,

             望夫石上万古长明一寸心!

             男儿报国冲锋陷阵,

             不阻薛郎去从军。

             怨只怨他无有书信,

             盼只盼他奋身杀敌立功勋!

             不悔寒窑受贫困,

             野菜虽苦自己挖自己煮不谢别人!

             不怨形单影孤无有亲近,

             说说笑笑自有那张王李赵好四邻!

             不怨地不怨天不怨命运,

             作一个刚强的小妇人!

众大嫂  (内同白)   王三姐!王三姐!到这边来呀!

王宝钏  (白)     来了!

     (唱)     众大嫂恐怕我独自烦闷,

             到那边去挖菜正好谈心。

(王宝钏下。)

薛平贵  (内白)    马来。

(薛平贵上。)

薛平贵  (唱)     壮士出征十八春,

             无须人变作了有须人!

             报国不辞以身殉,

             更何惧寒风刺骨雪纷纷!

             铁甲磨穿心犹愤,

             朝也思暮也盼一马当先扫千军!

             可怜那王三姐寒窑独困,

             想必是春花秋月暗伤神!

             停鞍勒马故乡仔细认,

             坡前面依然有挖菜的人。

(薛平贵下马。)

薛平贵  (白)     唉!离开此地十有八载,依然是这样贫苦!哎呀且住!我那王三姐能、能熬到今日么?

(薛平贵急切地喊。)

薛平贵  (白)     众位大嫂请了!众位大嫂请了!

众大嫂  (内同白)   请了!

薛平贵  (白)     借问一声,王三姐可在此处?

众大嫂  (内同白)   哪个王三姐?

薛平贵  (白)     就是那王丞相之女,薛平贵之妻。她,她在此不在?

众大嫂  (内同白)   王三姐,有人找你,快快前去

薛平贵  (白)     她在!

(薛平贵急前奔。)

薛平贵  (白)     三姐!三姐!

(王宝钏疾上。)

王宝钏  (白)     何人唤我?何人唤我?

(薛平贵看到王宝钏,停步。)

薛平贵  (白)     你是王三姐?王宝钏?

王宝钏  (白)     正是!你是何人?

薛平贵  (白)     薛平贵!

王宝钏  (白)     你?平贵?薛郎?

(王宝钏急扑,止。)

王宝钏  (白)     你真是薛平贵?

薛平贵  (白)     你真是王三姐?

(薛平贵看。)

薛平贵  (白)     真是!真是我的妻呀!

(薛平贵扑上前去。)

王宝钏  (白)     薛郎!夫啊!

(王宝钏、薛平贵相抱,王宝钏哭。)

王宝钏  (唱)     薛郎,我的夫啊!

             想念你想的我要将你恨,

             刚要恨我却又软了心!

             消息传来半疑半信,

             你是生还是死折磨了宝钏十八春!

             我的可恨可爱的人哪!

     (白)     薛郎,这是真的么?

(王宝钏看薛平贵。)

王宝钏  (白)     你怎么……

(王宝钏指薛平贵的胡须。)

薛平贵  (白)     是真的,不是做梦!这个么?

(薛平贵指胡须。)

薛平贵  (白)     相别一十八载了哇!

王宝钏  (白)     一十八载!

(王宝钏摸摸鬓。)

王宝钏  (白)     我,我老了么?

薛平贵  (白)     你,不老!你的心与十八年前一样好,一样美呀!

王宝钏  (白)     薛郎啊……

(王宝钏、薛平贵相抱。)

薛平贵  (白)     三姐,我来问你,你怎么在这里挖菜呢?

王宝钏  (白)     没有别的吃,不挖菜怎样呢?

薛平贵  (白)     难道就不曾接到我的军米饷银?

王宝钏  (白)     连封家书也未曾接过,还说什么粮饷啊?

薛平贵  (白)     呕,呕,我倒明白了!魏虎啊,贼子!我每月寄来的书信与饷银都被他扣下了!

(薛平贵怒。)

王宝钏  (白)     薛郎,再休提此事。我么,没有饿死,你么平安地回来了,我们该乐呀!

薛平贵  (白)     我的好三姐,你的心有多么大呀!我们要乐,要笑!

