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四进士》

主要角色
宋士杰:老生
万氏:彩旦
杨素贞:旦
毛朋:老生
顾读:净
田伦:小生
杨春:老生
杨青:丑
刘题:丑
姚廷美:小生
姚廷春:净
姚母:老旦
小二:丑
丁旦:小生
师爷:丑
黄大顺:净
酒保:丑
刘二混:丑
保童:娃娃生

《四进士》马连良饰宋士杰、刘连荣饰顾读
《四进士》马连良饰宋士杰、刘连荣饰顾读
情节
明嘉靖时,海瑞荐进士毛朋、田伦、顾读、刘提等出京为官。毛朋授河南八府巡按;田伦为江西巡按;顾读为河南汝光道、带管信阳州事;刘提为河南上蔡县令。出京时,四人同至双塔寺神前盟誓,誓为清官。时河南上蔡县姚廷春之妻田氏,谋夺家产,害死夫弟姚廷美,又串通姚廷美妻兄杨青,将其妹杨素贞卖与布商杨春为妻。杨素贞拒嫁。杨春怜其遭遇,撕毁身契,与之结为仁义兄妹,并愿代其鸣冤。适毛朋私访至此代写拆状。杨春、杨素贞奔信阳州告状,中途失散。杨素贞为无赖损所困,被宋士杰救回,认为义女,同往州衙上告。田氏得悉,求弟田伦,行贿顾读,顾读徇情,押禁杨素贞。宋士杰当堂辩理竟被杖责,乃复至毛朋处控告。田伦、顾读、刘提被免职。杨素贞沉冤得雪。

根据《京剧汇编》第一百零三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Gree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607.20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四龙套、门子引毛朋同上。)

毛朋   (引子)    黄卷青灯,寒窗苦,十载成名。

     (念)     头悬梁来锥刺股,胸中锦锈盖世无。幸喜正遇春雷动,方显男儿大丈夫。

     (白)     本院、毛朋。大明为臣,进士出身,钦点河南八府巡按。可恨严嵩,与我同年弟兄不和,多蒙老恩师保奏,我等方能帘外为官。也曾命人前去邀诸同年弟兄,为何不见到来?

             来!

门子   (白)     有。

毛朋   (白)     伺候了!

田伦、
顾读、

刘提   (内同白)   三位大人到!

门子   (白)     三位大人到。

毛朋   (白)     有请!

门子   (白)     有请!

(毛朋出迎。四青袍、田伦、刘提同上。)
田伦、
顾读、

刘提   (同白)    啊年兄!

毛朋   (白)     请进!请坐!诸位年兄到来,未曾远迎,当面恕罪。

田伦、
顾读、

刘提   (同白)    岂敢!弟等来迟,年兄莫怪。

毛朋   (白)     岂敢!

田伦、
顾读、

刘提   (同白)    相邀我等,有何见谕?

毛朋   (白)     诸位年兄有所不知,可恨严嵩在朝专权,多蒙海老恩师保奏,我等才得帘外为官。严嵩又差校尉四十名,暗中查访,为此请诸位到此,同至双塔寺神前盟誓,不知尊意如何?

田伦、
顾读、

刘提   (同白)    我等奉陪。

毛朋   (白)     如此一同前往。

             来,外厢开道!

门子   (白)     外厢开道!

(〖牌子〗。四龙套、四青袍、门子、刘提、顾读、田伦、毛朋同走圆场。)
毛朋、
田伦、
顾读、

刘提   (同白)    帝君在上:

毛朋   (白)     弟子毛朋,

田伦   (白)     弟子田伦,

顾读   (白)     弟子顾读,

刘提   (白)     弟子刘提,

毛朋   (白)     我等此番帘外为官,若有官吏过柬,匿案准情者,各抬棺木一口,仰面还乡,神灵鉴察!

             盟誓已毕,你我分头上任去者。

毛朋、
田伦、
顾读、

刘提   (同白)    请!

(众人同下。)

【第二场】

(姚廷美上。)

姚廷美  (引子)    十载寒窗,未得名扬。

     (念)     人皆苦炎热,我爱夏日长。薰风自南来,殿角生微凉。

     (白)     小生、姚廷美,乃河南上蔡县人氏。娶妻杨素贞,十分贤慧。我父姚伯宽,生前曾做粮道,不幸下世去了。母亲在堂,所生我弟兄二人,兄长廷春,嫂嫂田氏。嫂嫂虽是宦门之女,性情却十分刁恶,终日吵闹不休,只得一家分为两院。今日乃兄长寿诞之期,也曾命人去请兄长,还未到来。

(小二引姚廷春同上。)

姚廷春  (念)     读书犹如牵牛上树,吃酒好似雨水泄田。

小二   (白)     大爷到。

姚廷美  (白)     兄长来了。请坐!

姚廷春  (白)     坐着!兄弟,找我来有什么事呀?

姚廷美  (白)     今乃兄长寿诞之期,弟与兄长拜寿。

姚廷春  (白)     不是兄弟提起,我倒忘啦!把妈请出来,给他老人家磕头。

姚廷美  (白)     是。

             有请母亲!

(姚母上。)

姚母   (念)     华堂结瑞草,今日寿筵开。

姚廷美  (白)     参见母亲!

姚母   (白)     罢了,坐下!

姚廷美  (白)     谢坐!

姚母   (白)     我儿请出为娘,敢是为了你兄长的生寿么?

姚廷美  (白)     正是。待孩儿一拜。

姚廷春  (白)     妈呀,今儿个是我长尾巴的日子,请您上坐,我给您磕一个。

姚母   (白)     生受你们了。

姚廷美  (白)     看酒!

     (唱)     愿母亲多福寿如同海样,

             祝兄长似松柏世代绵长。

姚母   (唱)     但愿得我的儿早登皇榜,

             做高官食君禄为国栋梁。

(姚母向姚廷春。)

姚母   (白)     儿呀,想你妻子田氏,每日走东家串西家,成什么大户人家的规矩!我儿回去,要好言相劝于她才是。

姚廷春  (白)     我自己管自己还管不了哪,哪儿有闲心管老婆呀!

姚廷美  (笑)     哈哈哈……

姚廷春  (白)     兄弟呀!

     (唱)     兄弟不必笑呵呵,

             哪有闲心管老婆。

             耳旁听得人声嚷,

(天才、保童同打架上。)

姚廷春  (白)     什么事?

保童   (白)     他骂我妈。

天才   (白)     他骂我妈。

姚廷春  (白)     两个混蛋,杂种!

(姚廷春醉。)

姚廷春  (白)     呜噜噜……

     (唱)     烂醉如泥走不得!

姚母   (白)     小二,将你家大爷搀扶回去。

姚廷美  (白)     搀他回去。正是:

     (念)     一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

(姚廷美叹。)

姚廷美  (白)     唉!

(众人同下。)

【第三场】

田氏   (内白)    啊哈!

(田氏上。)

田氏   (念)     我本田家女,姚门做儿媳。好事不会做,专门闹是非。

     (白)     我、田氏。丈夫姚廷春。胞弟田伦,职受江西巡按,尚未领凭上任。这且不言。今儿个是我丈夫的生日,二叔给请过去啦,天不早了,怎么还不回来呀?

(小二扶姚廷春同上。)

姚廷春  (白)     妈呀,我这酒可喝不得啦!

田氏   (白)     你瞧瞧,到了哪儿啦?

姚廷春  (白)     到了家啦?

田氏   (白)     妈说我什么没有?

姚廷春  (白)     说你来着,我不敢告诉你。

田氏   (白)     你只管说没关系。

姚廷春  (白)     他说你走东家儿串西家儿,不像个大户人家的媳妇,叫我管管你哪!

田氏   (白)     婆婆,这就是您的不是啦!我有什么不好,您可以管教我呀,怎么在酒席筵前说我哪!嗯,我自有道理。

(田氏向姚廷春。)

田氏   (白)     你白吃人家酒,难道说就不还席吗?

姚廷春  (白)     没有人会做菜呀!

田氏   (白)     我会做菜。

             小二,你把二爷请来。快去!

小二   (白)     是啦!

(小二下。)

姚廷春  (白)     我去睡觉去啦!

(姚廷春下。)

田氏   (白)     且住!想公公在日,给杨素贞留下紫金镯一对,没有我的。今天我何不将毒药放在酒内,把姚廷美毒死,也消消我心头之恨!杨素贞哪杨素贞,管叫你:

     (念)     明枪容易躲,暗箭最难防!

(田氏下。)

【第四场】

(小二引姚廷美同上。)

姚廷美  (唱)     乌鸦、喜鹊同欢唱,

             吉凶事儿难提防。

小二   (白)     二爷来啦!

(田氏上。)

田氏   (白)     兄弟来啦!

             请大爷。

小二   (白)     有请大爷!

(姚廷春上。)

姚廷春  (白)     兄弟来啦!坐下!

姚廷美  (白)     唤小弟到此,为了何事?

田氏   (白)     为嫂备得肴酒,与二叔同饮。

姚廷美  (白)     多谢嫂嫂。

田氏   (唱)     田氏女摆酒宴满脸陪笑,

             尊一声二叔叔细听根苗;

             你兄长太愚蠢礼义不晓,

             还念他与你是一母同胞。

姚廷美  (唱)     休怪弟平日里问候缺少,

             还念我与兄长一母同胞。

(姚廷春酒醉,伏桌睡。)

田氏   (白)     酒凉啦!

     (唱)     取酒去我这里暗生计巧,

             下毒药害死他我恨方消。

(田氏酒内下毒。)

田氏   (白)     嫂嫂我把敬兄弟三大杯。

姚廷美  (白)     小弟量小。

(田氏灌姚廷美酒,姚廷美醉。田氏下。)

姚廷美  (白)     嫂嫂往日十分刁恶,今日这样款待于我,是何缘故?哎呀不好!

     (扑灯蛾)   可恨贱人心太狠,心太狠,

             不该害我命归阴,命归阴!

(姚廷美死。田氏上。)

田氏   (白)     小二快来!

(小二上。)

小二   (白)     什么事呀?

田氏   (白)     快去报与二娘,说她丈夫死在我家啦!

小二   (白)     是。

(小二下。)

田氏   (白)     你快醒醒吧!

姚廷春  (白)     兄弟醉啦?

田氏   (白)     你兄弟死啦!

姚廷春  (白)     真的吗?我睡觉去。

(姚廷春、田氏同下。)

【第五场】

(小二引杨素贞同上。小二下。)

杨素贞  (唱)     忽听嫂嫂一声请,

             急忙前来问分明。

     (白)     嫂嫂唤我何事?

田氏   (白)     你丈夫死在我家啦!

杨素贞  (白)     尸首现在哪里?

田氏   (白)     这不是尸首吗!

杨素贞  (唱)     一见儿夫绝了命,

             好似钢刀刺在心!

     (白)     但不知我夫得何病症而死?

田氏   (白)     酒呛心血而亡。

杨素贞  (白)     酒焉能将人呛死?

田氏   (白)     难道说还是我害的不成吗?

杨素贞  (白)     唗!

     (唱)     听一言来怒气生,

             强词夺理欺压人。

             回头便把婆婆请,

(姚母上。)

姚母   (唱)     媳妇为何两泪淋?

杨素贞  (白)     婆婆呀,你儿不知得何病症,死在她家了哇!

姚母   (哭)     儿呀……

     (唱)     一见娇儿丧了命,

             因何身死不分明。

     (白)     田氏,你兄弟得何病症而死?

田氏   (白)     他是酒呛心血而亡。

姚母   (白)     酒焉能将人呛死?

田氏   (白)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哪儿保得住长生不老啊!

杨素贞  (白)     婆婆呀!想是酒中下药,菜中下毒,将我夫害死。儿媳现有银钗,一试便知。

(杨素贞试。)

杨素贞  (白)     婆婆请看。

姚母   (白)     是呀,好贱人哪!

     (唱)     贱人做事心太狠,

             毒药害死我亲生。

             带你去把公堂进,

田氏   (唱)     婆婆带我哪里行?

姚母   (白)     去到当堂,与我儿抵命。

田氏   (白)     慢说不是我害死的;就是我害死的,我兄弟田伦现任江西巡按,我去求个人情,官官相护,也就完啦!

姚母   (白)     唉!

     (哭)     儿呀……

     (唱)     听罢言来泪难忍,

             官官相护冤怎伸。

杨素贞  (白)     婆婆啊!

     (唱)     你儿身死不瞑目,

             何不与他把冤伸?

姚母   (唱)     此事叫我无计定,

             或见官或告状由你自行。

杨素贞  (哭)     喂呀……

     (唱)     年迈婆婆不做主,

             怎不叫人痛伤情。

田氏   (白)     住了吧!你们家死人,跑到我们家里哭来啦!

             小二,把他们都给我轰出去!

