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大闹蛇盘山鹰愁涧》

主要角色
孙悟空:武生
唐僧:老生
玉龙太子:武生

情节
孙悟空打死拦路毛贼,为唐僧所责备,一气而至龙宫,经龙王相劝,始回心转意。唐僧见孙悟空复返,将观音所送金箍,为之戴上。自此,孙悟空不敢任性。一日,师徒两人行至鹰愁涧。涧内玉龙因吞噬唐僧之坐骑,为孙悟空战败,化为马,同往西天取经。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五集:郑法祥藏本整理

录入:五个骆驼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60.9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水卒、东海龙王同上。)

东海龙王 (唱)     闷坐宫中心惆怅,

             颠倒恍惚为哪桩?

             将身坐在银安上,

(东海龙王坐。)

东海龙王 (唱)     其中吉凶难猜详。

孙悟空  (内白)    孙大圣到。

四水卒  (同白)    启龙君,孙大圣到。

(东海龙王惊。)

东海龙王 (白)     呵,那孙悟空怎么又来了?不知何事,快快有请。

四水卒  (同白)    有请。

(〖吹打〗。孙悟空上。)

孙悟空  (白)     呵龙君。

(东海龙王出迎。)

东海龙王 (白)     呵大圣!

东海龙王、

孙悟空  (同笑)    呵哈哈哈!

(东海龙王迎孙悟空进。)

东海龙王 (白)     请坐。

孙悟空  (白)     告坐。

(孙悟空坐。)

东海龙王 (白)     不知大圣驾到,俺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孙悟空  (白)     岂敢。俺悟空来得鲁莽,龙君海涵。

东海龙王 (白)     呵大圣今日回山,莫非重整家业?

孙悟空  (白)     俺有心重整旧业,但是我皈依沙门,保护师父往西天取经,把这旧日的家务,也就作罢了。

东海龙王 (白)     不想大圣有此意念,令人可喜可贺。

             来,献茶来。

四水卒  (同白)    是。

孙悟空  (白)     呵龙君,但是一件。

东海龙王 (白)     不知是那一件?

孙悟空  (白)     俺自随玄奘圣僧,行至双义岭,遇见一伙毛贼拦路,被我将他们打死,那玄奘僧责罪与我,故而一怒,将他撇下,要回花果山,由此经过,我前来拜望龙君你呵!

东海龙王 (白)     原来如此,多谢大圣的美意。

(水卒甲捧茶上。)

水卒甲  (白)     香茶到。

东海龙王 (白)     大圣请来用茶。

孙悟空  (白)     有劳了。

(孙悟空拿杯饮,想想气闷,叹。)

孙悟空  (白)     嗐!

(东海龙王惊倒,孙悟空起坐。)

孙悟空  (唱)     可恨师父见识浅,

             竟将明珠当泥丸。

             非是俺悟空寻短见,

(孙悟空看,惊。)

孙悟空  (唱)     呀!

             再与龙君说根源。

     (白)     龙君你为何睡在地下?

东海龙王 (白)     我不是睡在地下呵,被你惊倒的呵!

孙悟空  (白)     哎呀呀,请起请起。

(孙悟空搀东海龙王起。)

孙悟空  (白)     呵龙君,是我一时心中忿怒,惊动了龙君,这厢赔礼。

东海龙王 (白)     大圣说哪里话来,我与你乃是老朋友了,岂能怪你!

孙悟空  (白)     如此多谢了。

东海龙王 (白)     岂敢,请坐。

孙悟空  (白)     告坐。

(孙悟空坐,叹气。)

孙悟空  (白)     咳!

(东海龙王惊。孙悟空抬头看。)

孙悟空  (白)     呵龙君,这上面的图画是什么故事?

东海龙王 (白)     这上面的图画么?

孙悟空  (白)     正是。

东海龙王 (白)     大圣不知么?

孙悟空  (白)     不知,请龙君说来一听。

东海龙王 (白)     难怪你不知。大圣在先,此图在后,焉能知道?

孙悟空  (白)     此图何名?

东海龙王 (白)     此图名为圯桥三进履。

孙悟空  (白)     何为三进履?这位老仙翁他是何人?

东海龙王 (白)     这位老仙翁,就是黄石公。

孙悟空  (白)     那少年呢?