(王宝钏、薛平贵同笑。)

王宝钏  (白)     这就好了!啊,薛郎!到窑中去洗洗脸,歇息歇息吧!

薛平贵  (白)     正要到窑中!把筐儿给我!

王宝钏  (白)     还是我来提,已经提惯了啊!我一手提筐,你一手牵马。

薛平贵  (白)     那一只手呢?

王宝钏  (白)     你我挽手而行

薛平贵  (白)     正要挽手而行,和十八年前一样啊!

(薛平贵笑。王宝钏、薛平贵牵马提篮,挽手入窑。)

王宝钏  (白)     薛郎,快快坐下薛郎,我去烧水!

薛平贵  (白)     且慢!

     (念)     脸上有灰尘,双掌作手巾!

     (白)     你看!

(薛平贵以手擦脸。)

王宝钏  (白)     你不渴么?

薛平贵  (念)     路上过小河,人马一齐喝!

王宝钏  (白)     你不饿么?

薛平贵  (白)     不饿!你呀,三姐,快快坐下,谈谈话儿吧!

王宝钏  (白)     好!你就说吧!

(薛平贵默默。)

王宝钏  (白)     薛郎,说呀!

薛平贵  (白)     哎呀三姐呀,别离一十八载,可从哪里说起呢?三姐,你来问吧!

王宝钏  (白)     好!我来问!先讲一讲军中之事吧!

薛平贵  (白)     这军中之事么?

王宝钏  (白)     怎么样啊?

薛平贵  (白)     唉!一言难尽哪!

     (唱)     提起了军中事令人愤恨!

王宝钏  (白)     我早已说过,那魏虎不是好人!

薛平贵  (唱)     那魏虎是一个误国奸臣!

王宝钏  (唱)     我问他怎作战?

薛平贵  (唱)     按兵不进!

王宝钏  (唱)     在大营他作何事?

薛平贵  (唱)     酒色荒淫!

王宝钏  (唱)     敌人进犯?

薛平贵  (唱)     命我出阵。

王宝钏  (唱)     你前进敌后退,

薛平贵  (唱)     他急速鸣金!

             他唯恐得罪敌人倾巢南进,

             保不住帅印丢了黄金!

王宝钏  (白)     如此说来,他既怕打仗,为何不奏请内调呢?

薛平贵  (唱)     朝中伴驾日夜谨慎,

             怎比得兵权在握吐气成云!

             作京官哪能够斗金日进,

             怎比得在军中兵饷粮草一齐吞!

             他还说在朝为官全仗老王允,

             怎比得元帅有生杀之权似至尊!

             他不顾三鼓而竭士气不振,

             他不顾耗费国帑军怨民贫!

             接来了王二姐金戈脂粉,

             全不管兄弟们也是亲族梦里的人!

王宝钏  (白)     可恼啊,可恨!

     (唱)     魏虎误国神人共愤,

             怪只怪老爹爹保荐奸臣!

     (白)     啊,薛郎,你就因此逃回来了么?你,你也作错了啊!

薛平贵  (白)     三姐呀!我薛平贵岂是怕死贪生,临阵脱逃之辈?

王宝钏  (白)     那么,你回来作甚?

薛平贵  (白)     三姐听了!

     (唱)     那一日魏虎自夸箭法准,

             行围射猎取乐在丛林。

             一来是军心涣散防卫不谨,

             二来是代战公主的谍报勤。

             她设下埋伏步步为阵,

             打猎的人儿俱被生擒!

             三军无帅兵慌旗紊,

             降的降跑的跑溃不成军!

             我约了十位弟兄飞马报信,

             身不离鞍日夜狂奔!

             我一马当先穿城过镇,

             恶消息要报与万岁当今!

王宝钏  (白)     薛郎,你为何不去,反倒先来看我呢?

薛平贵  (白)     三姐我若去到相府,王丞相必定庇护魏虎。我想入朝面君,怎奈职微言轻,又无人引见,这便如何是好?那代战公主善于用兵,必然乘此机会,轻装急进,直取长安!三姐呀,你快快出个主意呀!

王宝钏  (白)     薛郎啊!

     (唱)     低下头来暗思忖,

             想起了爹爹的七十寿辰。

     (白)     薛郎,我想起来了!

薛平贵  (白)     想起什么?

