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虎符救赵》

主要角色
信陵君:老生
魏王:净
如姬:旦
朱亥:武丑
魏太妃:老旦
侯生:老生
晋鄙:净
赵王:武生
平原夫人:武旦
秦王:净

情节
秦王命王龁领兵围邯郸。赵求救于魏。魏王惧秦威,乃令晋鄙停兵邺下。又派人劝赵降秦。信陵君劝魏王援赵,魏王不听。信陵君欲率门客三千人往救。侯生不送,信陵君疑之,返回请教。侯生言魏国百姓均愿援赵,可再请求魏王发兵。信陵君与母太妃跪求魏王,魏王仍坚拒之。侯生乃谓信陵君可请如姬窃取兵符。太妃与信陵君依计求于如姬。如姬慨然应允,乃乘魏王酒醉,窃得虎符,借烧夜香为名,将虎符藏于香炉之内,来至后花园中。朱亥在树上等候,正欲接符,魏王酒醒寻至,不许烧香,如姬遂将香炉掷出花园墙外。朱亥得兵符,交与信陵君。信陵君遂与朱亥领兵夺邺下。魏王得知虎符被盗,乃将太妃、如姬打入冷宫,即派卫庆乘快马赶至邺下,告知晋鄙。信陵君持符先至,晋鄙心疑,不欲交出兵权,遂被朱亥用铁锤击死。信陵君率大兵救赵,待卫庆赶至,事已无及。魏军败秦,邯郸围解。

根据《大众戏曲丛书》第十三种:翁偶虹、李少春编剧本整理

录入:爱吃白菜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06.66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急急风〗。五大纛、郑安平、蒙骜、王翦、王贲、司马梗同上,五把椅。〖大发点〗。八秦兵、王龁同上。)

王龁   (粉蝶引)   统雄兵,攻取邯郸,蔑赵邦,当涂炭,危如一线。

(王龁大座。)
郑安平、
王翦、
王贲、
蒙骜、

司马梗  (同白)    参见元帅。

王龁   (白)     站立两厢。

郑安平、
王翦、
王贲、
蒙骜、

司马梗  (同白)    啊!

王龁   (念)     秦兵浩荡出函关,列国闻风心胆寒。昔坑赵卒四十万,今日血染半壁天。

     (白)     本帅,王龁。奉王旨意,统领雄兵,攻取赵国。前者一战,赵军大败入城,我军团团围住。想那赵国些小之地,久败之师,怎敌大军压境而来,此番灭赵,指日间也。

(中军上。)

中军   (白)     启禀元帅:大王驾到。

王龁   (白)     众将官,一同接驾!

(〖工尺上〗。四御林军、四太监、胡伤、公子惺、秦王同上。)
王龁、
郑安平、
王翦、
王贲、
蒙骜、

司马梗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秦王   (白)     众将平身。

王龁   (白)     千千岁。

秦王   (白)     王将军,攻打邯郸,怎么样了?

王龁   (白)     臣启大王:前者一战,赵军大败入城,闭门不出;我军已将邯郸团团围住。想赵国些小之地,兵微粮缺,休说攻打,困也将他们困死在城内了!

秦王   (白)     话虽如此,此番攻赵,非在攻城,意在攻心;邯郸一下,各国丧胆,那时尊秦为帝,岂不一统天下,称霸四海?只是列国之中,各有交好;倘若赵国求救于魏,我军垂成之功,岂不付与流水?

王龁   (白)     大王之言甚是。臣即刻传令,奋勇攻城,一月之内,定要夺取邯郸,管叫列国尊秦为帝。

秦王   (白)     好。卿家奋勇攻城,待孤修书魏国,惊吓于他,阻其发兵。赵无救援,指日可灭;赵国灭亡,列国不攻自臣矣。

王龁   (白)     大王圣算,臣等敬服。愿大王一统天下,万岁,万万岁。

(〖小江儿水〗。王龁、郑安平、王翦、王贲、蒙骜、司马梗同拜秦王。)

秦王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要使列国心惊怕,

             尊秦为帝拜孤家。

             忙把国书来修下,

(秦王修书。)

秦王   (西皮散板)  攻心不必把兵加。

     (白)     胡伤,命你去至魏国,呈递国书,陈述我邦兵威,惊吓魏王,不可救赵。快去,快去。

胡伤   (白)     遵旨,带马。

(胡伤上马,下。)

秦王   (白)     王将军,即刻传令,攻打邯郸,孤王亲自督战。

王龁   (白)     遵旨。

             众将官,大王前来督战,抖擞精神,攻取邯郸。

郑安平、
王翦、
王贲、
蒙骜、

司马梗  (同白)    啊!

(〖朱奴儿〗。众人同下。)

【第二场】

(〖风入松〗。四赵兵、廉颇同上。)

廉颇   (白)     老夫——赵国上将军廉颇。可恨秦邦,屡次攻赵;长平一战,我君错用赵括为将,被白起施用毒计,坑我赵卒四十万。因此兵少粮缺,难以抗秦。今秦兵压境而来,已将邯郸团团围住。是老夫人不卸甲,马不离鞍,日夜巡守,以防不测。

李同   (内白)    走啊!

(〖水底鱼〗。李同上。)

李同   (白)     李同参见老将军,军情急矣!

廉颇   (白)     莫非秦兵又来攻城?

李同   (白)     正是。那秦王前来督战,攻打北门。

廉颇   (白)     哦!那秦王前来督战,攻打北门。吓呀!秦兵如此猖狂,老夫怎能怯战?

             这众将官!

四赵兵  (同白)    啊!

廉颇   (白)     我赵邦危在旦夕,生死存亡,千钧一发;有胆量者,随某出城,与秦兵决一死战!

四赵兵  (同白)    老将军,我等生为赵人,死为赵鬼;城在人在,城亡人亡。铁定此心,誓死抗秦!

廉颇   (白)     好啊!

     (念)     铁肩担大义,铜骨任消磨。

     (白)     众将官,冲出北门迎敌者!

(〖急急风〗。廉颇率李同、四赵兵同出城。王龁率郑安平、蒙骜、王翦、王贲、司马梗、八秦兵同上,同开打,李同败下。廉颇接战,败下。王龁率郑安平、蒙骜、王翦、王贲、司马梗、八秦兵同追下。)

【第三场】

(四女兵、平原夫人同上,平原夫人起霸。)

平原夫人 (念)     我本金枝玉叶身,英雄得配平原君。可恨秦王将城困,带领兵马抗敌人。

     (白)     我乃平原夫人也。可恨秦王无理,围我邯郸,多亏廉颇老将,英雄李同,奋勇守城。是我带领一支人马,防守西门。适才闻报,秦王前来督战,王龁率领人马,攻打北门;为此全身披挂,相助廉颇老将。

             这众将官,迎敌者!

(〖急急风〗。平原夫人率四女兵同出城。廉颇、李同率四赵兵同败上。王龁率八秦兵同追上。平原夫人助战。平原夫人败下。秦王、四太监、四御林军同暗上。)

秦王   (白)     众将官,赵国垂死之军,尚敢如此顽抗。孤今特旨,你等但遇赵国之人,随意屠杀,不干军令!

八秦兵  (同白)    谢大王。

(秦王、四太监、四御林军同下。〖三冲头〗。八赵国百姓同上。八秦兵同杀八赵国百姓,同抢女掳物。)

八秦兵  (同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

王龁   (白)     围困了!

(八秦兵同抄过。〖四击头〗。王龁下。)

【第四场】

廉颇   (内白)    杀败了啊!

(〖急急风〗。廉颇上,洒。)

廉颇   (西皮摇板)  秦兵个个似兽性,

             屠杀掳抢众黎民。

             生死存亡在一瞬……

(廉颇击钟。〖急急风〗。四太监、平原君、虞卿、赵王同上。)

赵王   (白)     啊!

     (西皮摇板)  想是秦兵又攻城。

廉颇   (叫头)    哎呀大王啊!

     (白)     秦王前来督战,将邯郸团团围住,屠杀掳抢,残暴万分。老臣兵孤力单,难以抵挡。若不速求救援,我赵国危在旦夕了!

赵王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众卿快快决策论,

             救我赵邦一息存。

     (叫头)    哎呀众卿啊!

     (白)     秦兵志在邯郸;邯郸不保,赵国即亡。快想良谋,保国要紧。

平原君  (叫头)    大王!

     (白)     大王休得惊慌,臣与魏国有姻亲之谊。信陵君乃臣之舅弟,此人夙持正义,求救于魏,必有救援。

赵王   (白)     好,快快修书。

平原君  (白)     遵命。

(〖急三枪〗。平原君修书。)

赵王   (白)     但不知哪位大夫,冲出重围,前去下书?

虞卿   (叫头)    大王!

     (白)     臣愿舍死忘生,冲出重围,前去下书!

赵王   (白)     虞大夫真乃社稷之臣也!快快前往。

虞卿   (白)     遵旨。

(虞卿持国书下。)

赵王   (白)     老将军啊!

     (西皮摇板)  下位再对老将论,

             守城事儿你担承。

廉颇   (白)     大王!

     (西皮摇板)  铁壁铜墙难作盾,

             只要万众结一心。

             大王随我勉百姓……

赵王   (白)     前面带路。

(四太监、平原君、廉颇、赵王同走圆场。四赵兵、四赵国百姓自两边分上。)
四赵兵、

四赵国百姓(同白)    参见大王。

赵王   (白)     列位请起。

     (西皮摇板)  军民不必把礼行。

             已往魏邦求救应,

             力守邯郸你们共担承。

廉颇   (叫头)    众军民听者:

     (白)     秦兵围困邯郸,生死存亡,在于顷刻。大王已命虞大夫,去往魏国搬取救援;救兵一至,秦兵自解。如今一发千钧,这守城一事,要列位分担其任了!

四赵兵、

四赵国百姓(同叫头)   大王!将军!

     (同白)    秦兵无理,围我邯郸,我等万众一心,誓死守城!

赵王   (白)     好啊!民心如此,乃赵国之幸,社稷之福。我将宫中金银,分散军民,以助粮饷。

四赵兵、

四赵国百姓(同白)    大王仁义之心,我等感激无地;便剩一兵一卒,也不叫秦兵进我邯郸!

廉颇   (白)     好啊!上下一心,协力抗秦,哪怕此围不解。

四赵兵、

四赵国百姓(同风入松)  万众一心胆气豪,

             哪怕秦兵强暴!

(〖急急风〗。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五场】

(王龁率八秦兵同攻城。李同率四赵兵同出城,同起打,李同架住王龁。虞卿捧国书趁机出城,下。王龁打李同败进城,闭城。〖四击头〗。王龁下。)

【第六场】

侯生   (内白)    走啊!

(侯生上。)

侯生   (西皮散板)  听说秦兵将赵困,

             为此求见信陵君。

     (白)     老汉侯嬴,魏国大梁人氏。听说秦兵围困赵国,焚烧掳抢,残暴万分。想那秦王,贪诈无理;倘若灭赵,必然攻我魏国。魏、赵乃唇齿之邦,焉能坐视不救?因此老汉,求见信陵公子,共议救赵之策。适才府中门客言道,公子出门去了。是老汉不敢停留,追赶前来,陈述一番便了。

     (西皮散板)  但愿公子决策论,

             旌旗早指邯郸城。

(侯生下。)

【第七场】

信陵君  (内西皮导板) 虎斗龙争风云变,

(八门客、信陵君同上。)

信陵君  (西皮流水板) 列国纷纷起烽烟。

             西秦凶狠心无厌,

             梦想一统虎狼贪。

             身在大梁心远盼,

             暗想良谋救邯郸。

             抗秦除暴难遂愿!

侯生   (内白)    公子慢走!

