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战太平》

主要角色
花云:老生
花孙氏:旦
陈友谅:净
朱文逊:小生
花安:丑
花夫人:旦

《战太平》李少春饰花云
《战太平》李少春饰花云
情节
花云辅佐朱元璋之侄朱文逊驻守太平;北汉陈友谅进袭,花云奋勇抵御,但因采石矶守将乏人,被陈部陈友杰暗袭,夺得矶头。太平城破,花云拟突围,朱文逊贪恋家眷,贻误时机,与花云同遭擒获。陈友谅劝降,朱文逊屈膝被杀,花云坚决不降,陈友谅命缚于高竿,以箭加以威胁。花云挣断绑绳,力杀多人,终因中箭伤重,自刎而死。

注释
这个剧本是在钱培荣手抄余派戏词(不含配角唱念)的基础上,由李炳莘对照孟小冬说戏录音进行校核,并请范石人对配角的唱念进行修订,最终订稿。因原稿只含主角唱念的场次,故第四至五场、第九场后半部分、第十至十一场从略。

根据《余派戏词钱氏辑粹》:孟小冬授课钱培荣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8.0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太监引朱文逊同上。)

朱文逊  (引子)    胡元数尽,炎汉重兴。

(朱文逊坐内场。)

朱文逊  (念)     叔王龙驾坐南京,全凭文武保乾坤。奉旨领兵矶头镇,但愿中华保太平。

     (白)     小王,朱文逊。叔父朱元璋,称号吴王,南京即位,小王奉叔王之命,把守采石矶头,坐镇太平。可恨陈友谅打来战表,夺取太平,城中兵寡将少,难以抵挡,不免宣上花爱卿,商议用兵之计。

             内侍!

太监甲  (白)     奴婢在。

朱文逊  (白)     宣花云上殿。

太监甲  (白)     遵旨。

             千岁有旨,花云上殿!

花云   (内白)    领旨!

(花云上。)

花云   (念)     怀揣忠义胆,保主锦江山。

     (白)     臣花云见驾,主公千岁!

朱文逊  (白)     平身。

花云   (白)     千千岁。

朱文逊  (白)     赐坐。

花云   (白)     谢坐,宣臣上殿,有何军情议论?

朱文逊  (白)     今有反贼陈友谅,前来攻打采石矶头,夺取太平,卿家有何良策?

花云   (白)     既是反贼陈友谅攻打采石矶头,主公带领人马埋伏闸子口,以弓箭当先。为臣带领人马杀奔江心,哪怕此贼不灭?

朱文逊  (白)     此计甚好,照计而行。正是:

     (念)     江山本是将军镇,

花云   (念)     协力同心定太平。

(花云、朱文逊、四太监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花夫人、花孙氏同上。)

花夫人  (念)     夫受皇家禄,

花孙氏  (念)     妻沾雨露恩。

花云   (内白)    回府哇!

(四文堂引花云同上,四文堂同下。花云进门。)

花云   (白)     可恼!

花夫人、

花孙氏  (同白)    啊老爷,今日回府,为何这等烦恼?

花云   (白)     二位夫人有所不知,可恨反贼陈友谅,领兵夺取太平城,千岁命我回府披挂,埋伏闸子口,只是采石矶头缺一能将,故而烦恼!

花夫人、

花孙氏  (同白)    食王爵禄,当报皇恩,何言烦恼二字?就请老爷后堂披挂,待我等替老爷点动人马,准备出战。

花云   (白)     有劳夫人,正是:

     (念)     青龙背上屯军马,

花夫人、

花孙氏  (同念)    白虎当头休扎营。

(花云下。)

花夫人  (白)     众将走上。

(四龙套同上。)

四龙套  (同白)    参见夫人。

花夫人  (白)     站立两厢,听我一令!