(田氏下。)
杨素贞、

姚母   (同哭)    (喂呀)(儿呀)……

(杨素贞、姚母同下。)

【第六场】

(杨春上。)

杨春   (唱)     一日离家一日深,

             好似孤雁宿寒林。

     (白)     在下、杨春。乃南京水西门人氏。贩卖布匹为生,且喜算清账目,归家探母。奉了母亲之命,买房妻室,侍奉老母,怎奈无有贩售之人。看前面有一酒馆,沽饮几杯,再作道理。正是:

     (念)     在家千般好,出外时时难。

(杨春下。)

【第七场】

(田氏上。)

田氏   (念)     为解心头恨,拔去眼中钉。

(小二暗上。)

田氏   (白)     我、田氏。自从用药酒毒死姚廷美,消了我心头之恨。只是杨素贞在家,每天哭哭啼啼,甚是讨厌。我打算把她找个主儿卖了,岂不是断草除根?有了,他有个哥哥杨青,什么坏事都肯干,不免把他找来,我们商量个主意。

             小二,请杨大爷去。

(田氏下。)

小二   (白)     是。

(小二走圆场。)

小二   (白)     有请杨大爷!

(杨青上。)

杨青   (念)     小子生来嘴薄,专门拉纤说合。两下说在一处,中间闹杯酒喝。

     (白)     谁呀?

小二   (白)     杨大爷,我们大奶奶请您。

杨青   (白)     你们大奶奶请我?好,走吧!

小二   (白)     到了。

             有请大奶奶!

(姚廷春、田氏同上。)

小二   (白)     杨大爷来啦!

田氏   (白)     杨大爷来了!

(田氏出迎。)

田氏   (白)     大舅请!

杨青   (白)     请!

(小二下。)

田氏   (白)     大舅,你妹夫死了,你妹妹天天哭,给他找个人家,另行改嫁你看好不好哇?

杨青   (白)     要使多少采礼哪?

田氏   (白)     不要采礼。

杨青   (白)     何人主婚?

田氏   (白)     我婆婆主婚。

杨青   (白)     好。

     (念)     二人定计二人知,

田氏   (念)     千万莫漏这消息。

姚廷春  (白)     我还是睡觉去。

(众人同下。)

【第八场】

(杨春上。)

杨春   (白)     酒家哪里?

(酒保上。)

酒保   (白)     敢是吃酒的吗?

杨春   (白)     哪里干净?

酒保   (白)     随我来!

杨春   (白)     好酒取来。

酒保   (白)     是。

             酒到。

杨春   (白)     酒家,喝上一杯。

酒保   (白)     卖酒不吃酒。请问尊姓大名?

杨春   (白)     在下姓杨名春,乃南京水西门人氏。

酒保   (白)     做什么买卖呀?

杨春   (白)     贩卖布匹为生。啊酒家,此处可有贩售人的?

酒保   (白)     嘿!您可别说这个!按院大人出下告示:有人提起“贩售”二字,责打四十大板,一面长枷!

杨春   (白)     我是奉了老母之命,买房妻室,侍奉母亲。

酒保   (白)     我们这儿有个杨青,惯会说媒拉纤,我给您找找他。

杨春   (白)     有劳了。

酒保   (白)     杨大爷!

(杨青上。)

杨青   (白)     谁呀?

             老二,你怎么啦!少你几个钱,你就这么满街找我!

酒保   (白)     不是我找你;我这儿来了位客人,要买个媳妇。

杨青   (白)     有。我见见这个人。

酒保   (白)     走。

杨青   (白)     客官,您找我?

杨春   (白)     请坐!

杨青   (白)     有坐。请问尊姓?

杨春   (白)     在下杨春。

杨青   (白)     当家子。哪里人氏?

杨春   (白)     乃南京水西门人氏。

杨青   (白)     作什么买卖呀?

杨春   (白)     贩卖布匹为生。

杨青   (白)     好买卖!客官,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杨春   (白)     宗兄有所不知,我在家奉了母亲之命,买房妻室,侍奉老母。

杨青   (白)     有倒有一家,只是晚婚。

杨春   (白)     只要人材出众,不论晚婚。

杨青   (白)     这就好办啦。人材八九分,今年二十八岁。

杨春   (白)     身价银多少?

杨青   (白)     三十两。

杨春   (白)     我要相看相看;在哪里看哪?

杨青   (白)     西门外柳林相看。

杨春   (白)     酒钱放在桌上,告辞了!

(杨春下。)

酒保   (白)     说了半天是哪一家呀?

杨青   (白)     不是别人,就是我妹妹。

酒保   (白)     好!

     (念)     你卖屋又卖基,

杨青   (念)     他不仁来我不义。

酒保   (念)     卖来银子交与你,

杨青   (念)     放你妈的狗臭屁。

(杨青、酒保同下。)

【第九场】

(保童上,打扫灵堂。杨素贞上。)

杨素贞  (白)     我夫,夫君!

     (哭)     喂呀……

     (唱)     见灵堂不由我滚油煎心,

             尊一声去世夫细听分明:

             只望你读诗书扬名显姓,

             又谁知阳寿终命赴幽冥。

             狗贱人用毒酒害你性命,

             这冤仇何日里才得伸明!

             儿也哭娘也哭有谁怜悯?

保童   (唱)     有保童向前来解劝娘亲。

             我爹爹今已死大数已定,

             哪能够人死后又能重生。

杨素贞  (唱)     我的儿年虽幼聪明纯正,

             他竟知跪灵前劝解娘亲。

(杨青上。)

杨青   (白)     开门来!

保童   (白)     妈,我舅舅来啦!

杨素贞  (白)     兄长来了。请坐!

杨青   (白)     有坐。妹夫死了,我也不知道。

杨素贞  (白)     母亲可好?

杨青   (白)     母亲身染重病,叫我接你来啦!

杨素贞  (白)     必须禀过婆母。

             保童,请你祖母!

保童   (白)     有请奶奶!

(姚母上。)

姚母   (白)     何事?

保童   (白)     我舅舅来啦!

姚母   (白)     啊大舅!请坐!

杨青   (白)     有坐。只因我母亲身染重病,叫我前来接我妹妹来啦!

姚母   (白)     叫他回去住上几日就是。

杨素贞  (白)     媳妇拜别了!

姚母   (白)     哎呀儿呀!你今此去,回来也在你,不回来也在你呀!

杨素贞  (唱)     闻听此言泪难忍,

             素贞岂是不节人!

             拜别婆母随兄去,

             探母归来再叩晨昏。

(杨素贞、杨青、保童、姚母自两边分下。)

【第十场】

(四龙套引黄大顺同上。)

黄大顺  (念)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白)     下官、黄大顺。按院大人升堂,辕门伺候。

             来,打道辕门!

(四龙套、黄大顺同走圆场。)

黄大顺  (白)     来到辕门,两厢退下。

(四龙套同下。)

黄大顺  (白)     升堂!

(四龙套、门子引毛朋同上。)

毛朋   (引)     奉命代天,丹心一片,保主江山。

     (念)     奉旨出朝,地动山摇。逢龙锯角,遇虎拔毛!

     (白)     本院、毛朋。蒙圣恩钦点八府巡按。一路而来,查得上三府,官是清官,民是顺民。这下五府未曾查访。

             来,黄大顺进见!

门子   (白)     黄大顺进见!

黄大顺  (白)     报!黄大顺告进。

             参见大人!

毛朋   (白)     站下。

黄大顺  (白)     有何差遣?

毛朋   (白)     本院牌发五府,现有告条:若有人提起“贩售”二字,责打四十大板,一面长枷。在通衢大路张挂,不得违误。

黄大顺  (白)     遵命!

(黄大顺下。)

毛朋   (白)     书吏进见。

门子   (白)     书吏进见。

(书吏上。)

书吏   (白)     参见大人!

毛朋   (白)     抬起头来。

             掩门!

(毛朋拉书吏同下。四龙套、门子同下。毛朋、门子换装同上。)

毛朋   (白)     一路之上,你我要伙伴相称。

门子   (白)     小人不敢。

毛朋   (白)     恕你无罪。带路!

     (唱)     为国家顾不得观山玩景,

             八台官必须要探访民情。

(毛朋、门子同下。)

【第十一场】

(杨春上。)

杨春   (唱)     行了一程又一程,

             不觉来到这柳林。

     (白)     在下、杨春。为了相看那一女子,约定杨兄在这柳林相会。这般时候,怎么还不见到来?

(杨素贞、杨青同上)

杨素贞  (唱)     过了一村又一村,

             多见树木少见人。

杨青   (白)     哎呀!走错了路了吧!你在这柳林稍坐一会儿,我去问问。

杨春   (白)     宗兄来了,那妇人可曾带来?

杨青   (白)     你瞧瞧!

杨春   (白)     倒也不错。身价银多少?

杨青   (白)     三十两。

杨春   (白)     倒也不多。婚书呢?

杨青   (白)     两下交换。

             此番趱路,您可有脚程啊?

杨春   (白)     前面买一脚程,也就是了。

杨青   (白)     这有现成一头毛驴,也卖给您罢?

杨春   (白)     要多少银子?

杨青   (白)     十两银子。

杨春   (白)     忒多了。五两银子如何?

杨青   (白)     便宜不过当家子。这鞍韂?

杨春   (白)     这要多少?

杨青   (白)     五两银子。

杨春   (白)     二两。

杨青   (白)     这还有条鞭子。

杨春   (白)     又要多少?

杨青   (白)     嘿!送给你们啦!

杨春   (白)     多谢宗兄!我们要趱路了。

杨青   (白)     唉!您先等等。

杨春   (白)     却是为何?

杨青   (白)     他是我的妹妹。

杨春   (白)     原来是大舅。

杨青   (白)     好说,亲戚。我们哥儿俩这么一分别,难免有点儿难舍难离的。您等我去远了,你们再走,也省得我妹妹难过。

杨春   (白)     好,日后你我哪里相会?

杨青   (白)     人到何处不相逢哪?正是:

     (念)     兄妹分别在柳林,叫人难舍又难分。眼巴巴不见我的亲胞妹,

(杨青看银子。)

杨青   (白)     嘿!

     (念)     我一见银子黑了心!

(杨青下。)

杨春   (白)     娘行!随我趱路。哈哈哈……

杨素贞  (白)     啊!你是甚等样人,叫我随你趱路?

杨春   (白)     方才那人,他是何人?

杨素贞  (白)     乃是我家兄长。

杨春   (白)     他将你卖与我了。

杨素贞  (白)     啐!你说此话,真真无理!待我唤他转来。

             兄长!

杨春   (白)     宗兄!宗兄!去远了。

杨素贞  (白)     呀!

     (唱)     听他言来吃一惊,

             骂声兄长乱胡行。

             事到临头须机警,

(〖行弦〗。)

杨素贞  (白)     且住,此事不要上了他的当啊!

(杨素贞转念。)

杨素贞  (白)     客官,既然我兄长将我卖与你了,但不知有何为证?

杨春   (白)     有婚书为证。

杨素贞  (白)     拿来我看。

杨春   (白)     且慢!你乃有气之人,将婚书拿到手中,三把两把扯碎,我岂不落个人财两空?

杨素贞  (白)     依你之见?

杨春   (白)     我念来你听:“立婚书人陈氏,只因杨素贞在家吵闹不贤,由他胞兄杨青接回,另卖杨春为妻,身价银三十两,立字为证。”

杨素贞  (哭)     喂呀……

     (唱)     听罢言来心头恨,

             立逼成亲万不能!

杨春   (白)     呸!

     (唱)     贱人说话欠思忖,

             杨春有话你听分明:

             三十两银子买了你,

             快快同我一路行。

杨素贞  (唱)     你家也有姐和妹,

             叫他嫁与几个人?

杨春   (唱)     听罢言来怒气生,

             开口伤人为何情?

             杨春打——

杨素贞  (唱)     素贞哭——

(门子、毛朋同上。)

毛朋   (唱)     毛朋来到,

             问客官打娘行却为何情?

     (白)     兄台!

杨春   (白)     你是个算命的先生?

毛朋   (白)     好眼力,我本是个算命的先生。请问客官,因何打这娘行?

杨春   (白)     先生有所不知,只因她兄长,使了我三十两银子,将她卖与我为妻,她不随我趱路,故尔要责打于她。

毛朋   (白)     有何为证?

杨春   (白)     有婚书为证。

毛朋   (白)     何人主婚?

杨春   (白)     乃是她婆婆陈氏主婚。

毛朋   (白)     如此待我问来。

             啊娘行,你为何不随他趱路啊?

杨素贞  (白)     我有满腹含冤,未曾伸诉。

杨春   (白)     你既有满腹含冤,当着先生在此,你且讲来!

杨素贞  (白)     先生、客官听了!

     (唱)     未开言不由人珠泪滚滚,

             尊先生与客官细听分明!

             家住在河南上蔡县,

             西门外八里村有我家门。

             老公公在山西做过粮道,

             婆婆陈氏诰命夫人。

             在家中与大伯分居过,

             田氏嫂用药酒害死夫君。

             都只为我兄长说母有病,

             将奴家诓至此卖与他人。

             我本当与客官一路而行,

             怎奈是我有这三不遂心。

             一不遂老婆母无人侍奉,

             二不遂儿年幼未长成人;

             三不遂夫丧命三七未尽,

             况且他死得惨原因不明。

             诉此情不由我咽喉气哽!

毛朋   (唱)     背地里叹坏了按院毛朋!

