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晋阳城》

主要角色
秦彝:老生
秦夫人:旦

情节
北周,大司马杨忠率兵伐北齐,杀死北齐领军大将秦旭。秦旭子秦彝镇守晋阳,杨忠因又攻秦彝,欲除后患。秦彝出战,不胜,闭关拒守;参谋高阿古劝降,秦彝杖之,又责令守西门。高阿古暗通杨忠,献城投降。秦彝部将秦安护秦夫人及幼子秦琼逃走;秦彝奋战,力竭被杀。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四集:李万春藏本整理

录入:虞有客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410.62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杨广、杨林、杨明、杨勇、杨素、李国贤同上,同起霸。〖粉蝶儿〗。)
杨广、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某——

杨广   (白)     杨广。

杨林   (白)     杨林。

杨明   (白)     杨明。

杨勇   (白)     杨勇。

杨素   (白)     杨素。

李国贤  (白)     李国贤。

杨广   (白)     众位将军请了!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请了!

杨广   (白)     元帅升帐,你我两厢伺候。请!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请!

(〖大开门〗。四龙套、四上手同上,同站门。杨忠上。)
杨广、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参见元帅!

杨忠   (白)     站立两厢。

杨广、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啊!

杨忠   (念)     南征北战数十年,万马营中掌兵权。国家兴亡天心转,要夺北周锦江山。

     (白)     老夫、杨忠。北周驾前为臣,官居大司马,执掌兵权。只因皇王无道,天下荒乱,朝中大权,归我一人执掌。前者兵伐北齐,将他国领兵大将秦旭夫妇擒杀。他有一子,名唤秦彝,镇守晋阳城,十分骁勇,只恐将来他要子报父仇。有道是:斩草要除根。因此点动人马,扫灭晋阳,捉拿秦彝,以除后患。

             众位将军!

杨广、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元帅!

杨忠   (白)     人马可曾齐备?

杨广、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俱已齐备。

杨忠   (白)     兵发晋阳去者!

杨广、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兵发晋阳!

(〖牌子〗。众人同下。)

【第二场】

(探子上。)

探子   (念)     奉了元帅命,四路探军情。

     (白)     俺、探子是也。奉了秦元帅之命,打探军情。闻听杨忠在朝专权,将秦老元戎和太夫人杀死,今又带领人马前来扫灭晋阳,不免回关报与元帅知道。就此马上加鞭!

(探子下。)

【第三场】

(高阿古上。)

高阿古  (念)     为人不用计和谋,怎能身挂紫罗袍。

     (白)     下官、高阿古。在晋阳秦元帅帐下,官居参谋。是我有心归顺杨家,怎奈我家元帅不知天命,执意不肯,我也只好待机而动。今日元帅去往校场操演人马,这般时候,还不见到来。

秦彝   (内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四火牌军、
秦安、

周彬   (内同白)   有!

秦彝   (内白)    回操!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四火牌军、
秦安、

周彬   (内同白)   啊!

高阿古  (白)     元帅来也!

(〖牌子〗。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秦彝同上。)

高阿古  (白)     参见元帅!

秦彝   (白)     罢了!

高阿古  (白)     元帅操演人马,多受辛苦。

秦彝   (白)     为国勤劳,何言辛苦!

高阿古  (白)     适才元帅去往校场操演人马之时,下官闻报:杨忠带领人马前来攻取晋阳,老元戎、太夫人尽忠一死。不知是真是假?

秦彝   (白)     少时探子回报,便知分晓!

(探子上。)

探子   (念)     打探军情事,报与元帅知。

     (白)     探子吿进!元帅在上,探子叩头!

秦彝   (白)     打探哪路军情?起来讲!

探子   (白)     元帅容禀!

秦彝   (白)     讲!

探子   (白)     小人探得杨忠将老元戎、太夫人斩首,帯领人马杀奔晋阳来了。

秦彝   (白)     你待怎讲?

探子   (白)     那杨忠带领人马杀奔晋阳来了。

秦彝   (白)     哎呀!