东海龙王 (白)     那少年是汉代的张良。一日黄石公在桥上闲坐,那鞋儿忽然落在桥下,命张良去取,那张良欣然而去,拾了上来,跪献面前,取而复坠,如是三次,那张良并无倨傲怠慢之心,那黄石公见他涵养纯洁,就赠他天书一卷,奉命下山,后来汉室成业,他就弃职归山,得成仙道,名垂后世。我想大圣你——

(东海龙王指孙悟空肩。)

东海龙王 (白)     乃是天生的智慧,若能保护唐圣僧往西天取经,功成回来,定然是名垂万古,岂不乐哉!大圣你要再思呵再想——

(孙悟空想。)

孙悟空  (白)     是是是,多蒙龙君指教。

东海龙王 (白)     怎敢,还望大圣思之。

孙悟空  (白)     也罢。待俺回去,保护那唐圣僧也就是了。

东海龙王 (白)     哎呀呀大圣,你若能回去保他取经而回,我与你接风庆贺,你真真是万古留名哪!

孙悟空  (白)     好。我们再会,俺告辞了。

     (西皮流水板) 多蒙龙君恩义广,

             你好言相劝怎敢当。

             韩国的张良能涵养,

             圯桥下三次进履不寻常。

             黄石公将天书付与他执掌,

             奉师命下山去扶保汉家邦。

             功也成名也就急忙抽身往,

             赤松子携带他一同入仙乡。

             俺悟空将他等来作榜样,

             去凶暴学温和意马即收缰。

             此一番保师父西天取经往,

             落一个青史名标美名的万古扬。

             辞别了龙君我就急忙出海藏,

东海龙王 (白)     呵大圣,恕我不能远送了。

孙悟空  (白)     龙君哪!

     (唱)     但愿得功成回再叙衷肠。

(孙悟空下。)

东海龙王 (唱)     大圣的根基是天地培养,

             功圆满成正果佛门增光。

(东海龙王、四水卒同下。)

【第二场】

唐僧   (内白)    悟空,你、你、你回来呵!

(唐僧拉马形上,马形背经担。)

唐僧   (唱)     可恨那孙悟空性情傲慢,

             责罚他一句话竟把脸翻。

             怒不息气昂昂一去不返,

             他把我撇在这幽僻山边。

             我这里呼唤他不肯回转,

     (白)     悟空你回来呵!

(唐僧看。)

唐僧   (白)     咳!

     (唱)     孤单单凄凉凉好不心酸。

(唐僧看看马,看看行李,把经担拿下。)

唐僧   (白)     咳!想我唐玄奘,去往西天取经,行至在两界山,收了孙悟空,实指望与他终身相伴,谁想他的性情骄傲,一句责言都不能忍受,抽身而去,撇我在这荒僻之处,路静人稀,况且这行囊马匹,教我独自一人,怎能兼顾,真真难煞我也。

(唐僧哭。)

唐僧   (唱)     眼望着路旁边白马经担,

             不由我一阵阵愁锁眉间。

             我若是骑了马怎能挑担?

             又挑担又牵马怎能过山?

             左思想右打算无法施展,

     (白)     悟空!

(唐僧哭。)

唐僧   (白)     我那好徒儿呵!

     (哭)     咳!

     (唱)     难道你撇下我困死在山边?

(唐僧坐石。观音上。)

观音   (唱)     有我神在空中仔细观看,

             却原来唐圣僧困在山前。

             我这里化婆婆与他相见,

     (白)     呵小师父!

     (唱)     因何故在此处泪如涌泉?

     (白)     呵小师父,你为何在此悲痛呵?

唐僧   (白)     妈妈,你有所不知。贫僧唐三藏,往西天取经,行至在两界山,收了一个徒儿,名唤孙悟空,我师徒行到此处,遇见强人拦路,被他打死,我责罚他几句,不想他一怒而去,将我一人撇在此处,故而伤心哪!

(唐僧哭。)

观音   (白)     原来如此啊!小师父不必愁烦,你那徒弟孙悟空原系我的近邻,待我回去劝解与他,就仍然回来保护与你就是。

唐僧   (白)     如此,我就多谢妈妈了。

观音   (白)     不必谢了。来来来,我这有花帽一个,赠给你,等你的徒弟回来,你送与他戴,他就听你的言语了。

唐僧   (白)     多谢妈妈的美意,但是他不肯回来了。

观音   (白)     无妨,我能劝他回来。我还有《紧箍咒》一卷,传授与你,你附耳上来。

(观音咬耳。唐僧听。)

唐僧   (白)     呵……

观音   (白)     你可记下?

