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三搜索府》

主要角色
施仕伦:丑

情节
《施公洞庭传》说部,载施仕伦奉康熙帝命,赴南京训民,获奸人单四、单五兄弟。据供当朝太师索百美,私造平天冠及蟒袍玉带并弑皇宝剑,有篡位之心。施仕伦将单氏弟兄带进京中,白于康熙帝前。康熙帝命施仕伦率众往搜索府,竟未获线索,且受索百美百般侮辱。归奏康熙帝,康熙帝怒其诬告,欲杀施仕伦。幸尚书张明格保奏,愿以全家性命作质,命施仕伦再搜索府,仍未得实证。张明格授意于施仕伦,立提单四、单五,拷问其索太师之赃证藏于何处。单四、单五以实告。待施仕伦三次往搜,则人赃并获,解于康熙帝前。康熙帝割索百美耳而贬为庶民云。

注释
此剧系当年老三麻子王洪寿之杰作。老生及小丑均可扮施仕伦。南中仅刘斌昆擅长此剧。周信芳亦曾一度搬演。本《戏典》所载,即刘艺员所录赠者。而周信芳演此剧时,亦须向刘斌昆商借剧本,请渠任导演焉。

根据《戏典》第十六集整理

录入:木易十三妹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6.6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起堂〗,〖水龙吟〗,〖大出场〗。四手下、门子引施仕伦同上。)

四手下  (同白)    哦哦哦哦!

施仕伦  (引子)    奉命钦差四个字,王法律条不循情。

     (念)     按院出朝,地动山摇。逢龙缺角,遇虎拔毛。

             钦命二字,替主代劳。贪官污吏,斩杀不饶。

     (白)     咱施仕伦。吾父施万户,康熙主子驾前为臣,官封王位,白御王是我的表弟。奉王旨意,南京训民。训民已毕,回朝缴旨,打从黄河渡口经过,偶遇单四、单五两个杂种,强奸民间妇女。是我拿来三拷六问,那两个杂种讲道:施老爷不用打我们,有好心当献。他讲道我朝索老太师索百美,私造蟒袍玉带、刺王的宝剑,要谋主子的江山。因此将二贼带回京来,一来与主子问安,二来缴旨,三来我要参这老奸头一本。

             你们来呀!

门子   (白)     有!

施仕伦  (白)     这个銮驾,齐备了无有?

门子   (白)     齐备多时。

施仕伦  (白)     齐备了,一路之上,公买公卖,不准马踏青苗。若是儿女百姓遇害,可是要与你们同罪的。

门子、

四手下  (同白)    是。

施仕伦  (白)     你们知道么?

门子   (白)     知道。

施仕伦  (白)     晓得么?

门子   (白)     晓得。

施仕伦  (白)     开道!

门子   (白)     嗳!

施仕伦  (白)     开道呀!

四手下  (同白)    哦!

施仕伦  (白)     王八蛋!叫你们开道,一个个望什么?打轿伺候。

(轿夫上,施仕伦上轿。〖清水令〗。众人同下。)

【第二场】

(张明格上。)

张明格  (念)     五鼓金鸡唱,月照满栏杆。

     (白)     老夫张明格,今当早朝,理应朝廊伺候。

(〖大出场〗。施仕伦上。)

施仕伦  (念)     南京训民事,报与主子知。

     (白)     哎哟!原来是老伯父,侄男拜揖。

张明格  (白)     还礼。公子几时转马回京?

施仕伦  (白)     侄男昨日转马回京。

张明格  (白)     老夫少备夫马。

施仕伦  (白)     好说了。

张明格  (白)     南京的儿女百姓,可好教训?

施仕伦  (白)     南京的百姓都知道咱们主子是有道的皇上。

张明格  (白)     不在南京训民,来京何事?

施仕伦  (白)     一来与主子问安,二来谒见老伯父,三来有个短本儿启奏。

张明格  (白)     香烟渺渺,金驾临朝。

(施仕伦、张明格自两边分下。四龙套、四手下、大太监引康熙同上。)

康熙   (引子)    凤阁龙楼,万古千秋。

     (念)     昔日老王从天运,减却闯王李自成。且喜四海浪烟尽,江山一统归大清。

     (白)     孤,康熙在位。登基以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今当早朝。

             内臣!