信陵君  (白)     啊!

     (唱)     先生到此有何言?

侯生   (内白)    走啊!

(侯生上。)

侯生   (西皮散板)  无事不来问冷暖,

             军情危急当开言。

     (白)     老朽侯嬴,参见信陵公子。

信陵君  (白)     侯先生,快快免礼。

侯生   (白)     多谢公子。

信陵君  (白)     啊,先生,不才无忌,累次造访,未得先生赐教,今日相逢,真乃幸会;快快随我回府。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侯生   (白)     慢来,慢来。老朽今日求见公子,哪有这些闲情逸致?只因秦兵围赵,危在旦夕。那赵国与我魏国,唇齿相依,公子就坐观成败么?

信陵君  (白)     此事我已知晓,正筹救赵之策。

侯生   (白)     只是兵贵在神速,如若不然,赵国危矣!

信陵君  (白)     呀!

     (西皮摇板)  多谢先生有远见,

侯生   (白)     岂敢。

信陵君  (西皮摇板)  我与先生心一般。

侯生   (白)     老朽是晓得的。

信陵君  (西皮摇板)  急忙入宫把兄见,

(八门客同下。)

侯生   (白)     公子。

     (西皮摇板)  敬候佳音暂回还。

     (白)     请。

(侯生下。)

信陵君  (白)     请。

     (西皮摇板)  扬鞭催马上金殿,

(信陵君走圆场。)

八御林军 (内同白)   呔!众百姓听者:大王行围射猎,你们要闪开了!

信陵君  (白)     好啊!

     (西皮摇板)  不想中途把驾参。

(信陵君虚下。〖南普天乐〗。八御林军、颜恩、如姬、魏王同上。八御林军同归骨牌对。)

魏王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八御林军 (同白)    信陵君求见。

魏王   (白)     人马列开。

(八御林军同凹开。)

信陵君  (白)     无忌参见兄王千岁。

魏王   (白)     御弟免礼。

信陵君  (白)     谢兄王。

             参见夫人。

如姬   (白)     公子免礼。

信陵君  (白)     谢夫人。

魏王   (白)     御弟,今当秋高气爽,孤去行围射猎。御弟来得正好,快快上马,随孤射猎一会,登高饮酒。

信陵君  (白)     且慢!往日行围射猎,登高饮酒,无忌兴致缤纷;今日行围射猎,登高饮酒,无忌心中惧怕。

魏王   (白)     御弟,何出此言?

信陵君  (白)     哎呀兄王啊!那秦王无理,围困邯郸,赵国存亡,在于顷刻;兄王就不晓得么?

魏王   (白)     吓!军情大事,怎不知晓?只是秦兵围赵,与我魏国何干?

信陵君  (白)     兄王,此言差矣!想我魏国,与赵国唇齿相依。赵国若亡,我魏国危矣!

魏王   (白)     这……

如姬   (白)     是啊,赵国若亡,我魏国危矣!

魏王   (白)     吓!孤与秦王未曾失和,秦王纵然灭赵,岂能加兵于我?御弟,你也太多虑了。

信陵君  (白)     这……

如姬   (白)     启奏大王:那秦王贪暴无理,有一统天下之心。昔日晋献公借道灭虢之事,大王就忘怀了么?

信陵君  (白)     着啊!

魏王   (白)     呀!

     (西皮摇板)  昔日里晋献公借道有鉴,

             魏与赵也不能看作等闲。

             你与孤决国策且回金殿,

     (白)     御林军,罢猎回宫。

八御林军 (同白)    啊!

(八御林军、颜恩、如姬、魏王、信陵君同走圆场。如姬、颜恩同下。)

魏王   (西皮摇板)  快宣那文武臣计想安全。

(〖朝天子〗。魏王升殿。晋鄙、卫庆、辛垣衍、须贾自两边分上。)
晋鄙、
卫庆、
辛垣衍、

须贾   (同白)    臣等见驾,大王千岁。

魏王   (白)     众卿平身。

晋鄙、
卫庆、
辛垣衍、

须贾   (同白)    千千岁。大王升殿,有何国事议论?

魏王   (白)     只因秦兵围赵,军情紧急,宣召众卿,共议救赵之策。

辛垣衍  (白)     臣启大王:今有赵使虞卿,呈递告急国书;只因大王射猎未归,现在馆驿候旨。

魏王   (白)     哦!那赵国果然求救于我!

信陵君  (白)     如何?

魏王   (白)     快宣赵使上殿。

辛垣衍  (白)     领旨。

             大王有旨:赵使虞卿上殿。

虞卿   (内白)    领旨。

(虞卿上。)

虞卿   (念)     求救来魏邦,身心两彷徨。

     (白)     客臣虞卿,参见大王千岁。

魏王   (白)     虞大夫免礼。

虞卿   (白)     谢大王。国书呈上。

魏王   (白)     呈上来。

(魏王看国书。)

魏王   (白)     啊,大夫,魏、赵乃唇齿之邦,邯郸被围,孤自当发兵救赵。大夫先报你主,我国大兵随后就至。

虞卿   (白)     多谢大王。正是:

     (念)     一言蒙金诺,指日救邯郸。

(虞卿下。)

魏王   (白)     晋鄙听旨。

晋鄙   (白)     臣。

魏王   (白)     命你率兵十万,速解邯郸之围。

晋鄙   (白)     这个……

     (叫头)    大王!

     (白)     臣观天下大势,秦国最强。要得我国安宁,自当与秦交好。今秦伐赵,不干我国;我若救赵,秦必移怒于我。纵然救得赵国,秦兵岂能与我干休?大王三思。

魏王   (白)     这个……

信陵君  (白)     哎呀兄王啊!唇齿之邦,关系甚重。秦若灭赵,我国不保;我若救赵,秦人自然惧怕,焉能再讨无趣也?

     (西皮散板)  若想我邦无祸患,

             快快兴兵将赵援。

晋鄙   (白)     信陵君。

     (西皮散板)  无故兴兵贻后患,

             你为我国惹祸端!

(〖哑笛〗。)

信陵君  (白)     你乃井底之蛙,晓得什么国家大事?

晋鄙   (白)     你乃书生之见,懂得什么国家安危?

信陵君  (白)     兄王!若不救赵,我国不保!

晋鄙   (白)     大王!倘若救赵,与秦结仇!

信陵君  (白)     兄王!救赵要紧!

晋鄙   (白)     大王!不可救赵!

信陵君  (白)     快快救赵!

晋鄙   (白)     不可救赵!

魏王   (白)     咳!二卿啊!

     (西皮散板)  二卿何必来争辩,

             休得舌底起波澜;

             救赵只怕结秦怨,

晋鄙   (白)     着啊!

信陵君  (白)     兄王啊!

     (西皮散板)  想一想手足人也动心肝。

     (叫头)    兄王!

     (白)     你不念国家大事,还不念同胞姐妹现在邯郸!邯郸若破,手足之情何存?骨肉之义何在?

魏王   (白)     这个……

     (叫头)    也罢!今日之事,为公为私,理当救赵。孤心已定,众卿不必多奏。晋鄙听旨:率兵十万,速救邯郸。

晋鄙   (白)     遵旨。正是:

     (念)     忠言实难进,多事信陵君。

     (白)     嘿!

(晋鄙下。颜恩上。)

颜恩   (白)     启奏大王:今有秦使胡伤,前来呈递国书。

魏王   (白)     快快有请。

颜恩   (白)     有请秦使上殿。

(〖吹打〗。胡伤上。)

胡伤   (白)     客臣胡伤,参见大王。国书呈上。

魏王   (白)     呈上来。

(颜恩转递国书。魏王读国书。)

魏王   (白)     “秦围邯郸,指日可下。诸侯有敢救赵者,秦必移兵击之。魏王自审。”

(〖一锣〗。)

魏王   (白)     呀!

     (西皮摇板)  见国书不由我心中不定,

胡伤   (白)     大王。

     (西皮摇板)  你可知我秦国怎样军情?

     (白)     魏王听者:我秦国发兵百万,围困邯郸,王龁为帅,五将先锋,真所谓旌旗遮日月,壮气吞山河,好不威风也!

     (风入松)   熊罴虎贲动干戈,

             指日邯郸可破!

信陵君  (白)     住口!大胆胡伤,你今呈递国书,讲什么秦国军情?真真的狂言大胆!

胡伤   (白)     住了!俺今呈递国书,为使你国,知俺秦国威风。若求你国安全,休得救赵。国书留下,你们要打点了!

(胡伤下。)

信陵君  (白)     御林军,将秦使抓回来!

魏王   (白)     且慢!虎狼之秦,哪个不晓?你今辱其来使,岂不结怨于秦?御弟,你也忒意气了!

信陵君  (白)     秦使这等猖狂,我魏国就这样忍气吞声不成?

魏王   (白)     为了我国安全,忍气吞声,又待何妨呢?

信陵君  (白)     咳!

魏王   (白)     咳!悔不该命晋鄙前去援赵。今秦王又下此书,叫孤进退两难了!

辛垣衍  (白)     啊,大王不必担忧,臣有一计,不劳我国发兵,可解邯郸之围。

魏王   (白)     辛大夫有何妙计?

辛垣衍  (白)     臣启大王:想那秦围邯郸,非在攻城,意在攻心。只要赵国尊秦为帝,俯首称臣,邯郸之围自解。臣愿去至邯郸,劝说赵国,早日降秦;那时秦兵解围,邯郸可保,一可负救赵之君,二可结秦邦之好。大王以为如何?

信陵君  (白)     且慢!辛大夫,你出此言,分明怕秦如虎,甘心为奴,还要劝说赵国降秦,真乃无耻!

辛垣衍  (白)     下官为两国安全,利己利人,何言无耻?

信陵君  (白)     尊秦为帝,就是无耻!

辛垣衍  (白)     秦兵强盛,谁敢不惧?

信陵君  (白)     俺就不惧!

辛垣衍  (白)     公子既然不惧,为何不去救赵呢?

信陵君  (白)     俺若兵权在手,早解邯郸之围了。

魏王   (白)     着!着!着!

     (西皮散板)  被他一言动我念,

             快取虎符把兵拦。

     (白)     颜恩,去至寝宫,快取虎符前来。

颜恩   (白)     遵旨。

(颜恩下。〖冲头〗,〖搜场〗。颜恩捧虎符上。)

颜恩   (白)     虎符呈上。

(魏王接虎符,分而为二。)

颜恩   (白)     辛大夫,这里有虎符一半,交付与你;你快快追赶晋鄙,交他收好,暂且停兵莫进。见了这半虎符,合在一处,方可进兵;不见孤王这半虎符,千万不可进兵。交与晋鄙之后,你再赶至赵邦,劝赵降秦。快去,快去!

(辛垣衍接虎符。)

辛垣衍  (白)     遵旨。啊哈……

(辛垣衍下。)

信陵君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兄王做事太偏见,

             无忌敢怒不敢言。

             只得哀告求婉转,

     (白)     兄王啊!

     (唱)     你不怕天下人背有怨言!

魏王   (白)     住口!

     (西皮散板)  血气之勇见识浅,

             三番两次孤不耐烦!

             孤王作事谁敢管!

     (白)     退班。

(魏王持虎符下。八御林军、四太监、颜恩、须贾、卫庆自两边分下。)

信陵君  (白)     罢了啊,罢了!

     (西皮散板)  左思右想进退难。

             束手无策心意乱!