王宝钏  (白)     后天乃是爹爹七十寿日,你我一同前去拜寿!

薛平贵  (白)     哎呀呀,这与国家大事有何相干呢?

王宝钏  (白)     自然有啊!

薛平贵  (白)     你与丞相击掌发誓,永远不回相府啊!

王宝钏  (白)     为了国家大事,只好回去这一了薛郎,你且歇息,我去去就来!

薛平贵  (白)     三姐要到哪里去?

王宝钏  (白)     我去找大姐金钏。

薛平贵  (白)     找她作甚?

王宝钏  (白)     她夫苏龙,官高权重,我去劝他夫妇,奏请皇帝御驾亲临相府,为丞相祝寿。圣驾到来,你我参君奏本,岂不甚好?

薛平贵  (白)     此计甚好,你赶快前去!且慢!那苏龙夫妇要是不肯呢?

王宝钏  (白)     官儿老爷与官儿太太,虚荣心重,焉有不肯之理?

薛平贵  (白)     三姐,你的眼睛好透亮啊!

王宝钏  (白)     若不透亮,当初我怎么会看中了你呢!

薛平贵  (笑)     哈哈哈!

     (白)     三姐,你的衣衫槛楼,若是苏府门上不准你进去呢?

王宝钏  (白)     叫那个不要命的,就试试看!薛郎,少陪,我就去了!

     (唱)     访亲戚也好比壮士上阵,

             不成功我岂肯转回窑门!

(王宝钏下。)

薛平贵  (白)     好啊!

     (唱)     好一个王三姐正气凛凛,

             我这里打点好相府面君。

(薛平贵下。)

【第五折:拜寿除奸】

(厅中悬寿,燃红烛。四丫鬟引王允、王夫人同上。)

王允   (唱)     结彩悬灯盈喜气,

王夫人  (唱)     人生七十古来稀!

(老院子上。)

老院子  (白)     相爷,三小姐回府!

王允   (白)     哪个三小姐?

老院子  (白)     宝钏三小姐。

王允   (白)     她来作甚?

老院子  (白)     前来拜寿?

王允   (白)     叫她大门外叩头,免见!

王夫人  (白)     亲生女儿前来拜寿,为何不见?

王允   (白)     不见就是不见,何必多问?

王夫人  (白)     你不见,我见!

             快快请三小姐进来!

老院子  (白)     遵命!

(老院子下。)

王允   (白)     你见亲生女儿,我不见不孝的丫头!

(王允欲走。王夫人拉住王允。)

王允   (白)     骨肉至亲,有何解不开的怨恨?你坐下吧!

(老院子引王宝钏、薛平贵同上。王允欲走开,被王夫人拉住。王宝钏见此,怒。)

王宝钏  (白)     宝钏一不求粮,二不借贷,特地前来拜寿!茶不喝一口,饭不吃一餐,拜寿之后,立刻就走!爹爹虽无父女之情,孩儿未忘祝寿之礼!

王允   (白)     三丫头,你为何单单在我的寿日,前来气我!

王夫人  (白)     她来拜寿,怎说是气你?

薛平贵  (白)     宝钏,丞相无礼,你我回去了吧!

王允   (白)     啊?你是何人?

薛平贵  (白)     薛平贵!

王允   (白)     你不在军中,到此何事?莫非临阵脱逃了么?

薛平贵  (白)     堂堂男儿岂肯作那辱国之事!倒是你那爱婿魏虎啊,怕死贪生,被敌人生擒去了!

王允   (白)     我却不信!

王宝钏  (白)     丞相啊!

     (唱)     你明知魏虎无行多诡计,

             保他挂帅把君欺!

             他按兵不动三军丧气,

             你不闻不问养患纵敌!

             你只图有一个元戎女婿,

             全不顾军疲民怨国势危岌!

             魏虎被俘三军离析,

             还不去奏明圣上遣将迎敌?

王夫人  (白)     平贵!平贵!魏虎被擒,我那二女儿怎样了啊?

王宝钏  (白)     母亲哪!

     (唱)     嫌贫爱富选贵婿,

             选了个魏虎罪大恶极!

             先莫问二姐有何消息,

             且劝爹爹策划全局!

王夫人  (白)     你这个老糊涂,还不快想个主意,要等敌兵来到,也把你捉了去么?

