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鸿门宴》

主要角色
张良:老生
项羽:净
刘邦:老生
范增:老生
樊哙:净
韩信:武生

《鸿门宴》周信芳饰张良
《鸿门宴》周信芳饰张良
情节
秦朝末年,义军纷起。义军名义上的领袖楚怀王向大家约定:先攻入函谷关者为王。义军中,楚军项羽实力最为强大,但他刚愎自用、骄傲强暴,不得人心,沛军刘邦力量虽较弱,仍能宽厚待人。后来,刘邦先攻入函谷关,直抵咸阳,活捉秦王子婴,斩杀奸相赵高,与父老约法三章,尽除秦朝苛法;深得当时人民拥护。项羽率领诸侯来迟,他不顾怀王之约,仍想入关为王。时刘邦兵不满十万,屯于霸上,项羽拥兵百万,屯于鸿门,两军相隔咫尺。刘邦虽想自立为王,但势力不敌,处境甚危。项羽听范增的话,准备乘夜劫营,一举扑灭刘邦。项伯(项羽的叔父)与沛军谋士张良交谊甚厚,怕张良遭难,急奔沛营报信。张良向项伯指出项羽为人不能成大事,并引他去见刘邦,刘邦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项伯为媳,结为姻好。范增得悉项伯私出大营,知道事机不密,另向项羽献计:趁次日在鸿门大宴诸侯庆贺亡秦时,数说刘邦之罪,以击玉玦为号,当场击杀刘邦。届时,刘邦偕张良战兢兢地来到鸿门赴宴,张良能言善辩,对项羽谦词奉承。骄横自满的项羽乐不可支;刘邦亦假意向项羽效忠,项羽信以为真;因此,不但对范增频举玉玦视若无睹,反而怪范增多事。范增无奈,去找项庄到席前来舞剑,再次企图击杀刘邦。项伯见状也起来舞剑,暗中翼护刘邦。刘邦手下的猛将樊哙,排阔而入,慷慨陈词,指出项羽不应听信细人之言,伤了两家和好。项羽至此,完全信任刘邦忠于自己,吩咐大开营门,任沛营兵将出入,最后,刘邦趁着项羽大醉,在樊哙保护下,安然脱离险境,返回霸上。

注释
《鸿门宴》写二千多年前的一段历史故事。
本剧是周信芳先生于一九二六年参考了《史记》、昆曲《千金记》中的《鸿门》、《撇斗》等出,以及《西汉演义》等,编写的演出本。这次整理时,曾把原本中一些琐碎的场子加以集中和精简;另外,也做了一些词句上的润色。整理工作是由华东戏曲研究院编审室陈西汀协助周信芳先生进行的。

根据《京剧丛刊》第二十集整理

录入:意留申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95.28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1]

(季布、丁公、项庄、钟离昧同上。)

季布   (白)     请了。

丁公、
项庄、

钟离昧  (同白)    请了。

季布   (白)     奉了亚父之命,探得军情,报与上将军知道。

丁公、
项庄、

钟离昧  (同白)    请。

             有请上将军。

(四子弟兵、三执戟郞官、韩信、范增、项羽同上。)

项羽   (念)     刘邦先把咸阳进,江山岂能属他人!

     (白)     何事?

季布   (白)     臣等打听沛公,到得咸阳,封闭宫门。

钟离昧  (白)     臣等打听沛公,封锁宫中府库,财物一概不取。

项庄   (白)     臣打听沛公,还军霸上,不准军士扰害百姓,约法三章,黎民欢悦。并且杀了赵高,放了子婴,以结人心,特来报知。

范增   (白)     哎呀!如此说来,刘邦的志气不小哇。

项羽   (白)     呸!

(项伯上。)

项伯   (白)     沛军中有一曹无伤,要见将军。

项羽   (白)     传他进来。

项伯   (白)     曹无伤进见。

(曹无伤上。)

项伯   (白)     上将军传你,小心去见。

曹无伤  (白)     是。

             参见上将军。

项羽   (白)     你在何人帐下为将?到此何事?

曹无伤  (白)     我乃沛军左司马曹无伤,来见上将军,有机密大事禀报。

项羽   (白)     如此,讲来。

曹无伤  (白)     耳目甚众。

项羽   (白)     皆是心腹之人,但讲无妨。

曹无伤  (白)     启禀上将军:可恨刘邦,因人成事,不知感激将军,反要关中为王。前者把守函谷关,实是不让诸侯进关;后因兵力微弱,故而听张良之言,假说拒盗。臣虽是他的部下,实乃楚国之臣,见此不平之事,故而来禀知将军。非有私仇。将军若领兵扫灭刘邦,臣愿作内应。

范增   (白)     好好好,将军先回霸上,上将军随后发兵。

曹无伤  (白)     得令。

(曹无伤下。)

范增   (白)     上将军就该早灭刘邦才是。

项羽   (白)     亚父,想曹无伤乃是沛公的左军司马,前来出首他主人,就为不忠。莫非心怀私恨;岂可听信。

范增   (白)     将军差矣,想刘邦在山东时节,贪财好色,人皆恶之;如今入关,财物不取,美色不爱,与民约法三章,安抚百姓,邀买人心,其志不小。明公若不及早攻打,养成后患,悔之晚矣!

项羽   (白)     如此说来,速速发兵,攻打沛军。

范增   (白)     且慢。兵法云:“十则图之,五则攻之”。沛军兵有十万,将有樊哙等五十馀员,况且先到关中,深得民心,帐下谋士张良等,却也不少,定有准备,不可妄动。

项羽   (白)     哎𠲔!发兵也是你,不发兵也是你,到底怎么样啊!