(〖乱锤〗。信陵君想。)

信陵君  (白)     呵哦有了!进宫去见老娘,再劝兄王,早早进兵便了。

(〖望家乡〗。)

信陵君  (西皮快板)  一心只为将赵援。

             进宫去把老娘见;

             母子们一同进忠言。

             但愿兄王心意转,

             杀退了秦兵进函关,我们魏、赵两安全。

(信陵君下。)

【第八场】

(〖金钱花干牌子〗。八魏兵、四魏将、晋鄙同上。八魏兵、四魏将同归骨牌对。)

晋鄙   (白)     前道为何不行?

八魏兵、

八魏将  (同白)    来到邺下。

晋鄙   (白)     安营扎寨。

(八魏兵、八魏将同领起凹开。〖水底鱼〗。辛垣衍上。)

辛垣衍  (白)     大将军。

晋鄙   (白)     辛大夫。

辛垣衍  (白)     哎呀呀!好赶哪好赶!

晋鄙   (白)     辛大夫,慌忙赶来,为了何事?

辛垣衍  (白)     只因秦使呈递国书,我家大王怕与秦国伤了和气,命下官追赶前来,告知将军,停兵莫进。

晋鄙   (白)     大王这才明白了!

辛垣衍  (白)     这里有虎符一半,大王赐与将军,见了大王那半虎符,合在一处,方可进兵;若不见大王那半虎符,不可救赵。

(辛垣衍交虎符于晋鄙。)

晋鄙   (白)     老夫谨记。

辛垣衍  (白)     告辞。

晋鄙   (白)     为何去心忒急?

辛垣衍  (白)     下官即刻去至邯郸,劝说赵王,早日降秦,邯郸之围可解。

晋鄙   (白)     若能劝说赵王,降顺秦国,非但赵国之幸,亦我魏国之福也。

辛垣衍  (白)     但愿如此。

             带马。

晋鄙   (白)     奉送。

(〖吹打〗。辛垣衍下。)

晋鄙   (叫头)    信陵君哪信陵君!

     (念)     任你救赵心意盛,虎符现在我手中。

     (白)     掩门。啊哈……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凤儿、魏太妃同上。)

魏太妃  (西皮摇板)  听说秦兵困邯郸,

     (西皮流水板) 大好河山起狼烟。

             秦邦无理常为患,

             赵、魏本是唇齿连。

             我皇儿兴兵去救挽,

             却为何又赐虎符将兵拦?

             眼望邯郸心好惨,

(魏太妃坐。)

魏太妃  (西皮流水板) 何日黎民解倒悬?

信陵君  (内白)    走啊!

(信陵君上。)

信陵君  (西皮散板)  到后宫请老娘替我婉劝,

(信陵君入内。)

信陵君  (西皮散板)  收馀忿敛怒容且问金安。

     (白)     孩儿无忌,参见母亲。

魏太妃  (白)     我儿平身,一旁坐下。

信陵君  (白)     谢母亲。

魏太妃  (白)     无忌,你来得正好。听说秦兵,围困邯郸,赵国求救于我,你家兄王,先命晋鄙救赵,又赐虎符追拦,可是有的么?

信陵君  (白)     有的,有的。孩儿再三劝告,兄王执意不听,那邯郸危在旦夕了!

魏太妃  (白)     哎呀儿啊!想你家胞姐平原夫人现在邯郸城内;邯郸有失,你家胞姐又怎生得了啊……

信陵君  (白)     母亲休为胞姐悲伤。倘若邯郸被秦兵攻破,受其灾害者不只我胞姐一人,那千千万万的赵国黎民,俱要受那亡国之惨!

魏太妃  (白)     哦!

信陵君  (白)     不但赵国黎民俱受亡国之惨;唇亡齿寒,我魏国大梁,也要受那秦兵之祸!

魏太妃  (白)     哦!

信陵君  (白)     可笑我家兄王,被秦王一纸国书,吓得心慌意乱,不敢进兵救赵。因此孩儿进宫,拜求母亲,劝我兄王回心转意,命晋鄙速速进兵,救赵要紧。

魏太妃  (白)     哦!原来如此。待我速劝你家兄王进兵救赵,也就是了。

信陵君  (白)     有劳母亲。

颜恩   (内白)    大王驾到。

魏太妃  (白)     你家兄王来了。你且暂避,待我劝解于他。

信陵君  (白)     孩儿遵命。

(信陵君藏在屏风后。四太监、颜恩、魏王同上。)

魏王   (西皮散板)  适才间在金殿一番争论,

             可笑那信陵君意气凌人。

             进宫去求太妃把御弟教训,

(魏王入内。)

魏王   (西皮散板)  孤这里整衣冠大礼来行。

     (白)     参见太妃千岁。

魏太妃  (白)     皇儿少礼,一旁坐下。

魏王   (白)     千千岁。

(魏王坐。)

魏王   (白)     哎呀呀!闹昏了啊!闹昏了!

魏太妃  (白)     皇儿何出此言?

魏王   (白)     太妃哪里知道,适才在金殿之上,为了救赵之事,我那无忌兄弟,三番两次与孤辩理,叫孤心中好不耐烦。因此进宫,拜求太妃,教训于他,从今以后,休再劝孤救赵,免得伤了兄弟们的和气。

魏太妃  (白)     皇儿此言差矣!

魏王   (白)     何差?

魏太妃  (白)     想魏、赵乃唇齿之邦,赵国若亡,魏将不保。况你家胞姐平原夫人现在邯郸。皇儿你……你就不念骨肉之情,邻邦之义了么?

魏王   (白)     太妃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若进兵救赵,岂不结怨于秦,自惹刀兵之苦?因此已命辛大夫去往赵国,劝说赵王早日降秦,一可解邯郸之围,二可与秦国结好,岂不是一举两得?

魏太妃  (白)     这……

(信陵君在屏风后大笑。)

信陵君  (笑)     哈……

魏王   (白)     何人在此发笑?

信陵君  (白)     无忌在此。

(信陵君自屏风后出现。)

信陵君  (白)     等候兄王多时了。

魏王   (白)     你为何发笑?

信陵君  (白)     我笑兄王方才言道,赵国必然降秦;此乃兄王惧怕秦国,轻视赵国。

魏王   (白)     怎见得孤轻视赵国?

信陵君  (白)     那赵国文有平原君,武有廉颇老将,军卒黎民,个个英勇,岂肯降秦?

魏王   (白)     哎呀呀!笑谈了,笑谈了!

信陵君  (白)     怎见得是笑谈了?

魏王   (白)     那赵国上下,既然如此英勇,何必求救于我?既然求救于我,自然是惧怕秦国。我想辛大夫此去,劝他降秦,必然成功。

信陵君  (白)     我料赵国,必不降秦!

魏王   (白)     孤停兵不进,他自然降秦。

信陵君  (白)     既然如此,何不进兵救赵?

魏王   (白)     我若救赵,岂不结怨于秦?

信陵君  (白)     你不救赵,赵国必亡!

魏王   (白)     赵国灭亡,与孤何干?

信陵君  (白)     兄王!想赵、魏乃兄弟之邦,你可知唇亡齿寒?

魏王   (白)     这……

信陵君  (白)     你再若执迷不悟,倘若祸到临头,你是悔之晚矣!

魏王   (白)     啊!

     (叫头)    无忌!

     (白)     你三番两次,冲撞孤家,今当太妃面前,竟敢这等放肆,其情可恼!

(魏太妃假意责信陵君。)

魏太妃  (白)     无忌大胆!

(魏太妃指信陵君。)

魏太妃  (白)     你年幼无知,冲撞你家兄王,念在手足之情,也不曾计较于你。况且进兵救赵,必须婉转陈情,怎能这等放肆?今当为娘面前,还不与你家兄王赔礼!

信陵君  (白)     孩儿遵旨。

     (二黄摇板)  求兄王恕小弟言语冒犯,

             我只为救赵心似煎。

             我国雄兵有百万,

             抗秦必定奏凯还。

魏王   (白)     住口!

     (二黄摇板)  孤王早已绝此念,

             从今以后你莫多言!

信陵君  (白)     兄王啊!

     (二黄摇板)  兄王懦弱无远见,

             只为苟安半壁天。

             没柰何跪地求婉转!

(信陵君跪。)

信陵君  (白)     兄王啊!

     (二黄摇板)  尊声兄王听我言:

             唇亡齿寒有镜鉴,

             你、你、你……为国还应救邯郸!

魏王   (白)     忒啰嗦了!

信陵君  (白)     啊!

     (二黄摇板)  兄王意决难回转,

             舌蔽唇焦也枉然!

             左思右想惟一线,

             只得再把我的老娘搬。

(信陵君跪向魏太妃。)

魏太妃  (白)     儿啊!

     (二黄摇板)  无忌哀告实可惨,

             铁石人见也泪涟。

             屈膝且把皇儿跪,

             看在了母子情快救邯郸!

(魏太妃跪向魏王。魏王见状大惊,跪向魏太妃。)

魏王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一见太妃跪面前,

             倒叫孤王心不安。

             我有心进兵与秦战,

             又怕与孤惹祸端。

             我若与秦不交战,

             他母子双双哀告也可怜!

             左思右想我心中辗转,

(〖小乱锤〗。)

魏王   (白)     罢!

     (二黄摇板)  学一个铁石人不动心肝。

             狠着心肠回宫院,

(〖急急风〗。信陵君牵魏王衣襟,跪走半圆场。魏王拂袖,怒下。)

信陵君  (白)     哎呀!

     (二黄摇板)  无忌心中似火燃。

(信陵君回顾魏太妃。)

信陵君  (二黄摇板)  老娘与儿把策断,

魏太妃  (白)     儿啊!

     (二黄摇板)  忽然想起一事端。

     (白)     哎呀儿啊!看此情景,我倒想起一桩心事来了。

信陵君  (白)     母亲请讲。

魏太妃  (白)     你与你家兄王,并非一母所生。他今执掌魏国江山,为了他自己的安全,怎能听信你的言语?

信陵君  (白)     难道那赵国危亡,孩儿就坐视不救么?

魏太妃  (白)     这救赵么?哎呀儿啊!

(〖五击头〗。)

魏太妃  (白)     想你乃大丈夫,好男儿,又有门客三千,岂无救赵之策?你只管大胆前去,有什么大事,为娘与你担待。你快快出宫去吧!

(魏太妃下。)

信陵君  (白)     多谢母亲。

(〖冲头〗。信陵君出宫。)

信陵君  (叫头)    且住!听母亲之言,使我雄心陡起!大丈夫生在世间,当以国家为重。我虽无千军万马,难道我那一腔血,就不能洒在邯郸城外么?

     (叫头)    无忌啊无忌!

     (白)     你聪明一世,懵懂一时。事到如今,何必再与兄王多费唇舌;不免回到府去,与众位国士,共同商议,前去救赵。想众位国士,俱都贤达,焉能坐视不理?我就是这个主意。哦,我就是这个主意也!

(〖三锣〗,〖扫头〗。信陵君下。)

【第十场】

(〖阴锣〗。平原君自上场门上,廉颇自下场门上,各作焦急盼兵。虞卿引辛垣衍同上,相见,共肃入,同下。)

廉颇   (内白)    辛大夫,不必多讲。回报你主,我赵国上下,誓死守城,绝不降秦!

辛垣衍  (内白)    既然如此,下官告辞了。

(〖吹打〗。廉颇、平原君、虞卿同送辛垣衍下。)

廉颇   (叫头)    平原君!

     (白)     如今魏国停兵不进,又劝我国降秦,如何是好?

平原君  (白)     待我再修书信,下与信陵君,哀求魏王,早早进兵解围便了。

廉颇   (白)     平原君快快修书。

平原君  (白)     书信呵!

(〖急三枪〗。平原君修书。旗牌暗上。平原君交信于旗牌。)

平原君  (白)     小心了!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下。平原君、廉颇、虞卿同下。)

【第十一场】

(八魏国百姓同上。)

魏国百姓甲(白)     列位请了!

