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吴越春秋》【前部】

主要角色
勾践:老生
夫差:净
范蠡:老生
文种:小生
伍员:老生
伯嚭:丑

情节
吴王夫差领兵伐越,欲与阖闾报仇。越大夫范蠡主坚守,文种主求和,俟机而后图之。越王勾践不听,率兵迎敌,为吴王所败,退守会稽城。伍员与伯嚭围城甚急。越王不得已,遂遣文种携二美女往吴营贿伯嚭以求和。伯嚭贪财好色,允为转求吴王。吴王初不允,经伯嚭巧为说词,遂允和,令勾践夫妇来吴国伺候左右。伍员劝吴王勿听伯嚭之言,当一鼓灭越,不应稍存姑息,以留后患。吴王不从,令王孙骆与文种同往会稽,催促越王起程。越王痛哭告庙,留文种在越代理国政,范蠡随同入吴。太宰苦成与众人送越王于浙江之上,挥泪而别。范蠡带子女、玉帛先至吴,吴王见之大喜。勾践夫妇随后至,吴王乃命王孙骆于阖闾墓侧,筑一石室,将勾践夫妇贬入其中,执养马之事。吴王出游,令勾践夫妇步行执鞭于车前。吴王遣人暗中侦视勾践,见其毫无怨色。又亲至姑苏台眺望,见勾践夫妇牧马、汲水而无怨意,心怜之,欲择吉日释放勾践回国。伍员闻之,急上朝谏阻。吴王信伍员之言,欲杀勾践。不料忽患头疼之症。伯嚭言王病宜多禳灾、戒杀,俟病愈后再徐图之。勾践得免一死。范蠡占卦,卜知吴王病至壬申日必愈,乃请越王前往探病,并嘱亲尝吴王之粪。越王忍辱含羞从其计。吴王病果愈,深感勾践之忠,又欲放走勾践。先使离开石室,允其自由行动。已而于文台设宴,为勾践送行,放之归国。越国臣民闻知,共迎于浙江之上。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十二集:刘少春藏本整理

录入:五个骆驼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35.6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告庙兴师】

(伍员、伯嚭、王孙骆、专毅同上,同起霸。)

伍员   (白)     各位将军请了。

伯嚭、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请了。

伍员   (白)     主公今日告庙兴师伐越,大家两厢伺候!请。

伯嚭、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请。

(四龙套、四下手、四内侍、夫差同上。)

夫差   (引子)    不共戴天,灭越国,报仇为先。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参见主公,愿吾主千岁!

夫差   (白)     众卿平身。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千千岁!

夫差   (念)     练兵养士已三年,誓报越国大仇冤。倾国之兵数无限,灭此朝食孤当先。

     (白)     孤,吴王夫差。先王阖闾,与越交战,受伤而亡。孤成服嗣位,痛心疾首,誓报大仇。养士练兵,三年之久。今当除服告庙,兴倾国之兵,由太湖水道,以攻越国。

             相国伍员,太宰伯嚭听令!

伍员、

伯嚭   (同白)    在。

夫差   (白)     命伍卿为大将,伯卿为副。

伍员、

伯嚭   (同白)    得令。

夫差   (白)     各位将军听令!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在。

夫差   (白)     孤亲临前敌,随君听候指挥。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得令。

夫差   (白)     打道太庙,祭告先祖,即日出兵!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吓。

(四龙套、四下手、四内侍、伍员、伯嚭、王孙骆、专毅、夫差同绕场,夫差入庙上香,哭拜。)

夫差   (白)     先王呀!

     (唱)     余小子入太庙祭告先王,

             越国王戴天仇时刻不忘。

             今出师命伍员身为大将,

             众将帅一个个英锐难当。

             誓将那越君臣打尽一网,

             灭越国报大仇辟土开疆。

伍员   (白)     大王就此誓师,兴兵伐越,何愁大仇不报?

夫差   (白)     当由何路进兵?

伍员   (白)     从太湖取水道进兵。

夫差   (白)     水师何在?

(二水手同上。)

二水手  (同白)    参见大王。

夫差   (白)     预备船舟。

二水手  (同白)    得令。

夫差   (白)     兵发太湖!

伍员、
伯嚭、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吓!

(四龙套、四下手、四内侍、伍员、伯嚭、王孙骆、专毅、夫差同绕场,同下。)

【第二场:计议迎敌】

(四内侍、勾践、范蠡、文种同上。)

勾践   (引子)    计败三吴,拥强兵,保我疆土。

范蠡、

文种   (同白)    参见大王,愿吾主千岁!

勾践   (白)     二卿平身。

范蠡、

文种   (同白)    千千岁!

勾践   (念)     气吞三吴逞雄风,赫赫威名震浙东。吴君新立中何用?子胥为将可称雄。

     (白)     寡人,越王勾践。自即位以来国内清平,惟强邻逼处,侵伐堪虞。养士教兵,当为先急之务。昔在五台山一战,杀得吴兵大败。吴王阖闾,受伤而亡,相国伍员,辅佐其孙夫差继立。兵精将广,意图报复。倘若悉起倾国之兵前来,有伍子胥为大将,此人知兵善战,其锐真不可当也。

     (唱)     强邻逼处实堪忧,

             养士教兵为急谋。

             子胥为将善争斗,

             眼看战祸要临头。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探得吴国以伍子胥为大将,兴倾国之兵,从太湖水道,杀奔我国来了。

勾践   (白)     再探!

(探子下。勾践惊惶。)

勾践   (白)     嗳,吴人果用伍子胥为大将,兴倾国之兵,杀奔我国来了。这、这、这如何是好?

范蠡   (白)     吴人耻丧其君,誓死图报者,三年于兹矣。其志甚奋,其力又齐,不可当也。宜敛兵为坚守之计。

勾践   (白)     文卿之见如何呢?

文种   (白)     以臣愚见,莫若卑词谢罪,以乞其和,俟其兵缓,而后图之。

勾践   (白)     二卿言守言和,皆非至计,夫差吾世仇也,来而不战,岂不长了他人志气,灭了自己的威风!

范蠡、

文种   (同白)    臣等所言,皆是国家大计,望大王三思,勿贻后悔。

勾践   (白)     孤主意已定。誓当与夫差,决一死战,当悉起国中丁壮三万人马,一决雌雄。

             将士何在?

(四龙套、四下手、畴无余、胥犴、诸稽郢、灵姑浮同上。)

畴无余  (白)     畴无余。

胥犴   (白)     胥犴。

诸稽郢  (白)     诸稽郢。

灵姑浮  (白)     灵姑浮。

畴无余、
胥犴、
诸稽郢、

灵姑浮  (同白)    臣等参见大王,愿吾主千岁!

勾践   (白)     众卿平身。

畴无余、
胥犴、
诸稽郢、

灵姑浮  (同白)    千千岁!

(畴无余、胥犴、诸稽郢、灵姑浮分立两厢。)

勾践   (白)     今夫差以伍子胥为大将,兴倾国之兵来犯我国,愿各位将军,与彼决一死战。

畴无余、
胥犴、
诸稽郢、

灵姑浮  (同白)    臣等受大王豢养之恩,誓当灭此朝食。

勾践   (白)     诸将同心努力,三吴不足患也。

(范蠡、文种同皱眉摇头。)

勾践   (唱)     诸将受我豢养恩,

             三吴虽强不足论。

             大小三军齐用命,

             灭此朝食显威名。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吴兵已到椒山之下。

勾践   (白)     众三军,兵发椒山!

畴无余、
胥犴、
诸稽郢、

灵姑浮  (同白)    呵!

(四龙套、四下手、畴无余、胥犴、诸稽郢、灵姑浮、范蠡、文种、勾践同绕场,夫差、四下手、王孙骆、专毅、伍员、伯嚭同上,各接战。夫差、四下手、王孙骆、专毅、伍员、伯嚭同败下,四龙套、四下手、畴无余、胥犴、诸稽郢、灵姑浮、范蠡、文种、勾践同追下。)

【第三场:吴越交战】

(〖急急风〗。夫差、四下手、王孙骆、专毅、伍员、伯嚭同上。)

夫差   (白)     越兵来势汹涌,如何是好?

伍员   (白)     胜败兵家常事,大王不必挂怀。臣当亲临大敌,与彼决一死战。

夫差   (白)     寡人在船头,亲击战鼓,激励将士,必能勇气十倍也。

(〖内呐喊声〗。)

夫差   (白)     越兵又到,列阵迎敌!

(夫差上桌击鼓。四龙套、四下手、畴无余、胥犴、诸稽郢、灵姑浮、范蠡、文种、勾践同杀上,同接战。四下手同用箭射,四龙套、四下手、畴无余、胥犴、诸稽郢、灵姑浮、范蠡、文种、勾践同败下,四下手同追上。灵姑浮舟覆溺死,胥犴中箭死,勾践、范蠡、文种、畴无余、诸稽郢同大败奔下,夫差、四下手、王孙骆、专毅、伍员、伯嚭同追下。勾践甩发上,范蠡、文种、畴无余、诸稽郢同拖枪上。)

勾践   (白)     打败了呀,打败了!

     (西皮摇板)  吴军将士百倍勇,

             北风大起波浪汹。

             箭如飞蝗射都中,

             败退自保固城中。

     (白)     众将官,检点尚有多少人马?

范蠡   (白)     灵姑浮、胥犴阵亡,只剩五千人马。

勾践   (白)     嗳呀,不好了!

     (唱)     听说是损失了三万人马,

             倒叫孤这一阵两泪如麻。

             范大夫守固城坚持莫下,

             率残兵奔会稽另图设法。

     (白)     范卿留守固城。孤同文卿,率领残兵,乘间投奔会稽山,以待后援。

范蠡   (白)     臣遵旨。

文种   (白)     众将官,快快投奔会稽山去者。

(勾践、文种、畴无余、诸稽郢同上马。)

勾践   (白)     范卿呀!

     (唱)     乘间上马会稽奔,

             范卿守城要当心。

(勾践下。畴无余、诸稽郢、文种同下。)

范蠡   (白)     主公不听我之谏,以至于此,尚何言哉。但这孤城难守,如何是好?如不趁此求和,我国君臣,将无噍类矣。

     (唱)     主公不听良言谏,

             丧失人马万数千。

             趁此求和把玉帛献,

             报仇雪恨冀他年。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吴兵攻城猛急。子胥营于右,伯嚭营于左,请大夫裁夺。

范蠡   (白)     哎呀,不好了。速上本章,奏明主公,从速定计请和。

(范蠡作书。)

范蠡   (白)     这有本章一件,速速送至会稽山,不得有误。快去快去!

(探子下。)

范蠡   (白)     我国大势去矣!

