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喜封侯》

主要角色
蒯彻:老生
刘邦:老生
化子甲:丑
化子乙:丑
萧何:老生

《喜封侯》李东园饰蒯彻、罗仰君饰化子、李少园饰化子
《喜封侯》李东园饰蒯彻、罗仰君饰化子、李少园饰化子
情节
韩信被杀,萧何谓蒯彻曾为韩信主谋,刘邦因使陆贾前往擒蒯彻。蒯彻佯疯,见刘邦,立而不跪,并责其信谗言,诛杀忠良。刘邦大怒,命左右设油鼎,欲杀蒯彻。蒯彻为韩信辩冤,刘邦无言可对,撤去油鼎,责萧何奏本荒唐,钦封蒯彻为侯。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二十一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hunda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02.7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陆贾同上。)

陆贾   (西皮摇板)  为国忠良不到头,

             未央宫中一命休。

             盖世英雄遭毒手,

             人头高挂五凤楼。

     (白)     下官,陆贾。只因韩信在未央宫中言道:悔不听蒯彻之言,致有今日之祸。萧何奏道:韩信造反,乃是蒯彻主谋。因此汉王命我捉拿蒯彻。

             来,开道。

(四龙套、陆贾同下。)

【第二场】

(蒯彻上。)

蒯彻   (笑)     哈哈哈……

     (西皮散板)  似这等装疯魔谁人猜破,

             不由我暗地里大笑呵呵。

     (白)     卑人,蒯彻,字文通。当年曾为韩信幕宾。那韩元帅在九里山前登台拜帅,后封三齐王之位。我也曾对他言道:留得霸王,三齐王位在;若是霸王死,三齐王即休。又言道:相君之面,不过封侯,相君之背,是贵不可言。那韩元帅不听我言,果然命丧未央宫。萧何奏道:韩信造反,乃是我蒯彻主谋。汉王差人捉拿于我,因此假装疯魔,以脱此案。思想忠良,好不伤感人也!

     (西皮原板)  叹韩信大英雄无有结果,

             谁叫他不听劝自入网罗。

             想当年我也曾对他说过,

             相君面为人臣,相君背贵不可说。

             留得那霸王在三齐王稳坐,

             霸王死三齐王也不能活。

             老萧何奏一本主谋有我,

             因此上蒯文通假装疯魔。

             袖儿内巧机关谁人猜破,

             高堂母结发妻哪里顾得。

             将身儿且在那道旁闲坐,

(化子甲、化子乙同上。)
化子甲、

化子乙  (同白)    哎咳!

     (同数板)   不愁穿,不愁吃,每日长街讨饭食。不怕官,不怕吏,无牵无挂无忧虑。

化子甲  (白)     伙计,今日天气晴和,你我行动行动,必有三分财气。

化子乙  (白)     走着。

化子甲、

化子乙  (同白)    哟,这有一疯魔汉,咱们来逗逗他。

(化子甲、化子乙同逗蒯彻。)

蒯彻   (西皮原板)  原来是我的儿——

(蒯彻指化子乙。)

蒯彻   (西皮原板)  儿子的哥哥。

(蒯彻指化子甲。)

蒯彻   (笑)     哈哈哈……

化子甲  (白)     兄弟。

化子乙  (白)     好说哥哥。

蒯彻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化子甲、

化子乙  (同白)    我说疯汉,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

蒯彻   (白)     听了。

     (西皮原板)  今日里我和你们大家快乐。

化子甲  (白)     伙计,你听见没有?

化子乙  (白)     听见什么?

化子甲  (白)     他说与我们大家快乐。

化子乙  (白)     待我们问问他。

             什么事大家快乐?说说我们听听。

蒯彻   (白)     听了。

     (西皮原板)  洞房中燃花烛得配姣娥。

化子甲  (白)     伙计,得配姣娥,你懂不憧?

化子乙  (白)     这得配姣娥,就是把鹅烧焦了,就叫得配娇娥。

化子甲  (白)     得了,得配姣娥,是娶老婆。

化子乙  (白)     我们问问他的老丈人是谁。

             咳!疯汉,你的丈人是谁?