大太监  (白)     有!

康熙   (白)     开放龙门。

(张明格上。)

张明格  (白)     启奏万岁:施仕伦回京,已在午门候旨。

康熙   (白)     御卿传旨,宣!

张明格  (白)     万岁有旨:宣施仕伦上殿。

(张明格下。)

施仕伦  (内白)    领旨!

(施仕伦上。)

施仕伦  (西皮导板)  金牌召来银牌宣,

     (西皮摇板)  部中闪出施不全。

             站在殿角用目看,

             红红绿绿众卿官。

             忠良见我哈哈笑,

             奸佞见我咬牙关。

             大摇大摆上宝殿,

(〖长锤〗。)

施仕伦  (西皮摇板)  参王驾来问王安。

(施仕伦参拜。)

施仕伦  (白)     臣、施仕伦见驾!

康熙   (白)     表兄平身,赐坐!

施仕伦  (白)     臣谢坐!

康熙   (白)     南京训民,儿女百姓可好教训?

施仕伦  (白)     南京儿女百姓,都道咱的主子,是有道皇上。

康熙   (白)     不在南京训民,来京何事?

施仕伦  (白)     一来与主子问安,二来缴旨,三来一个短本儿启奏。

康熙   (白)     有什么本章,当殿奏来。

施仕伦  (白)     我朝出了这样一个大臣,要学西汉王莽、东汉曹操、宋朝秦桧、明朝李良等弊,私造蟒袍玉带、刺王的宝剑,要谋我主子的江山。咱的主子,你知道吗?

康熙   (白)     孤王不知,但不知是那一家?

施仕伦  (白)     我朝中十大清官都不敢,就是索老太师索百美的大驾。

康熙   (白)     哼!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孤王赐你金旨一道,前去搜巡。

施仕伦  (白)     领旨,请驾。

康熙   (白)     摆驾!

(康熙下,四龙套、大太监同下。)

施仕伦  (西皮摇板)  金钟三声王退殿,

             文武敢怒不敢言。

             辞王别皇驾下金殿,

             大胆前去搜索三。

(四手下引施仕伦同下。)

【第三场】

(门官甲引索百美同上。)

索百美  (西皮导板)  康熙王子坐北京,

     (西皮摇板)  风调雨顺坐太平。

             私造冲天冠一顶,

             要谋吾主锦乾坤。

             三、六、九日坐察院,

             五阎君驾坐议事厅。

(〖长锤〗。四手下引施仕伦同上。)

施仕伦  (唱)     金瓜月斧朝天蹬,

             黄罗伞照定施仕伦。

四手下  (同白)    来此索府。

施仕伦  (白)     下轿。

(施仕伦下轿。)

施仕伦  (白)     看马扎子伺候。

四手下  (同白)    是。

施仕伦  (白)     看手本。

四手下  (同白)    手本在此。

施仕伦  (白)     前去讲道,施老爷拜。

四手下  (同白)    是。

             噅!我们施老爷求见。

门官甲  (白)     是哪个?施老爷敢是施跷子?

四手下  (同白)    是。

门官甲  (白)     施麻子吗?

四手下  (同白)    是。

门官甲  (白)     要站下些。

四手下  (同白)    是。

(门官甲大声。)

门官甲  (白)     要站下些。

             禀太师,施仕伦拜。

索百美  (白)     老夫久安不用见。

(门官甲出。)

门官甲  (白)     太师久安不用见。

四手下  (同白)    禀老爷,他们回说,久安不用见。

施仕伦  (白)     什么久安不用见,这个老头,他迟不久安,早不久安,施老爷回京,他就久安,装什么样?你这杂种,这两句话都回答不来。你说我家老爷回京,未曾朝天子,先来谒相家。久安也要见,不久安也要见,少一时打进府来,我们要强见。那个贼种他不传见?

四手下  (同白)    是!

             我家老爷回京,未曾朝天子,先来谒相家。久安也要见,不久安也要见,少一时打进府来,我们要强见。

门官甲  (白)     什么?你们要强奸我们的太师?是一族杂毛!你要强奸我,乃是一个八八胡须。

四手下  (同白)    我们是强见。

门官甲  (白)     是强见?站下些,退后些。

             禀太师:他家老爷回京,未曾朝天子,先来谒相家。久安也要见,不久安也要见,少一时他们就要强见。

索百美  (白)     他一定要见?传见。

门官甲  (白)     是!

