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岳母刺字》

主要角色
岳母:老旦
岳飞:老生
李氏:旦

《岳母刺字》李金泉饰岳母
《岳母刺字》李金泉饰岳母
情节
原在前线抗金的岳飞,当宗泽元帅死后,不满意朝廷派来接任的杜充,乃私自回家。结果岳母将他训斥一顿,要他回营继续杀敌,并在岳飞背上刺了“精忠报国”四字,以坚定岳飞的心志。岳飞后来终于成了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民族英雄。

注释
《岳母刺字》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民间故事。岳飞的母亲是我国古代著名的一位英雄母亲。
京剧中,这个戏的原本有好几种,情节并不一样,但均不流行,内容都很粗糙。这次整理的本子,基本上是根据《交印刺字》的情节,并参考了河北梆子和川戏《岳母刺字》而重新改编的。改编本对人物的描写,除了在剧本的文字上加工以外,并企图尽量地选用“老旦”一行原来的各种唱法,来更好地帮助刻划岳母。
本剧由中国京剧团演员李金泉,和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范钧宏、吴少岳集体改编,并由范、吴同志执笔写定的。

根据《京剧丛刊》第九集整理

录入:猛犸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391.5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岳飞上。)

岳飞   (白)     咳!

     (二黄散板)  满怀忧愤出营门,

             恨男儿有志莫能伸!

     (白)     俺,岳飞。只因金兵犯境,是俺投效宗泽元帅帐下为将,官居统制。辛蒙元帅见重,言听计从,方期收复河山,直捣黄龙,不幸元帅为国忧愤,竟自呕血而死!元帅死后,朝廷派杜充接任,不想此人刚愎自用,不纳忠言,是俺有志难酬,中心悒郁!想大丈夫既不能标名于凌烟阁上,倒不如归于林下侍奉老母,也落得个孝亲之名于后世也。

     (二黄散板)  心中只把杜充恨,

             全无忠义报国心。

             宗元帅遗命成泡影!

             倒不如回家侍奉娘亲。

(岳飞下。)

【第二场】

(岳母上。)

岳母   (引子)    两鬓苍然,愿得见,光复江山。

     (念)     忆昔洪涛灌汤阴,夫君不幸命捐生。有儿报国全忠孝,未负劬劳一片心。

     (白)     老身姚氏。世居汤阴,只因当年洪水为灾,夫君丧命,我与岳飞孩儿,幸得不死。是我孤灯独守,将他教养成人,又蒙周侗老师,传授兵法武艺。且喜他文武兼全,今在宗泽元帅帐下为将,抗金杀敌,屡建奇功,甚得宗老元帅见重。吾儿壮志得酬好不教人欣喜。正是:

     (念)     有儿能报国,教子喜成名!

     (二黄慢板)  想当年守孤灯将儿教训,

             幸喜他怀忠义奋志鹏程。

             但愿他灭贼寇山河重整,

             迎二圣转还朝共享太平。

(李氏奉茶上。)

李氏   (二黄摇板)  我夫君为国家勤劳效命,

             为妻子奉高堂定省晨昏。

     (白)     婆婆请茶!

岳母   (白)     一旁坐下。

李氏   (白)     媳妇告坐。啊母亲,这几日未得鹏举家报,不知是何缘故?

岳母   (白)     想是军中事忙,无暇修书。媳妇不必惦念。

李氏   (白)     是。啊母亲,金兵如此猖獗,不知何日才得太平?

岳母   (白)     金兵虽然猖獗,且喜宗老元帅执掌兵权,将士用命,鹏举儿随营参赞,言听计从,光复河山,为期想已不远。有日我儿奏凯回程,阖家团圆,这天伦之乐,我却不能轻轻地放过去哟!

(岳母微笑。)

岳母   (二黄摇板)  为娘我虽然是风烛晚景,

             我还要听凯歌乐享太平。

岳飞   (内白)    马来!

(岳飞上。)

岳飞   (二黄散板)  宗元帅为国家呕血丧命,

             又谁知朝廷中选用非人。

             来至再自家门忙下鞍镫,

     (白)     母亲!

(岳母惊喜。)

岳母   (白)     我儿回来了!一路劳顿。

             啊媳妇,快快与你丈夫看座。

岳飞   (白)     谢母亲!

             娘子!

李氏   (白)     官人。

岳飞   (二黄散板)  展愁眉放笑脸问母安宁。

     (白)     母亲近日身体安否?

岳母   (白)     为娘倒还康健,儿啊,你可好啊!

岳飞   (白)     孩儿身体甚好,多劳母亲挂念。

岳母   (白)     啊,儿啊,你是顺道至此,还是特地回家呢?

