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樊江关》(一名:《姑嫂英雄》)

主要角色
樊梨花:旦
薛金莲:旦
柳迎春:老旦
中军甲:丑
中军乙:丑
女官:旦

《樊江关》侯玉兰饰樊梨花
《樊江关》侯玉兰饰樊梨花
情节
樊梨花挂帅西征,适值唐王和薛仁贵被敌包围,樊梨花的婆母柳迎春奉旨搬兵,同时,其小姑薛金莲亦押粮赶到,薛金莲怪樊梨花不立即驰救,同她吵闹。樊梨花竭力忍让,终因薛金莲相欺太甚,争斗起来。柳迎春劝解,薛金莲不听,樊梨花就把发兵的命令负气收回。薛金莲无可奈何,只得低头请罪;姑嫂言归于好,同往救驾。

注释
取材于民间所传薛家将征西的故事。
整理本改动了以下几处:
这个戏表现了樊梨花和薛金莲的性格矛盾,矛盾的根本原因原本没有点明,现在添了一段薛金莲的说白,表明她对樊梨花的挂帅,很不服气,作为她与樊梨花吵闹的心理因素。
两个中军打架、吃酒闹事,现加强其各以自己的侯爷自负,因而相争;后来樊、薛和好,他们也和好了。这样使全剧主题更为集中。
结尾加了薛金莲讨令做先行一段,使剧情更加完整,并突现了薛金莲的英雄性格。
这个剧本是在一九五一年由中国京剧团演员云燕铭与本院(中国戏曲研究院)编辑处邱炘整理的,经过实验,效果很好,各剧团多已采用。最后并由王瑶卿先生亲自校正。

根据《京剧丛刊》第一集整理

录入:意留申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4.81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军士、柳迎春同上。)

柳迎春  (念)     奉了万岁旨,去调威宁侯。

     (白)     老身柳迎春。今有番邦苏宝童兴兵入寇,御驾亲征;不料圣上在锁阳关遭困;我夫薛元帅在白虎关被围;是我奉了圣旨,去到樊江关调取威宁侯救驾解围。

             军士们!

四军士  (同白)    有。

柳迎春  (白)     趱行者!

(〖牌子〗。柳迎春、四军士同下。)

【第二场】

(四军士、女官、樊梨花同上。)

樊梨花  (点绛唇)   女将英豪,兵机奥妙,威风浩,扶保唐朝,要把强敌扫。

     (念)     杀气腾腾透九霄,战鼓咚咚逞英豪。威名赫赫谁不晓,夫妻双双保唐朝。

     (白)     本帅樊梨花。自幼熟读兵书,深通战法,配夫薛丁山;只因屡建奇功,圣上封我威宁侯之位;统领人马,镇守樊江关一带。前日闻报,番邦苏宝童兴兵入寇,圣上御驾亲征;为此每日操演人马,准备助战。

             站堂军!

四军士  (同白)    有。

樊梨花  (白)     伺候了。

(中军甲上。)

中军甲  (白)     启禀侯爷:圣旨下。

樊梨花  (白)     何人押旨?

中军甲  (白)     太夫人押旨。

樊梨花  (白)     吩咐香案接旨!

中军甲  (白)     香案接旨!

(中军甲下。四军士、柳迎春同上。四军士同下。)

柳迎春  (白)     圣旨下!

樊梨花  (白)     万岁!

柳迎春  (白)     跪听宣读。诏曰:今因番邦苏宝童兴兵入寇,御驾亲征;朕躬在锁阳关遭困,薛元帅在白虎关被围;特命柳迎春捧旨前来调取威宁侯救驾解围。旨意读罢,望诏谢恩。

樊梨花  (白)     万万岁!

柳迎春  (白)     请过圣旨。

樊梨花  (白)     香案供奉。

女官   (白)     是。

樊梨花  (白)     婆婆请上待媳妇大礼参拜。

柳迎春  (白)     不必拜了。

樊梨花  (白)     哪有不拜之理。

(樊梨花拜。)

柳迎春  (白)     媳妇坐下。

樊梨花  (白)     谢座。婆婆一路行来,多受风霜之苦。

柳迎春  (白)     为国宣劳,何言辛苦。媳妇可好?