     (唱)     兵临城下来请和,

             大势已去莫奈何。

             是谁惹此亡国祸?

             君臣上下受折磨。

(范蠡摇头下。)

【第四场:战败求和】

勾践   (内西皮导板) 悔不听二卿忠良言,

(文种、畴无余、诸稽郢、四下手、勾践同上。)

勾践   (唱)     兵败椒山有何颜?

             范卿守城当一面,

             孤奔会稽心难安。

     (白)     嗳!自先君以至于孤,三十年来,未曾有此败也。悔不听范、文二大夫之言,以致如此,如今悔之晚也!

文种   (白)     胜败兵家之常,主公不必过于忧戚。范少伯坚守固城,必有良谋妙策,且听探马一报。

(探子上。)

探子   (念)     来到会稽城,报与主公知。

     (白)     报,范大夫有本章呈上。

勾践   (白)     呈上来。

(勾践接书看,探子暗下。)

勾践   (白)     吴兵攻城猛急,子胥营于右,伯嚭营于左,如何是好?

(探子上。)

探子   (白)     报,吴兵攻城更急,范大夫请大王作主。

勾践   (白)     再探!

(探子下。)

勾践   (白)     文卿,事到如今,悔也悔不及了。有何法以脱此难?

(探子上。)

探子   (白)     吴兵锐不可当,范大夫守城力竭了。

勾践   (白)     再探!哎呀,如今寡人无法支持,请大夫善为我谋。

文种   (白)     今事急矣,如今请和,未为晚也。

勾践   (白)     吴若不允,如之奈何?

文种   (白)     吴有太宰伯嚭,其人贪财好色,妒功嫉能,与子胥同朝,志趣不合,吴王心畏子胥,而与伯嚭亲厚。若私诣太宰之营,给以重贿,结其欢心,言于吴王,无不听者,子胥知道来阻,也来不及了。

勾践   (白)     依卿之见,以何为赂?

文种   (白)     军中所乏者,女色耳。若得美女而献之,天若祚越,嚭当见听。

勾践   (白)     非卿之谋,寡人几无解救之法。诸暨都城,不少美人,文卿即星夜赶回都城,禀告夫人,选宫中之有色者,至少二人,加以白璧二十双,黄金千镒,夜造太宰之营,求其先容。快去,快去!不得有误!

文种   (白)     遵旨。

     (唱)     帐中奉了主公命,

             诸暨都城选美人。

             天若祚越伯嚭听,

             求和之议得能行。

(文种下。)

勾践   (白)     但愿此计得行,则吾越之幸也。

     (唱)     不幸大败遁会稽,

             城下之盟甚惨悽。

             强吴能许求和计,

             天祚吾越免黍离。

(众人同下。)

【第五场:选美献吴】

(二宫女、越国夫人同上。)

越国夫人 (西皮摇板)  越国不幸灾祸降,

             霎时战祸起边疆。

             主公兵败椒山上,

             退避会稽最惨伤。

     (白)     哀家,越国夫人是也。我国不幸,强邻逼处,主公率领三万人马,战于椒山,大败一阵,丧失人马三万有奇。范蠡留守固城,主公退避会稽,不知如何了局?思想起来,好不令人愁闷!

(文种上。)

文种   (扑灯蛾)   遍地是烽烟,遍地是烽烟,

             江山破碎,沧海变桑田。

             真叫我此恨绵绵,此恨绵绵!

     (白)     来此已是宫门,待我扣环。

(文种扣门。)

宫女甲  (白)     何人扣环?

文种   (白)     大夫文种。

宫女甲  (白)     少站。

             启奏夫人:大夫文种,从会稽回来了。

越国夫人 (白)     快快宣他进宫。

宫女甲  (白)     夫人有命,文大夫进宫。

(文种进。)

文种   (白)     臣文种,叩见夫人。

越国夫人 (白)     大夫少礼。一旁坐下。

文种   (白)     谢坐。

越国夫人 (白)     前敌军事如何?速报我知。

文种   (白)     夫人容禀:

     (唱)     主公退避会稽城,

             范蠡二次求援兵。

             城下之盟局已定,

             诸暨宫中选美人。

             黄金千镒白璧进,

             行贿伯嚭请玉成。

             望夫人选美女加添贡品,

             容小臣赍送到伯嚭大营。

越国夫人 (唱)     听罢言不由人心中悲愤,

             选美色备贡品和议求成。

             望吾主忍悲痛江山重整,

             天祚我越君臣社稷不倾,

文种   (白)     美女贡品,望夫人早早备妥,小臣连夜赍送吴营。

越国夫人 (白)     你二人速去备办贡品。

(二宫女同应下。)

越国夫人 (白)     秋鸿、春燕二人,快快走上。

(秋鸿、春燕同上。)
秋鸿、

春燕   (同念)    忽听夫人唤,急忙进宫门。

     (同白)    臣妾等与夫人叩头。

越国夫人 (白)     免礼。

文种   (白)     此二人虽中人之姿,也还可以使得。

越国夫人 (白)     宫中以此二人为最美,即带领前去,贡品一并带往。贡品抬上。

(二宫女同上,四龙套同抬贡品上。)

越国夫人 (白)     贡品美人已齐,大夫迅速前往。

文种   (白)     领旨。

     (唱)     宫中奉了夫人命,

             赍送贡品与美人。

             连夜伯嚭大营进,

             兵败求和走一程!

(秋鸿、春燕、四龙套、文种同下。)

越国夫人 (白)     文大夫献美求和去了。越国宗社,不知能否保全?好叫哀家放心不下也!

     (唱)     文卿献美去求和,

             家国不幸涕泪多。

             宫娥摆驾后宫坐,

             不知吉凶又如何。

(越国夫人、二宫女同下。)

【第六场:太宰许成】

(中军、四龙套、二家将、伯嚭同上。)

伯嚭   (引子)    三军齐用命,指日奏肤功。

     (笑)     哈哈哈!

     (念)     虽似堂堂貌出群,从来不晓武和文。行师全靠三军勇,亲手何曾杀一人。

     (白)     下官伯嚭。在吴王夫差驾前为臣,官居太宰之职。相国伍子胥,恃有拥立之功,专权用事,吴王畏之如虎。此次兴兵伐越,他为大将,以我为副;椒山一战,杀得越兵,大败而逃。如今困守固城,兵围数重,绝其汲道,不出十日,越兵俱当渴死。谁知那山顶之上,自有灵泉,越王馈以嘉鱼,看看此计又不成了。刻下子胥营于右,我军营于左,连日讨战,越王闭城不答,这又如何是好?今晚军中稍闲,暂且卸甲解胄。

             中军哪里?

中军   (白)     有。

伯嚭   (白)     传命帐下,守定营门,若有军情,速来通报。

中军   (白)     吓!

(秋鸿、春燕、四龙套、文种同上。)

文种   (西皮摇板)  押解二美投吴营,

             求见太宰去请成。

             白昼不敢军前进,

             半夜三更私自行。

家将甲  (白)     你是何人?半夜三更,到此何事?

文种   (白)     烦劳通禀太宰,说越国大夫文种求见。

家将甲  (白)     你少站。

文种   (白)     是是是。

家将甲  (白)     越国大夫文种要见。

伯嚭   (白)     文种?看枪,看马,看披挂,来得好,拿他去见主公。

家将甲  (白)     :他一人一骑,他有要事求见。

伯嚭   (白)     既如此搜检明白,叫他进来。

家将甲  (白)     太宰有命,文种报名而进。

文种   (白)     越国大夫,文种告进。

伯嚭   (白)     唔。

文种   (白)     叩见太宰。

伯嚭   (白)     你夤夜到此何事?

文种   (白)     太宰请听:

     (唱)     寡君年幼不知礼,

             冒犯大国实无知,

             获罪悔恨已无及,

             尚请恕宥纳降迟。

伯嚭   (白)     唔,既愿纳降,何以先到我营?

文种   (白)     诚恐吴王见咎不纳,知太宰以巍巍功德,外为吴之干城,内作王子心腹。寡君使下臣文种,先叩首于院门,借重一言,收寡君于宇下,不腆之仪,聊表薄贽,自此当源源而来矣。

(文种呈单。)

文种   (白)     礼单呈上,请太宰察览。

(伯嚭看单冷笑。)

伯嚭   (白)     越国早晚被灭,凡越所有,莫不归吴。而以区区者,啖我何为?可笑呀,可笑!

文种   (白)     越兵虽败,然保会稽者,尚有兵卒五千,堪当一战。战而不胜,将尽焚库藏之积,窜身异国,以效楚王之事,亦不能尽为吴有也。即使吴尽有之,大半归于王宫,太宰同诸将,所得甚微,不如许越求和,寡君非委身于王,实委身子太宰也。春秋贡献,未入王宫,先入宰府,是太宰独揽全越之利,诸将不得与焉。况困兽犹斗,背城一战,尚有不测之事乎?望太宰三思呀三思!

(伯嚭拈须笑。)

伯嚭   (白)     你这一席话,倒说得甚是有理。

(文种指单。)

文种   (白)     此二美人,皆出越宫,若下国更有美于此者,寡君生还越国,当竭力搜求,以备太宰扫榻。

(伯嚭起立。)

伯嚭   (白)     大夫舍右营而趋左,以我无乘危害人之意,是也不是?

(文种叩头。)

文种   (白)     下臣知太宰恩厚如天,故冒死前来,乞太宰垂怜。

(文种叩头。)

伯嚭   (白)     今晚夜深,明朝当引子先见吴王,以决其议。你的礼物,我也就收下了。快快起来说话。

(伯嚭扶文种起。)

文种   (白)     叩谢太宰。

             二位美人,快快来叩见太宰!

(秋鸿、春燕同叩头。)
秋鸿、

春燕   (同白)    叩见太宰。

伯嚭   (白)     一个个果然长得标致。且到后帐歇息去吧,哈哈哈!

(秋鸿、春燕同下。)

文种   (白)     礼物抬上。

(四龙套同抬礼物上,同献。)

伯嚭   (白)     都收下了。

(二家将同接,四龙套同下。)

伯嚭   (白)     文大夫,你来此是客,请坐请坐!

文种   (白)     太宰营中,哪有下臣的坐位?

