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四平山》

主要角色
李元霸:武生

《四平山》傅德威饰李元霸
《四平山》傅德威饰李元霸
情节
隋炀帝被围四平山,召李元霸勤王。李渊知秦琼在瓦岗,念秦琼有临潼解围之恩,虑被李元霸所伤,乃遣柴绍同行,并使李元霸往斋堂别母。李母闻知,悬秦琼画像,告李元霸以临潼往事,嘱其如遇秦琼不可伤犯。徐懋功知李元霸来攻,大惊,急遣尤俊达往会柴绍。柴绍请瓦岗诸将头插黄旗为记,以便临阵避让。秦琼等均依计而行,唯裴元庆恃勇不从。及交战,李元霸大败各路兵将,惟见秦琼等即避去。后遇裴元庆,李元霸击以三锤,裴元庆不敌,败走。杨林截击,裴元庆大败杨林后,以羞见瓦岗诸将,策马他往。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四集:刘砚芳藏本整理

录入:戊戌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76.4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大太监  (内白)    马来!

(四校尉、大太监同上。)

大太监  (侥侥令)   烟尘委实强,

             谁个把他降?

             眼见圣躬无倚仗。

     (白)     咱家,随宫太监是也。只因万岁被众反寇围困四平山,无敌大将军不能退敌,令咱家星夜赶赴太原,召取赵王李元霸护驾勤王。看前面已是晋阳,快快加鞭哪!

     (侥侥令)   召英雄去勤王!

             召英雄去勤王!

(〖吹打〗。院子暗上。)

大太监  (白)     圣旨下!

院子   (白)     启爷:圣旨下!

(李渊、李元霸同上。)

李渊   (白)     香案接旨!

大太监  (白)     圣旨下!跪!

李渊、

李元霸  (同白)    万岁!

大太监  (白)     诏曰:朕为南幸,行至四平山,突被群寇阻住。特召赵王李元霸,星夜前往勤王,令到即行。钦哉!

李渊、

李元霸  (同白)    万万岁!

大太监  (白)     王爷!

李渊、

李元霸  (同白)    公公!

大太监  (白)     皇上盼救兵甚急,务须早早而行。咱家可先复命去啦!

李渊、
李元霸、

大太监  (同白)    请!

(〖吹打〗。四校尉引大太监同下。)

李渊   (白)     儿呀!你今既受君命,理难耽迟。看尔武艺尽可去得,只是军机进退全凭谋略,着尔姐丈柴绍与你搭伴同往,凡事若有不决,必须与他计议。天下英雄俱皆不可轻放,只有那瓦——

李元霸  (白)     爹爹为何欲言又止?

李渊   (白)     尔行色匆匆,不便细讲。且去辞别尔母,即便启程。

李元霸  (白)     遵命!

     (念)     前堂辞严父,后庭别萱堂。

(李元霸下。)

李渊   (白)     唉!想我当年临潼被劫,若非秦琼仗义,怎能保得全家。近闻他投入瓦岗,欲将此情对元霸说知,只是国家大事,断难以私废公。若不暗地护他,又恐负他大恩。这便怎么处!有了。

             来!有请郡马爷!

院子   (白)     是!

             有请郡马爷!

(柴绍上。)

柴绍   (念)     奋臂千山振,英勇百战强。

     (白)     岳父!

李渊   (白)     贤婿!适有御令到来,召元霸赶往四平山退贼。但他年小,不谙谋略,要你搭伴同往,凡事望你指点一二。

柴绍   (白)     小婿遵命!

李渊   (白)     近闻秦恩公投在瓦岗,元霸不知底细,亦望贤婿留意,勿负他昔日深恩。

柴绍   (白)     小婿自当留意。

李渊   (白)     元霸内堂辞母,你也去收拾去吧!

柴绍   (白)     是。

李渊   (念)     公私实难罄,

柴绍   (念)     恩怨要分明。

(李渊、柴绍自两边分下。)

【第二场】

(场悬秦琼画像。李夫人上。)

李夫人  (解三酲)   见亭台芳菲遍旺,

             看衔泥紫燕双双。

             那羽禽尚尔知依傍,

             人岂可义相忘!