岳飞   (白)     这——儿是特地回家。

岳母   (白)     此时军务甚忙,特地回家为了何事?

岳飞   (白)     只因孩儿久离膝下,思念母亲,故而回家探望。

岳母   (白)     嗯……昔日大禹治水,三过其门而不入,儿既以身许国,就该公而忘私,为何反以为娘为念呢?

(岳飞起立。)

岳飞   (白)     孩儿不肖,母亲恕罪!

岳母   (白)     儿且坐下。

岳飞   (白)     遵命。

(岳飞落座。)

岳母   (白)     儿啊,你既从大营而来,不知此时金兵情势如何?

岳飞   (白)     两河义师到处相应,我军严阵以待,金兵不敢渡河。

岳母   (白)     哦,金兵不敢渡河!

岳飞   (白)     正是。

岳母   (白)     啊,媳妇,方才为娘言道,光复河山为期想已不远,你看如何!

李氏   (白)     婆婆所见不差。

岳母   (笑)     哈哈哈……

     (白)     宗老元帅忠心为国,实实令人可敬。

             儿啊,你回得营去,在宗老元帅麾下,必须要尽心尽力,赴汤蹈火也不可退后哟!

     (二黄摇板)  有忠良做砥柱令人欢庆,

             喜的是御金兵天下一心。

岳飞   (白)     呀!

     (二黄散板)  老娘亲他那里满怀高兴,

             又谁知军营中主帅非人.

             想起了宗元帅心酸难忍!

(〖行弦〗。)

岳母   (白)     儿啊,为娘提起宗老元帅,你为何暗中落泪?

岳飞   (白)     这个——

岳母   (白)     有什么心事?就该对为娘说明才是。

李氏   (白)     是呀,相公有什么心事,就该对母亲说明才是。

岳飞   (白)     罢!

     (二黄散板)  到此时我只得把话说明。

     (白)     哎呀母亲哪!那宗老元帅为国忧愤,染病在床,临终之时,三呼“渡河”,呕血而死!

岳母   (白)     哦!宗老元帅他,他……死了么?

岳飞   (白)     正是。

(岳母长叹。)

岳母   (白)     咳!

     (念)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唉,泪满襟啊!

(岳母起立。)

岳母   (二黄散板)  宗元帅为国家忧愤丧命,

             不由我年迈人珠泪双淋!

             似这等忠良将令人钦敬,

             匡社稷保疆土何人继承?

(岳母落座。)

岳母   (白)     儿啊,宗老元帅身死,不知朝廷派何人继任?

岳飞   (白)     朝廷已派杜充接任。

岳母   (白)     那杜充元帅为人如何?

岳飞   (白)     那杜充刚愎自用,无智无才,孩儿屡次请命杀敌,他不但不允,反将孩儿置于闲散之地。

岳母   (白)     儿啊,想是他初到任所,人地生疏,对儿有不周之处,也是有的。

岳飞   (白)     哎呀母亲哪!想孩儿幼读兵书,精通武艺,指望建功立业,报国尽忠,不想如今所事非人,有志难酬。为此有意暂归林下,侍奉母亲,已尽为子之道。孩儿不告而行,还望母亲恕罪。

岳母   (白)     哦!儿要回家奉母行孝么?

岳飞   (白)     是。

岳母   (白)     我儿你此言差矣!自古道君辱臣死,亲玷子亡。如今二圣蒙尘,国家危急,儿既已出仕朝廷,就该舍命勤王,以身报国。今乃以杜充一人之故,灰心堕志,踌躇不前,难道这就是你周老恩师的训诲?宗老元帅的遗言?忠孝本无二道,你既不能尽忠,却又怎的尽孝?儿啊,你,你,你辜负为娘一片苦心哪!

     (二黄原板)  鹏举儿听为娘把话来论,

             休忘了为娘我教养苦心。

             儿应当秉忠心为国效命,

             莫等闲辜负了年少光阴。

             那杜充虽无知儿且耐性,

             常言道大丈夫权衡轻重、能屈能伸,方不愧有为之人。

岳飞   (二黄原板)  儿指望捣黄龙开怀痛饮,

             又谁知那杜充一意孤行。

             儿空怀报国志无法效命,

             倒不如侍奉娘亲终老山林。

岳母   (二黄原板)  儿说道志难酬无从效命,

             岂不知小不忍大谋难成。

             既然是有志向黄龙痛饮,

             怎能够为一人你堕志灰心,全不想一发千钧!

             我的儿要分明国仇私恨,

     (白)     儿啊!

     (二黄散板)  公与私国与家儿要分清。

岳飞   (白)     呀!