伯嚭   (白)     有话商量,但坐无妨。

文种   (白)     如此谢坐了。

     (唱)     太宰待我恩情厚,

             寡君感谢在心头。

             明朝入见吴王后,

             率同寡君上国投。

伯嚭   (唱)     非是我待你恩情厚,

             我主大量不记仇。

(伯嚭起,拉文种手。)

伯嚭   (唱)     同进后帐饮杯酒,

             彼此心意正相投。

(伯嚭、文种同下。)

【第七场:夫差许成】

(四下手、二内侍、王孙骆、专毅同上。吴卒持吴大字旗引夫差同上。)

夫差   (念)     金风吹铁甲,旭日照军旗。

     (白)     孤,吴王夫差。自战败越兵以来,越王退守固城,连日挑战,闭城固守。我军兵围数重,断其汲道,不出十日,必当渴死。谁知那山顶之上,自有灵泉,越王馈以佳鱼,连日攻城,叫孤好不耐烦也。

(伯嚭上。)

伯嚭   (念)     忙将求和事,奏与千岁知。

     (白)     臣伯嚭见驾,愿吾主千岁!

夫差   (白)     太宰平身。

伯嚭   (白)     千千岁!

夫差   (白)     越王闭城固守,讨战不战,何日才能扫灭越国,叫孤好不耐烦呀。

伯嚭   (白)     越王已退保会稽,范蠡留守固城,已无应战之力,今使其大夫文种,来营请和。

夫差   (白)     呀!

(夫差怒。)

夫差   (白)     越与寡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万难允许!太宰伯嚭,休得多言。

伯嚭   (白)     请大王暂息雷霆之怒,容臣本奏:

     (唱)     大王不记孙武言,

             兵是凶器何可久用焉?

             其君请为吴之臣,

             其妻请为吴之妾。

             越国宝器与珍玩,

             尽数贡献吴宫前。

             别无希望求幸免,

             但图宗祀一线延。

             受降实获利无算,

             名实俱收霸业先。

夫差   (白)     唔,太宰之言,亦颇有理。

伯嚭   (白)     大王若必欲穷兵,以力诛越,那勾践,必焚宗庙杀妻子,沉金玉于江,率死士五千人,抵死抗吴,得勿有伤于左右么?与其杀其人,不如得其国之为利,望大王三思。

夫差   (白)     文种安在?

伯嚭   (白)     现在幕外候宣。

夫差   (白)     快快叫他进来。

伯嚭   (白)     大王有命,文种进帐。

(文种甩发上。)

文种   (白)     外臣文种告进。

(文种膝行跪地。)

文种   (白)     外臣文种叩头,死罪死罪!

夫差   (白)     你国已失战斗之力,来此乞降,是也不是?

文种   (白)     寡君年幼无知,不能善事大国,以致获罪。今悔恨无及,愿举国请为吴臣,收寡君于宇下。越国之宝器珍玩,尽贡于吴。所乞于大王者,仅存宗祀一线耳。望大王宽其既往,恩同再造。

(文种叩头。)

夫差   (白)     汝君请为臣妾,能从寡人入吴么?

(文种叩头。)

文种   (白)     既为臣妾,生死在君,敢不服侍左右?

伯嚭   (白)     勾践夫妇,愿来吴国,吴名虽赦越,实已得之矣。王又何求焉?

夫差   (白)     寡人已许你国君臣投降。你且起来,站在一旁,听孤吩咐。

(文种叩头。)

文种   (白)     叩谢大王不诛之恩。

(文种起。)

夫差   (白)     听了!

     (唱)     尔国君臣能力尽,

             愿为臣妾是本心。

             能从寡人入吴郡,

             宽赦越国许和成。

文种   (唱)     大王恩赦许和成,

             君臣上下感存心。

             臣妾焉敢不如命,

             生死存留尽在君。

(伍员挂剑上。)

伍员   (唱)     听说是越大夫投降到营,

             好叫我伍子胥怒气填膺。

(伍员吹须。)

伍员   (唱)     迈步儿且把那中军帐进,

             见吾主阻和议要把越平。

             进帐来又得见伯嚭、文种,

             你二人同立定,鬼鬼祟祟,蛊惑君王是何情?

(伍员拔剑,伯嚭、文种同倒退。)

伍员   (白)     臣伍员见驾。

夫差   (白)     爱卿不在右营,来到中军何事?

伍员   (白)     听说大王已许越和,是也不是?

夫差   (白)     寡人已许和了。

(伍员大叫。)

伍员   (白)     哎呀!大王呀!此事万不可行!

(伯嚭、文种同吓,同倒退。)

夫差   (白)     孤已许了。如何反悔得呀?

伍员   (白)     哎呀,大王呀!

     (唱)     那越国与吴国地属比邻,

             有了越没有吴势难两存。

             若不将那越人诛灭殆尽,

             那越国必将我宗社扫平。

             得越国地可居舟也可乘,

             非同那秦晋地不能殖民。

             况先王有大仇终天抱恨,

             不灭越何以谢立庭之盟?

(伍员怒气不息,夫差语塞不能对,以眼示伯嚭,伯嚭进前。)

伯嚭   (白)     相国之言差矣。先王建国,水陆并封;吴越宜水,秦晋宜陆。若以其地可居,其舟可乘,亦将并而为一么?若说是先王大仇,必不可赦,则相国之仇楚,不更甚于越,何不遂灭楚国,而遽许其和,是何理也?今越王夫妇,皆愿服役于吴,视楚仅纳芊胜,更不相同,相国自行忠厚之事,而令大王居刻薄之名,恐忠臣不如是也。

夫差   (白)     太宰之言有理。相国且退,俟越国贡献之日,当厚赐爱卿。

(伍员气得捶胸顿足。)

伍员   (白)     哎呀,哎呀!我悔不听彼离之言——

(伍员指伯嚭。)

伍员   (白)     与此佞臣同事。喀喀喀!

(伍员怒气不平。)

王孙骆  (白)     相国且退,勿触王怒。

伍员   (白)     今许越和,他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不过二十年,恐吴宫尽为坵墟矣。

(伍员掩面欲哭。)

王孙骆  (白)     相国太过虑了,请先回营。

伍员   (白)     罢了,罢了!

(伍员怒气下。)

夫差   (白)     这个老儿,也太固执了。

             文大夫,越王夫妇何日入吴?

文种   (白)     寡君蒙大王,赦而不诛,将暂假归国,收拾其子女玉帛,贡献大王。愿大王稍宽其期,如果负心失信,安能逃大王剑下之诛!

夫差   (白)     谅也不敢。限你君臣,八月中旬,入臣于吴。

             王孙骆听令!

(王孙骆应。)

夫差   (白)     命你押同文种回越,催促起程,太宰伯嚭,屯军一万,候于吴山。他若过期不至,灭越回报。

伯嚭、

文种   (同白)    领旨。

(伯嚭、文种同下。)

夫差   (白)     众三军!

(四下手同应。)

夫差   (白)     随孤先回本国。

(众人同下。)

【第八场:许和自伤】

(二内侍、勾践同上。)

勾践   (唱)     战败了遁会稽苟延残喘,

             命文种往吴营尚未回还。

             这一阵好叫孤无有主见,

             国已亡家已破哭也枉然。

     (白)     孤,越王勾践。战败之人,就如丧家之犬。文种往吴求和,不知吴王能允我和否?成败利钝,在此一举了。呵呵呵!

(勾践哭。文种上。)

文种   (唱)     在吴营请和归泪流满面,

             看只看国亡家破难周全。

             复巢之下无完卵,

(王孙骆上。)

王孙骆  (白)     国亡家破,哭也无益。快快进见尔主,依期到吴。

文种   (唱)     入见主公诉根源。

     (白)     将军少候。待我先行,入见寡君。

王孙骆  (白)     要爽爽快快的,你老爷不耐烦了。

文种   (白)     是是是。不敢迟慢,请大夫在馆驿稍候。

王孙骆  (白)     谅你也不敢迟慢。

(王孙骆下。)

文种   (白)     臣文种见驾。

(勾践起。)

勾践   (白)     哎呀,文卿回来了。吴王许我请和么?快快讲来!

文种   (白)     吴王许和。现已班师回国,遣大夫王孙骆,随臣在此,催促我主起程。太宰屯兵江上,专候我主过江。

勾践   (白)     哎呀,大势去矣!

     (哭板)    听说是吴许和催促起程,

             倒叫孤这一阵珠泪淋淋。

             我舍不得我越中的好百姓,

             我舍不得我越中的好子民。

             我舍不得我越中的江山如锦,

             我舍不得我朝中的贤良大臣。

             我舍不得我越中的豪杰英俊,

             报大仇雪大恨尽在斯人。

             这一阵哭得我声嘶气尽,

文种   (白)     八月之期已到,王宜速归,料理国事,不必为无益之悲。

勾践   (哭)     呀大夫呀!

     (唱)     此一去何日里再赋归程?

文种   (白)     请王回宫。

勾践   (白)     带马回宫。

(勾践上马。)

勾践   (唱)     离了会稽回越都,

             收拾府库入三吴。

(勾践、文种同下。)

【第九场:痛哭告庙】

(二宫女、越国夫人同上。)

越国夫人 (引子)    丹桂飘香,秋夜永,独自悲伤。

     (念)     西风断雁影成单,月自如霜夜未阑。万象空明人意懒,琼楼玉宇自高寒。

     (白)     本宫,越国夫人是也。自得配越王以来,如鱼得水,恩爱有加。只因吴越搆兵,椒山一战,丧失人马不少,我国已溃不成军。千岁命文大夫,带了子女玉帛,往吴营请和,不知如何了?

宫女甲  (白)     听说是吴已许和,吴大夫王孙骆,押同文大夫回国,催促上道,吴太宰屯兵江上,等候过江。

越国夫人 (白)     哎呀,不好了!

     (二黄慢板)  越夫人坐深宫中怀惆怅,

             听寒砧与木落满目荒凉。

             多少的残花儿风吹荡漾,

             玉芙蓉一朵朵冷抱秋江。

             千岁爷在椒山兵败师丧,

             眼睁睁就弄到国破家亡。

             吴太宰那强兵压吾境上,

             有谁人能保得锦绣家邦。

             我思来又想去不胜悼丧,

             不由得这一阵格外神伤。

宫女甲  (白)     夫人不必忧虑。千岁雄才大略,又有范、文二位大夫,忠心谋国,必有还国之日。

越国夫人 (白)     但得如此,便是兆民有幸了。

(内侍上。)

内侍   (白)     千岁回宫。

越国夫人 (白)     待本宫前去恭迎。

(勾践上。)

勾践   (唱)     兵败求和出无奈,

             国破家亡两堪哀。

             江山子民今何在,

             子女玉帛献吴台。

     (白)     唉,是天亡我也!

(勾践进。)

越国夫人 (白)     迎接千岁。

勾践   (白)     唉,夫人呀!

(勾践、越国夫人同坐。)

勾践   (唱)     回越都见市井依然如故,

             那丁壮尽肃然愁容戚如。

             请夫人收拾了宝藏府库,

             夫妻们作俘囚臣妾于吴。

越国夫人 (白)     哎呀,千岁呀!

