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白眉毛大闹高家店》

主要角色
徐良:武丑

情节
李商隐之妻,携女李玉环赴都天胜会,为义女金牡丹进香求签。恶霸崔龙见李玉环貌美,百般调戏。李妻带女匆忙逃归,崔龙与同伙怀忠跟踪至李府,逼李商隐允婚。李商隐不从,二人即打死李氏夫妇。施俊闻讯,恐崔龙再来寻衅,带妻金牡丹与李玉环一同逃走,住张三小客店。包拯为查襄阳王谋反事出朝私访,见黄狗拦路,乃随之前行,李商隐死而复活。包拯与李商隐同至张三小店,李商隐遂与李玉环、施俊等重聚。宋名与吴常见包拯代施俊付店账,囊櫜颇丰,诱之入乌龙岗高家店中,用药酒麻倒。白眉毛徐良亦至高家店投宿,见宋名、吴常形迹可疑,乃杀死二人。时小侠艾虎赶来暗护包拯,协同徐良,杀店主高解,救包拯脱险。

注释
《白眉毛大闹高家店》一剧,事出《七侠五义》。当年大舞台,排全部《狸猫换太子》,排至第十一本,即有“白眉毛徐良出世”、“大闹高家店”故事,由赵如泉饰徐良。今伶人演此剧,悉宗赵如泉一派。盖皆自《狸猫换太子》中另拆而单唱者。北方富连成科班名武丑叶盛章,有全部《山西雁》一剧,即脱胎赵如泉白眉毛出世所改排。不曰《高家店》而曰《乌龙岗》,实则一而二、二而一者,惟皆不及赵如泉演来之精彩。本书所载即赵如泉所借录之真本也。

根据《戏典》第十六集整理

录入:李尚科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1.3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春桃、李玉环同上。)

李玉环  (唱)     金小姐到我家亲同骨肉,

             怎奈她每日里常怀忧愁。

     (白)     奴家李玉环,爹爹李商隐。

             春桃,自从金家小姐在咱们这里夫妻相见,应该是欢喜的,怎么她每日面带愁容,是什么道理?

春桃   (白)     她心中之事,奴婢哪能猜出来呢。倒不如小姐去到她房中,盘问盘问。

李玉环  (白)     言之有理。带路。

     (唱)     春桃带路上房走,

(李玉环、春桃同走圆场。)

春桃   (白)     有请小姐。

(金牡丹上。)

金牡丹  (唱)     思想二娘泪交流,

             祝告上苍多保佑。

(金牡丹见。)

李玉环  (白)     姊姊!

金牡丹  (白)     哎呀贤妹呀!

     (唱)     迎接来迟恕不周。

李玉环  (白)     小妹有礼。

金牡丹  (唱)     家里何能朝朝有,

             姊妹对坐叙根由。

     (白)     贤妹请坐。

李玉环  (白)     这几日见姊姊,仍是愁眉不展,小妹不知为了何事,请道其详。

金牡丹  (白)     贤妹呀!

     (唱)     未曾开言双眉皱,

             尊声贤妹听从头:

             不知二娘生死何处走,

             怎不叫我加忧愁。

春桃   (白)     小姐,原来金家小姐想她们二娘不知生死。

李玉环  (白)     这又何必如此。少时禀知爹爹,派人四下寻找,有何不可呢?

春桃   (白)     小姐要知二娘的消息,奴婢有一个绝好的主意,又方便又灵验,不知小姐肯听不肯听?

金牡丹、

李玉环  (同白)    你有什么主意?只要有了二娘的下落,无不应从。

春桃   (白)     我们这里,如今起了都天胜会,香火甚旺,最灵验无比。只要虔心诚意,寻人问事,无不灵验。二位小姐,何不前去进香求签,一来可以问问二夫人的下落,二来观看地方风景。二位小姐意下如何?

李玉环  (白)     言之有理,快快禀知母亲,一同前去。

金牡丹  (白)     这……

李玉环  (白)     什么这个那个的,快着走罢。

金牡丹  (白)     贤妹呀!

     (唱)     女子闺训要谨守,

             焉能轻狂强出头。

             船到江心难补漏,

             马到临崖难把缰收。

李玉环  (唱)     休多言随我上房走,

(李玉环、金牡丹、春桃同走圆场。)

李玉环  (白)     有请母亲!

(李夫人上。)

李夫人  (唱)     我的儿有何事细说根由?

     (白)     儿呀,何事?

李玉环  (白)     我姊姊为二夫人佳蕙,没有下落,每日愁眉不展。如今咱们这里起了都天胜会,今日孩儿禀知母亲,与我姐姐前去烧香求签,问问二夫人的下落。

李夫人  (白)     这倒好得很。你们前去,为娘放心不下,待为娘随你们前去,必须要问过你爹爹方好。

李玉环  (白)     问我爹爹,倘若拦阻,岂不误事么?

