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卧龙吊孝》

主要角色
诸葛亮:老生,八卦巾、羽毛扇、白孝条(正中绣团寿字)、黑三、银灰团鹤氅、黑彩裤、厚底
鲁肃:老生,忠纱帽、白孝条、黑三、黑官衣,玉带、黑彩裤、厚底
小乔:旦,大头包白绸、白褶子、白裙、白彩鞋
赵云:武生,夫子盔、白靠、红彩裤、厚底
蒋钦:净,扎巾盔、大靠、黑彩裤、厚底
周泰:净,扎巾盔、大靠、黑彩裤、厚底
丁奉:生,扎巾盔、大靠、黑彩裤、厚底
徐盛:生,扎巾盔、大靠、黑彩裤、厚底
旗牌:杂,素大板巾、素箭衣、大带、素马褂、厚底
二丫鬟:旦,素袄裤、素坎肩、白腰巾、彩鞋
四文官:杂,忠纱帽、黑参三、白三、白满、黑彩裤、厚底
四兵士:杂,豹衣裤

《卧龙吊孝》言少朋饰诸葛亮
《卧龙吊孝》言少朋饰诸葛亮
情节
周瑜死后,东吴将士对诸葛亮深为怨恨。大祭之日,诸葛亮为了吴、蜀联盟,共同破曹,不避斧钺,亲自过江祭奠,朗读祭文,声泪俱下,周妻小乔为之所感动,未忍加害。

注释
取材于《三国演义》第五十七回。

根据《京剧流派剧目荟萃》第三辑:言少朋授课本整理

录入:lcat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9.1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天幕中悬大“奠”字,两边白纱蝴蝶幕垂、素幕穗。二道幕外。〖奏唢呐曲牌批〗。四兵士搭轿子引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上,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持鞭九龙口一字亮相,同至台口一字勒马站住,四兵士分站两边。〖大锣归位〗。)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念)    都督丧了命,将士恨难平。

(〖大锣住头〗。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分列小八字。)

蒋钦   (白)     众位将军请了。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白)    请了。

蒋钦   (白)     可恨诸葛亮将周都督气死,今当大祭之日,我等前去吊祭。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白)    军士们!

(〖大锣一击〗。)

四兵士  (同白)    有!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白)    都督府去者!

四兵士  (同白)    啊!

(〖唢呐批〗。四兵士同插门下。〖大锣抽头〗。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插门加鞭下。)

【第二场】

(〖长锤〗。四文官持鞭同上,九龙口站八字斜胡同,引鲁肃上。鲁肃持鞭至中勒马。)

鲁肃   (西皮摇板)  闻噩耗周公瑾柴桑命殒,

(四文官同扯正,鲁肃至台口中勒马。)

鲁肃   (西皮流水板) 我东吴不幸降星辰!

             天不永年悲短命,

             伤心何处望归魂。

             众大夫趋灵佑同申奠敬,

(〖长锤〗。四文官同插门加鞭下。鲁肃至下场门回身。)

鲁肃   (西皮摇板)  扶棺痛哭吊英灵。

(〖大锣回头〗。鲁肃下。〖撤锣〗。)

【第三场】

(二道幕启。台中场摆灵桌,桌上置灵牌、香炉、酒斗、左右一对烛台,小边桌角另放一炷供香,桌两边各一把椅,椅背向外。二旗牌分两边站。二丫鬟扶小乔同上,至台口,小乔翻右水袖,搌泪。〖小锣一击〗。小乔进灵堂,跪拜,二丫鬟陪同跪拜,站起,二丫鬟分大、小边站立于旗牌里手。小乔归大边,双翻水袖面向灵桌。〖大锣双叫头〗。)

小乔   (叫头)    都督,夫君!

     (哭)     喂呀夫哇!

(〖大锣双楗凤点头〗。)

小乔   (西皮散板)  望灵堂哭得我咽喉气短,

             我定要与夫君报却仇冤!

(小乔拱手。〖大锣住头〗。)
四文官、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白)    文官武将前来吊祭!