(秦彝晕。)

秦彝   (唱)     听一言气得我昏迷不醒,

     (三叫头)   爹爹!母亲!唉,爹娘啊!

     (唱)     大骂杨忠狗奸臣。

             杀死我爹娘心何忍,

             此仇不报枉为人!

     (白)     且住!可恨杨忠贼子将我爹娘杀死,带领人马前来扫灭晋阳。此仇不报,等待何时?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四火牌军、
秦安、

周彬   (同白)    有。

秦彝   (白)     迎敌者!

高阿古  (白)     且慢!

秦彝   (白)     参谋为何拦阻?

高阿古  (白)     我想杨忠此番攻取晋阳,必然是兵精粮足。想这晋阳不过弹丸之地,元帅若要迎敌,只恐不能取胜。

秦彝   (白)     依参谋之见?

高阿古  (白)     依下官之见,不如紧守城池,看他的兵势如何,再作道理。

秦彝   (白)     参谋此言差矣!

高阿古  (白)     何差?

秦彝   (白)     想那杨忠贼子久怀篡逆之心,有我父子在朝,他不敢谋反,因此将我爹娘杀死。有道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如今他领兵攻取晋阳,这也是他飞蛾投火,正好报仇,为何惧而不战?

高阿古  (白)     元帅既然要战,下官也不敢拦阻;只是必须派人紧守城池,以防不测。

秦彝   (白)     就命参谋紧守城池,不得有误。

高阿古  (白)     得令!

(高阿古下。)

秦彝   (白)     众将官!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四火牌军、
秦安、

周彬   (同白)    有。

秦彝   (白)     迎敌者!

四龙套、
四大刀手、
四火牌军、
秦安、

周彬   (同白)    啊!

(众人同出城,同下。)

【第四场】

(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秦彝同上。四龙套、杨广、杨素同上,同开打。杨广、杨素同败下,秦彝领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同追下。)

【第五场】

(四龙套、杨林、杨明、杨勇、李国贤同上,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秦彝同上,会阵,同起打。四龙套、杨林、杨明、杨勇、李国贤同败下,秦彝领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同追下。)

【第六场】

(四龙套、杨忠同上。)

杨忠   (唱)     旌旗招展困晋阳,

             刀枪剑戟似秋霜。

             四面埋伏天罗网,

             捉拿秦彝小儿郞。

             下得马来山岗上,

             观看两家动刀枪。

(杨忠登高台。〖急急风〗。四龙套、杨林、杨明、杨勇、李国贤同上,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秦彝同上,同起打。四龙套、杨林、杨明、杨勇、李国贤同败下。)

秦彝   (唱)     在沙场只杀得天昏地暗,

             众儿郞一个个奋勇当先。

             恨不能将奸贼碎尸万段!

(〖扫头〗。四龙套、杨广、杨素同上,同起打。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秦彝同下,四龙套、杨广、杨素同追下。)

杨忠   (唱)     在山岗见众将与贼交战,

             小秦彝可算得盖世奇男。

             叫人来带坐骑忙回营转,

四龙套  (同白)    啊!

杨忠   (唱)     必须要思良谋扫灭狼烟。

(众人同下。)

【第七场】

(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秦彝同败上,同进城,同下。关城。八龙套、杨广、杨素、杨林、杨明、杨勇、李国贤同上。)

杨广   (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白)     收兵!

杨素、
杨林、
杨明、
杨勇、

李国贤  (同白)    啊!

(众人同下。)

【第八场】

(高阿古上。)

高阿古  (唱)     杨忠围困晋阳城,

             个个儿郎杀气生。

             元帅出城去会阵,

             两军阵前大交兵。

             将少兵微终何用,

             黎民涂炭受苦情。

             胜负二字堆料定,

             且听探马报军情。

(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秦彝同上,四龙套、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自两边分下。)

高阿古  (白)     元帅出兵,胜负如何?