     (白)     兄台,听这女子之言,实在可怜,何不施恻隐之心,放她回去。

杨春   (白)     只是我这三十两银子,舍他不起。

毛朋   (白)     我与你三十两银子,你放她回去。

             来,取银子三十两。

门子   (白)     盘费俱已花尽了。

毛朋   (白)     惶恐啊惶恐!

杨春   (白)     何言惶恐?

毛朋   (白)     我们一路之上,银子花尽,故尔惶恐。

杨春   (白)     无有银子,你快快的走路吧!

毛朋   (白)     待我与你劝他几句。

             啊娘行,你走到前面大户人家,只管大哭三声,你的冤枉自得伸诉。

杨素贞  (白)     是。

毛朋   (白)     告辞了!

     (唱)     骂一声小杨春瞎了眼睛,

             把本院当做了算命先生。

             到衙前差人来将他拿定,

             责打他四十板枷号头门。

(门子、毛朋同下。)

杨春   (白)     娘行,随我趱路哇!

杨素贞  (哭)     喂呀……

     (唱)     恼恨兄长太不仁,

             贪图银钱卖奴身。

             忍悲含泪上驴行,

杨春   (唱)     我一足踏你倒埃尘!

     (白)     贱人!你方才言道:有满腹沉冤未能伸诉,你手中带定金镯,卖的是什么风流?夸的什么富贵?

杨素贞  (白)     客官有所不知,只因我公婆赠我夫妻紫金镯一对,言道:妻死夫不娶,夫死妻不嫁呀……

(杨素贞哭。)

     (唱)     说此话不由我珠泪淋淋,

             这才是见物在今犹伤情。

杨春   (白)     哦!

     (唱)     听她言来心难忍,

             背转身儿自思忖。

     (白)     听你说得可怜,我情愿三十两银子不要,放你回去,不知你意下如何?

杨素贞  (白)     多谢客官。

             哎呀且住!他既然放我回去,婚书还在他手内。我自有道理。

             啊客官,你放我回去,但不知是真放假放?

杨春   (白)     哪有什么假的。

杨素贞  (白)     既然真心放我,我的婚书还在你手。

杨春   (白)     这三十两银子我都不要了,要这婚书做甚,来,当面扯碎。

(杨春扯婚书。)

杨素贞  (白)     多谢了!

(杨素贞欲下。)

杨春   (白)     娘行转来!

杨素贞  (白)     啊……男女授受不亲,你唤我做甚?

杨春   (白)     方才不将婚书扯碎,你也不讲男女授受不亲;如今将婚书扯碎,你就说男女授受不亲。据我看来,还是你们妇人难惹!

杨素贞  (白)     哎呀恩人哪……

(杨素贞哭跪。)

杨春   (白)     三十两银子落了个“恩人”二字。起来,起来!你往哪里去?

杨素贞  (白)     我往婆家去。

杨春   (白)     你往婆家去?你田氏嫂嫂再若害你,岂不是自投罗网?

杨素贞  (白)     听你之言,我回娘家去。

杨春   (白)     你那胞兄杨青再若卖你,岂不辜负我杨春一片好心?

杨素贞  (白)     听客官之言,我是走投无路了!

杨春   (白)     也罢,不如写下伸冤大状,我替你告状。

杨素贞  (白)     你与我并无一点瓜葛,怎能替我告状?

杨春   (白)     这个!她姓杨,我也姓杨,倒不如你我结为仁义兄妹,我替你告状如何?

杨素贞  (白)     此话当真?

杨春   (白)     当真。

杨素贞  (白)     我却不信。

杨春   (白)     我就对——

杨素贞  (白)     我就跪。

杨春   (白)     我上了她的当了!

     (唱)     双膝跪在地埃尘,

             过往神灵听分明:

             我杨春三十零三岁,

(门子、毛朋同暗上。毛朋看。)

杨素贞  (唱)     杨素贞二十单八春。

杨春   (唱)     我把你当做亲胞妹,

杨素贞  (唱)     从今后看你做同胞兄。

杨春   (唱)     尊一声义妹且请起,

毛朋   (唱)     我毛朋暗地里看了一个真。

     (白)     啊兄台,你不是好人!适才我劝你放他回去,你执意不允,如今竟拜起天地来了!

杨春   (白)     不要胡说!我情愿三十两银子不要,婚书扯碎,我们拜为仁义兄妹,替她伸冤告状。

毛朋   (白)     我却不信。

杨春   (白)     你若不信,你去问来!

毛朋   (白)     自然要问。

             啊娘行,我劝你随他回去,你执意不允,怎么如今又拜起天地来了?

杨素贞  (白)     先生不要胡说,客官听我诉出苦情,我二人在此结为仁义兄妹了。

毛朋   (白)     当真?

杨素贞  (白)     当真。

毛朋   (笑)     哈哈哈……

     (白)     好了。兄台,你可算大大的好人。你既要告状,可有状纸!

杨春   (白)     到前面找人写上一张,也就是了。

毛朋   (白)     也罢,我与你们写一张状子如何?

杨春   (白)     先生会写么?

毛朋   (白)     不敢,略知一二。

杨春   (白)     先生,状子写不成了。

毛朋   (白)     怎么写不成了?

杨春   (白)     无有纸笔墨砚,也是枉然!

毛朋   (白)     不妨,我这里现成。

杨春   (白)     啊看将起来,你才不是好人!

毛朋   (白)     怎见得?

杨春   (白)     你是调词架讼的先生!

毛朋   (白)     不是呀,只因前村有二人争吵,要写状叩告,是我将他二人劝告好了,故尔留下这张状纸,这叫做闲时买——

杨春   (白)     忙时用。

毛朋   (白)     急时求——

杨春   (白)     不中用。

毛朋   (白)     着哇,偏偏就用着了。

杨春   (白)     不错。

毛朋   (白)     来!

门子   (白)     有。

毛朋   (白)     看过纸笔墨砚,待我写起状来。

             啊兄台,叫你妹子提个由头上来。

杨春   (白)     啊妹子,说个由头上来。

杨素贞  (白)     先生听了!告状人杨素贞,乃河南上蔡县四图八甲里人氏,状告大伯姚廷春、刁嫂田氏、胞兄杨青等——

毛朋   (白)     够了。待我与你写来。

杨素贞  (白)     兄长,请先生念上一遍,见了按院大人,也好照状回话。

杨春   (白)     啊先生,我妹子言道:请把状子念上一遍,倘若见了按院大人,也好照状回话。

毛朋   (白)     这是哪个说的?

杨春   (白)     是我妹子讲的。

毛朋   (白)     哎呀!你妹子虽然是女子,倒有男子的度才!

杨春   (白)     不错,倒有男子的度才。

毛朋   (白)     待我念来你听。

杨春   (白)     你就快念吧!

毛朋   (白)     “具告状人孀妇杨素贞,年二十八岁,乃河南上蔡县四图八甲里人氏。状告大伯姚廷春、刁嫂田氏、胞兄杨青等,为害夫霸产、谋卖侵吞事——”教你妹子记下,这是八个字的考语。

杨春   (白)     是。

             妹子,记下了这是八个字的考语。

杨素贞  (白)     是。请先生往下念!

杨春   (白)     请先生往下念。

毛朋   (白)     “大伯廷春,用药酒毒死亲夫廷美;刁嫂田氏,用钢刀刺杀七岁保童!”

杨素贞  (哭)     儿呀……

毛朋   (白)     问你妹子因何啼哭?

杨春   (白)     妹子,你因何哭起来了?

杨素贞  (白)     兄长有所不知,那贱人将我儿保童杀死,怎不教我落泪呀!

杨春   (哭)     哎外甥啊……

毛朋   (白)     你为何也哭起来了?

杨春   (白)     方才先生言道:田氏用刀杀死七岁保童。想那保童乃是我妹子的儿子。他是我的外甥,我是他的舅舅,怎么不哭哇!

毛朋   (白)     是你不知,这是我们作状子的由头。这叫做牛吃房上草,风吹千斤石;状纸入公门,无赖不成词。那保童不曾死。

杨春   (白)     那保童不曾死?

             妹子,这乃是一句赖词,保童不曾死。

杨素贞  (白)     请先生往下念来。

杨春   (白)     念哪!

毛朋   (白)     “胞兄杨青,推母有病,将小女子诓到柳林,卖与贩售人杨春。”

杨春   (白)     你拿过来吧!此状我不告了!

毛朋   (白)     你怎么不告了?

杨春   (白)     按院大人有告条在外:若有贩售之人,责打四十大板,一面长枷。我替人告状,倒把我自己告下来了!

毛朋   (白)     你也知道王法么?

杨春   (白)     生在世上,哪有不知王法的道理!

毛朋   (白)     好,你既怕王法,我与你改了过来。

杨春   (白)     改得好,我就告。

毛朋   (白)     改不好?

杨春   (白)     我就不告了。

毛朋   (白)     我保改得好。

杨春   (白)     我保告得好。

毛朋   (白)     我保准。

杨春   (白)     我承情。

毛朋   (白)     我将“贩售人”改为“异乡人”可好?

杨春   (白)     好。

毛朋   (白)     “杨春见小女子手带金镯,细问其情,心中不忍,情愿身价银不要,婚书扯碎,我二人结为仁义兄妹,带我伸冤告状。闻得大人爱民如子,法不枉断,望求大人速提凶恶到案,问明恶迹,沉冤得雪,则故夫瞑目泉下,小女子草命得生。叩天上告!叩天上告!”

杨素贞  (白)     啊兄长,问问先生在哪里居住,倘若按院大人不准此状,再请先生另写一张。

杨春   (白)     我妹子言道问问先生在哪里居住,倘若按院大人不准此状,再求先生另写一张。

毛朋   (白)     我住在道台衙门隔壁,有个招牌,“说不倒的老先生”就是我。

杨春   (白)     什么,“说不倒的老先生”?

毛朋   (白)     只因我这张嘴,说得旁人,旁人说不过我,这叫做“说不倒的老先生”。

杨春   (白)     我们要趱路了。

毛朋   (白)     请便!

杨素贞  (唱)     辞别恩人路程奔,

             一重恩当报九重恩。

杨春   (白)     少陪了,少陪了!

(杨春、杨素贞同下。)

毛朋   (唱)     好一个小杨春也知王法,

             免去他四十板一面长枷。

(毛朋、门子同下。)

【第十二场】

(四土棍、刘二混同上。)

刘二混  (念)     好吃懒做乐逍遥,赌博场中我为高!

     (白)     在下、刘二混。众位兄弟们请啦!这几天一点儿路儿也没有,不免上街找点路儿。

             咱们走着!

(四土棍、刘二混同下。)

【第十三场】

(杨春、杨素贞同上。)

杨素贞  (唱)     离了柳林往前进,

             衙前告状把冤伸!

杨春   (白)     贤妹在此等候,前面有一账户,待我前去讨取;少时回来,一路行走。

杨素贞  (白)     快些回来。

(杨春下。四土棍、刘二混同上,见杨素贞,互耳语。杨素贞见状惊,跑下。刘二混、四土棍同追下。杨春上,拐子跟上。)

拐子   (白)     朋友,哪儿去?

杨春   (白)     我进城。

拐子   (白)     听你说话,不像我们这儿的人?

杨春   (白)     我乃南京水西门人氏。

拐子   (白)     你身背何物?

杨春   (白)     乃是包裹行囊。

拐子   (白)     你别那么背着,拿来交给我。你来这儿眼生,我先去给你挂号,你再进城。拿来!

杨春   (白)     如此,有劳你了。快着些,我还有事呀!

拐子   (白)     我知道啊!误不了你的事。

(场设城。二门军同上。)

拐子   (白)     二位请啦!

二门军  (同白)    请啦!

拐子   (白)     你看我身后头那个人,贼眉鼠眼,可别教他进城。

二门军  (同白)    我们知道啦!

拐子   (白)     知道就好。请啦!

(拐子下。)

杨春   (白)     他怎么把我不管了?

二门军  (同白)    哪儿去?

杨春   (白)     进城找那人要包裹去。

二门军  (同白)    你的包裹为什么交给他?分明是拐子!关城喽!

(二门军同下。)

杨春   (白)     哎呀不好!

(〖扫头〗。杨春下。)

【第十四场】

(宋士杰上。)

宋士杰  (念)     身在公门好修行,善恶不差半毫分。积下阴功与善事,远在儿女近在身。

     (白)     老汉、宋士杰。乃江西德安人氏。前在道台衙门大人台前当了一名刑房书吏。因我办事傲上,将我革退,因此在南关以外,开了一座小小的店房,无非糊口而已。只因衙中有几个朋友,有一事不明,要向我领教,不免衙中走走。

(宋士杰走圆场。杨素贞跑上,过场,下。四土棍、刘二混同追上,过场,同下。)

宋士杰  (白)     啊!出得门来,见一群光棍赶一妇人,若是赶到僻静之处,只恐那妇人的名节难保。不免赶上前去打他一个抱不平!呃!因为爱管闲事,大人将我的刑房革退。如今又要多管闲事,咳,不免到衙中走走。

杨素贞  (内白)    异乡人好苦啊!

宋士杰  (白)     啊!那妇人言道:异乡人好苦!我见不得这个事情。哦哦有了,不免把妈妈叫将出来,救那妇人一救。

(宋士杰走圆场。)

宋士杰  (白)     妈妈哪里?

