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斩韩信》

主要角色
韩信:老生
吕后:旦
彭越:老生
萧何:老生
陈仓女:旦

《斩韩信》马少童饰韩信
《斩韩信》马少童饰韩信
情节
彭越奉旨巡查边塞,事毕,回朝复命,至韩信府中相访。时韩信方邀萧何过府饮酒,语不投机,萧何方辞,彭越即至。韩信与之寒暄已毕,嘱其务须当心萧何。吕后因韩信傲慢,乘刘邦不在朝中,与萧何定计,欲杀之,以绝后患。萧何告以欲斩韩信,必须先除彭越,因献密计。吕后乃宣彭越上殿陪饮,出联嘱对。彭越见吕后有意勾引,恐失仪,装醉离宫回寓。吕后二次宣召,逼其对就,并允赦之无罪。彭越对出下联,吕后大怒,责其有意调戏,即命左右将彭越推出斩首。萧何奉命宣韩信入宫赐宴、对棋。韩信随之入宫,萧何相机溜走。时吕后方沐浴,见韩信来,诬其有心戏弄。韩信谓系萧何宣来,吕后不容分说,命左右缚之,为陈仓女所斩。

根据《传统剧目汇编》第六集:产保福藏本整理

录入:向前奔跑的小子胥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34.1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文堂、四大铠、四青袍、二中军、大旗、彭越同上。)

彭越   (点绛唇)   杀气冲霄,旌旗飘渺,军威浩,地动山摇,且喜烟尘扫。

     (念)     明灿灿盔缨赛过太阳红,飘渺渺旌旗射入斗牛宫。

             雄赳赳摆列着千员上将,虎威威胯下驹战马如龙!

     (白)     本藩彭越,高祖驾前为臣,因灭霸王有功,三齐王保奏,官封九梁王之职。奉了汉王旨意,巡查边塞,且喜四路宁靖,太平盛世。前三日有火牌进京。今日回朝,缴旨复命。今乃黄道吉日,正好班师回朝。

             中军!

中军   (白)     有。

彭越   (白)     人马班师回朝!

中军   (白)     人马班师回朝。

(〖一江风〗。众人同斜门对下。)

【第二场】

(四太监、四銮驾、韩信同上。)

韩信   (西皮导板)  王府威风杀气高!

     (西皮垛板)  层层叠叠摆枪刀。

             头戴一顶齐王帽,

             身穿金龙大红袍,

             腰围玉带坠八宝,

             粉底朝靴踏金鳌。

             闲来无事观花草,

             闷来王府饮香醪。

             昔日高祖除秦暴,

             楚、汉相争动枪刀。

             项羽自刎乌江道,

             旗开得胜转回朝。

             张子房坐山头吹动韵调,

             吹散了八千子弟四路奔逃。

             高祖一见微微笑,

             光禄寺大摆酒筵文武脱袍。

             可恨萧何把某笑,

             一腔恶气往上飘。

             曾命樊哙请他赴宴到,

             看他动静再作开交。

             安排打虎笼牢套,

             准备金钩钓鱼鳌。

             且喜四路狼烟扫,

             汉室一统乐唐尧。

(萧何上。)

萧何   (西皮摇板)  位到三台皇恩浩,

             乌纱象简紫罗袍。

             迈步不觉王府到,

             见了齐王说根苗。

     (白)     臣萧何参驾,三齐王千岁。

韩信   (白)     平身。

萧何   (白)     千千岁。

韩信   (白)     赐坐。

萧何   (白)     谢坐。

韩信   (白)     本藩请丞相饮宴,为何来迟?

萧何   (白)     老朽新造一部律条,故而来迟。

韩信   (白)     造齐了么?

萧何   (白)     造齐了。

韩信   (白)     律条可曾带来?