七魏国百姓(同白)    请了!

魏国百姓甲(白)     秦兵围困邯郸,焚烧掳抢,十分可恶。我家大王,停兵不救。我等去至宫门,叩求大王速速进兵便了。

七魏国百姓(同白)    请。

(〖水底鱼〗。辛垣衍上。)

辛垣衍  (白)     你等何事喧哗?

魏国百姓甲(白)     只因我家大王,命晋鄙停兵邺下,不救邯郸;我等要去往宫门,叩求大王,速速进兵救赵。

辛垣衍  (白)     哎呀呀!此乃国家大事,大王自有主张。你等且自散去,我与你等转禀也就是了。

八魏国百姓(同白)    多谢大夫。

             这就好了,这就好了。

(八魏国百姓自两边分下。)

辛垣衍  (白)     哎呀且住!众百姓欲往宫门叩见大王,此事非同小可,不免报与大王知道便了。

(〖水底鱼〗。辛垣衍走圆场。颜恩暗上。)

辛垣衍  (白)     公公请了。烦劳启禀:下官求见大王。

颜恩   (白)     待咱家与你启禀。

             有请大王。

(四太监、魏王同上。)

魏王   (念)     平空添烦恼,终日锁眉梢。

     (白)     何事?

颜恩   (白)     辛垣衍由赵国回来,现在宫门,候旨求见。

魏王   (白)     唤他进见。

颜恩   (白)     辛大夫进见。

辛垣衍  (白)     辛垣衍叩见大王千岁。

魏王   (白)     平身。

辛垣衍  (白)     千千岁。

魏王   (白)     命你劝说赵国降秦之事怎么样了?

辛垣衍  (白)     那赵国上下同心,不肯降秦!

魏王   (白)     嘿!他既不肯降秦,乃自取灭亡了!

辛垣衍  (白)     啊,大王,还有一事,特来告禀。

魏王   (白)     何事?

辛垣衍  (白)     适才在中途路上,遇见许多黎民百姓,他们要叩求大王进兵救赵,被为臣我拦着了。

魏王   (白)     哦!有这等事?你替孤速写榜文,无论臣宰军民,有敢劝孤救赵者,定惩不贷!退班!

辛垣衍  (白)     臣遵旨。

(辛垣衍下。魏王怒下,颜恩、四太监同随下。)

【第十二场】

(〖水底鱼〗。四校尉各持榜文同上。)

校尉甲  (白)     请了。

三校尉  (同白)    请了。

校尉甲  (白)     奉了大王之命,城内遍贴榜文;不许军民人等,劝说大王救赵。就此分头前往。

三校尉  (同白)    请。

(四校尉同走圆场。〖搜场〗。四校尉各贴榜文,同下。)

【第十三场】

朱亥   (内白)    啊哈!

(〖五击头〗。朱亥挑狗肉担子上。)

朱亥   (白)     嘿!

     (念)     英雄不得志,隐居在大梁。豪杰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白)     俺朱亥,大梁人氏。自幼习学武艺,落魄江湖,屠狗为业。闻得秦兵,围困赵国邯郸,焚烧掳抢,残暴万分。我想魏、赵乃唇齿之邦,我家大王为何停兵不救?是我心中烦闷,意欲寻找侯嬴大哥畅谈一回,共议救赵之策。就此前往。

(〖五击头〗。〖鸣钟〗。)

朱亥   (白)     呀!

     (鹊踏枝)   听钟鸣鼓挝,

             咦!望夷门尚遐。

             把长途乱踏,

             似飞腾倦鸦,

             醉醺醺眼花,

             惹旁人笑咱,

             才过了紫凌街,

             呀!早来到夷门下。

     (白)     侯大哥,侯大哥!

(朱亥推门不开。)

朱亥   (白)     呀,侯大哥不在,好奇怪也!

     (鹊踏枝)   只好管闭户对这波喳。

     (白)     啊,侯兄不在,待我长街寻找。

(〖水底鱼〗。朱亥走圆场。侯生慌忙上,与朱亥相撞。)

朱亥   (白)     我当是谁,原来是侯大哥。

侯生   (白)     我当是谁,原来是朱贤弟。

朱亥   (白)     好找啊,好找!

侯生   (白)     好找啊,好找!

朱亥   (白)     侯大哥,我正找您哪!

侯生   (白)     我也正寻找于你。

朱亥   (白)     您找我为什么?

侯生   (白)     就是为了救赵之事。

朱亥   (白)     巧咧!我也为此事而来。听说我家大王,命大将晋鄙,率兵十万,屯扎邺下,不肯进兵,是何原故?

侯生   (白)     咳,只因我家大王,惧怕秦邦,信陵君再三相劝,他执意不听,反而张贴榜文,不许再提救赵二字了!

     (西皮散板)  大王怕秦不敢救,

             百姓黎民当自谋。

朱亥   (白)     好恼!

     (西皮散板)  听一言来双眉皱,

             满腔怒气冲斗牛。

             辞别侯兄宫中走!

侯生   (白)     哪里去?

朱亥   (白)     侯兄!

     (唱)     去到宫内把王求。

侯生   (白)     贤弟不可!

     (西皮散板)  愚兄早已思量就,

             快快随我——

(侯生拉朱亥同走圆场,推门进内。)

侯生   (西皮散板)  定计谋。

     (叫头)    朱贤弟!

     (白)     你不可鲁莽行事!为救赵国,我早有计在此,正待借重贤弟。

朱亥   (白)     大哥有什么好主意哪?

侯生   (白)     为今之计,除非激动全国百姓,个个有救赵之心。魏王难违众意,也未可知。

朱亥   (白)     既然如此,待我去大街小巷,说与乡邻们知道。

侯生   (白)     且慢!打草惊蛇,焉能成功?我已有计在此。

朱亥   (白)     有什么主意?您快快的说吧。

侯生   (白)     我已写就榜文百张,说明魏、赵唇齿相依,必须救赵之理。就烦贤弟,在黑夜之间,贴在大王的榜文之上。国人一见榜文,自然激起救赵之志了!

朱亥   (白)     好!榜文今在何处?

侯生   (白)     待我取来。

(〖五击头〗。)

侯生   (白)     榜文在此。

(朱亥看榜文。)

朱亥   (白)     好榜文,好榜文!

(〖起初更鼓〗。)

朱亥   (白)     看天已初鼓,事不宜迟,待我张贴榜文便了。

(朱亥持榜文下。侯生一望,两望。)

侯生   (白)     好壮士啊!

     (西皮散板)  大好男儿有义胆,

(〖内呐喊声〗。)

侯生   (白)     啊!

     (西皮散板)  为何人马闹声喧?

(侯生入内。)

信陵君  (内白)    马来!

(八门客、信陵君同上。)

信陵君  (西皮散板)  且喜得众国士侠肝义胆,

八门客  (同白)    启禀公子:已到夷门。

信陵君  (西皮散板)  来向那侯先生请教一番。

     (白)     侯先生在家么?

(侯生开门。)

侯生   (白)     原来是公子。啊,公子,天色已晚,带领许多国士,意欲何往?

信陵君  (白)     先生哪里知道,只因大王不肯进兵,是我激于义愤,带领众位国士,前去邯郸解围;特来拜别先生,还望多多赐教。

侯生   (白)     公子何必如此心急,明日再行也还不迟。

信陵君  (白)     先生!邯郸事急矣!

侯生   (白)     事虽急,谋不可不周。公子若能耐候一夜,明日自有好音。

信陵君  (白)     这个……

门客甲  (白)     公子您这儿来。

(门客甲低语。)

门客甲  (白)     救赵事在紧急,可没有说话的工夫啦!

信陵君  (白)     国士说得是。

(信陵君转向侯生。)

信陵君  (白)     啊,侯先生,无忌为救赵国,心急如火,不能久待,就此告别了。

侯生   (白)     公子执意要走么?勉之勉之,侯嬴一揖代送了。

信陵君  (白)     呀!

     (西皮散板)  往日里待先生十分恭敬,

             今日里他对我冷淡无情。

             事紧急顾不得与他谈论,

     (白)     带马。

(信陵君上马。)

信陵君  (白)     请。

(信陵君下。八门客同随下。)

侯生   (冷笑)    嘿……

     (西皮散板)  到明天管叫他勒马回程。

     (白)     明日天明,管叫他去而复转哪!哈……

(〖抽头〗。侯生下。)

【第十四场】

(〖大锣抽头〗。四校尉同上,同巡逻,同下。)

【第十五场】

(〖小锣抽头〗加〖水钹〗。朱亥上,走边,身带“唇亡齿寒,抗秦救赵”榜文。)

朱亥   (白)     呀!

     (石榴花)   俺只见六街三市静悄悄,

             光闪闪寒星映天高。

             又只见西风阵阵吹动树梢,

             心急忙似箭,

             反恨路迢遥。

     (白)     看四下无人,不免将榜文挂起。

(〖起九锤半〗。朱亥挂榜文。〖九锤半住〗。四校尉同上。)

校尉甲  (白)     什么人?

朱亥   (白)     我是老百姓。

校尉甲  (白)     这般时候,还不回家?

朱亥   (白)     是。

校尉甲  (白)     快些回去。

朱亥   (白)     喳!

(朱亥作跌倒状。)

朱亥   (白)     哎唷!

(校尉甲回头看朱亥。)

校尉甲  (白)     怎么样了?

朱亥   (白)     我一骇怕,绊在石头上啦!

(朱亥顺手把榜文挂在校尉甲头上。)

校尉甲  (白)     哼!夜黑更深,你要小心了!

(四校尉同下。)

朱亥   (白)     是。

             哈哈!你们也挂榜,我也来挂榜,挂来挂去,挂到你们头上啦!等到五鼓天明,百姓看见,你等何言答对也!

     (石榴花)   叫百姓各逞英豪,

             叫百姓各逞英豪,

             把抗秦救赵齐知晓。

(朱亥上三张桌,挂一大榜文于高竿上,翻下。)

【第十六场】

(〖起五更鼓〗,〖阴锣〗。魏国百姓甲上,看榜文;引二魏国百姓同上,同看;引三魏国百姓同上,同看榜文。)

六魏国百姓(同白)    “唇亡齿寒,抗秦救赵!”“唇亡齿寒,抗秦救赵!”

             我们要抗秦救赵!

(四校尉同上。)

校尉甲  (白)     你们为何喧哗?

六魏国百姓(同白)    榜文之上,写的是“唇亡齿寒,抗秦救赵”。我们要抗秦救赵!

校尉甲  (白)     住了!大王有旨,有人提起“救赵”二字,定惩不贷!

六魏国百姓(同白)    旨在哪里?

校尉甲  (白)     现在这里。

(〖叫起撕边〗。朱亥暗上。校尉甲指榜文时,背身露出头上之榜。朱亥拍校尉甲。)

朱亥   (白)     那位老爷,你不叫我们提“救赵”二字,请问你的头上是什么东西?

(校尉甲自取其榜看。)

校尉甲  (白)     “唇亡齿寒,抗秦救赵!”啊!定有奸细暗贴榜文,速速报与大王知道便了。

(四校尉同下。)

朱亥   (白)     列位乡邻,抗秦救赵,理所当然。你们既有此心,快快随我去见侯先生,自有安排。

六魏国百姓(同白)    好!我等一同前往。

朱亥   (白)     随我来。

(朱亥引六魏国百姓同下。)

【第十七场】

(侯生上。)

侯生   (白)     好啊!

     (西皮散板)  百姓果然有正义,

(朱亥引六魏国百姓同上。)

六魏国百姓(同西皮散板) 我等愿举救赵旗。

朱亥   (叫头)    侯大哥!

     (白)     众乡邻都愿前往去救赵,大哥怎样安排?