蒯彻   (白)     听了。

     (西皮原板)  我丈人就是那萧何丞相,

化子甲  (白)     伙计,听见没有?他丈人是萧何丞相。

化子乙  (白)     好大来头。

             疯汉,你丈母娘是谁?

蒯彻   (白)     听了。

     (西皮原板)  丈母娘就是那萧何的老婆。

化子甲  (白)     多新鲜哪。丈人是萧何,丈母娘不是萧何老婆,难道说是别人老婆?

化子乙  (白)     别招说了。

             疯汉,谁与你做的媒?

蒯彻   (白)     听了。

     (西皮原板)  秦始皇为媒证婚姻定妥,

化子乙  (白)     好,他的媒人是秦始皇。

             那么你的媳妇是谁哪?

蒯彻   (白)     有哇。

     (西皮原板)  我的妻好似那月里嫦娥。

化子甲  (白)     伙计,月里嫦娥你见过没有?

化子乙  (白)     月里嫦娥,就是一只鹅飞到月亮里去了,就叫月里嫦娥。

化子甲  (白)     胡说!月里嫦娥是长的好看。

化子乙  (白)     疯汉,可有人与你贺喜?

蒯彻   (白)     有哇。

     (西皮原板)  满朝中文武臣都来把喜贺,

化子乙  (白)     你给他们什么吃呢?

蒯彻   (西皮原板)  无非是珍馐美味、海参鱼翅、还有那熊掌燕窝。

化子甲  (白)     伙计,你听见没有?熊掌燕窝,你吃过没有?

化子乙  (白)     熊掌我可没有吃过,燕窝我倒吃过。就是人家屋檐下燕子搭的那个窝,拿下来用水煎煮,吃到肚里……

化子甲  (白)     那不牙碜吗?

化子乙  (白)     就吃这个牙碜劲儿吗。

化子甲  (白)     胡说。

             疯汉,可有人给你送亲?

蒯彻   (白)     有哇。

     (西皮原板)  送亲的大舅子是你们两个,

化子甲  (白)     伙计,我们两个人成了大舅子了。

             疯汉,当你的大舅子有什么好处?

蒯彻   (白)     有哇!

     (西皮原板)  当我的大舅子有你们的酒喝。

化子甲  (白)     饭都吃不上呢,还有酒喝哪?

蒯彻   (西皮摇板)  说着说着肚中饿,

             用手取岀面馍馍。

化子甲  (白)     伙计,那旁有一伙人来了。咱们快走罢。

(化子甲、化子乙同下。)

蒯彻   (白)     哎!

     (西皮摇板)  耳旁边又听见金锣声过,

             怕的是平地里又起风波。

             将身儿且在那猪圈藏躲,

             也免得见了面大费唇舌。

(四龙套、陆贾同上。)

陆贾   (西皮摇板)  将身儿且把那十字街过,

             且听那疯魔汉讲些什么。

蒯彻   (三叫头)   韩元帅呀!韩将军!哎!将军哪!

     (西皮摇板)  盖世英雄无结果,

             未央宫中起风波。

             挣来江山旁人坐,

             汗马功劳一场空,太不值得。

     (哭头)    啊,韩元帅呀!

陆贾   (西皮摇板)  耳听得哭韩信想是蒯彻,

             蒯先生请出来我有话说。

蒯彻   (白)     外面何人?

陆贾   (白)     陆贾在此

蒯彻   (白)     蒯彻来也。

     (西皮摇板)  那陆贾人忠正我不必藏躲,

             走向前施一礼把话来说。

陆贾   (白)     蒯先生装的好像啊。

蒯彻   (白)     萧何逼我装疯,不得不如此。敢问大人,前来莫非拿我?

陆贾   (白)     汉王听信萧何之言,命我捉拿先生。

蒯彻   (白)     好哇!我正要到金殿面见汉王,替韩信辩明冤屈。

陆贾   (白)     先生若去,恐怕凶多吉少,不如逃走天涯,乃为上策。

蒯彻   (白)     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是非自有公论。快将刑具戴上。

陆贾   (白)     先生乃当今名士,不必戴了。

蒯彻   (白)     入关约法三章,岂有不遵法度之理。你们戴、戴、戴呀!