萧何   (白)     带来了。

韩信   (白)     烦丞相展开。本藩一观。

(〖急三枪〗。)

韩信   (白)     造得好。

萧何   (白)     告辞。

韩信   (白)     且慢!本藩备得有酒,与老丞相痛饮几杯。

萧何   (白)     叨扰了。

韩信   (白)     看酒。

             待本藩把盏。

萧何   (白)     不敢。

韩信   (白)     将酒摆下。

(韩信坐于首位。)

萧何   (白)     啊,老朽到此,乃是客位,他自坐首席,岂有此理!

韩信   (白)     请请请。

             中军,大杯伺候。

             丞相,请请请。

萧何   (白)     酒已够了。

韩信   (白)     酒宴撤过,有句话儿相告。

萧何   (白)     请讲。

韩信   (白)     丞相听了。

     (西皮原板)  在王驾前王恩浩,

             食王爵禄当报劳。

             看来汉王真有道,

             赛过尧、舜、禹、汤朝。

             论功劳谁敢将我傲,

             你私自造下了什么律条。

             越思越想越好笑……

     (笑)     哈哈哈!

萧何   (西皮垛板)  三齐王发笑为哪条?

韩信   (西皮垛板)  开言便把萧何叫,

             本藩言来听根苗:

             但不知律条何人造?

萧何   (西皮垛板)  老朽与曹参造律条。

韩信   (西皮垛板)  你二人奥妙世间少,

     (笑)     哈哈哈!

     (西皮垛板)  曹参美名万古标。

萧何   (白)     告辞。

韩信   (白)     奉送。

萧何   (西皮垛板)  昔日功劳今荣显,

             朝臣待漏五更寒,

             铁甲将军运神算,

             赫赫威风果非凡。

             出得王府回头看,

             刀枪剑戟列森严!

     (白)     好险哪!

(萧何下。)

彭越   (内白)    彭越拜府。

韩信   (白)     请。

(彭越上。)

彭越   (白)     三齐王在哪里?

韩信   (白)     九梁王在哪里?

彭越   (白)     三齐王。

韩信   (白)     九梁王。

彭越   (白)     三齐王请上,待末将参拜。

韩信   (白)     这就不敢当,一路辛苦,免拜吧。

彭越   (白)     蒙保举王位,哪有不拜之理?

韩信   (白)     如此说,本藩陪拜。

(韩信、彭越同拜。)

韩信   (白)     请坐。

彭越   (白)     谢坐。

韩信   (白)     巡查边塞一事如何了?

彭越   (白)     末将奉旨巡查边塞,四路平靖,回朝缴旨复命。

韩信   (白)     此乃九梁王之功也。

彭越   (白)     三齐王褒奖了。告辞。

韩信   (白)     为何去心太急?

彭越   (白)     还有各府大人,尚未拜谒。

韩信   (白)     是啊,各位王爷大人那里,是都要走到的。

彭越   (白)     告辞。

韩信   (白)     九梁王,近日萧何耳目甚多,凡是须要留心。

彭越   (白)     承蒙指教。

韩信   (白)     中军代送。

彭越   (白)     带马。

韩信   (白)     掩门。

(韩信、彭越自两边分下。)

【第三场】

(四太监、二宫女、吕后同上。)

吕后   (引子)    春回禹甸山河外,人在尧天雨露中。

     (念)     凤阁龙楼第一家,万民扶保坐中华。起坐群臣来朝拜,高祖洪福世人夸。

     (白)     哀家吕雉,配夫刘季。自灭霸王以来,坐镇咸阳为帝,将士俱已封官加职,可恨韩信傲慢,无君臣之体,受汉王二十四拜,自称三齐王。又擅杀皇叔,目中无主。此人若不早除,将来必是汉室大患,趁主公不在朝中,且将萧何宣上殿来,定下一计,将韩信斩首,方消我心头之恨!

             内侍!

太监甲  (白)     奴婢在。

吕后   (白)     宣萧何上殿。

太监甲  (白)     领旨。

             娘娘有旨,宣萧何上殿。

萧何   (内白)    领旨。

(萧何上。)

萧何   (念)     胸中妙计无人晓,暗地杀人不用刀!