侯生   (白)     列位如此正义,真乃社稷之福。且待信陵君到来,再作计较。

朱亥   (白)     侯大哥,听说那信陵君已然带领门客直奔邯郸啦!

侯生   (白)     昨夜虽行,今日必然复转。

朱亥   (白)     只怕未必。

信陵君  (内白)    马来!

侯生   (白)     你看那旁,信陵公子来也。

朱亥   (白)     侯大哥,我真服了你啦。

(〖水底鱼〗。信陵君上。)

信陵君  (白)     侯先生。

侯生   (白)     公子,我料你必然复转。

信陵君  (白)     先生何以知之?

侯生   (白)     公子待我不薄;今公子深入险地,而老朽未奉一言,公子疑而必返。

信陵君  (白)     侯先生真乃神算也!

朱亥   (白)     简直是个活神仙!

信陵君  (白)     此位是?

侯生   (白)     至友朱亥。

             朱贤弟,快快见过公子。

朱亥   (白)     参见公子。

信陵君  (白)     闻得市中有一位隐居的英雄,屠狗为业,就是义士你么?

朱亥   (白)     不敢,不敢。我是个卖狗肉嗒!

信陵君  (白)     义士忒谦。今日相见,幸会。

朱亥   (白)     幸会。

信陵君  (白)     幸会了!啊哈……

(朱亥背躬。)

朱亥   (白)     公子真是个礼贤下士的好人哪!

信陵君  (白)     啊,侯先生,既然无忌转来,何言教我?

侯生   (白)     公子你来看——

(侯生指六魏国百姓。)

侯生   (白)     这大梁城中的乡邻,俱有救赵之心,公子就该再劝大王,速速进兵为是。

信陵君  (白)     哦!大梁父老,俱有救赵之志!

六魏国百姓(同叫头)   公子!

     (同白)    魏、赵乃唇齿之邦,理当前去解围!

信陵君  (白)     既然如此,列位随我去至宫外,叩求大王,速速进兵便了!

六魏国百姓(同白)    我等相随。

信陵君  (白)     好,随我来。

(信陵君引六魏国百姓同下。)

朱亥   (叫头)    侯大哥!

     (白)     公子此去,可能劝说大王回心转意吗?

侯生   (白)     大梁城中,人人有救赵之心,难道魏王不遵从众意么?

朱亥   (白)     但愿如此。

信陵君  (内白)    好恼!

(〖乱锤〗。信陵君引六魏国百姓同上。)

信陵君  (西皮散板)  四劝兄王意不转,

(信陵君入内。)

信陵君  (西皮散板)  舌敝唇焦也枉然。

     (叫头)    哎呀先生哪!

     (白)     我兄王惧怕秦国,犹如狼虎,心坚意决,不肯进兵,如何是好?

侯生   (白)     哦!大王他……他还不肯进兵解围么?

信陵君  (白)     正是。

六魏国百姓(同叫头)   信陵君!

     (同白)    大王不肯进兵,我等愿随公子之后,前去邯郸解围。

信陵君  (白)     多谢列位正义之心,随我前往。

侯生   (白)     且慢!众乡邻正义可感,此去必须定计而行。列位暂回家中,三日之后,一同起程。

六魏国百姓(同白)    遵命。

(六魏国百姓同下。)

信陵君  (白)     啊,先生,邯郸事急,为何阻拦?

侯生   (白)     非是老夫阻拦公子,想那秦兵势大,你纵有国士三千,乡邻一万,不过是肉投饿虎,怎解邯郸之围?

信陵君  (白)     此事我已知之,只是我手无兵权,如之奈何?

侯生   (白)     请问兵权何在?

信陵君  (白)     晋鄙之手。

侯生   (白)     何不代取晋鄙?

信陵君  (白)     无有虎符,怎能代取?

侯生   (白)     虎符今在……

信陵君  (白)     兄王寝宫之内。

侯生   (白)     嘿嘿,事到如今,也就说不得了!要代取晋鄙的兵权,除非是窃……

信陵君、

朱亥   (同白)    噤声!

(朱亥出门看,关门。)
信陵君、

朱亥   (同白)    窃什么?

侯生   (白)     窃取虎符。

朱亥   (白)     好!要窃取大王的虎符,待我朱亥前往。

侯生   (白)     朱贤弟,那大王寝宫,门禁森严,你焉能进入?烦劳贤弟,不在窃符,而在接符。

朱亥   (白)     好!我来接符。但不知谁能窃符?

信陵君  (白)     是啊,深宫之内,谁能窃取虎符?

侯生   (白)     公子你就忘怀了么?那大王身边的如姬夫人。

信陵君  (白)     这,如姬夫人?

侯生   (白)     昔日如姬之父,被人暗害,如姬为报此仇,三年不得仇人。多亏公子替她拿获,如姬感念此恩,尚无以报;况她为人正直,窃符救赵,自然义不容辞。

信陵君  (白)     是,是,是。待我即刻进宫,拜请如姬夫人,窃取虎符。先生,义士,候我回音便了。

(〖扫头〗。朱亥开门,信陵君拉马。)

信陵君  (白)     请。

(信陵君下。)
侯生、

朱亥   (同白)    请。

侯生   (白)     朱贤弟,你看此计如何?

朱亥   (白)     不亏你姓侯,你真是个老猴精啊!哈……

侯生   (白)     取笑了!啊哈……

(侯生、朱亥同下。)

【第十八场】

(凤儿、魏太妃同上。)

魏太妃  (西皮原板)  笑魏王被秦国心胆吓坏,

             幸有那无忌儿正义为怀。

(魏太妃坐。信陵君上。)

信陵君  (西皮原板)  多蒙那智谋人顿开茅塞,

(信陵君进宫,见魏太妃施礼。)

信陵君  (西皮原板)  儿相告机密事老娘安排。

             那侯生为救赵奇谋可爱,

             求老娘你把那夫人请来。

(魏太妃会意。)

魏太妃  (西皮原板)  叫凤儿你把那夫人来请,

凤儿   (白)     遵命。

(凤儿下。)

魏太妃  (西皮原板)  到此时请夫人所为何来?

信陵君  (西皮原板)  急难间顾不得国法来坏,

             定妙计窃虎符好把兵排。

(魏太妃会意,令信陵君旁坐。凤儿引如姬同上。)

如姬   (西皮原板)  听说是太妃请心中愉快,

             急忙忙随凤儿永寿宫来。

(如姬随唱随入内,见魏太妃拜。)

魏太妃  (西皮原板)  贤夫人且免礼,

(如姬见信陵君。)

如姬   (西皮原板)  公子也在?

(信陵君向如姬施礼。)

信陵君  (西皮原板)  忙施礼拜夫人,

(魏太妃向凤儿。)

魏太妃  (西皮原板)  你快取茶来。

凤儿   (白)     遵命。

(凤儿下。)

如姬   (白)     啊,太妃,唤妾身前来何事?

魏太妃  (白)     这……

(魏太妃与信陵君对视,魏太妃示意信陵君,信陵君突然跪向如姬面前。)

信陵君  (白)     哎呀夫人哪!

(如姬惊起。)

如姬   (白)     啊!公子!你……为何如此?

信陵君  (白)     哎呀夫人哪!只因邯郸事急,是我四劝兄王,兄王惧怕秦国,不肯进兵解围。我有意前去,怎奈手无兵权!万般无奈,思得一计;望求夫人,念在魏、赵乃唇齿之邦,救人即是救己,今夜三更时分,你在兄王寝宫之中,窃取那虎符!

(如姬阻拦信陵君。)

如姬   (白)     低声些!

信陵君  (白)     是。无忌有了虎符,取得晋鄙兵权,也好破秦救赵。事出急难之间,我是不得不去,不得不救,不得不来,不得不求!夫人乃正义之人,看在两国的安全,你要多多的相助!

(〖一锣〗。如姬作凝思。)

如姬   (白)     公子请起。

信陵君  (白)     谢夫人。

(信陵君起立。)

如姬   (白)     昔日公子,替妾身报得父仇,此恩至今未报;况窃取虎符,为救赵国,此乃正义之事,如姬何人,敢不遵命!

魏太妃  (白)     哎呀夫人哪!此事重大,若使大王得知,你的性命难保。

如姬   (叫头)    太妃!公子啊!

     (白)     为救邯郸之围,如姬纵然一死,虽死犹荣!

信陵君  (白)     夫人如此大义,令人钦敬。

如姬   (白)     但不知窃得虎符之后,怎样送交公子?

信陵君  (白)     有一义士朱亥,武艺高强,可能接取虎符。

如姬   (白)     如此甚好。你我三日为期,每夜叫他来到后宫花园,西北角梧桐树上,我以焚烧夜香为名,将虎符藏在香炉之内,他自来接取便了。

信陵君  (白)     多谢夫人,待我告与朱义士知道。正是:

     (念)     一言如九鼎,三日盼兵符。

     (笑)     哈……

(信陵君忽觉失言,作掩口惊怕,下。)

魏太妃  (白)     夫人,此事必须谨慎小心。你我且至后园看花,遮掩宫中耳目。

如姬   (白)     太妃说得是。

魏太妃  (白)     如此,请哪。

     (西皮散板)  借赏花且把那宫娥遮盖,

(凤儿捧茶上。)

凤儿   (白)     夫人,太妃,用茶。

魏太妃  (白)     我们去往花园看花,这茶么?不用了啊哈……

     (西皮散板)  机密事必须要谨慎于怀。

     (白)     夫人来呀!哈……

(魏太妃引如姬同下。)

凤儿   (白)     我当太妃请夫人前来有什么大事哪,原来看花去呀。上了年纪的人,真是颠三倒四嗒,这不是小题大做吗?真叫人好笑啊!哈……

(凤儿下。)

【第十九场】

(四太监、颜恩、魏王同上。)

魏王   (西皮摇板)  可笑那信陵君自寻烦恼,

             他劝我救赵国枉自心劳。

             列国中秦最强谁不知晓,

             我岂肯为他人自居危巢?

(辛垣衍上。)

辛垣衍  (白)     辛垣衍参见大王千岁。

魏王   (白)     大夫少礼。

辛垣衍  (白)     千千岁。

魏王   (白)     我命你遍贴榜文,怎么样了?

辛垣衍  (白)     再休提起。竟有大胆刁民,在大王榜文之上,私贴榜文,上写“唇亡齿寒,抗秦救赵”,激动全城百姓。大王作主。

魏王   (白)     哦!有这等事?快去挨户搜拿,不得有误。

辛垣衍  (白)     遵旨。

(辛垣衍下。)

魏王   (白)     嘿!为了赵国之事,孤不安矣!

颜恩   (白)     奴婢启禀大王:国事虽重,大王的身体,也可要紧哪!

魏王   (白)     颜恩说得是。孤王不免去至寝宫,与我那如姬夫人,畅饮数杯,以消愁闷。来,摆驾寝宫去者。

颜恩   (白)     摆驾寝宫啊。

魏王   (西皮散板)  孤是那魏国君理当欢笑,

(四太监同一翻、两翻。四宫娥、如姬同上。)

如姬   (西皮散板)  应承了窃符事好不心焦。

             见大王我只得假作欢笑,

     (白)     参见大王。

(如姬向魏王叩拜。)

魏王   (白)     如姬免礼。哈……

     (西皮散板)  见妃子不由孤喜上眉梢。

     (白)     一旁坐下。

如姬   (白)     谢大王。

(如姬坐。)

魏王   (白)     有趣呀,有趣!

如姬   (白)     大王进得宫来,何言“有趣”二字?

魏王   (白)     你在宫中,哪里知道。这大梁城中的百姓,也说起救赵来了。

如姬   (白)     百姓如此,可敬可爱!

