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选元戎》

主要角色
程咬金:丑,白髯、箭衣、马褂、鞑帽、挂剑
唐太宗:须生

《选元戎》萧长华饰程咬金、雷喜福饰唐王、钮骠饰太监
《选元戎》萧长华饰程咬金、雷喜福饰唐王、钮骠饰太监
情节
唐元勋鲁国公程咬金,热心任事,不避艰难,出入戎马之中,辄化险为夷,唐太宗尝称为福将,甚敬礼之。唐兵平蛮,程咬金亦从征焉。初次交兵,大获全胜,迨深入重地,被蛮邦四面兜围,百计不得出,遂遣将突围求救。程咬金愿亲自一行,遂冒险偷出敌垒,飞驰至京。朝见唐太宗,呈奏被围之故,请速发救兵。唐太宗以元戎实难其选,以往之开国功臣,均已凋谢,后辈中鲜有经济之才,不能胜任,因此未定。程咬金言之再三,唐太宗准奏,以何人可掌帅印问诸大臣。詹妃之弟詹龙,力以詹虎对,程咬金则主唐太宗亲临校场撰择,盖程咬金颇属意于秦英之智勇双全,为后起俊杰。唐太宗命与詹虎比武,先试力,秦英强而詹虎弱,后试剑,詹虎不支,数合之中,为秦英所刺,而元戎于是乎选定,属诸秦英矣。

注释
此剧系丑角程咬金之正工戏,须生唐太宗为辅。萧长华素称擅长。本书所载,乃韩金奎所借录者,即萧长华亲赠与韩之真本也。此类失传老戏,殊有提倡之必要,亟修正付刊,以供梨园同好焉。

根据《戏典》第十六集整理

录入:李尚科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8.6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程咬金  (内白)    马来。

(〖水底鱼〗。程咬金上。)

程咬金  (念)     颁兵如火速,星夜奔都城。

     (白)     老夫程咬金,相从储君征伐西凉,不料苏海十分猖狂,元帅被伤,众将难以取胜,是老夫单人独骑杀出重围,回朝颁兵取救,事在紧急,就此马上加鞭。

(程咬金下。)

【第二场】

(罗章、谢寿、程通、尉迟松、尉迟江同上。)

罗章   (白)     众位兄弟,请了。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请了。

罗章   (白)     今有秦英将詹昆伦打死,万岁大怒,将他绑赴西郊抵命。程通兄弟,命你各府求救,怎么样了?

程通   (白)     咳,别提了。今有杜、房二位上殿保奏,万岁大怒,将他二人削职为民啦。

尉迟松  (白)     柴绍公爷,为秦英苦谏,圣上大怒,去祭九鼎,事到如今,无人保奏。

尉迟江  (白)     唔呵,哥哥们,常言道得好,救人如救火,君王既已昏聩,溺爱詹妃,把昔年功臣俱不介意,你我各自回府,点齐家丁,一半保住秦英,一半杀上金殿,拿住了昏王,与他辩理。

罗章   (白)     此计不好,还是消停为上。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大街打听便了。

(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马来。

罗章、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好骑大马。

(罗章、谢寿、程通、尉迟松、尉迟江同拦。)

程咬金  (白)     𠳶,我把你们这些娃娃们,老夫有紧急军情,入朝面圣,你们为什么拦着我吓?

罗章、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你是甚等样人,也要入朝面圣?

程咬金  (白)     老咬金打从西凉回头。

罗章、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原来是祖爷到了。祖爷救命哪!

(罗章、谢寿、程通、尉迟松、尉迟江同跪。)

程咬金  (白)     起来起来。我跟你们素不相识,怎么跟我要起命来了?

罗章、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公公有所不知,我们都是你的孙孙。

程咬金  (白)     怎么咱,你们都是我的孙子?

罗章、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正是。

程咬金  (白)     好吓,把你们上辈姓什么叫什么,说给我听听,我就知道哪。

罗章   (白)     俺祖父罗成,孙孙是罗章。

程咬金  (白)     哦,罗英弟之后。

             你哪?

尉迟松  (白)     我祖父名敬德,孙孙是尉迟松。

尉迟江  (白)     我叫尉迟江。

程咬金  (白)     好楞黑小子。

             你哪?

谢寿   (白)     我祖父谢云登,孙孙是谢寿。

程咬金  (白)     呕,谢云登之后。

             我说你这个小孩叫什么?