索百美  (白)     转来!有请!

门官甲  (白)     有请!

施仕伦  (白)     咱,什么有请?

(施仕伦对四手下。)

施仕伦  (白)     你们此番来搜行,这个蟒袍玉带搜出来了,都是有官做的,搜不出来,老爷把嘴一提,你们都是要跑的。你们知道?

四手下  (同白)    知道,晓得!知道,晓得!

施仕伦  (白)     你们还望着什么?吩咐闪门。

(〖吹打〗。施仕伦进门,拜。)

施仕伦  (白)     老伯父请上,受侄男拜揖。

索百美  (白)     但行常礼。

施仕伦  (白)     理当一拜。

索百美  (白)     与公子看座。

施仕伦  (白)     老伯父在此,哪有侄男的座位?

索百美  (白)     焉有不坐之理?

施仕伦  (白)     太师在上,告坐了。

(〖吹细堂〗。)

索百美  (白)     公子几时转马回京?

施仕伦  (白)     昨日转马回京。

索百美  (白)     老夫少备夫马。

施仕伦  (白)     好说了。

索百美  (白)     南京儿女百姓,可好教训?

施仕伦  (白)     南京的儿女百姓,都道我的主子,是有道的皇上。

索百美  (白)     不在南京训民,回京何事?

施仕伦  (白)     一来与主子问安,二来谒见老太师,三来有一件大事相商。

索百美  (白)     什么大事相商?

施仕伦  (白)     我朝出了这么样一个大臣,要效西汉王莽、东汉曹操、宋朝秦桧、明朝李良,私造蟒袍玉带、刺王的宝剑,要夺主子的江山。老伯父你是当家的官儿,你是知道的。

索百美  (白)     老夫未曾知道。但不知那一家?

施仕伦  (白)     老伯父,侄儿告了罪儿,我就实讲了。

索百美  (白)     公子请讲。

施仕伦  (白)     我朝十大清官,他们都不敢,就是你的大驾!

索百美  (白)     吓!座位撤了!

(索百美神气。)

索百美  (白)     想你父子要谋主子的江山,要老夫与你做扶助之人?

施仕伦  (白)     哎吓哎吓,这个老杂种,他还打起我的反巴掌来了。

             老伯父你言道无有得此事,侄男只怕就要……

索百美  (白)     敢是打老夫?

施仕伦  (白)     不敢!

索百美  (白)     骂老夫?

施仕伦  (白)     哎吓,不敢不敢!

索百美  (白)     谅你不敢。

(索百美神气。)

施仕伦  (白)     我就要搜你的府!说是你们搜,说是你们搜!

(四手下同搜。)

四手下  (同白)    搜不出来。

(施仕伦使眼色。)

施仕伦  (白)     你们走走走!

(施仕伦欲走。)

索百美  (白)     慢走!

     (唱)     仕伦作事太欺心,

             擅敢起意搜皇亲。

             人来与爷皮鞭打,

(门官甲打。)

门官甲  (白)     打这个娘卖皮的。

索百美  (唱)     活活打死小畜生。

施仕伦  (西皮慢板)  老牛不走招鞭打,

             打得仕伦两膀麻。

             怒气不息出府下,

     (白)     我的人来打轿伺候。看看看,他们都走完了吓!

     (唱)     抬头只见二冤家。

             有朝一日犯在爷手下,

             爷把你——

门官甲  (白)     你把老子们什么样?

施仕伦  (唱)     我把他——

门官甲  (白)     把老子们什么样?

施仕伦  (唱)     我把你们一个个儿用油炸!

门官甲  (白)     打你这杂种!打你这杂种!

(施仕伦下。)

索百美  (唱)     实服仕伦真胆大,

             敢带人马搜索家。

(索百美、门官甲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门子引康熙同上。)

康熙   (唱)     老王龙驾归了西,

             众卿扶孤坐华夷。

             内臣摆驾金銮殿,

             看是何臣把本提?

(施仕伦上。)

施仕伦  (白)     缴旨。

康熙   (白)     可曾搜出?