     (西皮摇板)  明知道是刀山决不藏躲,

             此一番见汉王我哪顾得死活。

(四龙套、蒯彻、陆贾同下。)

【第三场】

(四值殿、四太监、大太监、王陵、樊哙、陈平、萧何、刘邦同上。)

刘邦   (唱)     朕设朝龙耳听金钟三响,

             自三皇至炎帝多少帝王。

             尧传舜舜传禹天地恩养,

             商纣王宠妲己惑乱朝纲。

             姜子牙奉师命肩背神榜,

             周武王来伐纣社稷久长。

             那幽王得天下无福受享,

             在骊山焚烟墩自讨灭亡。

             周辙东王纲坠诸侯结党,

             逞干戈尚游说俱怀不良。

             始春秋终战国兵多将广,

             五霸强七雄盛乱动刀枪。

             嬴秦氏始兼并贪心如蟒,

             传二世朕与项接战咸阳。

             汉江山归一统朕躬执掌,

             恨韩信谋大位倚势癫狂。

(陆贾上。)

陆贾   (唱)     拿住了蒯文通金殿来上,

             龙书案把此事启奏高皇。

     (白)     蒯彻拿到。

刘邦   (白)     哦,文通拿住了。将油鼎设在殿下。

四值殿  (同白)    啊。

(四值殿同抬油鼎。)

刘邦   (白)     陆卿,替孤传旨,将反逆文通押上殿来!

陆贾   (白)     将反逆文通押上殿来!

(陆贾下。蒯彻上。)

蒯彻   (唱)     忽听得金銮殿把旨来降,

             来了我蒯文通为国忠良。

             站立在殿角下用目视望,

             上边厢坐定了大耳刘邦。

             老萧何居然是左班丞相,

             有陈平出奇计站立一旁。

             那王陵是孝子谁不钦仰,

             鸿门宴小樊哙曾保高皇。

             两旁边俱都是开国良将,

             单单的不见了擎天玉柱架海紫金梁。

             此一番替韩信辩明冤枉,

             正所谓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为国忠良无下场。

             怒冲冲且把金殿上,

             站立在丹墀下志气昂扬。

刘邦   (白)     下站何人?

萧何   (白)     他就是反逆的文通。

蒯彻   (白)     不错,他就是害人的萧何!

刘邦   (白)     见孤为何不跪?

蒯彻   (白)     此地无有韩元帅,叫我跪哪一个?

刘邦   (白)     岂不知韩信是孤之臣。

蒯彻   (白)     有道是桀犬吠尧,各为其主。我只知有韩元帅,不知有陛下!

刘邦   (白)     这等说来,无怪韩信图谋不轨!

蒯彻   (白)     韩信谋反不谋反,叛逆不叛逆,与我什么相干?

刘邦   (白)     韩信在未央宫言道:若听蒯彻之言,免遭此害!

蒯彻   (白)     带他上来质对。

刘邦   (白)     韩信被孤斩首了。

蒯彻   (白)     这样看来,你就是无道的昏君!

刘邦   (白)     怎见孤王无道?

蒯彻   (白)     你想啊,韩信造反,萧何奏道:蒯彻主谋。你就该将韩信下在监牢,遣人拿我前来,金殿之上,三头对案,情真,死而无怨。尽听一派谗言,杀了韩信!可怜哪,可怜!他十大汗马功劳,化为灰烬。天下有心人闻之,无不酸鼻。

     (唱)     韩元帅大功劳你不加赏,

             一旦间听谗言斩首未央。

             天下的有心人纷纷言讲,

             哪一个不骂你无道昏王。

刘邦   (唱)     都道你舌辩徒果不虚谎,

             快将他下油鼎禁止癫狂。

蒯彻   (笑)     哈哈哈……

刘邦   (白)     为何发笑?

蒯彻   (白)     我不笑别人,笑的是汉王你。想当初覇王迁都于彭城,彭生谏道:大王若迁都中原,大势去矣。那霸王不听彭生之言,反将彭生油鼎烹之。今日汉王偏学那有勇无谋的项羽,烹我这有功无罪的蒯彻。岂不可笑?