程通   (白)     您问我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哪。

程咬金  (白)     这是怎么句话?

程通   (白)     我告诉你,我姓程,我叫程通,是你一个人的活爷爷。

程咬金  (白)     拧啦,我是你一个人的活爷爷。

程通   (白)     呕,那就是啦。

程咬金  (白)     哈哈哈,老夫出国多年,这些娃娃俱都长成人了。你们成群结党,欲作何为哪?

罗章、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我告诉你哪。

程咬金  (白)     别嚷,叫这个大的说,怎么回事,我就明白。

罗章   (白)     今有秦英将詹昆伦打死,万岁大怒,将他绑赴西郊抵命。

程咬金  (白)     哪个叫甚么秦英吓?

罗章   (白)     就是征西元帅驸马秦山之子,名叫秦英。

程咬金  (白)     呕,就是驸马秦山的儿子。哎,他家现有免死金牌,为什么不执牌上殿求免啦?

罗章   (白)     他母亲锦罗公主,将金牌呈上,万岁大怒,将金牌入库了。

程咬金  (白)     怎么着,把金牌入库啦?

罗章   (白)     正是。

程咬金  (白)     难道这满朝文武,就无人保奏吗?

罗章   (白)     杜、房二位丞相上殿保奏,万岁将他二人削职为民,柴绍公爷为英苦谏,去祭九鼎。事到如今,无人保奏。

程咬金  (白)     那就是了。那么你们欲要何为啦?

尉迟江  (白)     唔哈,公公,我等各自回府,点齐家丁,一半保护秦英,一半杀上金殿,擒住了昏王与他辩理。

程咬金  (白)     𠳶,小小年纪,如此的会办事呀。也罢,你们大家随定老夫,去到朝门,待我一人面见万岁,管保秦英无事,你们看怎样?

程通   (白)     爷爷你这来。

程咬金  (白)     干什么?

程通   (白)     您今年高齿啦?

程咬金  (白)     我没了牙齿啦,高寿啦。

程通   (白)     您高寿啦?

程咬金  (白)     我小啦,除去花甲呀,我又增长了三十九啦。

程通   (白)     这么一说,您九十九啦。

程咬金  (白)     可不是么。

程通   (白)     怎么办,您此番上殿保本,万岁准了您的本章便罢。

程咬金  (白)     他若要是不准?

程通   (白)     要是不准,那你就跟他拼了命结啦,您还活九十多吗?

程咬金  (白)     哈哈,不愧你是我的孩子。你这个说话直率,和我幼年的脾气相似。也罢,此番上殿,万岁准了我的本章便罢,如若不准,我要把我幼年的脾气试他一试。

     (唱)     老爷爷勒马大街上,

             叫声孙孙听端详:

             秦氏一门功劳广,

             岂忍我王学纣王。

             孙孙们暂且别混嚷,

             管例那时放秦郎。

罗章、
谢寿、
程通、
尉迟松、

尉迟江  (同白)    走吓。

程咬金  (白)     别嚷,随我来。

(众人同下。)

【第三场】

唐太宗  (内白)    摆驾。

(二大太监、四小太监引唐太宗同上。)

唐太宗  (唱)     一年间四时新春光尤盛,

             和风暖紫燕飞花笑迎人。

             整日间卷花帘开怀畅饮,

             忽报道小秦英力毙国亲。

             依仗他祖上功官高极品,

             打死了詹太师目无君亲。

             孤一怒要将他枭首抵命,

             免死牌岂保得逆罪谗臣?

             龙书案发催牌内侍执领,

             到法场斩秦英悬首都门。

大太监甲 (唱)     金殿上领圣命忙下龙廷,

(程咬金上。)

程咬金  (白)     娃们不要啰唣,待老夫上殿面奏吓。

     (唱)     你持着君命牌所为何情?

大太监甲 (白)     老国公回朝来了。

程咬金  (白)     回朝来了。我且问你,手持金牌,往哪里公干哪?

大太监甲 (白)     奉了万岁旨意,催斩秦英的。

程咬金  (白)     怎么催斩秦英的吗?