施仕伦  (白)     他无有得此事。

康熙   (白)     哼!

     (唱)     骂一声仕伦太欺心,

             擅敢起意搜皇亲。

             金瓜武士忙上捆,

             推出午门问斩刑。

(二刽子手同上,同绑施仕伦。张明格上。)

张明格  (白)     刀下留人!

             启奏万岁:都察院削职,改为查牌官,将老臣满门家人下入刑部监牢。命他二次搜寻。搜之不出,老臣满门家眷一同治罪。

康熙   (白)     仰卿传旨。

张明格  (白)     领旨。请驾!

(康熙、四龙套、门子同下。)

张明格  (百)     仕伦落桩。

施仕伦  (白)     有劳伯父保奏。

张明格  (白)     保奏来迟,公子莫罪。

施仕伦  (白)     岂敢!万岁是怎样传下旨来?

张明格  (白)     是为伯保奏:都察院改为查牌官,将我满门家眷下入刑部监牢。命你二次搜寻。搜不出来,将我满门家眷一同治罪。

施仕伦  (白)     老伯父你差了!

(〖快长锤〗。)

施仕伦  (唱)     伯父做事你好差,

             侄男言来听根芽:

             老贼仗他的势力大,

             咱们也是王侯家。

             辞别伯父把殿下,

             二次大胆搜索家。

(施仕伦下。)

张明格  (唱)     实服仕伦真胆大,

             又领人马去搜查。

(张明格下。)

【第五场】

(二门官引索百美同上。)

索百美  (唱)     老夫在朝势力大,

             哪怕仕伦小娃娃。

(施仕伦、四手下同上。)

索百美  (白)     胆大仕伦,二次来在我府何事?

施仕伦  (白)     奉了万岁旨意,前来搜洗你的府舍。

索百美  (白)     慢说老夫无有此事,纵有此事,树大根深,谅尔搬之不倒。

施仕伦  (白)     老伯父,你无有此事则可,若有此事,慢说你树大根深,就是一座泰山,我今天一削,明日一削,削也要把你削完了!

(施仕伦命四手下搜。)

施仕伦  (白)     你们搜!

(四手下同下,同上。)

四手下  (同白)    搜不出来。

施仕伦  (白)     你们走走走!

索百美  (白)     不能走!

     (唱)     仕伦做事真胆大,

             擅敢起意搜索家。

             人来与爷皮鞭打,

(二门官同允,同打。)

索百美  (唱)     活活打死小冤家。

(〖快凤点头〗。)

施仕伦  (唱)     太师府内招鞭打,

     (西皮快板)  打得仕伦膀背麻。

             不辞老贼出府下,

     (白)     这蟒袍玉带,也不知藏在何所,我缘何搜不出呀?

     (唱)     抬头又见二冤家。

             有朝犯在爷手里,

             爷把你——

门官甲  (白)     你把我怎样?

施仕伦  (唱)     我也不骂你,

门官甲  (白)     你还敢打我们?

施仕伦  (唱)     我也不打你,

门官甲  (白)     你敢把我们怎么样?

施仕伦  (唱)     我要抽你筋来剥你的皮。

(施仕伦下。)

索百美  (唱)     人来与爷把道行,

             西宫内院说根芽。

(索百美、二门官同下。)

【第六场】

(张明格上。)

张明格  (唱)     将身来至午门等,

             仕伦到此问分明。

(施仕伦、四手下同上。)

施仕伦  (白)     参见老伯父。

张明格  (白)     可曾搜出?

施仕伦  (白)     他无有得此事。

张明格  (白)     哎吓!老夫满门家眷,俱送你手!

施仕伦  (白)     这便如何是好?

张明格  (白)     你是怎能知道?

施仕伦  (白)     单四、单五两个杂种讲的。

张明格  (白)     回府将二贼拷打,便知明白。

施仕伦  (白)     老伯父你这句话就提醒了我!

     (唱)     伯父一言来提醒,

             提醒南柯一梦人。

             辞别伯父出午门,

             拷打二贼问分明。

(施仕伦下。)

张明格  (唱)     但愿搜出蟒袍带,

             全家大小免祸灾。

(张明格下。)

【第七场】

(四手下引施仕伦同上。)

施仕伦  (白)     来,把单四、单五两个贼种带上来。

(四手下同下,四手下带单四、单五同上。)
单四、

单五   (同白)    参见施老爷。

施仕伦  (白)     你是单四?

