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御碑亭》(一名:《金榜乐》)

主要角色
王有道:老生
孟月华:旦
柳生春:小生
王淑英:旦
孟德禄:丑

《御碑亭》张君秋饰孟月华、孟小冬饰王有道
《御碑亭》张君秋饰孟月华、孟小冬饰王有道
情节
金华士子王有道别妻孟月华及妹王淑英赴考,孟月华归宁,虑妹在家,不辞而行;归途遇雨,避于御碑亭。又来一秀才柳生春,立亭外,终宵未交一语,雨止而去。孟月华感其守礼,归告王淑英。王有道试毕返家,王淑英告之,王有道心疑,愤而休妻。中试后与同门参竭房师申嵩,申嵩因柳生春文字不佳,怪而问之,柳生春以碑亭避雨事告知,王有道始明真相,归即亟赴岳家,向妻请罪。孟月华责之,言归于好。王有道又将妹王淑英许婚柳生春。

注释
这个剧本是在钱培荣手抄余派戏词(不含配角唱念)的基础上,由李炳莘对照孟小冬说戏录音进行校核,并请范石人对配角的唱念进行修订,最终订稿。因原稿只含主角唱念的场次,故第一场、第三至七场、第九场从略。

根据《余派戏词钱氏辑粹》:孟小冬授课钱培荣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48.27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二场】

(王有道上。)

王有道  (引子)    磨穿铁砚,这襟怀,不让前贤。

     (念)     读尽诗书身世寒,满腹文章不为官。月中丹桂相攀易,金殿鳖头独占难。

     (白)     卑人,王有道。浙东人氏,寄居京华,不幸父母双亡。娶妻孟氏,十分贤德。妹子淑英,年方二九尚未许字。是我苦读寒窗,功名未能上达。今当大比之年,会试之期,不免将娘子、贤妹唤将出来,嘱咐一番,我好入场。

             啊!娘子、贤妹哪里?

(孟月华、王淑英同上。)

孟月华  (念)     亲橾井臼侍衾绸,

王淑英  (念)     静隐纱窗花倦柔。

孟月华  (白)     啊、官人。

王淑英  (白)     哥哥。

王有道  (白)     娘子、贤妹,-同坐下。

孟月华、

王淑英  (同白)    唤我们出来,有何话讲?

王有道  (白)     唤你们出来非为别事。今当大比之年,会试之期,自应求取功名。你们好好看守门户,我好入场。

孟月华  (白)     恭喜官人,今科入场必定高中了。

王有道  (白)     但愿如此。

王淑英  (白)     哥哥,嫂子备得美酒,与哥哥钱行。

王有道  (白)     足见诚心,我当立饮三杯!

孟月华  (西皮原板)  奴这里夫妻情把酒奉敬,

             但愿你早得中改换门庭。

王有道  (西皮原板)  承谢你贤德的心喜之不尽,

             但愿得此一去鱼跳龙门。

王淑英  (西皮原板)  这杯酒奉兄长你要饮尽,

             但愿得金榜中显耀家门。

王有道  (西皮原板)  贤德妹体谅我手足情分,

             猛想起父母的恩无限伤情。

             但愿得这一科功名有分,

             终不愧王有道苦读书文。

             施一礼辞贤妹又别闺阃,

     (西皮摇板)  入科场共试事平步登云。

孟月华  (白)     送官人。

王有道  (白)     小心了。

(王有道下。)

孟月华  (西皮摇板)  我夫君他可算博古学问,

             此一去必定鱼跳龙门。

王淑英  (白)     嫂子!

     (西皮摇板)  那时间我嫂嫂命诰封赠,

             打点起精神来好做夫人。

孟月华  (西皮摇板)  贤妹妹休取笑一同欢庆,

             无聊时且对坐消遣谈心。

(孟德禄上。)

孟德禄  (西皮摇板)  才离了孟家庄不多路径,

             不觉得又到姑爷的门庭。

             用手儿推推门关得甚紧,

孟月华  (西皮摇板)  叩门声好一似山倒雷鸣。

王淑英  (白)     嫂子,你去问来。

孟月华  (西皮摇板)  轻移步走向前隔门来问,

     (白)     是哪个?

孟德禄  (白)     听了!

     (西皮摇板)  孟家庄小德禄有话来云。

孟月华  (白)     呀!

     (西皮摇板)  却原来蠢小厮前来作甚,

             我这里且开门问他何因?

孟德禄  (西皮摇板)  见姑娘忙上前把安来请,

             老员外和安人差我来临。

孟月华  (白)     啊,德禄,员外安人可好?