大太监甲 (白)     正是。

程咬金  (白)     你与我这么一候。

大太监甲 (白)     此乃圣命,咱家不敢挨迟。

程咬金  (白)     怎么着,你竟敢不做吗?哼哼,你此番若出了朝门,你可知我老程性儿,不用说是你,就是当今万岁,也不好退却我罢。

大太监甲 (白)     老国公,不必动怒。咱家暂候一时就是。

程咬金  (白)     好哇,你与我暂候一时。

             哎呀,事在极急,待我上殿面奏。

大太监甲 (白)     鲁国公回朝。

程咬金  (白)     老臣咬金见驾,吾皇万岁。

唐太宗  (白)     老皇兄回朝来了。

程咬金  (白)     回朝来了。

唐太宗  (白)     快快扶起老皇兄。

程咬金  (白)     谢万岁。

唐太宗  (白)     内侍赐金墩与老皇兄坐。

程咬金  (白)     老臣谢坐。

唐太宗  (白)     老皇兄保定皇儿征伐西凉,怎么样了?

程咬金  (白)     不想苏海十分猖狂,元帅被伤,众将难以取胜,是老臣单人独骑,杀出重围,回朝搬兵取救。

唐太宗  (白)     唔,老皇兄是回朝搬兵么?

程咬金  (白)     正是。

唐太宗  (白)     朕的皇儿在彼可好?

程咬金  (白)     老臣临行之时,那驸马秦山对臣言讲,说道程叔父此番回朝搬兵,到家中看看我儿好与不好。

唐太宗  (白)     原来老皇兄耳沉了,朕问的是太子,你听到哪里去了?

程咬金  (白)     我说的是驸马秦山,问他儿子秦英,在家可好。

唐太宗  (白)     不要提起,倚仗他血性之勇,目无法纪,在渡仙桥竟将国丈詹昆伦打死,朕已将他绑赴市曹枭首去了。

程咬金  (白)     好吓。有其父必有其子,秦英在家不守国法,那秦山在外亦益发的不受王章啦。

唐太宗  (白)     吓,那秦山在外怎么不受王章?

程咬金  (白)     驸马所作之事,一时难以对我主言讲。万岁若问,请离宝位,待老臣细细奏知。

唐太宗  (白)     如此寡人下位来。

程咬金  (白)     好吓,请下位来。

唐太宗  (白)     何必寡人下位,皇兄且讲。

程咬金  (白)     你下来的好。

大太监甲 (白)     老国公,你莫非是疯啦?

程咬金  (白)     我疯啦,我今天疯啦。

     (唱)     金殿上疯了旧时性情,

             且把事儿评一评。

             眼前多败类你全不醒,

             要奏的事儿不忍云。

唐太宗  (白)     老皇兄有话好好说来,何必如此。

程咬金  (白)     老臣一上金殿,万岁就知道问太子在外可好,不知征夫疆场辛苦。想那秦英乃是驸马秦山之子,现今秦山保定太子储君,征伐西凉,被苏海困在锁阳城,万岁若是将秦英斩首,那驸马秦山闻知,必道万岁忘了他父亲的功勋,全无君臣之义,他也就把太子给杀啦。即同西凉合兵一处,杀到长安,那时节,我看你这九五的宝位,是坐得稳,是坐不稳。

     (唱)     君既不分忠与佞,

             他还管什么臣不臣。

唐太宗  (白)     非朕故要杀他,奈其子忒无法纪,若不将他抵命,则詹妃之父,何以瞑目?

程咬金  (白)     想那詹妃,不过桀之妺嬉、纣之妲己,败国亡家,尽出此辈。万岁传旨斩啦,先将奸妃斩首便罢,以清君侧。如若不然,先把老臣斩首,也免得留于世上,看这桀纣的故事。

唐太宗  (白)     此女并无过犯,不过为他父亲死在秦英之手,不得不然耳。

程咬金  (白)     想那国丈詹昆伦,乃是奸险的小人,把女儿献上,希图固宠,前者也曾受过苏海的厚贿,许做内外细作,秦英今日斩奸削佞,正是为君为国。万岁反听细人之言,将秦英斩首,柴绍祭鼎,把那些老臣俱已削职为民,这还成什么朝政?

     (唱)     倘若是苏海乘虚进,

             要想太平万不能。

唐太宗  (唱)     朕如酒醉方才醒,

             险些误我锦乾坤。

     (白)     老皇兄,朕已知过,你且放了手,待朕出旨赦却他们便了。

程咬金  (白)     可是全赦了他们啦?

