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标《反徐州》

主要角色
徐达:老生
完颜龙:净
花母:丑
康茂才:小生
郭广卿:净
侯伯清:老生
完颜老王:丑

《串龙珠》马连良饰徐达
《串龙珠》马连良饰徐达
情节
元末,徐州王完颜龙横行不法。一日行围,践踏青苗,村长郭广卿阻之,欲问斩。州官徐达说情,始被罚入狱。民妇金氏,偶拾遗箭,竟被完颜龙断臂;周氏在府门前哺乳,亦被挖去左目;侯伯清质家藏串龙珠营救好友郭广卿,因完颜龙贪珠,竟将郭伯清与朝奉康茂才拷打,送交徐州坐罪。其时,诸人激忿,齐向徐州鸣冤状告。州官徐达查明是非,不忍加罪。虽经王府总管完颜骆驼催逼,亦宁愿摘去印信,不愿屈判黎民。徐达免职,激起民忿。群情激怒,奋起杀死新任州官,拥戴徐达,力擒完颜龙,光复徐州。

根据《京剧汇编》第九十八集:马连良藏本整理

录入:Shanshan

相关剧本

图标全剧剧本:PDF 格式

阅读 (548.59 KB)

图标全剧剧本:纯文本格式

【第一场】

(〖急急风〗。八校尉、完颜骆驼同上,同站斜一字。完颜龙上。〖牌子〗。完颜龙挖门。)

完颜龙  (白)     孤、大元邦徐州王完颜龙。元室为臣。自征服中原,开拓疆土,看那些异族百姓,无非是俎上之肉;大好山河,尽是囊中之私。生杀予夺,一任我意;富贵尊荣,十分威严。今日下乡行猎。

             驼儿!

完颜骆驼 (白)     奴才在。

完颜龙  (白)     郊外去者!

完颜骆驼 (白)     是。

完颜龙  (西皮摇板)  人来与爷郊外往,

             行围射猎散心肠。

(八校尉、完颜骆驼同下。完颜龙趟马。)

完颜龙  (白)     嘚,闪开了!

(完颜龙下。)

【第二场】

郭广卿  (内白)    嗯嗬!

(郭广卿上。)

郭广卿  (念)     十年困风尘,叹作离乱人。伤心亡国恨,壮志难凌云!

     (白)     咱、徐州府安乐村村长郭广卿。生性粗豪,不读诗书。慕古代朱家、郭解为人,济人之急、扶人之危,惯打不平,好管闲事。敬的是忠臣孝子,恨的是奸恶贪险。唉!只是生不逢辰,偏遇着这胡儿占据中原,饱受异族欺凌。幸喜州官徐大老爷爱民如子。今日他下乡劝农,我不免纠合乡党,前去迎接,就此走走。

侯伯清  (内白)    贤弟慢走!

郭广卿  (白)     那旁有人来了。

(侯伯清上。)

侯伯清  (西皮散板)  听说是徐大人下乡查旱,

             约合了众乡民迎接清官。

郭广卿  (白)     唔呼呀,原来是侯伯清侯兄长!

侯伯清  (白)     郭贤弟!

郭广卿  (白)     兄长急遽而行,意欲何往?

侯伯清  (白)     贤弟,听说徐青天下乡劝农,有意约合众乡民前去迎接。

郭广卿  (白)     我也正为此事而来。

侯伯清  (白)     如此,一同前往。正是:

     (念)     约合众乡党,

郭广卿  (念)     迎接好清官。

(郭广卿、侯伯清同下。)

【第三场】

徐达   (内白)    衙役们!

四青袍  (内同白)   有。

徐达   (内白)    开道!

四青袍  (内同白)   啊!

(四青袍、二班头、徐达同上。)

徐达   (西皮散板)  连年灾患百姓遭困,

             下乡劝农安民生。

             为乘阳春行时令,

             不是闲游玩物人。

     (白)     下官,徐达。元室为臣,官拜徐州正堂。在胡儿铁蹄之下,为搭救百姓,屈身为官,眼见他们荼毒中原人民,亡国之恨,唉,令人难忍!当今仲春时令,正好下乡劝农。

             人役们!

四青袍  (同白)    有。

徐达   (白)     准备籽粒花酒,下乡劝农,外厢开道!

四青袍  (同白)    啊!

徐达   (西皮三眼板) 叹英雄枉挂那三尺宝剑,

             怎能够灭胡儿扫平狼烟!

             为百姓屈身在徐州为官,

             家贫寒奉双亲敦行孝廉。

             怎受那胡儿加白眼,

             怎忍见百姓遭凌残?

             陈胜、吴广今不见,

             世无英雄揭义竿。

             苍天若遂——

     (西皮散板)  男儿愿,

             要凭只手挽狂澜。

(众人同下。)

【第四场】

(四百姓、郭广卿、侯伯清同上。)

四百姓  (同西皮散板) 兵荒马乱民遭难,

             黎民百姓苦难言。

侯伯清  (西皮散板)  徐大人到此来查看,

郭广卿  (西皮散板)  快快去接我们的好州官。

     (白)     列位请了!

四百姓  (同白)    请了!

郭广卿  (白)     今有我们那爱民如子、贤明的徐达老爷,下乡劝农,查看民情。我们大家一同前去迎接!

四百姓  (同白)    理当如此。

(〖内锣声〗。)

侯伯清  (白)     听锣声响亮,那旁太爷来也。你我前去迎接。请!

四百姓、

郭广卿  (同白)    请!

(四青袍、二班头、徐达同上。)

徐达   (西皮散板)  春山如笑风光好,

             春水绿波绕春郊。

             度过小桥阡陌道,

             茅篱村舍难画描。

四百姓  (同白)    迎接太爷!

徐达   (白)     大家去至土地祠前讲话。

四百姓  (同白)    是。

(四百姓、郭广卿、侯伯清、四青袍、二班头、徐达同走圆场。)

徐达   (白)     众百姓席地而坐,不可喧哗。

四百姓  (同白)    是。

(四百姓、侯伯清、郭广卿同席地而坐,徐达坐。)

徐达   (白)     众百姓,本州因有要事,未能到此已数月有馀。你等村中,有什么困难之事,一一讲来,本州也好与你们作主。

四百姓  (同白)    小人们因兵荒马乱,不能耕耘,故尔无衣无食。求太爷救济救济吧!