范增   (白)     臣有一计在此。

项羽   (白)     什么计,快讲快讲!

范增   (白)     不如三更时分,率领人马,分两路杀往霸上,与他一个措手不及,管教刘邦全军覆灭。

项羽   (白)     此计甚好。

             项庄听令:吩咐诸将,三更时分,齐备兵马,听候号令。

项庄   (白)     得令!

(项羽、四子弟兵、三执戟郞官、韩信、范增、季布、丁公、项庄、钟离昧同下。)

项伯   (白)     且住!方才曹无伤言道,我的故友张良,在刘邦驾下为臣。倘若今晚出兵,攻破霸上,玉石俱焚,张良的性命,定然难保。我与他乃是性命之交,岂可不救!这……

(项伯想。)

项伯   (白)     也罢!若差人前去报信,又恐泄漏机密,看来非我亲走一遭不可。我就是这个主意。天色黄昏,不免霸上一行便了。待我偷出大营。

(项伯上马出营。韩信上。)

韩信   (白)     何人出营?

项伯   (白)     是我。

韩信   (白)     原来是老将军。啊,老将军往哪里去?

项伯   (白)     奉命探听军情。

韩信   (白)     令箭呢?

项伯   (白)     这……忘记带了。

韩信   (白)     无有令箭,不能出营。

项伯   (白)     啊!项羽是我的侄儿,你小小的执戟郞官,敢来拦阻于我!

韩信   (白)     末将不敢。老将军请。

项伯   (白)     谅你不敢。

(项伯欲去。)

韩信   (白)     回来。

项伯   (白)     何事?

韩信   (白)     好了好了,没有事,去罢。

项伯   (白)     嗯!

(项伯欲去。)

韩信   (白)     项将军,项将军。

项伯   (白)     你敢戏耍我么?

韩信   (白)     不是啊,你早点回来。

项伯   (白)     这还了得!

(项伯下。)

韩信   (白)     我看项伯,慌慌张张,飞马而去,定非探听军情,其中必有原故。待我禀报上将军知道。

             哎𠲔!项羽又不听我的言语,我若去禀吿,他又要说我受辱胯下,乞食漂母,反落一场无趣。还是不开口的好,嗯!还是不开口的好。

(韩信下。)

【第二场】

刘邦   (内二黄导板) 我只说破咸阳功成名就,

(张良、刘邦同上。)

刘邦   (回龙)    楚项羽行霸道反加忧愁。

     (二黄原板)  夜苍茫同先生营前走走,

张良   (二黄原板)  望主公休烦闷且莫要担忧。

刘邦   (白)     呀!

     (二黄摇板)  见楚营灯火光如同白昼,

             怕我军兵将少难敌诸侯。

张良   (二黄摇板)  这时间还得要耐心忍受,

             等时机观动静再定良谋。

刘邦   (白)     先生,你看楚营杀气冲霄,倘若引兵前来,我营兵微将寡,怎能迎敌?

张良   (白)     楚军虽众,未必便能克我,主公且莫担忧。

(曹参上。)

曹参   (白)     启主公:今有一人,口称张良先生故友,要见先生。

张良   (白)     此人怎样打扮?

曹参   (白)     军官打扮。一人一骑,并无兵器。

张良   (白)     定是项伯来了。主公,此人与臣,乃是患难之交。虽是项羽之叔父,怎奈言不听从,常有去志。此番前来,定有紧要大事。少时臣命他来见主公,主公必须谦辞笼络,以结其心。若得此人,大事可成也。

刘邦   (白)     怎样结其心?

张良   (白)     主公,只须如此如此。

(张良耳语。)

张良   (白)     主公请退。

刘邦   (白)     全仗先生。

(刘邦下。)

张良   (白)     曹将军,有请故友。

曹参   (白)     有请!

(曹参下。项伯上。)

项伯   (白)     子房!

张良   (白)     我当是哪个,原来是你呀。请进!

项伯   (白)     子房,大事不好了!

张良   (白)     何事惊慌?

项伯   (白)     今有人报知项羽,说是沛公故意不放诸侯入关,封了府库,释放子婴,约法三章;项羽听信范增之言,今晚前来偷营劫寨,恐你性命难保,故而前来与你送信,你速速逃走。我去也!

张良   (白)     沛公借我随军,今闻急而不顾,非义也。不如吿之,请公少待。

(张良下。)

项伯   (白)     不要吿知沛公。哎呀……坏了!

(张良上。)

张良   (白)     沛公要见兄,诉说苦衷。

项伯   (白)     我专为子房而来,何必要见沛公。

张良   (白)     见见何妨。

项伯   (白)     不要见。我去也。

(刘邦上。)

刘邦   (白)     啊,项老将军,不期大驾光临,三生之幸。

项伯   (白)     沛公,项伯有礼。

刘邦   (白)     邦亦还礼。方才听张良先生之言,不胜惊骇。我遣兵据关,实为防盗,非为拒楚,宝物子女,封锁不动,子婴不敢发放,专候鲁公作主。如今鲁公反听小人之言,意欲攻我,岂不是冤屈死刘邦了!还望先生将此情禀知鲁公,某得再造,皆公之赐也。

项伯   (白)     原来如此。待我回去禀知鲁公,各释嫌疑便了。

刘邦   (白)     备酒伺候。张良先生把盏。

项伯   (白)     营中有事不敢久留,多谢美意,吿辞了。

张良   (白)     吃一杯何妨,有什么来不及!请坐请坐。

(曹参上,摆酒。张良把盏。)

刘邦   (白)     将军请!

