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无底洞》

主要角色
玉鼠精:武旦
孙悟空:武生
唐僧:生或小生
猪八戒:副净
沙僧:净
小沙弥:丑
老僧:生
悟空化身:武丑
土地:丑
李靖:净
哪吒:武生
太白金星:生
二郎神:武生
貂鼠精:武丑
银鼠精:武净
灰鼠精:武净
黄鼠精:武丑
八小鼠:武行

情节
西方玉鼠精因偷吃如来佛的蜡烛,为托塔天王李靖拿住,被释放后,遂拜李靖为义父,蟠踞在无底洞中。适唐僧师徒前往西天取经,玉鼠精想把唐僧掳进洞来强迫成婚,但又惧怕唐僧弟子孙悟空的威力,不敢出面;遂变成一个难女,在途中,等候唐僧过此,求他解救,企图乘机行事。孙悟空看出她是妖怪化身,劝阻师傅不要解救;但唐僧却只知慈悲为怀,不听劝告,救下玉鼠精,带她一同到镇海寺中投宿。孙悟空虽然防范甚严,但终被玉鼠精使用妖术将唐僧摄进洞去。孙悟空和猪八戒去探无底洞,遭遇重重困难,仍无法施救。幸而孙悟空盗得玉鼠精供奉天王李靖的神牌,遂去天宫控告。结果,请来二郎神等,并得西方诸神协助,擒获玉鼠,救出唐僧。

注释
这个戏是写《西游记》中的一段故事。
这个剧本是中国京剧院演出本。由该院文学组景孤血根据老本进行改编的。

根据《京剧丛刊》第四十九集整理

录入:人生过客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10.24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前奏曲〗。)
玉鼠精、
貂鼠精、
银鼠精、
灰鼠精、

黄鼠精  (内同粉蝶儿) 变化人形,

(幕启,无底洞内景。八小鼠先后分上,学鼠的动作,翻滚扑跌,引貂鼠精、银鼠精、灰鼠精、黄鼠精同上,同排成八字。〖四击头〗。玉鼠精上,四女妖同随上,玉鼠精、貂鼠精、银鼠精、灰鼠精、黄鼠精、四女妖同亮相。)

玉鼠精  (粉蝶儿)   盘古洞,变化人形。

             显神通——

(插花编。四女妖同归里成一排,貂鼠精、银鼠精、灰鼠精、黄鼠精同归外成八字,玉鼠精在当中亮矮相。)

玉鼠精  (粉蝶儿)   风流万种。

(〖起吹打〗。貂鼠精、银鼠精、灰鼠精、黄鼠精、四女妖同归两边,玉鼠精上高台,入座。)

玉鼠精  (念)     偷吃宝烛闹灵山,多蒙天王放生还。二次又把娇容换,无底洞内领群仙。

     (白)     我乃金鼻玉鼠地涌夫人是也。当年曾在灵山偷吃如来的香花宝烛,天王父子将我擒拿。是我苦苦哀求才得饶了性命。积此恩念,拜天王为父,哪吒为兄,就在这陷空山无底洞,供设天王神牌,供奉香火。

             众位大仙!

貂鼠精、
银鼠精、
灰鼠精、

黄鼠精  (同白)    仙姑。

玉鼠精  (白)     今有唐僧,去往西天取经,打此经过。意欲将他掳进洞来,借他元身成我大道。只是他有弟子孙悟空,十分厉害,如何是好?

(貂鼠精一望两望。)

貂鼠精  (白)     启禀仙姑:我倒有一个好主意,不知行是不行?

玉鼠精  (白)     有何妙计?

貂鼠精  (白)     仙姑可变成民女模样,去至松林,自己绑在树上,只说是遇见强盗,那唐僧乃是出家之人,必然解救,那时正好将他掠进洞来,再与您成亲,您瞧好是不好?

玉鼠精  (白)     此计甚好。众位大仙!

貂鼠精、
银鼠精、
灰鼠精、

黄鼠精  (同白)    有。

玉鼠精  (白)     命你等看守洞府,待我去也!

(玉鼠精下高台。)

玉鼠精  (粉蝶儿)   再改变民女娇容,

             掳唐僧,成大道,元身借用。

(玉鼠精、貂鼠精、银鼠精、灰鼠精、黄鼠精同作舞蹈分下。闭二幕。)

【第二场】

唐僧   (内西皮导板) 一路上哪顾得鞍马劳顿,

(孙悟空拿棍上,一望,两望。〖起四击头〗。唐僧上,猪八戒、沙僧同随上,同扯四门。)

唐僧   (西皮原板)  发誓愿到西天求取经文。

             在途中经过了多少险境,

             全仗着弟子们扫尽妖氛。

             行走间只觉得心神不定,

(唐僧下马。)

唐僧   (西皮摇板)  暂且下马把身停。

孙悟空  (白)     师父怎么样了?

唐僧   (白)     一路劳乏心神不定,意欲歇息歇息再走。

猪八戒  (白)     对啦,师父,咱们歇会儿再走吧!

孙悟空  (白)     师父就请在此暂歇,待老孙去至前边观看路径。

唐僧   (白)     如此甚好。

(唐僧一望。)

唐僧   (白)     看前面有片松林,我们同在那厢等你。

孙悟空  (白)     好,俺去去就来。

(孙悟空下。)

唐僧   (白)     我们同至松林便了!

     (西皮摇板)  大家且去松林等,

             悟空归来再起程。

(唐僧下。猪八戒、沙僧同随下。)

【第三场】

(幕启,松林景。玉鼠精上。)

玉鼠精  (西皮摇板)  霎时变化民妇样,

             掳取唐僧借元阳。

(玉鼠精自捆树上。)

唐僧   (内白)    带路!

(唐僧、猪八戒、沙僧同上。)

唐僧   (西皮摇板)  看一片松林遮日形,

(玉鼠精高喊。)

玉鼠精  (京白)    救人哪!

唐僧   (白)     啊?

     (西皮摇板)  何处传来救人声?