徐达   (白)     唉!此皆本州不能安民之过。今日此来,原为你们“饥寒”二字。想民为邦本,民以食为天。当今仲春时令,正值耕种之期,你们种地无籽粒者,本州贷以籽粒;耕地无耕牛者,本州贷以耕牛,大家也好安居乐业也。

侯伯清、

郭广卿、 

四百姓  (同白)    多谢太爷!

徐达   (二黄原板)  自古道立国基民为邦本,

             衣食足知荣辱本固邦宁。

             男勤耕女勤织各务其正,

             休荒嬉莫堕落持之以恒。

四百姓  (同白)    我等谨记。

徐达   (白)     好,各赐花酒。

(四百姓同插花、饮酒。百姓戊、百姓己同揪打上。)

百姓戊  (白)     打!打!打!我今天饶不了你!

百姓己  (白)     我跟你没完!

(百姓戊、百姓己同扭打。)

百姓己  (白)     哎哟哎哟,你咬了我拉!

百姓戊  (白)     好!你敢踢我!

徐达   (白)     唗!拿下了!

百姓戊、

百姓己  (同白)    好啦,找太爷说理去!

徐达   (白)     你二人因何争吵?

百姓戊  (白)     我是他哥哥。

百姓己  (白)     你不配做我的哥哥!

百姓戊  (白)     他整天价不做好事,好吃懒做,锯碗的带眼镜——没碴儿找碴儿。

百姓己  (白)     他净听媳妇儿的话,时常跟我吵闹,要分家另过。您看,他这不是沙锅里煮寿桃——浑蛋出尖儿了吗!

徐达   (白)     嗯!想你二人本是亲生兄弟,奈何操同室之戈,妄起阋墙之祸!有何面目以对先人?速速改过,各自三思!

百姓戊、

百姓己  (同白)    是,小人们再也不敢啦。

徐达   (白)     列位呀!如今我们横遭异族欺凌,只宜图强,怎容私斗!我又数言,你们听了!

     (西皮原板)  家国多难民不幸,

             异族入侵受欺凌。

             各宜图强精神振,

             怎容阋墙祸自生?

             国仇家恨记在心。

             待等他日风雷动,

             破虏驱敌起义兵。

六百姓  (同白)    太爷之言,我等谨记。

徐达   (白)     这便才是。

(百姓庚上。)

百姓庚  (白)     列位,大事不好啦!

六百姓  (同白)    何事惊慌?

百姓庚  (白)     今有完颜龙率众行围射猎,踏坏了无数田园,又将郭家的长工乱马践踏,堪堪要死啦!

六百姓  (同白)    啊,大家快快看过!

(六百姓,郭广卿、侯伯清同下。)

徐达   (白)     哎呀且住!想那完颜龙,暴虐无道;百姓此去,必遭其祸。待我赶上前去便了。

(徐达急下。四青袍、二班头同随下。)

【第五场】

(八校尉、完颜骆驼、完颜龙同上,完颜龙趟马。)

完颜龙  (西皮散板)  马如龙人似虎意气雄壮,

     (西皮流水板) 纵苍鹰脱细犬齐抖丝缰。

             射狡兔逐麋鹿驰骤围场,

             管什么田和园屋宇村庄。

             猛听得雕鸟声空中旋响,

     (白)     看箭!

(完颜龙射。)

完颜龙  (西皮散板)  舒猿臂弯宝弓箭似飞蝗。

八校尉  (同白)    雕鸟带箭而逃。

完颜龙  (白)     追!

八校尉  (同白)    啊!

(八校尉、完颜骆驼、完颜龙同走圆场。八百姓、郭广卿、侯伯清同上。八百姓同拜。)

八百姓  (同白)    哎呀王爷呀,不要踏坏田地呀!

完颜龙  (白)     唗!何处乱民,扰孤清兴?哪里容得!

             来,与我打!

八校尉  (同白)    啊!

(八校尉同打八百姓。)

郭广卿  (白)     住了!想你身为皇家贵冑,就该爱护百姓;不该踏毁田园!倚仗势力,欺压百姓,其情可恼!

完颜龙  (白)     啊!胆大奴才,竟敢以下犯上?

             来呀,与我斩了!

八校尉  (同白)    啊!

(八校尉同欲动手。)

郭广卿  (白)     谁人敢斩?

(八校尉同愣。)

徐达   (内白)    千岁息怒,徐达来也!

(四青袍、二班头、徐达同上。)

徐达   (西皮摇板)  步履踉跄朝前闯,

             特到此地救善良。

     (白)     千岁在上,徐达有礼了!

完颜龙  (白)     啊!州官何来?

徐达   (白)     特为百姓请命而来。

完颜龙  (白)     何言“请命”二字?

徐达   (白)     敢问千岁:百姓身犯何罪,就要问斩?

完颜龙  (白)     以下犯上,罪过还不小么!

徐达   (白)     这——不知百姓怎样冒犯虎威?

完颜龙  (白)     孤家行围射猎,也不过踏坏了他们小小的田园,竟敢拦挡孤家的去路,扰了孤的兴趣,其情可恼!

八百姓  (同白)    踏坏田园,我们怎生度日啊?

徐达   (白)     是呀,踏坏田园,百姓何以为生?冒犯虎威,还请千岁谅情。

完颜龙  (白)     住了!这中原之土,尽是孤征服之地,叫你们在此生存,已属宽大;踏坏了几亩田园,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尔等不思俯首帖耳,大胆与孤抗衡。不加诛戮,后必为患。孤是定斩不赦!

徐达   (白)     百姓所犯之罪,情有可原,罪不当斩!

完颜龙  (白)     孤家一定要斩!

徐达   (白)     千岁一定要斩?

完颜龙  (白)     一定要斩!

徐达   (白)     要斩?

完颜龙  (白)     要斩!

徐达   (白)     好!来来来,请斩!

(徐达以颈伸向完颜龙。)

完颜龙  (白)     啊!你这是何意?

徐达   (白)     想徐达身为这民之父母,百姓开罪千岁,乃是下官不善教养之过。请先斩徐达,然后再杀百姓,以儆不教而诛之罪也!

完颜龙  (白)     这个——州官,你与他们讲情,也就是了,何必如此?

徐达   (白)     如此,多谢千岁!

完颜龙  (白)     这!难道罢了不成?

徐达   (白)     但饶一死,任凭发落!

完颜龙  (白)     也罢!将这厮——

(完颜龙指郭广卿。)

完颜龙  (白)     重责四十。

             来!

八校尉  (同白)    有。

完颜龙  (白)     与我打!

八校尉  (同白)    啊!

徐达   (白)     且慢,待下官亲自责打,以消千岁之气。

完颜龙  (白)     怎么?你要替孤责打?