樊梨花  (白)     有劳婆婆挂念。

柳迎春  (白)     这有你公爹捎来信一封,拿去观看。

樊梨花  (白)     婆婆请到后帐歇息,待媳妇看过书信,即刻发兵就是。

柳迎春  (白)     正是:

     (念)     虽然年纪老,奉命不辞劳。

樊梨花  (白)     送婆婆。

柳迎春  (白)     免。

(柳迎春下。)

樊梨花  (白)     公公有书信到来,待我拆书观看。

(中军甲上。)

中军甲  (白)     报!启禀侯爷:今有铁门关薛侯爷,押解粮草到此交纳!

樊梨花  (白)     噢!薛侯爷到了?

中军甲  (白)     正是。

樊梨花  (白)     哎呀且住!想我那金莲妹子,平日性情高傲,今日押粮到此,必须与她个全脸。

             来呀!

中军甲  (白)     有。

樊梨花  (白)     吩咐摆队相迎!

中军甲  (白)     摆队相迎!

樊梨花  (白)     带马!

(〖牌子〗。众人同下。)

【第三场】

(四军士、中军乙同上,过场,同下。薛金莲上,趟马,下。)

【第四场】

(四军士、女官、中军甲、樊梨花同反上。四军士、中军乙、薛金莲同上。)

薛金莲  (白)     呦,嫂子!

(薛金莲下马。)

樊梨花  (白)     贤妹,贤妹请。

薛金莲  (白)     不敢,嫂子请。

樊梨花  (白)     还是贤妹请。

薛金莲  (白)     还是嫂子请。

樊梨花  (白)     如此你我挽手而行。

(樊梨花、薛金莲同下。四军士、女官、中军甲、四军士、中军乙依序下。)

【第五场】

(八军士、中军甲、中军乙、薛金莲、樊梨花同上。)

樊梨花  (白)     贤妹此番押解粮草,多受风霜之苦!

薛金莲  (白)     岂敢,为国勤劳,何言风霜二字哪!

樊梨花  (白)     来呀!

中军甲  (白)     有。

樊梨花  (白)     问问薛侯爷带来多少人马?

中军甲  (白)     是啦。

             嘘!

(中军甲以手示意叫中军乙。)

中军乙  (白)     什么事儿呀?

中军甲  (白)     我们侯爷问你们侯爷带来多少人马?

中军乙  (白)     哦,你们侯爷问我们侯爷带来多少人马?

中军甲  (白)     不错!

中军乙  (白)     三千零一个。

中军甲  (白)     哟,三千就得啦,干嘛还零一个?

中军乙  (白)     总得有个带队官哪!

中军甲  (白)     这个带队官他是谁呀?

中军乙  (白)     不才就是我!

中军甲  (白)     不算你哪?

中军乙  (白)     那么就是三千。

中军甲  (白)     启禀侯爷:三千之众。

樊梨花  (白)     三千之众?

中军甲  (白)     正是。

樊梨花  (白)     赏他们每人五两银子。

中军甲  (白)     是。

             嘘。

(中军甲以手示意叫中军乙。)

中军乙  (白)     又什么事呀?

中军甲  (白)     我们侯爷有赏!

中军乙  (白)     赏多少呀?

中军甲  (白)     每人五两银子。

中军乙  (白)     真大方。

             启禀侯爷:樊侯爷有赏。

薛金莲  (白)     哦!赏你们多少?

中军乙  (白)     每人五两。

薛金莲  (白)     好大方啊!

中军乙  (白)     够大方的。

薛金莲  (白)     吩咐他们谢过侯爷。

中军乙  (白)     是。

             来,跟我谢赏。

四军士  (同白)    谢侯爷赏!

樊梨花  (白)     罢啦。

薛金莲  (白)     来呀!