王允   (白)     平贵,贤婿!宝钏,吾儿!你二人暂住相府,要金有金,要银有银,边疆之事,切莫声张!

王宝钏  (白)     我二人既不要金,也不要银,只问边疆之事如何处理!

王允   (白)     国家大事,我自有安排,用不着尔等关心!

(太监甲疾上。)

太监甲  (白)     圣驾到!王丞相接驾呀!

王允   (白)     你二人回避!

薛平贵  (白)     我正要面君奏本!

王允   (白)     这……

(王允惊慌。)

王允   (白)     平贵,你若一言不发,我以千金相赠!

王宝钏  (白)     我们不为黄金而来!

王允   (白)     这……

(卫士、苏龙手捧御笔福寿大字引唐王同上。)

唐王   (笑)     哈哈哈!

     (唱)     苏龙恭谨心仔细,

             他劝孤御驾亲临寿英耆。

             国有乔木天颜喜,

             福寿大字御笔亲题!

(王允、王夫人、王宝钏、薛平贵同接驾。)

王允   (白)     臣王允接驾,吾皇万岁!

唐王   (白)     平身!

王允   (白)     万万岁!

(王允接福寿字置案上。唐王坐。)

唐王   (白)     这是何人?

(唐王指薛平贵、王宝钏。)

王允   (白)     啊……

王宝钏  (白)     丞相三女王宝钏。

薛平贵  (白)     臣薛平贵。

王允   (白)     尔等退下!

王宝钏  (白)     启万岁:魏虎失职误国,已被敌人擒去!薛平贵突出重围,前来报信!他官微职小,无缘叩见天颜,故来相府候驾。

唐王   (白)     果有此事?

薛平贵  (白)     句句实言!

王允   (白)     万岁,切勿听信他二人之言!那魏虎忠心耿耿,威名远振,镇守边关多年,敌军不敢越境一步!

唐王   (白)     苏爱卿,你看呢?

苏龙   (白)     臣职列文班,边关之事一概不知!

唐王   (白)     丞相信任魏虎,平贵显系诬告!

             来,捆了!

王宝钏  (白)     且慢!要打要杀,宝钏愿代夫领罪!边关危急,正是用人之秋,平贵能征善战,万岁切莫自坏长城!

王银钏  (内白)    苦哇!

(王银钏闯上,发乱衣破,狼狈不堪。)

王银钏  (白)     爹爹!母亲!

(王银钏哭。苏龙忙走过去。)

苏龙   (白)     银钏妹,万岁在此,切莫惊驾!

王银钏  (白)     呀万岁呀!

(王银钏跪。)

王银钏  (唱)     西凉国代战公主兵法奇,

             捉去魏虎似捉鸡!

             跑得我上气不能接下气,

             跑得我七窍生烟肚内饥!

             叫声万岁快降旨意,

             赏我两碗粥吧一稠一稀!

王允   (白)     夫人,快带她用饭去吧!

王夫人  (白)     儿呀,随我来!

(王银钏看见王宝钏。)

王银钏  (白)     呀,三妹呀!我的衣服比你的更破,好羞惭人也!

(王银钏随王夫人、四丫鬟同下。)

王宝钏  (白)     哼!这就是你贪图富贵,与魏虎狼狈为奸的好处!

唐王   (白)     王丞相,如此看来,这事是真的了!

王允   (白)     老臣昏庸,罪该万死!

薛平贵  (白)     万岁!那代战公主颇能用兵,必乘胜急进,务必早作准备。

(太监乙疾上。)

太监乙  (白)     启万岁:适才探马报到,魏虎投降西凉,为代战公主引路,杀奔长安!

唐王   (白)     再探!

太监乙  (白)     遵旨!

(太监乙疾下。)

唐王   (白)     不好了!

     (唱)     听说魏虎降了敌,

             吓得孤王汗淋漓!

             老丞相快快想妙计,

             别叫孤王受委屈!

王允   (唱)     迁都洛阳快把锋芒避,

             叫敌兵追也追不及!

王宝钏  (唱)     京城岂可轻放弃,

             有道是兵来将挡水到修堤!

薛平贵  (唱)     国土一寸不可弃,

     (白)     末将不才!

     (唱)     愿领人马去迎敌!