二旗牌  (同白)    启禀夫人:文官武将前来吊祭!

(二旗牌同拱手。)

小乔   (白)     有请。

(小乔拱手。二旗牌同向外拱手。)

二旗牌  (同白)    有请!

(〖奏唢呐哭皇天〗。四文官、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分两边上,同至台口,依次互拱手双进门,面向灵桌,四文官同在前站一排,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在后站一排,同拜祭,分两边,四文官同里手,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外手站大八字,二旗牌同让至最外手。)

小乔   (白)     请众位大人、将军前厅待茶。

(小乔拱手。)

二旗牌  (同白)    众位大人、将军请!

(二旗牌同拱手。二旗牌领四文官、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抽心出灵堂,自两边分下。)

鲁肃   (内白)    鲁大夫到。

(二丫鬟同向小乔拱手。)

二丫鬟  (白)     鲁大夫到。

小乔   (白)     有请。

(小乔拱手。二丫鬟同向外拱手。)

二丫鬟  (白)     有请!

(二丫鬟自分两边分暗下。鲁肃上,至台口,搌泪,进灵堂,跪拜,小乔陪拜。鲁肃拜毕站小边。)

小乔   (白)     啊大夫。

鲁肃   (白)     夫人。

小乔   (白)     都督之死,乃诸葛亮定计所害。就该发动人马,与都督报仇才是!

鲁肃   (白)     这个……

(〖大锣一击〗。)

鲁肃   (白)     夫人,言得极是,若要兴动人马,必须奏知吴侯,方可发兵。

旗牌   (内白)    报!

(〖冲头〗。旗牌上,进灵堂归大边,面向小乔。)

旗牌   (白)     启禀夫人:诸葛亮过江前来吊祭!

(旗牌向外一指。)

小乔   (白)     怎么?

(〖撕边一击〗。小乔上步。)

小乔   (白)     那诸葛亮他、他、他过江吊祭来了?

(〖撕边一击〗。)

旗牌   (白)     正是。

小乔   (白)     我正要寻他,他倒来了!

(小乔退一步面向鲁肃。)

小乔   (白)     啊大夫,将诸葛亮带至灵堂见我!

(小乔甩右水袖。鲁肃同时双摊手,无奈状。)

鲁肃   (白)     遵命。

(〖大锣长尖〗。鲁肃向小乔拱手,出灵堂,台口双摊手,摇头,手扶脑门,自上场门下。小乔向旗牌。)

小乔   (白)     有请众位将军!

(旗牌至台口中,拱手。)

旗牌   (白)     有请众位将军!

(旗牌自下场门下。)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内同白)   来也!

(蒋钦、周泰、丁奉、徐盛挎宝剑自两边分上。〖大锣长尖〗。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双进门,分两边站八字。)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白)    参见夫人!

(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拱手。)

小乔   (白)     众位将军!

(〖大锣五击〗。小乔至台口中。)

小乔   (白)     那诸葛亮过江吊祭来了!

(小乔右手指出。〖撕边〗。蒋钦、周泰、丁奉、徐盛互对眼神,同抓扔靠绸,同拱手。〖大锣叫头〗。)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白)    夫人!就该拿下诸葛亮,与我家都督报仇!

(〖撕边一击〗。)

小乔   (白)     你等埋伏两厢,等那诸葛亮到此——

(〖撕边一击〗。)

小乔   (白)     看我眼色行事。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白)    遵命。

(〖一锤锣〗,〖大锣原场〗。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抽心双出门,自两边分下。小乔归里,面向里坐右椅。〖大锣原场〗。)

鲁肃   (内白)    先生请!

诸葛亮  (内白)    大夫请!

(〖奏胡琴曲牌西皮哭皇天〗。鲁肃上,至台中,回身拱手引诸葛亮上。诸葛亮带着身历险境、泰然自若的神情上场,至九龙口处亮相。赵云随后同上,同时亮相。诸葛亮与鲁肃互拱手相让,同至台口,同进灵堂。诸葛亮挖大边,赵云跟至大边外手,鲁肃挖小边。诸葛亮面向灵桌。〖曲牌止〗,〖大锣双叫头〗。诸葛亮翻左水袖,向灵位拱手。)

诸葛亮  (三叫头)   都督,公瑾!哎,都督哇!