魏王   (白)     说什么可敬可爱?据我看来,无非是空口哓舌!

如姬   (白)     怎见得是空口哓舌?

魏王   (白)     若想救赵,除非孤家进兵。你来看——

(魏王指小帐子。)

魏王   (白)     孤家的虎符,现在密匣之内;孤不取出虎符,交与晋鄙,百姓等妄谈救赵,岂不是空口哓舌?

如姬   (白)     话虽如此,大王还要三思,莫违众意。据妾身看来,大王还是速速进兵,救赵要紧。

魏王   (白)     哽,孤已传旨:有人劝孤救赵者,定惩不贷!

如姬   (白)     这……妾身失言,大王恕罪。

(如姬跪。)

魏王   (白)     哎呀呀!劝孤救赵者,非你一人,孤岂能怪你?快快起来。

如姬   (白)     谢大王。

魏王   (白)     咳!这几日,为了救赵之事,闹得孤心绪不安。今日进宫,要与你畅饮几杯,以消烦闷。

如姬   (白)     妾身奉陪。

             宫娥们,备酒。

(〖长锤〗。四宫娥同设酒宴。)

魏王   (西皮原板)  饮琼浆且忘却抗秦救赵,

如姬   (西皮原板)  掌江山又何必愁锁眉梢。

魏王   (西皮原板)  今夜间拼一醉以消烦恼,

(魏王连饮数杯,醉。)

如姬   (西皮散板)  玉山颓请大王梦里逍遥。

     (白)     大王酒醉,快快安歇了吧。

魏王   (白)     搀我来,唔噜……

(如姬扶魏王入帐子。)

如姬   (白)     宫娥们,撤去酒宴,你们安歇去吧。

四宫娥  (同白)    遵命。

(四宫娥自两边分下。四太监、颜恩同下。〖起二更鼓〗。如姬心绪不宁,在帐前低声唤。)

如姬   (白)     大王,大王,大王!

             哎呀妙啊,大王已然睡熟,窃取虎符,正其时也!

     (西皮快板)  心旌暗对烛影摇,

             好似秋江上下潮。

             窃取虎符为救赵,

             一诺千金怎敢辞劳?

             纵然杀身大祸到,

             香魂杳,玉魄消,

             死重泰山不似鸿毛,

             我这里心翼翼觅取锁钥,

(〖哑笛〗。如姬惊慌地先觅得钥匙,蹑足走到小帐子前,才要打开密匣。魏王在帐中唤。

魏王   (白)     妃子,打茶来。

如姬   (白)     是。

(如姬取茶,递与魏王,魏王饮。)

魏王   (白)     接杯。

如姬   (白)     是。

(如姬接杯。)

魏王   (白)     妃子,你也安歇了吧。

如姬   (白)     待妾身烧过夜香,即刻安歇。

(魏王睡。)

魏王   (白)     嗯哟……

(如姬小心翼翼地在帐前低声试唤。)

如姬   (白)     大王,大王,大王!

(如姬吹气。)

如姬   (白)     哎!吓煞人也!

     (西皮快板)  一发千钧魂魄消。

             此时好似当虎豹,

             忘却生死胆便豪,

             说什么惊慌与烦恼,

             讲什么惧怕与悲号[1]

             铁定心肠把虎符取到!

(〖哑笛〗。如姬开密匣之锁,取出虎符,仍旧把锁锁好,先作惊怕,后又镇定。〖起三更鼓〗。)

如姬   (白)     呀!

     (西皮散板)  鱼漏三筹入耳遥。

             且取香盘行计较,

(如姬随唱随取香盘,将虎符放入香炉之内,托香盘出宫门。如姬甫欲下,宫娥甲上。)

宫娥甲  (白)     夫人,夜静更深,意欲何往?

如姬   (白)     我去至后园,焚烧夜香,与大王增福益寿。你们在此小心伺候。

宫娥甲  (白)     遵命。

如姬   (唱)     快到那后花园好把符交。

(如姬下。魏王在帐内。)

魏王   (白)     妃子,妃子,妃子!

(魏王渐醒,出帐子。)

魏王   (白)     啊!妃子往哪里去了?

宫娥甲  (白)     夫人去往花园,焚烧夜香,与大王增福益寿。

魏王   (白)     哎呀呀!孤屡次劝告于她,孤的福寿,岂是神灵所赐?她还是执迷不悟。待我去至后园,劝解于她。

             看孤的狐裘伺候。

(宫娥甲取狐裘,魏王披。)

魏王   (西皮散板)  花园内劝夫人休信神道,

             借秋风解馀醺气爽神高。

(宫娥提灯引魏王同下。)

【第二十场】

(幕后设短宫墙,梧桐树,树下有山石,石前有石几。朱亥上,走哑边。〖起三更鼓〗。)

朱亥   (白)     呀!

     (念)     慷慨英雄志,正义美人心。男儿当自奋,接符我担承。

     (白)     俺朱亥,公子告我知道,每夜三更时分去到后宫花园,西北角梧桐树上,接取虎符。就此走走。

(〖水底鱼〗。朱亥走圆场。幕启。朱亥上树。)

如姬   (内白)    走啊!

(〖望家乡〗。如姬托香盘上,作左右惊顾。)

如姬   (西皮快板)  窃得虎符心不定,

             急忙去往后园行。

             大事安排在一瞬,

             不知接符是何人?

             寒月斜照梧桐影,

(〖撕边〗。如姬作惊怕,放香盘于石几上。)

如姬   (西皮快板)  暗传消息问一声。

     (白)     哎呀且住!公子约定,三更时分,有人在此接取虎符,不知可曾到此,待我诈问一声。

(如姬作四顾,仰头向树上。)

如姬   (白)     宫娥们听者,夫人来烧夜香,哪个在此伺候?

(朱亥左右望无人。如姬左右望无人。)

如姬   (白)     啊!我如姬前来焚烧夜香,为何无人在此伺候?

(如姬仰望树上,意使朱亥闻之。朱亥会意,低声。)

朱亥   (白)     夫人,我在这儿伺候着哪!

如姬   (白)     你是何人派遣来的?

朱亥   (白)     我是信陵君派来的。

如姬   (白)     到此何事?

(朱亥低声。)

朱亥   (白)     前来接取虎符。

如姬   (白)     哦,前来接取虎符?

朱亥   (白)     正是,正是。

如姬   (白)     请问尊姓大名?

朱亥   (白)     在下朱亥。

如姬   (白)     原来是朱义士。

朱亥   (白)     不敢,不敢。您把虎符快给我吧。

如姬   (白)     虎符在此。

(如姬才要将香炉递与朱亥,魏王在场内突然呼唤。)

魏王   (内白)    妃子,妃子,妃子!

(朱亥才要下树,闻声大惊,藏起。如姬闻声大惊,将香炉放在石几上。宫娥甲提灯引魏王同上。)

魏王   (白)     妃子,你在这里?

(如姬惊惶。)

如姬   (白)     啊!大王!

(魏王因喜爱如姬,而有意戏耍。)

魏王   (白)     如姬!你好大的胆!

(如姬大惊,勉强镇静,故意撒娇。)

如姬   (白)     大王何出此言?

魏王   (白)     嘿嘿!你作得好事啊?

(朱亥在树上作惊。如姬大惊,仍然勉强镇静。)

如姬   (白)     我作了什么事啊?

魏王   (白)     你自己作的事,自己知晓,何必问我!

(如姬勉强镇静。)

如姬   (白)     我不晓得我作了什么事啊!

魏王   (白)     嘿嘿!你自己弄诡,还来瞒哄于我不成?

(朱亥在树上更惊。如姬大惊。)

如姬   (白)     我……弄了什么诡呀?

魏王   (白)     你的诡诈,就是这香炉!

(如姬、朱亥同大惊。)

如姬   (白)     我日日用它焚烧夜香,怎说是诡诈呢?

魏王   (白)     我来问你,焚烧夜香作甚?

如姬   (白)     祝大王国泰民安,遐龄万寿。

魏王   (白)     哎呀呀!我屡次对你言讲:孤不理政,焉能国泰民安?孤不自强,怎能遐龄万寿?不关鬼神之事。你竟敢执意不听,岂不是心存诡诈?

(如姬至此恍然大悟,心中安静。)

如姬   (白)     哎呀呀!妾身敬爱大王,无以为报;焚香虽然愚蠢,却是至诚之心。今得大王赐教,妾身知罪了!

(如姬跪向魏王。魏王扶起如姬。)

魏王   (白)     你是孤的爱妃,岂能怪罪于你?孤怕夜深风寒,冻坏了你的身体。孤特来与你遮蔽寒冷。

(魏王解身上之狐裘,披在如姬身上。)

如姬   (白)     哎呀呀!隆恩忒重了!

(如姬随念随跪向魏王。)

魏王   (白)     起来,起来。你看夜已深了,快快随孤回宫去吧。

(如姬起立。魏王拉如姬。〖五击头〗。魏王、如姬同走三步,如姬回顾香炉。)

如姬   (白)     呀,大王,从此妾身再也不焚烧夜香了,还要这香炉何用?待妾身将它抛却,也好永绝此念。

魏王   (白)     些许小事,何劳爱妃亲自动手;待孤将它抛在墙外就是了。

如姬   (白)     妾身定要亲手将它抛却。

魏王   (白)     你自己抛却?好,好,好,抛却了,抛却了。

(如姬急将香炉捧起,仰首向树上,意使朱亥闻之。)

如姬   (叫头)    香盘呀香盘!

     (白)     如姬将这一夜的大事,抛在墙外了!

(如姬用力抛去香炉。朱亥急中生智,摇动梧桐树簌簌作响,急从树上下,拾起香炉,急下。)

魏王   (白)     你真是孤的好妃子,随孤回宫来呀!哈……

(魏王拉如姬同徐行下。如姬频频回顾,心中极端不安,勉强镇静,随魏王同下。幕落。)

【第二十一场】

(〖水底鱼〗。朱亥藏虎符上。侯生、信陵君同上。)

信陵君  (白)     朱义士回来了?

朱亥   (白)     回来啦。

信陵君  (白)     虎符可曾到手?

朱亥   (白)     虎符在此,公子请看。

(朱亥交虎符于信陵君。)

信陵君  (白)     待我看来。

(〖三锣〗。)

信陵君  (白)     着!着!着!

     (叫头)    哎呀妙啊!

     (白)     无忌今得虎符,救赵无忧矣!

             侯先生,快快召集百姓,即刻起程。

侯生   (白)     慢来,慢来。公子虽得虎符,那晋鄙若不移交兵权,如之奈何?

信陵君  (白)     虎符为凭,他焉敢抗命?

侯生   (白)     话不是这样讲。我闻晋鄙力主联秦,虽有虎符作证,他若请命大王,耽搁日期,赵国难救矣!

信陵君  (白)     他不移交兵权,难道将他除却不成?

侯生   (白)     事急之间,我也说不得了!

信陵君  (白)     只是他身无罪犯,怎能下此毒手?

侯生   (白)     公子,你道他身无罪犯么?

信陵君  (白)     他罪在哪里?

侯生   (白)     那晋鄙力主联秦,便是罪犯。他虽无罪于大王,却是有罪于百姓;他身犯百姓之怒,百姓是怎能赦免?

信陵君  (白)     哦!

     (西皮散板)  听一言来心头爽,

             为国除奸义堂皇。

             回头再对义士讲,

             见机而行你承当。

朱亥   (白)     公子!

     (西皮散板)  我心犹如秋月朗,

             为国除奸理应当。

信陵君  (西皮散板)  着急百姓急速往,

(〖急急风〗。八门客、六魏国百姓同上。)
八门客、

六魏国百姓(同西皮散板) 安排妙计可停当?

