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搜孤救孤》

主要角色
程婴:老生
屠岸贾:净
公孙杵臼:老生
程妻:旦

《搜孤救孤》孟小冬饰程婴、鲍吉祥饰公孙杵臼
《搜孤救孤》孟小冬饰程婴、鲍吉祥饰公孙杵臼
情节
晋赵盾死后,屠岸贾诬其曾弑灵公,请景公杀死其子赵同、赵括、赵朔等。赵朔娶成公之女庄姬,庄姬将孤儿带入宫中躲藏,赵门客程婴暗将孤儿救回家中。屠岸贾再搜不得,下令十日内若不献出孤儿,即将国中与孤儿同庚婴儿杀死。程婴乃舍子,公孙杵臼舍身,合计救孤。

注释
晋赵盾死后,屠岸贾诬其曾弑灵公,请景公杀死其子赵同、赵括、赵朔等。赵朔娶成公之女庄姬,庄姬将孤儿带入宫中躲藏,赵门客程婴暗将孤儿救回家中。屠岸贾再搜不得,下令十日内若不献出孤儿,即将国中与孤儿同庚婴儿杀死。程婴乃舍子,公孙杵臼舍身,合计救孤。

根据《余派戏词钱氏辑粹》:孟小冬授课钱培荣本整理

录入:小豆子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78.2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定计】

公孙杵臼 (内白)    嗯哼!

(〖小锣打上〗。公孙杵臼上,至中场台口。)

公孙杵臼 (引子)    赵屠结怨恨,不知何日得罢休?

     (白)     老汉,公孙杵臼,昔日曾为赵相的门客,可恨屠贼诬害赵家三百余口,只有庄姬一人,逃进宫去。闻听在宫中产生孤儿,屠贼闻知,进宫搜孤,也不知搜出无有?唉,天哪!但愿留得忠良之后,也好与赵家报仇雪恨哪!

     (二黄原板)  赵屠二家有仇恨,

             三百余口命赴幽冥。

             眼见忠良无救应,

             大事还有须问程婴。

程婴   (内白)    走哇!

(程婴上。)

程婴   (二黄散板)  屠贼做事心太狠,

             三百余口赴幽冥。

     (白)     来此已是。

             公孙兄在家么?

公孙杵臼 (白)     是哪一位?

程婴   (白)     哦,小弟来了。

公孙杵臼 (白)     原来是程贤弟来了,请!请坐。

程婴   (白)     有坐。唉!

公孙杵臼 (白)     啊,贤弟,叹着何来?

程婴   (白)     晋国之中,出了这样惊天动地的奇事,你还不知道么?

公孙杵臼 (白)     又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奇事?

程婴   (白)     只因屠贼,诬杀赵家三百余口,只剩庄姬一人,逃回宫去,产生孤儿。屠贼进宫搜孤,不曾搜出,标出赏格在外:十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不然,要将这晋国中的婴孩,只要与孤儿般长般大,俱要刀刀斩尽!

公孙杵臼 (白)     此事愚兄早已知道,贤弟你的来意如何啊?

程婴   (白)     小弟特为此事前来,与兄商议救孤之策呀!

公孙杵臼 (白)     哎呀,愚兄是忙中无计呀!

程婴   (白)     怎么你也是忙中无计么?

公孙杵臼 (白)     忙中无计呀!

程婴   (白)     小弟倒有一两全之计,此时若有一人,舍得一命,若有一人,舍得一子,就可以救得孤儿的性命。

公孙杵臼 (白)     贤弟你来看!愚兄偌大年纪,情愿舍命,但不知哪一个舍子呢?

程婴   (白)     小弟有一子,与孤儿般长般大,我意欲将孤儿掉换下来,藏在小弟家内,再将我亲生之子,抱到兄处,待弟去到奸贼那里出首,就说你隐藏孤儿不报。屠贼闻知,定要前来搜孤。哎呀,那时只恐你的性命难保哇!

公孙杵臼 (白)     那时愚兄,见机而行。我那弟妹,可曾知晓?