唐僧   (白)     记下了。

观音   (白)     好。你将这花帽与他戴上,自然就听你的教训了。

唐僧   (白)     哎呀呀,老妈妈这样恩德,叫我如何报答?

观音   (白)     此乃小事。你看那旁有人来了哇!

(观音下。)

唐僧   (白)     是。

(唐僧回身。)

唐僧   (白)     在哪里?

(唐僧回身。)

唐僧   (白)     呵哙呀,原来观音菩萨指点与我,待我望空一拜。

     (唱)     菩萨慈悲实无量,

(唐僧拜。)

唐僧   (唱)     爱众胜似养身娘。

(唐僧叩。)

唐僧   (唱)     只为悟空性狂妄,

(唐僧起身放帽。)

唐僧   (唱)     传咒赠帽惠无疆。

             将身坐在路旁上,

(唐僧坐。)

唐僧   (唱)     但愿那悟空来到这厢。

(孙悟空上。)

孙悟空  (唱)     多蒙龙君来指点,

             道破迷津化愚顽。

             此番见了师父面,

(孙悟空看。)

孙悟空  (白)     师父呵!

     (唱)     弟子前来问金安。

     (白)     参见师父。

唐僧   (白)     呵悟空,你回来了?

孙悟空  (白)     回来了。

唐僧   (白)     你、你、你想煞为师了。

(唐僧哭。)

孙悟空  (白)     呵师父,你不必悲痛,还是弟子保护与你西行罢!

唐僧   (白)     但得如此。呵悟空,你往哪里去了?叫为师在此等得好苦呵!

孙悟空  (白)     弟子去往东海,拜见龙君,吃了一杯香茶,致劳师父在此等候。

唐僧   (白)     咳,想你能驾云往返,饥渴无忧,像为师这无能之人,到了饥渴之时,慢说香茶,就是凉水也无处去找。

孙悟空  (白)     师父,你有些饥渴,待弟子与你去取。

唐僧   (白)     慢来。为师包裹之内,还有现成的干粮在,你将他取来,再往涧边寻些清水也就是了。

孙悟空  (白)     是。待弟子取来。

(孙悟空解包见帽,惊,心喜。)

孙悟空  (白)     嘿嘿!

     (唱)     解开包裹仔细望,

(孙悟空看。)

孙悟空  (唱)     这锦绣花帽放毫光。

(孙悟空取干粮,拿帽,递唐僧,回身看帽喜。)

孙悟空  (白)     这顶帽儿真真好看。

(孙悟空向唐僧。)

孙悟空  (白)     呵师父,这顶花帽是哪个的?

唐僧   (白)     是我俗家时戴的,如今出家不用了,放在包内留念的。

孙悟空  (白)     师父,你如今不戴了?

唐僧   (白)     不戴了。

孙悟空  (白)     既然不戴,送与我罢!

唐僧   (白)     本当送你,只为你不听我的话。

孙悟空  (白)     呵师父,你这顶帽儿送我,就听你的话了。

唐僧   (白)     怎么,送与你戴,你就听我的话了?

孙悟空  (白)     不错,就听你的话了。

唐僧   (白)     如此,我就送与你罢!

孙悟空  (白)     多谢师父。

唐僧   (白)     不必谢了。

孙悟空  (白)     师父是喜爱我,这一顶花帽送给我了。

唐僧   (白)     呵悟空,你坐在此处,待为师与你戴上。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欲戴帽,起身。)

孙悟空  (白)     真真是一位敬爱的师父。

唐僧   (白)     你且坐下。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欲坐要戴,起。)

孙悟空  (白)     这顶帽儿戴上一定好看的。

唐僧   (白)     咳,你坐定了,为师好与你戴呀!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欲戴,起。)

孙悟空  (白)     这顶花帽戴上是一定好看的。

唐僧   (白)     哎,你三番两次,如此顽皮,为师怎样与你戴法?好了好了,你也不用戴了。

孙悟空  (白)     呵师父不必动怒,我不动就是了。

唐僧   (白)     这便才是。坐下了。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戴。)

孙悟空  (白)     呵师父,弟子戴在头上,可好看哪?

唐僧   (白)     这顶花帽戴在头上,好看得很哪!

孙悟空  (白)     晓得是好看哪!