李夫人  (白)     说的是,一同前往。

(李夫人下。)

金牡丹  (白)     这个。

李玉环  (白)     什么这个那个,快着走罢。

(李玉环拉金牡丹同下,春桃下。)

【第二场】

(崔龙、怀忠同上。)

崔龙   (引子)    出没无常,猛烈难当。

     (念)     江湖路上俺为强,金银满载回故乡。四方闻名皆胆丧,全凭财势霸一方。

     (白)     某、镔铁塔崔龙。久走绿林,挣了一份家业,就在此处开了一个绮春园,生意倒也茂盛。前者东方大哥,有信到来,要访问几个美貌的女子,以作压寨夫人。

             怀忠,命你寻访美女,可是怎样?

怀忠   (白)     寻访几日,并无出色的女子。

崔龙   (白)     这便怎样好?

怀忠   (白)     如今咱们这里,起了都天大会,四方八镇女子,必来逛会。你我何不带领打手,去至会场观看一番。

崔龙   (白)     好。

             众英雄走上。

怀忠   (白)     哎,慢来慢来,倘若骑马好有许多不便。

崔龙   (白)     依你之见?

怀忠   (白)     倒不如步走前去,到女子群中也好挨挨挤挤,顺便揩些油,你看好是不好?

崔龙   (白)     好哇!

     (唱)     听此言来精神爽,

             倒叫豪杰喜非常。

             急忙带路一齐往,

(怀忠下。)

崔龙   (唱)     会场看一看美貌娇娘。

(崔龙下。)

【第三场】

(众乡民、老乡民同上。)
众乡民、

老乡民  (同吹腔)   谁家吹笛画楼中,

             断续声随断续风。

老乡民  (白)     列位请了。

众乡民  (同白)    请了。

老乡民  (白)     只因都天胜会,热闹非常。你我大家前去逛会。

众乡民  (同白)    一同前往。

     (同吹腔)   响遏行云横碧落,

(开幕。四老道同在内。)

众乡民  (同吹腔)   清和冷月到帘笼。

(〖行弦〗。众乡民同拈香。四打手、四英雄、怀忠、崔龙同上,同看。)

崔龙   (白)     来到会场,怎么一个好好的没有?

怀忠   (白)     别忙,人还没有到齐啦。咱们到东廊看看去。

崔龙   (白)     言之有理。

     (笑)     哈哈哈。

(崔龙、怀忠、四打手、四英雄同下。院子、金牡丹、李玉环、李夫人同上。)

金牡丹  (唱)     我哪有闲心情会场玩耍,

李玉环  (唱)     秉虔诚问吉凶半点不差。

李夫人  (唱)     来在了大佛殿你姐妹问卦,

(〖行弦〗。金牡丹、李玉环同拈香。崔龙、怀忠、四打手、四英雄同上,同看。金牡丹、李玉环同跪拜求签。崔龙学。李夫人拉金牡丹、李玉环同躲,崔龙戏,李夫人、金牡丹、李玉环同怒,同急跑下。崔龙追抱,抱院子。院子怒。)

院子   (白)     啊!

     (唱)     你竟敢在会场把良善欺压。

     (白)     你这贼子,光天化日在会场之中,调戏良家妇女,该当何罪?

崔龙   (白)     你崔大爷乃是刮一下,并非调戏。即使调戏,你把崔大爷怎么样呢?

院子   (白)     崔龙啊,你那是放屁!

     (唱)     听此言把我的肝胆气炸,

             你竟敢伤风化目无王法。

             恨不能将恶贼千刀万挖,

崔龙   (唱)     老匹夫你竟敢斥骂某家!

             叫人来你与我皮鞭拷打,

(四打手同打。院子跑,下。)

四打手  (同白)    他等逃了。

崔龙   (白)     好哇!

     (唱)     众家丁齐追赶将他捉拿。

(怀忠拦。)

怀忠   (白)     且慢!

崔龙   (白)     你为何拦阻?

怀忠   (白)     咱们回去再讲。

(崔龙、怀忠、四打手、四英雄同走圆场。)

崔龙   (白)     你且讲来。

怀忠   (白)     适才那一女子,乃是李商隐之女,那个老者是李府的家院。他是官宦之家,此事必须有礼相求,不可太以莽撞。

崔龙   (白)     既是如此,就命你去请李商隐前来讲话。

怀忠   (白)     恐怕他不肯前来。

崔龙   (白)     众教师,随他前去,将李商隐拖来见我。

四打手  (同白)    遵命。

(崔龙、四英雄、怀忠、四打手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李商隐上。〖乌鸦乱叫声〗。李商隐怔。)

李商隐  (白)     啊!

     (唱)     却怎么这乌鸦对我喧吵,

             莫非是有什么祸事来招?

(李玉环、金牡丹、李夫人、院子同上。院子见,怔。)

李商隐  (白)     夫人,你等为了何事,这样光景?快快讲来。

院子、
李夫人、
李玉环、

金牡丹  (同白)    这个……

(院子下。李商隐看。)

李商隐  (白)     啊?我见家院满脸血迹,是何缘故?若不讲来,定要掌嘴。

李夫人  (白)     哎呀,老爷!只因金小姐思念二夫人,每日愁闷,女儿再三对我言讲,妾身失于检点,未曾禀报老爷,带领她们去至都天会场,前去求签问卜。不想遇见恶霸崔龙,百般调戏小姐,家院向前,略有分诉,那贼竟将家院打得这般光景。今日之事,乃是妾身之罪也。

李商隐  (白)     呸!