     (唱)     听罢言不由人悲声大放,

             指日里离故士远适异邦。

(文种上。)

文种   (白)     大王,夫人,快快收拾起程,王孙骆连连催促,不能久留了。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夫妻们十年来何等情况,

             入吴后更不知生死存亡!

文种   (白)     大王,夫人,不必啼哭,且收拾所有,预备起行。

(勾践泣。)

勾践   (白)     孤承先人馀绪,兢兢业业,不敢荒怠,今夫椒山一败,遂致国亡家破,千里而作俘囚,此行有去日,无归期矣。

(勾践挥泪哭,越国夫人、文种及二宫女同哭。)

文种   (白)     昔者汤囚于夏台,文王囚于羑里,一举而成王;齐桓公奔莒,晋文公奔翟,一举而成霸,艰苦之境,天正所以开王霸业也。吾王善承天意,自有兴期,何必过伤,以自损其志!

勾践   (白)     大夫之言是也。但身当其境,未免难为情耳。

越国夫人 (白)     大王勿作女子态,即日祭祀宗庙,启行便了。

勾践   (白)     转过宗庙。

(〖吹打〗。勾践、越国夫人、文种、二宫女同走圆场,同拜。)

勾践   (白)     先王呀!

     (唱)     余小子不自振国亡家破,

             今日里祭宗庙称臣吴国。

             万不想亡国家败出自我,

             何日里才能够再振山河?

     (白)     夫人你也拜了吧?

越国夫人 (白)     先王呀!

     (唱)     痛吾君战败了国破家亡,

             强兵压境俘囚堪伤。

             此一去恐不能再把祭享,

             臣吴国实难免艰苦备尝。

内侍   (白)     快快的呀。

文种   (白)     大王,夫人,勿过悲痛,王孙骆又在催促了。

勾践   (白)     你叫孤如何舍得呀!

(王孙骆上。)

王孙骆  (白)     为期已迫,速速打算吧!

(勾践揖拜。)

勾践   (白)     大夫先行,下臣夫妇,随同所有,随后就来。

王孙骆  (白)     你要来呀。

(王孙骆扬鞭下。)

勾践   (白)     夫人呀!如今无可延宕,只得即日上道就是了。

     (唱)     夫妻们双双同上道,

越国夫人 (唱)     何日才能返故巢。

(众人同下。)

【第十场:君臣泣别】

(苦成、曳庸、皓进、诸稽郢、皋如、计倪同上。)

苦成   (白)     各位大人请了。

曳庸、
皓进、
诸稽郢、
皋如、

计倪   (同白)    请了。

苦成   (白)     大王同夫人,今日去国,我们文武百官,合当送在浙江之上。

曳庸、
皓进、
诸稽郢、
皋如、

计倪   (同白)    大家请。

(苦成、曳庸、皓进、诸稽郢、皋如、计倪同走圆场。)

苦成   (白)     那旁文大夫,随侍主公夫人来也。

(文种、越国夫人、勾践同上。)

勾践   (唱)     兵败了城下盟羞辱难当,

越国夫人 (唱)     夫妻们作俘囚远适异邦。

苦成、
曳庸、
皓进、
诸稽郢、
皋如、

计倪   (同白)    恭迎主公夫人。

勾践   (唱)     众文武送别在浙江之上,

越国夫人 (唱)     是生离是死别格外惨伤!

(舟子、范蠡同上。)

范蠡   (白)     臣具舟于固陵、临水祖道,请大王夫人乘舟而往。

勾践   (白)     哎呀,大夫呀!

     (唱)     不忍见临水祖道操舟往,

越国夫人 (唱)     二卿中是何人随侍君王?

(苦成、曳庸、皓进、诸稽郢、皋如、计倪、范蠡、文种、越国夫人、勾践同哭,文种举杯祝。)

文种   (白)     臣请大王勿过悲哀,愿举觞致祝:皇天佑助,前沉后扬;祸为德根,忧为福堂,威人者灭,服从者昌;王虽淹滞,其后无殃;君臣生离,感动上苍,众夫悲哀,莫不感伤;臣请荐脯,行酒三觞。

(文种递杯与勾践三奠酒。)

勾践   (白)     寡人今日去越入吴,以国事属诸大夫,大夫何以慰寡人之望呵!

范蠡   (白)     臣闻主忧臣辱,主辱臣死。今主上有去国之忧,臣吴之辱,我浙东之士,岂无一二豪杰,与主上分忧辱者?

苦成、
曳庸、
皓进、
诸稽郢、
皋如、

计倪   (同白)    谁非臣子,惟王所命。

勾践   (白)     诸大夫不弃寡人,愿各言尔志,谁可从难?谁可守国?当面说来。

文种   (白)     四境之内,百姓之事,蠡不如臣;与君周旋,临机应变,臣不如蠡。

范蠡   (白)     文种自处已审。主公以国事委之,可使耕战足备,百姓亲睦。至于辅危主,忍垢辱,往而必返,与君复仇者,臣不敢辞。

苦成   (白)     发君之命,明君之德,理烦治剧,使民知分,臣之事也。

曳庸   (白)     通使诸侯,解纷释疑,出不辱命,入不被尤,臣之事也。

皓进   (白)     君非臣谏,举过决疑,直心不挠,不阿亲戚,臣之事也。

诸稽郢  (白)     望敌设阵,飞矢扬兵,贪进不退,流血滂沱,臣之事也。

皋如   (白)     躬亲抚民,吊死存疾,食不二味,蓄陈储新,臣之事也。

计倪   (白)     候天察地,纪历阴阳,福见知吉,妖见知凶,臣之事也。

勾践   (白)     孤虽入于北国,为吴穷虏,诸大夫怀德抱术,各显所长,以保社稷,孤何忧焉。范大夫与孤偕行,众卿善保故土!

范蠡   (白)     请主公上船。

(勾践、越国夫人各上船,众百姓同上,同跪哭。)

众百姓  (同白)    大王,夫人呀!

越国夫人 (唱)     见此情景心好惨,

             众卿父老泪不干。

             伤心故国无完卵,

             权当哀家亡九泉。

勾践   (白)     众卿呀!

     (唱)     出国门不由人泪流满面,

             只见得众父老抢地呼天。

众百姓  (同白)    大王呀!

(众百姓同哭。)

越国夫人 (唱)     万不想到今朝这般相见,

             国已亡家已破哭也枉然。

范蠡   (白)     请主公夫人勿悲,走了吧。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我夫妇从今日一去,恐再无相见之期了。

(勾践、越国夫人同哭下。)

文种   (白)     主公、夫人已去,我们大家回去,各司其事,徐图补救了吧。

(众百姓、苦成、曳庸、皓进、诸稽郢、皋如、计倪、范蠡同下。)

文种   (唱)     斜阳山外片帆开,

             风卷春涛动地回。

             今日一樽沙际别,

             何时重见渡江来。

(文种摇头下。)

【第十一场:范蠡先导】

(范蠡上。)

范蠡   (唱)     君臣们冒万死来在吴山,

             吴太宰屯大军就在眼前。

             先将那玉帛子女来进献,

             要复国雪大仇在此一关。

     (白)     下官范蠡,在越王驾前为臣,不幸兵败请和,今随主公、夫人入吴。吴太宰伯嚭,屯大兵于吴山,来此已是,不免先将女子玉帛献上,图他一个照应。

             门上那位在?

(院子上。)

院子   (白)     何事?

范蠡   (白)     烦劳通禀太宰,说越国大夫范蠡,进贡求见来了。

院子   (白)     少站,往下站。

范蠡   (白)     是是是。

院子   (白)     有请太宰。

(伯嚭上。)

伯嚭   (念)     鸦鸣鹊噪,喜气来到。

     (白)     何事?

院子   (白)     越国大夫范蠡进贡来了。

伯嚭   (白)     呀,进贡来了。升堂,叫他报门而进。

(四龙套同上。)

院子   (白)     报门而进。

范蠡   (白)     东海贱臣,范蠡告进。

(范蠡跪。)

范蠡   (白)     外臣范蠡,参见太宰。

伯嚭   (白)     越王夫妇来了没有?

范蠡   (白)     均已来至吴山,遣臣先来,叩见太宰,并有不腆之仪,求太宰笑纳。

伯嚭   (白)     什么东西,都呈上来。

范蠡   (白)     子女玉帛呈上。

(四人役同抬礼上,四美女同上,同跪。)

四美女  (同白)    叩见太宰。

伯嚭   (白)     哈哈!都好得很,一齐收下。

(四人役、四美女同下。)

伯嚭   (白)     文大夫何以不来?

范蠡   (白)     为吾主守国,不偕来也。

伯嚭   (白)     你来也是一样。快快起来,老夫同你去见越王。

范蠡   (白)     如此太宰请。

伯嚭   (白)     请。

     (唱)     吴山台下受降城,

             子女玉帛称我心。

             尔国君臣心放定,

             天大的事情我担承。

(伯嚭拉范蠡袖同下。)

【第十二场:勾践入吴】

勾践   (内西皮导板) 出国门不由人悲声大放,

(舟子、越国夫人、勾践同上。)

勾践   (唱)     国亡家破两堪伤。

越国夫人 (唱)     但愿夫妻都无恙,

             异日重振旧家邦。

勾践   (白)     今既入臣吴国,那还有生还之望?范蠡往见太宰,也还不来,不知如何?好不令人担心。

越国夫人 (白)     范蠡随机应变,必能说动太宰,少时也就来了。

勾践   (白)     但得如此,就是万幸。

(范蠡引伯嚭同上,四龙套、院子同随上。)

范蠡   (白)     太宰,江边那一只船,就是寡君夫妇了。

伯嚭   (白)     快快上去。

(范蠡、伯嚭同走圆场。)

范蠡   (白)     太宰来了,舟子快搭扶手。

(勾践、越国夫人同闻声起立。)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太宰来了。

             舟子快搭扶手,寡人夫妇出迎。

舟子   (白)     喳。

(舟子搭扶手。范蠡、伯嚭同上船,勾践、越国夫人同出迎。)

勾践   (白)     太宰驾到,未能远迎,望乞恕罪。愚夫妇感太宰复庇之德,当面谢过。

(勾践、越国夫人同拜。)

伯嚭   (白)     好说了。天大之事,有我一人承当,后来我包你回国就是。

(勾践、越国夫人同拜。)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愚夫妇异日倘得生还回国,皆太宰之成全也。

伯嚭   (白)     刻下不必多说,且随我去见主公。

             众将官!

四龙套  (同白)    有。

伯嚭   (白)     兵发姑苏。

(四龙套同应。)

勾践   (白)     太宰要保全才好。

伯嚭   (白)     不怕,有我。

(伯嚭拉勾践手。)

伯嚭   (白)     走呀!