(刘邦饮。)

刘邦   (白)     请问将军:家中还有何人?

项伯   (白)     只有一子,随贱内现在吴中。

刘邦   (白)     贤嗣已婚配否?

张良   (白)     尚未配婚,尚未配婚。

刘邦   (白)     若是不弃,愿将小女许配公子为室,以报今日之德。

项伯   (白)     且慢。两家尚未释嫌,我若与君结好,恐人议论,实是不敢奉命。

张良   (白)     此言差矣。刘、项两家奉怀王之命,共灭贏秦,乃兄弟也。今咸阳已得,大事已定,结为婚姻,正是相当,何必推辞。来来来,割袍为定。

(张良结袍襟,用剑分开传给刘邦、项伯。)

刘邦   (白)     亲翁呀!

     (西皮摇板)  今日张良为媒媾,

张良   (西皮摇板)  敬贺两家结鸾俦。

刘邦   (西皮摇板)  亲翁多饮几杯酒,

项伯   (西皮摇板)  还有大事难久留。

     (白)     天色已晚,不敢停留。明日我侄项羽要在鸿门设宴,庆贺亡秦;沛公必须早到鸿门当面谢罪,以解此怨。所吿之事,待某回去转达鲁公,谅鲁公决不见罪。某吿辞了。

刘邦   (白)     曹参听令:带领二十骑,护送亲翁出营。

曹参   (白)     得令。

(四沛兵同上。)

刘邦   (西皮摇板)  亲翁计谋来教授,

             明日鸿门会诸侯。

项伯   (西皮摇板)  辞别沛公跨马走,

(刘邦欲带马,项伯拦,项伯走圆场,四沛兵、曹参同下。)

刘邦   (白)     恕不远送了。

(刘邦下。)

张良   (白)     项伯!

     (西皮摇板)  一切事情仗你谋。

项伯   (白)     知道了。

(项伯下。张良下。)

【第三场】

(〖吹打〗,〖呐喊声〗。八子弟兵、三执戟郞、韩信、季布、钟离昧、丁公、项庄、吴芮、臧荼、张耳、英布、魏豹、范增、董翳、司马欣、章邯、项羽同上。)

项羽   (念)     鸿门杀气生,霸上一扫平。

     (白)     人马可齐?

季布、
钟离昧、
项庄、
吴芮、
臧荼、
张耳、
英布、
魏豹、
范增、
董翳、
司马欣、

章邯   (同白)    人马齐备。

丁公   (白)     缺少老将军项伯一人。

范增   (白)     他往哪里去了?

丁公   (白)     有人报道:黄昏时候,一人一骑,向东而去。

范增   (白)     如此说来,今晚之事,不成矣。

             众诸侯,且暂归营,明日准备庆贺亡秦。

吴芮、
臧荼、
张耳、
英布、
魏豹、
董翳、
司马欣、

章邯   (同白)    得令。

(吴芮、臧荼、张耳、英布、魏豹、董翳、司马欣、章邯同下。)

项羽   (白)     亚父,你一时调兵,一时教诸侯回营是何缘故啊?

范增   (白)     项伯将军此去,定然泄漏军情,恐沛军先有准备,若再出兵,反中其计。

项羽   (白)     我叔父为人忠正,岂有向外之理?

范增   (白)     虽然项伯将军不能向外,只是“事机不密则害成”,还是不动的为是。

项伯   (内白)    走!

(项伯上。)

项伯   (白)     参见将军、亚父。

项羽   (白)     叔父你往哪里去了?

项伯   (白)     我的故友张良,现在沛军,故而秘密前去唤他相见,打探沛军动静,并问刘季入关真情。那张良言道,刘季毫无别意,令人守关,实防秦盗,非敢拒楚;宝物子女,俱已封锁,子婴也不敢释放,专候鲁公作主。

项羽   (白)     如此说来,沛公一无错处!

项伯   (白)     我想若非刘邦先入咸阳,我等入关,哪有如此容易。人有大功,反听小人之言,欲加杀害,于理不合。

项羽   (白)     亚父,这小人是谁?

范增   (白)     莫非我是小人?

项伯   (白)     我说的是曹无伤,焉敢说亚父。明日庆贺亡秦,刘季必来谢罪,望鲁公款待,方不失兄弟之义也。

项羽   (白)     叔父说的是。今若动兵,反被诸侯耻笑。

范增   (白)     哼!刘邦入关,约法三章,收买人心,其志实要图谋天下,今不早除,恐生后患。项老将军被张良巧言瞒过,未可全信,将军思之。

项伯   (白)     要杀刘邦,易如反掌,又何必夜半劫寨!妄用袭取之道,岂不被人耻笑?

项羽   (白)     是啊!纵然要杀刘邦,也要光明正大。

范增   (白)     如此,我有三计,可杀刘邦。

项羽   (白)     哪三计?

范增   (白)     丁公、钟离昧把守鸿门,刘邦至此,放一君一臣进内。

丁公   (白)     多一个呢?

范增   (白)     斩!

丁公、

钟离昧  (同白)    得令!

范增   (白)     项老将军,明日张良必来,不准他开口。

项伯   (白)     他若开口呢?

范增   (白)     斩!