万氏   (内白)    啊哈!

(万氏上。)

万氏   (念)     心直口快菩萨心,敢比南海观世音。

宋士杰  (白)     错了!

万氏   (白)     怎么,我刚出来就错啦?

宋士杰  (白)     观世音她老人家救苦救难,你如何比得?

万氏   (白)     你好打抱不平,我也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救人之苦,济人之难,怎么比不得?

宋士杰  (白)     眼前就有一桩不平之事,你可敢管?

万氏   (白)     咳,老头子,你算了吧!皆因你当初好管闲事,才革去你的刑房。咱们才在南关外开店。怎么你又要打抱不平啦?我不管!

宋士杰  (白)     是呀,有道是:救人一命,少活十年!

万氏   (白)     哼!你真越活越糊涂啦!谁不知道,救人一命?多活十年,你怎么说少活十年哪?

宋士杰  (白)     你既知道多活十年,为何不去呢?

万氏   (白)     哈哈!这老头子,在这儿等着我哪!我问你:打得的?

宋士杰  (白)     打得的。

万氏   (白)     打出祸来?

宋士杰  (白)     我来担持!

万氏   (白)     如此,你与我闪开了!

     (念)     万氏开言道,老头子你是听:上房取棒锤,要打抱不平!

(万氏、宋士杰同出门,同走圆场。杨素贞、四土棍、刘二混同上,万氏救杨素贞,打四土棍下,宋士杰挡刘二混。)

刘二混  (白)     呦!我当是谁,原来是宋家爷爷。我这儿给您请安啦!

宋士杰  (白)     娃娃!此乃是有王法的所在!你们这些奴才意欲何为?

刘二混  (白)     老爷子!您不知道这两天儿没有一点儿路儿,刚才我们瞧见这个女子骑着驴,因此我们要抢这一头驴,我们好过几天。得啦,老爷子,您闭闭眼吧!

宋世杰  (白)     啊,青天白日,你们就敢放抢么?

刘二混  (白)     怎么着,别给脸不要脸,你还要管你二爷的事吗?

宋世杰  (白)     爷爷要管!与我打!

(万氏打刘二混,刘二混逃下。万氏拉杨素贞同进门,宋士杰随进。)

万氏   (白)     气死我啦!

宋世杰  (白)     啊妈妈!

万氏   (白)     什么事,老头子?

宋世杰  (白)     你救了她就该让她走去,你把她带到家中做甚哪?

万氏   (白)     我问你我们是干什么的?

宋世杰  (白)     开的是店。

万氏   (白)     卖的哪?

宋世杰  (白)     卖的是饭。

万氏   (白)     你老昏了是怎么着!既救了她,不把她带到咱们家来,要被他们再抢了去,岂不失了贞节么?

宋世杰  (白)     好,讲得有理。你去问问这一娘行,家住哪里?姓甚名谁?因何至此?

万氏   (白)     你瞧你这个罗嗦劲!问人家这个干什么?好,我问问去。

             那一女子,家住哪里?姓甚名谁?到我们信阳干什么来啦?

杨素贞  (白)     我乃河南上蔡县人氏,名唤杨素贞,到此告状来了。

万氏   (白)     老头子,问来了。她是河南上蔡县的人氏,名叫杨素贞,到咱们这儿告状来啦!

宋士杰  (白)     问他可有状纸?

万氏   (白)     这一娘子,你可有状子呀?

杨素贞  (白)     有。

万氏   (白)     拿来!

杨素贞  (白)     这……无有。

万氏   (白)     这是怎么说话哪!

             老头子,我又问来啦。她说有状子。

宋士杰  (白)     拿来!

万氏   (白)     这……无有。

宋士杰  (白)     这是怎么讲话?你去对她言讲:老汉曾在道台衙门当过刑房书吏,状子是时常得见,若有不周不到之处,也好与她更改更改。

万氏   (白)     是啦。

             这一娘子,我们老头子在道台衙门当过刑房书吏,这状子时常得见,若有不周不到之处,他也好与你更改更改。

杨素贞  (白)     妈妈请看。

万氏   (白)     这是她的状子。你念念咱们听听。

宋士杰  (白)     听了:“具告状人孀妇杨素贞,年二十八岁,乃河南上蔡县四图八甲里人氏。状告大伯姚廷春、刁嫂田氏、胞兄杨青等,为害夫霸产、谋卖侵吞事。”这是状子八个字的由头,叫她记下了。

(万氏向杨素贞。)

万氏   (白)     这是八个字的由头,你记着了。

杨素贞  (白)     是。

宋士杰  (白)     “大伯廷春,用药酒毒死亲夫廷美;刁嫂田氏,用钢刀刺杀七岁保童!”

杨素贞  (哭)     儿呀……

宋世杰  (白)     问问娘行为何啼哭?

万氏   (白)     你为什么哭啊?

杨素贞  (白)     我那孩儿被杀身死,岂不教我悲痛!

万氏   (白)     是这么回事儿呀!

             老头子,保童是她的儿子,被人杀死,她怎么不哭哪!

宋世杰  (白)     保童不曾死。这叫做:

     (念)     牛吃房上草,风吹千斤石。状纸入公门,无赖不成词。

万氏   (白)     好。往下念!

宋士杰  (白)     听了!“胞兄杨青,推母有病,将小女子诓到柳林,卖与异乡人杨春。杨春见小女子手带金镯,细问其情,心中不忍,情愿身价银不要,婚书扯碎,我二人结为仁义兄妹,带我伸冤告状。闻得大人爱民如子,法不枉断,望求大人速提凶恶到案,问明恶迹,沉冤得雪,则故夫瞑目泉下,小女子草命得生,叩天上告!叩天上告!”好状子!好状子!作状之人,不得地便罢;若是得地,必有八台之位。状纸虽好,可惜!递它不上呀!

万氏   (白)     怎么递不上哪?

宋世杰  (白)     大人出有告示在外:有人拦轿喊冤,责打四十大板。她乃女流之辈,如何递得上去!

万氏   (白)     嗐!是这么回事。

             杨素贞,我们老头子说啦:这状子写得好,可惜你递不上。按院大人出有告示在外:有人拦轿喊冤,责打四十大板。你乃女流之輩,如何递得上哪!

杨素贞  (白)     怎么递不上?

万氏   (白)     你想啊,我们这儿大人出入,衙役三班是多的,你是女流之輩,如何递得上去哪!

杨素贞  (白)     听妈妈之言,我满腹沉冤,就不能伸诉了!

万氏   (白)     可惜我不与她沾亲带故,我若与她沾亲带故,这场官司我替她打啦!

杨素贞  (白)     啊干娘请上,受女儿一拜!

万氏   (白)     好孩子,真机灵!起来起来!拿状子来,你听信儿吧!

             老头子!

宋士杰  (白)     做什么?

万氏   (白)     告状去。

宋士杰  (白)     先前你不教我管人家闲事,如今又要我去管闲事?

万氏   (白)     你不知道,如今她是我的干女儿啦。

宋士杰  (白)     她是你的干女儿,与我什么相干!

杨素贞  (白)     干父请上,受儿一拜!

宋士杰  (白)     起来!起来!这件小事,待干父替你前去。

万氏   (白)     老头子,你这就心平气和啦吧!

宋士杰  (白)     妈妈看守门户,我告状去了。

万氏   (白)     早去早回。

             杨素贞,跟妈妈来呀!

(宋士杰、万氏、杨素贞自两边分下。)

【第十五场】

(丁旦上。)

丁旦   (念)     身居在公衙,心事乱如麻!

     (白)     在下、丁旦。衙内有件不明之事,不免去到宋家伯伯台前领教。就此走走!

(丁旦走圆场。宋士杰上)

丁旦   (白)     啊宋家伯伯,晚生有礼!

宋士杰  (白)     罢了。丁旦娃娃,衙中之事,可曾补上?

丁旦   (白)     补上了。还有一事不明,要在宋家伯伯台前领教。

宋士杰  (白)     今日老汉有要事在身,改日再谈。

丁旦   (白)     请到酒肆。

宋士杰  (白)     怎么,吃酒?

丁旦   (白)     吃酒。

宋士杰  (白)     好好好,扰你几杯。

(宋士杰、丁旦同下。)

【第十六场】

(差役甲、差役乙、差役丙同上。)

差役甲  (念)     奉命差遣,

差役乙、

差役丙  (同念)    概不由己。

差役甲、
差役乙、

差役丙  (同白)    门上有人么?

(门子上。)

门子   (白)     什么人?

差役甲  (白)     怀庆府。

差役乙  (白)     归德府。

差役丙  (白)     卫辉府。

差役甲、
差役乙、

差役丙  (同白)    前来投文。

门子   (白)     候着!

             启禀大人:三府投文。

顾读   (内白)    公文留下,明日午堂发签,三日后领回文。

门子   (白)     公文留下,明日午堂发签,三日后领回文。

差役甲、
差役乙、

差役丙  (同白)    是。

(差役甲、差役乙、差役丙同递文,同下。门子下。)

【第十七场】

(宋士杰、丁旦同上。)

宋士杰  (白)     娃娃,那件事情就是这样做法,你要记下了。

丁旦   (白)     有劳伯伯。

宋士杰  (白)     你去问来,大人可曾升过午堂?

丁旦   (白)     大人升过堂了,明日午堂发签。

宋士杰  (白)     你待怎讲?

丁旦   (白)     明日午堂发签。

宋士杰  (白)     哎呀!

(宋士杰打丁旦。)

丁旦   (白)     又撒起酒疯来了!

(丁旦下。)

宋士杰  (唱)     三杯酒下咽喉把大事误了,

             看起来信阳州无有好人!

     (白)     哎呀且住!此番回去,干女儿必然问道,状子可曾递上?是我言道:衙门有几位朋友,请为父吃了几杯酒,把状子耽误了!她必然说道:女儿不是你亲生女儿,若是你亲生女儿,酒也不吃了,状子也就递上了,这两句话一定是有的!

             妈妈开门来!

(万氏、杨素贞同上。)

万氏   (白)     来啦!老头子回来啦?

宋士杰  (白)     回来了!

万氏   (白)     状子递上没有?

宋士杰  (白)     这!

杨素贞  (白)     啊干父!状子可曾递上?

宋士杰  (白)     衙中有几位朋友,请为父吃酒,把状子耽误了!

杨素贞  (白)     啊干父!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若是你亲生之女,状子也就递上了,酒也就不吃了。

宋士杰  (白)     如何!这儿句话总是要有的。

             儿呀,胆大胆小?

杨素贞  (白)     胆大怎说?胆小怎讲?

宋士杰  (白)     你若胆小,回到上蔡县,在父母衙前去告;若是胆大,随为父击鼓鸣冤!

杨素贞  (白)     干父啊!儿若胆小,也来不到信阳州!

宋士杰  (白)     有此胆量?

杨素贞  (白)     有此胆量!

宋士杰  (白)     随为父的走!

杨素贞  (白)     走!

万氏   (白)     你们走,我看家听信。

(万氏下。宋士杰、杨素贞同走圆场。)

宋士杰  (白)     儿呀,你放大胆,少站片刻。

杨素贞  (白)     遵命!

宋士杰  (白)     看堂的娃娃也不知往哪里去了?待我照顾他二十大板。

(宋士杰拿鼓锤。看堂人上。)

看堂人  (白)     这不是宋家爷爷吗?

宋士杰  (白)     娃娃!此是有王法的所在,一时也短不得人。

看堂人  (白)     你老人家不知道,我刚才不在这儿,是方便去啦。你老人家把鼓锤给我罢!

宋士杰  (白)     今日是遇见你宋家爷爷,这鼓不曾打,要是遇见旁人,是这样——

(宋士杰打鼓。四青袍、丁旦引顾读同上。)

顾读   (白)     来!带看堂的!

丁旦   (白)     看堂的!

看堂人  (白)     与大人叩头!

顾读   (白)     拉下去打!

(四青袍同打看堂人。)

顾读   (白)     带击鼓人!

看堂人  (白)     哎!

宋士杰  (白)     娃娃,挨了?

看堂人  (白)     挨了!

宋士杰  (白)     敢是二十板子?

看堂人  (白)     二十!

宋士杰  (白)     大人怎样吩咐?

看堂人  (白)     带击鼓人!

(看堂人下。)

宋士杰  (白)     儿呀,你大胆只管前去,有什么事情,干父与你作主。待为父与你报门。

             报:击鼓人告进!

杨素贞  (白)     参见大人!

顾读   (白)     胆大女子,本道放告自有日期,为何擅击堂鼓?

             来,扯下去打!

丁旦   (白)     且慢!启大人:这一女子,见了大人如拨云见日,大人赏她例法,满腹含冤断不敢出口,望求大人宽恕。

宋士杰  (白)     这两句话回答的好。

顾读   (白)     呈状上来。

丁旦   (白)     呈状过来!

顾读   (白)     “具告状人孀妇杨素贞,年二十八岁,乃河南上蔡县——”

             杨素贞,你越衙告状,住在哪里?

杨素贞  (白)     住在干父家中。

顾读   (白)     你干父是谁?