徐达   (白)     正是。

完颜龙  (白)     好啊!如此,你要打他一下,问他一声,怎样欺官傲长,以下犯上!你要与我打呀,你要与我打!

徐达   (白)     遵命!

     (二黄导板)  徐天德在郊外将民教管——

完颜龙  (白)     你要与我打呀!

徐达   (二黄回龙)  实可叹好良民、平白无故、祸起无端,好叫我泪涟心酸!

     (二黄原板)  谁叫你生乱世不如鸡犬,

             眼睁睁受苦刑有谁保全!

             假意儿责打他心酸手软,

(徐达打郭广卿。)

徐达   (二黄摇板)  你休要以卵击石枉自残!

完颜龙  (笑)     啊哈哈哈……

     (二黄摇板)  留尔不死是后患,

             再与刁民把话言。

完颜龙  (白)     打的你可公?

郭广卿  (白)     这——

完颜龙  (白)     打的你可是?

郭广卿  (白)     是!

完颜龙  (白)     不公也要公,不是也要是。打在你身,记在你心!州官,将他交付于你,用铁枷一面,枷号一月,游街示众,灭灭他的火性!

徐达   (白)     是。

完颜龙  (白)     驼儿!

完颜骆驼 (白)     在。

完颜龙  (白)     带马!

完颜骆驼 (白)     是。

(完颜骆驼带马。完颜龙上马。)

完颜龙  (白)     便宜你了!

(八校尉、完颜骆驼、完颜龙同下。徐达看。)

徐达   (白)     唉!正是:

     (念)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民!

     (西皮摇板)  贼子做事心忒狠,

             倚仗势力压良民。

             说不尽满怀心头闷,

     (白)     带马回衙!

四青袍  (同白)    啊!

(徐达上马。四青袍、二班头同下。郭广卿、侯伯清、八百姓同下。)

徐达   (西皮摇板)  好教徐达恨在心。

(徐达下。)

【第六场】

花母   (内白)    啊咳!

(花母上。)

花母   (数板)    自幼学就武艺高,惯打野鸡与山猫。使钢叉,谁不晓?还有一口七星大宝刀。百步穿杨射得妙,人送绰号老狸猫、老狸猫。

     (白)     老身,花母便是。自幼膂力惊人,全仗打猎度日。我儿花云,精通武艺。媳妇金氏,贤孝无双。今日天气甚好,门外走走!

(雕鸟落地。花母看。)

花母   (白)     啊!原来是只带箭的雕鸟。

             媳妇快来!

(金氏上。)

金氏   (白)     婆婆何事?

花母   (白)     看此雕肥大,身中两箭。

(花母拔箭。)

花母   (白)     今日老身下酒有物。媳妇,你去至厨下烧熟,与老身下酒。

金氏   (白)     是。

(金氏下。)

花母   (白)     待老身将箭插在院内便了。

(花母插箭。)

侯伯清  (内白)    走哇!

(侯伯清上。)

侯伯清  (白)     老姐姐开门来!

花母   (白)     是哪个?

侯伯清  (白)     小弟侯伯清来了。

(花母开门。)

花母   (白)     贤弟到了。请坐!

侯伯清  (白)     老姐姐,大事不好了!

花母   (白)     何事惊慌?

侯伯清  (白)     你娘家兄弟,因得罪完颜龙,被枷号州衙了!

花母   (白)     不好了!

     (西皮摇板)  胡儿逼人活不了,

             恨不得将他剐万刀!

     (白)     哎呀贤弟呀!必须要想个法儿搭救于他方好!

侯伯清  (白)     这——有了,老姐姐呀!想那完颜龙,乃是贪财好色之人,小弟有家藏串龙珠一百二十颗,将他送在康茂才的万顺当店,当些银子,前去打点。

花母   (白)     好好,真乃好兄弟也!你我不需要客套,我们哪里相会?

侯伯清  (白)     午刻州衙前相会。

花母   (白)     就依贤弟,不送了。

侯伯清  (白)     请!

(侯伯清下。金氏上。)

金氏   (白)     婆婆,雕已烧好,请来下酒。

花母   (白)     吞吃不下。你将它装在篮内,为婆要与你舅父送饭去了!

金氏   (白)     是。

(金氏拿篮。)

金氏   (白)     竹篮在此。

花母   (白)     好好看守门户,为婆去也。

金氏   (白)     是。

(花母下。金氏关门,下。)

【第七场】

(郭广卿带枷上,吴贵押上。)

郭广卿  (西皮摇板)  被屈含冤难分辩,

             愤气难申叫苍天。

             恨胡奴钢牙欲咬断,

             寝皮食肉才心甘。

             提起虎躯衙前站。

花母   (内白)    走哇!

郭广卿  (西皮摇板)  看是何人到此间。

(花母、侯伯清同上。)

花母   (西皮摇板)  急急忙忙往前趱,

侯伯清  (西皮摇板)  贤弟枷号在衙前。

花母   (白)     兄弟呀!

郭广卿  (白)     姐姐不要哭!

花母   (白)     我不哭!

郭广卿  (白)     姐姐是怎样知道的?

花母   (白)     你侯大哥前去送信,为姐的怎么不晓。我平日怎样嘱咐于你,教你少打抱不平,想那完颜龙势力浩大,不要惹他!如今枷号衙前示众,这也是你好打抱不平的下场头啊!

郭广卿  (白)     哎呀姐姐呀!非是小弟多事,想那完颜龙倚仗势力,欺压百姓。小弟一时火起,上前与贼理论,当时若非是贤明的太爷排解,定要与贼见个高低!待等枷号期满,我定要杀——

花母、

侯伯清  (同白)    噤声!

(花母、侯伯清、郭广卿同两望。)

花母   (白)     为姐带来饭食,兄弟请用。

郭广卿  (白)     不用。

花母   (白)     不用就罢。

侯伯清  (白)     啊贤弟,愚兄与老姐姐商议,我家现有先人留下串龙宝珠一挂,意欲当银百两,搭救于你。

郭广卿  (白)     小弟当面谢过,只是连累哥哥了!

吴贵   (白)     咳,天已不早,该回监去啦!

郭广卿  (白)     唉!

(花母、侯伯清、郭广卿、吴贵自两边分下。)

【第八场】

(周氏抱小孩上。)

周氏   (西皮原板)  自从我夫中年丧,

             孤儿寡母受凄凉。

             旧日恩情不堪想,

             教人愁断万缕肠。

     (念)     奴家、周氏。不幸我夫新丧,今当清明佳节,不免上坟祭扫。

             喂呀夫哇!留下你这苦命的寡妻、孤儿,有谁怜顾哇!