             将军,请听臣三计:刘邦来时,先问三罪,不能回答,即斩之,乃为上计;季布、项庄帐中埋伏,看臣玉玦一举,将军号令伏兵杀之,乃为中计;二计不成,以酒劝之,酒后失礼,然后杀之,此为下计。

项羽   (白)     嗯!我自有道理。

             叔父命小校请沛公前来,同贺亡秦。

项伯   (白)     得令!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侍卫、萧何、郦食其[2]、陆贾、张良引刘邦同上。)

刘邦   (念)     将寡兵微权退避,养精蓄锐等时机。

张良   (念)     一朝平地风雷起,便是飞腾得志时。

(曹参上。)

曹参   (白)     启主公:项羽有书信到来,主公请看。

刘邦   (白)     不知又为何事?

张良   (念)     范增定下鸿门计,想决雌雄宴饮时。

刘邦   (白)     只怕未必。

张良   (白)     一看便知。

刘邦   (白)     待我一观。

(〖牌子〗。刘邦看书信。)

刘邦   (白)     果然请我去赴鸿门宴。还是去的好哇,还是不去的好?

陆贾   (白)     此会不是好会,还是不去为上。

萧何   (白)     此番范增定有计谋,生死所系,不可轻往,恐入陷阱,性命难保。

郦食其  (白)     我看项羽兵多,难以抗衡。不如修书一封,差一能言之士,将关中所有,尽归项氏,别求一郡之地,整顿兵马,再做道理。

张良   (白)     你等所言,皆非良策。常言道: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今日鸿门会宴,庆贺亡秦,若是不去,项羽必然疑心,倘若兴兵前来,主公危矣!

刘邦   (白)     怎奈此去必中那范增之计,这便如何是好?

张良   (白)     昔日伍子胥保定平王,去赴临潼大会,天下无不敬仰;蔺相如完璧归赵,保定赵王赴渑池大会,天下贤之。臣不才愿保主公,赴鸿门大宴,使范增无以用其智,项羽无以逞其勇,管教他等不能加害,主公安然无事而归,日后仍为天下之主,岂不妙哉!

刘邦   (白)     全仗先生妙策。

张良   (白)     只是缺少一位保驾将军。

萧何   (白)     樊哙可以去得。

张良   (白)     樊哙好。

刘邦   (白)     传樊哙进帐。

萧何   (白)     主公有令:樊先锋进帐。

樊哙   (内白)    来也!

(樊哙上。)

樊哙   (念)     忽闻君命召,不俟驾而行。

     (白)     臣樊哙参见主公、先生。

刘邦   (白)     少礼。

樊哙   (白)     主公有何将令?

刘邦   (白)     先生有差。

樊哙   (白)     先生有何差遣?

张良   (白)     樊将军听令。

樊哙   (白)     在。

张良   (白)     我保主公去赴鸿门大宴,将军可领三千人马,裨将四员,在鸿门之外,听候动静,随机应变。

樊哙   (白)     喳喳喳,喳喳喳!先生要学蔺相如,难道我樊哙就比不得廉颇!

             呔,纪信、灌婴、靳歙、夏侯婴带领三千人马,保驾鸿门,随我整兵前往。

(四沛兵、纪信、灌婴、靳歙、夏侯婴同上,樊哙取藤牌、刀,上马。)

张良   (白)     安排妥善,请主公发驾。

刘邦   (西皮摇板)  未曾起行先带忧,

             尊声诸将听从头:

             倘若此番命难有,

             念在旧情报寃仇;

             辞别诸君暂分手——

(四沛兵、四沛将、樊哙、张良同下。)

刘邦   (西皮摇板)  龙潭虎穴自把身投。

(刘邦下。)

萧何   (西皮摇板)  但愿苍天多保佑,

曹参、
陆贾、

郦食其  (同西皮摇板) 主公平安早回头。

(众人同下。)

【第五场】

(项伯上。)

项伯   (念)     项羽鹰扬六合成,鸿门设宴贺亡秦。筵前若听范增计,某救沛公出禁门。

     (白)     项伯。今日鸿门会宴,庆贺亡秦,乃是亚父之计,欲害沛公。我观我侄项羽,有勇无谋,生性残暴,难成大事,不足与谋。昨夜见沛公,宽仁重厚,真乃天下之主,当设法救他方好。一言未尽,上将军升帐也。

(〖发点〗。韩信、三执戟郞引项羽同上。)

项羽   (点绛唇)   气贯牛斗,鸿门奇谋,亡秦鹿,某已先收,霸业归我手。

(项羽坐帐。范增引项庄、丁公、钟离昧、八子弟兵同上,范增与项庄、丁公、钟离昧、八子弟兵耳语。八子弟兵引项庄同下,丁公、钟离昧同坐门。)

范增   (点绛唇)   楚、沛为仇,无分左右,鸿门酒,用俺奇谋,定把乾坤扭。

(范增进帐。)

范增   (白)     参见上将军。

项羽   (白)     亚父少礼,请坐。

范增   (白)     谢座。上将军,夜来之计,不可忘了。

项羽   (白)     啊,什么计策?某倒忘怀了。

范增   (白)     今日庆贺亡秦,命丁公、钟离昧把守鸿门,只许沛公一君一臣进见。

项羽   (白)     多来一个呢?

范增   (白)     剑下诛之。

项羽   (白)     哦,剑下诛之。好计。

范增   (白)     还有一计。

项羽   (白)     还有何计?

范增   (白)     今日沛公必带张良同来,此人能言善辩,必须禁止他开口。

项羽   (白)     他若开口呢?