唐太宗  (白)     全都赦了他们。

程咬金  (白)     好哇,这才是有道的明君哪。

唐太宗  (白)     内侍取龙票过来,待朕出旨。

     (唱)     提笔忙出极急赦,

             法场赦回小秦英。

程咬金  (白)     还有杜、房二位。

唐太宗  (白)     听了。

     (唱)     杜、房仍旧官原品,

程咬金  (白)     柴绍?

唐太宗  (唱)     柴绍依然老皇亲。

             三道赦旨是君命,

             谁敢枉行灭满门。

程咬金  (白)     老臣上得金殿如此逼勒我主,罪大恶极,当问何罪,请我主说罢。

唐太宗  (白)     老皇兄年将百岁,尚为国家,戴月披星,诸事辛劳,寡人奖之不及,还有何罪可问?

程咬金  (白)     谢万岁。

唐太宗  (唱)     些须罪过概不问,

             咬金是孤的有功臣。

     (白)     拿去看来。

程咬金  (白)     这、老臣眼力不济,求万岁念这么一遍。

唐太宗  (白)     哼,听了。

             自者秦英误毙詹昆伦身死,罪依抵偿,孤念驸马秦山远征边外,朕宽恩秦英,赦其死罪。

程咬金  (白)     万岁赦了死罪,难道说还有什么活罪吗?

唐太宗  (白)     严加教诲,效力赎罪。

程咬金  (白)     这就是了。

唐太宗  (白)     杜如晦、房玄龄、柴绍等仍复原官,概行免议。

程咬金  (白)     好。

唐太宗  (白)     程咬金。

程咬金  (白)     待老臣跪下。

(程咬金跪。)

唐太宗  (白)     虽有勒君之愆,实有为国之忠。

程咬金  (白)     捆打四十御棍罢。

唐太宗  (白)     功过相抵,皇兄平身。

程咬金  (白)     谢万岁。

(程咬金起。)

唐太宗  (白)     速拿此旨,法场前去晓谕。

大太监甲 (白)     领旨。

     (念)     金殿领圣旨,赦回小秦英。

(大太监甲下。)

唐太宗  (白)     老皇兄,快把西凉之事奏来。

程咬金  (白)     容奏。

     (唱)     刻下兵困粮草尽,

             早发大兵莫稍停。

唐太宗  (白)     竟有这等事么,朕想朝中无人可救西凉之危,只有新科武状元智勇过人,就命他为三路元帅,即日前往,方可解此重围。

程咬金  (白)     请问万岁,新科状元是谁?

唐太宗  (白)     就是国丈詹昆伦次子名叫詹虎。

程咬金  (白)     臣启奏万岁:想那久战沙场的名将,尚且不能取胜,何况他是个新进的武魁。臣闻将生将种,虎养虎儿,万岁何不在勋爵之中择选小辈,挂帅前往,方可救急哇。

唐太宗  (白)     无奈元勋等,有随太子征西去的,也有各处镇守的,其馀尽皆少年子弟,何能济事?

程咬金  (白)     万岁不要管他们年大年小,万岁传旨,命各府小将,明日五鼓,齐聚金阶,比试挂帅。有才能的可以挂帅,次者的为偏将,少不得也有能人啦。

唐太宗  (白)     老皇兄其言甚善。

             内侍,取金牌一面,去到各家公府,选齐小辈,明朝齐集金阶,比试挂帅,不得有误。

大太监乙 (白)     领旨。

(大太监乙下。)

唐太宗  (白)     老皇兄鞍马劳顿,请回府第,明日同看比武便了。

程咬金  (白)     谢万岁。

唐太宗  (唱)     一声金牌出禁门,

程咬金  (唱)     各府小将敢不遵。

唐太宗  (唱)     若能选得元戎定,

(唐太宗下。)

程咬金  (唱)     定是马到把功成。

     (白)     哎呀,好险哪。

(程咬金下。)

【第四场】

(秦英上。)

秦英   (笑)     哈哈哈。

     (唱)     打死了詹太师法场抵命,

             多亏了程公公搭救我残身。

             喜孜孜笑洋洋府门来进,

             静悄悄冷清清书房无人。

     (白)     书童哪里?

(书童上。)

书童   (白)     吓哈!

     (念)     正在睡朦胧,忽听叫书童,秦英丧了命,谁袭护国公?