     (二黄导板)  我这里在二堂忙传将令,

     (二黄原板)  叫一声众将官细听分明:

             陈友谅提兵将前来犯境,

             千岁爷命老爷前去出征。

             劝尔等一个个争行赌胜,

             退后者犯军令插箭游营。

             耳边厢又听得金甲声振,

     (二黄散板)  候老爷披挂讫即刻发兵。

花云   (内二黄导板) 头戴着紫金盔齐眉盖顶,

(花云上。)

花云   (二黄散板)  为大将临阵时哪顾得残生。

             撩铠甲且把二堂进,

             有劳夫人点雄兵。

花夫人  (二黄散板)  人来看过酒一樽,

             旗开得胜早回程。

花云   (二黄散板)  接过夫人得胜饮,

             背转身来祭神灵。

             辞别夫人足踏蹬,

             但愿此去扫荡烟尘。

(花云、四龙套同下。花夫人、花孙氏同下。)

【第三场】

(四龙套引陈友杰同上。)

陈友杰  (白)     俺,陈友杰。奉了兄王之命,攻打采石矶头。

             众将官,杀!

(四军士引花云同上,会阵。)

花云   (二黄散板)  一见贼子怒气发,

             不由老爷咬龈牙。

             我主爷洪福齐天大,

             把尔当作井底蛙。

陈友杰  (白)     住口!

     (二黄散板)  劝你马前归顺罢,

             不然一命染黄沙。

花云   (白)     一派胡言,放马过来!

(花云、陈友杰同开打。陈友杰败下,花云追下。)

【第六场】

(陈友杰、陈英豹同上。)

陈友杰  (白)     先行听令!

陈英豹  (白)     在。

陈友杰  (白)     就说大元帅陈友杰,保定北汉王得了采石矶头。教那不怕死的花云,前来受死!

陈英豹  (白)     得令。

             下面听者!今有大元帅陈友杰,保定北汉王得了采石矶头,那个不怕死的花云前来受死!

花云   (内白)    花云来也!

(花云持枪上,与陈友杰、陈英豹交战,花云败下。陈友杰、陈英豹同追下。)

【第七场】

(花夫人、花孙氏同上。)

花夫人  (念)     老爷去出兵,

花孙氏  (念)     未见转回程。

(花云上,花安上。)
花夫人、

花孙氏  (同白)    老爷受惊了。

(朱文逊上。)

朱文逊  (白)     花安,你爹爹可曾回府?

花安   (白)     现在府内。

朱文逊  (白)     对你爹爹言讲,大炮一响,吓死皇老太太,贾氏夫人坠楼而死,叫你爹爹快快出马!

(朱文逊下。)

花云   (白)     遵命!

     (叫头)    爹爹!

     (白)     适才千岁言道:大炮一响,吓死皇老太太,贾氏夫人坠楼而死,叫爹爹快快出马。

(朱文逊上。)

花安   (白)     参见千岁。

朱文逊  (白)     花安,你爹爹可曾出马?

花安   (白)     尚未出马。

朱文逊  (白)     哦,是了。想必是你爹爹,有降顺北汉王之意,这有宝剑一口,叫你爹爹将小王龙头割下、降顺北汉王去罢。

(朱文逊下。)

花安   (叫头)    爹爹!

     (白)     适才千岁言道,将千岁龙头割下,降顺北汉王去罢。

花云   (西皮导板)  号炮一响惊天地,

     (西皮散板)  就是雀鸟也难飞。

             叫花安与父带坐骑,

             舍不得妻儿两分离。

             大夫人请上受一礼,夫人哪!

             下官言来听端的:

             孙氏、姣儿托付你,

             这是花家一脉息。

             含悲忍泪跨坐骑,

             落一个青史名标万古题。

(花云下。)

花夫人  (西皮散板)  花安随后去探信,

花孙氏  (西皮散板)  快到阵前看分明。

(花安下。花夫人、花孙氏同下。)

【第八场】

(朱文逊、花云自两边分上。)

花云   (白)     参见千岁。

朱文逊  (白)     哎呀卿家呀!那贼人马有如潮水一般,如何是好?

花云   (白)     待为臣保定千岁,杀出重围,再作道理。

(花云、朱文逊同下。)

【第九场】

(陈友杰、四军士同上。)

陈友杰  (白)     绊马索伺候!