范增   (白)     也是剑下诛之。

项羽   (白)     哦!也是剑下诛之。好计,唔,好计!

范增   (白)     老臣还有一计。

项羽   (白)     又有何计?

范增   (白)     少时席间,老臣把腰间玉玦一举,就令人下手击杀刘邦。

项羽   (白)     哦,玉玦一举,就令人下手击杀刘邦。好计,好计。

范增   (白)     老臣再有一计。

项羽   (白)     嗳,老亚父,你的计也太多了,教某哪里记得许多。你且退下。

范增   (白)     是。

     (念)     暂辞将军去,专等沛公来。

(范增下。)

项羽   (念)     烈烈旌旗拂紫烟,森森戈戟耀青天。鸿门早定三条计,要杀刘邦酒筵间。

     (白)     我自渡淮而来,且喜天下稍定,大势皆归我掌握。只因刘邦先入关中,不放我入关,今日鸿门设宴,亚父教某击杀刘邦。

项伯   (白)     上将军,我想酒席上擒人,岂是大丈夫所为!

项羽   (白)     着哇!筵前杀人,非大丈夫所为。叔父,且待刘邦到来,看他怎生见某。

项伯   (白)     言得极是。

(四侍卫、四沛兵、夏侯婴、靳歙、灌婴、纪信、樊哙、张良引刘邦同上。)

刘邦   (念)     离了霸上地,

樊哙   (念)     来此是鸿门。

     (白)     呔!沛公来也,速速通报。

钟离昧  (白)     沛公到了,里面可有人接待?

丁公   (白)     且慢!上将军有命,只许你一君一臣进内,多带一人者斩。

樊哙   (白)     啊!

张良   (白)     哦哦哦。樊哙不必争论,我和主公两人入内,你等在外面伺候,不可远离。

樊哙   (白)     你必须多加小心。

张良   (白)     不妨事。将军也要小心了。

樊哙   (白)     某知道了。

(樊哙、四侍卫、四沛兵、夏侯婴、靳歙、灌婴、纪信同下。)

张良   (白)     主公请。

(刘邦进门,张良欲进,丁公、钟离昧同一挡,张良转身,昂然大步进门。丁公,钟离昧同暗下。项伯出帐。)

项伯   (白)     沛公来了。

刘邦   (白)     来了。此番全仗将军周全。

项伯   (白)     那个自然。范增他定要杀你。

(刘邦惊慌。)

项伯   (白)     诸事小心答话。

刘邦   (白)     是是是。

张良   (白)     主公暂候,容臣先去见他。

刘邦   (白)     小心了。

(刘邦下)

项伯   (白)     范增知道你来。

张良   (白)     知道我来!

项伯   (白)     范增定下一计,不准你开口讲话,若是开口,便要杀你。

张良   (白)     不妨,我自有道理。

项伯   (白)     小心了。

(张良寻思。)

张良   (白)     待我进去。

(张良两边看。)

张良   (白)     呀!枪刀密密,戈戟森森,好威风也!

             进书人吿进。

(张良进帐。)

张良   (白)     进书人吿进。

(张良跪。)

项羽   (白)     啊,阶下俯伏者何人?

项伯   (白)     我来看看。

             上将军,是上书的。

项羽   (白)     你上的什么书?你上的什么书?啊!难道你不会说话么?

项伯   (白)     你为何不开口?

(张良与项伯耳语。)

项伯   (白)     哦哦哦。

             启将军:进书人不敢开口,恐将军剑下诛之。

项羽   (白)     哎,上书的有什么罪啊!恕他无罪就是。只管开口讲话。

项伯   (白)     上将军恕你无罪,开口讲话。

张良   (白)     谢上将军。

项羽   (白)     你是哪个的臣子?

张良   (白)     臣乃韩国臣子,沛公借士张良。

项羽   (白)     啊!你是张良?唗!不许开口,拿去砍了!

项伯   (白)     将军赦过在前,有道是君无戏言。

项羽   (白)     哦,赦过在前,君无戏言。

项伯   (白)     正是。

项羽   (白)     老亚父,你第一条计有些不妙哇!

             张良,你主人呢?

张良   (白)     现在帐外,无有将军将令,不敢擅入。

项羽   (白)     如此传令,只许你一君一臣进见。

张良   (白)     只有我一君一臣,并无有第三人进内。

项羽   (白)     哎呀!亚父,你第二计又不灵了。

             张良,你主公有三罪,可知道否?

张良   (白)     不知哪三罪,请鲁公明言。

项羽   (白)     你主公把守函谷关,不放诸侯进关,其罪一也;紧封府库,牢闭宫门,其罪二也;子婴来降不杀,轻轻放过,其罪三也。还言不知,你好欺心!

张良   (白)     启上将军:我家主公没有三罪,反有五德于将军。

项羽   (白)     呵呵!怪不得有人说你能言善辩,果然会说话。

项伯   (白)     上将军,只要他讲得有理。

项羽   (白)     也罢,你将五德讲来,讲得是便罢;讲得不是,剑下诛之。

张良   (白)     臣想函谷关,乃秦地咽喉,令人把守,堤防盗寇,替鲁公保境安民;德之一也。

项羽   (白)     分明不放某入关,是罪;怎么是德?

项伯   (白)     是德。

项羽   (白)     是德?

项伯   (白)     是德。

项羽   (白)     好,叔父说是德,就是德。

             往下讲。

张良   (白)     禁封府库,牢闭宫门,等鲁公来献;德之二也。

项伯   (白)     是德。

项羽   (白)     哦,也是德。

             往下讲!