(岳飞起立。)

岳飞   (二黄散板)  老娘亲严教训大义凛凛,

             怎能够为一人堕志灰心。

             从遗命遵母训我心志拿定,

     (白)     娘子!

     (二黄散板)  奉高堂教儿女你要多多费心。

李氏   (白)     相公啊!

     (二黄散板)  尊相公免叮咛宽心放定,

             家中事有为妻一力担承。

岳飞   (白)     好啊!

     (二黄散板)  娘子贤德实可敬,

             奉亲教子你担承。

             辞别老母出家门——

岳母   (白)     我儿转来!

岳飞   (二黄散板)  母亲有话请叮咛。

     (白)     母亲还有何言语嘱咐孩儿?

岳母   (白)     儿啊,急急忙忙意欲何往?

岳飞   (白)     孩儿听得母亲一番教训,深知归家非是,故而急想回营。

岳母   (白)     儿既已知过,又何必如此性急,为娘还有言语嘱咐。

岳飞   (白)     母亲请讲。

岳母   (白)     我儿此去,必多险阻,如今刀兵四起,心志若不坚如铁石,焉能为国尽忠,名标青史。为娘风烛残年,焉能跟儿一世,因此有意在儿背上刺字,使儿永记娘言,这一生一世怀报国之心,为娘纵死,也含笑九泉了。

岳飞   (白)     孩儿情愿受教。

岳母   (白)     好!

             媳妇看笔砚伺候。

李氏   (白)     是。

岳母   (西皮导板)  叫鹏举站草堂听娘言讲,

     (西皮慢板)  好男儿理应当天下名扬。

             想为娘二十载教儿成长,

             惟望儿怀大志扶保家邦。

             逢乱世须忠臣代有名将,

             大丈夫立功业来日方长。

             怕的是我的儿难坚志向,

             刺四字作垂训永记在心旁。

             叫媳妇取笔砚,儿宽衣跪在堂上,

岳飞   (白)     是

岳母   (西皮原板)  提羊毫抚儿背仔细端详。

             厉节操秉精忠作人榜样,

             勤王命誓报国方为栋梁。

             我这里把四字书写停当,

(岳母取金簪,手震,迟疑。)

岳母   (西皮摇板)  持金簪不由我手颤心慌。

             血肉躯原本是娘生娘养,

             为娘的怎忍得将儿的肤发伤!

             无奈何咬牙关把字刺上,

(岳母刺字,岳飞身躯微震。)

岳母   (白)     儿啊,莫非刺重了么?

岳飞   (白)     这——母亲还未曾刺下,怎说重了,母亲不必忧虑,就请速速赐训。

岳母   (西皮快板)  含悲忍泪狠心肠。

             一笔一划刺背上,

             刺在儿身娘心伤。

             我的儿忍痛无话讲,

             点点血墨染衣裳。

             刺罢四字我的心神恍……

李氏   (白)     母亲,仔细了!

岳母   (西皮摇板)  辉煌四字语重心长

岳飞   (白)     母亲为儿刺字,多有劳累。

岳母   (白)     我儿你也多受痛楚了。

岳飞   (白)     请问母亲刺训何字?

岳母   (白)     精忠报国。

岳飞   (白)     哦,精忠报国!

岳母   (白)     正是。

岳飞   (白)     谢母亲!

     (念)     母亲刺训在堂前,针针字字记心间,从今杀敌无他念,精忠报国标凌烟。

(岳飞起立。)

岳飞   (西皮快板)  母亲教训记心上,

             男儿立志在疆场。

             誓把那金人俱扫荡,

             我定要迎回二圣重整家邦。

             奏凯归,人敬仰,

             天下承平乐安康。

             精忠报国永不忘,

             落得个凌烟阁上万载名扬!

(岳飞拜岳母。)

岳母   (笑)     哈哈哈!

     (西皮摇板)  我的儿说此话真有志量,

             好男儿当奋勉为国争光。

     (白)     儿啊,今日天色已晚,阖家团聚一宵,明日再回大营。

岳飞   (白)     遵命。

岳母   (白)     媳妇,后堂安排酒饭,阖家欢叙。正是:

     (念)     今日刺字在草堂,

岳飞   (念)     精忠报国记心旁。

李氏   (念)     刻骨铭心遵母训,

岳飞   (念)     不灭金人不还乡!

岳母   (白)     好个“不灭金人不还乡”!鹏举,媳妇,来呀!

     (笑)     哈哈哈!

(岳母、岳飞、李氏同下。)
(完)


浏览次数:205 ┊ 字数:4320 ┊ 最后更新:2022-07-14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