     (唱)     师父真真爱护我,

             好比他亲生的小哥哥。

             这花花的帽儿赠与我,

             戴在头上是赛姣娥。

             不由我一阵心欢乐,

     (笑)     哈哈呵!

(孙悟空头痛。)

孙悟空  (白)     哈哼!呵!

(唐僧念咒。)

孙悟空  (唱)     头痛好比把肉割。

     (白)     不好不好,这帽儿有些毛病。

(孙悟空向唐僧。)

孙悟空  (白)     呵师父。

唐僧   (白)     何事?

孙悟空  (白)     这顶帽儿无怪你不戴了。这帽儿戴在头上,有些头痛呵!

唐僧   (白)     不是这花帽之过,是你在龙宫内香茶吃的多了。

孙悟空  (白)     不对。这帽儿我不要了,摘下来罢,我不戴了。

唐僧   (白)     你……你不要摘呀!

(唐僧见孙悟空摘帽,暗合掌念咒。)

孙悟空  (白)     不要了,摘下来罢!

(孙悟空摘不下,惊。)

孙悟空  (白)     呵怎么摘它不下,哎呀痛煞我也!

(孙悟空乱扑,猛见唐僧念咒,唐僧急放下手。)

孙悟空  (白)     呵,我明白了。

唐僧   (白)     你明白何来?

孙悟空  (白)     我这头痛,原来是你在那里骂我、咒我,是与不是?

唐僧   (白)     呵悟空,我何曾骂你、咒你呀?

孙悟空  (白)     你不骂我、咒我,你为何这样呢?

(孙悟空合掌,学唐僧的神气。)

孙悟空  (白)     岂不是骂我、咒我?

唐僧   (白)     我不是骂你咒你,我是念经哪!

孙悟空  (白)     你念经为何这样的念呢?

(孙悟空偷偷学式样。)

唐僧   (白)     我是暗拜神灵而念。

孙悟空  (白)     如此,你再念念。

唐僧   (白)     是。

(唐僧合掌,念。)

孙悟空  (白)     哎呀呀!

(孙悟空作头痛式。)

孙悟空  (白)     莫念莫念了。

(唐僧住。)

孙悟空  (白)     我来问你,你念的是什么经?

唐僧   (白)     我念的是紧箍咒儿。

孙悟空  (白)     呵——是紧箍咒儿经?

唐僧   (白)     正是。

孙悟空  (白)     这个经,谁教导与你的?

唐僧   (白)     乃是观音菩萨教导与我的。

孙悟空  (白)     这个经教得好!

唐僧   (白)     本来不错。

孙悟空  (白)     哼哼,你与观音菩萨暗用鬼计,伤害与我,今日先将你打死,然后再找那观音去。

(唐僧大惊。)

唐僧   (白)     哎呀!

(唐僧急唱。)

唐僧   (唱)     悟空面带不平样,

             他心中定然起不良。

             忙将咒语念几遍,

(唐僧合掌急念。孙悟空怒冲抓唐僧要打,忽然头痛。)

孙悟空  (白)     哎呀!

(孙悟空倒地乱滚。)

孙悟空  (白)     师父呵!

     (唱)     望求师父发慈祥。

(孙悟空跪,求。)

孙悟空  (白)     师父莫念了,莫念了。

(唐僧怒。)

唐僧   (白)     我把你这泼猴,如此的撒野,连为师都要打,好好好,你打,我把咒儿多多的念上几遍罢!

(唐僧欲合掌。)

孙悟空  (白)     哎呀,师父莫念,弟子不打了。

唐僧   (白)     我且问你,你可改过?

孙悟空  (白)     弟子改过就是。

唐僧   (白)     你还寻找观音菩萨么?

孙悟空  (白)     我不去了。

唐僧   (白)     你这猴头真真可气,为师说了你几句,你就一怒而去,将为师撇在这深山之中,叫为师不能前进,又不能退回,使我无法可施,活活的困死在这……

(唐僧叹气。)

唐僧   (白)     咳,山岭之中呵!

(唐僧哭。)

孙悟空  (白)     师父不必痛哭,我不去了,陪伴师父西行就是。

唐僧   (白)     咳,为师说你几句,也是要你学好,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能忍受,就发起脾气来了?

孙悟空  (白)     弟子不发了。

唐僧   (白)     以后可听我的话了?