     (白)     臣萧何见驾,娘娘千岁。

吕后   (白)     平身。

萧何   (白)     千千岁。

吕后   (白)     赐坐。

萧何   (白)     谢娘娘。宣臣有国事议论?

吕后   (白)     万岁自灭霸王以来,坐镇咸阳为帝,将士俱已封官加职,可恨韩信,无有君臣之体,受汉王二十四拜,自称三齐王,又斩皇叔,目中无主。此人若不早除,将来定是汉室后患。趁主公不在朝中,定下一计,将他斩首,以除后患。

萧何   (白)     启娘娘:要斩韩信,必须先除彭越,臣有一计,娘娘宣彭越上殿,恩赐酒宴,以后出一对联,命他对出,若是不对,有慢君之罪。他若对了出来,有欺君之罪。拿他三样错罪,聪明不过帝主,再传旨三宣韩信进宫,娘娘在宫中,更衣沐浴,他若闯进宫门,来见金身玉体,就有欺君之罪;宣武士进宫,凭他千语万辩,也要斩他,岂不除了后患?

吕后   (白)     卿家言之有理,看黄诏伺候。

(吕后写诏。)

吕后   (白)     萧何听旨。这有圣旨,三宣韩信进宫陪宴下棋。

萧何   (白)     领旨。正是:

     (念)     放起一把火,能烧万重山!

(萧何下。)

吕后   (白)     内侍,宣彭越上殿。

太监   (白)     娘娘有旨,宣彭越上殿。

彭越   (内白)    领旨。

(彭越上。)

彭越   (西皮垛板)  金牌宣来银牌召,

             来了彭越把王朝。

             三齐王命我把粮台造,

             九里山前逞英豪。

             昔日高祖除秦暴,

             楚、汉相争动枪刀。

             霸王命丧乌江道。

             旗开得胜转回朝;

             功劳挣来乌纱帽,

             性命换来紫罗袍。

             站立在殿角用目瞧,

             又见吕后坐九朝。

             是是是来明白了,

             想是汉王不在朝。

             是与不是上御道,

             品级台前叩当朝。

     (白)     臣彭越见驾,娘娘千岁。

吕后   (白)     平身。

彭越   (白)     千千岁。

吕后   (白)     赐坐。

彭越   (白)     谢娘娘。

(摆宴。)

吕后   (西皮摇板)  金殿以上把酒设,

             卿家韬略保锦阙。

             巡查边外民乐业,

             干戈扫尽颂圣德。

彭越   (西皮摇板)  娘娘有道奖彭越,

             为臣有本奏凤阙。

             心中恼恨萧何贼,

             又恨曹参面似铁。

吕后   (西皮摇板)  卿家奏本凤心悦,

             亦恨曹参面似铁。

彭越   (白)     娘娘请。

吕后   (白)     哀家酒已够了。卿家。

彭越   (白)     臣在。

吕后   (白)     你可知道主公不在朝中?

彭越   (白)     知道。

吕后   (白)     既然知道,哀家出一对联,卿家对来。

彭越   (白)     请娘娘出题。

吕后   (念)     辕门壮士食酒色。

彭越   (白)     哦呵呀,太后出这对联,若是不对,有慢君之罪;若是对,有欺君之罪。这便如何是好?哦呵有了,不免假装酒醉,回至府中,再作道理。

     (西皮摇板)  贪色皆因淫色起,

             人不自迷祸自灭。

(彭越下。)

吕后   (西皮摇板)  萧何之计人难测,

             要假酒醉斩彭越。

     (白)     宫娥,适才金殿,何人陪宴?

宫女甲  (白)     启娘娘,是彭越陪宴。

吕后   (白)     哀家曾说些什么?

宫女甲  (白)     娘娘出一对联,命他对上。

吕后   (白)     什么对联?

宫女甲  (念)     辕门壮士食酒色。

吕后   (白)     他对出没有?