(唐僧望。)

唐僧   (白)     原来是一位女菩萨,为何绑在这里,快快说明,贫僧也好搭救于你。

玉鼠精  (京白)    哎呀师傅哇!我是贫婆国的女子,因为上坟祭扫,路遇强人,他们争夺不下,才把我绑在树上,今已五日五夜,看看就要饿死,望求师傅你……搭救哇……

(玉鼠精哭。)

唐僧   (白)     咳!如此可怜!

             悟能,快快将这女子解下树来!

(猪八戒一望。)

猪八戒  (白)     嚄!这小媳妇长得真好看!让谁给你绑在树上啦?

(猪八戒大声。)

猪八戒  (白)     女菩萨不要害怕,待我来救你!

(猪八戒上前去解绑绳,孙悟空翻上,将猪八戒推倒。)

孙悟空  (白)     不可解她!

猪八戒  (白)     哎哟我的妈呦!

(猪八戒爬起见孙悟空。)

猪八戒  (白)     哎,猴儿哥嘢!这你可不对呀!师父叫我解人,你干吗推我个大马爬呀?

孙悟空  (白)     不要解她,她是妖怪!

(玉鼠精作神气,假哭。)

玉鼠精  (哭)     喂呀……

猪八戒  (白)     妖怪?

(猪八戒摇头晃耳。)

猪八戒  (白)     唔噜噜噜,你是胡说哪!妖怪长得青脸红发,锯齿獠牙,哪有这么好看的妖怪呀?

唐僧   (白)     你为何阻拦于他?

孙悟空  (白)     师父,她乃是妖怪!

(猪八戒自语。)

猪八戒  (白)     哪儿有这么好看的妖怪呀?

唐僧   (白)     这分明是一位女菩萨,你怎说是妖怪呀?

孙悟空  (白)     师父不知!她乃妖魔变化,你哪里认得出呢?

(唐僧沉吟。)

唐僧   (白)     这……

玉鼠精  (京白)    哎呦老师傅哇!我分明是个落难的女子,不要听信那位小师傅的话,望你快来搭救!

沙僧   (白)     啊师父,大师兄说的乃是金玉良言不可不听!

猪八戒  (白)     什么金玉良言,简直是胡说八道吗!

孙悟空  (白)     待老孙与师父带马!

(孙悟空为唐僧带马,唐僧上马,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同欲下。)

玉鼠精  (哭头)    啊啊啊,老师傅哇!

     (西皮散板)  眼睁睁不救活人命,

             昧心拜佛你取何经?

(唐僧下马。)

唐僧   (白)     悟能,速速将那女子解下树来!

(孙悟空推猪八戒。)

孙悟空  (白)     八戒,不可救她。

             啊,师父,适才弟子已然说明,为何还要救她?

唐僧   (白)     那一女子言道,眼睁睁不救活人命,昧心拜佛取何经?我今见死不救,还成的什么佛门本等?

猪八戒  (白)     是呀,那还能算出家人吗?

孙悟空  (白)     她分明是妖怪变化人形,蒙哄师父。师父不肯相信,倘有后患,只怕又要应在你的身上。

唐僧   (白)     我志在救人,何惧患难!

孙悟空  (白)     师父纵然不惧患难,只是她分明是妖魔变化的女子,打动师父的慈悲之心,师父还是不可救她。

唐僧   (白)     啊?难道为师慈悲还是错了不成?再若拦阻,为师的就要将紧箍咒念起。

(孙悟空别有打算。)

孙悟空  (白)     师父执意要救,好,待徒儿前去救她。

唐僧   (白)     且慢!从今以后,你不可离开为师左右,倘若离开,还是要将紧箍咒念起。

             悟能,将这女子解下树来。

猪八戒  (白)     是。

             女菩萨,待我来救你。

(猪八戒将玉鼠精解下树。)

玉鼠精  (京白)    多谢师傅。

唐僧   (白)     善哉,善哉!

孙悟空  (白)     这一女子,俺师父已然将你救下,还不快快回转贫婆国去!

唐僧   (白)     是呀,这一女子快快回转贫婆国去罢!

玉鼠精  (京白)    哎呦,老师傅哇!想我虽然住在贫婆国,离此路途甚远;我若一人回去,不是遇着豺狼虎豹,就是遇着强徒,那时若非丧命,定然失节。望求师傅您救人救到底呀。

唐僧   (白)     这也说得是。

(唐僧思忖。)

唐僧   (白)     也罢,如今权且随我们一路同行,去到前面,如有人家,或遇庵观寺院,将你寄顿那里,然后再设法回转贫婆国就是。

玉鼠精  (京白)    多谢老师傅。

唐僧   (白)     悟能,将我的马匹与这位女菩萨乘骑,大家一齐躜路!

(玉鼠精上马,闭二幕。)

唐僧   (西皮摇板)  免她飘零心才尽。

(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玉鼠精同走圆场。)

沙僧   (白)     来此已是古刹。

(唐僧一望。)

唐僧   (白)     妙啊!

     (西皮摇板)  恰逢镇海古禅林。

     (白)     “镇海寺”。

             好,我们就在此地借宿一宵,明日早行。

             啊,老师傅有么?

老僧   (内白)    来了。

(老僧上。)

老僧   (念)     金绳开觉路,宝筏渡迷津。

     (白)     原来是一位师傅。到此何事?

唐僧   (白)     弟子玄奘,乃是东土大唐人氏,去往西天取经……

老僧   (白)     阿弥陀佛!

唐僧   (白)     行至此处,天色已晚,特来借宿一宵,明日早行。望求方便一二!

老僧   (白)     同是三宝弟子,何分彼此。快快请进!

唐僧   (白)     贫僧还有三个小徒。

(唐僧向孙悟空、猪八戒、沙僧。)

唐僧   (白)     过来!见过老禅师。

孙悟空、
猪八戒、

沙僧   (同白)    老禅师。

(老僧惊恐。)

老僧   (白)     哎呀呀,怎么都是一群妖怪呀!你们快到别处去罢,快到别处去罢!

孙悟空  (白)     呔,俺老孙不是妖怪,俺是降妖捉怪的。

猪八戒  (白)     这老和尚,怎么见人就说是妖怪?你爸爸才是妖怪哪!