     (白)     妾身,窦氏。适闻王命到来,召元霸前去退贼。那秦恩公现在瓦岗,恐元霸到彼相犯。为此,斋堂等待,候他进来辞我,我将始末对他说知,免致有伤恩公。

     (解三酲)   虽言国事难轻忘,

             无如深恩当报偿。

(李元霸上。)

李元霸  (解三酲)   绕回廊,

             为召命难辞,来别萱堂。

     (白)     母亲!

李夫人  (白)     一旁坐下。

李元霸  (白)     是。

李夫人  (白)     全身披挂,将欲何往?

李元霸  (白)     启禀母亲:只为皇上被众反王困在四平山,特召孩儿前去退贼护驾。

李夫人  (白)     儿可知反王是哪几家?

李元霸  (白)     孩儿曾见朝报,还记得几家。

李夫人  (白)     哪几家呢?

李元霸  (白)     河北李子通,山后刘武周,瓦岗程咬金。

李夫人  (白)     瓦岗有个秦叔宝,儿可认得?

李元霸  (白)     儿和他并无半面之识,却不认得。

李夫人  (白)     诺!这画上面的人儿便是!

李元霸  (白)     哦!儿道母亲供的是何神圣,每日焚香礼拜,原来供的是个强盗。哎!好没来由。这样人供他做甚,待孩儿把他抓了下来!

李夫人  (白)     住手!他是我全家的大恩人,儿休得无礼!

李元霸  (白)     他对我家有何恩处呢?

李夫人  (白)     儿且坐下,听为娘道来!

李元霸  (白)     请母亲详示。

李夫人  (白)     当年先皇文帝议立今上储位,尔父曾经谏阻,先皇不听,卒竟立之。尔父恐祸生不测,便告归田里。好个先皇,不弃功臣,授尔父为太原节度,即刻起行,不料走到那临潼山啊!

     (解三酲)   一霎时喊声震荡,

             突闪出无数强梁。

             人喊马嘶骤行抢,

             哪得脱祸免殃!

李元霸  (白)     啊!我家难道无有家将保护么?

李夫人  (白)     那时尔大哥幼小,二哥未生。虽有几名家将,无奈强梁甚众,何能济事!可叹尔父杀前不能顾后,遮左不能挡右噢!

     (解三酲)   缘何保得全无恙,

             看看全家要遭殃!

李元霸  (白)     哎呀!那时便怎么处呢?

李夫人  (白)     诺!幸遇画上这位恩人,亏他一马双锏,把那些贼众啊!

     (解三酲)   打得来魂飘荡,

             好似犬羊遇虎个个逃亡!

李元霸  (白)     喳喳喳,唔呼呀!若无此人救我全家,俺元霸还在那前世前生,何得能够出世,此真是莫大之恩。待俺先来拜他几拜!

     (解三酲)   恕鲰生无有识人量,

             相见甘心负荆杖。

             躬身礼叩音容像,

             从此后永铭不忘。

李夫人  (白)     儿呀!此去若见恩公,千万不可相犯!

李元霸  (白)     谨遵母命!

李夫人  (白)     还有一言。你退了群雄之后,可叫你二哥从速搭伴回来。免娘悬望!

     (解三酲)   记我终朝倚望,

             解了重围即回乡。

(李夫人下。)

李元霸  (白)     啊!哦!待我来仔细认他这么一认。喳、喳、喳、呀!

     (解三酲)   真雄壮,

             只见他身粗面黄非比寻常!

(李元霸下。)

【第三场】

(程咬金上。)

程咬金  (笑)     嘻哈哈哈……

     (念)     一阵全得胜,昏君奈若何!

     (白)     孤家,程咬金。喜得前番一战,打败宇文成都。昏君倒退四十馀里,正要火速去擒杨广,徐懋功说恐怕中了他的诱兵之计,那时非但不能擒拿杨广,反而要损伤各路兵将,故而停战。且候他几天再说吧!

徐懋功  (内白)    走哇!

(徐懋功上。)

徐懋功  (滴溜子)   探马儿,探马儿,

             适才报道:

             这回合,这回合,

             谁做对手,

             眼见将兵休!

     (白)     参见主公!

程咬金  (白)     嗯!看这光景,你又有什么词儿吧?

徐懋功  (白)     启主公:大事不好了!

程咬金  (白)     有什么话你就老实说吧,别耍诈啦!

徐懋功  (白)     适才探马报道:隋家救兵已到,闻听来将勇不可当,只恐各营无有对手。这便怎么处!

程咬金  (白)     你说的是谁呀?