宫女甲  (白)     未曾对出。

吕后   (白)     大胆彭越,戏耍哀家。

             宣彭越二次上殿。

太监甲  (白)     娘娘有旨,彭越二次上殿。

彭越   (内白)    领旨!

(彭越上。)

彭越   (西皮快板)  不由彭越心内焦。

             莫非哪国把反造,

             打来战表到我朝。

             吉凶之事全不晓,

             只怕有何祸根苗。

             是是是来明白了,

             对联之事犯律条。

             放大胆儿上御道,

             或生或死走一遭。

     (白)     臣彭越见驾,娘娘千岁。

吕后   (白)     平身。

彭越   (白)     谢娘娘。

吕后   (白)     哀家金殿饮宴,可是卿家陪宴?

彭越   (白)     正是为臣陪宴。

吕后   (白)     哀家说些什么?

彭越   (白)     娘娘出一对联。

吕后   (白)     什么对联?

彭越   (白)     娘娘出的,是“辕门壮士食酒色”。

吕后   (白)     卿家为何不对呢?

彭越   (白)     臣不敢对。

吕后   (白)     恕你无罪。

彭越   (白)     谢娘娘。

     (念)     月里嫦娥爱少年。

吕后   (白)     住了,大胆彭越,哀家与你庆功,酒醉出一对联,竟敢对出,显见主公不在朝中,戏耍哀家,该当何罪?

             武士走上!

(四武士同上。)

四武士  (同白)    叩见娘娘。

吕后   (白)     将彭越捆绑,推出斩了!

彭越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金殿之上将俺捆绑,

             倒叫彭越无主张。

             灭楚兴汉功劳广,

             藏弓烹犬斩忠良!

(四武士押彭越同下。)

吕后   (念)     要除心头恨,先拔眼中钉!

     (白)     摆驾进宫。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太监、四大铠、韩信同上。)

萧何   (内白)    圣旨下。

韩信   (白)     香案接旨。

(萧何上。)

萧何   (白)     听宣读诏曰:“韩信功莫大焉,未央宫赐宴以后围棋,三宣进宫,勿误时刻。”旨意读罢,谢恩。

韩信   (白)     万万岁!

             丞相,高祖不在朝中,何人传旨?

萧何   (白)     吕氏传旨。

韩信   (白)     吕后做事毒辣,不去为妙。

萧何   (白)     三齐王功高盖世,何惧女流?

韩信   (白)     是啊,事不宜迟,看衣更换。

(太监、四大铠自两边分下。)

韩信   (白)     烦丞相引导。

(韩信、萧何同下。)

【第五场】

(四太监、二大太监、四宫女、四銮驾、吕后同上,过场,同下。萧何、韩信同上。)

萧何   (白)     来此头道宫门,三齐王请。

韩信   (白)     不敢,丞相请。

萧何   (白)     如此说,老朽有占了。

(萧何下。)

韩信   (白)     啊,往日这老儿三推两让,今日如何他竟自占先?且自由他!

(韩信下。四太监、二大太监、四宫女、四銮驾、吕后同上,过场,同下。萧何、韩信同上。)

萧何   (白)     来此二道宫门,三齐王请。

韩信   (白)     不敢,还是老丞相请。

萧何   (白)     老朽又得罪了!

(萧何下。)

韩信   (白)     他又进去了,等到三道宫门,不容他进去,本藩占先!

(韩信下。)

吕后   (内白)    摆驾。

(四太监、二大太监、四宫女、四銮驾、吕后同上,吕后在帐内脱衣沐浴。萧何引韩信同上,萧何下,韩信进帐。)

吕后   (白)     住了!

(吕后出帐坐。)

吕后   (高拨子摇板) 大胆韩信太癫狂,

             单人独自进未央。

             哀家宫内正沐浴,

             你敢臣戏主皇娘?

             论律问罪就该斩,

             败坏三纲并五常。

韩信   (高拨子摇板) 娘娘息怒容臣表,

             恕臣俯跪奏根苗:

             萧何诓臣才赶到,

             娘娘凤恩将臣饶!