唐僧   (白)     悟能休得无礼。

(老僧这时才看见玉鼠精。)

老僧   (白)     怎么还有一个油头粉面的女子?这里你们越发住不得了!

唐僧   (白)     老禅师休得见怪,这三个乃是贫僧徒弟,他们俱是面陋心善。那一女子是我们在中途搭救,只求暂宿一宵,明日早行。

老僧   (白)     既然如此,只是那女子多有不便,叫她在天王殿后暂宿一夜吧。

唐僧   (白)     但凭老师傅。

老僧   (白)     徒儿快来!

(小沙弥上。)

小沙弥  (白)     伺候师父。

(小沙弥见孙悟空、猪八戒、沙僧。)

小沙弥  (白)     哎哟,我的妈哟!

老僧   (白)     不要害怕,他们俱是出家之人。将那女子领至天王殿后暂宿一夜,还要与他安排些饭食。

             女菩萨随他去吧!

小沙弥  (白)     女子随我来。

(玉鼠精濒下,故意迟挨,窥探动静,孙悟空见状,急以身保护唐僧,对玉鼠精怒目而视。玉鼠精后退,装哭。)

玉鼠精  (哭)     喂呀……

(小沙弥引玉鼠精同下。)

老僧   (白)     请至后禅院!

唐僧   (白)     多谢老师傅。

老僧   (白)     待我与你引路。

唐僧   (白)     有劳了!

     (西皮摇板)  多谢禅师美意盛,

             从来广大属佛门。

             相烦带路禅院进——

(老僧、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同走圆场。唐僧作疲倦状。)

唐僧   (西皮摇板)  眼胀身疲头又昏。

孙悟空、
猪八戒、

沙僧   (同白)    师父怎么样了?

唐僧   (白)     哎呀呀,我这浑身上下疼痛得紧。

老僧   (白)     想是一路劳乏所致。你们不用惊慌,就在我这寺中暂住几日,痊愈再走。

唐僧、
孙悟空、
猪八戒、

沙僧   (同白)    多谢老师傅。

老僧   (白)     待我去与你们取些汤水来。

唐僧、
孙悟空、
猪八戒、

沙僧   (同白)    多谢老师傅。

唐僧   (白)     悟空,来呀!

(老僧、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玉鼠精上。暗窥。)

玉鼠精  (念)     镇海寺中三日久,银牙咬碎恨猴头。

     (白)     是俺哄骗唐僧,来至镇海寺中,已有三日,本当急掳唐僧回洞,怎奈猴头时刻提防,难以下手;虽然吃了寺中几个小和尚,也是未能如愿。今当深夜,正好再去观看动静。

(玉鼠精一望。)

玉鼠精  (白)     看那猴头不离唐僧左右,如何是好?

(〖内木鱼声〗。)

玉鼠精  (白)     哎呀,妙哇!看那旁来了一个小和尚,待俺将他吞吃腹内便了。

(玉鼠精下。小沙弥提篮子上,上场门出鼠形,一扑,高毛过去,小沙弥倒毙,鼠形随下。)

【第五场】

(〖鼓点〗。猪八戒蔫巴上,懒洋洋。)

猪八戒  (白)     喝!这哪儿受得了哇!饿着肚子睡不着觉,我得找点儿什么吃的去。也不知道厨房在哪儿,我给它个“没脑袋苍蝇——瞎撞”。

(猪八戒看。)

猪八戒  (白)     哟,这儿大概就是厨房。

(猪八戒进入边幕。)

猪八戒  (白)     这是什么东西呀,圆丢丢的,得啦,我先吃了它。

(猪八戒出边幕。)

猪八戒  (白)     嘿,这庙里真穷,什么都没有,就剩下七个芥菜疙瘩,叫我给吃啦。得了,就算饱了吧,睡觉去。

(猪八戒腆着大肚子剔着牙往回路走。小沙弥溜上。)

小沙弥  (白)     谁呀?

猪八戒  (白)     我是你爸爸。

(小沙弥大声。)

小沙弥  (白)     谁呀?

猪八戒  (白)     我是你爸爸。

(猪八戒、小沙弥同走近,猪八戒突然对小沙弥做鬼脸,摇耳朵,伸拱嘴。)

猪八戒  (白)     唔儿拉吧唧。

(小沙弥吓得回头就跑,边跑边喊。)

小沙弥  (白)     哎哟,我的妈呀!妖怪,妖怪!

(小沙弥吓倒。猪八戒回头对小沙弥。)

猪八戒  (白)     妖怪,妖怪是你爷爷。

(猪八戒捧着肚子乜斜地下。)

老僧   (内白)    不……不好了!

(老僧上。)

老僧   (扑灯蛾)   忽然大祸从天降,从天降,

             七个徒儿无下场,无下场。

小沙弥  (白)     哎呦,救命呦!

老僧   (扑灯蛾)   耳旁又听人声嚷,

     (白)     哎呀,你……

     (扑灯蛾)   你是人是怪莫装样,莫装样!

(老僧近前一看。)

老僧   (扑灯蛾)   啊?原来是你小和尚!

小沙弥  (扑灯蛾)   尊声师父你听端详:

             方才见那妖和尚,

             扇着两耳把大嘴张,

             他腆着肚子摸胸膛,

             用手剔牙到那厢,

             我看他好象刚吃饱一样,

             眯缝着两眼到禅堂,到禅堂。

老僧   (扑灯蛾)   他刚吃饱,腆肚囊,

             定是吞吃了七个小和尚。

小沙弥  (白)     哎呦!

老僧   (扑灯蛾)   找他师傅去把理讲,

             他纵徒行凶罪非常,罪非常。

小沙弥  (白)     哎呦,师父,您可去不得,去不得!

(老僧急下,小沙弥比划着作害怕的神气。)

小沙弥  (白)     哎呦!

(小沙弥捂头跑下。)

【第六场】

唐僧   (内白)    搀扶了!

(孙悟空、沙僧扶唐僧同上。)

唐僧   (西皮散板)  不料中途身染病,

             长老调护意殷勤。

             悟空与我取水饮——

(孙悟空取水,唐僧作饮状。内吵闹声。)

唐僧   (白)     啊!

     (西皮散板)  半夜吵闹是何人?