孙悟空  (白)     听的。

唐僧   (白)     既然如此,你且起来。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起。)

孙悟空  (白)     真真晦气,这个观音菩萨实在的不好,单单教这个紧箍咒儿。

唐僧   (白)     你怎么还在那里唠叨哇?

孙悟空  (白)     未曾唠叨,话都不能讲了么?

唐僧   (白)     不许多讲。

孙悟空  (白)     是。

唐僧   (白)     将包裹包好,经担备好,我们要赶路了。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包,发气。唐僧见。)

唐僧   (白)     呵,你又发脾气了?

孙悟空  (白)     没有。

唐僧   (白)     将马带过赶路者。

     (唱)     幸蒙菩萨慈心大,

             传咒赠帽将他辖。

             加鞭催动能行马,

(唐僧上马。)

唐僧   (白)     但愿得早早到佛家。

(唐僧下。孙悟空一望两望,叹气。)

孙悟空  (白)     嗐!

     (唱)     俺悟空生来根基大,

             灵秀独钟实可夸。

             拜师求来无穷法,

             轮回脱离寿永遐。

             上凌霄把九幽下,

             哪个见我不把腰来喏。

             天也不能管,地也不能辖,

             这样的乐趣实无涯。

             乐极生悲真不假,

             该应我倒霉才遇他。

             我天不怕这地不怕,

             就把金箍把头来拿。

             实望将他来除下,

             又谁知见肉他把根扎。

             思前想后我是真真无有法,

             只好是死心塌地跟着他。

(孙悟空下。)

【第三场】

(〖发点〗。众水卒同上,同站门,玉龙太子上。)

玉龙太子 (点绛唇)   生长海藏,麟界为王;性顽抗,自逞豪强,要把水府掌。

(玉龙太子上高坐。)

玉龙太子 (念)     我本龙宫太子身,愚顽不孝逆天伦。玉帝一怒将我斩,多蒙菩萨救残生。

     (白)     我乃西海龙君之子,玉龙太子是也。只因我生性粗暴,行事乖张,不遵教训,忤逆父母,纵火烧毀殿上明珠,我父大怒,奏明玉帝,要将俺斩首,多亏南海大士救了性命,教我在这鹰愁涧下,等候取经之人。这几日心中烦闷,不免带了水卒去至涧边游玩一番。

             呔,众水卒。

众水卒  (同白)    在。

玉龙太子 (白)     你等随我涧边去者。

众水卒  (同白)    喳!

玉龙太子 (粉蝶儿)   见空际星稀月朗,

             水声荡,洪汤汤,草苔畔,鱼挨身藏。

             岸崖下,聚潮虫,逐流忙,

             俺不得与同欢惹此空伤。

     (白)     呔,众水卒。

众水卒  (同白)    在。

玉龙太子 (白)     你等各回水府,俺要独自前去游玩,你等退回。

众水卒  (同白)    喳!

(众水卒自两边分下。)

玉龙太子 (白)     看这朔风凛凛,悬崖峭壁,好不惊吓人也!

     (石榴花)   俺只见星辰齐坠月无光,

             昏暗暗晓雾迷苍茫。

             又只见晨风撼树摇荡荡,

             纵有那鹔鹴难把翅扬。

             俺这里绕过山岗,

             俺这里绕过山岗,

             腹内饥饿怎能游赏?

(〖内马嘶声〗。)

玉龙太子 (白)     呀!

     (石榴花)   耳听得马嘶响亮,俺心畅。

     (叫头)    且住!

     (白)     俺在涧边游玩,只觉腹内饥饿,听得马嘶之声,定有行人前来,俺不免隐藏涧水之中,等他到来,将他吞吃便了。

(玉龙太子下。)

【第四场】

(唐僧骑马上,孙悟空挑担随上。)

唐僧   (西皮流水板) 耳听得金鸡连声唱,

             雾色收敛晓苍苍。

             霜消云散甚晴朗,

             看看红日出扶桑。

             扬鞭催马朝前往,

             心急哪管路途长。

             耳边听得水声响,

(〖水声〗。唐僧惊。)

唐僧   (白)     呵!

     (唱)     再与悟空论端详。

     (白)     呵悟空,悟空。

孙悟空  (白)     何事?

唐僧   (白)     你看那涧下之水,惊涛奔腾,波浪汹涌,如此的怪声,是何缘故?

孙悟空  (白)     这涧水波浪凶猛,十分厉害,定有妖魔出现。

唐僧   (白)     哎呀呀,怎么有妖魔出现呵?