程婴   (白)     话虽如此,你那弟妹她还不知道哇。

公孙杵臼 (白)     哎呀,只怕弟妹她不能应允吧?

程婴   (白)     不妨,不妨。想你那弟媳,虽是女流,是颇通大义,想此事她、断乎不能不肯吧!

公孙杵臼 (白)     好,贤弟回家商议,愚兄随后就到。

程婴   (白)     告辞了!

     (二黄散板)  你我二人把计定,

             救孤的事儿我担承。

(程婴下。)

公孙杵臼 (二黄散板)  但愿救得忠良后,

             满斗焚香谢神灵。

(公孙杵臼下。)

【第二场:舍子】

(程妻上。)

程妻   (念)     仗义救孤生,妻随夫志行。

(程婴上。)

程婴   (念)     大事安排定,劝妻舍亲生。

程妻、

程婴   (同白)    啊,(官人)(娘子)!

程婴   (白)     唉!

程妻   (白)     啊,官人,那屠贼如此行为,难道就不怕报应了么?

程婴   (白)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苍天报应,屠贼进宫搜孤不曾搜出,又起了狠毒之心哪!

程妻   (白)     但不知什么狠毒之心哪?

程婴   (白)     屠贼一计不成,又生二计,标出赏格在外,十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不然,要将晋国中的婴孩,只要与孤儿般长般大,俱要刀刀斩尽!

程妻   (白)     如此说来,那孤儿岂不是无有救了?

程婴   (白)     我与公孙老爷定一计策,可以救得孤儿。

程妻   (白)     但不知有何妙计?

程婴   (白)     此时,若有一人舍命,若有一人舍子,可以搭救孤儿的性命。

程妻   (白)     但不知哪个舍命?

程婴   (白)     啊、娘子,那公孙老爷他情愿舍命哪!

程妻   (白)     噢,这舍子呢?

程婴   (白)     这舍子么,啊娘子,想我夫妻,曾受赵家的厚恩,焉能坐观成败。我意欲,将你我琴声之子舍了,将孤儿调换下来,抚养成人,一来不绝忠良之后,二来也好报仇,啊娘子,你看此计可好吗?

程妻   (白)     官人此言差矣,想你我夫妻,年将半百,只生此子,焉能救得孤儿?此事是万万不能!

程婴   (白)     唉,娘子啊!

     (二黄原板)  娘子不必太烈性,

             卑人言来你是听:

             赵屠二家有仇恨,

             三百余口命赴幽冥。

             我与那公孙杵臼把计定,

             他舍命来你我舍亲生。

             舍子搭救忠良的后,

             老天爷不绝我的后代根。

             你今舍了亲生子,

             来年必定降麒麟。

程妻   (白)     官人!

     (二黄原板)  官人说话理不顺,

             奴家言来听分明:

             你我只生一个子,

             焉能舍子救孤身。

程婴   (二黄原板)  千言万语她不肯,

             不舍姣儿难救孤身。

             无奈何我只得双膝跪,

     (二黄散板)  哀求娘子舍亲生。

程妻   (白)     官人!

     (二黄散板)  你要跪来只管跪,

             叫我舍子万不能!

程婴   (白)     啊!

     (二黄散板)  人道妇人心肠狠,

             狠毒不过你妇人的心。

程妻   (白)     住口!

     (二黄散板)  虎毒不食儿的肉,

             你比虎狼狠十分。

程婴   (白)     哎!

     (二黄散板)  不如程婴死了罢,

程妻   (二黄散板)  或生或死一路行。

程婴   (白)     啊!

     (二黄散板)  手执钢刀我要你的命,

程妻   (二黄散板)  用手关上两扇门。

     (白)     哼,岂有此理呀!

(程妻下。公孙杵臼上。)

公孙杵臼 (二黄散板)  我与程婴把计定,

             未必他妻似我心。

     (白)     啊贤弟!

程婴   (白)     唉。

(程婴下意请公孙杵臼坐小边。)

程婴   (白)     哎呀,公孙兄!

(程婴忽然醒悟,急忙起立让公孙杵臼坐大边。)

公孙杵臼 (白)     噢噢噢。

             啊贤弟,弟妹可曾应允哪?