     (唱)     既逛会你何不禀我知道,

             最不该宠女儿有失闺条。

             我定要责奴才整理家教,

(院子上。)

院子   (白)     崔龙家院闯入门来,要见老爷。

(李商隐怔。)

李商隐  (白)     啊!

     (唱)     你母女且回避我自分晓。

(李夫人、李玉环、金牡丹同虚下,同偷看。怀忠率四打手同上。)

怀忠   (白)     李员外,见礼了。

李商隐  (白)     你们到此何事?

怀忠   (白)     我们庄主崔龙,请员外议事。

李商隐  (白)     我与他素无来往,有何事议论?

怀忠   (白)     何必多言!

             众位教师,架起来走。

(四打手推李商隐、李夫人同下,院子看,急跟下。金牡丹、李玉环同看。)

金牡丹  (白)     哎呀贤妹,伯父被恶贼拖去,这便怎么好?

李玉环  (白)     咱们快去到书房,说于施俊哥哥知道。

金牡丹  (白)     言之有理,一同前往。

(李玉环、金牡丹同急下。)

【第五场】

(四英雄、崔龙同上。)

崔龙   (唱)     李家小姐生得好,

             引的我三魂七魄消。

             但愿今晚鸿鸾照,

             胜似金榜把名标。

(〖水底鱼〗。怀忠、四打手、李商隐、李夫人同急上。)

怀忠   (白)     哎呀,李员外,这是我们崔大爷。

             大爷,这就是李员外。

崔龙   (白)     李员外,李乡绅。

     (笑)     哈哈哈!

     (白)     某家崔龙有礼了。

李商隐  (白)     罢了。我与你素无来往,请我到此,有何事议?

崔龙   (白)     昨见令嫒美貌端方,某家尚未婚娶,敢求员外以结朱陈。来来来,这是龙凤书笺,请书小年庚,今晚迎娶成亲,打谅员外决无推辞。

(李商隐、李夫人同怒。)
李商隐、

李夫人  (同白)    崔龙狗强盗!

李商隐  (白)     你素日所作所为,本当处治于你,以念其乡里之情,未肯深究。你今日竟敢欺在老夫头上,此番必须将你拿办公堂,碎尸万段,方解我心头之恨也!

     (唱)     贼人作事太胆大,

             欺乡绅压良民藐视国法。

             来来来随我公堂讲话,

(李商隐拉。)

崔龙   (白)     老匹夫!

     (唱)     老匹夫你竟敢毁骂某家!

     (白)     来呀!

     (唱)     叫人来你与我乱棍来打,

(四打手同打,李商隐、李夫人同死。怀忠拦,摸。)

怀忠   (白)     哎呀,不妙哉!

     (唱)     他二人一个个命染黄沙。

     (白)     禀大爷:打死啦!

崔龙   (白)     拖下去。

(四打手拖李商隐、李夫人同下。)

崔龙   (白)     咳!虽然打死两条性命,怎奈亲事不能到手。

怀忠   (白)     大爷何必发恼。他夫妻已死,谅他家中无人,咱们带领众位教师,前去抢亲,岂不是垂手而得么。

崔龙   (白)     怀忠言之有理。

             众家英雄,随我前去抢亲!

(众人同下。)

【第六场】

(施俊上。)

施俊   (唱)     想二娘无音信时常挂念,

             但不知何日里才得团圆。

             坐书斋不由我暗自悲泪,

(金牡丹、李玉环同急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白)    哎呀,大事不好啦!

(施俊怔。)

施俊   (白)     啊!

     (唱)     问娘子与贤妹有何话言?

金牡丹  (唱)     他要想霸贤妹陡起恶念,

李玉环  (唱)     掳父母到他庄不见回还。

施俊   (白)     好贼!

     (唱)     听此言不由我气炸肝胆,

             贼子作事胆包天。

             尊妻、妹且等候带我去打探,

(施俊换衣。)

院子   (内白)    走哇!

(院子上。)

院子   (唱)     思老爷与夫人珠泪涟涟。

             急忙忙报信息哪敢怠慢,

(院子入,施俊出,碰见。施俊、院子同入。)
施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白)    老爷夫人可曾回来?

院子   (白)     公子、小姐呀!

     (唱)     那贼子害老爷命染黄泉。

(施俊、李玉环、金牡丹同气。)

院子   (白)     公子、小姐醒来!

施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西皮导板) 听此言吓得我魂飞魄散,

(施俊、金牡丹、李玉环同醒。)

李玉环  (白)     爹爹!

院子   (白)     老爷!

施俊、

金牡丹  (同白)    伯父!

李玉环  (白)     母亲!

院子   (白)     夫人!

施俊、

金牡丹  (同白)    伯母哇!

李玉环  (唱)     自古道父母仇不共戴天。

施俊   (唱)     莫痛哭且等我去把冤辩,

院子   (白)     且慢!

     (唱)     拦住了施公子我有话言。

     (白)     哎呀公子,那贼打死老爷,倘若前来抢亲,二位小姐若有差错,老奴如何担待?

施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白)    这!