信陵君、

朱亥   (同西皮散板) 妙计已定把秦抗,

八门客、

六魏国百姓(同西皮散板) 我等快快救赵邦。

信陵君、

朱亥   (同西皮散板) 协力同心登程往!

(〖急急风〗。信陵君、朱亥、八门客、六魏国百姓、侯生同走圆场,信陵君向侯生一揖,信陵君、朱亥、八门客、六魏国百姓同下。)

侯生   (白)     好啊!

     (唱)     待等机缘再劝魏王。

(侯生下。)

【第二十二场】

(场上设小账子,帐上悬挂魏昭王之遗像。凤儿、魏太妃同上。)

魏太妃  (西皮散板)  唇齿相连救赵国,

             窃取虎符谨提防。

             闷坐宫中心盼望,

(魏太妃坐。如姬上。)

如姬   (西皮散板)  且把好音报端详。

     (白)     如姬参见太妃。

魏太妃  (白)     夫人免礼,一旁坐下。

如姬   (白)     谢太妃。

(如姬坐。)

魏太妃  (白)     凤儿,看茶来。

凤儿   (白)     是。

(凤儿下。如姬左右两望。)

如姬   (白)     太妃。

魏太妃  (白)     夫人,那虎符?

如姬   (白)     那虎符,前三日已然窃取到手,公子派遣一位义士,名唤朱亥,在后花园中接取去了。

魏太妃  (白)     怎么,前三日,那虎符已然到手,我那无忌孩儿,派人接取去了?

如姬   (白)     正是。

魏太妃  (白)     哎呀呀!有了虎符,不但救了赵国,也还救了魏国。夫人,你,你真是英勇聪明,正义慷慨的巾帼须眉。我要向你贺喜呀!

如姬   (白)     此乃国家洪福,应向太妃贺喜。

魏太妃  (白)     哎,夫人之喜。

如姬   (白)     太妃之喜。

魏太妃  (白)     不,不,不,此乃赵、魏两国黎民百姓之喜。

如姬   (白)     正是赵、魏两国黎民百姓之喜。

魏太妃  (白)     啊!

如姬   (白)     啊!

(魏太妃、如姬同笑。)
魏太妃、

如姬   (同笑)    哈……

(凤儿捧茶上。)

凤儿   (白)     夫人,用……茶!

(凤儿惊慌失色,倾倒茶杯。)

魏太妃  (白)     哦,凤儿,为何这等惊慌?

凤儿   (白)     哎呀太妃呀!方才我去打茶,听得守宫太监,纷纷言讲,大王不知为了何事,大发雷霆,搜索宫中,拷打宫娥哪!

(如姬大惊。)

如姬   (白)     这个……

(魏太妃镇静。)

魏太妃  (白)     哦!大王性情不好,搜宫乃常有之事,何必这样大惊小怪?快快歇息去吧。

凤儿   (白)     遵命。

(凤儿急下。)

如姬   (白)     太妃……

(如姬才要开口。)

颜恩   (内白)    走啊!

(〖水底鱼〗。颜恩急上。)

颜恩   (白)     太妃!夫人!恕奴婢闯宫之罪!大事不好啦!

魏太妃、

如姬   (同白)    何事惊慌?

颜恩   (白)     哎呀太妃、夫人哪!适才大王,在宫中闻报,信陵君率领门客三千,还有大梁城中的百姓,前去邯郸解围。大王冷笑说道:信陵君此去,犹如肉投饿虎,有死无生。忽然转念,只怕公子窃去虎符;命奴婢去至寝宫,打开密匣,检取虎符。哪知事有蹊跷,那个虎符,果然不见啦!

魏太妃、

如姬   (同白)    哦!虎符不见了?大王便怎么样?

颜恩   (白)     大王大怒,搜索宫中,拷问宫娥,一无口供,二无踪影。问来问去,可就问到夫人您的身上来啦!

(如姬大惊。)

如姬   (白)     问到我,便怎么样?

颜恩   (白)     大王说道:寝宫之中,惟有夫人在此盘桓,只怕那个虎符,是夫人您偷去啦!

如姬   (白)     这个……

颜恩   (白)     那时奴婢在旁,见大王变颜变色,必不与夫人干休。因此瞒哄大王,说是夫人去往花园看花,趁此工夫前来送信。

     (叫头)    哎呀夫人!

     (白)     事到如今,虎符是您偷嗒,快快逃走!不是您偷嗒,也要逃走!这个生死关头,您要快快拿定主意才好啊!

如姬   (白)     原来如此。

(〖撕边〗。如姬向太妃问计。)

魏太妃  (白)     颜恩!你想那虎符,当真是夫人窃取的么?

颜恩   (白)     这个……依奴婢看来,十之八九,必是夫人所为。

魏太妃  (白)     既知夫人所为,为何瞒哄大王,前来送信?

颜恩   (白)     哎呀太妃呀!我想夫人窃取虎符,一定受公子重托,为的是进兵救赵。救了赵国,也就是救了我们魏国。此乃正义之事,我颜恩岂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哪?

魏太妃  (白)     既然如此,你可能保定夫人,同至邯郸。待等破秦之后,大王回心转意再回大梁。

颜恩   (白)     我颜恩情愿保护夫人,去往邯郸,暂避一时之难。纵然赴汤蹈火,我是万死不辞!

如姬   (白)     且慢!我若逃走,岂不连累太妃?

魏太妃  (白)     我自有道理。事已紧急。你们快快去吧!

如姬   (白)     这个……

颜恩   (白)     哎呀夫人哪!此时太妃宫中,还能自来自去,若等大王搜查到此,可就走不了啦!

魏太妃  (白)     你们快快去吧!

如姬   (白)     如此,太妃请上,受我一拜。

(〖扫头〗。如姬拜太妃。颜恩引如姬才要出门。)

魏王   (内白)    拿如姬!

(〖急急风〗。八校尉、辛垣衍、卫庆、魏王佩剑同上,同冲入宫内。魏王见如姬、颜恩,大怒,踢如姬屁股座子,颜恩抢背。魏太妃大惊失色,急忙站起。)

魏王   (白)     如姬呀!小贱人!孤何等恩待于你?你竟敢背叛孤家,勾结无忌,盗取孤家虎符?又有这颜恩奸党,私自放逃!似这等欺骗孤王,藐视国法,哪里容得?

             这校尉嗒!将他二人推出斩了!

魏太妃  (白)     且慢!他二人俱都无罪。

魏王   (白)     啊!窃取虎符,犯了国法,还说无罪吗?

魏太妃  (白)     非也!窃符之罪,甘当国法。只是那窃符之人,并非如姬。

(如姬欲挺身自认,魏太妃以目示意,阻其开口。)

魏王   (白)     何人窃取?

(魏太妃冷笑。)

魏太妃  (白)     嘿……窃符的人儿,就在你的面前!

魏王   (白)     难道是太妃你……

(魏王暴跳。)

魏太妃  (白)     嗯!

魏王   (白)     窃取了虎符?

(魏太妃正义地,严肃地。)

魏太妃  (白)     正是老身所为!

(如姬欲开口,魏太妃拂袖示意,阻其自首。魏王更暴跳。)

魏王   (白)     怎么讲?

(魏太妃更镇定。)

魏太妃  (白)     老身所为!

魏王   (白)     啊!

(魏王大惊。)

魏王   (白)     你、你、你……为何窃取了虎符?

魏太妃  (白)     只因你惧怕秦国,不救邯郸之围。你那无忌兄弟,屡劝不听;万般无奈,故而窃取虎符,进兵救赵!

魏王   (白)     你是怎样的窃取?

魏太妃  (白)     前三日,你在寝宫之中,吃得大醉,老身进得寝宫,打开密匣,窃取了虎符。

魏王   (白)     你交与何人?

魏太妃  (白)     交与无忌门下之客。

魏王   (白)     辛垣衍,速将虎符追来!

魏太妃  (白)     且慢!虎符已到无忌之手,前三日已然起程救赵去了!

(魏王暴跳如雷。)

魏王   (白)     哎呀……

(〖乱锤〗。)

魏王   (叫头)    有了!

     (白)     卫庆听令!

卫庆   (白)     在。

魏王   (白)     速速赶至邺下,告知晋鄙,休将兵权移交无忌。快去!快去!

卫庆   (白)     遵旨。

(卫庆下。)

魏王   (白)     辛垣衍,速将无忌门下之客,抓来见我!

辛垣衍  (白)     遵命。

(辛垣衍引四校尉同下。魏王如疯狂一般。)

魏王   (白)     太妃呀太妃!你,你虽然是我的庶母,如今犯了国法,孤也要啊……

(魏太妃严肃。)

魏太妃  (白)     你要怎么样?

魏王   (白)     孤也要啊……

(魏王欲拔剑,拘于母子之礼,又不敢杀,焦躁。魏太妃凛然肃立,以头与之。)

魏王   (白)     哎呀!这、这、这……

(〖乱锤〗。魏王焦躁地无计可施,忽见魏昭王遗像。〖冲头〗。魏王急忙跪在魏昭王遗像之前。)

魏王   (叫头)    父王啊!去世的父王!

     (白)     你把魏国江山,付儿执掌。今日庶母窃取虎符,犯了国法。父王你,恕孩儿不孝之罪了!

(〖搜场〗。魏王向魏昭王遗像叩头,豁然站起,戟指太妃。)

魏王   (叫头)    太妃呀太妃!

     (白)     孤已在父王遗像之前,恕过不孝之罪。

             这校尉嗒!将太妃,推出斩了!

(如姬至此,要自首,被太妃阻止。魏太妃严肃。)

魏太妃  (白)     且慢!

魏王   (白)     啊!

魏太妃  (白)     老身窃符救赵,乃正义之事,何惧一死?只是你这昏王,执掌魏国江山,竟不晓得唇齿之邦,存亡相连!拥有必胜之兵,反而畏秦如虎!

魏王   (白)     啊!

魏太妃  (白)     可惜你父乃英明之君,生下你这懦弱之子!

(魏王羞惭。)

魏王   (白)     这……

魏太妃  (白)     我替你羞!我替你耻!

(魏王更羞惭。)

魏王   (白)     啊!

魏太妃  (白)     我今窃取虎符,命无忌前去救赵。纵然一死,也对得着这魏国江山,大梁城中的乡邻父老!

魏王   (白)     这……

魏太妃  (白)     事到如今,何用你斩斩杀杀,待老身自刎了吧!

(魏太妃突夺魏王之剑。如姬至此,忍无可忍,忽然高叫。)

如姬   (白)     大王啊!大王!窃符之事,实乃妾身所为!你快快将我杀了,休得冲撞太妃!

魏王   (白)     这个……

魏太妃  (白)     啊!分明老身所为,怎说是你?

如姬   (白)     分明妾身所为,怎说太妃?

魏太妃  (白)     老身所为!

如姬   (白)     妾身所为!

魏太妃  (白)     将我杀了!

如姬   (白)     将我杀了!

(魏太妃、如姬同迫于魏王面前。)
魏太妃、

如姬   (同白)    快快将我杀了吧!

魏王   (白)     你们住了!你也休争!你也休夺!分明你等勾结一处,背叛孤王。

             来呀!将太妃、如姬、颜恩等一齐斩了!

如姬   (笑)     哈哈!哈哈!啊哈……

魏王   (白)     你为何发笑?

如姬   (白)     我笑你枉称一国之君,真真昏聩也!

     (西皮快板)  窃虎符虽然犯国法,

             须知为你保国家。

             倘若邯郸围解下,

             救邻的名儿你有荣华。

             太妃今若乘鹤驾,

             见了那信陵君你有何话答?