杨素贞  (白)     宋士杰。

顾读   (白)     宋士杰这老儿还不曾死!

             来,传宋士杰!

丁旦   (白)     宋家伯伯,大人唤你。

宋士杰  (白)     晓得了。

             报:宋士杰告进!

             与大人叩头!

顾读   (白)     宋士杰,你还不曾死?

宋士杰  (白)     阎王不要命,小鬼不来拿。你叫我怎么死?

顾读   (白)     你为何包揽词讼?

宋士杰  (白)     何为包揽词讼?

顾读   (白)     那杨素贞乃河南上蔡县人氏,来到信阳州越衙告状,住在你的家中,岂不是包揽词讼?

宋士杰  (白)     小人有下情。

顾读   (白)     有什么下情?讲!

宋士杰  (白)     小人宋士杰,乃江西德安人氏。在前任道台衙门当了一名刑房书吏。只因我办事傲上,大人将我的刑房革掉。我就在这信阳州西门以外,开了一座小小的店房,不过是度日而已。那年小人往上蔡县公干,与杨素贞之父八拜结交,他将杨素贞拜在小人名下以为义女,那时她不过是般长般大。我们是三月一来,五月一往。如今,她有满腹冤屈,来在信阳州越衙告状,又道是:是亲者不能不顾,不是亲者不能强顾。她是小人的干女,小人是她干父,干女儿不住在干父家中,难道叫她住在庵观寺院?

顾读   (白)     好一张利口!

宋士杰  (白)     句句实言。

顾读   (白)     杨素贞讨保!

宋士杰  (白)     小人愿保。

顾读   (白)     啊!你为何保她?

宋士杰  (白)     干父不保干女儿,无人敢保!

顾读   (白)     我原要你保!

宋士杰  (白)     保保何妨!

顾读   (白)     下去!

宋士杰  (白)     我们这就走!

             儿呀,走!

杨素贞  (白)     干父,这两句话回答的好。

宋士杰  (白)     儿呀,这两句话若是回答不上,怎称得是包揽词讼啊!

     (笑)     哈哈哈……

杨素贞  (白)     这官司是输了,是赢了?

宋士杰  (白)     儿呀,不要管它。随为父的回去,见了你那干娘,叫她做些面食馍馍,吃的饱饱的,再来打这一场热闹官司!走哇!

(宋士杰、杨素贞同下。)

顾读   (白)     来!去到河南上蔡县投文,捉拿姚、杨二家,过堂听审。

丁旦   (白)     遵命!

顾读   (白)     掩门!

(众人同下。)

【第十八场】

(四青袍、二衙役引刘提同上。)

刘提   (引子)    官居县令,与黎民,判断冤情。

     (念)     上报君恩下为民,国法森严不徇情。食王爵禄当尽命,留得美名万古存。

     (白)     下官、刘提。身授河南上蔡县正堂。到任以来,此处民情,倒也好教好训。今当三、六、九日,放告之期。

             来,放告牌抬出!

(丁旦上。)

丁旦   (念)     奉命差遣,概不由己已。

     (白)     贵县请了!

刘提   (白)     请了!奉何人所差?

丁旦   (白)     有公文到来,请看!

刘提   (白)     左右,呈上来!

(衙役甲递公文。)

刘提   (白)     哦,原来是顾大人的公文,提拿姚、杨二家。

             来,拿我火签,带领上差,提拿姚、杨二家!退堂!

(四青袍、刘提同下。)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随我来!

丁旦   (白)     走哇!

(二衙役、丁旦同走圆场。)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来此已是。

丁旦   (白)     上前叩门。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杨兄,开门来!

杨青   (内白)    来啦!

(杨青上。)

杨青   (念)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叫门心不惊。

     (白)     谁呀?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杨兄!

杨青   (白)     二位干什么来啦?

衙役甲  (白)     有人把你告下来啦!

杨青   (白)     谁把我告下来啦?

衙役乙  (白)     杨素贞。还有姚家哪!来吧!官事官办,带上吧!

杨青   (白)     等等!不是还有姚家哪吗!我带你们吃他去。我是苦小子,穷汉子吃药,富汉子还钱。甭锁,跑不了。

(二衙役、丁旦、杨青同走圆场。)

杨青   (白)     到了。你们等等,我去叫门。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快去!

杨青   (白)     大妹子,开门来!

(姚廷春上。)

姚廷春  (白)     谁呀?

丁旦、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带了走!

姚廷春  (白)     哎呦,了不得啦!有了贼啦!

             老婆子快来!老婆子快来!

田氏   (内白)    来啦!

(田氏上。)

田氏   (白)     什么事情?

姚廷春  (白)     有了贼啦!

田氏   (白)     有贼?我看看去!

             哦,大舅来啦!什么事这么慌里慌张的?

杨青   (白)     了不得啦!杨素贞在信阳州把咱们告下来啦!

田氏   (白)     怎么着?杨素贞在信阳州把咱们告下来啦?这可怎么好?

杨青   (白)     大妹子,他们差人在门口儿等着带人哪!有银子先把他们打发走,咱们在衙门口见。

田氏   (白)     得多少银子呀?

杨青   (白)     二百两就成了。

田氏   (白)     我取去!

姚廷春  (白)     别给他们银子,给他们现钱,压死这些王八蛋!

田氏   (白)     你睡觉去吧。

姚廷春  (白)     那么,我睡去啦!

(姚廷春下。田氏取银。)

田氏   (白)     这有银子二百两,叫他们先走,我随后就到。

杨青   (白)     好。

             来!众位哥儿们,本家有一百两银子,你们先走,我们随后就到。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一百两银子是给我们的?就是上差一个人也不成啊!不要,带他们走!不行,锁上他!

田氏   (白)     大舅,什么事又喊起来啦?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他给我们一百两银子。

田氏   (白)     大舅,不是二百吗?

杨青   (白)     他们是黑门口儿的人,没够。

             来,给你们添上这一百,还说什么?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哪儿见?

杨青   (白)     衙门口儿见。我们随后就到。

衙役甲、

衙役乙  (同白)    咱们走吧。你们快点儿去!

(衙役甲、衙役乙、丁旦同下。)

杨青   (白)     大妹子,想个主意才好哇!

田氏   (白)     他们都走啦,不必害怕,有我哪!大舅,您先回去,咱们衙门口儿见。

杨青   (白)     我走啦!

(杨青下。)

田氏   (白)     好个大胆的杨素贞,在信阳州把我告下来啦!有啦,我不免回到娘家,叫我兄弟写封信,托个人情。

             车辆伺候!

(车夫上。)

田氏   (唱)     上车辆不由我心中发恨,

             骂一声杨素贞无耻贱人。

             回娘家找兄弟求封书信,

             管叫他丧我手难以逃生。

(田氏、车夫同下。)

【第十九场】

(田伦上。)

田伦   (引子)    诗书藏腹内,文章占高魁。

     (白)     下官、田伦。蒙圣恩钦点江西巡按,尚未领凭上任。今早喜鹊声噪,必有喜事。

             来,伺候了!

(田氏上。)

田氏   (念)     主意安排定,回家求人情。

     (白)     兄弟!

田伦   (白)     姐姐到了。请坐!

田氏   (白)     有座。

田伦   (白)     姐姐回家,必有所为?

田氏   (白)     兄弟,你还不知道吗?

田伦   (白)     知道什么?

田氏   (白)     杨素贞在信阳州把我告下来啦!

田伦   (白)     告下来便怎么样?

田氏   (白)     我来求你写封信,托个人情,不知你意下如何哪?

田伦   (白)     闻听你在姚家做事不贤,今日叫我与你写信托情,那是万万不能!

田氏   (白)     哎,兄弟呀!

     (唱)     不看僧面看佛面,

             不看鱼情看水情。

田伦   (唱)     伤天害理行不正,

             欺心灭义罪非轻。

             回头便把母亲请,

(田母上。)

田母   (唱)     请出为娘为何情?

田伦   (白)     母亲,我姐姐来了。

田母   (白)     你姐姐来了?现在哪里?

田氏   (白)     妈我来啦!

田母   (白)     我儿来了?坐下!

田氏   (白)     兄弟,你也坐下。

田母   (白)     儿呀,你不在姚家,回来做甚?

田氏   (白)     妈呀,您哪还不知道吗?

田母   (白)     知道什么?

田氏   (白)     那杨素贞在信阳州把我告下来啦!

田母   (白)     告下来便怎么样?

田氏   (白)     我回家来求我兄弟写封信,托个人情,他执意不写。妈呀,您叫他给我写得啦!

田母   (白)     原来如此。

             儿呀,与她写了吧!

田伦   (白)     母亲有所不知,儿同科四人,已在双塔寺盟誓,一概不准官吏过柬,匿案准情;若有此事,准备棺木一口,仰面还乡。今日叫孩儿修书托情,是万万不能。

田母   (白)     是呀,为娘闻听你在姚家做出无礼之事,二来你又走东家、串西家,无有大户人家的规矩。哎呀,可丑煞为娘也!

田氏   (白)     丑哇!这是小丑,大丑还在后头哪!

田母   (白)     还有什么大丑?

田氏   (白)     他不给我写这封信,打了上风官司还则罢了,要是打了下风官司,我把裙子一脱,往肩膀上一搭,茶馆出来,酒铺进去,没人问我便罢,有人问我,我就说我是田伦的姐姐!我看是谁寒伧!

田母   (白)     儿呀,你姐姐说的出来,做的出来,看在为娘分上,与她写了吧!

田伦   (白)     孩儿不能写。

田母   (白)     写了吧!

田伦   (白)     实不能写。

田氏   (白)     妈呀,他不写,您老人家与他下上一跪,他就写啦!

田母   (白)     为娘这里跪下了!

(田母欲跪。)

田伦   (白)     哎呀!母亲不必如此,孩儿写也就是了!

田母   (白)     这便才是。

田伦   (白)     母亲!还要三百两银子压书。

田母   (白)     儿呀,还要三百两压书的银子呢!

田氏   (白)     妈呀,我来得慌速,没带钱来,先教我兄弟给我垫上吧!

田母   (白)     儿呀,你先与她垫上吧!

田母   (白)     是。母亲请至后堂。

(田母下。)

田伦   (白)     姐姐,陪伴母亲去吧!

(田氏下。院子暗上。)

田伦   (白)     家院!

院子   (白)     有。

田伦   (白)     打扫书房!

院子   (白)     是。

(田伦、院子同下。)

【第二十场】

(院子上,弹扫。)

院子   (白)     有请家爷!

(田伦上。)

田伦   (唱)     在堂前遵奉了母亲之命,

             出无奈修书信损坏良心。

(田伦坐。)

田伦   (白)     这是哪里说起!

     (唱)     田伦修书顿首拜,

             拜上了信阳顾年兄:

             自从在双塔寺分别后,

             倒有数载未相逢。

             姚家庄有个杨氏女,

             她本是吵闹不贤人。

             药酒毒死亲夫主,

             诬赖大伯姚廷春。

             三百两银子压书信,

             看在年兄年弟情。

             上风官司归故里,

             登门叩谢顾年兄。

     (白)     上写:家书安泰。

             来,传家丁走上!

院子   (白)     家丁走上!

(院子下。家丁甲、家丁乙同上。)

家丁甲  (念)     堂上一呼,

家丁乙  (念)     阶下百诺。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参见老爷!有何吩咐?

田伦   (白)     这有书信一封,命你们去到信阳州顾大人衙门投递。一路之上,须要小心。三百两银子压书,外有十两银子,以为路费。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遵命!

(家丁甲、家丁乙同下。)

田伦   (白)     天哪,天!

     (念)     今日修下求情信,不知苍天容不容?

(田伦下。)

【第二十一场】

(场设城。二门军同上。)

二门军  (白)     关城喽!

(家丁甲、家丁乙同上。)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哎呀!

家丁甲  (白)     伙计,赶到此间,城门关闭,哪里投宿?

家丁乙  (白)     看那边有座店房,你我那里投宿。

家丁甲  (白)     言之有理。走!

(〖水底鱼〗。家丁甲、家丁乙同走圆场。)

家丁甲  (白)     来此已是店房。

             店家!

宋士杰  (内白)    来了!

(宋士杰上。)

宋士杰  (白)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正是。可有干净房屋?

宋士杰  (白)     有。请到里面。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好。

宋士杰  (白)     可曾用饭?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前途用过。取明灯一盏,暖酒一壶。

宋士杰  (白)     是。

(宋士杰取灯、酒。)

宋士杰  (白)     灯到,酒到。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放下!

宋士杰  (白)     是。有何贵重物件,交明柜上。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我们这里有三百两银子存下。唤你再来。

宋士杰  (白)     是。

(宋士杰出门。)

宋士杰  (白)     且住!看这二位公差,来得慌张,并有银子三百两,必有徇情之事。待我听他们讲些什么?

(宋士杰偷听。)

家丁甲  (白)     请吃一杯。

家丁乙  (白)     请!

家丁甲  (白)     伙计,你看毛、顾、田、刘哪位大人清正!

家丁乙  (白)     自然是毛大人清正。你我不要管他们的闲事,有道是:酒酒酒,终日有;有钱的在天堂,无钱的入地狱!