吕后   (白)     韩信身为大臣,藐视国法,臣戏君妻,该当何罪。

             武士走上!

(四武士同上。)

吕后   (白)     将韩信捆绑!

(四武士同绑韩信。)

吕后   (白)     推出斩了!

韩信   (白)     且慢,念臣有十大汗马功劳,只可赦,不可斩!

吕后   (白)     在朝你与哪个交好。

韩信   (白)     与萧何交好。

吕后   (白)     你叫萧何保本,我就饶你。

韩信   (白)     谢娘娘。

     (西皮摇板)  心中只把萧何恼,

             我中他的计笼牢。

             出得宫来高声叫……

     (白)     丞相,萧何,哎呀呀老匹夫走了!

     (西皮摇板)  不料今日犯律条。

             叫不应萧何忙跪倒!

             娘娘赦臣命一条。

吕后   (白)     可曾叫来?

韩信   (白)     叫他不应。

吕后   (白)     斩!

韩信   (白)     启奏娘娘:候主公回朝,容臣相见一面,再斩不迟。

吕后   (白)     韩信,你在皇宫,高叫主公,若叫得回来,本后就不杀于你。

韩信   (白)     谢娘娘。

     (西皮摇板)  出得皇宫把高祖叫……

     (白)     高祖,汉王,主公啊!

     (西皮摇板)  不想今日犯律条。

             叫不应高祖忙跪倒!

             念臣功劳暂恕饶。

吕后   (白)     你可叫应高祖?

韩信   (白)     臣叫高祖,不见回朝。

吕后   (白)     推出斩了!

韩信   (白)     启奏娘娘:念臣不是本处人氏,求娘娘赦却。

吕后   (白)     你是哪里人氏?

韩信   (白)     楚国人氏。

吕后   (白)     因何到此?

韩信   (白)     容奏:臣乃楚国人氏,在项羽帐下为将,官居执戟郎官,臣嫌官职卑小,弃楚归汉,投奔高祖,多承萧丞相收留,那时高祖看不起为臣,臣见难以出头,连夜趁月而逃,萧何一闻此信,戴月而赶,至山坡之下,才得见臣。当面讲过,臣要登台拜帅。行至南关以外,高搭一将台,上按三十二阵,下按七十二埋伏,为臣单人独骑,闯入阵内,呵……

     (西皮摇板)  九里山前韬略广,

             九人九马九杆枪。

             勒逼霸王乌江把命丧,

             功劳换来三齐王。

吕后   (白)     为何三齐王?

韩信   (白)     高祖封臣,一齐见天不死,二齐见地不亡。

吕后   (白)     韩信,未央宫中,朝上观看,上面可见天?

韩信   (白)     上有芦苇遮天,不见天。

吕后   (白)     望下观,可见地?

韩信   (白)     下乃红毡铺地,不见地。

吕后   (白)     这三齐王呢?

韩信   (白)     这三齐王么,高祖封臣,见君不斩,未央宫中,所用的器械、刀枪剑戟、鞭锏锤拐,上面若有“韩信”二字,有名不伤主。

吕后   (白)     韩信,你在未央宫中,大叫三声,“韩信犯罪,谁人敢斩!”倘无人杀你,哀家饶你。

韩信   (白)     多谢娘娘。

             韩信犯罪,谁人敢斩?

(陈仓女上。)

陈仓女  (白)     呔,韩信你休得猖狂,姑娘来也!

韩信   (白)     这是哪里说起?

陈仓女  (白)     呔,韩信看刀!

韩信   (白)     住了!我看你这丫头,前发未曾长齐,后发未曾长满,竟敢在未央宫中,擅杀大臣,你看刀上,可有我“韩信”二字?

陈仓女  (白)     回禀娘娘:刀上有“韩信”二字。

吕后   (白)     这等说来,就不能杀你了?