中军乙  (白)     有。

薛金莲  (白)     问问樊江关有多少人马?

中军乙  (白)     是啦。

             嘘。

(中军乙以手示意叫中军甲。)

中军甲  (白)     什么事儿呀?

中军乙  (白)     我们侯爷问你们樊江关有多少人马?

中军甲  (白)     你们侯爷问我们樊江关有多少人马?

中军乙  (白)     不错。

中军甲  (白)     不多,十万零一个!

中军乙  (白)     哟,十万就得啦,干嘛还零一个?

中军甲  (白)     我们这儿也有个带队官哪。

中军乙  (白)     不用说就是你啦?

中军甲  (白)     不错,不错。

中军乙  (白)     不算你。

中军甲  (白)     那么就是十万啦。

中军乙  (白)     启禀侯爷:十万之众。

薛金莲  (白)     怎么着?十万之众?

中军乙  (白)     对啦。

薛金莲  (白)     这一下子咱们不赔了本儿啦吗?

中军乙  (白)     可不是嘛。

薛金莲  (白)     这可怎么好哇?

中军乙  (白)     说的是哪。

薛金莲  (白)     有啦,咱们给他来个照样儿。

中军乙  (白)     也是每人五两?

薛金莲  (白)     哎,原赏退回!

中军乙  (白)     得,玩儿完!

             嘘。

(中军乙以手示意叫中军甲。)

中军甲  (白)     又有什么事儿呀?

中军乙  (白)     我们侯爷也有赏。

中军甲  (白)     赏多少?

中军乙  (白)     照样儿……

中军甲  (白)     也是每人五两?

中军乙  (白)     原赏退回!

中军甲  (白)     好劲。

             启禀侯爷:薛侯爷有赏。

樊梨花  (白)     赏你们多少?

中军甲  (白)     照样儿。

樊梨花  (白)     也是每人五两吗?

中军甲  (白)     原赏退回。把咱们那一份儿又给端回来啦。

樊梨花  (白)     噢!把咱们那一份儿又给端回来啦?

中军甲  (白)     可不是嘛。

樊梨花  (白)     过去谢赏吧。

中军甲  (白)     是啦。

             来,跟我谢赏。

四军士  (同白)    谢侯爷赏!

薛金莲  (白)     得啦,得啦,免了吧。

樊梨花  (白)     来呀!

中军甲  (白)     有。

樊梨花  (白)     赏薛侯爷的人马,四个人一桌,校场聚饮。

中军甲  (白)     是啦。

             嘘。

(中军甲以手示意叫中军乙。)

中军乙  (白)     又什么事儿呀?

中军甲  (白)     我们侯爷,赏你们四个人一桌,校场聚饮。

中军乙  (白)     怎么着有酒喝?

中军甲  (白)     有的是,敞开儿乐。

中军乙  (白)     好啦。

             启禀侯爷:樊侯爷又有赏!

薛金莲  (白)     又赏你们什么?

中军乙  (白)     赏我们四个人一桌,校场聚饮。

薛金莲  (白)     去吧,可别喝醉了。

中军乙  (白)     遵命!

             走着,走着!

(八军士、中军甲、中军乙同下。)

薛金莲  (白)     嫂子,我刚才听说母亲到来,不知所为何事呀?

樊梨花  (白)     只因圣上在锁阳关遭困,老元帅在白虎关被围,婆婆捧旨前来调我救驾解围;还带来公爹书信一封,贤妹请看。

薛金莲  (白)     信上写的都是什么言语哪?

樊梨花  (白)     我正待要看,忽听贤妹到来,急忙前去迎接,还没来得及看哪。

薛金莲  (白)     如此待我观看。

樊梨花  (白)     贤妹先请观看,我到后帐吩咐安排酒宴给婆母和妹妹接风,少时即来奉陪。

薛金莲  (白)     嫂子请。

樊梨花  (白)     少陪了。

     (西皮摇板)  去到后帐备酒宴,

(樊梨花下。)

薛金莲  (西皮摇板)  忙把书信看一番。

(薛金莲拆信。)

薛金莲  (西皮原板)  为父修书不尽言,

             晓谕梨花仔细观:

             只因君父——

     (西皮二六板) 身遭难,

             望你发兵来救援;

             早来三日还能见,

             迟来三日难保全。

             看罢书信心伤感!