孟德禄  (白)     员外安人都好,姑娘不必挂心!

孟月华  (白)     你来作甚?

孟德禄  (白)     奉了员外安人之命,说是清明佳节,叫我来接你回去,上坟祭祖。

孟月华  (白)     原来为此事而来。啊、德禄,你姑爷入场会试去了。我若回去,只剩小姑娘一人在家,无人照管门户,我是不能回去。

孟德禄  (白)     姑娘,你这话说错了。就说去,不过半天功夫,就好回家。又不要你久住在家,家里还有小姑娘照管门户。你这一说,你们姑娘出了嫁,难道也不回家祭祖吗?

孟月华  (白)     休得胡言。

王淑英  (白)     啊,嫂子,既是员外安人接你回去祭祖,半天功夫就好回来。何必叫这小厮在此胡言乱语?

孟月华  (白)     如此,你好好看守门户,我去去就来。

王淑英  (白)     嫂子放心,门户我照应。

孟月华  (西皮摇板)  为祭祖不敢违父母之命,

             却不该抛撇你照管门庭。

             你在家必须要小心谨慎,

王淑英  (白)     我知道啦。

孟月华  (西皮摇板)  祭祖毕即归来你且放心。

孟德禄  (白)     快点走,出城还有三四里路,天不早啦。

(孟德禄引孟月华同下。)

王淑英  (西皮摇板)  急忙忙我这里闭门要紧,

             绿窗下刺针黹爱惜寸阴。

(王淑英下。)

【第八场】

(王有道上。)

王有道  (西皮摇板)  考罢了第三场文章高兴,

             喜孜孜笑盈盈出了龙门。

             回家去细说与合家欢庆,

             穿大街过小巷到了家门。

     (白)     开门来!

(王淑英上。)

王淑英  (西皮摇板)  家无人偏偏的嫂嫂又病,

             忙移步到门边问是何人?

     (白)     是谁?

王有道  (白)     是我回来了。

王淑英  (西皮摇板)  却原来我兄长开门相请,

王有道  (西皮摇板)  你嫂嫂因何故她不来开门?

     (白)     你嫂嫂哪里去了?

王淑英  (白)     嫂子病啦!

王有道  (白)     你嫂嫂她因何得的病啊?

王淑英  (西皮摇板)  都只为清明节上坟要紧,

             孟员外命德禄接她回程。

             上坟后惦念我不辞而奔,

             谁知道半途中大雨倾盆。

王有道  (白)     既然中途遇着大雨,就该寻一所在躲避躲避才是,何必要冒雨而归,成甚么样儿?

王淑英  (白)     她找了地方躲雨啦。

王有道  (白)     什么地方?

王淑英  (白)     御碑亭!

王有道  (白)     御碑亭!好,后来呢?

王淑英  (白)     不想又来了一个年少的书生。

王有道  (白)     她、她、她就该走了出来呀!

王淑英  (白)     那雨越下越大,叫嫂子往哪里走呢?

王有道  (白)     后来便怎样呢?

王淑英  (白)     兄长啊!

     (西皮摇板)  我嫂嫂她本是贞节烈女,

             那书生也算得恭谨志诚。

             他比那柳下惠一宿未问,

             这件事还觉得暧昧不明。

王有道  (白)     这是哪个对你讲的?

王淑英  (白)     嫂嫂对我说的。

王有道  (白)     嗳昧不明,凭何为证?

王淑英  (白)     嫂嫂还亲自吟诗一首。

王有道  (白)     怎么还有诗词么?你可记得?

王淑英  (白)     记得。

王有道  (白)     快快念来我听。

王淑英  (念)     一宵雷雨正掀天,二人对坐未敢眠。深感重生柳下惠,

     (白)     哥哥,我替嫂子添了一句。

王有道  (白)     哪一句?

王淑英  (念)     嫂嫂好比玉婵娟。

王有道  (白)     呀呀呸!

     (西皮导板)  听一言不由我火烧两鬓,

     (西皮散板)  诗词说赴阳台必有隐情。

             我待要到后面将她查问,

王淑英  (白)     哥哥不要生气,还是忍耐些吧!

王有道  (西皮散板)  这桩事闹起来脸面何存?

     (白)     罢了啊,嘿嘿罢了!此事若是吵闹起来,不成体面。若隐忍不言,王有道啊、王有道,你就成了此道了。嘿嘿罢!不免暗写休书一封,就说她爷娘染病在床,打发这个贱人回去,也免得后来出丑。

             苍头过来!