孙悟空  (白)     正是。他要伤人的。

唐僧   (白)     这……这便如何是好?快快寻一幽僻冷静之处,你我躲避躲避才是。

孙悟空  (白)     你看这山岭之中,山与山接,岭与岭接,只有这一条羊肠之路,往哪里去躲避呀?

唐僧   (白)     哎呀呀,既无处躲避,你快过来,保护为师呵!

孙悟空  (白)     好。待我将担儿放下。

(孙悟空放下,站在一边,心里气闷。)

唐僧   (白)     呵悟空,你过来呀!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往后退。)

唐僧   (白)     你过来呀!

孙悟空  (白)     是。

(孙悟空往后退。)

唐僧   (白)     咳,我叫你向前来,你怎么向后退呀?

孙悟空  (白)     这边那边不是一样么?

唐僧   (白)     哎,你真真气煞我也。

     (唱)     悟空作事太狂妄,

             戏耍为师礼不当。

             忽听波浪震耳响,

(〖水声〗。)

孙悟空  (白)     呀!

     (唱)     孽龙出水要把人伤。

(孙悟空扔马鞭,背救唐僧下。玉龙太子上,马形大叫,玉龙太子拉马形同下。孙悟空背唐僧上,唐僧卧地。)

孙悟空  (白)     师父醒来。

唐僧   (唱)     耳边厢又听得悟空喧嚷,

(唐僧醒,看。)

唐僧   (白)     只见徒儿在身旁。

     (白)     呵悟空,那妖龙张牙舞爪,直奔为师而来,若不是你竭力的保护,定然性命休矣!

孙悟空  (白)     咳,这时之间,你才晓得我有些用处。

唐僧   (白)     呵悟空,你不要心烦,为师晓得你是忠肝赤胆,保护与我的;我要另眼看待你的。

孙悟空  (白)     好了好了,我也不盼望你另眼看待,只求你那咒儿少念些罢!

唐僧   (白)     呵悟空,我再也不念了。

(唐僧看。)

唐僧   (白)     呵悟空,那妖龙呢?

孙悟空  (白)     那孽龙逃回洞中去了。

(唐僧看。)

唐僧   (白)     呵悟空,为师的马呢?

孙悟空  (白)     马么?跑了。

唐僧   (白)     经担包裹呢?

孙悟空  (白)     丢了。

唐僧   (白)     哎呀呀悟空,想那马匹行囊,俱是要紧之物,西天怎能去得?

孙悟空  (白)     无妨。我们走到西方去罢!

唐僧   (白)     呵悟空,西方路程甚远,为师焉能走得动?那包裹之内,还有通关文牒,倘若失落,怎能通过各邦?你还是去寻找寻找罢!

(孙悟空不语。)

唐僧   (白)     呵悟空,为师与你讲话,你怎么不应,难道又有什么道理?

孙悟空  (白)     无有什么道理。师父叫我与你寻找行囊、马匹、经担、包裹是与不是?

唐僧   (白)     是呵!

孙悟空  (白)     嘿嘿,不瞒师父说,弟子我不高兴。

唐僧   (白)     呵悟空,你怎么又不高兴了哇!

孙悟空  (白)     不错,有些不高兴。

唐僧   (白)     不知你为了何事?

孙悟空  (白)     我问问师父你一句话。

唐僧   (白)     有什么话,只管说来。

孙悟空  (白)     这出家人以何为本?

唐僧   (白)     出家人以慈悲为心,方便与人,这是我们出家人的本分。

孙悟空  (白)     好说得对,但是师父你不是这个心。

唐僧   (白)     我是什么心呀?

孙悟空  (白)     你是——

     (念)     到处求人行方便,事事教人发慈心。若是不遂你的意,暗中即把恶念生。

             因此弟子不高兴,还望师父察详情。

唐僧   (白)     呵悟空,你休得如此的说。为师不过盼望你永归觉路,免涉迷途。今日将话说明,为师不念那紧箍咒儿就是,你要念在师徒之情,还是快快寻找那行囊马匹回来,我们也好赶路呵!