徐懋功  (白)     乃唐公李渊的四子,名叫李元霸。可算是当今第一好汉!

程咬金  (笑)     哈哈哈……

     (白)     宇文成都那般英勇,尚且被我小舅子裴元庆打得像乌龟一般,连头也不敢露,还惧什么李元霸!

徐懋功  (白)     那李元霸武艺胜过宇文成都十倍,裴元庆何能胜得过他!

程咬金  (白)     他厉害?

徐懋功  (白)     厉害!

程咬金  (白)     他厉害!孤叫一十八路诸侯全都出马,难道还敌他不过吗!

徐懋功  (白)     慢说一十八路诸侯,便将六十四家烟尘一齐出动,也要被他打得尸山血海!

程咬金  (白)     哎哟!

徐懋功  (白)     啊!主公怎么样了?

程咬金  (白)     你……别吓唬我成不成?

徐懋功  (白)     臣不敢虚言谎奏。

程咬金  (白)     哎呀!这可怎么好啊!快快与孤收兵,退回瓦岗!

徐懋功  (白)     无故收兵,岂不被天下英雄耻笑!

程咬金  (白)     嗳!战又无人抵对,收又不能收兵,这可怎么好哇!干脆,三哥!这是我的命小福薄,这个平天冠给你戴吧!

徐懋功  (白)     那如何使得!

程咬金  (白)     哎呀!你这不是巢父洗耳,视天下将为敝屣乎!呵呵!真要急煞寡人了!

徐懋功  (白)     臣有一计,可保瓦岗人马无恙,待要与主公商议。

程咬金  (白)     事在燃眉,有什么商量的呢!只要保得众家弟兄无碍也就结啦!

徐懋功  (白)     如此,臣去办来。

程咬金  (白)     你先等等!你平日是最说理的,可知道主辱臣死吗?

徐懋功  (白)     臣自当尽力为之。

程咬金  (白)     这真是“为君难,为臣不易”。信乎斯言哉!

(程咬金下。)

徐懋功  (白)     哪位兄弟在此!

(尤俊达上。)

尤俊达  (白)     小弟尤俊达在此!

徐懋功  (白)     今有杨广召李元霸前来退敌,此人勇不可当,各寨恐难保全。他今此来,有柴绍搭伴同行。你可悄悄去至中途,附耳上来!

(徐懋功与尤俊达耳语。)

徐懋功  (滴溜子)   此行须仔细,

             切勿露头。

             若见柴绍,

             始末细剖。

尤俊达  (白)     得令!

(徐懋功、尤俊达自两边分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大铠、柴绍、李元霸同上。纛旗手背锤随上。)
李元霸、

柴绍   (同白)    催军哪!

     (同五马江儿水)奉命亲统貔貅,

             为朝命怎敢逗留?

             不辞劳攘奔走,

             一慰君忧,

             二为解民愁。

尤俊达  (内白)    柴郡马慢走!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启爷:林中有人呼唤柴郡马!

李元霸  (白)     敢是奸细,俺去赏他一锤!

柴绍   (白)     且慢!此人既然唤我,必有来历。四舅同众军暂且歇息,待我自去问来。

李元霸  (白)     人马暂住!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四龙套、四大铠、李元霸同下。纛旗手随下。)

柴绍   (念)     料此呼唤者,一定是故人。

(尤俊达自下场门上。)

尤俊达  (念)     几载心如渴,今会若甘霖。

     (白)     啊贤弟!

柴绍   (白)     原来是尤兄!你我石上一坐。

尤俊达  (白)     请!几年不见,众家弟兄不胜系念。

柴绍   (白)     彼此。瓦岗弟兄近日可好?

尤俊达  (白)     他等好!着愚兄赶来致候。

柴绍   (白)     岂敢!只是我四舅元霸奉旨而来,他勇不可当,唯恐有伤瓦岗弟兄。这便怎么处!

尤俊达  (白)     实不相瞒,愚兄奉徐军师之命,到此面见贤弟,商量个保全之计。

柴绍   (白)     若要保全么,附耳过来。

(柴绍与尤俊达耳语。)

柴绍   (白)     徐军师照此吩咐,管保无碍。

尤俊达  (白)     哦!是是是!承教了。告辞!

柴绍   (白)     请!

尤俊达  (念)     相逢才刹那,

柴绍   (念)     行色又匆匆!