勾践   (白)     吓,是是是。孤随太宰上岸就是。

(伯嚭、勾践、越国夫人同下船。)

伯嚭   (白)     带马!

(四龙套同带马,伯嚭、勾践同上马,越国夫人坐车)

伯嚭   (白)     越王呀!

     (唱)     你莫要胆战心又惊,

             凡事自有我担承。

(伯嚭下。)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这都是我夫妻二人命中定,

勾践、
越国夫人、

范蠡   (同唱)    君臣臣服无二心。

(四龙套、勾践、越国夫人同下。)

【第十三场:夫差纳降】

(四龙套、二内侍、夫差同上。)

夫差   (引子)    抚有三吴,图霸业,平越灭楚。

     (白)     孤,吴王夫差。前日班师回国,命王孙骆押解勾践上道,伯嚭驻军江上,何以尚未到来?

(王孙骆上。)

王孙骆  (念)     忙将军前事,报与主公知。

     (白)     臣王孙骆见驾。

夫差   (白)     爱卿回来了?

王孙骆  (白)     回来了。

夫差   (白)     那勾践君臣夫妇呢?

王孙骆  (白)     随后就到。

夫差   (白)     何以不一齐来吴?

王孙骆  (白)     他收拾所有金珠玉帛子女,贡献于王,故而稍迟。

夫差   (白)     他倒有这点孝敬之心,孤不怪他。

(伯嚭上。)

伯嚭   (念)     越国君臣到,来报主公知。

     (白)     臣伯嚭见驾,愿吾主千岁!

夫差   (白)     爱卿平身。

伯嚭   (白)     千千岁!

夫差   (白)     卿驻军江上,专候勾践,他来了没有?

伯嚭   (白)     现在他君臣肉袒伏于阶下。

夫差   (白)     宣他上殿!

伯嚭   (白)     越国君臣上殿。

勾践、
越国夫人、

范蠡   (内同白)   来了!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甩发肉袒上。)

勾践   (唱)     君臣们冒万死投奔吴下,

             好一似釜中鱼任人烹杀。

王孙骆  (白)     报名而进!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知道了。

越国夫人 (唱)     望殿庭好一似森罗宝刹,

             可怜我亡国人似犬无家。

勾践   (白)     东海役臣勾践,率领妻子告进。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跪。)

勾践   (白)     下臣勾践,不自量力,得罪大国,大王赦其大罪,使执箕帚,诚蒙厚恩,得保须臾之命,不胜感激之至。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叩头,范蠡呈单。)

范蠡   (白)     寡君尽搜国中金帛子女,进献大王。

夫差   (白)     你君臣有此一番孝心,收下就是。

伯嚭   (白)     礼物抬上。

(四人役同抬礼物上。)

夫差   (白)     收入宝藏。

(八美女同上。)

八美女  (同白)    贱妾叩头。

夫差   (白)     哈哈哈!果然个个都长得不错,带在后宫,少时再来取乐。

八美女  (同白)    叩谢大王。

(八美女同下。)

夫差   (白)     勾践呀,勾践!寡人若念先君之仇,今天你断无生理。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臣实当死,望大王怜之。

(伍员上。)

伍员   (白)     且慢!大王果纳勾践之降么?

夫差   (白)     他又来了。

             他们夫妇君臣,怪可怜的,孤开恩已赦他了。

(伍员目若烟火,声如雷霆,大叫。)

伍员   (白)     哎呀,哎呀,大王之计左矣!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抖。)

夫差   (白)     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又在此大惊小怪。

伯嚭   (白)     着呀,有什么了不得的事?

伍员   (白)     哎呀,大王听了!

     (唱)     大王不记先君仇,

             纳降遗祸在后头。

             釜中之鱼不烹受,

             纵虎于山怎样收?

             勾践机心难识透,

             范蠡、文种圣贤流。

             望大王,速将他君臣齐斩首,

             切莫将他活命留。

勾践、
越国夫人、

范蠡   (同白)    求大王、相国饶命!

夫差   (白)     常言道得好:诛降杀服,祸及三世。孤非爱越而不诛,恐见咎于天耳。

伯嚭   (白)     子胥明于一时之计,不知安国之道,吾主诚仁者之言也。

夫差   (白)     伍卿,你也太固执了。孤赦了越王,又干卿甚事呢?

(伍员气愤不平。)

伍员   (白)     看看我三吴将亡于越王之手,这也是天意使然,无可如何了。喀喀喀!

(伍员下。)

夫差   (白)     王孙骆听令!

王孙骆  (白)     臣在。

夫差   (白)     命卿于先王阖闾墓侧,筑一石室,将勾践夫妇,贬入其中,去其衣冠,使其蓬首垢衣,执养马之事。

王孙骆  (白)     臣遵旨。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叩谢大王不斩之恩!

夫差   (白)     你快起来。孤驾出游,令你夫妇,步行执鞭于车前。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臣愿为执鞭之士。

夫差   (白)     驾车伺候!

(四龙套同应。勾践、越国夫人各执一鞭,垂首前行。夫差坐车绕场。)

夫差   (唱)     轻驾车出郊外悠游闲玩,

             越勾践他夫妇前行执鞭。

(勾践、越国夫人同下。)

夫差   (唱)     非是孤要将他这般作贱,

             为先王报前仇理得心安。

(众人同下。)

【第十四场:拘囚石室】

(范蠡、越国夫人、勾践同上。)

勾践   (唱)     堪叹英雄值坎坷,

             平生意气尽消磨。

越国夫人 (唱)     魂游故苑归应少,

             恨满长江泪转多。

范蠡   (白)     主公夫人,不必过悲,安心忍受,终久自有回国之日。

勾践   (白)     全仗少伯斡旋之力。

越国夫人 (白)     如今两日未曾用饭,不知从何得食?

范蠡   (白)     太宰行当馈送饮食来了。

(家将甲上。)

家将甲  (念)     奉了太宰命,来此送饮食。

     (白)     来此已是石室了。越王夫妇,坐于粪堆之侧,夫妻相敬如宾,范蠡侍立于旁,不失君臣之礼,真可敬呀。

             范大夫,我家太宰恐你君臣饥饿,送来饮食,请进呈尔君,充充饥吧。

范蠡   (白)     太宰真仁人也。日赐饮食,我君臣上下,当如何感激也。

家将甲  (白)     不必啰嗦,快快吃了。明天再当送来。

范蠡   (白)     是是是。

(家将甲下。)

范蠡   (白)     太宰果然送饭来了,用些充充饥吧。

(勾践、越国夫人同接食。)

勾践   (白)     万不料你我夫妇竟求一饱而不可得。

越国夫人 (白)     事到如今,只得含羞忍辱,以待时机吧。

范蠡   (白)     主公不必过为悲痛,稍形怨望之色,使吴王知道,怜而赦之,才有复国之日呀。

勾践   (白)     我夫妇也吃饱了,少伯也吃些充饥吧。

(范蠡接食。)

范蠡   (白)     谢过主公、夫人。

越国夫人 (白)     既已饱餐,大家力作各事,免遭责罚。

勾践   (白)     我自斫剉养马,夫人汲水除粪扫洒。

范蠡   (白)     臣也拾薪而炊,以事主公。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各执各。)

勾践   (白)     大家力作起来吧。

     (唱)     我自斫草来喂马,

             忍羞负重莫自嗟。

越国夫人 (唱)     汲水除粪日复夜,

             谁似我无国又无家。

范蠡   (唱)     拾薪而炊在原野,

             君臣上下心无他。

(大太监上。)

大太监  (唱)     宫中奉了主公命,

             来在石洞窥越君。

     (白)     来此已是石室。他君臣上下,力作各事,决无怨恨之色;昨晚来听他,亦无怨叹之声,真好无志量也。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作未见。)

大太监  (白)     勾践夫妇,君臣这样受苦,不怨恨我家主公吗?

勾践   (白)     哎呀,原是老公公!我夫妇君臣,蒙大王不斩之恩,使我住在这石室里面,终日斫草养马,得保残年,也是心甘情愿的,感恩之不暇,哪还有怨恨之心?

越国夫人 (白)     大王不杀于我,命我汲水洒扫,也是情愿,不敢怨天尤人。

范蠡   (白)     我就捡柴而炊,以事我主公,能尽我之职分,亦无怨心。

大太监  (白)     看不出你们君臣竟毫无心肝,哈哈!

(大太监下。)

勾践   (白)     我本无心肝之人呀。

越国夫人 (白)     内侍已去,天色已晚,且入石室休息吧。

勾践   (白)     唉!正是:

     (念)     来在茅檐下,

越国夫人、

范蠡   (同念)    怎敢不低头!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下。)

【第十五场:范蠡恋主】

(四内侍、大太监、夫差同上,伯嚭随上。)

夫差   (念)     国富兵更强,江东称霸王。

     (白)     孤,吴王夫差。自将勾践夫妇君臣,囚入石室以来,不觉一年有馀,日夜遣人往看,他夫妇君臣,并无怨恨叹息之声。那范蠡虽在穷厄之中,不失君臣之礼,真乃非凡之人。

             伯卿,孤意欲用范蠡,卿意如何?

伯嚭   (白)     主公能识贤俊,可宣召他君臣上殿问过。

夫差   (白)     孤意亦如此。

             内侍!

大太监  (白)     有。

夫差   (白)     传孤旨意,去到石室,命勾践范蠡入见。

大太监  (白)     喳。

(大太监下。)

夫差   (白)     伯卿呀!

     (唱)     勾践曾为一国君,

             臣服于孤无怨心。

     (白)     那范蠡呀!

     (唱)     厄难之中多恭敬,

             用此贤豪为客卿。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勾践、范蠡到。

夫差   (白)     宣他上殿!

大太监  (白)     勾践、范蠡上殿。

勾践、

范蠡   (内同白)   来了。

(勾践、范蠡同上。)

勾践   (唱)     忽听大王来宣召,

范蠡   (唱)     下臣胆战心又焦。

勾践   (唱)     忙上丹墀来跪倒,

范蠡   (唱)     俯伏在地不敢瞧。

勾践   (白)     臣勾践见驾!

范蠡   (白)     臣范蠡见驾!

夫差   (白)     勾践!

勾践   (白)     臣在。

夫差   (白)     你夫妇君臣,拘于石室,日作牧马汲水之事,得勿怨恨寡人么?

勾践   (白)     哎呀,大王呀!

     (唱)     大王天高地厚恩,

             下臣夫妇保残生。

             牧马汲水尽职分,

             岂敢稍存怨恨心?

夫差   (白)     孤倒信你。

             范蠡近前!