(〖乱锤〗。施俊、金牡丹、李玉环同想。)

院子   (白)     也罢。如若不然,二位小姐随公子一同逃走,前去伸冤。

施俊   (白)     贤妹随去,一路恐有不便。

李玉环  (白)     哎呀,兄长啊!

     (唱)     到如今论什么行走不便。

金牡丹  (唱)     不过是避凶险暂作从权。

施俊   (白)     好哇!

     (唱)     既如此且随我忙把路趱,

(金牡丹、李玉环、施俊同急下,院子、春桃各持物同下。四打手、四英雄、怀忠、崔龙同急上。)

怀忠   (白)     来此已是。

崔龙   (白)     打进去。

(四打手、四英雄、怀忠、崔龙同入,同看。)

崔龙   (白)     各处搜来。

(四打手、四英雄、怀忠同搜。)

怀忠   (白)     遍搜不见。

崔龙   (白)     啊!

     (唱)     却怎么遍搜寻杳无人烟?

     (白)     咳!

怀忠   (白)     大爷,想是他们闻风逃走,就该分路追赶方是。

崔龙   (白)     言之有理。

             众家英雄随我追赶!

(众人同急下。)

【第七场】

金牡丹  (内二黄导板) 随相公,

李玉环  (内二黄导板) 与小姐,

施俊   (内二黄导板) 逃出庄外,

(〖乱锤〗。金牡丹、李玉环、施俊同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哭)    老爹爹,老娘亲!

施俊   (哭)     老伯父哇,老伯母哇!

李玉环、
金牡丹、

施俊   (同哭)    哎,老伯父哇!

金牡丹  (唱)     好一似惊弓鸟胆战心骇。

施俊   (唱)     却怎么良善家偏偏遇害?

李玉环  (唱)     止不住伤心泪洒落胸怀。

施俊   (唱)     劝贤妹莫痛苦暂且忍耐,

             见官府愚兄我自有安排。

金牡丹  (唱)     尊贤妹快走莫迟怠,

             怕的是那贼追赶来。

施俊   (唱)     细思想也是我命运坏,

             平白又起大祸灾。

             连累伯父身遭害,

             这场冤仇我怎能丢开?

李玉环  (唱)     若不是轻出绣阁外,

             焉能惹起这祸灾?

     (哭)     爹娘!

金牡丹  (唱)     恨强贼,

施俊、

金牡丹  (同唱)    仇如山海,

李玉环  (哭头)    老爹爹呀!

(李玉环坐。施俊看。)

施俊   (白)     贤妹为何不走?

李玉环  (白)     呀!

     (唱)     路崎岖金莲小我寸步难挨。

(〖内喊声〗。)

施俊   (白)     哎呀!

     (唱)     远远又听喊声在,

             想必那贼追赶来。

             我只得搀贤妻把贤妹带,

李玉环  (唱)     紧罗带,

金牡丹  (唱)     提弓鞋,

施俊、
李玉环、

金牡丹  (同唱)    拼命前挨。

(李玉环、金牡丹、施俊同急下。四打手、四英雄、怀忠、崔龙同追上,同急下。)

【第八场】

(幕开。善财女、法佛同在内。〖乱锤〗。施俊、金牡丹、李玉环同上,同入庙。四打手、四英雄、怀忠、崔龙同追上,同搜。变幻。四打手、四英雄、怀忠、崔龙同吓,同逃下。施俊、金牡丹、李玉环同复出,同看,同拜佛。〖扫头〗。施俊、金牡丹、李玉环同下。)

【第九场】

包拯   (内西皮导板) 忆昔当年入科场,

(包兴上,包拯骑驴上。)

包拯   (唱)     蒙圣恩册封伴驾在朝堂。

             掌朝纲铲除了馋臣奸党,

             奉圣旨二次里又查襄阳。

             为了那安乐王我巧装私访。

(包拯、包兴同走圆场。狗形上,亮相。)

包拯   (唱)     见黄犬拦道路奇事一桩。

     (白)     哎呀,见黄犬拦住我的道路,莫非有什么冤枉不成?

     (叫头)    犬哪!

     (白)     你若有什么事故,将头对老夫点上三点,我便与你辨明冤情。

(狗形点头。)

包拯   (白)     奇怪呀!

     (唱)     黄犬对我把头点,

             内里必定有奇冤。

             急忙引路莫迟慢,

(包拯、包兴同走圆场,包兴跌倒。)

包兴   (白)     黄狗走了看不见哉。

包拯   (白)     快快喊叫。

包兴   (白)     格只黄狗叫什么名字,哙克米!

(狗形回。)

包兴   (白)     相爷,狗回转来哉。

包拯   (白)     犬哪!

     (唱)     缓缓行前引路莫要奔颠。

(狗形下,包兴、包拯同随下。)

【第十场】

(狗形引包兴、包拯同上。)

包兴   (白)     相爷,格只黄狗抓勒了浪一堆,不走了。

包拯   (白)     前去观看。

(幕开。包兴看,见李商隐尸。)

包兴   (白)     相爷,原来是一个死人。

包拯   (白)     怎么是一个死尸?