尤俊达、

柴绍   (同白)    请!

(尤俊达下。)

柴绍   (白)     啊四舅!

(李元霸上。)

李元霸  (白)     啊姐丈,适才来者是谁?

柴绍   (白)     哦!是来探听四舅几日可到,我已令他归报去了。看天色已晚,暂且扎营,明日再行。

李元霸  (白)     儿郎的!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李元霸  (五马江儿水) 人马暂休,且自停留,

四龙套  (内同白)   啊!

李元霸、

柴绍   (同五马江儿水)但把烟尘齐扫,

             永壮千秋,

             不愧芳名贯九州。

柴绍   (白)     四舅,瓦岗有个秦叔宝你可知道?

李元霸  (白)     临行之时,母亲再三嘱咐,道他是俺全家的大恩人,叫我千万不要伤他。可是此人?

柴绍   (白)     正是此人。那秦恩公最重义气,若是伤了他的朋友,犹如伤他一般。

李元霸  (白)     我怎能知晓他的朋友是何等模样?

柴绍   (白)     他的朋友却不难认,凡头上插有黄旗者,都是他的朋友。

李元霸  (白)     如此,来日出战时节,见那头插黄旗的,俺不打他也就是了。

柴绍   (白)     这便才是。

     (五马江儿水) 恩高未可酬,

             且将寸心周。

李元霸  (五马江儿水) 机关紧收,机关紧收,

             免使群寇效尤。

(李元霸、柴绍同下。)

【第五场】

(四龙套、齐国远、李如珪、王伯当、尤俊达、秦琼、裴元庆引徐懋功同上。徐懋功登高台。)

徐懋功  (白)     众位弟兄!

齐国远、
李如珪、
王伯当、
尤俊达、
秦琼、

裴元庆  (同白)    军师!

徐懋功  (白)     今有杨广召李元霸前来解围,此人勇不可当,我等欲罢不能。今日众位出战,每人头插黄旗一面,方保无碍。

齐国远、
李如珪、
王伯当、
尤俊达、

秦琼   (同白)    啊!

裴元庆  (白)     慢着!

     (念)     未见强和弱,闻言心不平!

     (白)     军师!那李元霸有何惊人之勇,你为何这般畏惧行事?

徐懋功  (白)     他的英勇不要说是我们瓦岗,就是普天之下的好汉,也无有胜似他的!

裴元庆  (白)     哎呀!

     (点绛唇)   是甚英豪,便称扬其枭?未见阵,话属虚谣,何故将人藐!

徐懋功  (白)     休言虚谣,到时便见。

             叔宝听令!

秦琼   (白)     在!

徐懋功  (白)     头插黄旗,攻打头阵!

秦琼   (白)     得令!

(秦琼下。)

裴元庆  (白)     咳!好无志气!

     (油葫芦)   似这等心寒枉自挂征袍!

             纵驱驰难任劳,

             恁怎做得战当阳胆量千秋表。

             他又不是重瞳威震声名浩,

             竟不想阴谋卖战贻人笑。

             反助他倍显骄,

             轻俺这年还少。

             施甚布摆,

             便能叫得胜可也非奇妙。

             聚义盟举义兵也徒然,

             未得破隋朝。

徐懋功  (白)     齐国远、李如珪、王伯当、尤俊达听令!

齐国远、
李如珪、
王伯当、

尤俊达  (同白)    在。

徐懋功  (白)     各插黄旗,小心迎战!

齐国远、
李如珪、
王伯当、

尤俊达  (同白)    得令!

(齐国远、李如珪、王伯当、尤俊达同下。)

裴元庆  (白)     咦!

     (天下乐)   抵多少左右分兵,也那非按条,

             便施谋,谋也不高。

             效不得下楼船王濬建功劳,

             怎割得魏武袍?

             又不灭虞诩灶,

             哪里是众火牛比得复齐豪!

徐懋功  (白)     裴元庆听令!

裴元庆  (白)     在。

徐懋功  (白)     命你冲杀一阵。李元霸委实骁勇,插了黄旗,可保无伤!

裴元庆  (白)     喳,喳,喳!军师!俺裴元庆七岁打虎,九岁便能冲锋。两柄银锤不知打死多少上将,慢说李元霸是个人,他就是天上的蛟龙,俺也要打——

(〖冲头〗。)

裴元庆  (白)     打落他的爪。教俺插甚黄旗,灭俺的锐气!