单四   (白)     小人单四。

施仕伦  (白)     你是单五?

单五   (白)     小人单五。

施仕伦  (白)     我的两位好哥哥。

单四、

单五   (同白)    我的好施老爷。

施仕伦  (白)     索百美这个蟒袍玉带,藏在何所,你们是知道的。

单四、

单五   (同白)    我们不晓得。

施仕伦  (白)     哈哈!完了!先前无有得事,你们都知道,于今弄出这大的事来了,你们都不晓得。

             夹了起来!

(四手下同允,同持夹牌上刑。)
单四、

单五   (同白)    我们招。

施仕伦  (白)     吓吓,招不招?

单四、

单五   (同白)    招招。

施仕伦  (白)     你讲。

单四、

单五   (同白)    启禀施老爷:蟒袍玉带,藏在后花园中硃砂井内,用青石板盖定,又作糯米黄蜡封口,把土儿甕着,还有鸡儿鸭儿乱叫。慢说施老爷是一个人,就是神仙,也不能知道。

施仕伦  (白)     可是当真?

单四、

单五   (同白)    岂敢说谎。

施仕伦  (白)     押了下去。

(四手下押单四、单五同下。)

施仕伦  (白)     怪道怪道。蟒袍玉带,也不藏在别的所在,后花园中硃砂井内,用青石板盖定,又作糯米黄蜡封口,把土儿甕着,还有鸡儿鸭儿乱叫。慢说是人,就是神仙,也不能知道。

             你们来!此番过府,也不搜别的所在,单搜后花园硃砂井内,用青石盖定,又有糯米黄蜡封口,把土掩着,还有鸡儿鸭儿乱叫的地方。搜出来了,你们都是有官做的,搜不出来,老爷也就唤不得了。

四手下  (同白)    小人们也唤不得了。

施仕伦  (白)     什么?你们也唤不得了吗?

四手下  (同白)    了不得。

施仕伦  (白)     还望着做什么?打轿来!

     (唱)     坐在大堂令传定,

             大小儿郎听分明:

             此番搜出蟒袍和玉带,

             老爷奏本当朝今。

             每人赏你一个大红顶,

四手下  (同白)    谢过老爷。

施仕伦  (白)     起去。

     (唱)     要一个排子出北京。

             人来看过八人轿,

(施仕伦上轿。)

施仕伦  (唱)     三搜索府不循情。

(施仕伦、四手下同下。)

【第八场】

(索百美上。)

索百美  (唱)     坐在府内心不定,

             眼跳心惊为何情?

(二门官同暗上。施仕伦、四手下同上。)

施仕伦  (白)     太师请了。

索百美  (白)     胆大仕伦,三番两次,敢是不惧生死?

施仕伦  (白)     我怕死,我也不来了。你的蟒袍玉带不在别的所在,后花园中硃砂井内。

(索百美惊。)

施仕伦  (白)     吓!这奸头在打战,你们搜罢!

(四手下同允,同下,搜出蟒冠宝剑同上。)

施仕伦  (笑)     哈哈,哈哈!

     (白)     老伯父,你言道无有此事,这蟒袍玉带是天上掉下来的?这刺王宝剑,是地下长出来的?你不得活了!

(〖凤点头〗,〖牌子〗。)

索百美  (唱)     施仕伦他犹是神童子,

施仕伦  (白)     什么神童子,在半空中,也沾些儿雾气。你站在那厢,也不要动,我来踢你一个靴尖儿,招打!

(施仕伦踢,跌倒。)

索百美  (白)     哎吓哎吓扯了起来。

     (唱)     猜透老夫肺腑情。

             走上前来忙跪定,

             公子饶我命残生。

施仕伦  (唱)     老贼做事太欺心,

             擅敢起意谋朝廷。

             人来与爷皮鞭顺,

     (白)     打这老奸臣。

(二门官同打。)

索百美  (白)     哎吓!你们打不得呀!

施仕伦  (白)     哎!老太师都是你们打得的呀!