包兴   (白)     勿差,面孔上一面浓血。

(包拯看。)

包拯   (白)     啊,这光景,定是被害,怎奈无凭无据,怎样追究?

(李商隐动。)

包兴   (白)     拆老动哉。

包拯   (白)     不要害怕,他若气转,唤来问话。

(包兴吓。)

包兴   (白)     咳,朋友,倷要是死人,勿要吓我,倷要是活人,快来回话!

李商隐  (白)     咳。

     (唱)     三魂悠悠七魄渺,

             阎罗殿前走一遭。

             在城隍庙内挂了号,

(李商隐醒,看,扑。)

李商隐  (白)     崔龙好强盗!

包兴   (白)     哎呀,发痴哉。

包拯   (唱)     神定休慌莫要心焦。

             是何人谋害你对我言道,

李商隐  (二黄平板)  为救施俊惹下祸苗,惹下祸苗。

包拯   (白)     惹下什么祸苗呢?

李商隐  (二黄平板)  那金牡丹与小女求签逛庙,

             遇见崔龙把祸招,那贼打我命赴阴曹,命赴阴曹。

包拯   (白)     如此说来,你姓甚名谁?

李商隐  (二黄平板)  李商隐,

包拯   (白)     嗷,却原来如贤弟到!

李商隐  (白)     你这样的称呼,请问贵姓尊名?

包拯   (二黄平板)  龙图阁学士本姓包。

     (白)     哎呀!

李商隐  (白)     哎呀!

     (二黄平板)  谢丞相救命恩躬身拜倒,

包拯   (唱)     忍悲痛随我行再作计较。

(包拯、李商隐、包兴同下。)

【第十一场】

徐良   (内二黄导板) 幸喜得一路上天气清爽,

(徐良推车上。)

徐良   (唱)     奉母命寻天伦急奔襄阳。

     (白)     俺、山西雁徐良,乃是山西人氏。自幼多蒙我师云中鹤魏真,教授拳棒刀枪,种种暗器,无不精通。如今我父现在开封供职,保护钦差,查办襄阳。奉母之命,去至襄阳,寻找天伦。一路之上,幸喜天气清和,好不爽快人也。

     (唱)     自幼生来秉性刚,

             最爱的孝子贤孙与忠良。

             多蒙恩师授艺广,

             学会了陆地飞腾、百般的暗器、鞭锏锤抓、拐子流星、棍棒与刀枪。

             哪顾得风尘苦我急奔阳关上,

             为天伦离乡井戴月披霜。

(徐良下。)

【第十二场】

(张三上。)

张三   (念)     可恨苍天不公平,别人富贵我受穷。

     (白)     在下张三。开了一座小店,不过是糊口而已。前几日来了一位相公,带了两位女眷,进到我的店房,就是一病不起,他把衣服均已当尽了,请医吃药,我与他们垫办不少,我今唤出一个来问问,他们有钱无钱。

(张三唤。金牡丹、李玉环、施俊同上。)

施俊   (白)     咳!

     (唱)     命苦之人时运衰,

             层层风波意外来。

     (白)     店家将我请出来,莫非吃饭么?

张三   (白)     吃饭也容易,快快拿钱来,好买柴米。

施俊   (白)     店家,我因有事出门,愧未曾多带银钱,你将病症养好,决不负你。

张三   (白)     你说得倒也容易,我已然与你们垫了几两银子,再垫就垫不起啦。你若没钱我也不要啦,说不得你就请出,我这不招闲人。

施俊   (白)     哎呀店家,世界之上,救急救难乃是功德之事,你何不方便方便?

张三   (白)     我哪是穷人,哪能方便得起呢?你也不要费话,你滚出去罢!

(张三推出。施俊气,昏。)

李玉环  (白)     哎呀,姐姐,这店家将你我推出门外,这便如何是好?

金牡丹  (白)     哎呀贤妹呀,事到如今讲说不起,只好搀扶相公去到人烟稠密之处,备诉苦情,哀求仁人君子,帮助一二。相公、贤妹,你看如何?

施俊   (白)     咳!

金牡丹  (唱)     相公莫要愁眉带,

施俊   (唱)     这场羞辱头难抬。

李玉环  (唱)     恨强人,

施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唱)    贼行凶暴,

(包拯、包兴、李商隐同上。)

包拯   (唱)     忙把路带,

李玉环  (哭)     老爹爹!

施俊、

金牡丹  (同哭)    老伯父!

施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唱)    哎,我等是命苦的人哪!

(包拯、李商隐同见施俊、金牡丹、李玉环,同怔。)

包拯   (白)     啊!

     (唱)     又听得啼哭声凄惨悲哀。

             尊贤弟且随我察看实在,

(包拯、李商隐、包兴同走圆场,包拯、李商隐同看,同见,同怔。)
包拯、

李商隐  (同白)    你是玉环,你是施俊?

施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白)    来的是爹爹,来的是伯父,哎呀!

(施俊、金牡丹、李玉环同哭。)

李商隐  (唱)     见娇儿不由我泪洒胸怀。

包拯   (唱)     他夫妻累贤弟连带遭害,

李商隐  (唱)     通家好受患难也是应该。

包拯   (唱)     你夫妻怎逃出崔龙的庄外?