     (白)     樊梨花呀,你可气死我啦!

     (西皮快板)  怎不叫人怒冲冠!

             心中只把梨花怨,

             还不发兵你为哪般?

             手指后堂高声喊,

     (白)     樊梨花,你给我走出来吧!

     (西皮摇板)  见死不救你心何安?

     (白)     你呀!快给我走出来吧!

樊梨花  (内西皮导板) 看罢婆母忙回转,

(樊梨花上。)

樊梨花  (西皮摇板)  来到前帐把信观。

薛金莲  (白)     可气死我啦! 

樊梨花  (白)     呀!

     (西皮摇板)  只见金莲沉粉面,

             不知她发怒为哪般?

             只得上前问一遍,

             贤妹因何怒冲冠?

     (白)     哟,我说妹妹,你跟谁生这么大的气呀?

薛金莲  (白)     我跟你,我跟你,我简直地跟你嘛!

樊梨花  (白)     哟,为我什么呀!我怎么招妹妹生气啦?

薛金莲  (白)     我来问你:圣上在锁阳关遭困,老元帅在白虎关被围,圣旨命你发兵救驾,你为何按兵不动,是怎么回事情?

樊梨花  (白)     圣旨方才到来,命我锁阳关救驾,白虎关解围,正赶上妹妹你来,未及发兵,怎见得我按兵不动?

薛金莲  (白)     我来问你,爹爹的书信你为什么不立刻观看哪?

樊梨花  (白)     瞧瞧,你怎么这么矫情呀?

薛金莲  (白)     我怎么矫情啊?

樊梨花  (白)     刚才我正要看信,忽然来报,说妹妹你来啦;我只顾带人迎接你去啦,信就没顾得看。但不知信上写的都是什么?

薛金莲  (白)     信上写的是:”早来三天还能见,晚来三天就难保全”。自古道:”救兵如救火”,你怎么还这么没事人儿似的,拿事不当事哪!

樊梨花  (白)     哟,我多咱拿事不当事啦?

薛金莲  (白)     哼,你心里的事儿,我早就明白啦!

樊梨花  (白)     你明白什么啦?

薛金莲  (白)     想当年程老千岁,强压着我哥哥三请于你,把你惯成了这么大模大样的。

樊梨花  (白)     我又大模大样的啦!

薛金莲  (白)     如今你的官儿大啦,这架子也就更大起来啦。

樊梨花  (白)     哟,我架子又大啦!

薛金莲  (白)     我告诉你樊梨花!想当初你在樊江关,不过是个无名的丫头,自打到了我们家来,你瞧,调兵遣将也是你,解围救驾也是你;皇上给你降旨,公婆求你发兵;姑奶奶我给你押运粮草;我哥哥也在你帐前听用。你就在我跟前摆起来啦。

樊梨花  (白)     你瞧,我又摆起来啦!

薛金莲  (白)     告诉你,你那根底,别当我不知道;你阵前嫁夫,逼父献关,还有脸在这儿摆架子呢!别不害臊啦!今儿个有姑奶奶在这儿,什么事都得由着我,不能由着你!

樊梨花  (白)     呀!

     (西皮摇板)  金莲说话无情面,

             出口伤人理不端。

             本当与她把脸变,

薛金莲  (白)     怎么着,你还敢打我吗?给你打,给你打!

樊梨花  (白)     哎!

薛金莲  (白)     你到底不敢哪!

樊梨花  (西皮摇板)  婆婆待我恩如山。

             忍着怒气将她劝,

     (白)     贤妹!

薛金莲  (白)     你少理我!

樊梨花  (白)     哎!