张良   (白)     替鲁公约法三章,废去秦国苛法,是扬鲁公除暴之意,德之三也。

项伯   (白)     又是德。

项羽   (白)     是德。

             讲!

张良   (白)     使百姓知道沛军尚且如此,上将军一定还要大量,这都是扬鲁公的美名,德之四也。

项羽   (白)     扬谁的美名?

张良   (白)     扬鲁公的美名。

项羽   (白)     扬某的美名。

(项羽大笑。)

项羽   (白)     跪上些讲。

(张良向前跪。)

张良   (白)     子婴降而放归者,是候鲁公和诸侯来到,同决其罪,以表我主公不敢僭越之意;德之五也。

项羽   (白)     不用说,又是个德。

(项羽笑。)

项羽   (白)     起过了。

张良   (白)     谢上将军!

(张良起立。)

张良   (白)     鲁公休听细人之言,而伤兄弟之义。

项羽   (白)     哪里是细人,就是你主公帐下司马曹无伤来讲,某才相信。

张良   (白)     原来是曹无伤搬弄是非!那曹无伤原在秦邦为臣。我主公攻泗水的时节,那曹无伤杀却主将司马壮,献城来降。我主公用他为左司马,因他解粮误期,责他四十军棍。他今见我主入关,他又要掌管函谷关印信。我主公见他心地不端,贪财好酒,故而不与他掌管函谷关。谁知他为这两件事情,怀恨主公,故而来在鲁公面前搬弄是非,真个是不忠不义之人,望鲁公不要信他。

项羽   (白)     哪个信他!快教你家主公,将他斩了,教那不忠不义之辈看看。

             叔父,你看我说的是与不是?

项伯   (白)     是是是。

项羽   (白)     既然说明,快请沛公相见。

(项羽离座。)

项伯   (白)     有请沛公相见。

(〖吹打〗。刘邦上,进帐。)

刘邦   (白)     啊,鲁公。鲁公在上,臣刘邦参拜。

(刘邦跪拜。)

项羽   (白)     沛公少礼。

刘邦   (白)     前番诸将误会其事,这里赔罪。

项羽   (白)     岂敢。皆因曹无伤前来,搬弄是非,今日若非张良言明,几乎错怪了你。

刘邦   (白)     是是是。

(项羽、刘邦同坐。)

项羽   (白)     来,有请亚父。

项伯   (白)     请亚父。

(范增上。)

范增   (念)     日照辕门挥剑戟,夜观虎帐坐谈兵。

(范增进帐。)

范增   (白)     上将军。

项羽   (白)     亚父,沛公在此。

范增   (白)     啊,沛公。

刘邦   (白)     亚父,久违了。邦大礼参拜。

(刘邦跪拜。)

范增   (白)     不敢不敢,折死范增了。

项羽   (白)     亚父,你看沛公笑容可掬,太谦恭了。

范增   (白)     笑里藏刀!

项羽   (白)     有什么笑里藏刀,亚父,太唠叨了。

范增   (白)     哈哈,我倒唠叨。

             上将军,笑面老虎,你要防备些。

项羽   (白)     笑面虎,哼!真老虎我也不怕。

             张良见过亚父。

张良   (白)     老亚父,张良有礼。

范增   (白)     子房,你主公有三罪哇。

项羽   (白)     他言道没有三罪,反有五德。

范增   (白)     啊,哪个讲的?

项羽   (白)     张良讲的。

范增   (白)     禁止他开口。

项羽   (白)     老亚父,你不讲道理。

范增   (白)     啊,我倒不讲道理?

项羽   (白)     他生了一张嘴,不容他说话,难道教他做哑吧不成?岂有此理!

范增   (白)     啊!我倒岂有此理!

项羽   (白)     张良你与亚父讲个明白,免得他在我面前絮絮叨叨。

范增   (白)     好,我倒絮絮叨叨。

             子房我问你主公把守函谷关,不容诸侯入关,这是个罪!

张良   (白)     这是个德。

范增   (白)     是个罪。

张良   (白)     我也不敢争论,请问鲁公是罪是德。

范增   (白)     好,问上将军。

(范增举玉玦示项羽。)

范增   (白)     将军是罪是德?

项羽   (白)     你们都来问我,我要做明公。

张良   (白)     鲁公是明公。

项伯   (白)     上将军是明公。

刘邦   (白)     自然是明公。天下英雄,谁能比得?

项羽   (白)     哈哈哈!亚父,张良说的是。

范增   (白)     啊!范增说的不是哇?

项羽   (白)     你的,欠通。

范增   (白)     我倒欠通!

             子房,子婴来降不杀,是罪是德?

张良   (白)     是德。

范增   (白)     是罪。

张良   (白)     还请鲁公说。

范增   (白)     上将军这……

项羽   (白)     看起来还是张良说的是。

范增   (白)     我又欠通!

项羽   (白)     你呀,勉强。

范增   (白)     好好,勉强!

             子房,你主公封禁府库,牢闭宫门,这是罪。这是没有说的了。

张良   (白)     我主公所为,鲁公尽知,老亚父你又何苦与我主公为难!

刘邦   (白)     子房无礼。

             亚父,刘邦赔礼了。

(刘邦欲跪,项羽扶起。)

项羽   (白)     沛兄少礼。哎𠲔!过去之事,某今一概不究。谁敢多言!

范增   (白)     哈哈,完了!真正气死我也!