唐王   (唱)     苏爱卿你可有好主意?

苏龙   (唱)     全听圣旨,君说东来臣不说西!

唐王   (白)     这,这……

王允   (白)     老臣还有一计!

唐王   (白)     快快讲来!

王允   (白)     割地求和,以免生灵涂炭!

王宝钏  (白)     此乃丧权辱国之计,万万使不得!

王允   (白)     三姑娘,你就少说话吧。

唐王   (白)     宝钏之言也有些道理!

王允   (白)     老臣死罪!死罪!

薛平贵  (白)     万岁!兵贵神速,请陛下当机立断!

唐王   (白)     唉!平贵听旨!急速点动人马,前去迎敌!

王宝钏  (白)     但不知何人挂帅?

唐王   (白)     哎呀,我倒忘记了!就派平贵为帅吧!

薛平贵  (白)     臣领旨!正是:

     (念)     男儿不怕死,舍命报国恩!

(薛平贵下。)

唐王   (白)     王允你这个老糊涂,几乎误了国家大事,明日早朝听候发落!

             苏卿,摆驾回宫!

(苏龙、太监甲、卫士引唐王同下。)

王允   (白)     老臣谢主龙恩!

(王允对王宝钏。)

王允   (白)     啊,元帅夫人!圣上发怒,请你住在相府,给我策划策划吧!

王宝钏  (白)     爹爹啊!

     (唱)     爹爹误国烦言啧啧,

             但愿你献家私助军饷赎罪万一!

             倘若是朝廷上开恩恕你,

             你须要知过必改勿再把人欺。

     (白)     话已讲完,儿回寒窑去了,告辞!

(王允疾下。)

王允   (白)     唉!

(王允徐下。四卒引魏虎同上。)

魏虎   (念)     元帅会投降,不久必封王!

     (白)     俺,魏虎。随机应变,归顺西凉。代战公主派我带路,若攻下长安,不失王侯之位!眼看来到长安,一派静悄悄的,想是唐王毫无准备,速请公主前进!

(众男兵将、众女兵将引代战公主同上。)

代战公主 (唱)     快马如飞长安在望,

             攻其不备活擒唐王!

魏虎   (白)     参见公主!

代战公主 (京白)    罢啦!怎么,四处都这么静悄悄的,有点不对吧?

魏虎   (白)     唐王懦弱无能,丞相老朽昏庸,必无准备!

代战公主 (京白)    那是你说,我可有点不放心!你再去探听探听吧!

             众将官,人马暂停前进!

众男兵将、

众女兵将 (同白)    嗻!

(魏虎刚要去打探,忽然鼓声四起,杀声震天,唐兵围攻,西凉队伍大乱。)

代战公主 (京白)    你看如何?我们中了埋伏啦!

魏虎   (白)     这……

代战公主 (京白)    你呀,到哪儿,哪儿就遭殃!去你的吧!

(代战公主枪挑魏虎落马。薛平贵扎靠上。)

薛平贵  (白)     哪里走!

代战公主 (京白)    来将通名受死!

薛平贵  (白)     本帅薛平贵!

代战公主 (京白)    听说过你这么个人儿,武艺不错!你若归顺西凉,我与你平分唐室疆土!

薛平贵  (白)     一派胡言,看枪!

(薛平贵、代战公主同大开打。薛平贵生擒代战公主。)

薛平贵  (白)     众将官,乘胜追击,不得有误!

     (笑)     哈哈,哈哈,哈……

(薛平贵下。王宝钏、众大嫂同提筐登坡远望。)

王宝钏  (白)     众位大嫂,我们打胜了哇!看,看,御路上,凯旋的队伍,剑气刀光,旌旗蔽日,多么威武啊!

     (唱)     在花园与彩楼我有眼力,

             薛郎果然得偿宿愿报国杀敌!

             武家坡上翘足望去,

             好一片迎风飘荡胜利旌旗!

众大嫂、

王宝钏  (同唱)    寒窑里姐妹弟兄有志气,

             不畏艰难不畏强敌!

             盼只盼铲尽了贪官与恶吏,

             国泰民康风调雨顺足食丰衣!

(完)


浏览次数:812 ┊ 字数:1万8347 ┊ 最后更新:2024-03-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