     (西皮摇板)  贤妹不要乱胡言!

薛金莲  (白)     樊梨花,樊梨花!你不用虚情假意的跟我装糊涂!

樊梨花  (白)     哈哈!你怎么张口樊梨花,闭口樊梨花的!

薛金莲  (白)     叫啦叫啦!你敢把我怎么样?

樊梨花  (白)     难道说,我就不敢叫你了吗?

薛金莲  (白)     你叫我什么?

樊梨花  (白)     我叫你薛……

薛金莲  (白)     薛什么?薛什么?

樊梨花  (白)     得啦,我惹不起你,你是我一个人儿的薛姑娘,横是成了吧?

薛金莲  (白)     你别这儿瞎扯臊啦!

樊梨花  (白)     怎么又瞎扯臊啦?

薛金莲  (白)     你想当今圣上管我叫姑娘,堂上父母也管我叫姑娘,合府大小哪一个不管我叫姑娘。用的着你这儿来奉承!

樊梨花  (白)     哈哈!你真是有点儿欺人太甚,逼的哑巴都要说话啦!

薛金莲  (白)     你说吧,你说吧!还敢把我怎么样吗?

樊梨花  (白)     瞧你这个横劲儿的,你当我真不敢叫你哪!

薛金莲  (白)     你叫我什么?你叫我什么?

樊梨花  (白)     我就不许叫你一声”薛金莲”!

薛金莲  (白)     哈哈!就凭你这个身份,也敢叫姑娘我的“官印”!

樊梨花  (白)     我这个身份怎么就叫不得哪?

薛金莲  (白)     你凭什么身份?

樊梨花  (白)     你听着!

薛金莲  (白)     你说呀!

樊梨花  (白)     我自幼熟读兵书,精通武艺;只因屡建奇功,圣上封我为威宁侯,天下都招讨统兵大元帅。你又算得了什么哪?

薛金莲  (白)     我呀,比你可强的多哪!

樊梨花  (白)     你说呀!

薛金莲  (白)     你听着:我自幼学就了家传的武艺,在阵前屡建奇功,圣上封我为平西侯,镇守铁门关……

樊梨花  (白)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薛金莲  (白)     这个……

樊梨花  (白)     什么这个、那个的?告诉你:铁门关的人听你这一套,来到我樊江关,就叫做摆不开!

薛金莲  (白)     什么!摆不开?我告诉你说:你当你拿出元帅的牌子来,我就怕了你了吗?

樊梨花  (白)     我也不能怕你呀!

薛金莲  (白)     我怕你吗?

樊梨花  (白)     我怕你吗?

薛金莲  (白)     你敢过来?

樊梨花  (白)     过来又怎么样?

薛金莲  (白)     你呀,接嘴吧!

(薛金莲打樊梨花。)

樊梨花  (白)     好哇,你要讲打吗?

薛金莲  (白)     打了你啦;怎么样吧?

樊梨花  (白)     好!你可气死我啦!

(樊梨花、薛金莲同起打,双收下。)

【第六场】

旗牌   (内白)    啊哈!

(旗牌上。)

旗牌   (念)     侯爷把脸变,二人动宝剑。报与太夫人,急忙来相劝。

     (白)     可了不得啦!两位侯爷也不知道为什么打起来啦。我快点儿报与太夫人知道便了!

(中军甲、中军乙同互扭上。)

中军乙  (白)     走走,找你们侯爷去!

中军甲  (白)     走走,找你们侯爷去!

旗牌   (白)     唉唉,你们俩是怎么回事儿呀?这么拉拉扯扯的,不让人笑话吗?

中军甲  (白)     你听我说。

中军乙  (白)     你听我说。

旗牌   (白)     好。

(旗牌向中军甲。)

旗牌   (白)     先让他说。

(旗牌向中军乙。)

旗牌   (白)     你说吧。

中军乙  (白)     是这么档子事儿,今儿个不是我们侯爷押解粮草,到你们这儿来啦吗?