秦彝   (白)     悔不听参谋之言,中了那贼诱兵之计,如今大败而回。惭愧呀惭愧!

高阿古  (白)     那杨忠围困城池,如何是好?

秦彝   (白)     参谋有何良策,以解此危?

高阿古  (白)     下官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秦彝   (白)     参谋有话,但讲何妨?

高阿古  (白)     我想老元戎不知天时,无端丧命。元帅身为大将,岂不知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依下官之见,不如带了晋阳印信,出城投降。一来可保功名富贵,二来黎民免遭涂炭。有道是:识时务者方为俊杰。

秦彝   (白)     参谋说哪里话来!想那杨忠,久存篡逆之心,将我爹娘杀死,食贼之肉,难消此恨。如今有仇不报,反去降敌,为人不如禽兽,岂不留下骂名千载,遗臭万年。参谋此话就不必再讲了。

高阿古  (白)     元帅之言,可算忠孝双全。怎奈杨忠兵强将勇,战之不胜,守之无救,倘若城池一破,玉石皆焚,自身尚且难保,焉能兼顾他人?倒不如开城投降,你我还可各保性命。如若不然,休怪高某不忠于元帅。

秦彝   (白)     你待怎讲?

高阿古  (白)     不忠于元帅。

秦彝   (白)     好匹夫!

     (唱)     听一言气得我牙根咬紧,

             胆大的高阿古惑乱军心。

             常言道臣要忠子当孝尽,

             论军法该将你明正典刑。

     (白)     击鼓升帐!

(〖急急风〗。四兵丁、秦安、周彬自两边分上,同站门。)

秦彝   (白)     唗!胆大的高阿古!如今兵临城下,竟敢口出反言,惑乱军心。

             来呀!推出斩了!

秦安、

周彬   (同白)    两军对阵,正在用人之际,元帅开恩!

秦彝   (白)     起过了!

             高阿古!本当将你斩首,念在众将讲情,死罪已免,活罪难容。

             来呀!将高阿古重责八十!

四兵丁  (同白)    啊!

(四兵丁押高阿古同下,打,同上。)

高阿古  (白)     谢元帅的责!

秦彝   (白)     高阿古!从今以后,在本帅跟前,不许你胡言乱语。再若胡言乱语,决不饶恕。命你把守西门,须要小心,倘有差池,定斩不赦。掩门!

(四兵丁、秦安、周彬、秦彝同下。)

高阿古  (白)     好贼子!

     (唱)     贼子做事太欺心,

             忠言逆耳反加刑。

             强忍疼痛府门进,

(高阿古走圆场,迸门,坐。旗牌暗上。)

高阿古  (唱)     想一妙计好逃生。

     (白)     且住!可恨秦彝,不知天时,是我劝他归降,乃是一番好意;降与不降,任凭于你,为何要将我斩首?苦不是众将讲情,险些性命难保。

(高阿古想。)

高阿古  (白)     有了,他既无情,谁还有义!我不免修书一封,下到杨元帅那里,三更时分,悬挂红灯为号,献了城池,岂不是大功一件!我就是这个主意。

             来!溶墨伺候!

旗牌   (白)     是。

(〖牌子〗。高阿古修书。)

高阿古  (白)     旗牌,命你将此书下到杨元帅营中,须要小心!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高阿古  (白)     秦彝呀秦彝!管叫你:

     (念)     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

(高阿古下。)

【第九场】

(二丫鬟、秦夫人同上。)

秦夫人  (唱)     我老爷为国家忠心秉正,

             在晋阳领人马带管黎民。

             遭不幸二翁姑咸阳丧命,

             我的夫领人马去把贼平。

             也不知胜和败吉凶难定,

             倒叫我宁氏女不得安宁。

             将身儿且把那二堂来进,

             等候了老爷回细问分明。

(秦彝上。)

秦彝   (唱)     恨高贼把我的牙根咬坏,

             出谗言乱军心所为何来?

             将身儿来至在二堂以外,

             见夫人将此事细说开怀。

秦夫人  (白)     老爷!