(苍头上。)

苍头   (白)     老奴病好,前来销假。

王有道  (白)     去到大街雇车辆前来,送你家娘子回孟家庄去。

苍头   (白)     是。

(苍头下。)

王有道  (白)     啊、贤妹,这是你多口,才惹出这场是非。想你们女儿家身在闺阁,当讲则讲,不当讲,不可乱言。想今日之事,从今以后,你要闭口莫言,那才是我的好妹子呀!

王淑英  (白)     我们要知道你这个脾气我还不说了呢。

王有道  (白)     好呀,不讲话方是我的好妹子,你将笔砚与我端正好了!

王淑英  (白)     是。

王有道  (西皮导板)  王有道提笔泪难忍,

     (西皮原板)  实难舍夫妻结发的情。

             实指望同庚共到老,

             有谁知半途风波生。

             非是我一旦多薄幸,

             实实难容下贱的人。

             只得闭口——

     (西皮快板)  牙咬定,

             字字行行写分明。

             那一日避雨御碑亭,

             其中暧昧事不明。

             男女授受礼不应,

             七出之条为淫心。

             从今任你嫁别姓,

             割断了丝萝永离分。

             写罢了休书打手印,

(苍头上。)

苍头   (白)     车辆到。

王有道  (白)     晓得。

     (西皮散板)  密密封好待她行。

             贤妹将你嫂嫂请,

             说孟家差人到来临。

     (白)     唤你嫂嫂出来。

王淑英  (白)     是。

     (西皮摇板)  回头便把嫂嫂请,

             哥哥请你出房门。

(孟月华上。)

孟月华  (西皮摇板)  正在疲倦心烦闷,

             忽听贤妹唤一声。

             强打精神来扎挣,

             官人文章可称心?

     (白)     官人回来了,文章可曾得意?

王有道  (白)     文章倒也得意,怎奈有一事我替你着急。方才我出场回家的时节,中途偶遇你家小厮德禄,慌慌张张说道,员外、安人因你不辞而归,他二老吵闹起来,双双气倒在床,恐有性命之忧。为此他急速赶来,要接你回去。

孟月华  (白)     德禄今在何处?

王有道  (白)     哦,是我唯恐家中无人侍奉他二老,叫他先自回去,我便赶回家来,命苍头雇车去了。你就该急速打点,回去安慰他二老一番,那才是你的孝道哇!

孟月华  (白)     哎呀,爹娘啊!

     (西皮散板)  这是女儿不孝敬,

             不该私自转家门。

             连累爹娘身得病,

             喂呀、爹娘啊!

王有道  (白)     娘子啊!

     (西皮散板)  车在门外趁早行。

             朋友托带一封信,

             回家交与尔双亲。

孟月华  (西皮散板)  心慌意乱站不稳,

             嘱咐官人且安心。

             小妹年幼你要多多照应,

             悲悲切切上车行。

(孟月华随苍头同下。)

王有道  (西皮摇板)  从前恩爱一时尽,

             若要相逢恐不能。

             缘份一事皆有定,

             我的妻啊!

王淑英  (西皮摇板)  哥哥为何假泪淋!

(王淑英下。)

王有道  (西皮摇板)  这是我家门遭不幸,

             执意休妻心不宁。

             思想恩爱泪难忍,

             孤孤洒洒愁煞人。

(报子上。)

报子   (白)     报录的来喽!

王有道  (白)     做什么的?

报子   (白)     报录的。

王有道  (白)     报的是哪一位?

报子   (白)     王有道王大老爷。

王有道  (白)     噢!王有道中了么?

报子   (白)     中了。请问您贵姓。

王有道  (白)     就是你老爷。

报子   (白)     小人与王大老爷叩头。

王有道  (白)     罢了,可有报单?

报子   (白)     有。

王有道  (白)     呈上来。

             咳、咳!捷报,贵府王大老爷、印有道,取中甲辰科第六名进士,哈哈哈哈哈!贴在门首。

报子   (白)     是。

王有道  (白)     侥幸啊……

报子   (白)     小人给王大老爷叩头!

王有道  (白)     辛苦你们了。

报子   (白)     岂敢。

王有道  (白)     难为你们了。

报子   (白)     岂敢,小人跟王大老爷讨两儿喜钱。

王有道  (白)     这个,今日喜钱不便,改日多赏吧。

报子   (白)     多谢老爷。

(报子下。)

王有道  (白)     不免去到后面,说与妹子知道,打点谒师便了!

     (西皮摇板)  十载寒窗今方幸,

             皇天不负我读书的人。

     (笑)     哈哈哈!