范蠡   (白)     敢请大王训示!

夫差   (白)     寡人闻:哲妇不嫁破亡之家,名贤不官灭绝之国。今勾践无道,国已将亡,子君臣并无奴仆,羁囚一室,如何受得?寡人欲赦子之罪,子能改过自新,弃越归吴,寡人必当重用,去忧患而取富贵,子意如何?

(勾践伏地流涕,惟恐范蠡从吴,范蠡叩首。)

范蠡   (白)     大王呀!

     (唱)     常言道亡国之臣不语政,

             败军之将不言勇。

             臣在越不能辅佐得大用,

             无才无识不信又不忠。

             以致得罪大王两国刀兵动,

             王不加诛恩无穷。

             但得君臣相保重,

             入备洒扫出给奔走就心满意足,大王之命不敢从。

夫差   (白)     子既不移其志,可同勾践仍归石室。

勾践、

范蠡   (同白)    谨如君命。

(勾践、范蠡同摇头下。)

夫差   (白)     孤许久不登姑苏台,将上姑苏台,一观勾践夫妇之行动也。

             内侍,摆驾姑苏台。

大太监  (白)     大王有旨,摆驾姑苏台。

(四内侍同应。)

夫差   (唱)     内侍摆驾姑苏台,

             为看勾践行动来。

             他若真心不向外,

             我将恩赦越王回。

(众人同下。)

【第十六场:苏台眺望】

(二家将、伯嚭同上。)

伯嚭   (唱)     奉王命姑苏台洒扫洁净,

             专等候千岁爷早晚驾临。

             那勾践夫妇们石室拘禁,

             王登台必见他臣服情形。

     (白)     下官伯嚭。奉王旨意,来此打扫姑苏台。

             家将何在?

二家将  (同白)    有。

伯嚭   (白)     快快将姑苏台打扫洁净,大王少时就到也。

(二家将同打扫,二内侍引夫差同上。)

夫差   (唱)     姑苏台上来眺望,

             极目天涯是长江。

伯嚭   (白)     迎接大王。

夫差   (白)     免礼。可同上姑苏台。

(夫差、伯嚭同登高。)

夫差   (唱)     石室囚徒浑无恙,

             亡国之人实可伤。

伯嚭   (白)     酒筵已备,请大王进酒。

夫差   (白)     卿当陪饮。

伯嚭   (白)     谢过大王。

(夫差、伯嚭同坐饮,勾践持鞭、越国夫人持汲器、范蠡持帚同上。)

勾践   (唱)     夫妇们在石室苟延残喘,

越国夫人 (唱)     君牧马奴汲水理得心安,

范蠡   (唱)     大王爷恩德厚福泽无算,

勾践、
越国夫人、

范蠡   (同唱)    我君臣死吴中心也安然。

夫差   (白)     太宰,你看勾践夫妇,一个牧马,一个汲水,相敬如宾,毫无怨恨之心。那范蠡操箠而立于左右,君臣之礼存,夫妇之仪具。那越王不过小国之君,范蠡不过一介之士,虽在穷厄之地,不失君臣之礼,寡人心甚敬之。

伯嚭   (白)     不但可敬,亦太可怜也。

夫差   (白)     如太宰言,寡人目不忍见,倘彼悔过自新,亦可赦么?

伯嚭   (白)     臣闻无往不复,大王以圣王之心,哀孤穷之士,加恩于越,越岂无厚报,愿大王决意赦他。

夫差   (白)     可命太史择吉,释越王归国。

伯嚭   (白)     大王如天之仁,勾践不知如何图报也。

范蠡   (白)     远望吴王,在姑苏台了望,似有怜惜之意,请主公、夫人,暂入石室。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只得如此。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下。)

夫差   (白)     摆驾回宫。

(夫差、伯嚭同下高台,夫差、伯嚭、二内侍同绕场下。)

【第十七场:子胥忧国】

(伍员上。)

伍员   (二黄慢三眼) 离楚国奔三吴为报父仇,

             先王命重用我不比凡俦。

             先君薨吾主爷才把命受,

             任佞臣听谗言我为国担忧。

             历年来征越、楚军前奔走,

             那勾践多奸险忍把命留。

             看将来他君臣报复在后,

             我何忍将三吴付之东流!

             不能够匡君失我自家认咎,

             每日里归私宅日夜发愁。

     (白)     本相伍员,字子胥,乃楚国人氏。为报父兄之仇,投奔吴国。蒙先王以国士相待,出将入相,伐楚征越,大仇已报。奈先王薨逝,今上继立,听信佞臣伯嚭之言,国事每多倒置。即如越国有不共戴天之仇,吾主竟听伯嚭之言,纳降许和。勾践夫妇,来到我国,状如砧上之肉,釜中之鱼,尚不诛斩,定要养痈遗患。况有贤臣范蠡,尤为当今人杰,何能纵虎归山。思想起来,真要令人慄慄危惧呀。

(家院上。)

家院   (白)     启丞相:大王命太史择吉,不日放越王夫妇君臣回国。

伍员   (白)     你待怎讲?

家院   (白)     放越王回国。

伍员   (白)     哎呀,不好了!

     (二黄导板)  听说是释勾践君臣归国,

     (唱)     伍子胥这一阵肝肠寸裂,

             必须要上殿去力为剖白,

             也不枉数十年一场心血。

     (白)     人来!

家院   (白)     在。

伍员   (白)     打道上朝!

     (唱)     那勾践君臣们人中蟊贼,

             谏吾主先诛他再灭其国。

(伍员、家院同下。)

【第十八场:闻信作卜】

(家将甲上。)

家将甲  (念)     奉了太宰命,石室报喜音。

     (白)     来此已是石室,待我叩门。

             开门来!

(范蠡上。)

范蠡   (唱)     何人访问到石门?

             五更天气事可惊!

     (白)     何人?

家将甲  (白)     特与大夫送喜信来了。

(勾践、越国夫人同上,同揉眼。)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什么喜信?

家将甲  (白)     大王有旨,命太史择吉,送越王归国。

勾践、
越国夫人、

范蠡   (同白)    此话当真?

家将甲  (白)     哪有假的。太宰得此消息,五鼓令我送信前来,请大王预备归国吧。恕不久留,回府去了。

勾践   (白)     回府多多拜上太宰,说我君臣是感激不尽了。

家将甲  (白)     请。

(家将甲下。)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少伯,想不到我夫妇竟有归国之日,哈哈!

范蠡   (白)     大王勿喜,待臣袖占一课。

(范蠡占。)

范蠡   (白)     今日戊寅,以卯时闻信,戊寅为囚日,而卯复尅戊,其繇曰:天网四张,万物尽伤,祥反为殃,虽有信不足喜也。

勾践   (白)     少伯,这如何是好!

范蠡   (白)     大王勿惧,尚有生路,稍待时日可也。

越国夫人 (白)     范大夫,我夫妇二人之生命,全在你一人之手,须要设法成全才好。

范蠡   (白)     主公夫人,请进石室,容臣熟思之。

(勾践、越国夫人同下,范蠡指占。)

范蠡   (白)     这事尚须时日也。

     (唱)     君臣困苦已三年,

             忽闻喜信袖内占。

             其中尚有阻挠见,

             三月出险心才安。

(范蠡下。)

【第十九场:子胥谏言】

(四内侍、大太监、夫差、伯嚭同上。)

夫差   (念)     恩释亡国君,德度何汪洋。

     (白)     昨命太史择吉,恩赦勾践回国,不知择得何日?

伯嚭   (白)     择得明日,为黄道吉日。

夫差   (白)     既已择定吉日,孤当送至江下。

伍员   (内白)    且慢!

(伍员上。)

伍员   (唱)     伍员上殿怒气生,

             不该恩释越国君。

             撩袍端带金殿进,

             面奏主公阻其行。

     (白)     臣伍员见驾,愿吾主千岁!

夫差   (白)     伍相平身。赐坐。

伍员   (白)     千千岁!谢坐。闻听大王将赦勾践还国,是也不是?

夫差   (白)     已令太史择吉,明日送至江上。

伍员   (白)     哎呀,大王呀!此事万不可行。

夫差   (白)     孤已许了。

伍员   (白)     大王呀!

     (唱)     昔夏桀囚成汤不即加诛,

             那成汤得脱身便把夏屠。

             殷纣王囚西伯羑里受苦,

             到后来得脱身殷社为墟。

             若不将越君臣一并诛戮,

             怕只怕学夏、殷报复堪虞。

夫差   (白)     相国之言是也。宣他上殿,察看情形,杀他便了。

             内侍前去,宣他上殿。

大太监  (白)     遵旨。

(大太监下。)

夫差   (白)     相国先回府第,寡人必听卿言。

伍员   (白)     果能如此,则国家之福也!

(伍员下。夫差忽头痛。)

夫差   (白)     哎呀,怎么一时头痛起来。

(夫差肚痛。)

夫差   (白)     哎呀,腹又作痛,乍寒乍冷,是何缘故?

伯嚭   (白)     请大王后宫休息。

夫差   (白)     那勾践呢?

伯嚭   (白)     那勾践匍匐待诛于阙下,怨苦之气,上冲于天,王宜禳灾,多作福事,善自保全。先将勾践放还石室,俟大王病愈,而后图之如何?

夫差   (白)     哎呀,痛杀我也!

(四内侍扶夫差同下。)

伯嚭   (白)     家将何在?

(家将甲上。)

家将甲  (白)     何事?

伯嚭   (白)     快去通知勾践,说大王将诛他君臣了。

家将甲  (白)     晓得。

(家将甲下。)

伯嚭   (白)     伍子胥呀,伍子胥!任凭你如何反对于我。我终有搭救越王之法。咳!咳!

(伯嚭下。)

【第二十场:应召问疾】

(越国夫人、范蠡、勾践同上。)

勾践   (唱)     君臣石室作囚徒,

越国夫人 (唱)     真乃丧家狗不如。

范蠡   (唱)     主公、夫人休自苦,

             归国仍把霸业图。

勾践   (白)     哎,还说什么霸业,但能苟全性命,余愿足矣。

(大太监上。)

大太监  (白)     越王君臣听了:主公有命,上殿候旨。

(大太监下。)

勾践   (白)     吴王宣召,不知有何事故?

(家将甲上。)

家将甲  (念)     密奉太宰命,来此报隐情。

     (白)     越王,大事不好了!主公宣你君臣上殿,非为好意,将听伍相国之言,诛斩于你,你要仔细了。

(家将甲下。勾践、越国夫人同吓倒坐地。)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听一言吓得我三魂不在,

             七魄悠悠转回来。

             同作虏囚已三载,

             命丧三吴实可哀?