     (白)     敢是显魂来了。

秦英   (白)     不要胡说。

书童   (白)     你不是打死詹元帅,绑赴法场抵命,怎么又会回来啦?

秦英   (白)     你哪知道。今有程公公回朝搬兵,问起情由,上殿保奏,故而才得活命。

书童   (白)     喝,阿弥陀佛,谢天谢地。

(大太监乙上。)

大太监乙 (念)     万岁金殿传谕,比武挂帅征西。

     (白)     来此已是,待我扣环。

书童   (白)     什么人?

大太监乙 (白)     金牌下。

书童   (白)     是。

             启少爷金牌下。

秦英   (白)     待我出迎。

             公公!

大太监乙 (白)     秦英听着:万岁有旨,命各府小将,明日五鼓齐集金阶,比武挂帅,不得有误。

(大太监乙下。)

秦英   (白)     遵旨。

(秦英笑。)

书童   (白)     您为何发笑?

秦英   (白)     你哪里知道,明日比武夺帅,那些国公子弟,俱不放俺的心上,惟有新科武状元詹虎与我不共戴天之仇,俺明日必须努力,杀却此贼,以除后患。

书童   (白)     依我说,您别闯祸啦,再要闯出祸来,哪找第二活爷爷给您讲情吧。

秦英   (白)     不必多言,好好看守书房,待我到上房禀明母亲便了。

     (唱)     明日里全凭俺施展本领,

             挂帅印征西凉好救严亲。

(秦英下。)

【第五场】

(四文堂引詹虎同上。)

詹虎   (念)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白)     某二国舅詹虎,蒙圣恩点我武魁,可恨秦英,将我父打死,圣上正要将他典刑,又被程咬金保奏。今日比武,俺必须努力当先,倘若挂了帅印,好报父仇。

(詹龙内咳。)

詹龙   (白)     话言未了。兄长来也。

(詹龙上。)

詹龙   (念)     只恨打父仇,何日得报明。

詹虎   (白)     兄长。

詹龙   (白)     贤弟。可恨秦英,将父打死,万岁正要典刑,又被程咬金保奏下来,又定了比武挂帅之策,稍时比武,贤弟必须努力当先,倘若挂了帅印,好报父仇。

詹虎   (白)     兄长但放宽心,谅那些乳臭小子,怎比得小弟的武艺,此番挂了帅,他等作步下先锋,慢慢摆布他们。

詹龙   (白)     全仗贤弟,一同上朝。

詹虎   (白)     请。打道。

(詹龙、詹虎同下。)

【第六场】

(杜如晦、程咬金、房玄龄同上。)

程咬金  (白)     老夫程咬金。

杜如晦  (白)     下官杜如晦。

房玄龄  (白)     下官房玄龄。

杜如晦、

房玄龄  (同白)    多蒙公公保本,我等官复原职,必当登门叩谢。

程咬金  (白)     岂敢岂敢。这个,二位老大人,少时各家子弟比武的时节,还要二位老大人护庇一二。

杜如晦、

房玄龄  (同白)    那个自然。

程咬金  (白)     一同上朝。

杜如晦、

房玄龄  (同白)    请。

(杜如晦、程咬金、房玄龄同下。)

【第七场】

唐太宗  (内西皮导板) 金阙迢遥殿影重,

(四御林军、车夫、四小太监、伞夫、四宫女引唐太宗同上。)

唐太宗  (唱)     军情阻隔意难通。

             国家邦本人人重,

             岂肯湮没丧祖功,

             可恨苏海夷苗种,

             不守王化屡称雄,

             扰得来边廷干戈动,

             民遭涂炭国帑空。

             损兵折将朕心痛,

             皇儿被困似鸟窥笼。

             若非老将雄心猛,

             怎能杀出万马中?

             为此将金牌传与众,

             择定了今日选元戎。

             龙行虎步上九重,

(程咬金、杜如晦、房玄龄、詹龙、詹虎、秦英、罗章、尉迟松、尉迟江、程通、谢寿同上。)

程咬金  (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万万岁!

             小将们齐来见驾。

(秦英、詹龙、詹虎、罗章、尉迟松、尉迟江、程通、谢寿同参。)
秦英、
詹龙、
詹虎、
罗章、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谢寿   (同白)    臣等见驾,吾皇万岁!