(周氏挑纸钱,出门。)

周氏   (西皮散板)  念我夫在生前武艺高强,

             我与他好夫妻恩爱鸳鸯。

             叹娇儿方襁褓已遭弃养,

             可叹奴为香烟苦守凄凉。

             清明节化纸钱祭夫泉壤,

             叫为妻怎耐这贫苦时光。

(周氏下。)

【第九场】

(八校尉、完颜骆驼、完颜龙同上。)

完颜龙  (西皮散板)  前呼后拥心欢畅,

             得些狐兔与狍獐。

             绕过平林度山岗

             天热口燥马嘶扬。

             齐下征驹四下望,

(完颜龙下马。)

完颜龙  (西皮散板)  见一古井在道旁。

     (白)     天热口渴,且去井边汲水饮马。

八校尉  (同白)    无有水桶。

完颜骆驼 (白)     前面村中去借。

             呔,里面有人吗?走出一个来!

金氏   (内白)    来了!

(金氏上。)

金氏   (西皮散板)  忽听门外人喧嚷,

             急忙开门看端详。

     (白)     什么人喧哗?

完颜骆驼 (白)     慢腾腾地,待我打了进去!

金氏   (白)     唗!青天白日,擅闯民宅,是何道理?

完颜骆驼 (白)     你住了吧!完颜龙千岁行围至此,马要饮水,快拿水桶一用!

金氏   (白)     那厢有,自己去取。

完颜龙  (白)     快快取水伺候!

完颜骆驼 (白)     啊!射雕之箭,为何在此?

             千岁请看!

完颜龙  (白)     待孤看来。

(完颜龙看箭。)

完颜龙  (白)     问她要雕鸟!

完颜骆驼 (白)     那一女子,雕在何处?快快取来!

金氏   (白)     此箭在门外拾来,并未见有什么雕鸟。

完颜骆驼 (白)     她不承认。

完颜龙  (白)     哦,她不承认!

(完颜龙看。)

完颜龙  (白)     看墙上有钢刀一把,此户定非良善之辈,将刀取来我看!

完颜骆驼 (白)     是。

(完颜骆驼取刀与完颜龙。完颜龙看刀。)

完颜龙  (白)     咦!是口宝刀。也罢!将刀抵鸟便了。带马!

(完颜龙欲行。)

金氏   (白)     白昼抢人了!

(金氏拉完颜龙。完颜龙剑砍金氏,金氏坐地哭。)

完颜龙  (笑)     啊哈哈哈……

(八校尉、完颜骆驼、完颜龙同下。)

金氏   (西皮导板)  霎时痛倒尘埃上,

     (哭)     喂呀……

     (西皮摇板)  疼痛难忍意乱心忙。

             血流满地魂飘荡,

(金氏进门,关门。)

金氏   (白)     完颜龙啊,贼子!

     (西皮摇板)  此恨难消要记心旁!

(金氏下。)

【第十场】

(周氏抱小孩上。)

周氏   (西皮散板)  上坟已毕回家往,

(〖小孩哭声〗。)

周氏   (西皮散板)  我儿啼哭为哪桩?

     (白)     想是娇儿要吃乳食,看那旁大树之下,有块下马石,不免去到那里,一来与娇儿食乳,二来歇息歇息再走。

完颜龙  (内白)    回府!

(八校尉、完颜骆驼、完颜龙同上。)

完颜龙  (白)     唗!这一贱人,岂不知府门以外,三尺禁地:文官下轿,武将离鞍;孝服之人,不许经过。你这大胆贱人,犯我禁忌,怪不得孤此番射猎,多不吉祥!瞎眼的贱婢,你不成看见有禁止牌么?

周氏   (白)     我乃乡下人,不晓得什么“禁止牌”呀!

完颜龙  (白)     要眼何用?

             来呀!剜去她一目!

八校尉  (同白)    啊!

(八校尉同剜周氏眼。)

八校尉  (同白)    还有一犊子。

完颜龙  (白)     活活摔死,撇在荒郊!

八校尉  (同白)    啊!

(八校尉同抢小孩摔,周氏滚下。)

完颜龙  (白)     正是:

     (念)     杀人不眨眼,人称活阎王。

(众人同下。)

【第十一场】

(侯伯清上。)

侯伯清  (白)     门上有人么?

(门子上。)

门子   (白)     做什么的?

侯伯清  (白)     小人侯伯清,我是求见骆驼总管的。

门子   (白)     少站。

(门子向内。)

门子   (白)     有请总管!

(完颜骆驼上。)

完颜骆驼 (白)     何事?

门子   (白)     侯伯清求见。

完颜骆驼 (白)     叫他进来,

门子   (白)     叫你进去!

(门子下。)

侯伯清  (白)     参见总管!

完颜骆驼 (白)     罢啦。一旁坐下!

侯伯清  (白)     谢坐!

完颜骆驼 (白)     到此何事?

侯伯清  (白)     小人侯伯清,乃城外董家堡的人氏。我有一好友郭广卿,得罪了千岁,枷号衙前。他家有老母,无人侍奉。这有纹银百两奉上,请总管在千岁面前讲几句好话。

完颜骆驼 (白)     银子在哪里?

侯伯清  (白)     总管请看。

(侯伯清呈银。)

完颜骆驼 (白)     唗!一介乡民,哪有许多银两,定不是良善之辈!

侯伯清  (白)     哎呀总管哪!小人这银两乃是当家去家藏串龙珠而来的。

完颜骆驼 (白)     我却不信。

侯伯清  (白)     当票在此,总管请看。

完颜骆驼 (白)     你拿过来吧!

(完颜骆驼念当票。)

完颜骆驼 (白)     “当当人侯伯清,今将串龙宝珠一挂,一百二十颗,当银百两。”

     (笑)     哈哈哈……

(完颜骆驼背供。)

完颜骆驼 (白)     串龙宝珠,好宝贝!好物件!嗯!有啦,我要把他献与老王爷,岂不是大功一件?

(完颜骆驼向侯伯清。)

完颜骆驼 (白)     我来问你,这万顺当店可是康茂才开的吗?

侯伯清  (白)     正是康茂才开的。

完颜骆驼 (白)     侯伯清,你可回家等候,三日之内,我必设法开脱郭广卿之罪。去吧!

侯伯清  (白)     多谢总管。请将当票还我。

完颜骆驼 (白)     别忙。千岁不信,叫千岁看完,再还你不迟。

侯伯清  (白)     告辞了。正是:

     (念)     世态炎凉真可恨,诸事认钱不认人!