旗牌   (白)     不错呀。

中军乙  (白)     你们侯爷,赏我们四个人一桌,校场聚饮。

旗牌   (白)     不错呀。

中军乙  (白)     这小子叫我们十六个人坐一桌。

中军甲  (白)     那坐的开吗?

旗牌   (白)     你先别言语,让他说。

中军甲  (白)     得,我不言语。

中军乙  (白)     这还不说,他还不给我们酒喝。

中军甲  (白)     不给你酒喝?不给你酒喝,你就这个样儿啦?

旗牌   (白)     你让他说。

中军甲  (白)     得,让他说。

中军乙  (白)     这还不算,这小子他瞧不起我们侯爷。

中军甲  (白)     他瞧不起咱们侯爷。

中军乙  (白)     他说没有他们侯爷不能救驾解围。

中军甲  (白)     他说仗着他们侯爷也能解围救驾。

中军乙  (白)     樊侯爷比不了薛侯爷。

中军甲  (白)     薛侯爷比不了樊侯爷。

旗牌   (白)     得了二位,你也不是薛侯爷,他也不是樊侯爷;人家打架,你们帮的什么喘哪!

中军乙  (白)     那不行,他要打了我,就跟打了我们薛侯爷一样。

中军甲  (白)     他也配!他骂了我,就跟骂了咱们樊侯爷一样。

中军乙  (白)     我得替我们侯爷教训教训你!

中军甲  (白)     我得替我们侯爷管教管教你!

中军乙  (白)     小子,你敢打薛侯爷?

中军甲  (白)     小子,你敢打樊侯爷?

旗牌   (白)     嘿,算了吧!他为他们侯爷,你为咱们侯爷;他说他们侯爷胜似咱们侯爷。你说咱们侯爷胜似他们侯爷;依我看来:你也不是薛侯爷,你也不是樊侯爷,你们都忘啦,二位侯爷还有侯爷的侯爷哪!

中军乙  (白)     不行,这儿完不了!

中军甲  (白)     那是,这儿完不了!

中军乙  (白)     走,咱们找侯爷去。

中军甲  (白)     走,咱们找侯爷去。

中军乙  (白)     这儿完不了!

中军甲  (白)     这儿完不了! 

旗牌   (白)     得了吧,二位。

中军甲、

中军乙  (同白)    不成!不成!走走走。

(中军甲、中军乙同互扭下。)

旗牌   (白)     嘿,瞧这俩这份儿德行。哎哟!我尽顾下劝他们啦,二位侯爷还打着哪!快给太夫人送信儿去吧。

(旗牌下。)

【第七场】

(薛金莲上,樊梨花追上。樊梨花、薛金莲同对剑。薛金莲下,樊梨花追下。)

【第八场】

(柳迎春上。)

柳迎春  (西皮摇板)  奉旨前来把兵搬,

             怀念锁阳心不安。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禀太夫人:大事不好啦!

柳迎春  (白)     何事惊慌?

旗牌   (白)     二位侯爷不知为了何事,打起来啦!

柳迎春  (白)     啊!这还了得!带路带路。

(柳迎春、旗牌同下。)

【第九场】

(薛金莲上,樊梨花追上,柳迎春、旗牌同上。)

柳迎春  (白)     好蠢才,为着何事撒起野来了?

薛金莲  (白)     妈呀,您听我说。

樊梨花  (白)     婆婆,您听我说。

柳迎春  (白)     哎,有话慢慢讲。

薛金莲  (白)     妈,我先说。

樊梨花  (白)     好,就让你先说。

薛金莲  (白)     妈、我告诉您:我说她,她也说我。我骂她,她也骂我。我打她,妈呀!她也打我!

柳迎春  (白)     哎!岂有此理!

             啊,媳妇,你姑嫂二人这样吵闹,就不怕三军耻笑吗?

樊梨花  (白)     婆婆呀!