     (白)     悟空,夜静更深,听那厢有人吵闹,快去排解!

(猪八戒追老僧同上。)

老僧   (白)     我找你师傅前去辩理!

猪八戒  (白)     你敢去,你敢去!

老僧   (白)     哎呀,饶命哪,饶命哪。

(猪八戒后追,老僧前跑,正被孙悟空撞倒,后退遇着猪八戒。)

孙悟空  (白)     呔,八戒不得无礼!

(老僧爬起对唐僧跪下。)

老僧   (白)     哎呀师兄啊!你那弟子在我寺中,作下无理之事,如今我来寻你,他不但故意阻拦,还要殴打于我,你……快些救命吧!

(唐僧扶起老僧。)

唐僧   (白)     啊!悟能你作下何等无理之事?

猪八戒  (白)     师父,师父!您甭听他的。

老僧   (白)     他……他吃了我们这里七个了。

猪八戒  (白)     七个算得了什么?你就给我告妈妈状啊!

老僧   (白)     七个还少吗?

猪八戒  (白)     那么七个还算多吗?

(老僧急得哭出来。)

老僧   (白)     七个还少么?哎呀,徒儿啊……

沙僧   (白)     呔,你们只说七个、七个,到底是七个什么?

孙悟空  (白)     是啊,你这攮糠的笨货,到底吃了他七个什么?

猪八戒  (白)     我……

老僧   (白)     他是吃了我们这里七个小和尚啊!

(唐僧大惊。)

唐僧   (白)     啊,悟能你……真真大胆,你怎么竟敢吃了他七个?

猪八戒  (白)     师父,我……我没吃。

(猪八戒做吓傻状。)

唐僧   (白)     不说实话,与我打!

孙悟空、

沙僧   (同白)    还不快些讲来!

(猪八戒焦急。)

猪八戒  (白)     我……我可没吃小和尚。我偷着吃了他七个芥菜疙瘩。

沙僧、

唐僧   (同白)    此话可是真的?

猪八戒  (白)     你们要不信,我敢吐出来。

孙悟空  (白)     俺却明白了。

唐僧   (白)     你明白何来?

孙悟空  (白)     此事定然是那个妖魔变化的女子所为。

唐僧   (白)     你既不曾耳闻目睹,焉敢断定?

孙悟空  (白)     哼,师父还是不信。

             悟净,快去天王殿后,看那女子可在?

沙僧   (白)     遵命。

(沙僧下。)

孙悟空  (白)     若是女子不在——

(孙悟空对老僧。)

孙悟空  (白)     你那七个徒儿,就定然都是被她吞吃的了。

老僧   (白)     咳!徒儿呀……

(沙僧上。)

沙僧   (白)     师父,师兄!那女子果然不在。

孙悟空  (白)     如何?

(孙悟空对唐僧。)

孙悟空  (白)     啊,师父,这都是你慈心反生祸害,救的什么女子;如今连累他七个沙弥废命。

唐僧   (白)     咳!

老僧   (白)     这便如何是好?

孙悟空  (白)     师父不必难过,且至后面歇息,待弟子前往天王殿降妖者。

(孙悟空急下。唐僧叹息。)

唐僧   (白)     罪过呀罪过!阿弥陀佛!

(猪八戒、沙僧搀唐僧同欲下。)

老僧   (白)     哎,转来,转来!

(猪八戒不好意思。)

猪八戒  (白)     你拉着我干什么呀?

老僧   (白)     你那位大师兄他是哪个哇?

猪八戒  (白)     你不知道?他就是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吗!

老僧   (白)     呕!

猪八戒  (白)     当象我哪,就会偷你的芥菜疙瘩。

沙僧   (白)     你还有脸往出说哪!

(唐僧、猪八戒、沙僧同下。)

老僧   (白)     这就好了!这就好了!咳!徒儿啊……

(老僧下。)

【第七场】
(幕启,寺中庭院外景。孙悟空上。)

孙悟空  (叫头)    且住!

     (白)     适才各处寻找妖魔,不见踪迹。俺不免变作一个小沙弥的模样,在此等候于她便了。变变变!

(孙悟空翻下。悟空化身作小沙弥状,自下场门翻上,一望、两望,走矮子,归正中。悟空化身随念随作身段。)

悟空化身 (念)     悟空变作小沙弥,小沙弥,身披偏衫敲木鱼,敲木鱼,

             青石台上将她等,这云迷,月暗,冷风凄。

(悟空化身随念随作身段,翻倒毛儿,归里边坐下,敲木鱼。)

玉鼠精  (內南梆子导板)月影下忙款动绣花鞋。

(玉鼠精上,悟空化身在〖胡琴小拉子〗中后追,走太极图式。玉鼠精向里找,悟空化身在后吹,玉鼠精回身找,悟空化身从玉鼠精肋下毛儿进去归原座。)

玉鼠精  (南梆子)   看一看今夜晚又是谁来。

             镇海寺吃众僧倒也爽快——

(玉鼠精向下场门挖回来,见悟空化身念经。)

玉鼠精  (白)     呀!

     (南梆子)   见一个小沙弥坐在石台。

     (京白)    呦,这位小长老,你在这儿干什么哪?

(悟空化身翻身不理,仍念经。)

玉鼠精  (京白)    你在这儿干什么哪?

(悟空化身翻身不理,后又一次。)

玉鼠精  (京白)    你在这儿干什么哪?

(悟空化身随手一拨拉,悟空化身向前翻一个毛儿,仍然坐在那里敲木鱼。玉鼠精向后一拨拉,悟空化身躺下,走地跰儿起来。)

悟空化身 (京白)    我在这儿念经哪!

玉鼠精  (京白)    你念的是什么经啊?

悟空化身 (京白)    我念的是往生咒。

玉鼠精  (京白)    好好儿的,干嘛念往生咒哇?

悟空化身 (京白)    你不知道:只因我有七个师兄,死的不明,我要超度超度他们。

(玉鼠精笑。)

玉鼠精  (京白)    你够多傻呀,别人都睡觉去啦,你一个人儿还在这儿念经干什么?甭念啦,走吧,跟我玩去吧!