程咬金  (白)     抬起头来。

唐太宗  (唱)     举目往下看英雄。

             这一个青春如傅粉,

             那一个少壮气象凶;

             有几个亚赛亭侯样,

             有几个何殊翼德公。

             看来是人人有智勇,

             一个一个有父风。

             站立两旁听录用,

程咬金  (白)     平身。

秦英、
詹龙、
詹虎、
罗章、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谢寿   (同白)    万万岁!

唐太宗  (白)     詹虎。

詹虎   (白)     臣。

唐太宗  (唱)     有何膂力考挂元戎?

詹虎   (白)     臣启万岁:臣观殿下有玉石狮子一对,每个重有千斤,谁能搬得举起这狮子,可以挂帅印。

唐太宗  (白)     依卿所奏,就此下殿搬来。

詹虎   (白)     领旨。

(詹虎举狮子。詹龙神气。)

詹龙   (白)     大力之神也不过如此。

唐太宗  (白)     老皇兄。

程咬金  (白)     臣。

唐太宗  (白)     你看这武状元,竟将千斤搬起,其力甚大,帅印挂他无疑了。

程咬金  (白)     臣启万岁:昔年先皇命众家国公赌力,可也是这对狮子,有端膝的,也有抱过胸的,惟有秦叔宝,双手举过头顶。哎呀,那才算得大力哪。

杜如晦  (白)     臣启万岁:今日比武夺帅,必须命各家子弟,俱要搬它一般才是。

唐太宗  (白)     依卿所奏。

             老皇兄,替孤传旨。

程咬金  (白)     老臣领旨。

             哎呀,我看各家子弟,俱皆年小,倘若是拿不起这个狮子来,这颗帅印岂不教詹虎挂了吗?他要是挂了帅,我这群孩子都要吃他的亏,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

罗章   (白)     吓公公,那詹虎以力夸强,实为匹夫。孙儿要双手举那狮子,与他见识见识。

程咬金  (白)     怎么着,你要两只手把狮子举起来?

罗章   (白)     孙儿怎敢谬言。

程咬金  (白)     好吓,随我上殿报名吓。

罗章   (白)     小臣罗章,要双手举那狮子。

唐太宗  (白)     呕,你能双手举那狮子?

罗章   (白)     是。

唐太宗  (白)     只怕未必。

杜如晦  (白)     陛下且由他们试试看。

程咬金  (白)     叫他们试试瞧。

唐太宗  (白)     你且试试看。

程咬金  (白)     下殿举来。

罗章   (白)     领旨。

(罗章举狮子。)

程咬金  (白)     可以啦,搁下罢,这就比他强的多啦。万岁可曾看见罗章?

唐太宗  (白)     果然罗章英勇,堪称盖世,帅印是他挂定了。

程咬金  (白)     是他挂定了。

杜如晦  (白)     还有先锋、左右副将,也要试取,方好受职。

程咬金  (白)     阶下子弟,大家都来搬一搬。

(尉迟松、尉迟江、谢寿各举。)

程通   (白)     待我来。

(程通举,倒。)

程咬金  (白)     孩子,你才多们大,就要搬个狮子,你也不怕狮子咬了你的手。

程通   (白)     还闪了我的腰了。

程咬金  (白)     还得给你找膏药去。

唐太宗  (白)     这等看来,个个都是元帅了。

程咬金  (白)     虽非个个元帅,要比起詹虎来呀,胜强百倍啦。

詹虎   (白)     哼。

(程咬金指秦英。)

程咬金  (白)     我说你这个娃娃,为何不举?是了,想是你年小力单,拿它不动,是不是喏?

秦英   (白)     公公,这举起一个,不算英雄,孙儿一人举双才为好汉。

程咬金  (白)     怎么着,你一个人要举两个,想拿双份儿。

秦英   (白)     正是。

程咬金  (白)     哎呀,你要是举不起来,岂不叫你舅舅笑话你吗?

秦英   (白)     公公!

(〖急三枪〗。)

程咬金  (白)     好,你要举起来,我在万岁驾前保你挂帅。

秦英   (白)     遵命。

程咬金  (白)     小小年纪,一个人要举俩,怕不行罢。

秦英   (唱)     公公但把心放定,

             孙儿今日显奇能。

             两旁举起千斤鼎,

(詹龙、詹虎、罗章、尉迟松、尉迟江、程通、谢寿同看。)

程咬金  (白)     咳,举狮子能挂帅印,这当什么,这个年头,用不着这个那个交锋打仗。

(秦英举双狮子。)

秦英   (唱)     挂帅征西救严亲。

程咬金  (白)     好,搁下。真是眼见稀奇,寿增一纪,不愧将门之后,难得难得。

             万岁可曾见过秦英?