范蠡   (唱)     主公、夫人莫悲哀!

             去必无恙保回来。

             三年于兹都忍耐,

             一日怎能放不开?

勾践   (白)     寡人夫妇,所以隐忍不死者,全赖大夫之策耳。今天一起进城,候见吴王,不知是吉是凶?

范蠡   (白)     主公走呀!

勾践   (白)     走呀!

     (唱)     君臣们冒万死候见吴王,

越国夫人 (唱)     作虏囚三年久怎不惨伤!

范蠡   (唱)     迈步儿来至在金阙殿上,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又只见伯太宰出宫仓惶。

(伯嚭上。)

伯嚭   (白)     哎呀,你们君臣已经来了?

范蠡   (白)     将待诛于阙下。

伯嚭   (白)     吴王惑子胥之言,要诛斩你君臣,所以相召。适王有寒疾,不能起床,我入宫同疾,因言宜禳灾作福事,权放你君臣入石室,你快出城去吧。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下臣夫妇感谢太宰成全之德,永不能忘。

伯嚭   (白)     力所能及,无不尽心。

勾践   (白)     人臣之道,主疾则臣忧,今闻主公抱病不瘳,勾践寝食不安,愿从太宰问疾,以伸臣子之情。

伯嚭   (白)     君既有此美意,敢不转达。你且回石室候信便了。

(伯嚭下。)

范蠡   (白)     适才臣袖占一课,吴王不死,至己巳日当减,壬申日必全愈。愿吾主趁问疾之便,因求其粪而尝之,观其颜色,再拜庆贺,言病起之期,至期果愈,必然心感大王,回国就可望了。

勾践   (白)     哎呀,少伯呀,孤虽不肖,亦曾南面为君,奈何含污忍辱,为人尝泄便么?

范蠡   (白)     主公呵!

     (唱)     昔纣王囚西伯在那羑里,

             杀其子伯邑考烹而饷之。

             周文王竟忍心食之甘美,

             能忍者成大事乃是英奇。

             况吴王妇人行不能决意,

             忽而赦忽中变恍惚迷离。

             不如此又何能取其怜惜?

             望主公忍羞辱尝那便溺。

勾践   (白)     孤从大夫之劝就是了。

范蠡   (白)     请主公、夫人回石室去吧。

越国夫人 (白)     只得如此。

勾践   (白)     正是:

     (念)     死灰尚有燃机在,降气平心待展舒。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下。)

【第二十一场:侍疾尝粪】

(二内侍、二宫女扶夫差同上。)

夫差   (唱)     吴夫差感寒疾十分难受,

             三月来未痊可厥疾不瘳。

             难道说这生命不能挽救,

             这一阵倒叫我心内发愁。

     (白)     孤,吴王夫差。自染寒疾以来,委顿床褥,三月有馀,未见痊可。难道就是一个不治之症么?医药无灵,真令人浩叹!

(夫差睡。伯嚭上。)

伯嚭   (唱)     吾主爷染寒疾三月有另,

             是神医是仙方全都不灵。

             进宫来问王安探疾视病,

             便中将越勾践好意上陈。

     (白)     臣伯嚭,问主公安。今病小愈么?

夫差   (白)     积疾未瘳。

伯嚭   (白)     越王勾践,闻大王久病未愈,愿入宫侍疾,得稍尽臣子之道。

夫差   (白)     他也深念寡人?

伯嚭   (白)     勾践诚孝可嘉,望吾主许之。

夫差   (白)     就叫他进来吧。

伯嚭   (白)     大王有旨,勾践入见。

勾践   (内白)    遵旨。

(勾践上。)

勾践   (唱)     听说大王病深沉,

             倒叫囚臣痛在心。

             遵旨迈步宫门进,

             愿侍医药在宫庭。

     (白)     囚臣勾践,跪请大王圣安。

(勾践跪。)

夫差   (白)     勾践,你也来见孤么?

(勾践叩首。)

勾践   (白)     囚臣闻龙体失调,如擢肝肺,欲一望颜色,而无由也。

(夫差欲大便。)

夫差   (白)     孤要便溺,快快出去。

勾践   (白)     臣在东海,曾事医师,观人泄便,能知疾之瘳剧。

内侍甲  (白)     快出去!

(勾践起出拱立门外。二宫女同持桶近床夫差便。内侍甲端桶出门。勾践揭桶取粪尝。伯嚭、二内侍、二宫女同掩鼻。勾践入叩。)

勾践   (白)     囚臣敬贺大王,王之疾,至己巳日有瘳,交三月壬申痊愈矣。

夫差   (白)     你何以知之?

勾践   (白)     臣闻于医师:夫粪者,谷味也,顺时气则生,逆时气则死。今囚臣尝大王之粪,味苦且酸,正应春夏发生之气也。是以知之。

(夫差大喜。)

夫差   (笑)     哈哈!

     (白)     仁者勾践也。臣子之事君父,孰肯尝粪而决疾者。

             太宰你能么?

(伯嚭摇头。)

伯嚭   (白)     臣虽爱大王,这件事也办不到。

夫差   (白)     不但太宰,虽吾太子,亦不能也。勾践夫妇君臣,从今日起,即离其石室,随便栖止,许其自由;孤病好了,即当遣其回国。

勾践   (白)     囚臣叩谢大王厚恩。

伯嚭   (白)     快快出去,搬个高房大厦住起来,你也不要牧马,你夫人也不要汲水,范大夫也不要捡柴,自由自由吧。

(勾践起。)

勾践   (白)     敬谢太宰!

(勾践下。)

夫差   (白)     孤这一阵觉得清爽许多,这病似有起色了。

             内侍,扶我向别宫去吧。

(二宫女、二内侍扶夫差同下。)

伯嚭   (念)     大王之病果愈,越王即庆生还。

     (白)     哈哈!

(伯嚭下。)

【第二十二场:僦居民社】

(越国夫人执帚上。)

越国夫人 (唱)     主公入宫问王安,

             日近黄昏未回还。

             将身且坐石室院,

             祸福利害挂心间。

     (白)     哀家越国夫人。自入吴来,三年有馀,屡频于危,幸得太宰援救,得以不死。今日主公入宫侍疾,不知是吉是凶,未免担心呵。

(越国夫人扫地汲水。范蠡上。)

范蠡   (唱)     吾主爷借侍疾入宫尝粪,

             这一回苦肉计必动吴君。

             倘主公得恩赦回转越郡,

             报大仇雪大耻霸业创新。

越国夫人 (白)     范大夫你回来了。你打听主公的消息,怎么样了?

范蠡   (白)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

越国夫人 (白)     何喜之有?

范蠡   (白)     吴王行将放主公、夫人回国,这不是一大喜?

越国夫人 (白)     此话当真?

范蠡   (白)     宫中传出许主公任便居住,那有假的?

越国夫人 (白)     待我谢天谢地。如今主公呢?

范蠡   (白)     少时也就回来了。

勾践   (内白)    走呀!

(勾践上。)

勾践   (唱)     适才宫中尝粪还,

             感动吴王心喜欢。

             从此许我得自便,

             口中臭气要熏天。

(勾践呕。)

越国夫人 (白)     主公回来了。为何面带笑容?

勾践   (白)     夫人有所不知。此番进宫,依了范少伯苦肉之计,尝过吴王的粪了。哎呀这口好臭呀!

(越国夫人掩袖。)

越国夫人 (白)     哎呀,真臭不堪闻。尝粪之后,吴王如何情形?

勾践   (白)     吴王异常欢喜,恢复我自由,任便居住,不必拘囚在这石室之中,俟吴王病愈,再送你我夫妇君臣回国。

越国夫人 (白)     此乃主公数年含羞忍辱,艰苦备尝,感动上苍,才有今日。范大夫,快去赁一民房,你我夫妇君臣,暂时栖止,以俟吴王病愈。

范蠡   (白)     臣已在东街上借得民房三间,请主公夫人就此前往。

勾践   (白)     你我君臣,既离石室,亦当照常执牧养之事,方免吴王生心。

范蠡   (白)     主公之虑远矣。

(越国夫人拾帚、水桶。)

越国夫人 (白)     且收拾所有,大家同行吧!

     (唱)     且收拾所有物离室而行,

(越国夫人下。)

勾践   (唱)     执牧养操旧业免人疑心。

(勾践下。)

范蠡   (唱)     君臣们囚石室三年有正,

             待吴王病愈后再计归程。

(范蠡下。)

【第二十三场:文台召宴】

(二内侍同上。)

内侍甲  (白)     主公病愈,感念越王之忠,今日在文台大摆筵宴,宴请越王,咱们大家伺候了。

内侍乙  (白)     都安好了。先请太宰看过,免碰钉子。

二内侍  (同白)    有请太宰。

伯嚭   (内白)    咳!

(伯嚭上。)

伯嚭   (白)     何事?

二内侍  (同白)    文台设宴,都预备好了。请太宰看过。

伯嚭   (白)     呵,是了,待我看过。

(伯嚭看。)

伯嚭   (白)     也还使得。你们去请主公入席,并宣各位大夫进宫。

二内侍  (同白)    喳。

(二内侍同下。伍员、专毅、王孙骆同上。)
伍员、
专毅、

王孙骆  (同白)    太宰已先到了。

伯嚭   (白)     各样都预备好了,少时主公就到,大家一齐伺候。

伍员   (白)     宫中设宴,不如为了何事?

伯嚭   (白)     相国你还不知道么?

伍员   (白)     倒也不知。

伯嚭   (白)     待我告诉于你:主公病至不起,越王入宫侍疾,亲尝大王之粪,决定壬申日痊愈,果应了他的话,病就好了。大王感谢美意,今日设宴文台,请他君臣,就要遣送他回国去了。伍相国,你还能阻他吗?

伍员   (白)     尝粪决疾,能含羞忍辱,至于如此,其心尚可问吗?

伯嚭   (白)     你是忠臣,你能办得到吗?

伍员   (白)     凡事不近人情者,鲜不为大奸佞。放虎归山,皆你一人所作成,我吴国将无噍类矣。呵呵呵!

(二内侍、夫差同上。)

夫差   (念)     有人百事备,无病一身轻。

(伯嚭、伍员、专毅、王孙骆同参拜。)
伯嚭、
伍员、
专毅、

王孙骆  (同白)    吾王病愈,天颜有喜,臣等不胜欢欣之至。

夫差   (白)     众卿平身。

伯嚭、
伍员、
专毅、

王孙骆  (同白)    千千岁!

夫差   (白)     酒宴齐备没有?