(王有道下。)

【第十场】

(申嵩上。)

申嵩   (引子)    皇恩浩荡,知贡举、桃李门墙。

     (念)     场中锦绣千万篇,暗里阴骘一点前。不道珠玑凭眼力,珊瑚纲下尽名贤。

     (白)     老夫申嵩,蒙调内帘,本科取中四名进士。内有一卷,掷落三次,仍在桌案,不知何故?若无阴骘,焉得鬼神暗护,日后必为国家栋梁。是我将此人取中榜尾,待谒见时,须要细细诘之才是。

衙役   (内白)    新进士谒见。

申嵩   (白)     有请!

(王有道、柳生春、举子甲、举子乙同上。)
王有道、
柳生春、
举子甲、

举子乙  (同念)    昨日寒窗谁问讯,今朝新贵便知名。

     (同白)    老恩师在上,门生等大礼参拜。

申嵩   (白)     只行常礼吧。

王有道、
柳生春、
举子甲、

举子乙  (同念)    桃李公门姓氏香,骘拔之恩日月长。

申嵩   (念)     英才皆可入天榜,尽为国家作栋梁。

     (白)     来、看座。

王有道、
柳生春、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老师在上,门生等理应侍立受教。

申嵩   (白)     我看四位英标卓越,抱负不凡。尽系台阁之品,不知哪位是柳贤契?

柳生春  (白)     门生柳生春。

申嵩   (白)     哦呀,柳贤契,你平生有何阴骘之事,可告我知?

柳生春  (白)     门生家业寒素,德薄才庸,蒙恩师山斗此恩,问及陷哀门生自思,并无阴骘。

申嵩   (白)     实不相瞒,贤契之卷,已掷落三次,而复在桌案。若无阴骘,焉得鬼神护佑?你我既为师生,何妨直言,以释我疑?

王有道、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是呀,年兄何妨直言哪?

柳生春  (白)     是是是,自思别无阴骘。自幼尊奉太上感应篇,谨记万恶淫为首百善孝当先。因入场之先,曾去上坟,在城外御碑亭避雨。有一妇入已先在内,欲向外避,怎奈大雨倾盆,只好在廊下站立。候至雨过天明,二人虽共一宵,并未交言。此事未知可算阴骘否?

申嵩   (白)     暗室之中,不欺名节,这阴骘大矣。

(申嵩笑。)

申嵩   (白)     贤契可谓君子也!

王有道  (白)     啊,柳砚兄,你也在御碑亭避过雨来?

柳生春  (白)     避过雨来。

王有道  (白)     那亭子里可有一妇人在内么?

柳生春  (白)     先有—妇人在内。

王有道  (白)     哦,先有一妇人在内。

             啊,柳砚兄,你可晓得那妇人的姓氏啊?

柳生春  (白)     未曾交谈,不知她的姓氏。

王有道  (白)     哦,不曾交谈。

柳生春  (白)     未曾交谈。

王有道  (白)     实未交谈?

柳生春  (白)     岂有此理。

王有道  (白)     哎呀,老师呀!哎呀,年兄呀!那避雨的妇人,乃是门生的……

申嵩、
柳生春、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甚么?

王有道  (白)     拙荆喏。

申嵩   (白)     原来是令正。

柳生春  (白)     贤嫂。

王有道  (白)     哎呀、老师呀!哎呀、年兄呀!门生因她避雨,以莫须有三字将她……

申嵩、
柳生春、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怎么样?

王有道  (白)     休弃了。

申嵩、
柳生春、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岂有此理!

王有道  (西皮摇板)  门生性急一时蠢,

             疑她暧昧有不明。

             年兄说了今方信,

             不该休弃这婚姻。

柳生春、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年兄得意之中,岂可辜负糟糠。琼林之后,弟等同去迎接令正,负荆请罪。

申嵩   (白)     好啊,琼林已毕,你等同去迎接便是。

王有道  (白)     门生遵命!

王有道、
柳生春、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门生等告退。

王有道  (念)     桃花浪暧锦袍新,

举子甲  (念)     新沐洪恩赋上林。

柳生春  (念)     愿得文章依宇下,

申嵩   (念)     俱是鳌鱼背上人。

(王有道、柳生春、举子甲、举子乙同下。)

申嵩   (笑)     哈哈哈哈!

     (白)     原来柳生春有此一段阴骘。正是:

     (念)     万恶淫为首,百善孝当先。说与读书者,何愁不三元。

(申嵩下。)

【第十一场】

(孟德禄上。)

孟德禄  (数板)    王有道、丧天良,不该休弃妻糟糠。如今题名在金榜上,看是谁良谁不良?