秦彝   (白)     夫人!

(秦彝坐。)

秦彝   (白)     可恼哇,可恼!

秦夫人  (白)     老爷交战归来,为何这样烦恼?

秦彝   (白)     夫人哪里知道,是我与杨忠交故,中了那贼诱兵之计,大败而回。可恨高阿古口出谗言,劝我投降,惑乱军心。本当将他斩首,怎奈众将讲情,死罪虽免,活罪难容,将他责打八十军棍,命他镇守西门去了。你道恼是不恼!

秦夫人  (白)     老爷,你把事做差了!

秦彝   (白)     怎见得?

秦夫人  (白)     想那高阿古为人不正,不可重用,妾身早已言过,老爷执意不听。如今他口出反言,就该将他斩首;既然不斩,就不该责打;既然责打,就不该命他把守西门。倘若他记恨前仇,献了城池,如何是好?

秦彝   (白)     哎呀,我好悔也!

     (唱)     男儿志气三千丈,

             不能为国扫虎狼。

             可叹爹娘把命丧,

             赤胆忠心保晋阳。

(秦彝、秦夫人同下。)

【第十场】

(四龙套、四上手、杨广、杨林、杨明、杨勇、杨素、李国贤、杨忠同上。)

杨忠   (唱)     昨日阵前打一仗,

             杀得秦彝败沙场。

             将身且坐宝帐上,

             且听探马报端详。

(旗牌上。)

旗牌   (念)     离了晋阳地,来此是大营。

     (白)     哪位听事?

李国贤  (白)     何事?

旗牌   (白)     烦劳通禀:晋阳旗牌求见。

李国贤  (白)     候着!

             启禀元帅:晋阳旗牌求见。

杨忠   (白)     传!

李国贤  (白)     元帅传你,小心了!

旗牌   (白)     是。

(旗牌进。)

旗牌   (白)     参见元帅!

杨忠   (白)     你奉何人所差?

旗牌   (白)     高参谋所差,有书信在此。

杨忠   (白)     呈上来!

             高阿古有书信到来,待我拆开一观。

(〖牌子〗。杨忠观书。)

杨忠   (白)     回复你家参谋,就说本帅修书不及,照书行事。

旗牌   (白)     是。

(旗牌下。)

杨忠   (白)     众将官!吩咐大小三军,饱餐战饭;今晚三更时分,随本帅往西门去者!

杨广、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啊!

杨忠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四龙套、高阿古同上。)

高阿古  (唱)     我命旗牌下书信,

             为何不见转回程?

             将身且坐二堂等,

             旗牌回来问分明。

(旗牌上。)

旗牌   (白)     参见参谋!

高阿古  (白)     罢了。命你去到杨元帅那里下书,怎么样了?

旗牌   (白)     杨元帅言道:修书不及,照书行事。

高阿古  (白)     拿我名帖去请秦、周二位将军,过府议事。

旗牌   (白)     遵命!

(旗牌接帖下。)

高阿古  (白)     等候秦、周二将到来,顺说他等归降杨元帅便了。

(旗牌上。)

旗牌   (白)     秦、周二位将军到。

高阿古  (白)     有请!

旗牌   (白)     有请!

(〖牌子〗。四大刀手、四火牌军、秦安、周彬同上,同进门,秦安、周彬同坐。)

高阿古  (白)     二位将军驾到,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秦安、

周彬   (同白)    岂敢!我等来得鲁莽,参谋海涵!

高阿古  (白)     岂敢!

秦安、

周彬   (同白)    相邀我等,为了何事?

高阿古  (白)     如今杨忠带领人马将晋阳团团围住,只困得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秦元帅又不肯归降,倘若城池一破,玉石皆焚,你我俱要死无葬身之地。

秦安、

周彬   (同白)    参谋有何妙计,保守晋阳?

高阿古  (白)     如今天下大事,俱在杨家掌握之中;我想杨元帅礼贤下士,你我不如开城投降,岂不是首功一件!那时杨元帅见喜,不但保全性命,就是功名富贵也易如反掌。不知二位将军意下如何?