(侯伯清下。)

完颜骆驼 (白)     哈哈哈……人要走运,什么事都赶得上。

(完颜骆驼向内。)

完颜骆驼 (白)     有请千岁!

(完颜龙上。)

完颜龙  (白)     何事?

完颜骆驼 (白)     小人得来一宗宝物线上。

完颜龙  (白)     呈上来。

(完颜龙念当票。)

完颜龙  (白)     “当当人侯伯清,今将串龙宝珠一挂,一百二十颗,当银百两。”

             呜呼呀!想这串龙珠,乃是无价之宝。你家老王爷平素念佛,缺少念珠一挂,正好进奉。骆驼,你有何计,能将此物得到手内?

完颜骆驼 (白)     小子有计献上。

完颜龙  (白)     有何妙计?

完颜骆驼 (白)     想那康茂才乃是本城首户。千岁派人去至万顺当,将康茂才和珠子一并拿来,就说他勾串强人,盗去府中宝物,就此敲他一票,岂不是好!

完颜龙  (白)     咦,亏你出得好主意。校尉走上!

完颜骆驼 (白)     校尉走上!

(四校尉自两边分上。)

四校尉  (同白)    叩见千岁!

完颜龙  (白)     去到万顺当店,将康茂才与串龙珠一并拿来见我!

四校尉  (同白)    遵命!

(四校尉同下。)

完颜龙  (白)     有请父王!

(完颜老王上。)

完颜老王 (念)     人老心不老,爱打花胡哨。爱财又爱酒,终日乐逍遥。

(完颜老王坐。)

完颜龙  (白)     参见父王!

完颜老王 (念)     有话快来道,免去旧俗套。

完颜骆驼 (白)     与老王爷叩喜头!

完颜老王 (白)     咦!

     (念)     磕什么头来道什么喜,你送爷爷什么礼?

完颜龙  (白)     骆驼得来一宗宝物,父王请看!

完颜老王 (白)     待我看来。

(完颜老王看当票。)

完颜老王 (白)     白纸黑字,弯弯曲曲,到底是什么东西?

完颜龙  (白)     怎么不认得?

完颜老王 (白)     我老眼昏花不认得。

完颜龙  (白)     乃是一挂串龙宝珠。

完颜老王 (白)     今在何处?

完颜龙  (白)     现在康茂才当店之内。也曾命人去取,少时就来。

完颜老王 (白)     珠子拿来,送至佛堂。

完颜龙  (白)     是。

(完颜老王下。四校尉持串龙珠押康茂才同上。)

四校尉  (同白)    康茂才当面,串龙宝珠呈上。

完颜龙  (白)     将串龙宝珠送至佛堂。

(完颜龙递珠。)

校尉甲  (白)     啊!

(校尉甲接珠下,上。)

完颜龙  (白)     下跪可是康茂才?

康茂才  (白)     正是小人。

完颜龙  (白)     有人告你窝藏强盗,坑害百姓,挣下百万家私。你可之罪?

康茂才  (白)     哎呀千岁呀!小人素来安分为商。有道是:耳听是虚,眼见是实。千岁莫要屈赖好人!

完颜龙  (白)     怎么讲?

康茂才  (白)     莫要屈赖好人!

完颜龙  (白)     住了!听你这一张利口,断非善良之辈。

             来,将他吊起来,重重地打!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吊康茂才。)

完颜龙  (西皮摇板)  好个大胆康茂才,

             巧言善辩哄谁来?

             若不叫你知厉害,

             看你还敢怀鬼胎。

     (白)     打!

四校尉  (同白)    啊!

(四校尉同打康茂才。)

康茂才  (白)     天哪!

     (西皮摇板)  安分在家做买卖,

             平白大祸天降来。

             霎时鞭打皮肉坏,

             大骂完颜理不该。

     (白)     完颜龙啊,我把你这狠心的贼!俺康茂才在徐州为商,安分守法,无端被你陷害。我看这强盗就是你!

完颜龙  (白)     呸!胆大奴才,擅敢辱骂孤王。

             来呀,将他放了下来,待孤王亲自责打!

四校尉  (同白)    啊!

完颜龙  (西皮摇板)  敢把孤王比强盗,

             二目圆睁似火烧。

             三尺龙泉出了鞘,

完颜骆驼 (西皮摇板)  千岁息怒将他饶。

     (白)     千岁,您别生气,管他招与不找,将他的家财尽行魔兽;把他送到徐达那里,问他个罪名,也就是啦。

完颜龙  (白)     好,将他叉了出去!

完颜骆驼 (白)     走!

康茂才  (白)     正是:

     (念)     此仇不报非君子,好汉宁死不肯屈。

     (白)     走!走!走!

(完颜骆驼押康茂才同下。)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千岁:朱元璋在濠州造反,堪堪杀到徐州边界来了!

完颜龙  (白)     再探!

报子   (白)     啊!

(报子下。)

完颜龙  (白)     且住!朱蛮子造反,孤王必须亲自剿灭。

             校尉听令!

四校尉  (同白)    在!

完颜龙  (白)     传令下去:点动人马,即刻起兵!

四校尉  (同白)    得令!

(完颜龙、四校尉自两边分下。)

【第十二场】

(花母上。)

花母   (西皮摇板)  在中途心慌意又乱,

             莫非家中有祸端?

             急急忙忙回家转——

金氏   (内哭)    喂呀……

花母   (西皮摇板)  猛听哭声惨不安。

(花母敲门。)

花母   (白)     开门来!开门来!

(金氏上。)

金氏   (西皮摇板)  忽听婆婆门外喊,

             忍痛含悲急向前。

(金氏开门。花母进门,看。)

花母   (白)     啊!媳妇,你为何愁容满面,哭声甚惨,莫非你咒我死么?

金氏   (白)     媳妇怎敢?只因听说舅父遭冤,心中不快。婆婆可用饭么?

花母   (白)     不用,取杯茶来解渴。

金氏   (白)     是。

(金氏取茶。)

金氏   (西皮摇板)  不敢明言手腕断,

             怕惊婆婆老暮年。

     (白)     婆婆请茶!

(金氏递茶。花母怒,打掉茶杯。)

花母   (白)     小贱人!往日打茶,双手捧上;今日为何单手递我,莫非不愿意伺候这老乞婆么?