程婴   (白)     这个贱人她不肯哪!

公孙杵臼 (白)     啊?你先前言道,我那弟妹颇通大义,如今她为何不肯哪?

程婴   (白)     啊,她、她、她、她,她不肯哪!

公孙杵臼 (白)     请出来,待愚兄良言相劝。

程婴   (白)     公孙兄稍候。

             贱人与我走了出来!

(程妻上。)

程妻   (白)     何事?

程婴   (白)     公孙老爷来了,有话对你讲呃!

程妻   (白)     晓得!

程妻   (白)     公孙兄万福。

公孙杵臼 (白)     弟妹少礼,请坐!

程妻   (白)     有坐,公孙兄到此何事?

公孙杵臼 (白)     弟妹舍了亲生子,来年必定降麒麟。

程妻   (白)     怎么又来了!

公孙杵臼 (二黄原板)  人有善恶天有灵,

             莫把阴功当浮云。

             舍子搭救忠良后,

             赵家代代不忘你的恩。

程妻   (二黄原板)  公孙兄说话欠思论,

             奴家言来你是听:

             只为我家无二子,

             岂肯舍子救孤身。

公孙杵臼 (二黄原板)  老朽薄面情要准,

程妻   (二黄原板)  你要尽义我不行。

程婴   (白)     哎!

     (二黄散板)  看起来你是个不贤的妇!

程妻   (二黄散板)  要我舍子万不能!

程婴   (白)     吓!

     (二黄散板)  手执钢刀项上刎,

公孙杵臼 (白)     且慢!

     (二黄散板)  贤弟息怒暂消停。

             走向前来良言劝,

             死了丈夫你靠何人?

程妻   (白)     多口!

公孙杵臼 (二黄散板)  莫奈何我只得双膝跪,

程婴   (白)     哎……跪不得。

公孙杵臼 (白)     你也跪下吧!

     (二黄散板)  哀求弟妹舍亲生。

程妻   (白)     呀!

程妻   (二黄散板)  他二人哭得珠泪滚,

             铁石人儿也泪淋。

             公孙兄与夫且请起,

             情愿舍子救孤身。

公孙杵臼 (白)     好哇!

     (二黄散板)  弟妹舍得亲生子,

             代代世世标美名。

程婴   (白)     娘子啊!

     (二黄散板)  多谢娘子开了恩,

             你母子快快两离分!

程妻   (二黄散板)  一句话儿错出唇,

             娇儿送进枉死城。

             且把娇儿怀抱定。

(〖快扫头〗。程婴抢子,程婴、程妻、公孙杵臼同下。)

【第三场:公堂·搜孤】

(四校尉同上,屠岸贾上。)

屠岸贾  (念)     要除心头恨,斩草要除根。

     (白)     老夫、屠岸贾。前番搜孤,并未搜出,因此出下赏格,十日之内,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若无人献孤,要将这晋国中的婴孩,与孤儿同庚者,一齐斩尽杀绝。

             这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屠岸贾  (白)     伺候了。

程婴   (内白)    走哇!

(程婴上,击鼓。)

校尉甲  (白)     有人击鼓。

屠岸贾  (白)     命击鼓人上堂。

校尉甲  (白)     击鼓人上堂!

程婴   (白)     报,击鼓人告进。

程婴   (白)     叩见大人!

屠岸贾  (白)     唗!上告自有日期,为何擅击堂鼓?

程婴   (白)     大人前者搜孤,可曾搜出?

屠岸贾  (白)     未曾搜出。

程婴   (白)     孤儿喏在!

屠岸贾  (白)     啊!现在何处?

程婴   (白)     现在首阳山公孙杵臼的家中。

屠岸贾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屠岸贾  (白)     去到首阳山将公孙杵臼,抓来见我。

(二校尉同下。)

屠岸贾  (白)     你是怎么知道?