(悟空化身假意欲行,止。)

悟空化身 (京白)    我不去。

玉鼠精  (京白)    为什么不去?

悟空化身 (京白)    我看你来路不明。

玉鼠精  (京白)    啊?你怎么知道我来路不明哪?

悟空化身 (京白)    我是猜出来的。

玉鼠精  (京白)    哦,你是猜出来的,那么你就猜猜我是怎么哪?

悟空化身 (京白)    我猜你是与人偷情,被公婆赶出来的,对不对?对不对?

玉鼠精  (京白)    你猜得不对。

悟空化身 (京白)    怎么不对?

玉鼠精  (京白)    你听了:

(玉鼠精念干板。〖配音乐〗。)

玉鼠精  (念)     你猜不对,说不明,我未曾与人去偷情。

(玉鼠精随说扑向悟空化身。)

玉鼠精  (念)     皆因前生没好命,这辈子嫁夫太年轻。

(玉鼠精用手向外指,悟空化身追来,玉鼠精回身欲抓悟空化身,悟空化身从玉鼠精肋下毛儿出去,玉鼠精扑进去,一找、再找。回头看。)

玉鼠精  (念)     因此背夫来逃走,我喜的是:你这样儿的美貌僧,美貌僧。

     (京白)    快跟我走吧,快跟我走吧!

(玉鼠精往前扑,扑空,回身一抓、两抓,悟空化身一躲、两躲,闪膀子,一闪、两闪,玉鼠精三抓,悟空化身一推。)

悟空化身 (京白)    我不去。

玉鼠精  (京白)    你怎么不去呀?

悟空化身 (京白)    要我跟你走也不难,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玉鼠精  (京白)    只要你去,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悟空化身改韵白。)

悟空化身 (白)     如此,你要还俺七个师兄来!

(玉鼠精一怔。)

玉鼠精  (京白)    啊?什么还你七个师兄?

悟空化身 (白)     你快些还来!

(玉鼠精冷冷地。)

玉鼠精  (京白)    我不知道。

悟空化身 (白)     哼,今日若不还俺七个师兄,你休想逃走!

玉鼠精  (京白)    怎么着,你要动横的?听我告诉你说,庙里那七个和尚,都让夫人当点心吃了,今儿晚上,哼哼,连你就是第八个啦!

悟空化身 (白)     呸,招打!

(玉鼠精抓悟空化身,悟空化身盖下来一腿,玉鼠精打悟空化身双风灌耳,悟空化身分开推倒毛儿。玉鼠精云手跨虎儿亮住。〖起音乐〗。玉鼠精、悟空化身同扯着走半圆场,悟空化身踢矮子,玉鼠精转身扑空,悟空化身转身低头,一番、一盖、两盖,玉鼠精抓空,悟空化身退回去倒毛儿,踢玉鼠精屁股座子,悟空化身蹲式一亮,一盖、两盖,玉鼠精搂悟空化身旋扒虎儿,转身欲抓,悟空化身用乌龙绞柱起来,向外找。玉鼠精向内退,到石桌边拿出宝剑,一漫头,二漫头、三漫头,搂干扒虎儿,大肚起身。玉鼠精用剑刺,与悟空化身背对背互作转身。悟空化身归上场门台口,玉鼠精漫头刺,悟空化身由玉鼠精身上高毛儿下。玉鼠精向外看,没有,往里追。孙悟空恢复原身,拿棍上。)

孙悟空  (白)     妖魔,大胆!

(孙悟空一棍两绕,削头亮住,玉鼠精刺三剑过来,搭小跰子,一盖、两盖。孙悟空打玉鼠精抢背,玉鼠精作祭风下。〖起风声效果〗。)

孙悟空  (白)     好大风!

(孙悟空由下场门向台口耍棍花,亮住。)

孙悟空  (白)     且住!中了妖魔脱身之计,俺不免去至前殿,保护师父便了。

(闭二幕。〖水底鱼〗。孙悟空走圆场。猪八戒、沙僧同上。)

猪八戒  (白)     猴儿哥,猴儿哥!了不得啦,狂风一阵,师父不见了。

孙悟空  (白)     呸!命你二人看守师父,竟被妖魔掳去,我就打死你们!

沙僧   (白)     师兄,那妖魔道法高强,师兄尚且被她瞒过,何况我等?

猪八戒  (白)     是啊,连您都不是她的个儿,甭说我们两人啦!

孙悟空  (白)     好,悟净,命你好好看守行囊、马匹。

             八戒,随俺来!

(沙僧下。孙悟空、八戒同走圆场。)

猪八戒  (白)     猴儿哥,猴儿哥,真格的,咱们上哪儿找师父去呀?

孙悟空  (白)     无妨,待俺拘来当方土地,一问便知。

             土地何在?

(土地上。)

土地   (白)     参见大圣。

孙悟空  (白)     土地,此地出了妖魔,你为何不来呈报?

土地   (白)     哎呀,大圣,小神法力甚浅,那妖魔出入难以预知,望大圣恕罪。

孙悟空  (白)     我来问你:妖魔将我师父掳去,今在何处?

土地   (白)     大圣听了!

(〖二三锣〗。孙悟空、猪八戒、土地同作身段。)

土地   (白)     在这正南千里之遥,有座陷空山。山中有一无底洞,那里惯出妖魔,时常在各处行走。令师想是被她掳去,大圣到了那里一问便知明白。

孙悟空  (白)     如此,你且归位去吧。

土地   (白)     谢大圣。

(土地下。)

孙悟空  (白)     你我一同前往!