(施仕伦使眼色。)

二门官  (同白)    是老爷叫我们打的。

施仕伦  (白)     是我叫你们打的。站了过去,我老伯的人役打不得,你施老爷,可打得你?

索百美  (白)     公子打得,打得。

施仕伦  (白)     你跪在这厢,我要打你一个波罗儿。

索百美  (白)     哎呀哎呀!

(索百美急。施仕伦笑。)

施仕伦  (白)     扯了起来。

     (唱)     走上前来抓胡根。

             人来与爷把道行,

(施仕伦、索百美、二门官、四手下同走大圆场。四龙套引康熙同迎上。)

施仕伦  (白)     万岁吓!

     (唱)     这就是谋朝篡位的老奸臣。

康熙   (白)     唗!

     (唱)     老贼做事太欺心,

             擅敢起意谋龙廷。

             武士与孤忙上绑,

             推出午门问斩刑。

(索妃上。)

索妃   (白)     刀下留人!

     (唱)     一见爹爹上了绑,

             忙上金殿奏分明。

             若是斩了臣妾父,

             情愿削发为尼僧。

施仕伦  (白)     老伯父快来。

(张明格上。)

张明格  (白)     何事?

施仕伦  (白)     这个妃子保本来了。

康熙   (唱)     梓童不要把本参,

             午门放你父回还。

施仕伦  (白)     老伯父,参他一个短本儿。

张明格  (白)     站过!

     (唱)     张明格金殿本奏上,

             尊声万岁听端详:

             今日不斩索百美,

             怕的是江山不久长。

施仕伦  (白)     我的来了!

     (唱)     昔日有个商纣王,

             宠爱妲己乱朝纲。

             一班忠臣把命丧,

             江山一旦化灰扬。

张明格  (白)     站过!

     (唱)     昔日有个周幽王,

             宠爱褒姒乱朝纲。

             楼台曾把烟墩放,

             万里江山一笑亡。

施仕伦  (白)     我的又来了!

     (唱)     昔日有个贼李良,

             断了水火封昭阳。

             吾主效了前朝样,

             怕的江山不久长。

康熙   (唱)     二卿不要把本参,

             誓不斩索也枉然。

张明格  (唱)     往日奏本本本准,

施仕伦  (唱)     今日奏本王不听。

张明格  (唱)     张明格在金殿辞官不做,

施仕伦  (唱)     施仕伦不做官情愿为民。

     (白)     我们回去引娃娃儿去。

康熙   (唱)     二卿冠带且受下,

             再与表兄说根芽。

     (白)     孤王有言在先,誓不斩索,如何是好?

施仕伦  (白)     既不斩索,将老贼两耳削掉,发回本国为民。

(施仕伦向张明格。)

施仕伦  (白)     伯父之意如何?

张明格  (白)     既然如此,也就是了。

(索妃笑。)

索妃   (白)     哎吓,爹爹吓!

施仕伦  (白)     老伯父,娘娘在此,我还要顶她一个本儿。

张明格  (白)     公子不要多事。

施仕伦  (白)     不要管我的闲事。

             娘娘有罪!

康熙   (白)     何罪之有?

施仕伦  (白)     她父谋主子的江山,难道她不知道么?

康熙   (白)     哏!

             你父谋孤的江山,难道你不知么?将你打入冷宫,永不见朕。

索妃   (白)     万岁呀!

(索妃悲。)

索妃   (念)     用手捧起千江水,难洗今朝满面羞。

施仕伦  (白)     你望我,不认得我施跎子?

索妃   (白)     哏!

施仕伦  (白)     才知道施老爷的厉害!

索妃   (白)     哎吓!

(索妃下。)

康熙   (白)     表兄赐你金旨一道,二次南京训民。有功回朝,另有爵赏。

施仕伦  (白)     领旨!请驾。

康熙   (白)     摆驾!

(〖四小锣〗。康熙下。)

张明格  (白)     公子此番南京训民去不饯行,转来接风。

施仕伦  (白)     老伯父请退朝房。

张明格  (白)     请!

(张明格下。)

施仕伦  (白)     你们来!此番南京训民,你等个个有赏。打轿伺候!

(轿夫上,施仕伦上轿。〖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6 ┊ 字数:8277 ┊ 最后更新:2020-09-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