唐太宗  (白)     秦英真乃神力也,即命秦英为帅,朕当亲赐御酒。

程咬金  (白)     正该如是。

(詹龙神气。)

詹龙   (白)     臣启万岁:秦英虽然力大,恐其年小,若挂他为帅,叫外国闻知,反道我国无人,被他耻笑。且武状元詹虎,幼读兵书,颇晓韬略,练就一种法剑,若挂詹虎为帅,管叫西凉,拱手来降。

詹虎   (白)     着啊!

程咬金  (白)     臣启万岁:有智不在年高。若论有年纪挂帅,天下的帅印都叫老臣一个人给挂了。论到文韬武略,秦英常在御书楼攻读,万岁问问杜、房二位便知。

杜如晦  (白)     臣启万岁:秦英熟读《春秋》、《黄公三略》、《吕望六韬》,无一不精。

房玄龄  (白)     且《孙子》十三篇,一一精通,是将帅之才。

程咬金  (白)     老臣昔年随定先皇征东扫北,哪一回又不用老臣哪。秦英今日挂了帅印,他公孙父子威威之师,西凉闻知,不要交锋打仗,只他这个名望,也叫他们胆落魂飞呀。

詹虎   (白)     程公公,你道秦英他的武艺好?

程咬金  (白)     好。

詹虎   (白)     韬略高?

程咬金  (白)     比别人强的多。

詹虎   (白)     既如此,敢同俺比剑?

秦英   (白)     你少爷何惧。

程咬金  (白)     万岁,他要比剑。

唐太宗  (白)     如此二卿下殿比剑,胜者的为元帅。

秦英、

詹虎   (同白)    领旨。

(程咬金拦。)

程咬金  (白)     慢着。

             万岁是叫他们比活剑哪,还比死剑哪?

唐太宗  (白)     生死怎讲?

程咬金  (白)     要是比活剑,用那棉裹好剑锋,交手的时节,不可损伤性命,伤了命的可得给抵偿。

唐太宗  (白)     死剑呢?

程咬金  (白)     那可就说不了啦,当场不让父,举手不留情,死了的没人给偿命。

唐太宗  (白)     如此说来,还是比活剑罢。

詹龙   (白)     臣启万岁:今日比武夺帅,乃是为国求贤,两下若有伤害,彼此不能抵偿。

杜如晦  (白)     詹龙,万岁今日为国求贤,两下若有伤害,是无人抵偿的呀。

詹虎   (白)     方才程公公言道,当场不让父,举手不留情。

程咬金  (白)     哟,詹虎吓,你这个样儿,是要比定了死剑啦么?

詹虎   (白)     方显高低。

程咬金  (白)     哼,你算死定了。

唐太宗  (白)     詹虎秦英听着。

秦英、

詹虎   (同白)    臣。

唐太宗  (白)     詹虎你乃新科武魁,武艺谅来不差,休仗你之胞妹,是朕之西宫,今日舍命求元,生死各无抵偿,但事到其间,须要着实留神,切莫大意。

詹虎   (白)     蒙圣上恩重,敢不留心。

唐太宗  (白)     秦英儿虽为朕之外甥,但国有常典,前将国丈打死,朕已宽免,今日彼此求元,不要两相退让,若再以力称强,枉害人命,不但死者不明,就是寡人——

程咬金  (白)     吓,万岁待怎样哪?

唐太宗  (白)     哎,也有些过意不去呀。

程咬金  (白)     哎呀,万岁今日为国求贤,事在至公,万岁怎么倒说起护庇的话来啦。秦英你这来,这里有圣旨在先,万无执回,今日之事,就叫作有智不施可是不如无,稍时你只爱杀,杀出乱来,都有我哪。

秦英   (白)     孙儿遵命。

程咬金  (白)     看你的罢。

唐太宗  (白)     状元。

詹虎   (白)     臣。

(唐太宗作手势示意詹虎。〖牌子〗。)

程咬金  (白)     下殿一起动手。

(詹虎、秦英各拿剑,詹虎欲刺秦英。)

秦英   (白)     呔,詹虎,你公爷尚未使起,你就暗刺一剑,是何道理?