(孙悟空、猪八戒同走圆场。)

孙悟空  (唱批)    急忙去到无底洞——

(孙悟空跰子,小鹞子翻身下。猪八戒一望。)

猪八戒  (唱批)    八戒驾起趁脚风。

(猪八戒在抽头内撩水袖,抬腿,到下场门越走越紧下。)
(灯光暗转,幕启,出现山洞口,内作风声效果。孙悟空翻上,一望,二望。猪八戒翻上,孙悟空、猪八戒同扯一小太极图,猪八戒在前,同时前行。作风声效果。孙悟空小翻退回,猪八戒倒毛儿退回。)

孙悟空  (唱批)    耳听得地下如潮涌,

(〖抽头〗。猪八戒向前。〖内作风声效果〗。猪八戒倒毛儿退回,孙悟空越跨猪八戒头,翻劈腿旋子圆场,猪八戒在后面跳,孙悟空、猪八戒同到洞口,猪八戒拉回孙悟空。)

猪八戒  (唱批)    原来是一个大窟窿。

(小妖甲、小妖乙持刀同上,小开打。孙悟空杀小妖甲,小妖乙逃走,窜洞下,猪八戒、孙悟空同紧追,先后窜洞下。)
(暗转,无底洞景。小妖乙自上场门高毛儿窜出,连窜三个,自下场门下。猪八戒咬尾窜上,摔倒爬起。猪八戒呲牙咧嘴。)

猪八戒  (白)     哎呦我的妈!

(猪八戒找一番,陷下去。)

猪八戒  (白)     哽!

(猪八戒向上场门找,陷下去。)

猪八戒  (白)     这可受不了,我到了“咋沙”里啦。

(猪八戒第三番摔岔,起不来,大喊。)

猪八戒  (白)     哎,救人哪!

(孙悟空暗上,急捂猪八戒嘴巴。)

孙悟空  (白)     呸,我把你这呆子,前来探洞,大喊救人,倘被妖怪闻知,如何是好?

猪八戒  (白)     哎,猴儿哥哪,您不知道,这块地怎么认生啊?

孙悟空  (白)     胡说!

猪八戒  (白)     您说它不认生,怎么会咬我腿肚子呀?哎,不得,不得!

(猪八戒前仰后合地连欲摔倒。孙悟空拉猪八戒踉跄同走圆场。)

猪八戒  (白)     猴儿哥哪,这个洞真不好走,底下全是“咋沙”,上头盖着“盖儿”,周围好几百里地全是窟窿。您瞧,这儿是窟窿,那儿也是窟窿,这儿还有一个,那边儿还有一个……

(猪八戒跌倒。)

猪八戒  (白)     哎呦,话没说完,我又掉到窟窿里来喽!

(孙悟空急拉出猪八戒。)

孙悟空  (白)     哎呀!

(猪八戒神气。)

猪八戒  (白)     哎呦,好闷好闷!

(猪八戒用手捂头,蹲下。)

孙悟空  (白)     八戒,你怎么样了?

猪八戒  (白)     唔……

孙悟空  (白)     且住!看此处甚是难走,再若迟延,岂不将八戒闷死在内!也罢,俺不免先将八戒救了出去,然后再来搭救师父便了。

             快快随俺寻找洞口。

猪八戒  (白)     哎呦,猴儿哥,现在闷得我连窝儿都动不了啦。哪儿还能去找洞口哇?

孙悟空  (白)     如此,你我变化出去。

猪八戒  (白)     变化出去?好,猴儿哥,您变什么?

孙悟空  (白)     俺变一只蜜蜂。

猪八戒  (白)     我变一个骆驼。

孙悟空  (白)     焉能变那等蠢笨之物。

猪八戒  (白)     小的儿我变不了。要不我变一个石头片儿,您给我带出去得啦。

孙悟空  (白)     快些变来。

猪八戒  (白)     闪开了。

(猪八戒翻下,飞来一石片,上有两只猪眼,两只猪脚。孙悟空捡起石片。)

孙悟空  (白)     哼,这是个什么东西!

             师父哇师父!

     (念)     你在此地多忍耐,待等弟子再重来!

(孙悟空变蜜蜂出洞,下。)

【第八场】

(二幕外。众男女小妖、貂鼠精、银鼠精、灰鼠精、黄鼠精同上。)
貂鼠精、

银鼠精  (同念)    仙姑擒来唐三藏,

灰鼠精、

黄鼠精  (同念)    毁他戒体盗元阳。

灰鼠精  (白)     诸位大仙:仙姑将唐三藏掳进洞来,准备与他成亲。我等苦苦相劝于他,他执意不肯。依我看来,倒不如将他吞吃了吧!

貂鼠精  (白)     别介,别介!咱们还是劝他跟仙姑成亲要紧。

银鼠精、
灰鼠精、

黄鼠精  (同白)    好,有请仙姑。

(玉鼠精上。)

玉鼠精  (白)     何事?

貂鼠精  (白)     我们劝了他半天,还是不答应,您看怎么办?

玉鼠精  (白)     将他押了上来,待我亲自劝解于他。

貂鼠精、
银鼠精、
灰鼠精、

黄鼠精  (同白)    把唐僧押了上来。

(四小女妖押唐僧同上,四小女妖同暗下。)

玉鼠精  (京白)    师傅醒来,师傅醒来!

(唐僧睁眼看。)

唐僧   (白)     你?女菩萨!再三逼迫,这算何意呀?

玉鼠精  (京白)    说什么再三逼迫,我乃陷空山无底洞主地涌夫人是也。因知你乃金蝉长老再世,十分钦佩,意欲将你请进洞来,同享于飞之乐,又恐你那些徒弟不知好歹,加以阻拦,故而略施小计,将你掳进洞来,今乃良辰吉日,正好成为百年之好。

唐僧   (白)     哎呀呀,我乃出家之人焉敢破戒!这如何使得?哎,罪过,罪过!

玉鼠精  (京白)    师傅你还是答应了吧。

唐僧   (白)     我至死也不能依从,阿弥陀佛!

玉鼠精  (京白)    住了!

     (西皮散板)  我本仙子月中降,

             来此桃源待刘郎。

             你不依从剑下丧——

唐僧   (白)     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是不能依从的,阿弥陀佛!

玉鼠精  (京白)    呸!

     (西皮散板)  管叫你魂魄赴西方。

(玉鼠精假意欲杀,貂鼠精拦阻。小妖乙上。)

小妖乙  (白)     启禀仙姑:今有悟……

玉鼠精  (白)     且慢!

(玉鼠精拉开小妖乙,问。)

玉鼠精  (白)     何事?

小妖乙  (白)     今有悟空、八戒前来探洞,把我的伙伴儿给杀死啦。

(玉鼠精指唐僧。)

玉鼠精  (白)     将他押在洞府深处,小心看守!