刘邦   (白)     难道你贪生怕死不成?

蒯彻   (白)     我非贪生,亦非怕死。只是我死之后,天下志士灰心,功臣丧胆。只恐你新来的江山,一旦休矣!

     (唱)     曾记得九里山登台拜将,

             设下了十面埋伏逼死霸王。

             一旦间听谗言韩侯命丧,

             韩信死汉江山也不久长。

             去掉了枷合锁油鼎来闯,

             落一个烹油鼎万古名扬。

刘邦   (白)     且慢。我来问你,韩信谋反可是真情?

蒯彻   (白)     汉王,你也不必问那韩信是忠是奸。但看那韩信在九里山登台拜将的时节,执掌兵权,将令一岀,山摇地动,若要自立,易如反掌。那时节他不谋反,怎么天下大定,兵权已销,他倒谋反?韩信又非痴人,陛下详参。

刘邦   (白)     呀!

     (唱)     蒯文通说出了韩信冤枉,

     (白)     油鼎抬下去。

     (唱)     朕心中自思量大失主张。

蒯彻   (白)     嗐,他这才明白了。

刘邦   (白)     内侍。

     (唱)     领蒯彻即穿戴一品官蟒,

大太监  (白)     蒯先生走罢。

蒯彻   (白)     哪里去?

大太监  (白)     朝房冠带。

蒯彻   (白)     换冠带做什么?

大太监  (白)     做官。

蒯彻   (白)     如今的官还做得么?我做怕了。不做了。

大太监  (白)     难道你违抗圣命?

蒯彻   (白)     哎呀,这——

大太监  (白)     不要拿捏了。走罢。

(大太监拉蒯彻同下。)

刘邦   (唱)     朕想起秦无道国乱民荒。

             仗众卿灭项羽烟尘扫荡,

             汉江山归统一国富民强。

             三齐王威权大兵多将广,

             错疑他起反意夺孤家邦,故斩忠良。

陈平   (唱)     老丞相你不该把本奏上,

             险些儿又屈斩一个忠良。

萧何   (唱)     想当初都怨我一时莽撞,

             这也是我年迈奏本荒唐。

王陵、

樊哙   (同唱)    从今后且莫要把本乱上,

             怕的是忠良臣俱无下场。

萧何   (唱)     在金殿一个个纷纷言讲,

             当万岁被他等羞辱一场。

             这时候我只得暗暗相让,

(蒯彻上。)

蒯彻   (唱)     说汉王全仗着舌辩高强。

     (白)     蒯彻冒犯尊颜,死罪呀,死罪!

刘邦   (白)     卿家忠义之言,寡人如梦初醒。朕发饷银与韩元帅,命彭越、英布等建造忠义贤庙,春秋两祭。封卿为舌辩侯。

蒯彻   (白)     臣不愿封侯。

刘邦   (白)     却是为何?

蒯彻   (白)     朝中有萧何丞相一人足矣!

刘邦   (白)     卿家呀!

     (唱)     汉江山仗众卿全力执掌,

             一殿臣休要论你弱我强。

             挽卿手同见过萧何丞相,

             从今后俱同心共保家邦。

蒯彻   (唱)     向前来施一礼尊声丞相,

             适才间乃是我蒯彻癫狂。

萧何   (唱)     蒯先生休得要把礼谦让,

             乃是我把本章错奏大王。

刘邦   (白)     众卿,光禄寺大摆筵宴,与舌辩侯贺喜压惊。退班。

(四值殿、四太监、大太监、刘邦同下。)
王陵、
樊哙、
陈平、
萧何、

蒯彻   (同白)    请驾回宫。

(王陵、樊哙、陈平同下。)

萧何   (白)     蒯先生装的好疯。

蒯彻   (白)     老丞相,你奏的好本哪!

萧何、

蒯彻   (同笑)    哈哈哈……

(萧何、蒯彻同下。)
(完)


浏览次数:538 ┊ 字数:4986 ┊ 最后更新:2024-03-21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