施俊   (唱)     老伯细听我夫妻二人把以往情由细说开怀:

金牡丹  (唱)     逃出庄外遇贼船又被谋害,

             幸亏了盗墓劈棺蒙伯父拨魂杖指明了迷途,魂归本窍,我才转回阳来。

李玉环  (唱)     皆因他到在我家花园以外,

             又遇着我的父救了公子转回家,

李商隐  (唱)     细问明白。

             他夫妻见了面愁肠不解,

施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唱)    都天庙降香遇见了崔龙起祸灾。

李商隐  (唱)     因霸亲我骂崔龙因此遭害,

施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唱)    想起这样离合之情,铁石人也要悲哀。

包拯   (唱)     你两家莫悲痛,已往事有本阁担待,

李商隐、
施俊、
金牡丹、

李玉环  (同唱)    求丞相、秉大公、斩崔龙,按律治罪,

包拯   (唱)     莫要高声,且忍耐,本阁我自有主裁。

(包拯、包兴、李商隐、施俊、金牡丹、李玉环同下。张三上,看。)

张三   (白)     哎唷,看他们两个人与这人痛哭,必是亲戚。

(张三想。)

张三   (白)     有哉,将他三人吃的饭菜,开了一张发票,再去与他算账。

(张三下。)

【第十三场】

(艾虎上。)

艾虎   (唱)     自幼儿蒙师尊武艺传授,

             练就了惊人术要把名留。

     (白)     俺、小侠艾虎。曾拜黑妖狐智化为师,在霸王庄出首恶霸马强,拦舆叩阍,金殿见驾,认欧阳为义父,心高气爽。现今包相爷奉旨查办襄阳,一路就暗行保护,要做一番事业,也好耀祖争光也!

     (唱)     作一番惊人事显显身手,

             大英雄轰烈烈就此出头。

(艾虎下。)

【第十四场】

(徐良推车上。)

徐良   (白)     行到此处口内焦渴,吃两杯茶再走。

(堂倌上。)

堂倌   (白)     客官天气很热,吃杯茶罢。

徐良   (白)     很好很好。

(徐良入,二车夫同放车。)

堂倌   (白)     客官,喝什么茶?

徐良   (白)     与我泡一壶上好的龙井,再配几样点食。

堂倌   (白)     一壶上好的龙井,几样点食!

(包拯、施俊、金牡丹、李商隐、李玉环、包兴同上,同入。)

堂倌   (白)     客官喝什么茶?

包拯   (白)     红、淡各泡一壶。

(堂倌应。张三上。)

张三   (白)     喂,这位相公,短我许多的店饭账目,你说出来找朋友,有钱无钱,你这么要不见面。

施俊   (白)     哎呀呀,短你们几个钱,你将我逐出店外,你说不要了,怎么又来找我?

张三   (白)     岂有此理,我们开了门,多大的开销,一个短了不要,两个短了不要,我们买卖就不要作了。没有钱也不要紧,跟我回去再说。

(包拯拦。)

包拯   (白)     慢来慢来,有话坐下讲。

(张三入,坐。)

张三   (白)     坐下啦,老先生,你老有什么道理说说看?

包拯   (白)     他欠你多少钱?

张三   (白)     他住的日子不多,花费可是不小,连店饭钱代抓药,共计七两八钱九分五厘二毫半,小账在外。

包拯   (白)     倒也不多。

             小伙计把他八两银子。

包兴   (白)     晓得哉。

(包兴取银。宋名、吴常自两边分暗上,同偷看。)

包兴   (白)     倷格人那哼勿多说几两,倷看着许多银子,拿起滚蛋。

(张三下。宋名、吴常同背供。)
宋名、

吴常   (同白)    哎,合字儿。

(堂倌点头神,应。)

宋名   (白)     噇噇刚儿,肘托挑窑儿。

吴常   (白)     晓得了。

             老先生,你看天不早了,倘若错过镇店,遇见歹人,大大不便,快到店房休息。我们高家老店,房饭钱公道,童叟无欺,不要错过哎。

包拯   (白)     你们高家店在哪里?

宋名   (白)     一望之地,就在乌龙岗。

包拯   (白)     店房可宽阔洁净?

宋名   (白)     我们店东自建的房屋,高大宽阔,洁净无比,提起高家老店,远近驰名。

包拯   (白)     好好,咱们大家店房一叙。

宋名   (白)     二位伙计,将这九位客官,送到店房,当心一点。

(堂倌领包拯、施俊、金牡丹、李商隐、李玉环、包兴同下。徐良看。)

徐良   (白)     哈哈,这几个王八日的,不是好人。方才看见这伙客人,是没有出过门的,银子露了白。今晚住在高家店,就有性命之忧。这桩事情被我看见,我若见死不救,还称得起什么好汉英雄,我自有道理。

(艾虎上。)

艾虎   (白)     来此茶坊,吃杯茶再来趱路。

(艾虎进门,看徐良。)

艾虎   (白)     堂倌泡一壶红茶来。

(宋名应。徐良作神气。)

徐良   (白)     哎呀,天气不早了,我这个同班的人怎么还不来?我这个箱子里许多的珠宝,现在时世又不好,要遇见了歹人不得了!