(诸葛亮哭,左袖搌泪。)

诸葛亮  (反西皮散板) 一见灵位泪涟涟,

             捶胸顿足向谁言!

             正欲同心破曹瞒,

             不料都督归了天。

             我哭!哭一声周都督!

             叫叫一声公瑾先生!

             啊!我的心痛酸!

     (白)     啊,鲁大夫。

鲁肃   (白)     先生。

诸葛亮  (白)     亮,过得江来,谨备祭文一道,相烦大夫赞礼,亮就此与都督,哎!上香了!

(诸葛亮上步至中场台口,左手整冠,捋髯。)

鲁肃   (白)     请先生上香!

(鲁肃将桌上的香拿起点燃,交与诸葛亮。诸葛亮接过香,插进香炉,回身至中场,面向灵桌,双腿跪拜。站起,将羽扇挂右手上,左转身面向台下。)

鲁肃   (白)     请先生读祭文。

(诸葛亮向赵云。)

诸葛亮  (白)     看祭文伺候!

(赵云将祭文从靠内取出,双手递过。〖大锣归位〗。诸葛亮接过祭文,至台口正中,展开祭文,从右至左、竖式句列面念。)

诸葛亮  (白)     “大汉建安十五年冬十二月廿三日南阳诸葛亮谨备祭文一道致祭于大都督周氏公瑾之灵位哀而告曰:”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内同白)   嘿!

(〖急急风〗。诸葛亮、鲁肃、赵云同归里,同面向里。蒋钦、周泰、丁奉、徐盛自两边分上,同抄过,同至台口,同拔剑亮相。撕边。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观小乔眼色,小乔站起向蒋钦、周泰、丁奉、徐盛示意:暂退下。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将宝剑入鞘。〖八答仓〗、〖急急风〗。蒋钦、周泰、丁奉、徐盛自两边分下。小乔回座坐。赵云出门,至下场门望门,至上场门望门,回身进灵堂,跨右腿,踢左腿,至大边。〖四击头〗、〖撕边〗。诸葛亮至台口正中,鲁肃至台口小边,诸葛亮、鲁肃、赵云同亮相。赵云拔剑逼视鲁肃;鲁肃右手脑后反举水袖,抖髯;做惊惧状;同时诸葛亮观察灵堂外面时,余光中发现鲁肃发抖,再顺着鲁肃的眼光发现了赵云在拔剑示怒。诸葛亮向赵云示意收剑。)

诸葛亮  (白)     嗯!

(〖大锣一击〗。赵云会意,收剑。鲁肃捋汗。〖小锣一击〗。诸葛亮打开祭文,继续朗读。)

诸葛亮  (念)     呜呼公瑾,不幸夭亡!修短故天,人岂不伤?

             君其有灵,享我蒸尝!呜呼公瑾!生死永别!

             朴守其贞,冥冥灭灭。魂如有灵,以鉴我心。

             从此天下,更无知音!呜呼痛哉!伏帷尚飨!

(诸葛亮将祭文交与鲁肃,置于灵桌。将羽扇摘套拿好,至小边台口,面向灵桌拱手。〖冲头〗,〖双叫头〗。)

诸葛亮  (三叫头)   都督,贤弟!哎,都督哇!

(诸葛亮扑向灵桌。〖大锣原场〗、〖导板头〗。诸葛亮哭,搌泪,摇头,看灵牌指灵牌,扇尖微颤,转身上步,左手拖髯。)

诸葛亮  (二黄导板)  见灵堂不由人珠泪满面!

(诸葛亮至小边台口翻左水袖亮,住扇平点推出。〖大锣回头〗。诸葛亮左手水袖搌泪,下水袖再反翻上去,垫右步看灵位,悲痛状,下水袖、抖上来,挖至大边台口转身向灵位。〖双叫头〗。)

诸葛亮  (叫头)    都督,公瑾!