(花云上,与陈友杰起打。花云落马被擒。)

陈友杰  (白)     绑回去。

(陈友杰、四军士押花云同下。花安上。)

花安   (白)     哎呀且住!看千岁与爹爹俱被贼人擒去,待我报与母亲知道便了。

(花安走圆场,请花夫人、花孙氏同上。[1]

【第十二场】

花云   (内西皮导板) 叹英雄失智入罗网,

(四军士押花云同上。)

花云   (西皮原板)  大将难免阵头亡。

             我主爷洪福齐天降,

             刘伯温八卦也平常。

             早知道采石矶被贼抢,

             早就该差能将前来提防。

             将身儿来在大街上,

花孙氏  (内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花云   (西皮散板)  那旁来了疯婆娘。

(花孙氏上。)

花孙氏  (西皮快板)  急急忙忙往前奔,

             法场绑定一将军。

             认得他是奴夫样,

             不由奴家痛在心。

             舍死忘生将他认,

花云   (西皮散板)  这一足踏在你地埃尘。

             你是谁家疯婆女?

     (西皮快板)  怀中抱定小娇生。

             明明认得孙氏女,

             假装疯魔认夫君。

             你若念在夫妻义,

             去到金陵搬救兵;

             你若不念夫妻义,

             千万莫丢小娇生。

             使个眼色快逃走,

花孙氏  (西皮散板)  舍命拼死奔金陵。

(花孙氏下。)

花云   (西皮散板)  大街去了孙氏女,我的妻啊!

             夫妻们相逢万不能。

(四军士、花云同下。)

【第十三场】

(四军士、四将官、张定边、陈友谅同上。陈友杰上。)

陈友杰  (白)     启禀兄王:花云君臣被擒。

陈友谅  (白)     押进帐来。

陈友杰  (白)     押进帐来!

(四刀斧手押朱文逊、花云同上。)

朱文逊  (西皮摇板)  鳌鱼吞了金钩钓,

花云   (西皮摇板)  虎落平阳怎脱逃?

朱文逊  (白)     啊卿家,此番进得帐去,叫骂的是,还是哀求的是?

花云   (白)     自然是叫骂的是。

朱文逊  (白)     还是哀求的是。

花云   (白)     千岁!

     (西皮流水板) 千岁爷休说懦弱话,

             非是为臣把君压。

             进得帐把贼骂,

             拚得一死染黄沙。

             纵然将你我头割下,

             落一个骂贼的名儿扬天涯。

朱文逊  (白)     卿家啊!

     (西皮摇板)  卿家休要逞雄威,

             事到如今埋怨谁。

             进得帐去双膝跪,

花云   (白)     懦弱无刚!

朱文逊  (西皮摇板)  战战兢兢把话回。

陈友谅  (西皮快板)  战鼓不住咚咚催,

             御弟擒得二将归。

             一个站来一个跪,

             跪的是何人站的是谁?

朱文逊  (西皮摇板)  跪的是小王朱文逊,

花云   (西皮摇板)  站的是你老爷将花云。

陈友谅  (白)     朱文逊,我来问你,你叔父待你如何?

朱文逊  (白)     恩重如山。

陈友谅  (白)     嗯!既是恩重如山,今日被擒,你就归降。像你这样忘恩负义、贪生怕死之辈,要你何用?

             来,推出斩了!

花云   (白)     千岁啊!

(朱文逊叹。)

朱文逊  (白)     咳!

(四刀斧手推朱文逊同下。斩首,四刀斧手同上,同献头。)

花云   (西皮散板)  哗喇喇大炮一声响,

             血淋淋人头滚一旁。

             先前怎样对你讲,

             一心要降北汉王。

             那贼焉有容人的量,

             倾刻之间刀下亡。

             忙将人头打进帐,

     (西皮快板)  开言大骂北汉王。

             既是兴兵来打仗,

             一来一往动刀枪。

             私自设计把采石抢,

             你是个人面兽心肠。

陈友谅  (笑)     哈哈哈哈!