     (么篇)    免轻言将人恼,

             把元庆比众曹。

             怎叫俺隐名藏颜遵什么教,

             某也不惜生插那黄旗号!

             但看俺上阵杀敌追猛骁,

             请静听谁高谁下分白皂!

徐懋功  (念)     休言自己力勇,未见他人高强!

     (白)     今日此战难免尸横遍野,血流成渠。我瓦岗仗此黄旗,可保无虞,休要执性,还是领旗上!

裴元庆  (白)     军师!

     (煞尾)    恁便有通灵耳先知晓,

             怎知俺心如铁断难摇!

             只叫他见俺丧胆,

             看旗开得胜夺豪。

(裴元庆下。)

徐懋功  (白)     来!

四龙套  (同白)    有。

徐懋功  (白)     收拾旗仗,护送主公,回归瓦岗。

四龙套  (同白)    啊!

徐懋功  (白)     掩门!

(〖吹打〗。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六场】

伍天锡、
伍云召、

雄阔海  (内同白)   走哇!

(伍天锡、伍云召、雄阔海同上。)
伍天锡、
伍云召、

雄阔海  (同缕缕金)  前请令,

             没分晓。

             魔王如木偶,

             兵临尚酕醄。

伍天锡、
伍云召、

雄阔海  (同白)    俺——(伍天锡)(伍云召)(雄阔海)。

伍云召  (白)     请了!

伍天锡、

雄阔海  (同白)    请了!

伍云召  (白)     我等为李元霸将到,去请混世魔王开兵。奈他尚在醉乡,不能发令,你我同见众家王爷!

伍天锡、

雄阔海  (同白)    请!

     (同缕缕金)  看来无用辈何足称道,

             同见诸侯把兵调。

(窦建德、刘武周、李子通、沈法兴同上。)
窦建德、
刘武周、
李子通、

沈法兴  (同缕缕金)  等得人发躁,

             等得人发躁。

伍天锡、
伍云召、

雄阔海  (同白)    众位大王!

窦建德、
刘武周、
李子通、

沈法兴  (同白)    你们去见程大王,他可曾发兵?

伍天锡、
伍云召、

雄阔海  (同白)    混世魔王尚在醉乡,不便相扰。特来请示众位大王,如何裁处?

李子通  (白)     啊!劲敌已临,不即刻发令,反在醉乡,何能做得盟主!

窦建德  (白)     我等各有兵将,何必听他的调度。你我大家整顿,一齐出马,先擒李元霸,后捉昏君,则大事成矣!

沈法兴  (白)     且慢!闻得李元霸力勇无双,诸公会战,各当留心!

伍天锡、
伍云召、

雄阔海  (同白)    唉呀!宇文成都那般英勇,尚被我等打败,何惧那小小李元霸!

李子通  (白)     他纵然厉害,难道便罢了不成!我们就此大家出马!

伍天锡、
伍云召、
雄阔海、
窦建德、
刘武周、
李子通、

沈法兴  (同白)    请!

     (同合头)   何妨见皂白,

             何妨见皂白。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大铠、柴绍、李元霸同上。纛旗手随上。)

李元霸  (侥侥令)   皇命无敢逗,

             兼程似电走,

             戴月披星将围救。

(〖吹打〗。四龙套、四大铠、柴绍、李元霸、纛旗手同走圆场。四军士引李世民同上。对冲,列开。李元霸、柴绍、李世民同下马。)

李元霸  (白)     二哥!

     (笑)     哈哈哈……

     (白)     二哥可好?

李世民  (白)     我好。贤弟好!

柴绍   (白)     二舅!

李世民  (白)     姐丈!

             啊贤弟,爹娘安泰?

李元霸  (白)     爹娘安泰。

李世民  (白)     圣上被困,需救甚急,特着愚兄前来探信。

李元霸  (白)     二哥同姐丈先去缴旨,待弟打退众反寇,再来复命!

李世民  (白)     贤弟,此番出战,愚兄还有大事嘱咐。

李元霸  (白)     可是秦恩公之事么?

李世民  (白)     贤弟已知道了?

李元霸  (白)     母亲已经说过了!

李世民  (白)     千万留心!

     (侥侥令)   万勿使恩为仇,

             万勿使恩为仇。

李元霸  (白)     知道!知道!

李世民  (白)     姐丈请!