(〖大锣原场〗。诸葛亮回身搌泪、掸泪、上一步。〖帽子头〗。)

诸葛亮  (回龙)    叫一声公瑾弟细听根源:

(诸葛亮左手搌泪,抽泣,垂下左水袖,往台口正中上步,同时将水袖抖上来,顺势往后一背,亮住,观察周围动静,先看右前方,再看左前方,眼神归正后,稍稍点点头,左手捋髯。右手扇尖抬起稍稍一点,站立方向由正前方稍微往右前方变动一些。)

诸葛亮  (反二黄慢板) 曹孟德领人马八十三万,

(诸葛亮用扇尖点动指出,站立方向由右前方转至左前方,左手捋髯。)

诸葛亮  (反二黄慢板) 擅敢夺东吴郡吞并江南。

(诸葛亮用扇尖平指左前方,右手将羽扇由扇背朝上翻成扇心朝上,随尾腔稍作点动。往台左垫上一步,右回身看一下灵位,摇头搌泪,转正,面向正前方。)

诸葛亮  (反二黄慢板) 周都督虽年少颇具肝胆,

(诸葛亮用羽扇稍作点动。鲁肃搌泪。诸葛亮用扇柄指自身,左手捏住右水袖,右手用扇柄往右前方偏高一些指出,将扇柄朝下右平划一小圈。)

诸葛亮  (反二黄慢板) 命山人借东风在南屏成全。

(诸葛亮方向从右变至左,同时用扇柄向左前方平指。方向回正中左手以拇指和食指诚环状,右手用扇柄指环。)

诸葛亮  (反二黄慢板) 庞士元他把那连环来献,

(诸葛亮右脚上半步,双手平托送,眼神偏高些,扇柄平右前方一指,右左前方起,用扇尖平往右边点边移至右前方止,眼神随扇尖看得远些。赵云上半步亮住。)

诸葛亮  (反二黄慢板) 黄公覆苦肉计火烧战船。

(诸葛亮略摇头,赵云退回缘位置。诸葛亮用扇尖点一下左手心然后双手摊开。)

诸葛亮  (反二黄慢板) 料不想大英雄不幸命短,

(诸葛亮左手掌心托扇尖亮住。)

诸葛亮  (反二黄慢板) 空余那美名儿在万古流传。

(小乔由面向里转向外观看,开始被感动,搌泪。)

诸葛亮  (反二黄慢板) 只哭得诸葛亮把肝肠痛断,我把肝肠痛断,

             公瑾!

(诸葛亮左手托髯,左手放髯,揉胸,随唱腔节奏揉动数圈。大锣抽头。诸葛亮搌泪,鲁肃同时搌泪。诸葛亮、鲁肃、赵云同转向里,同向灵位鞠拜,鲁肃取灵桌上的酒斗递与诸葛亮,诸葛亮、鲁肃、赵云同面向外,诸葛亮将酒洒祭后还与鲁肃,鲁肃将酒斗放回桌上。诸葛亮面向灵位再鞠一躬,回身向外亮相。夺头。诸葛亮左手抖袖。)

诸葛亮  (反二黄原板) 只落得口无言心欲问天。

(诸葛亮拱手,眼神正前偏高一些。)

诸葛亮  (反二黄原板) 叹周郎曾顾曲风雅可羡,

(诸葛亮眼神视右前方。)

诸葛亮  (反二黄原板) 叹周郎论用兵孙武一般。

(诸葛亮左手伸出食指一亮,眼视正前,用扇尖点一下左手掌。)

诸葛亮  (反二黄原板) 公既死亮虽生无弓之箭,

             知我者是都督,怕我的是曹瞒。

(诸葛亮用扇尖正前方一指,左手稍抬,双眼微闭。)

诸葛亮  (反二黄原板) 断肠人懒开流泪眼,

             生离死别、万唤千呼不能回言。

             都督!