家丁甲  (白)     伙计,闲话少说,吃几杯,安歇了吧!关门。

(家丁甲、家丁乙同睡。)

宋士杰  (白)     两个公差说什么毛、顾、田、刘。这毛一定是按院大人毛朋,顾是信阳州顾读,刘是上蔡县刘提。这田是哪一个呢?哦哦是了,干女儿言道,田氏有一胞弟名唤田伦,定是此人!他们莫非是田伦派往顾读那里求情的?嗯,待我将门拨开,盗取书信,看个明白。

(〖行弦〗。宋士杰盗书。)

宋士杰  (唱)     田伦修书顿首拜,

(万氏偷上,吹灯,宋士杰惊。万氏学猫叫。)

宋士杰  (白)     你吓着我了!

(万氏点灯。)

万氏   (白)     老头子,走,睡觉去。

宋士杰  (白)     你先去,我就到,你快去歇息去吧!

万氏   (白)     你可快点儿来呀!

(万氏下。)

宋士杰  (唱)     拜上了信阳顾年兄。

             自从在双塔寺分别后,

             倒有数载未相逢。

             姚家庄有个杨氏女,

             她本是吵闹不贤人。

             药酒毒死亲夫主,

             诬赖大伯姚廷春。

             三百两银子压书信,

             看在年兄年弟情。

             上风官司归故里,

             登门叩谢顾年兄。

     (白)     上写:家书安泰,家书安泰!嘿嘿!我当什么事情,原来为干女儿之事,田伦送往顾读那里求情的书信,这便怎么处?哦哦有了,我不免将书信字迹,套写在我这衣襟里面。顾读哇顾读!你不准情,还则罢了;你若准情,管叫你死在我衣襟底下!

(宋士杰抄书信。〖行弦〗。宋士杰将书信送回原处,下。〖起五更鼓〗。宋士杰上。)

宋士杰  (白)     二位,天已明了。

家丁甲  (白)     伙计,起来吧。

             店家,我们与你借件东西。

宋士杰  (白)     敢是坛子?

家丁乙  (白)     正是。

宋士杰  (白)     待我取来。

(宋士杰取坛。)

宋士杰  (白)     坛子在此。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回来时我们与你送来。

(家丁甲、家丁乙同下。)

宋士杰  (白)     顾读哇顾读!你不受贿,还则罢了,你若受贿,宋先生的衣襟,就是你的对头了!

(宋士杰下。)

【第二十二场】

(顾读上。)

顾读   (念)     师爷染重病,时刻挂在心。

(门子暗上。)

顾读   (白)     下官、顾读。二甲进士出身。蒙圣恩身授河南汝光道,带管信阳州正堂。未出京之时,同年四人,在双塔寺焚香盟誓;在外居官,若有官吏过柬,匿案准情,各带棺木一口,仰面还乡。自到任以来,百姓倒也好教好训。只因师爷染病在床,不知可曾好否?

             来!有请师爷。

门子   (白)     有请师爷!

(师爷上。)

师爷   (念)     只因染重病,昼夜不安宁。

     (白)     大人!

顾读   (白)     师爷!请坐!

师爷   (白)     坐着,坐着!大人,告诉你说:给我凑点儿盘费,叫我回家得啦!不然,我这条老命,可就撇在这儿啦!

顾读   (白)     师爷好生养病,候小弟俸银到来,送你回家就是。

师爷   (白)     你给我凑点儿就得啦,干嘛还用等俸银哪!

(家丁甲、家丁乙同上。)

家丁甲  (念)     奉了大人命,

家丁乙  (念)     前来下书文。

家丁甲  (白)     来此已是,门上哪位在?

门子   (白)     什么人?

家丁甲  (白)     奉了田大人之命,前来下书。

门子   (白)     可有书信?

家丁甲  (白)     有。

门子   (白)     启老爷:田大人有书信到来。

顾读   (白)     呈上来!待我观看。

(顾读看信。)

顾读   (白)     岂有此理!

(顾读撇书于地,气下。)

师爷   (白)     什么?我倒岂有此理啦!这是你该我的,不是我该你的,这是怎话儿说的。

门子   (白)     我家大人为这封书信着恼!

(门子拾信。)

师爷   (白)     把信拿来,我看看。

门子   (白)     师爷请看。

师爷   (白)     啊,内有三百两银子!够我回家的了。

             来,传下书人进见。

门子   (白)     下书人,师爷传。小心了!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小人们叩头!

师爷   (白)     有三百两银子压书啊?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银子当面。

师爷   (白)     告诉你家老爷说:银子收下,修书不及,照书行事。

家丁甲、

家丁乙  (同白)    是。

(家丁甲、家丁乙同下。)

门子   (白)     师爷,大人要丢官呢?

师爷   (念)     管他丢官不丢官,老子回家有盘川。

     (白)     带马!

(师爷上马,下。)

门子   (白)     有请大人!

(顾读上。)

顾读   (念)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白)     何事?

门子   (白)     师爷将银子带走,叫大人照书行事。

顾读   (白)     哎呀师爷呀,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方才也曾言道,等候俸银一到,就送你回去。你为何将那三百两银子带走?田年兄啊,田年兄!想当初你我在双塔寺盟誓之时,也曾言道:若是官吏过柬,匿案准情,准备棺木一口,仰面还乡!如今你这封书信,本当不准,怎奈银子又被师爷带去;若是准下,岂不是贪赃卖法!

(丁旦上。)

丁旦   (白)     人犯带到!

顾读   (白)     知道了。

             哎呀田年兄啊,田年兄!这桩事儿,小弟少不得与你担待担待。

             来,升堂!

(丁旦下。)

门子   (白)     升堂!

(四青袍同上。)

顾读   (白)     将人犯带上堂来。

门子   (白)     带人犯!

(杨青、姚廷春、田氏同上。)
杨青、
姚廷春、

田氏   (同白)    叩见大人!

门子   (白)     听点!杨青!

杨青   (白)     有。

门子   (白)     姚廷春!

姚廷春  (白)     有。

门子   (白)     田氏!

田氏   (白)     有。

(宋士杰、杨素贞同暗上。)

顾读   (白)     杨青!

杨青   (白)     犯生在。

顾读   (白)     口称犯生,莫非在庠?

杨青   (白)     身入黉门,我是个秀才。

顾读   (白)     怎样卖你胞妹,从实招来!

杨青   (白)     他婆婆陈氏主婚。

顾读   (白)     何人代笔?

杨青   (白)     他们家里没人会写字,犯生代代笔。

顾读   (白)     何人得的采礼。

杨青   (白)     采礼银子三十两,犯生还了酒账啦!

顾读   (白)     卖屋又卖基,一树能剥几层皮!孔夫子门下,哪有你这败类。低头!

             姚廷春,你怎样害死你的兄弟,从实招来!

姚廷春  (白)     我都不知道,问我媳妇她知道。

顾读   (白)     原来是个缩头男子!

姚廷春  (白)     缩头倒不缩头,我有点儿怕老婆。

顾读   (白)     低头!

             田氏,怎样害死人命?讲!

田氏   (白)     启禀大人:杨素贞私通奸夫,谋死亲夫,与小妇人无干。小妇人是个安分守己的好人哪!

顾读   (白)     本道早知道你是好人。下堂讨保!

田氏   (白)     谢大人!

(杨青、姚廷春同下。田氏向杨素贞。)

田氏   (白)     打官司,打得出太太的手心儿去吗?

(田氏下。)

顾读   (白)     带杨素贞!

门子   (白)     带杨素贞!

宋士杰  (白)     儿呀,只管大胆前去,有干父与你作主。

杨素贞  (白)     参见大人!

顾读   (白)     杨素贞,你为何告此谎状?

杨素贞  (白)     替夫伸冤,何为谎状?

顾读   (白)     你私通奸夫,谋死亲夫,岂不是谎状?

杨素贞  (白)     小妇人若行此事,不去逃生,反来送死不成?

顾读   (白)     不动大刑,谅你不招。

             来,拶起来!

杨素贞  (唱)     大堂之上动了刑,

             只觉一阵痛澈心!

             受刑不过来招认,

             屈打成招冤怎伸?

     (白)     有招!

(禁婆暗上。)

顾读   (白)     叫她画供。带去收监!

杨素贞  (白)     哎呀干父哇!孩儿受刑不过,我……画供招认了哇……

(杨素贞哭。)

宋士杰  (白)     儿呀!你在监中,暂受一时之苦,干父替你伸冤。

(禁婆押杨素贞同下。)

宋士杰  (白)     冤枉!

四青袍  (同白)    宋士杰喊冤。

顾读   (白)     宋士杰!此事只怕瞒不过这个老儿!

             来,带宋士杰!

门子   (白)     宋士杰上堂!

宋士杰  (白)     报!宋士杰告进!宋士杰叩头!

顾读   (白)     宋士杰!

宋士杰  (白)     有。

顾读   (白)     你为何喊冤?

宋士杰  (白)     大人,你这官司审得不公道!

顾读   (白)     怎么不公道?

宋士杰  (白)     原告收监,被告讨保,是哪些儿公道?

顾读   (白)     杨素贞告的乃是谎状。

宋士杰  (白)     何言谎状?

顾读   (白)     私通奸夫,谋死亲夫,岂不是谎状?

宋士杰  (白)     奸夫是谁?

顾读   (白)     杨青。

宋士杰  (白)     哪里人氏?

顾读   (白)     南京水西门人氏。

宋士杰  (白)     那杨素贞呢?

顾读   (白)     河南上蔡县人氏。

宋士杰  (白)     一个是南京水西门人氏,一个是河南上蔡县人氏,他二人路隔千里,怎说通奸?

顾读   (白)     乃是先奸后嫁!

宋士杰  (白)     既是先奸后嫁,不去逃生,反来送死不成?

顾读   (白)     这个——

宋士杰  (白)     哪个?

顾读   (白)     宋士杰!你莫非受了贿了?

宋士杰  (白)     嗯!受贿不多,三百两!

顾读   (白)     啊,与我打!

宋士杰  (白)     你打我不得!

顾读   (白)     怎么打你不得?

宋士杰  (白)     我身无过犯。

顾读   (白)     我打了你,自有你的过犯!

宋士杰  (白)     你打我什么过犯?

顾读   (白)     我打你个——

宋士杰  (白)     什么?

顾读   (白)     我打你个欺官傲上!

宋士杰  (白)     你也只好打我个欺官傲上。我今日不挨你这几十板子,你一辈子也退不了堂!来,打!

(四青袍同打宋士杰。)

宋士杰  (白)     谢大人的板子!

顾读   (白)     宋士杰,我打得你可公?

宋士杰  (白)     不公!

顾读   (白)     打得你可是?

宋士杰  (白)     不是!

顾读   (白)     不公也要公,不是也要是。从今以后,我这道台衙门不许你来!

宋士杰  (白)     我走走何妨!

顾读   (白)     再要来时,要你的老狗命!

宋士杰  (白)     我们看是谁要谁的命哪!

顾读   (白)     下去!

宋士杰  (白)     我这就走哇!

     (唱)     待等按院下了马,

             再与干女把冤伸。

(宋士杰下。丁旦上。)

丁旦   (白)     按院大人在此下马。

顾读   (白)     带马迎接!

(众人同下。)

【第二十三场】

(田氏上。)

田氏   (唱)     杨素贞他如今遭了监禁,

             害死那小保童以绝后根。

     (白)     我、田氏。多亏兄弟修书一封,才打了个上风官司。杨素贞收在监中,已然是个死罪,看是活不了啦!她有个儿子名唤保童,我不免将他杀死,斩草除根便了!

     (唱)     今日要了保童命,

             两份家财一口吞。

(田氏下。)

【第二十四场】

(姚母上。)

姚母   (唱)     廷美丧命心惨伤,

             不知儿媳在何方?

     (白)     老身、陈氏。儿媳杨素贞,自从回转娘家,一去未回,今日乃廷美百日之期,老身拿了纸钱,坟前焚化。天哪,天!好不伤心也!

     (唱)     家门不幸丧亲生,

             切齿顿足恨煞人。

             田氏女做事太毒狠,

             害得我骨肉两离分。

             我的儿坟埋荒郊外,

             哪知道为娘我终日伤情?

             我儿媳回娘家并无音信,

             叹只叹小保童孤苦伶仃。

             似这等冤枉事怎无报应?

             但不知何日里才把冤伸。

(姚母下。)

【第二十五场】

(万氏上。)

万氏   (唱)     杨素贞诉冤枉监中受困,

             倒叫我每日里常挂在心。

     (白)     我、万氏。只因我干女儿杨素贞,伸冤告状,倒被赃官收在监中。做了点儿水饭饽饽,给她送去。就此走走。

(姚母、保童、天才同上。天才偷万氏饽饽。)

万氏   (白)     咳,这孩子怎么偷我的饽饽吃!

(万氏打天才。)

姚母   (白)     你因何打我的孙儿?

万氏   (白)     他偷我的饽饽我不打他!

姚母   (白)     他年幼无知,老身这厢赔礼。

万氏   (白)     没什么,没什么!听你说话,不像此地人哪?

姚母   (白)     我们是河南上蔡县人氏。

万氏   (白)     来到信阳州干什么来啦?