     (西皮流水板) 我未曾开言好羞惭,

             尊一声婆婆听我言:

             她怪儿发兵太迟慢,

             她赖儿坐视不救援;

             她骂儿逼父献关多轻贱,

             她骂儿阵前嫁婿甚不堪。

             婆婆请来把理辨,

             你看她该言不该言?

柳迎春  (白)     唉,媳妇哇!

     (西皮摇板)  金莲年幼见识浅,

             说出的话儿不周全。

             今日且看为娘面,

             媳妇发兵莫迟延。

樊梨花  (白)     媳妇遵命。

             来呀!

旗牌   (白)     有!

樊梨花  (白)     吩咐大小三军,披挂整齐,校场听点!

旗牌   (白)     得令!

薛金莲  (白)     慢着!

             我说妈呀,要说调兵遣将,我也会;要说救驾解围,我也能;干嘛非得她去?我就不能去啦吗?

樊梨花  (白)     来呀!

旗牌   (白)     有!

樊梨花  (白)     原令追回!

旗牌   (白)     是啦。

(旗牌下。)

柳迎春  (白)     唗!你这个丫头!想为娘千辛万苦,到此搬兵,你全不以国事为重,在一旁打搅。也罢!为娘拼着这条老命不要。我要闯回白虎关去了!

薛金莲  (白)     妈呀,您别走。你们快拉着点儿!

柳迎春  (白)     哼!可恶的丫头!

(柳迎春下。)

薛金莲  (白)     你们快拉着点儿!你们倒是拉着点儿呀!

             妈呀妈呀!

樊梨花  (白)     我瞧谁敢拉着!

薛金莲  (白)     这糟不糟!不论怎么说,她是个元帅,我是个小小的督粮官,元帅要是不发兵,我那能做的了她的主意啊!可真难死我了!这可怎么好哪?不要紧,我们俩个素常闹着玩惯啦!过去把圆乎脸一拉长乎脸,就完啦!

(薛金莲陪笑。)

薛金莲  (白)     我说嫂子,嫂子!哎哟!我的嫂子,我这儿……

(薛金莲欲跪。女官暗上。)

女官   (白)     薛侯爷请茶。

薛金莲  (白)     不喝。

女官   (白)     喝一点儿吧。

薛金莲  (白)     一点儿也不喝!

女官   (白)     喝一丁点儿吧。

薛金莲  (白)     哎!再要在此打搅,提头来见!

樊梨花  (白)     这女官乃圣上钦赐的,哪个敢杀,叫她杀!

女官   (白)     我正懒得活着哪,请侯爷杀吧!

薛金莲  (白)     我呀,还没有那么大工夫哪!

女官   (白)     怎么着,侯爷您不杀啦!

薛金莲  (白)     起开吧!

(女官下。)

薛金莲  (白)     得啦!嫂子您饶了我吧!我本当跪下给您陪个不是,因为我磕膝盖儿上长了一个小疙瘩,我又怕格破了……

(女官暗上。)

女官   (白)     不要紧,给您个垫儿。

薛金莲  (白)     你给我下去吧。

(女官下。)

薛金莲  (白)     得啦!嫂子您别生气啦。

(薛金莲跪。)

樊梨花  (白)     哟,这是干什么呀?

薛金莲  (白)     唉,嫂嫂啊……

     (西皮摇板)  羞羞惭惭跪堂前,

             尊声嫂嫂听我言:

             小妹年轻见识浅,

             还求嫂嫂你的海量宽。

樊梨花  (白)     哎哟!我的姑奶奶!方才还那么横呢,这么一会儿您就入地三尺啦!你跪在我面前作什么呀?

薛金莲  (白)     求嫂嫂锁阳关救驾,白虎关解围。

樊梨花  (白)     你不是说了吗?你的武艺比我高。你也能调兵遣将,你也能救驾解围,干嘛还用得着我呀! 

薛金莲  (白)     那是我跟您吹着玩儿哪,您干嘛跟我们小孩子一般见识?得啦,我们都矬了一半了!

樊梨花  (白)     你不用跟我来这一套“硬打软柔和”。这不成了笑话啦吗!