程婴   (白)     是小人与公孙杵臼俱是赵家的门客,又有八拜之交。只因他隐藏孤儿不报,小人劝他献出,况且大人还要赏赐于金,谁想这老儿执意的不肯,反来辱骂小人。小人本当不来出首,怎奈大人有令在先,知情不举者罪加一等,为此特地前来禀告大人。

屠岸贾  (白)     你叫什么名字?

程婴   (白)     名叫程婴。

屠岸贾  (白)     程婴!

程婴   (白)     有。

屠岸贾  (白)     起过一旁。

程婴   (白)     是。

(二龙套同上,公孙杵臼上。)

公孙杵臼 (白)     叩见大人!

屠岸贾  (白)     唗!胆大的老狗,隐藏孤儿不报,该当何罪?

公孙杵臼 (白)     大人!小人隐藏孤儿不报,是何人得见?

屠岸贾  (白)     你来看!

公孙杵臼 (叫头)    哎呀大人哪!

     (白)     此人名叫程婴,与小人素日有仇,他乃是诬告小人。

屠岸贾  (白)     怎么讲?

公孙杵臼 (白)     诬告小人。

屠岸贾  (白)     住口!

     (二黄散板)  老狗说话大不正,

             知法犯法罪非轻。

             隐藏孤儿你不报,

             论王法尔就该问斩刑。

公孙杵臼 (白)     好贼!

(公孙杵臼故指程婴。)

公孙杵臼 (二黄散板)  白虎大堂一声禀,

             尊声大人听分明:

             这是程婴他诬告我,

             拿什么孤儿献大人?

屠岸贾  (白)     老狗!

     (二黄散板)  老狗再三不招认,

             不由老夫动无名。

             人来与爷乱棍打!

(四校尉同打公孙杵臼。)

公孙杵臼 (二黄散板)  纵然打死我也不招承。

屠岸贾  (白)     啊!

     (二黄散板)  回头便把程婴叫,

             老夫赐你鞭一根。

             一边打来一边问,

             看他招承不招承?

程婴   (白)     啊!

     (二黄倒板)  白虎大堂奉了命,

屠岸贾  (白)     程婴!

程婴   (白)     有。

屠岸贾  (白)     你要与我着实的打!

程婴   (白)     唉!

     (二黄垛板回龙)都只为、救孤儿、舍亲生、连累了年迈苍苍受苦刑、眼见得两离分。

     (二黄原板)  我与他人定巧计,

             到如今连累他受苦刑。

             开言便把公孙兄问,

             小弟言来你是听:

             你若是再三的不肯招认,

             大人的王法不容情。

             手执皮鞭将你打,

     (二黄散板)  你、你切莫要胡言攀扯我好人。

公孙杵臼 (白)     贼!

     (二黄散板)  指着程婴高声骂,

             死在阴曹要勾尔的魂。

程婴   (二黄散板)  公孙杵臼不肯认,

             大人首阳去搜寻。

屠岸贾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屠岸贾  (白)     带了老狗,打道首阳山。

二校尉  (同白)    来到首阳山。

屠岸贾  (白)     两厢搜来!

(四校尉同搜,抱孤儿上。)

屠岸贾  (叫头)    老狗!

     (白)     你说孤儿不在,这夹壁墙内婴孩哪里来的?

公孙杵臼 (白)     奸贼!

     (二黄散板)  屠贼做事心太狠,

             苦害赵家为何情?

     (夹白)    罢!

     (二黄散板)  拼着老命把孤儿抢,

(屠岸贾踢公孙杵臼。)

屠岸贾  (二黄散板)  一足踏你地埃尘。

             人来与爷忙上捆,

程婴   (二黄散板)  飞蛾投火自烧身。

(二校尉、公孙杵臼同下。)

程婴   (白)     小人讨祭。

屠岸贾  (白)     你为何祭他?

程婴   (白)     我与公孙杵臼,旧有八拜之交,故而讨祭,以表当年结拜之情。

屠岸贾  (白)     好,容你一祭,去罢。

程婴   (白)     谢大人!