项伯   (白)     午时已到,快请上宴。

项羽   (白)     老亚父,你还生什么气?诸事已然讲明白,也就罢了。不必生气,来来来,相礼定席。

(范增气极,故作不闻。)

刘邦   (白)     亚父,不要为了刘邦,失了和气,这都是刘邦不是,这厢有礼了。

(刘邦施礼。)

范增   (白)     不敢不敢!

             啊,鲁公,首座应当请沛公坐。

项羽   (白)     如此沛公请。

张良   (白)     且慢,鲁公灭秦为上将军,乃诸侯之首领。今日之宴,乃庆贺亡秦,理应鲁公坐在正位。

刘邦   (白)     有理,鲁公请上坐。

项羽   (白)     如此某有僭了。

范增   (白)     且慢!自古道主当敬客,还是请沛公坐。

项羽   (白)     好个主当敬客,沛兄上坐。

刘邦   (白)     刘邦不敢正坐。

张良   (白)     论功上将军是第一,论位鲁公是盟主,不久就有帝王之分,鲁公不坐,哪个敢坐!

范增   (白)     张良你好阿谀!

张良   (白)     我是实言,怎说阿谀。

项羽   (白)     亚父,张良道我有帝王之分,故而让我上坐;你不教我上坐,难道看我不能为帝王不成!沛公既不肯坐,你又不容我坐,难道鸿门宴上,空着这正座不成?

             张良看酒,来,让老亚父上坐。

范增   (白)     老臣怎敢!

项羽   (白)     嗯,谅你也不敢。

             刘季兄我有僭了!

     (西皮导板)  庆贺亡秦且饮酒,

(刘邦、项羽同入座。范增举玉玦,项庄、季布引四子弟兵同上。)

范增   (白)     将军……

项羽   (白)     我自有主意。

             两厢退下。

项庄、
季布、

范增   (同白)    唉!

(四子弟兵、项庄、季布同下)

范增   (白)     罢了哇,罢了!

刘邦   (白)     亚父又与哪个生气?

项羽   (白)     不要睬他。请酒!

     (西皮原板)  秦失其鹿我先收。

             建立大业如垂手,

             盖世勇力拔山丘。

             扫平中原免争斗,

             全仗沛公共计谋。

刘邦   (西皮原板)  多谢鲁公恩宽厚,

             辨明是非解根由。

             不加罪责还赐酒,

             大恩大德怎报酬。

范增   (白)     上将军,看沛公饮了半日,全无酒意,取巨觥来请沛公饮三巨觥,上将军陪他七小杯,凑一个十全十美。

项羽   (白)     老亚父讲了半天话,只这一句中听。

范增   (白)     啊!老臣的话,还有一句中听么?

项羽   (白)     只此一句,叔父取巨觥送与沛公。

项伯   (白)     是。

张良   (白)     张良启禀鲁公:鲁公乃沧海之量,我家主公焉能及得!还是鲁公饮三巨觥,我家主公饮七小杯奉陪,也是十全十美。

范增   (白)     闻得沛公在山东时,不分昼夜而饮,怎说量小!

             上将军,张良蒙哄于你。

张良   (白)     张良怎敢。我主公在山东时,其实能饮;进关以来,为了替鲁公办事,连酒都戒了。

范增   (白)     既然言明,开了酒戒何妨。

张良   (白)     开了没有警心,恐怕失礼。

项羽   (白)     好个警心!好个怕失礼!

范增   (白)     上将军,宾主尽欢,乃是待客之礼。

项羽   (白)     亚父,他不愿饮酒,你何必相强,譬如你不会饮酒,也教你饮不成!

范增   (白)     为臣天性不会饮酒。

项羽   (白)     却又来!

             张良,你道某有沧海之量,我就饮个……

(范增举玉玦示项羽。)

范增   (白)     上将军!

项羽   (白)     你不要举了,你的计都不灵了。

             看酒来!看酒来!

(张良敬酒。)

范增   (白)     哎呀完了!

     (西皮散板)  三计不成难下手……

     (白)     有了。

     (西皮散板)  去寻项庄杀敌仇。

(范增下。)

张良   (白)     哎呀!

     (西皮散板)  范增毒计不断有,

             不杀主公他不甘休。

             急急忙忙出营走——

(张良走圆场。丁公、钟离昧同上。)
丁公、

钟离昧  (同白)    往哪里去?

张良   (白)     去取秦国玉玺。

丁公   (白)     启过鲁公再去。

(项伯随出。)

项伯   (白)     不必拦阻于他。

             张良速去速回。

丁公、

钟离昧  (同白)    哦哦,去吧。

(丁公、钟离昧同暗下。)

张良   (西皮散板)  寻樊哙到席前保主无忧。

(张良下。项庄上。)

项庄   (西皮散板)  杀气腾腾锋芒吼,

     (歌)     我有一宝剑,

             出自昆仑西,

             照人如照镜,

             削铁如削泥。

(范增上,偷听笑。)

范增   (西皮散板)  且与项庄说根由。

     (白)     我正要寻你。

项庄   (白)     寻我可是击杀刘邦?

范增   (白)     正是。你兄长不听我言,三计不成,今日不杀刘邦,日后汝项氏死无葬身之地也。正是:

     (念)     速击刘邦丧残生,

(范增入座。)

项庄   (念)     难逃项庄三尺剑。

     (白)     上将军,项庄启事。

项羽   (白)     何事?