二小妖  (同白)    遵命。

             师傅随我来。

唐僧   (白)     阿弥陀佛!

(二小妖押唐僧同下。)

玉鼠精  (白)     众位大仙!猴头前来扰乱如何是好?

貂鼠精  (白)     这怕什么的呀,咱们这个陷空山无底洞是在地里头哪,一走一陷,就是那孙猴儿、八戒他们进得来,想救他师父也得打底下往上钻,要是造化高,钻着洞口儿才出得去哪;倘若是造化低,钻不着哇,那他们还活活儿的闷死了哪!这阵儿呀,我算计着他们正在咱们洞里头转腰子哪!

玉鼠精  (白)     话虽如此,那猴头到底神通广大,不可不虑。

貂鼠精  (白)     唉,您怎么啦?他神通广大,咱们是干什么的?不会把洞再往深里捣,捣得深深儿的,把那个唐僧随时隐藏。他不叫唐三藏[1]吗,咱们给他来个唐九藏[2]。您瞧这个主意好是不好?

玉鼠精  (白)     此计甚好。

             众位大仙!

貂鼠精、
银鼠精、
灰鼠精、

黄鼠精  (同白)    有。

玉鼠精  (白)     命你等施展法力,在洞中彻地,等猴头前来探洞,将唐僧随时隐藏,往来移动。听我吩咐!

貂鼠精、
银鼠精、
灰鼠精、

黄鼠精  (同白)    啊!

玉鼠精  (小江儿水)  你等把洞捣,

             藏僧似藏娇。

             彻地深深道法高,

             谅那猴头来寻找,

             上天入地总徒劳。

(众人同下。)

【第九场】

(幕启,无底洞内景,高台上供神牌。孙悟空走边上,连翻小翻、乌龙绞柱等。)

孙悟空  (折桂令)   黑暗暗古洞苍茫,

             寻不见俺家师尊,

             但觉得土窟添长。

             俺抱定铁打心肠。

             俺的身飞脚扬,火眼生光。

(孙悟空夺头跳上高台。)

孙悟空  (折桂令)   缭绕香烟,这神牌供立中堂。

(孙悟空取神牌,念。)

孙悟空  (白)     “义父李天王之神位”,李天王之神位!

(孙悟空翻下。)

孙悟空  (白)     哎呀,且住!原来是李天王继女行凶,擒去师父,俺不免去至三十三天凌霄宝殿,在玉帝面前告他一状便了。

     (念)     救俺师傅出险界,全仗妖魔这神牌。

     (白)     走!

(孙悟空急下。闭二幕。)

【第十场】

李靖   (內二黄导板) 高坐在云楼宫祥云围绕,

(幕启。李靖坐高台,哪吒、众神将两旁侍立。)

李靖   (回龙)    手捧着玲珑塔保卫天曹。

     (二黄原板)  父子们俱都有神通奥妙,

             小哪吒火尖枪护法功高。

             三六九练天兵威风赫耀——

太白金星 (内白)    太白金星到!

李靖   (白)     啊!

     (二黄散板)  太白星到此来所为哪条?

     (白)     动乐相迎!

(〖吹打〗。太白金星、孙悟空同上,李靖、哪吒、众神将同迎出相见,互作称呼。孙悟空上前一把扯住李靖玉带。)

孙悟空  (白)     呔!

李靖   (白)     啊,你这是何意?

太白金星 (白)     大圣你快快松手。

孙悟空  (白)     松手也不怕他跑了哇。

李靖   (白)     你这猴头,为何如此撒野?

孙悟空  (白)     俺将你告下来了。

(哪吒、众神将同作诧异神色。)

李靖   (白)     你告俺何来?

太白金星 (白)     他师徒西天取经,唐僧被妖魔掳去,大圣告你纵女行凶。

李靖   (白)     怎么讲?

孙悟空  (白)     俺老孙告你纵女行凶。

李靖   (白)     猴头,真真大胆!

     (二黄散板)  猴头大胆敢诬告,

             我女儿才七月怎能是妖!

             你分明辱闺门毁我家教,

     (白)     众神将!

神将甲  (白)     啊!

李靖   (二黄散板)  看过了斩神刀把孽畜的头枭!

哪吒   (白)     且慢!爹爹下界是有个女儿的呀!

孙悟空  (白)     如何!

李靖   (白)     哎!你怎么也乱讲起来了。

哪吒   (白)     爹爹,难道你就忘怀了那陷空山无底洞的金鼻玉鼠精么?

(孙悟空自语。)

孙悟空  (白)     嘿!原来是一个耗子精哪!

(李靖醒悟。)

李靖   (白)     呀!

     (二黄散板)  小玉鼠听佛经把灯油偷盗,

             如来佛降下罪不肯轻饶!

             是吾神来讲情将她放了,

             因此上尊父兄才把香烧。

             大不该掳唐僧无端作耗——

     (白)     啊,大圣!

     (二黄散板)  我与你同复旨去到灵霄。

太白金星 (白)     不必如此,玉帝命你查明之后,即刻下界降妖就是。

李靖   (白)     想此妖乃是金鼻玉鼠,若要降伏于她,必须请西方猫神前来助战。

太白金星 (白)     好,待我转奏玉帝,宣猫神来助战就是。告辞了。

(太白金星下。)

李靖   (白)     大圣也请先去会合你那师弟等同来助战,以便搭救尊师出险。

孙悟空  (白)     如此老孙去也。

(孙悟空下。)

李靖   (白)     众神将!

众神将  (同白)    啊。

李靖   (白)     命哪吒与二郎神带领天兵天将,撒下天罗地网随吾神降妖者!

众神将  (同白)    啊。

(众神将同归后,同斜立两排,李靖到台口,哪吒归上场门边上,同亮相下。闭二幕。)

【第十一场】

(孙悟空、猪八戒同上,过场,同下。)

【第十二场】

(幕启。〖急急风〗。众神将自上场门两边同抄上,同望门,同往外翻,同归大八字。二郎神上,到台口挥手,众神将同围转,同斜胡同。二郎神亮相。)

二郎神  (白)     众神将!