金氏   (白)     喂呀……

(花母揪金氏欲打。)

金氏   (白)     婆婆呀!完颜龙打此经过,前来借桶取水;又将我家宝刀拿去。是媳妇不允,他竟将媳妇的左手剁去了!

花母   (白)     待我看来。

(花母看金氏手。)

花母   (白)     哎呀!

(花母晕。)

金氏   (白)     婆婆醒来!

花母   (西皮导板)  见此情不由我心中好惨,

金氏   (白)     喂呀……

花母   (西皮摇板)  骂一声完颜龙禽兽一般。

             手拿钢叉离家院!

(花母拿叉欲出门。)

金氏   (白)     婆婆哪里去?

花母   (西皮摇板)  去寻贼子报仇冤。

金氏   (白)     哎呀婆婆哇!那贼人多势众,势力浩大,婆婆只身一人岂是他等对手!

花母   (白)     哎呀,这这这……天哪,天!这都是天地不公,神佛不灵,待我将佛像打碎!

(花母打佛像。)

花母   (白)     有了,不免带定媳妇,去至徐州大堂告他一状。

             媳妇,快快随我走!

(花母、金氏同下。)

【第十三场】

康茂才  (内西皮导板) 叹百姓无故遭诬陷——

(完颜骆驼押康茂才同上,同扯四门。)

康茂才  (西皮原板)  愤填胸怒满怀呼喊苍天。

             破口骂完颜龙暴虐凶悍,

             我欲哭哭无泪何处伸冤。

             这才是安分人反遭凶险,

             受非刑倾家产祸生无端。

             那恶贼擅杀人——

     (西皮散板)  不如鸡犬,

             大丈夫若不死誓报仇冤。

侯伯清  (内白)    走哇!

(侯伯清上。)

侯伯清  (西皮原板)  怒冲冲都只为惨遭欺骗,

             到公堂去告状叩请伸冤。

     (白)     康大官人为何这等模样?

康茂才  (白)     啊侯兄,你无端当的什么宝珠,连累我家亡身陷,被完颜龙害得这般光景!

侯伯清  (白)     我当宝珠乃是仗义,搭救好友郭广卿哪!哦,我明白了,这都是完颜骆驼所为。

             完颜骆驼与我走!

完颜骆驼 (白)     哪儿去?

侯伯清  (白)     公堂辩理!

完颜骆驼 (白)     哼哼!你跟康茂才聚盗窝赃,要把你送官治罪,正寻你不着,怕你不去!走!

(完颜骆驼、康茂才、侯伯清同走圆场。)

侯伯清  (白)     来此已是,待我击动堂鼓!

完颜骆驼 (白)     你走开这儿吧!这徐州大堂,就跟我们家门房儿、下房儿一样。州太爷不过是我们家的一条狗。我本当进去见他,怎奈我有些不耐烦,不免跟他开个玩笑,打个“花得胜”,叫他升堂见我。

(完颜骆驼击鼓。四青袍、二班头、徐达同上。)

徐达   (白)     带击鼓人!

完颜骆驼 (白)     不用带,击鼓人在此。

(班头甲出门。)

班头甲  (白)     原来是总管大人。

完颜骆驼 (白)     可不是我么。

班头甲  (白)     太爷传哪。

完颜骆驼 (白)     船哪,还嘚儿轿哪!对你家州官儿去说,就说我带来两名贼犯。

(班头甲进门。)

班头甲  (白)     启禀太爷:击鼓人乃是完颜王的总管,带来两名贼犯要见。

徐达   (白)     哦,这贼小题大做,与我带上堂来!

班头甲  (白)     是。

(班头甲出门。)

班头甲  (白)     总管,请您上堂哪。

完颜骆驼 (白)     衙门不大,派头儿不小。待我去见。

     (念)     小小衙门不放眼,大摇大摆到堂前。

(完颜骆驼、班头甲同进门。)

完颜骆驼 (白)     州官儿请啦。

徐达   (白)     管家到此何事?

完颜骆驼 (白)     千岁拿住贼犯康茂才、侯伯清,偷盗府中宝物,叫你审问审问,好歹定他个罪名。

徐达   (白)     贼犯哪里?

完颜骆驼 (白)     现在堂口。

徐达   (白)     带了上来!

班头甲  (白)     康茂才、侯伯清上堂!

(康茂才、侯伯清同进门跪。)
康茂才、

侯伯清  (同白)    叩见太爷!

徐达   (白)     下跪可是康茂才?

康茂才  (白)     正是小人。

徐达   (白)     康茂才,你为何偷盗王府?从实讲来!

康茂才  (白)     太爷呀!

     (西皮散板)  康茂才跪大堂珠泪满面,

徐达   (白)     讲!

康茂才  (西皮流水板) 在公堂满口中高声喊冤。

             侯伯清他当了宝珠一串,

             谁料想为此事惹下祸端。

             完颜龙陷害我送官究办,

             望太爷细体察鉴明此冤。

徐达   (白)     哦!

     (西皮散板)  听他人一番话真假难辨,

             再问那侯伯清便知根源。

     (白)     侯伯清,有何冤枉?快快讲来!

侯伯清  (白)     小人与郭广卿交好甚厚。我家先人留下串龙宝珠一挂,当在康茂才万顺当店,当银百两。实指望去至王府,搭救郭广卿出监;不想完颜龙的总管,将我的银子、当照一并诈去,至今不还。求太爷明断。

徐达   (白)     哦,原来如此。

             总管,听他二人之言,事理已然明白。烦你回去,禀知千岁,就说徐达言道:为官做吏,须要爱民。今侯伯清为友仗义,反而获罪;康茂才为商良善,反受其冤。想他们俱是奉公守法、交捐纳税的好百姓,罪无可加。我若昧心动刑,良心何在,这天理何存?

完颜骆驼 (白)     千岁之命,谁敢不遵!那么依你之见呢?

徐达   (白)     依下官之见:禀知千岁,一要顺天理,二要顾人情。休要激起公愤,以免后悔不及!为今之计,速将串龙宝珠交还原主,不必深究;如若不然,我要亲自过府去讨,那时反而不美!

完颜骆驼 (白)     哈哈!千岁叫你审问贼犯,你怎么把千岁也审到其中啦?依我看来,你是不想做官儿啦!要想回家去抱——

徐达   (白)     抱什么?

完颜骆驼 (白)     抱娃子去!

徐达   (白)     唗!胆大的骆驼,竟敢咆哮公堂!

             来!

四青袍  (同白)    有!

徐达   (白)     与我拿下了!

完颜骆驼 (白)     你接着我的吧!

(完颜骆驼下。)

花母   (内白)    走哇!