伯嚭   (白)     齐备多时了。

夫差   (白)     有请越王夫妇君臣。

伯嚭   (白)     大王有旨,越王夫妇君臣进宫。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囚服同上。)

勾践   (念)     忽听大王宣,

越国夫人 (念)     不知有何言。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跪。)

勾践   (白)     囚臣勾践率领妻子等,跪请大王圣安。

(夫差起立,双手扶起。)

夫差   (白)     折杀寡人了,快快请起。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谢过大王。

夫差   (白)     越王仁德之人,焉可久辱,寡人将释其囚役,免罪放还。今日为越王夫妇,设北面之坐,群臣当以客礼事之。快快为越王夫妇更衣。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更衣拜。)
勾践、
越国夫人、

范蠡   (同白)    下臣蒙大王大恩,不知如何图报!

夫差   (白)     哎呀!请起请起!怎么又多起礼来了,请越王夫妇上坐,寡人奉陪。

(夫差安坐,勾践、越国夫人同谦让。)

夫差   (白)     范大夫,与在廷诸臣,一同两旁入坐。

伯嚭   (白)     待为臣奉酒。

(伯嚭斟酒。伍员气愤。)

伍员   (白)     看这等情形,我国亡无日矣。何能与这一般奸佞阴险之辈同坐,哎呀,罢了呀罢了!

(伍员气愤下。)

伯嚭   (白)     大王以仁者之心,赦仁者之过,臣闻同声相和,同气相求。今日之坐,仁者宜留,不仁者宜去。相国刚勇之夫,他不肯坐,也是他自己内愧呀!

夫差   (白)     太宰的话大是有理。看酒来!

(二内侍、二宫女同进酒。)

夫差   (唱)     三载屈辱越王久,

             寡人悔恨在心头。

             今日文台一杯酒,

             越王夫妇你要饮下喉。

(夫差、勾践、越国夫人同举杯,同饮。)

勾践   (唱)     大王恩德如天厚,

             下臣感激在心头。

越国夫人 (唱)     臣妾情愿侍巾帚,

             石室三载几世修!

范蠡   (唱)     君臣蒙恩回国后,

             臣服三吴永千秋。

夫差   (唱)     寡人卧病三月久,

             非君怎得活命留?

勾践   (唱)     下臣尝粪断休咎,

             略尽臣职无所求。

越国夫人 (唱)     自作还该自己受,

             夫妇丝毫无怨尤。

夫差   (唱)     太宰推杯饮大斗,

(伯嚭举大杯,夫差接杯敬勾践。)

夫差   (唱)     归国切莫记前仇。

(勾践、越国夫人同接杯,同饮。)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感谢大王恩情厚。

             祝王寿与天同庥。

夫差   (白)     伯嚭,王孙骆听令!

伯嚭、

王孙骆  (同白)    臣在。

夫差   (白)     命你二人,即送越王夫妇,先至宾馆,从优款待,寡人明早当送至江上。

伯嚭、

王孙骆  (同白)    遵旨。

勾践   (白)     如此下臣告辞了!

     (唱)     辞别了大王适宾馆,

越国夫人 (唱)     感君厚恩不可言。

(勾践、越国夫人、范蠡、伯嚭、王孙骆同下。伍员上。)

伍员   (唱)     主公客礼待仇人,

             勾践内怀虎狼心。

             迈步再把宫门进,

             要向吾主说分明。

     (白)     臣伍员见驾!

夫差   (白)     他又来了。

伍员   (白)     大王以客礼待仇人,是何道理?那勾践,内怀虎狼之心,外饰温恭之貌,大王听片刻之美言,不虑后日之祸患,弃忠直而听谗言,溺小人而养大仇。譬如故鹅毛在炉炭之上,无有不焦;投鸡卵于千钧之下,还有完全之理吗?

(夫差怫然不悦。)

夫差   (白)     寡人卧疾三月,相国无一好言相慰,是相国之不忠;不进一好物相送,是相国之不仁;为大臣者,不仁不忠,要他何用!越王弃其国家,千里来归寡人,献其财帛,身为奴婢,是其忠也;寡人有疾,私为尝粪,略无怨恨之心,是其仁也;寡人若徇相国私意,诛此善士,皇天不能佑庇寡人呀!

伍员   (白)     大王何言之相反也!

     (唱)     君不见虎卑其势以噬人,

             狸缩其身以捕鹰。

             越王入臣来吴郡,

             大有怨恨怀在心。

             侍疾窃尝大王粪,

             实欲上食大王心。

             大王若是不相信,

             到后来兵败越国必遭擒。

夫差   (白)     相国不必多言,寡人之意已决。将来就是亡国遭擒,我也情愿,不要你在此饶舌。

伍员   (白)     哎呀,大王呀!不听忠言,后悔何及!

     (唱)     大王不听良言劝,

             纵虎于山不得还。

             愤气不息下金殿,

             无法可以图自全。

(伍员摇头叹气下。)

夫差   (白)     真讨厌。

             内侍,摆驾进宫!

(众人同下。)

【第二十四场:群臣欢迎】

(四龙套引文种、苦成、曳庸、皓进、诸稽郢、皐如、计倪、六百姓[1]同上。)

文种   (白)     各位大夫请了。

苦成、
曳庸、
皓进、
诸稽郢、
皐如、

计倪   (同白)    请了。

文种   (白)     探闻主公,今日回国,大家须当往浙江之上,恭迎去者!

苦成、
曳庸、
皓进、
诸稽郢、
皐如、

计倪   (同白)    请。

文种   (白)     打道前往。

     (唱)     探闻主公回越境,

             前往江上去恭迎。

             得出虎口真侥幸,

             报仇雪恨快人心。

(众人同下。)

【第二十五场:恩释归国】

(四龙套、伯嚭、王孙骆、专毅同上。)

伯嚭   (白)     各位大夫请了。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请了。

伯嚭   (白)     主公今日,在蛇门送别越王,大家须当前往,捧觞饯行。

王孙骆、

专毅   (同白)    一同前往伺候。

(四龙套、伯嚭、王孙骆、专毅同走圆场,夫差手握勾践同上,越国夫人、范蠡同上。)

夫差   (唱)     手挽手儿出蛇门,

             舍不得忠肝义胆人。

             寡人送君回越郡,

             须念三年厚待恩。

勾践   (唱)     大王使臣出穷困,

             生还故国感圣明。

             生生世世把忠尽,

             皇天后土鉴臣心。

越国夫人 (唱)     臣妾夫妇何侥幸,

             感谢高天厚地恩。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再拜稽首感不尽,

(勾践、越国夫人同哭跪,同拜。)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泪流满面不忍行。

(夫差扶起)

夫差   (唱)     君子一言已为定,

             君臣夫妇勉此行。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三载在吴殷勤甚,

             多感太宰成全恩。

(勾践、越国夫人同拜伯嚭,伯嚭急回首。)

伯嚭   (唱)     越王当世之贤俊,

             受辱三载屈能伸。

             长亭一杯酒来进,

             莫忘寡君复庇恩。

(勾践接杯。)

勾践   (唱)     捧觞饯行我不敢饮,

             答谢天地与神明。

夫差   (白)     车辇伺候!

(二车夫同上,夫差扶勾践、越国夫人同上车。)

夫差   (白)     请越王夫妇上车,范大夫为御。

范蠡   (白)     臣遵旨。

(范蠡执鞭。)
勾践、

越国夫人 (同白)    下臣夫妇,感大王再生之德,不知何以为报!呵呵呵!

(勾践、越国夫人同哭拜。)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拜谢大王再造恩,

             遵命登车就此行。

(勾践、越国夫人同上车。)
勾践、

越国夫人 (同唱)    临别无有别的赠,

             祝君福禄寿同登。

     (同白)    大王呀,下臣真难割难舍呀!

夫差   (白)     越君勉之,勿以寡人为念。

(夫差、勾践、越国夫人同垂泪。勾践、越国夫人、范蠡同下。)

夫差   (白)     越王已去,寡人如有所失。

伯嚭   (白)     勾践感大王生成之德,他夫妇君臣回国之后,为我国的屏藩,不时仍可相会,勿过忧戚。

夫差   (白)     摆驾回宫。

(夫差、四龙套、伯嚭、王孙骆、专毅同下。下场门设城。四龙套引文种、苦成、曳庸、皓进、诸稽郢、皐如、计倪、六百姓同上,同迎驾。)

文种   (白)     眼看主公夫人,前面来也!

勾践   (内西皮导板) 入国门望隔江山川重秀,

(范蠡、勾践、越国夫人同上。)

勾践   (唱)     天地再清日月浮。

             孤以为永辞万民不回首,

             谁知又得正首丘。

     (白)     哎呀,夫人呀,今日得生入国门,皆赖祖宗在天之灵也。

越国夫人 (白)     主公呀!

     (唱)     前事真不堪回首,

             怎不叫人泪交流。

             重见故土山川秀,

             莫忘国耻与国仇。

(勾践、越国夫人同掩面哭。)

范蠡   (白)     主公夫人,勿过悲痛,已经到了浙水,官民伏地拜迎。

(文种、苦成、曳庸、皓进、诸稽郢、皐如、计倪、六百姓同跪。)
文种、
苦成、
曳庸、
皓进、
诸稽郢、
皐如、
计倪、

六百姓  (同白)    叩接主公、夫人大驾!

勾践   (白)     呵。

     (唱)     入国门不由人格外惨伤,

             又得见众父老俯伏道旁。

越国夫人 (唱)     万不想又回到浙江之上,

             与众卿重相见邦家之光。

勾践   (白)     众卿平身。

文种、
苦成、
曳庸、
皓进、
诸稽郢、
皐如、
计倪、

六百姓  (同白)    大王、夫人千岁!

文种   (白)     请大王、夫人,快入都城,以安百姓。

勾践   (白)     范大夫,为孤择吉。

(范蠡屈指算。)

范蠡   (白)     异哉王之择日也,明日最吉,王宜星夜赶回。

勾践   (白)     如此马上加鞭。

(苦成、曳庸、皓进、诸稽郢、皐如、计倪、六百姓同下。)

勾践   (唱)     星夜赶入会稽郡,

             告庙临朝建新城。

越国夫人 (唱)     莫忘国耻当自警,

             卧薪尝胆尽在君。

勾践   (唱)     好一个卧薪尝胆论,

             君臣上下共一心。

范蠡、

文种   (同唱)    主公、夫人坚苦性,

             报仇雪恨期必成。

     (同白)    请主公夫人进城。

越国夫人 (唱)     再入玉门真何幸,

             皇天不负苦心人。

(越国夫人下。)

勾践   (唱)     得返故国何侥幸,

             范、文二卿有大勋。

(勾践拉范蠡、文种手同下。)
(完)

——————————
1. ^ 或五百姓。


浏览次数:660 ┊ 字数:2万8293 ┊ 最后更新:2024-04-3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