(徐良假急。)
宋名、

吴常   (同白)    啊,客人听你讲话,不是此地人?

徐良   (白)     哏,我本来不是此地人。

宋名、

吴常   (同白)    客人贵处是?

徐良   (白)     我是山西人。

宋名、

吴常   (同白)    请教你贵姓?

徐良   (白)     好说,我姓祖。

宋名、

吴常   (同白)    你的台甫?

徐良   (白)     我单名一个宗字。

宋名、

吴常   (同白)    祖宗。

徐良   (白)     好说。

宋名、

吴常   (同白)    咳!你怎么拿我们开心?

徐良   (白)     我没有拿你们开心。

宋名、

吴常   (同白)    哪里有叫祖宗的?

徐良   (白)     你们没有读过《百家姓》。

宋名、

吴常   (同白)    《百家姓》哪一句?

徐良   (白)     “祖武符刘”的“祖”。

宋名、

吴常   (同白)    嗷嗷。

徐良   (白)     “干谢应宗”的“宗”。

宋名、

吴常   (同白)    啊,不错不错,有的有的,原来是祖宗。

徐良   (白)     好啦好啦。

宋名、

吴常   (同白)    你又占我便宜。

徐良   (白)     啊,不不不。请问二位贵姓高名?

宋名   (白)     我叫宋名。

吴常   (白)     我叫吴常。

徐良   (白)     原来是宋名、吴常。

宋名、

吴常   (同白)    好说,祖宗吓。

(宋名、吴常同出神。)
宋名、

吴常   (同白)    请问你做什么生意?

徐良   (白)     贩卖珠宝。

宋名、

吴常   (同白)    哎唷,大商家。

徐良   (白)     小生意。

宋名、

吴常   (同白)    你这箱子里什么东西?

徐良   (白)     我这箱子里面,有大小金刚钻石、翡翠汉玉、珍珠玛瑙、鬃晶发晶、茶晶墨晶、水晶妖精。

宋名   (白)     你不要胡闹,哪有妖精?

徐良   (白)     真有拳头大的猫儿眼,一丈多的长的珊瑚树。

宋名   (白)     你瞎说,这一点大的箱子,一丈多的珊瑚树,怎么存放?

徐良   (白)     我把它锯段了,一段段的,放在里面。

宋名   (白)     你真能说,方才我听你自言自语说什么。

徐良   (白)     不是的。因我这一个伙伴,他还没有来,我这箱子里,多是好东西,我又没有出过门,路上要出了毛病,这可了不得。

宋名   (白)     这时候不来,不会来得了。

徐良   (白)     这可怎么好?

宋名   (白)     哎呀,赶快住店罢。

徐良   (白)     这里哪里有好店?

宋名   (白)     高家老店远近驰名。

徐良   (白)     好。高家老店在什么地方?

宋名   (白)     一望之地,乌龙岗。

徐良   (白)     好。你们二位要领我前去。

宋名、

吴常   (同白)    那是一定。

徐良   (白)     我来给茶钱。

宋名   (白)     不用。住在高家店,茶钱我们候了。

徐良   (白)     又让你们二位费心。

宋名、

吴常   (同白)    好说。

徐良   (白)     伙计,推车到高家店。

(徐良出门,作神。徐良、宋名、吴常同下。)

艾虎   (白)     堂倌,茶钱在此,俺要去了!

(艾虎出门。)

艾虎   (白)     哎呀不好,看这山西客人,被他们诓到高家店,恐怕凶多吉少,我不免暗暗的跟随保护与他,就此前往。

(艾虎下。)

【第十五场】

(包拯、施俊、金牡丹、李商隐、李玉环、包兴、堂倌同上,高解迎上。)

堂倌   (白)     老先生,你看看啊清净勿清净?

包拯   (白)     倒也清净。替我们预备两间上房,上等酒饭,快快取来。

(堂倌取酒菜,高解与堂倌咬耳。)

包拯   (白)     大家饮酒。

(〖牌子〗。包拯、施俊、金牡丹、李商隐、李玉环、包兴同昏倒。)

高解   (白)     来呀,将他绑了,凉水激醒。

包拯   (白)     呀,怎么将我捆绑起来?

高解   (白)     包拯,你敢乔装改扮,被我看破,还不实说?

包拯   (白)     咳,我们乃是过路的客商,不晓得什么包拯哪。

高解   (白)     住了,你害了我们绿林英雄不少,今日也是你的报应到了。

             来呀,将他绑在化人厨!

(包拯、施俊、金牡丹、李商隐、李玉环同绑下。宋名、吴常同上。)
宋名、

吴常   (同白)    启禀寨主:有一白眉毛的客人,我把他诓到店里来了,是贩卖珠宝的,箱子里多是好东西。

高解   (白)     好,这是你的功劳一件。

(徐良、车夫同上。)

宋名   (白)     啊,祖宗,你看这是高家店。

徐良   (白)     高家老店,好。

(徐良进店看高解,出神。)

高解   (白)     就是这白眉毛的么?

宋名、

吴常   (同白)    是。

(高解背供。)

高解   (白)     今天晚上我先来杀他。

(高解下。)
宋名、

吴常   (同白)    祖宗,你肚子饿了吧?