(花母领金氏拿彩手同上。)

花母   (白)     冤枉!

班头甲  (白)     启禀太爷:有一老婆子带一妇人,堂口喊冤。

徐达   (白)     快快带上堂来!

班头甲  (白)     上堂回话。

花母   (白)     叩见太爷!

徐达   (白)     这一老婆婆,有什么冤枉?快快讲来!

金氏   (白)     太爷呀!

     (西皮快板)  未开言磕头如捣蒜,

             长呼明镜要高悬。

             我夫花云出外县,

             剩下婆媳守家园。

             恨完颜无故把奴手来断,

     (哭头)    哎呀太爷呀!

     (西皮快板)  害得我四体不周全。

徐达   (白)     哦!

     (西皮流水板) 听一言气得我容颜改变,

             惨杀人又是贼完颜。

             他不该视人命如同草菅,

             伤情害理愧对天。

             我问你有什么确实证见,

             休得要在公堂信口乱言!

花母   (白)     太爷呀!

     (西皮摇板)  未曾开言心撩乱,

             珠泪滚滚洒胸前。

             高举断手大人验,

             明公作主要报仇冤!

(徐达接彩手看。)

徐达   (白)     哎呀!

     (西皮摇板)  见此情不由我心内好惨,

             骂一声完颜龙是何心肝?

             小民何罪将你犯,

             下毒手害百姓任意摧残!

             回头再把娘行看——

周氏   (内白)    走哇!

(〖急急风〗。周氏上。)

周氏   (西皮摇板)  恨贼子做事欺了天!

             来在堂口高声喊,

     (白)     冤枉!

(四青袍、二班头同喊堂威。)
四青袍、

二班头  (同白)    呕!

徐达   (白)     啊!

     (西皮摇板)  又是何人来喊冤?

班头甲  (白)     启禀太爷:有一妇人,满脸是血,堂口喊冤。

徐达   (白)     哦,又有一妇人,满脸是血,堂口喊冤么?

班头甲  (白)     正是。

徐达   (白)     天哪天!想我徐达,在此为官,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不欺心,不害民。今日这徐州堂上,为何这等混乱?

             来,将那妇人与我带、带、带……上来!

班头甲  (白)     妇人上堂回话!

(周氏进门跪。)

周氏   (白)     参见太爷!

徐达   (白)     这一妇人,满脸是血,你被何人所害?快些讲来!

周氏   (白)     太爷呀!

     (西皮流水板) 未曾开言泪淋淋,

             尊声太爷听分明:

             小妇人坟前去祭奠,

             怀中抱定小娇生。

             打从完颜府门过,

             谁知平地风波声。

             狠心剜去我左眼,

             小娇儿也被那狠心贼子摔死在地埃尘。

             太爷为官爱百姓,

             特地前来把冤伸。

(徐达看。)

徐达   (白)     哦!

     (西皮摇板)  这一旁告的是剁去手腕,

             那一旁又告道眼被刀剜,

             这一旁告的是屈打良善,

             那一旁口声声平白地遭奇冤。

             完颜龙他本是皇家亲眷,

             我徐达官职小无有威权。

     (白)     罢!

     (西皮摇板)  若不然将此事甩手不管,

康茂才、
侯伯清、
花母、
金氏、

周氏   (同白)    青天作主呀!

徐达   (西皮摇板)  众黎民一个个口呼青天。

             左难右难难坏了我,

     (白)     天哪天!

     (西皮摇板)  一时无计难以周全。

(完颜骆驼、毛怀同上。)

完颜骆驼 (白)     回头到了堂上,你沉住了气,不要嘀嘀咕咕的,拿出点儿官派来。别叫人摸了你的底去!

毛怀   (白)     全仗姐夫啦。

完颜骆驼 (白)     随我进来。

(完颜骆驼,毛怀同进门。)

徐达   (白)     你又来做甚?

完颜骆驼 (白)     老王爷有道手谕,拿去看来!

(完颜骆驼扔手谕。)

徐达   (白)     呈上来。

(徐达看手谕,气。)

完颜骆驼 (白)     你瞧,看了半天,什么事,你倒是说呀!

徐达   (白)     这——

完颜骆驼 (白)     蜇,掐你的钩子!你不说,我替你说说!

             众百姓们听者:“今有朱元璋造反,千岁带兵迎敌。老王爷有谕,晓谕一干人犯,带至王府审问;将徐达免职,其缺着毛怀补授,命骆驼以为监视,即刻交代。”话已说完,请你外头凉快凉快吧!

徐达   (白)     这——

(徐达一望、两望,摘纱帽,捧印出桌,将印抛与毛怀,坐下场椅。)

完颜骆驼 (白)     哼哼!你这会儿不吹胡子瞪眼地冒泡儿了吧?

(完颜骆驼向毛怀。)

完颜骆驼 (白)     来来来,这就是打饭吃的票儿,咱们俩人儿是二一添作五,像不像,三分样,升个堂看看。

毛怀   (白)     衙役们,老爷升堂喽!

班头甲  (白)     猪八戒摆手儿——不伺猴儿!

(四青袍、二班头自两边分下。)

毛怀   (白)     哈哈!你当是没有你们这鸡蛋,就做不了槽子糕哪!

完颜骆驼 (白)     别着急!你官运不佳,我来帮你个忙。

(完颜骆驼击鼓。)

毛怀   (白)     唗!我把你们这一群狗男女,还不跪下!

花母   (白)     今日徐州堂上,官逼民反。列位,倒不如你我大家反了吧!

(完颜骆驼惊。)
康茂才、
侯伯清、
花母、
金氏、

周氏   (同白)    反了吧!

(康茂才、侯伯清、花母同打死毛怀,同打完颜骆驼跑下。)

徐达   (白)     哎呀众位呀!打死狗官,完颜龙回来,如何是好?

花母   (白)     大家反了吧!

康茂才、
侯伯清、
金氏、

周氏   (同白)    反了!

(康茂才、侯伯清、金氏、周氏同下,花母随下。)

徐达   (白)     罢!

(徐达下。)

【第十四场】

(吴贵押郭广卿同上。)

郭广卿  (西皮摇板)  枷号示众衙前站,

康茂才、
侯伯清、
金氏、
周氏、

四百姓  (内同白)   反了!

郭广卿  (西皮摇板)  忽听喧嚷哄动天。

(康茂才、侯伯清、周氏、金氏、四百姓各持刀枪同上。)

康茂才  (西皮摇板)  这才是官逼良民反,

             约请乡民到衙前,

(侯伯清向郭广卿。)

侯伯清  (白)     贤弟呀!