秦安   (白)     你且住口!先前你在帐中口出谗言,元帅要将你斩首,是我等在元帅面前苦苦的哀求,方才保住你的性命,你就该知恩报德才是。如今,你不恩将恩报,反来相劝我等投降,此事若是禀明元帅,定要将你一刀两段!

旗牌   (白)     住了!如今兵临城下,自身难保,焉能顾全他人,我等情愿投降。

高阿古  (白)     愿降者随我高叫三声,开城投降。

四龙套、

旗牌   (同白)    我等情愿投降。

秦安   (白)     气杀我也!

     (唱)     见众将喊投降肝肠气断,

             骂一卢高阿古狗肺儿男。

             怒冲冲出贼府——

(秦安出门。)

秦安   (唱)     心神慌乱,

             见了那秦元帅细报根源。

(秦安下。四大刀手、四火牌军、周彬同随下。)

高阿古  (白)     休要管他。

             众将官,随我往西门去者!

(众人同下。)

【第十二场】

(〖起三更鼓〗。四龙套、四上手、杨广、杨林、杨明、杨勇、杨素、李国贤、杨忠同上,四龙套提灯、旗牌、高阿古同上。)

高阿古  (白)     迎接元帅!

杨忠   (白)     大事可成?

高阿古  (白)     大事已成,元帅随我来!

(众人同下。)

【第十三场】

秦彝   (内唱)    听谯楼打三更人烟肃静,

(二旗牌、秦彝同上。)

秦彝   (唱)     可叹我为国家昼夜劳心。

             贼杨忠起反意我爹娘丧命,

             高阿古劝我降蛊惑军心。

             将身儿坐二堂心神不定,

             眼又跳心又惊所为何情?

(秦安上。)

秦安   (白)     启禀元帅:大事不好了!

秦彝   (白)     何事惊慌?

秦安   (白)     今有高阿古带领众将,开了西门,投降杨忠去了!

秦彝   (白)     哎呀!

     (唱)     听罢言来吃一惊,

             大骂高贼狗奸臣。

             回头便把秦安叫,

             快快打探报军情。

秦安   (白)     遵命!

(秦安下。)

秦彝   (白)     且住!可恨高阿古在帐中口出反言,是我一时失了主意,未曾将他斩首。不想贼子狼心不改,竟自开城投降。想我秦彝,为臣不能尽忠,为子不能尽孝,这这这……也罢!我不免单人独骑去到阵前,与那贼决一死战。纵死战场,也落个青史名标,我就是这个主意!

     (唱)     大骂高贼心太狠,

             贪生怕死降敌人。

             国破家亡心何忍,

             去到阵前见机行。

(秦彝、二旗牌同下。)

【第十四场】

(丫鬟、秦夫人同上)

秦夫人  (唱)     听谯楼打三更星移斗转,

             恨杨忠杀死了二老慈严。

             将身儿来至在内堂里面,

(〖内喊声〗。)

秦夫人  (唱)     又听得府门外喊杀连天。

(秦彝上。)

秦彝   (唱)     恼恨高贼礼不端,

             恩将仇报为哪般?

             降顺杨忠把城献,

             怕是晋阳难保全。

秦夫人  (白)     老爷,夜静更深,与何人交战?

秦彝   (白)     哎呀夫人哪!是我命高阿古把守西门,不想那贼记恨前仇,竟自开城投降杨忠。是本帅去到西门与杨忠交故,又被那贼杀得大败。如今城池已破,这便如何是好?

秦夫人  (白)     哎呀老爷呀!既然城池已破,莫若老爷杀出重围,奔走他乡,整顿人马,再报此仇。妾身情愿尽节一死,以免老爷挂念!

秦彝   (白)     夫人说哪里话来!想我秦家,世代忠良,岂能贪生怕死,遗留秽名于后世!

(秦安上。)

秦安   (白)     启禀元帅:那杨忠带领人马,杀进西门来了。

秦彝   (白)     秦安,随本帅来呀!