柴绍   (白)     请!

(四军士引柴绍、李世民同下。)

李元霸  (白)     军士们!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有!

(四龙套、四大铠同前站。)

李元霸  (白)     将阵势摆开!

四龙套、

四大铠  (同白)    啊!

(〖起鼓〗。四龙套、四大铠同走阵,自两边分下。)

李元霸  (新水令)   有豺狼成队踞林丘,

             笑只笑那愚人惊慌避走!

             不须弓扣矢,

             岂用网和钩。

     (夹白)    俺呵!

     (新水令)   李元霸击群寇,

             断不使一遗存藏深窦!

(李元霸下。)

【第八场】

(秦琼上。)

秦琼   (步步娇)   定霸图王干戈厚,

             大业谁归受。

             纷纷列众俦,

             易主安民威如山斗。

(李元霸上。)

秦琼   (白)     来者可是赵王李元霸?

李元霸  (白)     然!来者何人?

秦琼   (白)     俺乃混世魔王麾下秦叔宝是也。

李元霸  (白)     咦!原来就是恩公!无奈君命在身,不便与他讲明,我且佯败而去!

秦琼   (白)     看枪!

(李元霸、秦琼同过合。李元霸闪下。)

秦琼   (白)     啊!人言李元霸好生厉害,怎么见我便败将下去?哦!莫非他也知我秦琼的手段?嗯!我且四面瞭阵,再看看他的武艺究竟如何!

     (步步娇)   策应慢停留,

             雕鞍牢控忙驰骤!

(秦琼下。)

【第九场】

(李元霸冲上。)

李元霸  (白)     嘿!俺指望出马打个爽快,谁知就遇见了恩公,好不扫兴也!

     (雁儿落)   乍相逢当年有恩厚,

             俺怎肯奋神勇枉与斗。

             好一似潜龙未展威,

             说什么出马便功成就。

(齐国远、李如珪同上。)
齐国远、

李如珪  (同白)    着打!

(李元霸接住,看齐国远、李如珪黄旗。李元霸背躬。)

李元霸  (白)     这些个插有黄旗,都是恩公的朋友,动不得,俺去也!

(李元霸下。)

齐国远  (白)     哎呀兄弟!你我若无此道,险些没了此窍!这元霸果然不是好惹的。快走吧!

(齐国远、李如珪同下。李元霸上。王伯当、尤俊达同上。)
王伯当、

尤俊达  (同白)    着打!

(李元霸举锤接住,看王伯当、尤俊达黄旗。)

李元霸  (白)     啊!怎么又是插黄旗的!俺去也!

(李元霸下。)

尤俊达  (白)     你看他那对锤儿,重有千斤,你我如何招架得住?招不得呀!招不得!快走!

(尤俊达、王伯当同下。李元霸上。)

李元霸  (白)     啊!东边来的插有黄旗,西边来的也插有黄旗。恩公的朋友怎么这般多得紧!呀!

     (得胜令)   好叫俺有力不能斗!

             恐伤他金兰义同俦。

             俺本待扫烟尘去缴令,

             无如奈受恩深难变仇。

             搜求十八路纷纷寇,

             凝眸,

             万千军牒尽方休!

伍云召、
伍天锡、

雄阔海  (内同白)   马来!

(伍云召、伍天锡、雄阔海同上。)
伍云召、
伍天锡、

雄阔海  (同白)    呔!李元霸!可敢同俺见个高下!

(李元霸看。)

李元霸  (白)     哦呵妙哇!他们无有黄旗,该俺动动手儿了!

             着打!

(李元霸、伍云召、伍天锡、雄阔海同起打。伍云召、伍天锡、雄阔海不支。秦琼上。)

秦琼   (白)     看枪!

(李元霸接住。伍云召、伍天锡、雄阔海同下。李元霸看秦琼,下。)

秦琼   (白)     啊!李元霸几次见俺,拨马而去,是何道理?哦哦是了!定是他武艺平常,见俺不敢放肆。待我赶上前去,尽力挑他一枪,看他可招架得住!

     (得胜令)   须力试分劣优。

(秦琼下。)

【第十场】

(李元霸上。)

李元霸  (沽美酒)   荡群寇不一留,

             保隋主下扬州。

             愧煞他无能霸业休,

             血成河四野流,

             使神惊动鬼愁。

(窦建德、刘武周、李子通、沈法兴、齐国远、李如珪、王伯当、尤俊达自两边分上。)
窦建德、
刘武周、
李子通、
沈法兴、
齐国远、
李如珪、
王伯当、

尤俊达  (同白)    看枪!