徐良   (白)     老早饿了。

宋名、

吴常   (同白)    你吃点什么?

徐良   (白)     你们有什么好东西?

宋名、

吴常   (同白)    我们这里有上好的官席。

徐良   (白)     好,给我预备上等的官席。

宋名、

吴常   (同白)    你要吃什么酒?

徐良   (白)     你们这里有什么好酒?

宋名、

吴常   (同白)    我们这里有御珍陈绍。

徐良   (白)     好,给我预备御珍陈绍。

宋名、

吴常   (同白)    是。

             厨房里上等的官席一桌,御珍陈绍一壶,里面多加海海的米子。

徐良   (白)     宋名、吴常!

宋名、

吴常   (同白)    祖宗。

徐良   (白)     我叫你们喊下去上等官席一桌,御珍陈绍一壶。

(宋名、吴常同应。)

徐良   (白)     这里头多加的海海米子,这个米子是什么东西?

宋名、

吴常   (同白)    这海海米子,就是胡椒米。

徐良   (白)     好。我最爱吃胡椒米,你是越海越好。

(宋名、吴常同喜。)
宋名、

吴常   (同白)    嗷,米子儿越海越好。

(宋名、吴常同放药,徐良看。)
宋名、

吴常   (同白)    祖宗,酒到。

徐良   (白)     这里头米子儿海不海?

宋名、

吴常   (同白)    海!

徐良   (白)     菜?

宋名、

吴常   (同白)    马上就来。

徐良   (白)     快点儿。

宋名、

吴常   (同白)    晓得。

(宋名、吴常同出门。)
宋名、

吴常   (同白)    等不到小菜马上就完。

(徐良倒酒,假吃作神。宋名、吴常同看,同喜。)

徐良   (白)     不好,这个酒吃下去,脑袋这么晕晕花花。不好,哎呀不好。

(徐良假昏。)
宋名、

吴常   (同白)    哈哈。无辜占我们的便宜,这不成了罢。

吴常   (白)     报与寨主来杀他。

宋名   (白)     这点小事,不用禀告寨主。咱们两个人两把小刀,就把他刃啦!

(宋名刺,徐良抓。)
宋名、

吴常   (同白)    哎呀,祖宗,你不是喝酒迷了过去了么?

徐良   (白)     酒是喝啦,你们这个米子儿不海。

宋名、

吴常   (同白)    坏啦。

徐良   (白)     好吓。你们把酒内下了蒙汗药,幸亏遇见我,如要遇见旁人,要上你们的当了。

宋名、

吴常   (同白)    哎呀祖宗饶命,下次不敢。

徐良   (白)     我今天饶了你们的命,下次你们就不饶旁人的命了。

宋名、

吴常   (同白)    这个……

徐良   (白)     你叫什么东西?

宋名   (白)     我叫宋名。

徐良   (白)     好,我来送你的命。

             你叫什么东西?

吴常   (白)     我叫吴常。

徐良   (白)     好,我来开你的肠。

(徐良拖宋名、吴常同下。)

徐良   (白)     天气还早,我先休息休息,等飞毛腿高解到来,我再拿他耍笑耍笑。

(艾虎上。)

艾虎   (白)     来此高家店。

             店家!

(店家上。)

店家   (白)     客官可是住店的么?

艾虎   (白)     正是。

店家   (白)     请到里面。

艾虎   (白)     带路。

(艾虎进,看。)

店家   (白)     客官你看这里房屋洁净。

艾虎   (白)     好。

店家   (白)     你用些什么?

艾虎   (白)     我在前店用过了。取盏灯来。

(店家应,持灯到。)

艾虎   (白)     唤你再来,去罢。

店家   (白)     晓得。

             伙计上板门啦。

(店家下。徐良、艾虎对偷看。艾虎吹灯。)

徐良   (白)     我就在此地休啦。

(〖起鼓〗。高解上,摸黑。徐良打,高解下。)

艾虎   (白)     哎呀,白眉毛仁兄,今晚不是我在此地,你就大大的危险了!

徐良   (白)     承情承情。

艾虎   (白)     好说好说。

徐良   (白)     我请问你住在店里的黑脸面的,他是什么人?

艾虎   (白)     那就是龙图阁大学士包大人。

徐良   (白)     吓,那就是包相爷。你我二人赶紧去搭救便了。

(徐良、艾虎同下。高解上。)

高解   (白)     且住,包公的羽党,前来搭救。

             众喽啰,把包拯绑在机关。

(包拯绑上,下。徐良、艾虎同追上,同追下。)

【第十六场】

(二头目、二喽啰绑包拯同上。)

包拯   (唱)     高解大胆太狂妄,

             敢把朝廷大臣杀。

             灭门九族全不想,

(包拯入机关。高解上。)

高解   (唱)     顷刻叫他丧无常。

             与众除害去祸党,

(徐良、艾虎同上,镖打高解,夺刀。包拯自另一机关出。)

包拯   (唱)     飞蛾投火自残伤。

(幕布放下。)
(完)


浏览次数:623 ┊ 字数:1万3417 ┊ 最后更新:2021-12-0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