(秦彝、秦安同下。)

秦夫人  (白)     天哪,天!如今城破家亡,老爷吉凶难保,我不免拜谢爹娘养育之恩,尽节一死便了!

     (唱)     躬身施礼忙跪定,

             拜谢爹娘养育恩。

             手解丝绦寻自尽,

(秦夫人欲自杀。〖急急风〗。秦彝上。)

秦彝   (唱)     夫人且慢来轻生。

     (白)     夫人一死为的是保全名节,本帅喜之不尽。只是孩儿秦琼,未满三岁,也要受那一刀之苦!

秦夫人  (白)     老爷有何高见?

秦彝   (白)     莫若夫人抱定孩儿,逃奔他乡,日后也好接续秦门香烟!

(秦安、周彬同上。)
秦安、

周彬   (同白)    启禀元帅:杨忠带领人马,杀奔府门来了!

秦彝   (白)     夫人快快抱定孩儿逃命要紧!

秦夫人  (白)     妾身一走,剩下老爷一人,谁来照管!

秦彝   (白)     夫人,你莫来管我!

     (唱)     这也是我主爷洪福已尽,

             才出现狗奸贼扰乱乾坤。

             劝夫人带孩儿快逃性命,

             若迟误只恐怕性命难存。

             回头来再把那秦安叫定,

     (白)     秦安!

秦安   (唱)     元帅有话快说明。

秦彝   (白)     哎呀秦安哪!今日城破家亡,少时贼兵杀迸府来,我那三岁孩儿定丧贼人之手。我有意命你保定夫人,逃奔他乡;留得我儿命在,也好接续我秦门的香烟。不知你意下如何?

秦安   (白)     元帅但放宽心,小人情愿保定夫人、公子逃命,万死不辞。

秦彝   (白)     秦安,这有金装锏一对,带在身旁,待等我儿长大成人,将双锏传授于他,日后也好与我秦门报仇雪恨。秦安请上,受我一拜!

     (唱)     双膝跌跪在埃尘,

             叫声秦安听分明:

             保得公子逃性命,

             秦门代代感大恩。

秦安   (唱)     元帅休要礼恭敬,

             愿保公子去逃生。

             叫声夫人忙随定,

(〖扫头〗。〖急急风〗。四龙套、四上手、杨广、杨林、杨明、杨勇、杨素、李国贤、杨忠同上,秦夫人抱子随秦安同下。杨忠、秦彝同起打。秦彝、周彬同败下,四龙套、四上手、杨广、杨林、杨明、杨勇、杨素、李国贤、杨忠同追下。)

【第十五场】

(周彬、秦彝同上,四龙套、四上手、杨广、杨林、杨明、杨勇、杨素、李国贤、高阿古、杨忠同追上,同起打。杨忠杀死周彬。)

高阿古  (白)     秦彝呀!秦彝!是我劝你投降,你执意不肯,今日战败,你的英勇何在?

(秦彝用剑劈死高阿古,杨广、杨林、杨明、杨勇、杨素、李国贤、杨忠同杀死秦彝。)

杨忠   (白)     来,两厢搜来!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同搜。)

四龙套  (同白)    府中并无一人。

杨忠   (白)     且住!闻得秦彝生有一子名唤秦琼,如今府中无人,想是有人抱他逃走。也罢!本帅不去捉拿他的后代也就是了。

             众将官,将四门大开,任凭行人来往,不准搜查,违令者斩!

杨广、
杨林、
杨明、
杨勇、
杨素、

李国贤  (同白)    得令!

杨忠   (白)     来,秦元帅尸首,不可损坏,就在西门以外,择一平阳之地埋葬。抬了下去!

四龙套  (同白)    啊!

(四龙套抬秦彝同下。)

杨忠   (白)     就在晋阳歇兵三日,犒赏三军,然后班师。掩门!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193 ┊ 字数:8255 ┊ 最后更新:2021-09-23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