(〖小串锣收住〗。诸葛亮往小边倒步,鲁肃上前搀扶。)

鲁肃   (白)     先生不要过于悲痛,这破曹之事还需孙、刘两家一同担待。

诸葛亮  (白)     唉!

     (念)     越思越想越伤情,点点珠泪洒衣襟。

(〖小锣二击〗。小乔站起面向外,搌泪。)

诸葛亮  (念)     苍天既叫公瑾死,

(〖小锣二击〗。诸葛亮双摊手。)

诸葛亮  (念)     尘世何必留孔明!一道祭文伤往事,

(诸葛亮左手伸出三个手指。)

诸葛亮  (念)     三杯水酒叙交情。

     (白)     哎!

     (念)     在先前每叹知音少,如今哪,越发少知音!

(诸葛亮往大边倒步,赵云扶。〖大锣住头〗。小乔为之感动,上至中场吩咐鲁肃。)

小乔   (白)     啊,大夫,劝先生不要悲痛,请至馆驿安歇。

(鲁肃至诸葛亮身边。)

鲁肃   (白)     啊,先生,请至馆驿安歇,你呀,不要过于悲痛了![1]

诸葛亮  (白)     唉呀!

(〖大锣五击〗。诸葛亮上步至台口中。)

诸葛亮  (白)     都督一旦升天,亮又何必独存于世,也罢!

(〖大锣住头〗。)

诸葛亮  (白)     就在这灵堂柱上——

(诸葛亮左手指左前方。)

诸葛亮  (白)     我就与他同死同绝,我、我、我就碰!

(〖撕边一击〗。诸葛亮、赵云、鲁肃同往左前方上右步,诸葛亮同时左甩髯,赵手拦,鲁肃双摆手劝阻,诸葛亮、鲁肃、赵云同时跟上左步。)

鲁肃   (白)     使不得!

诸葛亮  (白)     我就碰!

(〖撕边一击〗。诸葛亮右甩髯。鲁肃双摆手劝阻。)

鲁肃   (白)     使不得!

诸葛亮  (白)     我就碰!

(〖八答仓〗。诸葛亮左甩髯,左膀后背,往左前方上右步,跟左步亮住,鲁肃、赵云与诸葛亮同时在同一节奏中上右步跟左步亮住。〖长撕边一击〗。诸葛亮抖髯,右回头,恋恋不舍地最后再看一眼灵位;鲁肃余惊未散,颤抖,右回头观看小乔的表情;小乔站在中场低头,搌泪;赵云警惕地往右前方巡视。紧接诸葛亮回过头来看一眼左前方的动静,同时赵云伸手示意离去;鲁肃看看诸葛亮,抬起左手,水袖一挡,右手伸拇指暗自赞佩之。诸葛亮依然抑制不住惋惜和悲痛的心情,放声痛哭。)

诸葛亮  (白)     哎!

     (哭)     都督哇!

(〖大锣原场〗。诸葛亮边搌泪边左转身下,鲁肃、赵云同随后并排下。蒋钦、周泰、丁奉、徐盛自两边分上,同双进门,分两边站,同对小乔拱手。)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白)    夫人,诸葛亮到此,就该拿下,为何将他放走?

(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摊双手。小乔站台中。)

小乔   (白)     那诸葛亮过江吊祭,乃是好意,你等下面歇息去吧。

(〖大锣五击〗。小乔左转身下。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出门,同台口站一排。)
蒋钦、
周泰、
丁奉、

徐盛   (同白)    嘿!

(蒋钦、周泰、丁奉、徐盛同摊手,自两边分下。闭幕。)
(完)

——————————
1. ^ 另有一种演法:下接诸葛亮唱。

诸葛亮  (反二黄散板) 我诸葛过江来早有料断,

             鲁大夫又何必暗把心担。

             闯虎穴并非是故意弄险,

             愿孙刘结同盟共破曹瞒。

(诸葛亮下,蒋钦、周泰、丁奉、徐盛自两边分上。)


浏览次数:328 ┊ 字数:6337 ┊ 最后更新:2020-07-26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