詹虎   (白)     秦英,好好将人头留下,免得老爷动手。

秦英   (白)     看剑。

(秦英、詹虎对剑,秦英刺死詹虎,詹龙惊介,程咬金、罗章、尉迟松、尉迟江、程通、谢寿同笑。秦英下。)

唐太宗  (西皮快板)  一双宝剑往下送,

             好似出水两条龙。

             这一个犹如卞庄勇,

             那一个好似楚重瞳。

             前面跃,后面拥,

             好似螳螂捕小虫。

             正憩战,不放松,

             订下了生死夺元戎。

             一霎时秦英扑在地,

             估量着定然将命终,

             蓦然一阵红光现,

             却原来詹虎冒鲜红。

             国舅一死朕虽不痛,

             何颜去对那西宫?

(唐太宗哭。)

詹龙   (哭)     哎呀,兄弟吓。

程通   (白)     啊呀,舅舅吓。

程咬金  (白)     嗐,你怎么哭他舅舅。

程通   (白)     他不是我舅舅吗?

程咬金  (白)     咱们家没有这个亲戚。

程通   (白)     那就算我白哭了。

程咬金  (白)     谁还给你什么。

程通   (白)     真冤。

程咬金  (白)     把尸首搭下去。

(旗牌搭詹虎同下。)

程咬金  (白)     万岁为何龙目泪落呀?

唐太宗  (白)     吓,你不曾看见吗?

程咬金  (白)     是了,想是詹虎把秦英杀啦,万岁舍不得御外甥,故而龙目落泪,是不是?

唐太宗  (白)     不是那詹虎被秦英杀了?

程咬金  (白)     怎么着,詹虎被秦英杀啦?有这等事?

             来吓,把秦英给我押上来。

(秦英暗上。)

程咬金  (白)     唗!胆大秦英,谁给你出的主意,把詹虎杀了,有什么话,朝上回吓!

秦英   (白)     哎呀,万岁吓!儿臣蒙旨舍命求元,彼此死无抵偿,并非是秦英,蓄意要杀他。

程咬金  (白)     二位老大人,方才万岁传过这道旨意没有?

房玄龄、

杜如晦  (同白)    有此旨意。

程咬金  (白)     怎么着,有此旨意?

房玄龄、

杜如晦  (同白)    有此旨意。

程咬金  (白)     怎么着,起来罢。算你白杀了,没你的事。

詹龙   (白)     臣启万岁:秦英前将国丈打死,今又剑劈武状元,此乃二罪归一,速速将他典刑,以正国法。

程咬金  (白)     唗!你这詹龙,那不是你三番两次要比什么死剑,未曾出兵先杀了个武状元。你呀,就是祸之首罪之魁。万岁快快将他即交刑部,问他个擅预国事之罪。

唐太宗  (白)     暂且押下去。

(詹龙下。)

程咬金  (白)     众人齐来听旨,跪下。

(秦英、罗章、尉迟松、尉迟江、程通、谢寿同跪。)

唐太宗  (白)     秦英封为征西元帅。

程咬金  (白)     快快谢恩。

秦英   (白)     谢万岁。

唐太宗  (白)     罗章为前路先锋。

罗章   (白)     谢万岁。

唐太宗  (白)     其馀都授副将。

罗章、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谢寿   (同白)    谢万岁!

唐太宗  (白)     斩罚牌箭付与鲁国公执掌。

程咬金  (白)     领旨。

唐太宗  (白)     选择吉日,校场点兵起马。

程咬金、
秦英、
罗章、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谢寿   (同白)    谢驾回宫。

唐太宗  (白)     摆驾。

(四御林军、车夫、四小太监、伞夫、四宫女引唐太宗同下。)
秦英、
罗章、
尉迟松、
尉迟江、
程通、

谢寿   (同白)    多谢公公保奏。

程咬金  (白)     罢了罢了。

             秦英呀,此番到了西凉吓,你就拿出杀詹虎的本领来,可以搭救你父转朝。

秦英   (白)     全仗公公。

程咬金  (白)     孩子们回府披挂,准备起程吓。

(秦英、罗章、尉迟松、尉迟江、程通、谢寿同应。)

程咬金  (白)     罢了,吓,你是我的好孙子了吓。

     (笑)     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855 ┊ 字数:1万1262 ┊ 最后更新:2023-07-2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