(窦建德、刘武周、李子通、沈法兴、齐国远、李如珪、王伯当、尤俊达同刺李元霸,李元霸架住,起打。齐国远、李如珪、王伯当、尤俊达同下。过合。李元霸以锤逼窦建德、刘武周、李子通、沈法兴。秦琼上。)

秦琼   (白)     看枪!

(秦琼刺李元霸。窦建德、刘武周、李子通、沈法兴同闪下。李元霸回身以锤磕落秦琼枪。秦琼跌落马。)

李元霸  (白)     哎呀!

     (侥侥令)   惊慌魂已透,

             枪马莫可留!

             恩公!元霸一时失手,多有得罪。无如君命在身,私恩难报。枪马在此,快请上马去吧!

秦琼   (白)     哦!是是是!

(〖暗锣鼓〗。李元霸拾枪递秦琼。)

秦琼   (白)     哎哟!

李元霸  (白)     请上马!

(秦琼接枪,上马,下。)

李元霸  (白)     回来!

(秦琼上。)

秦琼   (白)     爵主有何话讲?

李元霸  (白)     恩公,你可上复你那些好友,叫他们速回瓦岗。如再来时,休怪俺元霸无礼。且请闪开,看看俺的手段!

(李元霸举锤击山。火彩,山崩。秦琼惊抖。)

秦琼   (白)     哎呀!谨领台教!

     (侥侥令)   识得英雄诚无俦,

             避锋行敢逗留!

             避锋行敢逗留!

(秦琼下。)

李元霸  (白)     妙哇!且喜吓得他去了。待俺扫尽馀贼去者!

(李元霸下。)

【第十一场】

(裴元庆上。)

裴元庆  (好姐姐)   他自矜何堪对手,

             试待雄兵山后,

             凭勇力敢与军师赌咒。

     (白)     可笑徐勣,不识英雄,叫俺插戴黄旗,以为保身之策。想俺元庆岂效那丑党!

     (好姐姐)   宁贻丑,不需那些诡道来争斗,

             只看奇功半晌收。

(李元霸上,过合。李元霸、裴元庆各勒马望。)

李元霸  (白)     嗯!这员小将倒像个战将模样。

             来者通名!

裴元庆  (白)     俺乃裴元庆。尔敢是李元霸么?

李元霸  (白)     嗯!既知威名,还不下马。着打!

(李元霸、裴元庆同起打,两过合。李元霸击三锤。裴元庆败下。)

李元霸  (笑)     咦嘻嘻,哈哈哈……

     (白)     妙哇!多少将官经不起俺一锤,这小将能受俺三击,可也算得个上将。且喜众寇已退,待俺复旨去也!

     (太平令)   今日个功成名就,

             觑万马千军惨受。

             只这些诛伤惊走,

             料不敢重来为寇。

     (夹白)    俺啊!

     (太平令)   笑盈盈收兵表奏归自由,

     (夹白)    呀!

     (太平令)   遍野尸横寒眉皱!

(李元霸下。八棒手、杨林同上。)

杨林   (清江引)   萧萧逃窜穷荒寇,

             不放他重为咎。

             一网尽擒拿,

             要道来相守。

     (白)     孤,靠山王杨林。喜得李元霸将众寇打得尸横遍野,东窜西逃。恐有漏网之徒,更生后患。为此领带虯龙棒手,断在三岔路口,打他个乏脚兔。

             众兵丁,埋伏者!

八棒手  (同白)    啊!

(八棒手、杨林同下。裴元庆上,走圆场。〖锣声〗。)

裴元庆  (白)     哎呀!

(八棒手、杨林同冲上,同起打。裴元庆打八棒手下,锤断杨林虯龙棒。)

杨林   (白)     哎呀!

(杨林急跑下。)

裴元庆  (笑)     哈哈哈……

     (白)     俺被李元霸三锤击走,可笑老贼杨林来打俺的乏脚兔,被俺打得落荒而走。俺今羞见瓦岗,且自另找山头!

     (清江引)   但从今逊一筹难卖口!

(裴元庆下。)
(完)


浏览次数:988 ┊ 字数:9731 ┊ 最后更新:2022-03-0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