     (二黄散板)  虽然杯酒寻常饮,

             叙叙当年故旧情。

(程婴下。)

屠岸贾  (白)     打道法场。

(屠岸贾、二校尉同下。)

【第四场:法场·救孤】

公孙杵臼 (内二黄导板) 一片好心反成恨,

(公孙杵臼上。〖夺头〗。)

公孙杵臼 (回龙)    都只为救孤儿年迈苍苍受苦刑。

     (二黄原板)  心中只把屠贼恨,

             诬害赵家一满门。

             含悲忍泪法场进,

     (二黄散板)  咬定牙要等时辰。

(程婴上。)

程婴   (二黄散板)  迈步儿来在法场中,

             只见孤儿与公孙。

     (叫头)    公孙兄,赵公子!

     (白)     你二人死在九泉之下,莫怨我程婴啊!

     (二黄碰板)  躬身下拜礼恭敬,

             眼望孤儿泪淋淋。

             法场上看的人都来叫骂,

             一个个骂的是我程婴,是一个无义的人。

     (二黄原板)  贪享荣华受富贵,

             断送了忠良爷的后代根。

             这是我好意反成恶意,

             满怀心腹事向谁云?

公孙杵臼 (二黄原板)  去了好言恶言骂,

             开言大骂小程婴。

             你不过贪图受富贵,

             你不过求赏得千金。

             我今一死不打紧,

             叮咛抚孤要小心。

程婴   (二黄原板)  公孙兄说话须谨慎,

             泄漏了机关大事难成。

             先前抚孤是你我,

             到如今知心又有谁人?

             你为忠良舍了性命,

             可叹我程婴绝了后根。

             无奈何烧纸把酒奠,

             我那亲——

四校尉  (内同白)   哦!

程婴   (哭)     我、我的儿,

     (二黄散板)  但愿你灵魂早超生。

(四校尉、屠岸贾同上。)

屠岸贾  (白)     可曾祭奠?

程婴   (白)     祭奠已毕。

屠岸贾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屠岸贾  (白)     将老狗与孤儿一齐开刀!

四校尉  (同白)    啊!

(公孙杵臼、四校尉同下。〖起鼓〗。四校尉同上。)

屠岸贾  (白)     程婴,程婴,程婴!

程婴   (白)     啊、啊、啊大人!

屠岸贾  (白)     你为何落泪?

程婴   (白)     小人先前也曾言道,我与公孙杵臼,俱是赵家的门客,又有八拜之交,只因他隐藏孤儿不报,是小人劝他献出,也免得连累旁人家许多的孩儿。谁想这老儿执意的不肯,他如今落得身首异处,故而在此悲叹,不禁落泪。

屠岸贾  (白)     老夫有言在先,有人献出孤儿,赏赐千金。

             来,与程婴看赏。

程婴   (白)     且慢!小人不愿领赏。

屠岸贾  (白)     却是为何?

程婴   (白)     小人有一子,与孤儿般长般大,今日小人将孤儿出首,恐日后旁人怀恨在心,加害我父子的性命,恳求大人格外施恩,与小人作主。

屠岸贾  (白)     你将此子,抱来见我。

程婴   (白)     遵命。

     (二黄滚板)  背转来笑盈盈,

             奸贼中了我的巧计行。

(程婴下。)

屠岸贾  (二黄散板)  老夫仇人俱杀尽,

             这才是斩草除了根。

(程婴上。)

程婴   (二黄散板)  怀抱孤儿法场进,

             日后长大要杀仇人。

屠岸贾  (笑)     哈哈哈!

     (二黄摇板)  此子生来有福分,

             眉清目秀是贵人。

             老夫膝下无有后,

     (白)     儿啊,哈哈哈!

     (二黄散板)  你就是养老送终的人。

屠岸贾  (白)     程婴!

程婴   (白)     有。

屠岸贾  (白)     将此子拜在老夫名下,以为螟蛉义子。你夫妻搬进府去,吃碗安乐茶饭。

程婴   (白)     多谢大人!

屠岸贾  (白)     校尉的!

四校尉  (同白)    有。

屠岸贾  (白)     打道回府!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30 ┊ 字数:6329 ┊ 最后更新:2021-02-19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