     (西皮摇板)  拿住了完颜父子剥皮剜眼,

             仇报仇来冤报冤。

郭广卿  (白)     好哇!

     (西皮摇板)  我这里将木枷一扯两断,

             打死了小吴贵命染黄泉。

(郭广卿打死吴贵。)

郭广卿  (白)     二位仁兄,完颜龙今在何处?

康茂才  (白)     朱千岁濠州起义,那贼迎战去了。

郭广卿  (白)     好哇!趁此机会,众位乡邻去至衙前,保护太爷。你我弟兄三人,杀贼的家眷便了!

(众人自两边分下。)

【第十五场】

(花母上。)

花母   (西皮摇板)  要把胡儿刀刀斩,

             好与媳妇报仇冤。

             手拿钢叉朝前赶!

(〖扫头〗。花母舞叉,下。)

【第十六场】

(二宫女搀完颜老王同上。)

完颜老王 (西皮摇板)  我在徐州好威风,

             见我谁敢不鞠躬?

             人来拿过金漆马桶,

             爷爷现在要出恭。

(郭广卿、侯伯清、康茂才同上。)

郭广卿  (白)     杀!

康茂才  (白)     且慢!待我向前。

             呔,开门来!

(门子上。)

门子   (白)     外面何人?

康茂才  (白)     小千岁回府,快快开门。

门子   (白)     来了!

(门子开门。)

康茂才  (白)     老王现在哪里?

门子   (白)     水磨亭。

康茂才  (白)     看刀!

(康茂才杀死门子。)

康茂才  (白)     打了进去!

完颜老王 (白)     何处强盗,打进府来?

郭广卿  (白)     老贼呀,老贼!不想你也有今日!着打!

侯伯清  (白)     且慢!将他杀死,岂不便宜老贼?

康茂才、

郭广卿  (同白)    依你之见?

侯伯清  (白)     将老贼枷到州衙,在大众面前,千刀万剐!

康茂才、

郭广卿  (同白)    好,待俺将宝珠取下,枷起来,拉着走!

(康茂才,郭广卿、侯伯清同枷完颜老王,郭广卿鞭打完颜老王,完颜老王跪步。众人同下。)

【第十七场】

徐达   (内西皮导板) 一腔义愤万般怨,

(四百姓、周氏、金氏、徐达同上。)

徐达   (西皮快板)  满怀怒气欲冲冠。

             生不逢辰遭世乱,

             拔剑砍地长呼天。

             猛听喧哗一阵乱,

(康茂才、郭广卿、侯伯清押完颜老王同上。)
康茂才、
侯伯清、

郭广卿  (同西皮散板) 大家一起拜青天!

(康茂才、侯伯清、郭广卿同拜。)

侯伯清  (西皮散板)  这是宝珠整一串,

康茂才  (西皮散板)  挂在清官脖颈间。

郭广卿  (西皮散板)  推戴清官做主管,

             反出徐州报仇冤。

     (白)     大家反了,反了吧!

徐达   (白)     反了?好哇!

     (西皮散板)  徐州堂官逼民造反,

             仇报仇来冤报冤!

(〖战鼓声〗。)

徐达   (西皮散板)  听城外马嘶人呐喊,

(花母急上。)

花母   (白)     大人哪!

     (西皮散板)  完颜龙带兵到城边。

徐达   (西皮散板)  拼命去到城楼看,

(康茂才、郭广卿、侯伯清、花母、周氏、金氏、四百姓押完颜老王同下。)

徐达   (西皮散板)  押定老贼诱完颜。

(徐达下。)

【第十八场】

(四龙套、四校尉、完颜龙同上。)

完颜龙  (西皮摇板)  朱蛮兵将似潮水,

             杀得孤卸甲又丢盔。

报子   (内白)    报!

(报子上。)

报子   (白)     启禀千岁:大事不好了!

完颜龙  (白)     何事惊慌?

报子   (白)     今有徐州城内百姓造反,以徐达为首领,将老王绑去了!

完颜龙  (白)     不好了!

(〖牌子〗。众人同下。)

【第十九场】

(四百姓押完颜老王同上,康茂才、郭广卿、侯伯清、周氏、花母、金氏、徐达同上,同登城。)

完颜龙  (内西皮导板) 徐州百姓造了反,

(四龙套、四校尉、完颜龙同上。)

完颜龙  (西皮摇板)  好似江中翻了船!

     (白)     呔,徐达!劝你早早释放老王便罢;如若不然,杀进城去,鸡犬不留!

徐达   (白)     完颜龙啊,狠心的贼!想你这贼,无端荼毒安善良民,将徐州百姓任意杀害,不如牛马。你想,谁无父母兄弟?谁无夫妇子女?有道是:积善有善报,作恶有馀殃。如今我恨不得食尓之肉,剥尓之皮,以消民间之怨。我看你死期已到,狭路相逢,也是尓的循环报应也!

     (西皮快板)  在城楼会见仇人面,

             恨不得将贼乱刀剜。

             回头我把百姓唤,

             快将老贼押城前。

四百姓  (同白)    啊!

(四百姓同推完颜老王登城。)

徐达   (西皮摇板)  你父子做事天明鉴,

             杀却老贼报仇冤!

完颜龙  (西皮摇板)  此时教我怎交战,

完颜老王 (白)     儿啊!

     (西皮摇板)  你爸爸的老命要玩儿完!

完颜龙  (白)     徐达!快将老王放出成来,如若不然,杀进城去,鸡犬不留!

徐达   (白)     一派胡言,滚木擂石打了下去!

(康茂才、郭广卿、侯伯清同打擂石,完颜龙、四龙套、四校尉同逃下。)

花母   (白)     大人,你我何不杀出城去?

徐达   (白)     杀出城去!

康茂才、
郭广卿、
侯伯清、
周氏、
花母、

金氏   (同白)    啊!

(徐达、康茂才、郭广卿、侯伯清、周氏、花母、金氏同出城。完颜龙上,会阵,起打,完颜龙被擒。)
康茂才、
郭广卿、
侯伯清、
周氏、
花母、

金氏   (同白)    你我投奔哪里?

徐达   (白)     濠州去者!

康茂才、
郭广卿、
侯伯清、
周氏、
花母、

金氏   (同白)    啊!

     (同三笑)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尾声〗。众人同下。)
(完)


浏览次数:399 ┊ 字数:1万6664 ┊ 最后更新:2024-04-30

报告错误版权信息
返回顶部 直达底部