韩信   (白)     谢娘娘。

陈仓女  (白)     且慢。回禀娘娘:宫中有一把切菜刀,上面无“韩信”二字。

吕后   (白)     快快取来。

(陈仓女取菜刀。)

陈仓女  (白)     三齐王观看,可有“韩信”二字?

韩信   (白)     待我看来。

陈仓女  (白)     照刀!

韩信   (白)     且慢,你叫什么名字,擅杀三齐王?

陈仓女  (白)     姑娘叫陈仓女。

韩信   (白)     啊?陈仓女?哎呀且住,这“陈仓”二字,我在哪里会过的!怎么一时想他不起?哦呵是了,当日弃楚归汉,行至陈仓渡口,遇樵问路,我恐怕后面楚兵追来,他泄露机关,是我拔剑将他斩了,算来不觉一十六载。

             陈仓女,你今年多大年纪?

陈仓女  (白)     姑娘今年一十六岁。

韩信   (白)     十六岁么?

陈仓女  (白)     十六岁了。

韩信   (白)     后悔不及了!

     (西皮垛板)  站立宫中泪双流,

             自己做事无来由。

             曾记遇樵问过路,

             拔剑斩他项上头。

             莫非他人死得苦,

             亲生儿女来复仇!

             昔日打从山头过,

             遇见先生他与我算命流。

             将我时辰说出口,

             先天八字排从头。

             他算我七十二岁寿,

             又算我后来封王侯。

             我今年三十又二岁,

             为什么性命该罢休?

陈仓女  (白)     韩信哪!

韩信   (白)     咳,你也有今日么?

     (西皮垛板)  世人莫要结冤仇,

             冤仇相结几时休。

             一不该埋伏九里山口,

             折我的阳寿整八秋。

             二不该斩樵陈仓渡,

             折我阳寿又八秋。

             三不该受高祖二十四拜,

             又折阳寿整八秋。

             四不该登台拜将把皇叔斩首,

             折我阳寿又八秋。

             五不该逼霸王命丧乌江口,

             折我阳寿又八秋。

             算来折除四十寿,

             三十二岁把命丢,

             曾记当年命未透,

             二十以上时运才投。

             弃楚归汉荒郊走,

             萧何府中恩收留,

             官卑职小黑夜走,

             张子房赶我才回头。

             许我执掌兵权领印绶,

             愿保我登台拜将封王侯。

             黄道吉日将令抖,

             带领将士统貔貅。

             十面埋伏绝虎口,

             九里山前用计谋。

             我与霸王交上手,

             一来一往定春秋。

             真个是将遇良才棋逢对手,

             耳听得战鼓咚咚神鬼愁。

             只杀得日暗无光沙尘走,

             鹊鸟不敢把林投。

             楚项羽他仗着刚强有,

             我仗着少年英雄才出头。

             虚扎一枪败阵走,

             那项羽杀败不回头。

             众将追到乌江口,

             勒逼项羽剑割头。

             俺实指望得胜回朝同饮太平酒,

             又谁知东荡西驰,南征北剿,朝杀暮砍,汗马功劳不到头!

             罢罢罢来休休休,

             再叫陈仓冤家贱女流!

             当初问樵错把你父斩首,

             谁知你未央宫中来报仇。

             将身打坐宫门口,

             陈仓女拿刀快割头!

吕后   (白)     陈仓女过来。

陈仓女  (白)     有。

吕后   (白)     将韩信斩首。

陈仓女  (白)     是。

(〖起鼓〗。)

陈仓女  (唱)     天皇皇,地皇皇,

             今日要斩三齐王。

             这是狭路相逢难回避,

(〖扫头〗。陈仓女斩韩信。)

吕后   (白)     陈仓女过来,他日高祖回朝,不许交头接耳!

陈仓女  (白)     是。

吕后   (白)     摆驾。

(尾声。众人分班同下。)
(完)


浏览次数:735 ┊ 字数:7347 ┊ 最后更新:2020-05-2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