孙悟空  (白)     好。念在师徒之情分,待我去寻,你在此等候,我便去也。

     (唱)     我今奉了师父命,

             寻找马匹与牒文。

             站在高峰来观定,

(孙悟空看。)

孙悟空  (唱)     经担包裹弃埃尘。

             下得山来去复命,

(孙悟空下高。)

孙悟空  (唱)     再与师父把话云。

     (白)     呵师父,经担包裹俱已寻回来了,师父请看。

(唐僧见包无马。)

唐僧   (白)     行囊、包裹有了,我那马呢?

孙悟空  (白)     适才弟子站在高峰之上,仔细的查看,只有经担包裹,并无马的踪影。

唐僧   (白)     呵悟空,像这崎嶇山径之路,数十馀里,你在高峰之上,焉能看得仔细呀!

孙悟空  (白)     不瞒师父说,弟子乃是火眼金睛,白日能观千里,夜间能察秋毫,慢说这一匹大马。

唐僧   (白)     听你之言,难道这马竟能上天入地不成么?

孙悟空  (白)     虽然不能上天入地,可能跳入涧水之中去了。

唐僧   (白)     呵悟空,你要设法去寻找这马回来才是。

孙悟空  (白)     且待弟子去到涧中寻马就是。

(孙悟空走。)

唐僧   (白)     这便才是。

(唐僧想,见孙悟空走,叫回。)

唐僧   (白)     呵悟空,你回来,为师有话对你言讲。

孙悟空  (白)     师父何事?

唐僧   (白)     你还是去不得的了。

孙悟空  (白)     怎见得?

唐僧   (白)     你若走后,那妖龙到此,为师岂不性命休矣!

孙悟空  (白)     依师父之见?

唐僧   (白)     你还是保护与我罢!

孙悟空  (白)     好。弟子在此保护师父就是。

(孙悟空、唐僧对看。唐僧一望两望。)

唐僧   (白)     呵悟空,你在此保护于我,固然是好,但是马匹也要紧哪!呵悟空,你想个方法才是呵!

孙悟空  (白)     呵师父,你叫我如何办法?你又要寻马,又要保师,这个主意,我倒想他不出,还是师父你自己想罢!

唐僧   (白)     是是。

(唐僧想。)

唐僧   (白)     呵悟空,为师我实是想他不出,还是你来想罢!

孙悟空  (白)     我想的不如师父想的好,还是师父你想罢!

唐僧   (白)     事到如今,我真真想不出什么主意了,还是你想罢!

孙悟空  (白)     你无有主意了?

唐僧   (白)     是无有主意了。

孙悟空  (白)     你与我戴这箍的主意,怎么有的呵?

唐僧   (白)     呵悟空,事到如今,休要记恨为师,我也曾说过,从今以后,再也不念咒儿了。有道是既往不咎,还是你想一个保师寻马主意才是。

孙悟空  (白)     罢罢罢,待我与你想来。

唐僧   (白)     这便才好。

(孙悟空用手往地划。)

孙悟空  (白)     天灵地灵,山神何在?

(山神上。)

山神   (白)     大圣在上,小神参拜。

(山神拜。)

孙悟空  (白)     我来问你,这座山岭是何名称?

山神   (白)     这山名唤蛇盘山,这涧名叫鹰愁涧。

孙悟空  (白)     这洞内有一孽龙伤人,难道你等就不知么?

山神   (白)     启禀大圣:这龙道法高强,小神无力迎敌,今日大圣到此,若能收服妖龙,乃是小神之幸也。

孙悟空  (白)     俺要前去降妖,就命你保护我师,小心伺候,不可慢待。

山神   (白)     小神不敢。

孙悟空  (白)     俺便去也。

     (唱)     心中只把孽龙恨,

             竟敢出水乱伤人。

             今日遇见俺齐天圣,

             管叫他一个个命见阎君。

(孙悟空下。山神挑经担。)

唐僧   (唱)     悟空前去把马找,

             不由一阵喜眉梢。

             有劳尊神将我保,

             悟空回来再作计较。

(山神挑经担随唐僧同下。)

【第五场】

孙悟空  (内西皮导板) 遵奉师命把马找,

(孙悟空上。)

孙悟空  (唱)     要与孽龙把战交。

             来到了涧边高声叫,

             大胆的孽龙听根苗:

             献出马来还罢了,

             若不然管叫尔这性命难逃。

     (白)     呔,大胆的孽龙,快将俺的马匹献出便罢,你若不献,恼了你孙外公,闯进了涧去,尔是休想活命哪!

玉龙太子 (内白)    嘚,水卒们。

众水卒  (内同白)   喳!