薛金莲  (白)     哎!

     (西皮摇板)  嫂嫂依然怒冲冠,

     (白)     也罢!

     (西皮摇板)  不如死在你面前。

     (白)     哎哟,我不活着啦!

(樊梨花拦。)

樊梨花  (白)     妹妹不可!

薛金莲  (白)     我不活着了!

樊梨花  (白)     为嫂我不恼你了!

薛金莲  (白)     怎么着,嫂子不恼我啦?我也没打算死嘛!

樊梨花  (白)     你看咱们俩人竟在这儿捣乱啦,快瞧瞧老太太去吧!

薛金莲  (白)     对啦,咱们快瞧瞧去吧。

(樊梨花、薛金莲同下。)

【第十场】

(柳迎春上。)

柳迎春  (西皮摇板)  遵奉圣旨把兵搬,

             她姑嫂吵闹好心烦!

(薛金莲、樊梨花同上。)

樊梨花  (白)     你瞧把老太太气的这个样儿!

薛金莲  (白)     妈呀。您别生气啦!我这儿给您跪下啦。

(薛金莲跪。)

薛金莲  (白)     这都怪我年纪小,不懂事,这会儿我跟我嫂子已然好啦,您还生气吗?您看见过磕膝盖儿走道儿的吗?我给您走一个,您瞧瞧。

(柳迎春不理。)

薛金莲  (白)     干嘛呀!跟我们小孩子一般见识。您饶了我吧!我给您学个鸡打鸣儿;乖打乖打我的膀子,伸伸我的嗓子,您听着:

(薛金莲学鸡打鸣儿。)

薛金莲  (白)     咯!咯!咯!

樊梨花  (白)     婆婆不必生气,看在媳妇分上,饶恕妹妹吧!

柳迎春  (白)     蠢才!看在你嫂嫂面上,饶恕于你,还不起来!

樊梨花  (白)     妹妹请起来吧。

薛金莲  (白)     得令!

(薛金莲站起。)

柳迎春  (白)     发兵要紧。媳妇即刻下令才是。

樊梨花  (白)     待媳妇传令!

(旗牌上。)

旗牌   (白)     启禀二位侯爷:两个中军他们打起来啦!眼看着就快打到这儿来啦。

樊梨花  (白)     你听听:这就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薛金莲  (白)     想必是铁门关的中军不好,你传我将令,提头来见!

樊梨花  (白)     算了吧!你还要杀人哪!他还不是跟你学的。

             来呀!

旗牌   (白)     有!

樊梨花  (白)     把他们都给我叫进来!

旗牌   (白)     是。

             侯爷有令:中军官进见!

(中军甲、中军乙同互扭上。)
中军甲、

中军乙  (同白)    参见侯爷。

樊梨花、

薛金莲  (同白)    哽——

中军甲、

中军乙  (同白)    侯爷她们这不是和好了吗?咱们也和好了吧。

             启侯爷:我们已然和好啦。

樊梨花  (白)     既然和好,暂免责罚,起过一旁。

             中军听令!

中军甲  (白)     有!

樊梨花  (白)     传我将令:吩咐大小三军,全身披挂,校场听点,跟随本帅,星夜去救锁阳关哪!

中军甲  (白)     得令!

薛金莲  (白)     且慢!

柳迎春  (白)     你怎么还敢拦阻?

薛金莲  (白)     不是的。我情愿讨令作个先行,也好跟随嫂子锁阳关救驾呀!

中军甲  (白)     我赶紧传令去吧!

(中军甲下)

樊梨花  (白)     这才是我的好妹子!如此薛金莲听令!

薛金莲  (白)     在!

樊梨花  (白)     命你为前站先行!率领本部人马,校场听点!

薛金莲  (白)     得令!

樊梨花  (白)     就请母亲一同去至校场。

柳迎春  (白)     媳妇,女儿,随我来呀!哈哈哈!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72 ┊ 字数:9890 ┊ 最后更新:2022-07-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