姚母   (白)     寻找我儿媳来了。

万氏   (白)     你儿媳叫什么名字呀?

姚母   (白)     名叫杨素贞。

万氏   (白)     哦,杨素贞!说起来不是外人,原来是亲家到啦!

姚母   (白)     妈妈为何亲家相称?

万氏   (白)     杨素贞拜在我的名下,是我的干女儿。咱们不是亲家吗!

姚母   (白)     多蒙照应。

万氏   (白)     这是谁呀?

姚母   (白)     素贞之子名唤保童。见过外婆。

保童   (白)     参见外婆!

万氏   (白)     好俊的孩子。这是谁?

姚母   (白)     田氏之子名叫天才。

万氏   (白)     好你个小杂种,我看你是胎里坏,我打你出出气啵!

(万氏打天才。)

姚母   (白)     亲家有所不知,他母亲与他钢刀,叫他刺杀保童,他念在弟兄情肠,不忍杀之。他是个好人哪!

万氏   (白)     原来是个好孩子。

(万氏向天才。)

万氏   (白)     我错打了你啦!

姚母   (白)     今欲何往?

万氏   (白)     素贞前去告状,不想收押在监,我给她送饭去啦。先到我家歇息歇息。

姚母   (白)     理当登门叩谢。

万氏   (白)     走啊!

姚母   (唱)     多蒙亲家施恻隐,

             来生犬马当报恩。

万氏   (唱)     人逢喜事精神爽,

             月到中秋分外光。

     (白)     开门来!

(宋士杰上,开门。)

宋士杰  (白)     妈妈回来了?

万氏   (白)     回来啦。

宋士杰  (白)     这是何人?

万氏   (白)     素贞的婆婆。

姚母   (白)     亲家老爷!

宋士杰  (白)     请坐!

姚母   (白)     有坐!

宋士杰  (白)     你家长子害死次子,你往哪里去了?

姚母   (白)     常言道:子大不由母哇!

宋士杰  (白)     好个子大不由母。这是何人?

姚母   (白)     素贞的儿子,名唤保童。

宋士杰  (白)     哦,他是保童。

姚母   (白)     过来,见过外公。

保童   (白)     参见外公!

宋士杰  (白)     哎呀苦命的儿呀!他是何人?

姚母   (白)     田氏之子名唤天才。见过外公。

天才   (白)     参见外公!

宋士杰  (白)     我打死你这小奴才!

(宋士杰打天才。)

姚母   (白)     亲翁有所不知,他母亲叫他刺杀保童,他不忍杀之。他是个好人哪!

宋士杰  (白)     错打了。

姚母   (白)     亲翁,我儿媳的冤枉,可曾昭雪?

宋士杰  (白)     你等暂住我家,明日打听按院大人在何处下马,再作道理。

姚母   (白)     我意欲到监中探望儿媳。

宋士杰  (白)     今日天晚,明日再去。

姚母   (唱)     亲翁亲母施恻隐,

宋士杰  (唱)     小事何须挂在心。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六场】

(禁婆上。)

禁婆   (数板)    我做禁卒管牢囚,十人见了九人愁;有钱的,是朋友,无钱的,打不休来骂不休!骂不休!

     (白)     我、禁婆便是。我监里收了一股差事,名唤杨素贞。今儿个没事,叫她出来,打她几下,好要几个钱。杨素贞,你给我走出来啵!

杨素贞  (内白)    苦哇!

(杨素贞上。)

杨素贞  (唱)     忽听得叫素贞心神不定,

             禁妈妈呼唤我所为何情?

     (白)     妈妈,有礼了!唤我何事?

禁婆   (白)     你到监中日子也不少啦,一个大钱也不花,是何道理哪?

杨素贞  (白)     等我干娘到来,要些银线与妈妈使用。

禁婆   (白)     你没钱我不要啦!这有个受罪床,来吧,上来吧!

杨素贞  (哭)     苦哇……

             (唱)听谯楼打罢了初更鼓尽,

禁婆   (白)     你有一两五?行啊!快拿来吧!

杨素贞  (唱)     不由我一阵阵两泪淋淋。

             实指望替儿夫报仇雪恨,

             又谁知入了枉死城。

             老婆母在家中无人奉敬,

             我的儿小保童未能成人。

             老天爷若能够遂奴心意,

             早烧香晚点灯答报神灵。

(天才、保童、陈氏、万氏同上。)

万氏   (唱)     急急忙忙往前进,

             不觉来到监牢门。

     (白)     开门!

禁婆   (白)     谁呀?

万氏   (白)     挑开吧!

(禁婆向杨素贞。)

禁婆   (白)     你干娘来啦,我把你放下来。

万氏   (白)     开开!

禁婆   (白)     来啦,来啦!

(禁婆开监门。万氏进监门。)

万氏   (白)     我干女儿哪?

禁婆   (白)     这不是在这儿哪吗!

万氏   (白)     儿呀!

杨素贞  (唱)     见干娘不由我珠泪滚滚,

             我若是你亲女早看我身。

万氏   (白)     你别哭啦,你婆婆来啦!

杨素贞  (白)     现在哪里?

万氏   (白)     现在监外,我叫她来。

(万氏出监门。)

万氏   (白)     亲家随我进来。

(姚母向天才、保童。)

姚母   (白)     你二人在此等候。

(万氏、姚母同进监门。)

万氏   (白)     干女儿,你婆婆来啦!

姚母、

杨素贞  (同哭)    (哎呀)(喂呀),(儿呀)(婆婆呀)……

姚母   (唱)     一见媳妇改形像,

             可叹你受冤屈遭此刑伤!

杨素贞  (唱)     见婆母不由我心痛难忍,

             为媳的为你儿受尽苦情!

万氏   (白)     你儿子也来啦!

杨素贞  (白)     保童也来了!现在哪里?

万氏   (白)     我叫他进来。

(万氏出监门。)

万氏   (白)     保童跟我进来。

(万氏、保童同进监门。)

杨素贞  (哭)     儿呀……

保童   (白)     妈!

杨素贞  (唱)     见我儿不由人咽喉哭紧,

             好一似万把刀刺在娘心。

万氏   (白)     天才也来啦!

杨素贞  (白)     哦,天才也来了?唤他进来!

(万氏出监门。)

万氏   (白)     天才跟我进来。

(万氏、天才同进监门。禁婆暗下。)

万氏   (白)     天才来啦!

杨素贞  (白)     唗!

     (唱)     一见天才咬牙恨,

             活活打死小畜生!

(杨素贞打天才。)

姚母   (白)     不要打,他是个好人!

杨素贞  (白)     怎见得?

姚母   (白)     他母亲与他钢刀一把,要他刺杀保童,他不忍杀之,岂不是好人!

万氏   (白)     给你带来水饭,你吃一点儿吧!

杨素贞  (白)     吞吃不下。

(禁婆上。)

禁婆   (白)     四老爷查监来啦!

(万氏、姚母、杨素贞、保童、天才同惊,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二十七场】

(四龙套、黄大顺同上。)

黄大顺  (白)     某、黄大顺。按院大人在信阳下马,不免城外伺候。

(众人同下。)

【第二十八场】

(四龙套、书吏乔装毛朋同上,门子、毛朋同上,同挖门,毛朋拉书吏同下,毛朋换装上。)

毛朋   (白)     本院、毛朋。钦承王命,巡查河南八府。在上蔡县西门以外柳林之内,访得一桩案件。

             来,黄大顺进见!

门子   (白)     黄大顺进见!

黄大顺  (白)     报!黄大顺告进!

             参见大人!

毛朋   (白)     少礼。

黄大顺  (白)     谢大人!

毛朋   (白)     本院命你速到上蔡县姚家庄,将姚、杨两家拿来听审。附耳上来!

黄大顺  (白)     遵命!

             马来!

(黄大顺上马,下。)

毛朋   (白)     外厢开道!

(众人同下。)

【第二十九场】

(宋士杰扛行李上。)

宋士杰  (念)     只为干女事,时刻挂在心。

     (白)     老汉、宋士杰。闻听按院大人在信阳州下马,不免前去与干女儿告状。就此走走。

(宋士杰下。)

【第三十场】

(杨春上。)

杨春   (念)     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又遇顶头风!

     (白)     在下、杨春,乃南京水西门人氏。贩卖布匹为生。算清账目回家,本想买房妻室,谁知杨素贞她有满腹冤枉,我二人结为仁义兄妹,替她伸冤告状,不想中途失散,行李又被拐子拐去。是我病在店中,半月有馀,如今身体好了。闻听妹子在信阳告状,不免前去寻找于她。正是:

     (念)     只因事不平,不失仁义情。

(杨春走圆场,宋士杰扛行李上,宋士杰、杨春互撞。杨春将宋士杰行李撞掉。)

宋士杰  (白)     回来!

杨春   (白)     做什么?

宋士杰  (白)     你这人走路,为何将我行李碰在地下?

杨春   (白)     我杨春有心事在怀,如若不然,定不与你甘休!

宋士杰  (白)     转来!

杨春   (白)     转来便怎么样?

宋士杰  (白)     你叫什么名字?

杨春   (白)     我叫杨春,你问我做什么?

宋士杰  (白)     哦,原来是干儿子到了。

杨春   (白)     我是你的干爷爷!

宋士杰  (白)     杨素贞是你什么人?

杨春   (白)     乃是我的干妹。

宋士杰  (白)     着哇!杨素贞是你干妹,她是我的干女儿,你岂不是我的干儿子么?

杨春   (白)     如此说来,干父到了!适才不知,这厢有礼!

宋士杰  (白)     起来,起来!娃娃,你慌慌张张要向何往?

杨春   (白)     替我妹子告状去。

宋士杰  (白)     你告哪一家?

杨春   (白)     我告姚、杨二家。

宋士杰  (白)     如今要告田、顾、刘!

杨春   (白)     什么田、顾、刘?

宋士杰  (白)     田伦、顾读、刘提。

杨春   (白)     告刘提何来?

宋士杰  (白)     告他好酒贪杯,不理民词。

杨春   (白)     那田伦呢?

宋士杰  (白)     官吏过柬,密札求情。

杨春   (白)     那顾读?

宋士杰  (白)     贪赃卖法,匿案准情。

(〖内喊声〗。)

宋士杰  (白)     看看何人下马?

杨春   (白)     遵命!

(杨春下。)

宋士杰  (白)     这位按院大人出得告示在外,有人拦轿喊冤,责打四十大板。想老汉偌大年纪,如何挨得起这四十大板?我看杨春这个娃娃生得倒也精壮,这四十大板照顾了他吧!

(杨春上。)

杨春   (白)     参见干父!

宋士杰  (白)     打听哪位大人在此下马?

杨春   (白)     按院大人在此下马。

宋士杰  (白)     好儿子!将状子顶在头上,前去告状;若有什么大事,有你干父作主。

杨春   (白)     如此,我去告状去了!

(杨春下。)

宋士杰  (白)     杨春此去,这四十大板是脱不了的呀!

(宋士杰下。)

【第三十一场】

(四龙套、门子、毛朋同上,同斜门。杨春上。)

杨春   (白)     冤枉!

毛朋   (白)     扯下去打!

杨春   (白)     异乡人好苦哇……

(杨春哭。)

毛朋   (白)     免刑。掌起面来!

杨春   (白)     谢大人!

毛朋   (白)     呈状上来!

(毛朋接状。)

毛朋   (白)     告状人叫何名字?

杨春   (白)     小人名叫杨春。

毛朋   (白)     状纸上面写的是宋士杰,你为何口称杨春?

杨春   (白)     小人有下情回禀。

毛朋   (白)     讲!

杨春   (白)     那宋士杰乃是小人的干父,上了几岁年杞,挨挤不上。望大人详情。

毛朋   (白)     状子准下,宋士杰察院听审。

杨春   (白)     谢大人!

(杨春下。)

毛朋   (白)     开道!

(场设城。四青袍、田伦、顾读、刘提同上。)
田伦、
顾读、

刘提   (同白)    迎接大人!

毛朋   (白)     察院伺候!

(众人同下。)

【第三十二场】

(宋士杰上。)

宋士杰  (白)     杨春这个娃娃,告状怎么还不见回来?

杨春   (内白)    走哇!

(杨春上。)

杨春   (白)     参见干父!

宋士杰  (白)     回来了?

杨春   (白)     回来了。

宋士杰  (白)     状子可曾递上?

杨春   (白)     递上了。

宋士杰  (白)     走过来!

杨春   (白)     走过来。

宋士杰  (白)     再走过去!

杨春   (白)     啊!再走过去。

宋士杰  (白)     这个状子不曾递上。

杨春   (白)     怎见得?

宋士杰  (白)     按院大人有告条在外,若有人拦轿喊冤,先打四十大板。你并无伤痕,怎能递上?

杨春   (白)     哎呀!幸亏我有一个干父,若有十个干父,我命就丧在你手了。告状之时,是我言道“异乡人好苦”,大人就不打我了。

宋士杰  (白)     大人怎样吩咐下来?