玉龙太子 (内白)    随我迎敌者。

(〖急急风〗。玉龙太子、众水卒同上,玉龙太子见孙悟空。)

玉龙太子 (白)     呔,你这猴头,何处而来?竟敢在这鹰愁涧边,破口大骂,是何理也?

孙悟空  (白)     嘿嘿,我把你这孽畜,死在目前,还要装痴作呆,我劝你快快将我师父马匹送了出来,万事俱休,如若不然哪,哼哼,你可晓得,你孙外公不是好惹的。

玉龙太子 (白)     原来你是寻找马匹的么?

孙悟空  (白)     不错,来寻马的。

玉龙太子 (白)     马倒是有一匹在此。

孙悟空  (白)     如此牵了出来还我。

玉龙太子 (白)     如此你且等候了。

(玉龙太子回身取马骨。)

孙悟空  (白)     将马还我也就是了。

(孙悟空回身见是马骨,惊。)

玉龙太子 (白)     好,拿去。

(孙悟空接马骨,看。)

孙悟空  (白)     如此看来,你是吃掉了哇!

玉龙太子 (白)     不错,你大王吃在腹内了。

孙悟空  (白)     你吃的这个马味可好哇?

玉龙太子 (白)     还好,倒也香得很。

孙悟空  (白)     吃得可香哪?

玉龙太子 (白)     不错,香呵!

孙悟空  (白)     香,叫你吃。

(孙悟空用马骨打。)

玉龙太子 (白)     哎唷!

孙悟空  (西皮散板)  孽龙作事你真胆大,

玉龙太子 (白)     本来的不小。

孙悟空  (西皮散板)  吞吃我师坐骑你理太差。

玉龙太子 (白)     吃了马,算不了什么。

孙悟空  (西皮散板)  我将你的龙鳞来剥下,

玉龙太子 (白)     呸!

孙悟空  (西皮散板)  管叫你灵魂荡荡见你的老老家。

玉龙太子 (白)     住了。

     (西皮散板)  听一言来怒气发,

             不该破口叫骂咱。

             尔的本领虽然大,

             敢与你大王爷动动杀法?

     (白)     呔,你这猴头,听我相劝,快快走去,如若不然,哼哼!你可知你大王爷的厉害?

孙悟空  (白)     嘿嘿,你孙外公出世以来,还未曾见过你这小畜生,有如此狂傲,今日遇见你孙外公,我要剥尔的皮——

(孙悟空一记。)

孙悟空  (白)     抽尔的筋——

(孙悟空一记。)

孙悟空  (白)     方解俺的心头之恨!

玉龙太子 (白)     住口。你大王爷吞吃你的马匹,你把你大王爷怎么样?

孙悟空  (白)     尔好大胆。

     (唱)     听他言怒气满腔,

玉龙太子 (唱)     你不必怒气满腔。

孙悟空  (唱)     恶狠狠愤气飞扬,

玉龙太子 (唱)     狞双眉怒目观望,

孙悟空  (唱)     你莫要怒目观望。

玉龙太子 (唱)     要与你杀这一场。

孙悟空  (唱)     你莫要无名泼皮发颠狂,

玉龙太子 (唱)     岂惧你区区泼猴样。

孙悟空  (唱)     你虽然法术高强,

玉龙太子 (唱)     你莫要自称豪强。

孙悟空  (唱)     孙外公将尔扫荡。

(孙悟空、玉龙太子同打,玉龙太子败下。)

孙悟空  (白)     孽龙呵孽龙,你竟敢吞吃俺的坐骑,你就该与你孙外公战过高低,分个雌雄,尔逃在涧中,藏头缩尾,真真是匹夫之辈也。

     (叠子番)   呵深,深恨我把孽龙放,

             呵不,不知孽龙隐在何方?

             落叶舞乱飞扬,

             观不见孽龙象,

             他到涧中躲定了无妨。

             俺这里扫尽苍杉,

             俺这里苍杉尽荡。

(孙悟空搜,见玉龙太子,打,玉龙太子逃下。孙悟空紧追抓玉龙太子,变马形拉上。)

孙悟空  (叠子番)   呵喜,喜孜孜去把潭闯,

             要把这孽龙化马把命偿。

(〖急急风〗。孙悟空拉马形下。)
(完)


浏览次数:864 ┊ 字数:1万1088 ┊ 最后更新:2024-06-2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