     (白)     我,德禄。只因王有道无缘无故的,把我们姑娘给休啦。今天又叫我把员外、安人和姑娘都接了来啦。等他到来,我来骂他几句,出出我的这口气。

(王有道上。)

王有道  (西皮摇板)  赴罢了琼林宴忙去请罪,

             见岳父和岳母劝妻回归。

             急走马回家来安排正位,

             到此时才知今是昨非。

     (念)     读书侥幸已成名,到底糊涂心不清。琴瑟失调乖礼义,方知宋宏是高人[1]

     (白)     德禄你来了?

孟德禄  (白)     来了。

王有道  (白)     你家员外、安人呢?

孟德禄  (白)     也来了。

王有道  (白)     你家姑娘呢?

孟德禄  (白)     都来了。来是来了,你可别再休回去了。

王有道  (白)     这是怎么讲话,有请员外、安人!

孟德禄  (白)     有请员外、安人!

(孟明时、孟安人同上。)

王有道  (白)     岳父、岳母请至内堂。

(孟明时、孟安人同下。孟月华上。)

王有道  (白)     啊,娘子!

(王有道见孟德禄在旁。)

王有道  (白)     德禄你在此作甚?

孟德禄  (白)     侍候姑娘,

王有道  (白)     不用你在这里侍候。

孟德禄  (白)     谁侍候?

王有道  (白)     有我啊!

孟德禄  (白)     你侍候的不好。

王有道  (白)     过来,有话对你讲。

(王有道推出孟德禄。)

王有道  (白)     滚了出去!

(孟德禄下。)

王有道  (白)     啊,娘子。先前多是卑人的不是,我这里,跪下了。

     (西皮流水板) 男儿志气三千丈,

             污秽之言岂能当?

             黑夜碑亭虽明朗,

             一时性急未推详。

孟月华  (白)     想我孟月华,好命苦哇!

     (西皮流水板) 自幼父母娇生养,

             盈盈十五嫁王昌。

             既读恃书不思量,

             奴岂是柳絮随风狂?

王有道  (西皮流水板) 世间万事皆同样,

             何况丈夫与妻房?

             从今追悔永不忘,

             还念昔日恩义长[2]

孟月华  (西皮流水板) 风雨不测人难量,

             暗室何必日月光?

             阴谋毒计良心丧,

             休书好比杀人场。

             手摸胸膛想一想,

             无义的王魁比你强。

王有道  (西皮流水板) 趁此机会亲和畅,

             奉迎贤妻与高堂。

             娘子执意不肯让,

             我便跪死又何妨?

孟月华  (西皮快板)  提起了昔日心悲伤,

             同枕共衾似鸳鸯。

             当年恩爱无偏向,

             为妻有话听端详:

             碑亭之事且莫要讲,

             我便低头有何妨。

             只得同跪厅堂上,

王有道  (西皮流水板) 你是我的贤妻房。

孟月华  (白)     咳,罢!

     (西皮摇板)  就此言好重和畅,

             但愿琴瑟比天长。

苍头   (内白)    诸位年兄到。

王有道  (白)     有请!

(孟月华下。柳生春、举子甲、举子乙同上。)

王有道  (白)     不知诸位年兄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柳生春、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岂敢,来得鲁莽,年兄海涵。

王有道  (白)     二位年兄,闻得柳年兄尚乏中馈。弟有一小妹,年方二九,有意高攀柳年兄,以结丝萝,不知尊意如何?

柳生春  (白)     小弟怎敢高攀?

王有道  (白)     你我既结朱陈,何必过谦,就请二位年兄作伐。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小弟效劳。

王有道  (白)     今逢喜期,就在舍间同拜花烛如何?

柳生春  (白)     小弟遵命。

王有道  (白)     就烦二位年兄赞礼。

             啊,娘子,搀扶小妹同拜花烛。

(孟月华搀王淑英同上。)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请新人交拜福揖。

     (同念)    一块沉香木,雕成一马鞍。新人往上跨,步步保平安。

(孟月华搀王淑英同下。)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恭喜、恭喜。告辞。

王有道  (白)     且慢,舍间现成的酒饭,就请二位年兄陪一陪我们的新姑老爷。请哪!

举子甲、

举子乙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完)

——————————
1. ^ 宋宏,汉臣,字仲子。威容德器,群臣莫及。明帝姑湖阳公主新寡,欲妻宏,难启言。帝令公主坐屏后,从容谓宋宏曰:“富易交贵易妻,人情乎?”宏曰:“臣闻贫贱之交不可忘,糟棣之妻不下堂也。”帝顾谓公主曰:“事不谐矣”。

2. ^ 或作“还念当日恩义长”。


浏览次数:336 ┊ 字数:7544 ┊ 最后更新:2021-05-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