魏王   (白)     着!着!着!哇呀……

     (西皮散板)  贱人说出大义话,

             孤王心中乱如麻。

     (白)     罢!

     (西皮散板)  暂且押在冷宫下,

             听候胜负定斩杀。

     (白)     来呀!将太妃、如姬打入冷宫;将颜恩押在监牢!

魏太妃、

如姬   (同白)    好昏王啊!

(四校尉分押魏太妃、如姬、颜恩同下。〖冲头〗。辛垣衍上。)

辛垣衍  (白)     启奏大王:信陵君门下之客,俱随公子而去。只有夷门侯嬴,现已拿到。

魏王   (白)     抓来见我。

辛垣衍  (白)     将侯嬴押上来!

(〖急急风〗。四校尉押侯生同上。)

侯生   (白)     参见大王。

魏王   (叫头)    老狗!

     (白)     那无忌窃取孤的虎符,是哪个的主谋?

(侯生毅然坚决。)

侯生   (白)     老朽的主谋!

魏王   (白)     何人接取?

侯生   (白)     老朽接取!

魏王   (白)     呀呀呸!你这垂死之人,焉能作此大事?分明信口胡言!

侯生   (叫头)    大王!

     (白)     想那信陵公子,窃取虎符,前去救赵,乃危急之间,不得已而为之。这大梁城中的百姓,人人俱有救赵之心,哪个不想窃取你的虎符!

魏王   (白)     啊!

侯生   (白)     哪个不想接取你的虎符?

魏王   (白)     啊!

侯生   (白)     你便将这大梁城中的百姓,俱都捉拿前来,只怕是问一个,招一个;问一个,招一个;不只老朽一人也!

(〖望家乡〗。)

侯生   (西皮快板)  众乡邻个个思救赵,

             正义呼声似海潮。

             窃符之罪何足道,

             任杀任斩我承招。

魏王   (白)     住口!

     (西皮快板)  既是百姓思救赵,

             何不候旨奏当朝?

侯生   (西皮快板)  信陵公子三劝告,

             大王不听他唇舌焦!

魏王   (西皮快板)  秦国势盛兵强暴,

             岂可妄动把锋交?

侯生   (白)     大王!

     (西皮小导板) 你把那西秦国惧怕了!

魏王   (白)     本来的可怕呀!

侯生   (白)     大王错也。

     (西皮快板)  乌合之众鸟一巢。

             魏、赵两国结合好,

             管叫秦兵似雪消。

     (叫头)    大王!

     (白)     休把那小小秦国,看作狼虎;他不过大言欺人,恫吓诸侯,以作蚕食之计。今日他兵围邯郸,惊吓我国,不许救赵。待等赵国一灭,他必然兵围我国。那时我国孤立无援,谁来解救?趁此机会,若不救赵以抗秦,乃自取灭亡之道也!

     (西皮快板)  常言道:邻家被火烧,

             坐视不救水一瓢;

             待等火焰飞来到,

             后悔已迟你的须发焦!

魏王   (白)     呀呀呸!

     (西皮散板)  小小黎民胡乱道,

             孤王面前把舌哓。

             人来与孤忙斩了!

侯生   (白)     慢着!慢着!

     (西皮散板)  一死不沾你昏王的刀!

             远望邯郸来祝告,

             公子得胜羞此獠!

(〖乱锤〗。侯生指魏王恨,自己碰死。)

魏王   (白)     来呀!将老狗的尸首,抛在荒郊!

(四校尉抬侯生同下。)

魏王   (白)     辛垣衍,打探邯郸的消息,随时报孤王知道。

辛垣衍  (白)     遵旨。

(辛垣衍下。)

魏王   (白)     正是:

     (念)     怒火难平馀恨在,且候邯郸一报来。

     (白)     气煞孤王也!

(魏王愤恨下,四校尉同随下。)

【第二十三场】

信陵君  (内西皮导板) 虎符到手心似箭,

(〖急急风〗。六魏国百姓、八门客、朱亥、信陵君同上。)

信陵君  (西皮快板)  恨不得插翅到邯郸。

             邺下大营已不远,

(六魏国百姓、八门客、朱亥、信陵君同走圆场。)

信陵君  (西皮快板)  见机而行取兵权。

(中军暗上.)

八门客  (同白)    信陵公子到。

中军   (白)     参见公子。到此何事?

信陵君  (白)     奉了大王之命,与大将军有要事相商。

中军   (白)     公子少待。

             启禀大将军。

晋鄙   (内白)    何事?

中军   (白)     信陵公子到。

晋鄙   (内白)    有请。

(〖工尺上〗。八魏兵、四魏将、晋鄙同上,晋鄙见信陵君相迎。)

信陵君  (白)     大将军听令。

晋鄙   (白)     臣。

信陵君  (白)     某奉大王密旨,前来取代兵权。

晋鄙   (白)     可有大王的虎符?

信陵君  (白)     虎符在此,大将军拿去看来。

晋鄙   (白)     待我看来。

(晋鄙取自己虎符相对验。)

晋鄙   (白)     着!着!着!

     (叫头)    公子!

     (白)     虎符虽然相合,只怕内中有诈!

(朱亥动色。)

信陵君  (白)     大将军,此言差矣!

晋鄙   (白)     何差?

信陵君  (白)     虎符既然相合,何言诈也?

晋鄙   (叫头)    公子!

     (白)     前者辛垣衍送来虎符,言说大王,接得秦王国书,决心与秦交好,不肯救赵。你今代取兵权,定非大王之意。据老臣看来,这虎符来历不明!

信陵君  (白)     住了!明明是大王的虎符,你竟敢不信!似这等欺君藐法,该当何罪?

晋鄙   (白)     这个……也罢!待老臣请明大王,再将兵权移交于你。

信陵君  (白)     怎么讲?

晋鄙   (白)     请明大王,方可移交兵权。

信陵君  (叫头)    晋鄙呀晋鄙!

     (白)     你可知邯郸存亡,只在顷刻?

晋鄙   (白)     邯郸存亡,与魏何干!

信陵君  (白)     你可知魏、赵相连,唇亡齿寒?

晋鄙   (白)     各守疆土,何必多事!

信陵君  (白)     你可知秦兵灭赵,便来伐我?

晋鄙   (白)     与秦交好,焉能伐魏!

信陵君  (白)     你可知秦国贪诈,信义无凭?

晋鄙   (白)     尊秦为帝,自然安全。

信陵君  (白)     怎么讲?

晋鄙   (白)     尊秦为帝,自然安全!

(信陵君与晋鄙对白时,对看,同走圆场。朱亥随在信陵君后,至此忍无可忍。)

朱亥   (白)     你住啦吧!我们堂堂魏国,焉能作那亡国的奴隶?你身为大将,出此懦弱之言,分明是背叛民心,招惹众怒!该当何罪?

晋鄙   (白)     你乃何人,出此狂言?

朱亥   (白)     我是大梁城中老百姓的一颗心!叫你见识见识老百姓的志气!

晋鄙   (白)     住了!以小犯上,就该斩……

(晋鄙“斩”字未曾出口,朱亥突举大锤,击死晋鄙。)

朱亥   (白)     就该斩!

(四魏将同拔剑欲动武,八门客、六魏国百姓同以兵器相格。)

信陵君  (叫头)    众军士们听者:

     (白)     晋鄙背叛黎民,不肯救赵!如今将他除却,你等可服?

八魏兵、

四魏将  (同白)    我等皆服。就请公子发兵点将。

信陵君  (白)     如此升帐。

(〖工尺上〗。信陵君坐帐。)

信陵君  (白)     军士们听者:我今代领军权,抗秦救赵。军中若有父子兄弟,子在父回,孤子免其出征,有病准予回籍。其馀众将,必须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临阵不前,定罚不贷!

八魏兵、

四魏将  (同叫头)   元帅!

     (同白)    我等志在抗秦,父子兄弟,俱愿随军上阵,不愿回转大梁!

信陵君  (白)     好哦!军心如此,秦兵必破。趁他未及提防,马踏秦营!

八魏兵、

四魏将  (同白)    啊!

卫庆   (内白)    走啊!

(〖水底鱼〗。卫庆上,入内见信陵君。)

信陵君  (白)     卫大夫。

卫庆   (白)     信陵君,这……

信陵君  (白)     啊,卫大夫,慌忙到此,莫非大王已知我取得虎符么?

卫庆   (白)     正是。大王命我前来,阻止晋鄙,移交兵权。

信陵君  (白)     卫大夫,你来看。

(〖风入松〗。)

卫庆   (白)     公子既然代取兵权,下官怎样覆旨?

信陵君  (白)     且看我破秦之后,再去覆旨。后营歇息去吧。

卫庆   (白)     遵命。

             嘿。

(卫庆下。)

信陵君  (白)     四将听令。攻打头阵。

四魏将  (同白)    得令。

(四魏将同下。)

信陵君  (白)     朱义士,带领众家门客,二阵接杀。

朱亥、

八门客  (同白)    得令。

(朱亥、八门客同下。)

信陵君  (白)     众相邻父老,输运粮草,军前听用。

六魏国百姓(同白)    得令。

(六魏国百姓同下。)

信陵君  (白)     军士们,破秦去者!

(〖急急风〗。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

(正场设城。平原君、廉颇、赵王、平原夫人、李同同在城上作眺望。〖三冲头〗。)

平原君  (白)     大王请看,秦兵阵角大乱,想是魏国进兵解围。趁此机会,里应外合,秦兵可破。

赵王   (白)     平原君言得极是,老将军速速传令。

廉颇   (白)     遵旨。

             众将官!开城破秦!

(开城。四赵兵、平原夫人、廉颇、李同同出城下。)

【第二十五场】

(〖急急风〗。八秦兵、郑安平、蒙骜、王翦、王贲、司马梗、王龁同上。报子上。)

报子   (白)     魏兵解围。

王龁   (白)     再探!

(报子下。)

王龁   (白)     众将官,奋勇杀!

(〖急急风〗。四魏兵、四魏将、朱亥同上,同起打。八门客、四魏兵、信陵君同续上,同起打。四赵兵、廉颇、李同、平原夫人同续上,同大起打。八秦兵、郑安平、蒙骜、王翦、王贲、司马梗、王龁同败,同下。八魏兵、四魏将、八门客、四赵兵、朱亥、信陵君、廉颇、李同、平原夫人同追下。)

【第二十六场】

(〖乱锤〗。四御林军、胡伤、公子惺、秦王同上。八秦兵、郑安平、蒙骜、王翦、王贲、司马梗、王龁同败上。八魏兵、四魏将、八门客、四赵兵、朱亥、信陵君、廉颇、李同、平原夫人同追上。八秦兵、四御林军、郑安平、蒙骜、王翦、王贲、司马梗、王龁、胡伤、公子惺、秦王同狼狈逃下。赵王、平原君同出城。四赵国百姓同出城,同站大边。六魏国百姓、八门客同暗上,同站小边。)
赵王、

平原君  (同白)    多谢公子,前来解围;赵国军民,感激非浅!

信陵君  (白)     兄弟之邦,理当如此。

赵王、

平原君  (同白)    城中设宴,庆贺功勋。

信陵君  (白)     这就不敢。正是:

     (念)     唇齿相依救赵国,

赵王、
平原君、
朱亥、
廉颇、
李同、

平原夫人 (同念)    两国同心抗秦王。

信陵君  (念)     邯郸城外凯歌唱,

赵王、
平原君、
朱亥、
廉颇、
李同、

平原夫人 (同念)    气壮山河日月光。

赵王   (白)     请。

(〖起大尾声〗。众人同入城。幕落。)
(完)

——————————
1. ^ 声平。


浏览次数:349 ┊ 字数:3万0274 ┊ 最后更新:2022-10-1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