杨春   (白)     大人吩咐下来,察院听审。

宋士杰  (白)     好!回去叫你干娘,做些面食饽饽,我们吃的饱饱的,与他们打这场热闹官司!哈哈哈……

(宋士杰、杨春同下。)

【第三十三场】

(四龙套、门子、毛朋同上,同挖门。)

毛朋   (白)     有请田、顾二位大人。

门子   (白)     有请田、顾二位大人!

(田伦、顾读同上。)
田伦、

顾读   (同白)    大人在上,卑职等参拜!

门子   (白)     起,免,打躬!

毛朋   (白)     二位大人请坐。

田伦、

顾读   (同白)    大人在此,哪有卑职的座位。

毛朋   (白)     你我乃是年兄年弟,请坐何妨?

田伦、

顾读   (同白)    谢座!大人出京,万民无不瞻仰。

毛朋   (白)     二位年兄,为何不见刘年兄?

田伦、

顾读   (同白)    他官卑职小,不敢前来。

毛朋   (白)     想你我俱是年兄年弟,讲什么官大官小。

             来,有请刘老爷。

门子   (白)     有请刘老爷!

(刘提上。)

刘提   (白)     报!上蔡县知县刘提告进!

门子   (白)     起、免、打躬!

毛朋   (白)     刘年兄请坐。

刘提   (白)     大人在此,卑职不敢坐。

毛朋   (白)     你我俱是年兄年弟,焉有不坐之理。

刘提   (白)     谢座!

毛朋   (白)     刘年兄,上蔡县官民如何?

刘提   (白)     官是清官,民是顺民。

毛朋   (白)     既是官清民顺,为何有人越衙告状?

刘提   (白)     有道是民不告,官不究。

毛朋   (白)     哪里是民不告官不究,分明是你好酒贪杯,不理民词,回衙听参!

刘提   (白)     是。

     (念)     双塔寺内盟誓愿,如今仰面回故乡!

     (白)     完了!

(刘提下。)

毛朋   (白)     二位年兄!

田伦、

顾读   (同白)    大人!

毛朋   (白)     弟有一事不明,要在二位年兄台前领教。

田伦、

顾读   (同白)    有话请讲,何言领教二字。

毛朋   (白)     田年兄!有一百姓,状告官长官吏过柬,密札求情,当问何罪?

田伦   (白)     按律当绞!

毛朋   (白)     多蒙指教。

             顾年兄!

顾读   (白)     大人!

毛朋   (白)     有一百姓,状告官长贪赃卖法,匿案准情,当问何罪?

顾读   (白)     这个!论律当斩!

毛朋   (白)     领教了!二位年兄!实不相瞒,有人在小弟面前,把你二人告下来了!


田伦、

顾读   (同白)    有告必有证!

毛朋   (白)     来!

门子   (白)     有。

毛朋   (白)     带宋士杰!

门子   (白)     带宋士杰!

(宋士杰上。顾读出门。)

顾读   (白)     宋士杰,你来了?

宋士杰  (白)     大人呼唤,怎的不来!

顾读   (白)     见了大人你说些什么!

宋士杰  (白)     我要说什么,你还不明白么!

             报!宋士杰告进!与大人叩头!

毛朋   (白)     宋士杰!你状告的二位大人在此,将情由讲来,若有一字差错,提防你的老命!

宋士杰  (白)     大人容禀!

毛朋   (白)     讲!

宋士杰  (白)     小人名唤宋士杰。在前任道台衙门当了一名刑房书吏。只因小人办事傲上,将小人的刑房革退。因此在南关外,开了一座小小店房,无非是度日而已。那日有两位公差,投在小人店房落宿,小人见他们来得慌张,在门外暗听。他二人言道:酒酒酒,终日有,有钱的在天堂,无钱的入地狱。他二人睡熟之后,那时小人——

毛朋   (白)     为何不讲?

宋士杰  (白)     小人有剁手之罪!

顾读   (白)     来,剁去双手!

毛朋   (白)     且慢!恕你无罪!

宋士杰  (白)     谢大人!

毛朋   (白)     往下讲!

宋士杰  (白)     小人将门拨开,将书信盗出,那时小人——

毛朋   (白)     为何又不讲?

宋士杰  (白)     小人有挖目之罪!

顾读   (白)     来,挖去双目!

毛朋   (白)     且慢!一概恕你无罪!

宋士杰  (白)     谢大人!小人将书信打开观看,原来是田大人往顾大人那里下的求情书信,小人将上面字迹,一字套一字,套写在我这衣襟之上,大人请看!

毛朋   (白)     打座!

     (念)     田伦修书顿手拜,拜上信阳顾年兄:自从在双塔寺分别后,倒有数载未相逢。

             姚家庄有个杨氏女,她本是吵闹不贤人。药酒毒死亲夫主,诬赖大伯姚廷春。

             三百两银子压书信——

     (白)     撤座!

(田伦、顾读同离座。)

毛朋   (念)     看在年兄年弟情。上风官司归故里,登门叩谢顾年兄。

     (白)     上写:家书安泰!家书安泰!

宋士杰  (白)     大人详情!

毛朋   (白)     来!将宋士杰的衣襟入库。宋士杰堂下伺候。

宋士杰  (白)     谢大人!

(宋士杰出公堂。)

顾读   (白)     宋士杰,你好厉害的衣襟!

宋士杰  (白)     大人,你好厉害的板子!

顾读   (白)     你好一张利嘴!

宋士杰  (白)     今日你才知道你宋先生的厉害!

顾读   (白)     下去!

(宋士杰下。)

毛朋   (白)     二位年兄!宋士杰的衣襟,就是你二人的对证了。

顾读   (白)     田年兄!你不该写那封求情的书信哪!

田伦   (白)     你不该收我三百两银子!

顾读   (白)     呃!银子被师爷带去了!

田伦   (白)     本当不修书信,怎奈老母跌跪堂前。又道是:

     (念)     父母恩情重,

毛朋   (念)     朝廷法度严!

顾读   (白)     不听恩师语。

毛朋   (念)     王法大如天!

     (白)     二位年兄:想当初我等到京求名,得中进士,可恨严嵩与我等作对,多蒙海老恩师保奏,方能帘外为官。严嵩又差校尉四十名,暗访我等,为此请诸位年兄在双塔寺盟誓:此番到任,若有人官吏过柬,匿案准情者,各抬棺木一口,仰面还乡!我想上蔡县刘年兄好酒贪杯不理民词,将他提参,不必再议。田年兄,你乃江西八府巡按,未领凭上任。不该官吏过柬,密札求情!顾年兄,你身为河南汝光道,代管信阳州,擅敢贪赃卖法,匿案准情!小弟不才,蒙圣恩钦点河南八府巡按,查得上三府,官是清官,民是顺民;这下五府,官是赃官,民是刁民!不想这贪赃卖法之事,俱出在我同年弟兄身上,叫小弟何处去寻!哪里去访!

田伦、

顾读   (同白)    看在年兄年弟分上,还望大人谅情一二。

毛朋   (冷笑)    呵呵呵……

     (白)     事到如今,还讲什么谅情一二!圣上恩赐上方宝剑,你我一同拜过!

(毛朋、田伦、顾读同拜剑。)

毛朋   (白)     小弟得罪了!升堂!

             唗!胆大田伦、顾读,擅敢官吏过柬,贪赃卖法!将冠带去掉听候发落,下去!

田伦、

顾读   (同白)    唉!

(田伦、顾读同下。)

毛朋   (白)     来,带陈氏!

门子   (白)     带陈氏!

(姚母上。)

姚母   (白)     命妇姚门陈氏,叩见青天大人!

毛朋   (白)     口称命妇,你丈夫在哪里为官?

姚母   (白)     我丈夫姚伯颖,原任陕西粮道。

毛朋   (白)     原来是诰命夫人。请起!

姚母   (白)     谢大人!

毛朋   (白)     左右,看座。

姚母   (白)     谢座!

毛朋   (白)     你长子谋死次子,你往哪里去了?

姚母   (白)     此乃是子大不由母。

毛朋   (白)     本院有意叫你长子廷春,与次子廷美抵偿,你意如何?

姚母   (白)     大人岂不知一子不孝,九子该灭!

毛朋   (白)     到底是诰命夫人的口气。且请下堂。

姚母   (白)     多谢大人!

(姚母下。)

毛朋   (白)     来,带姚、杨二家上堂!

门子   (白)     姚、杨二家上堂!

(姚廷春、杨青、田氏同上。)
姚廷春、
杨青、

田氏   (同白)    参见大人!

毛朋   (白)     哪个叫杨青?

杨青   (白)     犯生杨青。

毛朋   (白)     口称犯生,莫非在庠?

杨青   (白)     身入黉门,我是个秀才。

毛朋   (白)     卖你妹子,何人主婚?

杨青   (白)     他婆婆陈氏主婚。

毛朋   (白)     哪个写的婚书?

杨青   (白)     他们家没人会写字,犯生代代笔。

毛朋   (白)     何人得的采礼银子?

杨青   (白)     银子三十两,犯生还了酒钱啦!

毛朋   (白)     卖屋又卖基,一树能剥几层皮!孔夫子门下哪有你这败类?

             来,将杨青剜去左目,剁去右手,责打四十,边外充军。押下去!

(杨青下。)

毛朋   (白)     姚廷春!害死你胞弟的情由,从实招来!

姚廷春  (白)     大人,您说害人的事儿,我不知道,我老婆她知道。

毛朋   (白)     原来是个缩头男子。

姚廷春  (白)     缩头倒不缩头,有点儿怕老婆。

毛朋   (白)     田氏!你因何起下毒心,害死你小叔廷美?从实讲来!

田氏   (白)     大人,这都是杨素贞私通奸夫,谋死亲夫,诬告小妇人。你老人家看看,我们是安分守己的好人哪!

毛朋   (白)     不动大刑,谅你不招。

             左右,看大刑伺候!

田氏   (白)     有招,有招。

毛朋   (白)     招上来!

田氏   (白)     只因我公公在日,留下紫金镯一对,是他分家不公,我怀恨在心,买了一付毒药,害死姚廷美,谋卖杨素贞是实。您老人家饶了我,我下次再也不敢啦!

毛朋   (白)     左右,将他夫妻做成一对人油大蜡,送到姚廷美坟前活祭。押下去!

(姚廷春、田氏同出公堂。)

姚廷春  (白)     咱们俩人这是什么罪过?

田氏   (白)     把咱们做成人油蜡啦!

姚廷春  (白)     成了蜡幌子啦!

(姚廷春、田氏同下。)

毛朋   (白)     带宋士杰!

门子   (白)     带宋士杰!

(宋士杰上。)

宋士杰  (白)     叩见大人!

毛朋   (白)     宋士杰!你一状告去两员封疆大臣,一个百里县令,该当何罪?

宋士杰  (白)     小人一状告下两位封疆大臣,一名知县,该当绞罪。恩典出于大人!

毛朋   (白)     讲什么恩典出于大人,本院看你年迈,罪减一等,将你发往边外充军。当堂上了刑具,押下去!

宋士杰  (白)     谢大人!

     (唱)     宋士杰当堂上了刑,

             好似枯木难逢春。

             转身出了察院门,

(杨春、杨素贞自两边分上。)

宋士杰  (唱)     只见杨春与素贞。

             你家住河南上蔡县,

             你家住南京水西门。

             你我三人不相认,

             宋士杰与你们是哪门子亲?

             我为你挨了四十板,

             又发往边外去充军。

             可叹我年迈苍苍遭此刑,苍天爷呀……

             谁是我披麻带孝的人?

杨春   (唱)     干父不必两泪淋,

杨素贞  (唱)     孩儿言来听分明:

杨春   (唱)     倘若干父身亡故,

杨素贞  (唱)     儿就是披麻带孝人。

             站立大堂来观看,

     (白)     呀!

     (唱)     这位大人认得真。

     (白)     啊兄长,看这位大人好像是柳林写状的那位先生!

杨春   (白)     不错,是的。

宋士杰  (白)     儿看得真?

杨素贞  (白)     看得真。

宋士杰  (白)     见得明。

杨春   (白)     见得明。

宋士杰  (白)     好哇!

     (唱)     儿看得真来见得明,

             这边外充军去不成。

             二次进了都察院,

             尊一声青天老大人:

             虽然百姓告得准,

             还是大人查得清。

             官司本是百姓告,

             无有状纸告不成!

毛朋   (唱)     钦奉王命出帝京,

             明查暗访到柳林。

             只为不平把状写,

宋士杰  (唱)     我宋士杰打的也是抱不平!

毛朋   (唱)     百姓告官律当斩!

宋士杰  (唱)     在柳林写状犯法你是头一名!

毛朋   (唱)     宋士杰说话情理正,

             问得本院无话云。

             亲自下位来松刑,

             你可算得是说不倒的老先生。

     (白)     你可有后?

宋士杰  (白)     乏嗣无后。

毛朋   (白)     本院作主,将杨春拜在你的名下,以为养老义子,当堂一拜!

(杨春、杨素贞同拜宋士杰。毛朋向宋士杰。)

毛朋   (白)     赐你插花披红,当堂披挂,随本院去到姚廷美坟前致祭。

宋士杰、
杨春、

杨素贞  (同白)    谢大人!

(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2865 ┊ 字数:3万5239 ┊ 最后更新:2023-02-28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