众神将  (同白)    啊!

二郎神  (白)     撒下天罗地网!

(众神将同往上场门归成两排,孙悟空由中间上,到下场门台口。)

二郎神  (白)     有劳大圣,引妖出洞者!

(二郎神、众神将同下。孙悟空一望门,两望门,自下场门下。孙悟空领众妖同上,倒脱靴,众妖同下。玉鼠精上,打大刀棍,孙悟空下。哪吒上,挑起来,压住。)

玉鼠精  (白)     原来是兄长。

哪吒   (白)     哼!俺奉玉旨,前来拿你,休走看枪!

(哪吒打大刀枪,玉鼠精踢哪吒旋子,漫哪吒头,哪吒下。)
(二郎神上,漫玉鼠精头,对刀完。下场门先后上二小妖,上场门先后上二神将,打六股档。前三个:玉鼠精削神将,二郎神削玉鼠精,亮住;后三个:两小妖削神将甲,亮住;前三个上场门下,后三个变上天梯接八股档。哪吒与大妖甲同上,两边神将与小妖同钻下。哪吒与大妖甲打大刀双刀。续翻上小妖甲,哪吒打大妖甲抢背,扫小妖甲虎跳扒虎,哪吒与大妖甲架下。)
(小妖甲往里滚,孙悟空追大妖乙同上,打双刀棍,卸孙悟空棍,孙悟空空手夺双刀,切大妖乙抢背,孙悟空飞脚亮住。〖起音乐〗。开打。下场门续上小妖乙,上场门续上小妖丙,孙悟空在正中,走小翻、乌龙绞柱,三小妖同走抢背,同亮住。孙悟空带二小妖两个毛儿,小妖甲背孙悟空同下。)
(神将甲上,打二小妖下。玉鼠精自下场门上,打快枪,打神将甲抢背。神将乙自下场门上,刺玉鼠精腰锋,被玉鼠精打一抢背,再打神将甲抢背归里,扫神将乙翻过去。神将丙自下场门翻上,神将甲、神将乙同插抢背,神将丙由玉鼠精身上窜高毛儿下。神将丁自下场门抛枪掉云儿,被玉鼠精踢回。神将戊自下场门虎跳扒虎过玉鼠精滚堂下。玉鼠精跰出去,神将甲、神将乙同插换掉云儿。神将丁撇桃儿被玉鼠精后踢踢回。刺神将甲腰锋,推神将乙、神将丁,挑神将甲抢背,玉鼠精鹞子翻身,玉鼠精、神将甲、神将乙、神将丁同亮相。接出手,打神将甲下,扯小三丁,神将乙下。玉鼠精与神将丁互相换枪,神将乙上,打三人出手,玉鼠精将神将丁打下。神将甲拿双鞭上,出手,玉鼠精打神将乙下,接双鞭双枪出手。神将乙空手翻上,神将丙拿枪上,玉鼠精使双鞭,神将甲、神将乙、神将丙使枪,打四人出手。玉鼠精夺双枪,神将甲拿鞭下,神将乙、神将丙同拿枪下,神将丁拿双枪上,接打十杆枪出手。哪吒拿大刀上,与玉鼠精互换兵器。归总,玉鼠精削哪吒头,亮住,哪吒与众神将同下,玉鼠精耍大刀下场下。猪八戒咬尾上,用钉耙与四大妖打滑稽把子,败下。)
(孙悟空用棍挑出来,打四大妖下,又与大妖甲打快双刀棍,变十一股挡。玉鼠精续上打孙悟空下。台上剩玉鼠精、二大妖、三神将,撩切头抢背下。二郎神上,一扯,带二大妖一个抢背两个抢背,削玉鼠精头,玉鼠精下。大妖甲上,与二郎神开打,大妖乙上,六妖同插着翻上,围着二郎神互转,俱被二郎神拨拉抢背下。玉鼠精上,剁头,败下。二郎神望门,领众神将倒转围住下。李靖出现在云幕后。)

李靖   (白)     且住!妖魔遁去,众神将难以收伏。

             天灵灵,地灵灵,猫神何在?

(众神将拿月华旗同翻出去,猫神咬尾翻上。〖牌子〗。猫神作猫的形态舞蹈,走反旋子同小翻,亮住,退头进来,错拿双刀,领起来到下场门,前面神将倒脱靴同翻下。猫神拨拉前四小妖同上,倒脱靴翻下,大妖甲由猫神身上翻左抢背,被神将甲用旗裹下,大妖乙由猫神身上翻右抢背,被神将乙用旗裹下,大妖丙由猫神身上过人儿,被神将丙用旗裹下,大妖丁由猫神身上过人儿,走虎跳扒虎滚回去。众神将同下。玉鼠精跰出,猫神见玉鼠精,剁头亮住,过河,打九刀半,漫头、往里一盖,往外一盖,剁头,抓玉鼠精抢背,玉鼠精伤脸,屁股座子亮住,猫神向里欺身,玉鼠精屁股座子向里蹉着走,惊慌失措,两次欲进洞,俱被猫神拦回。玉鼠精大刀花砍猫神盖头,猫神扫玉鼠精过去,往外盖,踢抢背,玉鼠精入洞,猫神往里看,旋子,四击头下。)
(跳大猫形,鼠形上,大猫形追鼠形到上场门同下。)
(玉鼠精翻上,虎跳扒虎,猫神翻上面出来,盖玉鼠精抢背,亮住。〖起音乐〗。扑一个、扑两个,打手把子,上八掌,披头一腿,背口袋、抄过包、往里一盖,往外一盖,亮住,登加官,抓抢背回来,一盖两盖,猫神挟起玉鼠精,众神将同上前围住。)
(〖起大尾声〗。李靖、二郎神、哪吒同在云幕后上高台。猪八戒、沙僧拉起马自上场门同上,孙悟空自下场门救唐僧同上,上马,同归下场门台口。猫神挟住玉鼠精在上场门台口亮住。幕徐落。)
(完)

——————————
1. ^ 此处“藏”念“葬”。

2. ^ 此处“藏”念平声。


浏览次数:558 ┊ 字数:1万5402 ┊ 最后更新:2021-06-12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