     (西皮摇板)  花云果然是英雄将,

             不由孤王喜非常。

             下得位来把话讲,

             尊声将军听端详。

     (白)     花将军。

花云   (白)     北汉王。

陈友谅  (白)     花云。

花云   (白)     陈友谅。

陈友谅  (白)     孤家也不计较于你。想你主乃是一个牧牛童子,出身微贱。怎比孤家二甲进士出身。你今被擒,就该归顺孤家,少不得封侯之位。你若执意不降,一刀将你杀死,家中还有妻儿老小,依靠何人?你要再思啊再想!

张定边  (白)     是啊,我主乃有道明君,你要再思啊再想!

(花云作思状。)

花云   (西皮流水板) 陈友谅下位好言讲,

             背转身来自思量。

             我若是降了贼友谅,

             留得骂名天下扬。

             我若是不降贼友谅,

             倾刻之间一命亡。

             罢罢罢屈膝我跪宝帐,

     (夹白)    咳!

     (西皮流水板) 老爷愿死不愿降。

陈友杰  (白)     推出去斩了!

(四刀斧手押花云同下。)

张定边  (白)     刀下留人!

陈友谅  (白)     花将军,少不得封侯之位。

             啊,花云哪里去了?

陈友杰  (白)     辱骂兄王,将他推出问斩。

陈友谅  (白)     他辱骂孤王,与你什么相干?

张定边  (白)     为臣还保得在。

陈友谅  (白)     好,保得在就好,只是他执意不降,如何是好?

张定边  (白)     启禀大王:有道是大将不怕杀,只怕吓。依为臣之计,法场之上,立一高竿,将花云绑在高竿之上,用弓箭来射。只可开弓,不可放箭。一吓么,他就归降了。

陈友谅  (白)     此计甚好。

             来,打道法场。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

花云   (内西皮导板) 盖世英雄遭毒手,

(四刀斧手押花云同上。)

花云   (西皮快板)  好似鳌鱼吞了钩。

             将身来在法标口,

             为国忠良的下场头。

(四刀斧手、四军士、四将官、张定边、陈友杰、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西皮摇板)  催马来在法场口,

     (西皮快板)  叫声将军听根由:

             你若今日把孤投,

             不封王位定封侯。

花云   (白)     呸!

     (西皮快板)  闻言怒发冲牛斗,

             大骂贼子听从头。

             老爷归顺不能够,

             岂与奸贼做马牛?

陈友谅  (西皮快板)  将军不必逞刚强,

             孤王言来听端详:

             你若真心把孤降,

             封你一字并肩王。

花云   (白)     呸!

     (西皮快板)  闻言怒发三千丈,

             大骂贼子听比方。

             若要老爷来归降,

     (夹白)    贼啊,贼!

     (西皮快板)  我与你胞妹配鸾凰。[2]

陈友谅  (白)     呸!

     (西皮散板)  孤王好言对他讲,

             恶言恶语骂孤王。

             众将全把雕翎放,

(花云挣脱绑绳,夺刀斧手刀,杀,陈友杰架住,陈友谅、张定边同急逃下。陈友杰、花云同起打,陈友杰败下,花云追下。)

【第十五场】

(四弓箭手、陈友杰同上。)

陈友杰  (白)     弓箭伺候。

(花云上,四弓箭手同放箭,花云中箭下。四弓箭手、陈友杰同下。)

【第十六场】

(花云上。)

花云   (白)     杀败了啊,杀败了!指望去往金陵搬兵求救,不想身受箭伤。我主啊、万岁!臣不能保全江山社稷了。不免叩谢圣上爵禄之恩,自刎了罢!

(花云拜。〖牌子〗。花云自刎。四军士、四将官、张定边、陈友杰、陈友谅同上。)

陈友谅  (白)     花云已死,尸身不倒,可称忠勇双全,受孤家一拜!

(陈友谅拜。)

陈友谅  (白)     众将官!歇兵三日,兵发金陵。

(众人同下。)
(完)

——————————
1. ^ 后从略。

2. ^ 今词已改“日从西出也不降”。


浏览次数:254 ┊ 字数:5298 ┊ 最后更新:2021-05-05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