项庄   (白)     筵前无以为乐,岂非慢客!请以剑舞助兴。

范增   (白)     好好,速速舞来。

项伯   (白)     且慢,“单丝不成线,舞双不舞单”。

项庄   (白)     舞单不舞双。

项羽   (白)     好,对舞上来。

范增   (白)     嘿嘿,又完了!

(项伯、项庄同舞剑,项庄欲刺刘邦,项伯暗加护卫。)
项伯、

项庄   (同侥侥令)  太阿初出匣,

             阵阵宝光寒。

             杀气腾腾冲牛斗,

             吓得沛公不自由。

(张良上,丁公、钟离昧同随上。)
丁公、

钟离昧  (同白)    玉玺呢?

(张良指樊哙。)

张良   (白)     嗒喏喏。

(张良进帐。樊哙上,丁公、钟离昧同挡樊哙,樊哙推丁公、钟离昧倒地。樊哙进门,进帐挑开项伯、项庄剑。丁公、钟离昧同进帐。)
丁公、

钟离昧  (同白)    此人擅闯鸿门。

(丁公、钟离昧同暗下。)

项羽   (白)     啊,汝来何为?

(项羽拔剑。)

樊哙   (白)     臣乃沛公驾下骖乘,名叫樊哙。今日随我主公前来赴宴;诸将皆有犒赏,唯臣独无,特来讨赏。

项羽   (白)     哦!

(项羽收剑。)

项羽   (白)     好个壮士,速赐他斗酒生彘,就在此处饮食。

范增   (白)     纵然无有犒赏,也不该擅闯鸿门。

樊哙   (白)     亚父,你可知饥寒难当?

(樊哙挺身向前。)

范增   (白)     哦哦……

(范增惊,坐下。)

项羽   (白)     壮哉樊哙,吾甚爱他;亚父休要怪他。

             壮士请用酒食。

樊哙   (白)     将军所赐,臣不敢辞。生彘拔剑切而啖之。

(樊哙用剑切开吃。)

樊哙   (白)     斗酒一饮而干。

(樊哙饮酒。)

项羽   (白)     好,你可能再饮?

樊哙   (白)     臣还能饮得。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

项羽   (白)     汝为谁死?

樊哙   (白)

项羽   (白)     亚父,他骂的是你罢?

范增   (白)     哼!

樊哙   (白)     命人舞剑,意在沛公。臣故不避诛戮,擅闯鸿门,一则为饥渴而来,二则与沛公伸此冤抑,正所谓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

项羽   (白)     好!真乃壮士也!

             项伯、项庄休舞,看酒与樊壮士压惊。

樊哙   (白)     谢上将军!

(樊哙饮酒。)

范增   (白)     如今犒劳已毕,撵他出去。

樊哙   (白)     啊!老亚父,今日庆贺亡秦,诸侯将士同乐,难道这鸿门宴上,有你坐处,就没有我的站处么?我主公在此,我偏要站在此处!

范增   (白)     今日又不厮杀,要你这带甲将军何用!

             将军,撵他出去。

张良   (白)     启将军:樊哙是沛公臣子,就是鲁公臣子一般。何苦要撵他出去,况且樊哙也能巡酒。

范增   (白)     我这里巡酒者多,用他不着,撵了出去。

樊哙   (白)     啊!

项羽   (白)     老亚父,你忒多心了。沛公如此英雄,尚居吾下,何惧他一勇之夫。

             项伯,吩咐大开鸿门,任凭沛将出入。

范增   (白)     哈哈,完了啊,完了!

(范增下。)

项羽   (白)     他走了,好!

             沛公,我和你尽醉。大杯来。

(项羽饮醉。)

项羽   (白)     搀我来。正是:

     (念)     亚父之计我不听,倒看沛公有何能!

(项伯、项庄、三执戟郞,韩信扶项羽同下。丁公、钟离昧同暗上。)

张良   (白)     看他酒醉,主公速回霸上去罢。

刘邦   (白)     先生你呢?

张良   (白)     臣自有道理,快快去罢。

(刘邦、张良同出帐。丁公、钟离昧同上前阻挡。)
丁公、

钟离昧  (同白)    哪里去?

项伯   (白)     诸侯不胜酒力,上将军有令,请各归营。

(项伯下。)
钟离昧、

丁公   (同白)    啊!

(钟离昧、丁公同下。四沛兵、灌婴、纪信、靳歙、夏侯婴同上,引樊哙、刘邦同下。韩信上。)

韩信   (歌)     饥熊下山,

             揭石见蚁,

             吞之入喉,

             不妨咳嗽而出。

             危乎哉,危乎哉!

     (笑)     哈哈哈……

(张良惊。)

张良   (白)     壮士何故发笑?

韩信   (念)     范增枉费心,张良能识主。今日脱鸿门,他年镇寰宇。

     (笑)     哈哈哈!

     (白)     再会,再会。

(韩信下。)

张良   (白)     哎呀,听他之言,真乃智士也。不知他的名姓,待我慢慢访问。唉!今日若用范增之言,我君臣性命休矣!

     (尾声)    踹碎玉笼飞凤友,

             顿开金锁蛟龙走。

             空使计谋事不偶。

     (白)     险哪!

(张良下。)
(完)

——————————
1. ^ 周信芳先生的原演出本全部共二十八场,这里选取了《鸿门》一节,本剧的第一场至第五场,即全部中的第十五场至第十九场。

2. ^ 读如:丽以基。


浏览次数:150 ┊ 字数:1万4373 ┊ 最后更新:2022-07-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